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娇奴带财来 > 番外

娇奴带财来 番外 作者 : 玛奇朵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暑热之际,兑州附近的码头也挤满了各式各样的小船,船夫们几乎都换成了船娘,小船上也绑了不少花草布料,将小船妆点得美轮美奂。

    一些客商坐在码头边的茶寮里看到这样的情景都觉得新奇不已,这辈子除了那秦淮河畔,似乎就没有见过这么多又花俏的船聚集。

    只不过印象中兑州不就是个收药材的地方吗,怎么一个小码头却弄得这么花俏?而且周遭等着坐船的,许多看起来都是良家女子,甚至还有那种才刚留头的小丫头,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整个兑州的小娘子都跑到码头来搭船玩乐了。

    几个第一回来兑州的客商忍不住问了当地的一个药商,就当给自己增广见闻,谁知道那名药商一听就笑了。

    “那些小娘子不是来玩乐的,而是要往更过去一点的大王镇去求指点的。”

    “指点?指点什么?”客商还是一头雾水。

    虽说现在这世道,女子读书识字的不在少数,可女子又不用科考,没钱的自个儿看着书学或者是家里人教导,有点银子的可以请女师或者是家族里头开个女学让族内的小娘子都去学点东西,可少有听见小娘子们和男人一样,劳师动众的往外去游学或者是寻名师指点的。

    见勾起了那些外地客商的兴致,药商王老财也忍不住得意了起来。“以前京城里的杜鹃娘子听过吧?就是有四绝名头的那位。”见他们马上理解过来他说的是谁,他更自豪了。“那个杜鹃娘子可了不得,几年前在兑州再过去一些的一个小村子落了脚,后来嫁给现在咱们兑州有名的富商旬大官人。这旬大官人宠妻如命,总说杜鹃娘子跟了他时委屈了,所以他一发了家,连根针都舍不得她拿,也是杜鹃娘子闲来无聊,不忍自己一身本事给落下了,说每年收几个小娘子指点,无论琴棋书画都成,这才有你们看到的这一幕,那全都是往杜鹃娘子的别庄去的,不说拜师,只要杜鹃娘子指点个几句,就足够这些小娘子们受用了。”

    有一个外来客商听王老财说了这许多,还是有不明白的地方,“我上回来兑州也是七八年前的事了,那时候是听说了杜鹃娘子在这里,可也没听说过有这回事啊!”甚至那时候那名声……传得可难听了。

    王老财嗤笑一声,“那也是咱们这地方偏,不知道原来杜鹃娘子还有一身的本事,还有那见不得人好的,把杜鹃娘子比做那普通的妓子,可是是金子总是会发光的,人家杜鹃娘子也不管外头那些酸言酸语,把夫家给兴旺了起来,旬家以前还是个吃不饱饭的猎户家,现在呢?人家不露头不露尾的,偏偏就成了咱们这兑州一带的富商了。”

    王老财越说越感慨,恨不得自个儿的媳妇儿也能够有这样的旺夫命。

    “你们客商在外行走都带着汤饼吧,那一开始就是杜鹃娘子弄出来的,不知道前前后后攒了多少银子呢!后来汤饼的生意人家也瞧不起了,见咱们兑州产药材,就来这晃了一遭,回去之后调了香,那自制的香粉可了不得,不过就是香粉,还能够分出四五种颜色来,后来再做了一些胭脂,就更了不得了,据说咱们这附近也只有知州家的夫人能够用齐了现在有卖的颜色,上上下下就有将近快二十来种胭脂色。”王老财想起自家媳妇儿往旬家的脂粉铺子看去的时候,总恨不得每样都来上一点,那是每经过一次就得心痛一次啊!

    要知道那些胭脂水粉,旬家店铺里就没有便宜的,那香粉据说是滤过了一次又一次,捣碎的功夫也是普通店家的三倍,才能得了那细细的香粉,匀在脸上,那是又光又滑嫩,就跟剥了壳的鸡蛋一样。

    那些客商家中也有女眷,也用过不少脂粉,可是听王老财说得这般玄乎,也觉得有些不信,“你是不是有些言过其实了?这只能说这香粉的确是好,可要是真的如此好,怎么风声都没传出去?”

