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重生限定赖上你 > 尾声

重生限定赖上你 尾声 作者 : 田芝蔓

    手术结束后又昏迷了三天,蓝晓甄醒来时,就看见急忙来到她床边的连屿熙,于此同时,警察也来到了她的病房。

    警方本以为这起车祸是意外,调查后却发现蓝晓甄驾驶的车子刹车油已经漏光,而且是遭到人为破坏,判定是蓄意谋杀。

    蓝晓甄没想到醒来的第一时间会看见连屿熙,她开口,用着沙哑的声音说:“连屿熙,既然我还活着,就不会给你再一次伤害学长的机会。”

    闻言,连屿熙的脸色显露出心虚,说话也变得结巴,“丽、丽媛,你在说、说什么啊?”

    “刹车失灵是你动的手脚吧?你发现我车速太慢,就算刹车失灵也不会出太大的意外,因此你逼车、追撞,目的就是要让我加快速度。”

    “我没有!丽媛,你在胡说什么?”

    “那你告诉我,为什么我一出车祸你就立刻出现?为什么你会说,车上的怎么不是学长而是我?你原先根本是想害学长的对吧?”

    连屿熙本来该抵死不认的,但张丽媛的话让他慌了手脚,警方不是省油的灯,自然也发现他的神情不大对劲。

    “连先生,可否请你回警局协助调查?”

    一听到这句话,连屿熙转身就跑,两名警官立刻追上。

    留下来的警官看蓝晓甄说完这一点话就直喘气,决定让她多休息,“张小姐,你刚刚提供了很好的线索,你先休息吧,明天我再来做笔录。”

    “好的,谢谢警察先生。”

    警察离开后,蓝晓甄才发现病房里似乎不是只有她,她听见了拉上窗帘的声音,循声望去,就看见正拉上窗帘,帮她挡住阳光的沐雁阳。

    她才刚要开口,另一个声音就由病房门口传来,“哥,刚刚外头的骚动是怎么回事……咦?大嫂醒了!”

    沐梓青扶着苏嫣容走进来,双手插口袋的沐雁阳走到床尾,伸出脚踩了踩踏板,病床缓缓升起,让蓝晓甄可以坐起身。

    蓝晓甄一看见苏嫣容,满脸的忧心,“妈,梓青说你病了,你还好吧?”

    “孩子,那都是三天前的事了,我早就没事了。”

    “三天?我睡了三天?”蓝晓甄抬起手,看见了手上的绷带。

    “是啊,你全身上下都是伤,你爸妈在医院里守了三天,今天凌晨才让雁阳劝了回去,他们休息过后,晚一点会再来看你。”

    她摸着自己的脸,发现上头也有绷带,“我的脸也受伤了吗?”

    听见她的问话,苏嫣容及沐梓青浑身一僵,蹩脚的转移了话题,“你饿不饿?我让雁阳去买点吃的。”

    蓝晓甄看着她们,突然心思一动,“我是不是毁容了?”她语气很平静。

    沐梓青及苏嫣容相视一眼,欲言又止,倒是沐雁阳给了她答案,“是,你的脸毁了,不过以你张家的财力,要重塑一张脸应该不是问题。”

    沐梓青翻了个白眼,明明大嫂昏迷的时候哥担心得要死,现在人家好不容易醒来却又恶言恶语,到底是在傲娇什么?

    不过她很快就发现,反应不正常的还不只哥哥一个。

    “真的吗?这张脸毁了吗?”蓝晓甄笑了起来。

    看见媳妇的模样,苏嫣容以为她受到的打击太大,担心得都要哭了,“孩子啊,你别急,现在整型技术这么好,你会变得跟从前一样漂亮的。”

    “我不需要那张脸,不重塑也没关系,变丑就变丑吧。”蓝晓甄摇头拒绝了。

    这句话让其他三人感到奇怪,总是用高价保养品保养肌肤的张丽媛,怎么可能会说出这样的话?

