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贵女点金 > 第二十章 携家带眷离家出走

贵女点金 第二十章 携家带眷离家出走 作者 : 莳萝

    两年后。

    离开边城的西城门不久,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绿草如茵的草地,紫璎珞将头探出马车窗,瞪大眼兴奋地看着前方起伏的山峦、辽阔的草原、悠闲吃草的牛羊群和偶而奔驰而过的骏马。

    她终于回到这片她连作梦都会梦到的西疆草原了!

    紫璎珞心情顿时开朗,数月以来的烦躁怒火一扫而空。她怀念的用力吸了口大气,兴奋的大喊了声,“哇——”

    可这声嘶力竭一声“哇”喊出来,她竟然开始不停的掉下眼泪,怎么擦也无法停止。

    坐在她对面的朱辰玉和刚满周岁的苏捷、紫竞两兄弟,纷纷瞪大眼睛有些惊恐的看着她,想着她怎么一来到这就变了一个人?大吼大叫的好恐怖。

    “姊,你没事吧?要不要紧?”朱辰玉关心的问着,看到自家姊姊哭成这样,他心都揪成一团了。都怪他年纪太小,不能为姊姊出气,那北狄公主敢害姊姊这样难过,等他长大,绝对不饶她。

    两个被张嬷嬷跟林氏抱着的小包子也童言童语的学着自家舅舅,各自皱着眉歪头看着带他们离家出走已经三个月的娘亲。

    “良,鼻哭。”苏捷、紫竞学着大人劝着自己的娘亲。

    “是啊,小姐,您……”张嬷嬷担忧的看着一路上一直像个没事人的紫璎珞,心里担心死了。

    看着媳妇不停掉泪,林氏十分心疼,会让她这好媳妇这么难过地被迫出走的罪魁祸首都是那个可恶的北狄公主,要不是她,媳妇就不会带着一家老小离京出走了。

    “没事,我怎么会有事,我是喜极而泣啊!”紫璎珞嘴角带着微笑,“我哭是因为我终于回来了,你们不知道,我好喜欢这地方!”她用手背抹去眼角的湿漉,而后看着手背上的泪水,心头一片酸楚。她心里明明就开心得想笑,可随着笑容掉下的却是眼泪。

    她用力吸口气,拉着衣袖擦掉残留在眼眶里的泪水,将心底那片苦楚全压抑在心湖深处,不再让那些令她伤心的事情来困扰她,也将对苏陌的感情一并深藏。

    当年紫璎珞怀了双生子苏捷、紫竞两兄弟,承诺她生产时一定会回来陪她的苏陌却失约了,只因当时大齐跟北狄的战事正打得如火如荼。

    苏捷、紫竞周岁抓周时,他依旧未回,此时他所率领的大军刚攻破北狄皇城,北狄皇帝带着皇室宗亲一路北逃,苏陌则带兵追杀,直到北狄皇帝投降归顺大齐,成为大齐的一州。

    两个孩子人生最重要的时刻他都缺席,她心里虽然觉得遗憾,可她知道他是军人,有沉重的使命,她不怪他。

    三个半月前,钦差先带着北狄皇帝的受降书与北狄皇室成员回到京城,苏陌即将迎娶北狄公主的消息也在受降书送到皇帝手中时一并传了回来,这是北狄皇帝答应投降的条件之一。

    为此,阮贵妃、皇后、太后分别将她召进宫找她谈话,要她同意让北狄公主进门,只有她的义母长公主坚决反对,并且大骂苏陌是忘恩负义白眼狼。

    苏陌未跟着大军一起回京,因此行程较慢,可在他回京前,皇帝便为他赐婚,圣旨下到了护国战王府命紫璎珞接旨,内容大意是北狄公主依媚尔与她同为平妻,她拒绝接旨,向皇帝请旨休离。

    皇帝将她叫进宫骂了一顿,她还是坚持不与其它女人共事一夫,反而给皇帝三个选择,一是撤回旨意,二是下旨休离,三是赐她三尺白绫,皇帝一怒之下将她轰回王府,告诉她,他一个选择也不会选。

    回到王府后她便接到消息,说皇帝让北狄公主依媚尔隔日穿着凤冠霞帔在城门口迎接苏陌,只要苏陌一进城,他们便马上拜堂成亲,于是她马上让人准备马车与轻便行李,并派人到渡船口租船。

    待一切准备好,她隔天便领着两个小包子、朱辰玉、张嬷嬷搭上马车,一大清早来到城门等候,准备看苏陌如何抉择,若苏陌拒绝皇帝的安排,她就带着家人回王府;要是他跟着北狄公主依媚尔一起进城,她就带家人前往西疆草原,不再回来。