    王老财鄙视的看着说话的那个客商,心里就断定了这人肯定是接触不了真正的达官贵族的。“这香粉就是难得,在兑州这儿,除了胭脂外,你去瞧瞧,买那香粉的人有时候都得领号排队,还是杜鹃娘子说不愿有行商往外卖,所以要大量批货的都不准,咱们兑州的大小娘儿们才能够用上这好东西,这几年嫁妆里面要是有了香粉,那就是嫁了出去也多了好几分的体面。”

    王老财说了半天,口有些干了,给自己倒了杯茶水,喝了几大口,才又继续说道:“不过这好东西自然也得往上呈,据说几年前清扬长公主的驸马还曾往兑州来,说是要寻些给长公主补身子的好药材,杜鹃娘子也不忘旧人,当初把香粉做好的时候就往京都里送上了一份,可了不得,打那之后,京都的人都固定一年来上两三回,就只为了这香粉和胭脂,就这……杜鹃娘子也是好不容易才松口的,说是感激当初长公主对她有恩,才肯如此,要不其他人想要有这等待遇,那是想都别想。”

    几个客商全都听傻了,可也感叹杜鹃娘子居然有这等本事,对于那些小娘子们去求指点的行为也不觉得奇怪了。

    像这样能够自己替夫家撑起一片天,还能够赢来夫婿爱重,这样的好事,自然谁都想学学的。

    不过话题都放在杜鹃娘子身上,自然也有人想要关心一下能够被这样的女子给选上的夫婿又是怎么样的。

    “肯定是个谪仙般的人物吧?”

    “或许是隐士大家?”

    “刚刚不是说了,那人就是个猎户吗?”王老财好笑的说道:“不过杜鹃娘子的夫婿我也曾见过一次,传闻中他一人可宰熊猎虎可不是开玩笑的,身材高大魁梧,还有一把子的力气,重要的是,在之前大家都嘲笑杜鹃娘子是个妓子的时候,只有他完全不介意,甚至还日日的往驿站跑,就是想打听有没有什么好的良人想抬她回去的,结果还真让他撞上了清扬长公主的驸马,最后情况如何我是不清楚,但有人说当年可是看着他跪下求驸马爷把杜鹃娘子带回京都过好日子的。”

    “唉呦,这不是王八乌龟吗?”

    几个客商都是男人,完全无法想象怎么会有一个男人去求另外一个男人把自己的女人带走的,他们纷纷摇头,说杜鹃娘子看男人的眼光不好,居然选了这样一个窝囊废。

    王老财还没说话,外头突然传来了一道泼辣的女声——

    “你们才一个个都是王八乌龟!懂个什么呢!”

    管大娘是茶寮的灶下娘子,刚好来送下酒菜就听见他们说的话,她走了进来,先往桌上扔了一盘花生米,接着用看傻瓜一样的眼神看着那些外地客商。

    “那时候一堆嘴巴大的女人把杜鹃娘子说得多难听啊!原本在她家做工的妇人也都走了,说是不想污了自己的名声,人家杜鹃娘子的夫婿旬大官人,那才真是个汉子,就是不愿杜鹃娘子被他拖累,待在个小地方遭人辱骂,才下跪求了驸马爷把杜鹃娘子给带走,那可是真心爱着杜鹃娘子的,还说自己终生不娶,若杜鹃娘子以后日子不好过了,他就会把她给接回来,好好的过下半辈子。”

    对一个女子来说,能够得到这样一个有情郎,那是多么幸运的事情。

    那时候驸马爷大张旗鼓地来找杜鹃娘子,后来又直接挑明了杜鹃娘子可不是那种下贱的伶人,而是长公主的座上客,甚至是许多达官贵人想见一面都不能的娇客后,不说其他,就是当时的新县令柳家人也重新把杜鹃娘子迎回去当座上宾,紧接着又是一船又一船从京都送来的礼物贺喜杜鹃娘子寻得夫郎,一张张的名帖可都了不得,把一群乡下人看得咋舌不已。