    “大嫂,你若变丑了,不怕大哥不爱你吗?”

    蓝晓甄望向沐雁阳,她很清楚张丽媛这张脸绝对无法让他产生爱意,“学长他不喜欢张丽媛的脸……”

    “的确,我宁可跟这张受伤的脸共渡一生,也不想看见张丽媛的脸。”

    “那我现在毁容了,还有机会可以去到学长身边吗?”

    沐雁阳沉默不语,看着她,想起她梦呓时说的话——

    学长,这是你说的,不管我变成什么样子,你要答应我,我们永不分离。

    这是他上辈子过世后遇到蓝晓甄,她曾对他说过的话,只有蓝晓甄跟他知道。

    如果……如果现在在他眼前的真是蓝晓甄,那么他等于是违背了自己的誓言,还深深伤害了她。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这一回,我会平心静气的听完,你告诉我,为什么要开走我的车、为什么要阻止我开车?”

    蓝晓甄不知道实话能不能挽回,但总之不会有比现在更坏的情况了,所以她老实的全盘托出。

    “学长,我真的是蓝晓甄,我有一种能力,能够梦见至亲之人即将发生的劫难,五岁那年,我梦见爷爷病死了;七岁那年,我梦见我父母搭上死亡班机,而这一回,我梦见你出了车祸。”

    “车祸明明是在晚上,当时我开车出门根本不会有事。”

    蓝晓甄不知道沐雁阳为什么这么说,但她摇了摇头,“我的梦境是白天,所以我当时想着,只要你不开车就没事,可当我发现你还是决定自己开车离开时,只好偷走车钥匙、开走你的车。”

    闻言,沐雁阳既震惊又心疼,他坐到床边,紧紧扣住她的双臂。

    三天前他急急忙忙赶到医院时,母亲把他拒于门外,于是他在医院中庭的小花园信步走着,等母亲消气,却见一辆救护车停在医院门口,而躺在担架上,被推下来的人是她。

    接着他看见着急地跟下救护车的人是连屿熙,他不停地告诉医护人员她出了车祸,请他们救救她。

    “车祸”二字让沐雁阳有了联想,他摸了摸大衣口袋,赫然发现车钥匙不见了,这才知道车祸终究是发生了,但这次遭劫的人是他的妻子。

    当时他的心情相当矛盾,不知该怎么看待这个他本该恨之入骨的女人,直到听见了那句呓语,他才开始觉得,会不会她说的都是实话,她不是张丽媛,是蓝晓甄,她跟他一样都重生了。

    如果她真的是蓝晓甄,那么他发誓,他会竭尽所能弥补她,直到她愿意原谅他为止。

    “你怎么这么傻,就没想过还是会发生车祸,而且这回死的会是你吗?”

    “我想过啊,但反正我这条命是捡来的,如果能帮你挡劫,就算死了我也无怨无悔。”

    苏嫣容因为媳妇的深情而动容,她站在床边,不断地打着自己从小就不曾责打过的沐雁阳,“你看看,这就是你无情赶出门的妻子,她这么爱你!”

    “妈,你不知道我经历过什么!我怕啊!”

    “怕什么?丽媛她连死都不怕了!”

    “妈,我不怕死,我怕的是丢下你跟梓青去死,你知道吗?”

    “雁阳……”苏嫣容因为儿子表情里的恐惧而震慑,为什么他说得好像他真的经历过死劫一般?

    “我真的死过一次,张丽媛因为我爱着晓甄,由爱生恨,与连屿熙合谋害死了我,后来我重生,回到晓甄过世的那一天,也就是张丽媛过敏送医的那一天,我会突然去南部而不是医院,就是因为我要赶去救晓甄,无奈我终究来不及救她,回来之后,看着同样在鬼门关前走一遭却活了下来的张丽媛,我满是愤恨,所以决定要让张丽媛及连屿熙付出代价。”

    “这就是哥你后来对大嫂改变态度的原因?”

    “是。我要杜绝她出轨的可能,所以我对她好,但我担心她恢复记忆后记起我对晓甄的爱,还是会想谋害我,因此我不能留她在身边。”

    “哥,这种事你为什么从来不说?”

    “说了你们会信吗?”

    沐梓青哑口无言,的确,她到现在仍是不怎么相信,但她实在不觉得哥哥会开这样的玩笑。

    “可是现在……”沐雁阳望着床上同样一脸震惊的人,不禁有了一线希望,会不会他真的如此幸运,可以碰上两次奇迹,他得以重生,他的晓甄也是?

    “如果你是晓甄,给我证据,告诉我只有我与晓甄才知道的事,那么我就相信你。”

    “学长,我的书包不会飞,是被同学恶作剧挂上去的……”她笑着、也哭了,泪水模糊了眼眶,那日与沐雁阳初识的情节,在她脑中依然清晰,“还有,车祸过后,我相信学长说的莫非定律了,该发生的事,它就是会发生——”

    蓝晓甄的话尚未说完,就被沐雁阳给紧紧搂进了怀里,蓝晓甄觉得身上的伤口很痛,可是却没开口喊疼,因为这是他第一次,把她当成蓝晓甄来拥抱,她不想拒绝。

    “晓甄,我的晓甄,你真的回来了……”

    “我回来了,学长,你可不可以答应我,这一回我们永不分离。”

    “你怎么会知道这句誓言?当时我遇见的真是你的灵魂吗?”

    “车祸之后我梦见了这个画面,这是真实发生过的事吗?”

    “是真的!你怎么能忘了这件事,你若早点对我说这句话,我就不会伤害你了。”

    “对不起,我忘了,让学长你多伤心了好几个月。”

    “不,是我混蛋,是我忘了对你的誓言,晓甄,你没有错!全是我欠你,是我欠你太多。”

    “学长你没欠我什么……”

    “我欠你的很多、很多,你知道,我的命算是你父母救回来的吗?”

    “什么意思?”蓝晓甄不明白,她已经过世了十几年的爸妈怎么会救了他?

    “如果不是把机票让给了你的父母,死在空难里的人就是我跟我妈了。”

    这话让苏嫣容也震惊了,“雁阳,你说那对夫妻是……”

    “是的。”

    沐雁阳放开了蓝晓甄,下一瞬,她就被苏嫣容给搂进了怀里。

    “我一直想跟你说对不起!我原本是好意才让出机票,没想到竟然害了他们。”

    蓝晓甄怔忡了一会,很快的,她抹去脸上的泪水,经过了十多年,失去父母的痛虽然一辈子也无法忘记,但她已经懂得释怀,“妈,你忘了我刚刚说的莫非定律吗?或许你们命不该绝,这是天意,怪不得任何人。”

    “孩子,我们带给你的只有痛苦,为什么你还这么宽宏大量?”

    蓝晓甄看着深爱的男人,她的确能选择怨恨,但如果她能幸福,爸妈在天之灵应该也会很欣慰,他们绝对不会想看到女儿带着怨恨过日子。

    “我爸妈搭上那班飞机之前对我说,他们会给我带回一个王子,我想……我是收到这个礼物了。”

    沐雁阳心头一热,他坐到床沿,托起了蓝晓甄的手,“晓甄,我的公主,你愿意嫁给我,从此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吗?”

    “可是我已经嫁了……”

    “再嫁一次,用蓝晓甄的身分嫁给我。”

    她沉默了下,摇摇头,“不行。”

    这个回答让在场的三个人都着急了,尤其是沐梓青,好朋友失而复得,还能成为一家人,她正开心呢,怎么学姊却拒绝当她的大嫂?

    “为什么?晓甄学姊,你不是爱着我哥吗?”