    众人这才明白了,原来杜鹃娘子竟是这样了不得的人,就连当初污辱过杜映娘子的几家妇人都恨不得连夜上门去道歉。

    那客商不知道居然后来还有这样的发展,只觉得那旬大官人果然好生了不起,“那旬大官人也是号人物,能够为了心爱的女子忍下这样的污辱,只是听起来好像没什么建树,就只是个普通的商人?”而且还是靠着杜鹃娘子发家的,这样听来反而有种鲜花插在牛粪上的感觉了。

    “杜鹃娘子选的夫郎还能够有错?”管大娘可是杜鹃娘子的忠实拥护者,就听不得别人说她一点不好。

    王老财拦了管大娘,就怕她这烈脾气又和人吵了起来,连忙接口道:“行了行了,外地人呢,哪里知道这许多。”

    那些外地客商也是怕了,还以为遇上什么泼妇,一个个都不敢说话了,只看着王老财等着他解释。

    “旬大官人这些年生意越做越大,可他也不是无用的,早些年可是在边关立过功的,如果不是后来让人冒顶了功劳,说不得也早就拿了官身的。”

    “那旬大官人何不继续为国做事,报效朝廷呢?”

    官场险恶,哪里有在这儿做个富家翁自在啊!王老财自以为地想着,也没给个正确答案,只道:“有旬大官人在,咱们兑州周遭可是平静多了,前几年那柳县令请了旬大官人帮咱们这附近操练卫兵,才一年不到,那些看起来跟二流子一样的兵士一个个看起来精气神都不同了,还能够把附近一群拦路的土匪窝给端了,把柳县令给笑裂了嘴。”

    “这样听来倒也是个英雄人物。”

    “可不是!”那管大娘得意洋洋地附和,“咱们这现在可有句顺口溜,说娶妇当如杜鹃才,嫁夫应觅旬家郎,说的就是这娶媳妇可得找跟杜鹃娘子一样有才的,才能够旺家兴盛,这嫁姑娘也得嫁一个如旬大官人一样的,有威猛之躯又有漫漫情意,可不是夫婿的好人选?”

    王老财点点头,看外头的码头人也走得差不多了,就起身招呼这些客商往外走,“行了行了,这茶水喝完,故事也听完了,该往外走了。”

    那些客商原本还想要多了解些兑州事物,结果这王老财说走就走,还是让他们忍不住一头雾水。

    “这天儿还早着呢,就是再多坐一会儿……”

    管大娘嗤笑着比了比王老财,一语戳破王老财的心思,“怎么还能再坐,人家媳妇儿和女儿都已经搭船走了,留在这儿白喝水看小娘子啊,自然得去办正事了。”

    王老财得意地拈拈一把小胡子,“这可不是,我就是威猛比不上旬大官人,这爱妻还是能够险胜一二的。”

    几位客商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只得跟了他,一群人摇头晃脑地走了。

    兑州码头热闹渐去,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一艘小船慢悠悠地从茶寮边上一栋宅子里划了出来,船上一男一女,男的划桨,女的则是穿着一身红衣裳,闭着眼睛靠在男人怀中,感受着男人在这夏夜里更炙人的温度和心跳。

    她打了个呵欠,看起来就像是没睡饱的模样,引来男人无奈地叹息。

    “你又去偷听茶寮那里的人说话了?”

    杜映红没说话,可那一脸的倦色就说明了她下午的确没干好事了,那些人嘴里高雅大方的杜鹃娘子,其实跟个小贼似的,为了听人家说闲话,还架着小梯子爬着墙头去听,还挺自得其乐。

    旬贲虎无奈又宠溺的笑着,没再使劲划桨,任由小船在湖面上随着水波轻荡,“也不想想自己都是两个孩子的娘了,还如此淘气。”

    “别跟我说那两个兔崽子。”她睁开眼睛,没好气地望着他。“明明是我辛辛苦苦怀胎十月生的,结果两个兔崽子一点都不像我也就算了,个性跟你也差不多,怎么逗弄都是那副脸色,而且居然没有半个人想跟我学点文雅的东西!”说到这个她就真的是满肚子的苦水。