    “张丽媛是坏人,但她的父母不是,我不忍心跟他们脱离关系,反正我也没有亲人,没有牵挂了,只要你们知道我是谁就好,无须说出事实,让两个老人家伤心。”

    沐雁阳揉着蓝晓甄的头发,他真的是爱上了一个善良的好女人,“我不管,反正上回娶张丽媛我没好好的办婚礼,这回就补办一次,你不改名字可以,但婚宴不能少,还有,我要带你去买属于你的结婚戒指。”

    “那旧的那一个呢?”

    “丢了吧!”

    丢了?那戒指很贵耶!

    沐梓青首先抗议,“丢了多可惜!饼年快到了,就当包给我的红包吧!”说的时候还两眼放光。

    这话让沐雁阳及蓝晓甄都无奈的笑了,也只有这个鬼灵精想得出这种解决方法。

    “你要的话就送你吧,只要你不会觉得不吉利。”沐雁阳耸耸肩。

    “反正我又没有要戴,是要拿去换现,这样我今年就有钱可以包红包给育幼院那些孩子了。”沐梓青打得一手好算盘。

    “这倒是一个好方法。”沐雁阳算是认同了,他不要那个东西留在他与蓝晓甄之间,这么处理是最好的。

    位于宜兰冬山河畔的民宿,沐雁阳搂着新婚妻子蓝晓甄站在窗边,还偷偷的把窗帘拉开一点缝隙往外看,蓝晓甄依偎在他怀里,偷偷摸摸的不知道在做什么。

    “看来是没人跟来。”沐雁阳这才放心,放下窗帘后双手抱着妻子的后腰,将她紧紧抱住,“今晚不用担心被闹洞房了。”

    “你好坏。”蓝晓甄抡起粉拳,轻轻在他胸口槌了一记。

    “你之前受了那么重的伤,住院那么久,后来又做脸部重塑,嫌自己丑不肯让我抱,好不容易挨到我们结婚这一天了,我可不打算再等下去,所以绝对不容许有人来闹洞房。”

    脸部经过重塑后,蓝晓甄虽然无法恢复本来的面容,但至少已经不是那么像张丽媛了,只是重塑的路还很漫长,她的脸还是多少看得出车祸留下来的伤痕,但沐雁阳不在乎,没有什么比蓝晓甄能重新回到他的身边更让他开心,要不是女为悦己者容,他根本不觉得蓝晓甄需要重塑脸部。

    “小沐应该会很生气,那天我不小心看见她在准备闹洞房的道具。”

    “梓青的恶作剧只是小儿科,Albert的恶作剧才吓人,他这个人肯定会毁了我们的洞房花烛夜,让我们以后的日子都不愿回想起这一天。”

    “这么吓人?”蓝晓甄瞪大了眼,她不认识谢胤淳,对他唯一的印象就是高中时期看乐团表演时见过他。

    “所以我偷偷订了这间民宿,婚宴一结束马上带着你逃跑就是这个原因。”

    蓝晓甄看着沐雁阳笑得开心的脸庞,自从知道她是谁之后,她就常常看见沐雁阳的笑脸,她想,他一定很爱她,这让她觉得好幸福。

    蓝晓甄倚在他的怀中,眼睛一瞥,看见他们的行李放在门边,“咦?我们走得那么匆忙,怎么会有行李?”

    “是妈帮我们准备的,你在婚宴会场的新娘休息室换下礼服的时候,妈帮忙把我们的行李偷偷送到停车场去,放在我们的车子里。”

    “所以妈知道我们在这里?”

    “当然,我可怜兮兮的拜托了她好久她才帮我忙的,她觉得闹闹洞房无伤大雅,我又是撒娇又是耍赖的她才愿意帮我。”

    “学长你会撒娇?”

    “偶尔我也会使使小手段的。”沐雁阳回想起今天午后在停车场看见的,脸上又勾出了一抹微笑。

    “学长在笑什么?”