    谁能想到她一肚子的绝学在那两个兔崽子的面前就是没用的东西,而且两个人还老是觉得他们爹就该找个温柔点的媳妇儿,认为他们娘整日无理取闹,太恼人了。

    不过说是这样说,但两个孩子那一双眼她还是满意的,毕竟那样一双眼跟小豹子似的,就如同他一样。

    成亲后听他说了往事,她才知道第一次见到他时为何有微微的熟悉感,原来,彼此之间的缘分早在两人互不相识的时候就已经牵上了。

    她还记得那是在她还没成为京都四绝前,一次随着教坊里的姑娘北上前往边关,谁知道却在半路上遇见了盗匪拦路。

    即使她们为了预防这等事请了镖局护送,可盗匪人多势众,哪里是她们请的镖师可以拦得住的。

    就在这时候,一个看似老成的少年郎,领着一小队士兵,提着大弓射穿了那盗匪头子的眼睛,站在一群气势汹汹的盗匪面前,他气势半点不落,如同豹子的锐利双眸冷冷地盯着那些人,像是随时能够上前扑咬,一击毙命。

    盗匪的领头人伤了,自然退走,而那少年也领着人追去,两人甚至没对上眼过,但她却对那一双眼睛留下深刻的印象。

    只是万万没想到,一南一北相差何止百里,兜兜转转好些年,原以为不过就是一面之缘,最后却成了自个儿的枕边人了。

    她心中感叹着,只不过在他面前还是撒娇卖痴的娇嗔,就是吃准了他对她的包容溺爱。

    在她面前,旬贲虎大多是倾听居多,尤其是两个孩子和自己媳妇儿的这场大战,他也不参与,毕竟如果每次都站在自家媳妇儿这边,两个孩子就太受伤了。

    不过两个孩子都不像她,容貌没啥好说的,但性子如此,让她反而更期待能够生个像自己的闺女来了。

    可惜……这些年他的定力越来越强,说不让她再生,就真的有办法控制,甚至还找了名医配制了避子的药丸,他自己吃,让她只能老是看着人家的闺女流口水去。

    看了看四周无人,又是月夜,杜映红的手忍不住摸到了男人的衣裳里头,芳馥的气息吐在他耳边,撒娇的道:“所以……我们再生个闺女吧?香香软软的,跟我一个模样,到时候我们还能够穿一样的衣裳,你赚来的银两也能够给她每天买花戴,你说……好吗?”

    旬贲虎粗喘了一声,把她不安分的小手拉了出来,虽然对于她描绘的那个闺女的模样很是心动,但是想到她为了生两个儿子受的罪,就克制的不打算从了她。

    因为两个人是突发奇想来兑州的宅子里看看的,所以他身上没带药,这点杜映红也知道的,所以才特地勾着他来个夜半游湖,就是想趁着如此好时光,造个闺女出来。

    “别闹。”

    “我没闹!”

    她的手被他给拉高,让她无法行动,她只能瞪着他,嘟着嘴道:“你这是看我老了,想要找新的小妖精了?呜呜……我就知道,这些年要不是我让你留着这一把大胡子,还不知道多少小妖精要往你怀里扑过来!不过就算没有小妖精,女人终有一天会年老色衰的,男人果然就像长公主说的一样不可靠……”

    想当初两人成亲的时候,他终于剃掉了那一把大胡子,露出真容,那深邃的眉眼还有几分外族人的俊美,让她看怔了眼,差点以为自己进错了婚房,嫁错了男人来着。

    虽说这样一张脸看起来的确顺眼多了,但是后来吸引了多少小妖精那也不必多提了,以至于不到一个月旬贲虎就又留起了胡子,就一直到现在。

    她似假似真的哭诉还没完,唇就让人堵住了,不过只轻轻一碰就离开,让她忍不住舔了舔唇,睨着他,眼里写着不满足三个字。

    “我只是不想让你再受那样的苦痛……”旬贲虎真心无奈了。

    “我就想!”杜映红赌气道。

    旬贲虎叹了口气,不去提醒她次子时在产房里又叫又骂的说白己再也不生了这句话,终究还是的放开了她的手,然后被她一个扑倒,小船一个晃荡,湖面上只剩下男女偶尔的低喘声传来。

    月色朦胧,一抹斜云揽住月娘面,像是羞得不敢再看那春色烂漫的湖景。

    夜正深,而情越浓。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娇奴带财来最新章节 | 娇奴带财来全文阅读 | 娇奴带财来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