    “送我们行李去停车场的,不只我妈一个人。”

    “除了妈还有谁?”看他开心的。

    “还有爸。”

    “爸?”

    “是啊,他看到我劈头就骂,说我们两个的行李这么重,居然让我妈一个人搬,还说我不孝呢!”

    这天底下大概也只有他被骂还这么开心的,不过蓝晓甄明白沐雁阳在开心什么,“爸他终于释怀了。”

    “嗯,我谢谢他帮忙送行李,他接着对我说‘我的老婆我自己照顾,你照顾好你自己的还有我的公司,别让我退休也退得不安稳’。”

    “爸真的这么说?”

    “真的,虽然当初是为了利益结婚,但他看来并不是完全对妈没感情。虽然奶奶还是很讨厌我妈和我,但我想总有一天会改变的。”

    “学长,我也会帮你的,而且我很得奶奶的缘喔!”

    沐雁阳听着蓝晓甄的称呼,不满地皱了皱眉头,“晓甄,你什么时候才要改口喊我的名字?”

    蓝晓甄嘟起嘴,偏过头,“不要,我要喊你一辈子学长。”

    “这样很生疏耶!”

    “我的长相已经跟以前不同了,如果我不喊你学长,你忘了我怎么办?我不管,这个称呼只有我这么喊,所以才特别。”

    看她难得使性子,沐雁阳也舍不得不依她,他心里知道她在意什么,都是他的错,一开始没认出她,又因为那张脸而抛弃她,估计是心里还有着阴影。

    “好,只要你喜欢,随便你怎么喊,我都依你。”他轻轻地摩挲着她的脸庞,表情温柔,更多的是心疼。

    “学长……”

    沐雁阳倾身在她额上印下一吻,“老婆大人,忙了一天累不累?我帮你准备换洗衣物,你先去洗个澡……”

    他放开她,转身就要去拿行李,才刚要走开,就发现自己的西装被扯住,低下头,便看见西装扣眼正扣着蓝晓甄套装的钮扣。

    从刚刚她就偷偷摸摸的,原来是在把他们的衣服扣在一起,“你在做什么啊?”

    “我希望我们像扣在一起的衣服一样,永远都不要分离。”

    “你啊……怎么可爱得这么让人心疼。”他重新将她搂进怀里,“晓甄,我爱你,我们永不分离。”

    蓝晓甄笑了,过去的二十五年人生,或许悲伤多于幸福,但她相信从今以后,她的人生里只剩下幸福,也会紧紧地抓住这份幸福。

    “学长,我也爱你,好爱、好爱你。”

    相拥着的一对壁人,谁也舍不得放开彼此,而好不容易寻迹找到这里,准备闹洞房的几个人,也都舍不得出声破坏这个感人的气氛。

    谢胤淳搔了搔头,看着站在一旁的徐晏之,“怎么,不进去吗?”

    “我还得保住我的饭碗,谢执行长,不如你打前锋吧?”

    谢胤淳睨了他一眼,要真的怕保不住饭碗就不会跟来了。他又转头对沐梓青说:“你可是新娘的闺蜜,你来吧。”

    “我不是来闹洞房的,只是来监督你们会不会玩得太过火。”她双手叉腰。

    就这样,三个人互相看着对方,最后谁也没闯进去。

    “难得来一趟宜兰,我们去逛逛夜市吧!我好朋友结婚我高兴,今晚你们吃什么,全都由我买单。”

    “那就谢谢招待喽!”

    谢梓青及徐晏之闻言开心地叫出声,谢胤淳赶紧做了噤声的手势,他们才惊觉不妥,压低了音量,随即三个人有默契地提都没提一句,悄悄转身离开。

    他们的爱情等了太久才圆满,不该让他们再等了……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重生限定赖上你最新章节 | 重生限定赖上你全文阅读 | 重生限定赖上你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