    就在等候的其间,林氏、高先生、小邦跟红袖、绿钮也一同赶到,执意跟着她一起共进退。

    紫璎珞十分感动,她的亲人、好友跟她一起走就算了,可婆婆也收拾包褓跟着她一起走,这……说真的,当下她非常意外。

    他们在城门外等着,直到大军进城,骑在将士最前面,神情淡漠疏离,浑身带着一股凛冽英气的苏陌,看见站在他面前穿着凤冠霞帔的北狄公主时,竟然下马朝她走去。

    两人在城门边那株梨花树下交谈,梨花已经没了,但满树翠绿枝桠,几缕光芒穿透细碎的树缝,洒在他穿着铠甲的身上,像是镀了层金光似的,那黑眉飞入鬓角,神情威武,身形挺拔,模样犹如一尊威武战神。

    两年未见到他,说不想念是骗人的,可看到他们低头私语的亲密模样,那画面让她看得心都碎了。

    天下男人何其多,她绝不与人共享,她嫌脏!

    她当下便命车夫起程直接前往渡船口,打算走水路前往西疆,再也不回京,如今便到了这里。

    朱辰玉看着她又哭又笑的表情,忍不住劝道:“姊姊,你想哭就哭吧,我们不会笑你,你不要再故做坚强,叫人看了心疼。”

    没有男人又如何,她还有人心疼着呢!她吸吸鼻子,扯出一记微笑,揉揉朱辰玉的头,“不哭了,姊不会再哭,这是最后一次,从今以后我们一家人就在西疆好好生活,放心,姊会照顾你们,不会让你们吃苦。”

    不多时,在紫璎珞的带领下,他们一行人来到了靠近马场的地界,远远的便见到一匹凌空飞腾,姿态壮美,长鬃飞扬,四蹄翻腾如闪电的白马在草地上奔驰。

    朱辰玉叫道:“天啊,姊姊,那匹白马好漂亮!”

    “是雪尘!”一看到那匹疾速奔跑的白马,她眼睛顿地一亮,拍了拍车壁,“车夫,快停下。”而后探出头对着奔驰的雪尘挥舞着手,“雪尘!雪尘——”

    雪尘是一匹很有灵性的马,虽然近三年未见,但它依旧记得自己的主人,紫璎珞这么一呼唤,它即刻掉头往她这方向急驰而来。

    紫璎珞兴奋的跳下马车,开心的迎向前去,抱着雪尘的颈子亲昵的抚摩它的鬃毛,亲密的吻着它的脸,“雪尘,我好想你啊,你好不好啊?”

    车上的人纷纷下车诧异看着这一人一马,怎么都没有想到紫璎珞会跟这匹白马感情这么好。

    “我跟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坐骑,也是我在草原上的好朋友雪尘。”她揉揉雪尘的颈子,“雪尘,他们都是我的家人,以后你们要相亲相爱唷。”

    一听到这是紫璎珞的坐骑,朱辰玉跟小邦眼睛都亮了,异口同声地问道:“哇,姊姊,那我们可以骑它吗?”

    她笑着摇摇头,“不行,你们两个年纪还小,雪尘对于你们两个来说太高了,等我们安顿好后,我会让人帮你们各寻一匹适合你们体型的小马,再让人教你们骑马,好吗?”

    两人立刻欢呼,“哇,太好了!”

    “好了,快回马车上,我们回马场,今晚我让人煮一顿丰富的为我们接风。”她赶大家回马车上,准备往马场前去。

    就在紫璎珞也要坐回马车上时,雪尘却咬着她的衣服不放,低下头示意要载她。

    “红袖、绿钮,你们两个领车夫载大家回马场,我跟雪尘去——”去绕绕。

    她骑到雪尘马背上,才刚坐好,连话都还没有交代完,雪尘便载着她朝另一边林子奔驰而去。

    “雪尘一定是太想念夫人,才会一下子兴奋地跑得不见人影。”看着已经消失无踪的紫璎珞,红袖摸摸鼻子,“那我们也出发吧。”

    马场里无预警出现两辆马车,瞬间引起不少工人的目光,也让正在草场上跟几个工头讨论要再盖两间马厩跟粮仓的苏陌的注意。

    “夜鹰,接下来由你接手。”当他看见那两辆马车,便将一切丢给夜鹰,自己亲自前去迎接他这个带着儿子与婆婆离家出走的妻子。

    当他解决掉所有麻烦后,便追着妻子而来,离开水路后,他一路策马狂奔来到西疆,却比他们还早半个月到达这里。

    苏陌跑回主屋时,所有人已经从马车上下来,正在伸懒腰放松筋骨,可做到一半的动作忽然停了下来,一个个瞪大了眼像是见到鬼一样的看着眼前那人。

    “娘,你们到了!”苏陌一眼就看到他的两个儿子,这两个从一出生他就未曾见过的儿子,心顿时一片柔软,一手一个将他们紧抱入怀中,心疼的亲吻着他们胖乎乎的粉嫩脸颊。

    “捷儿、竞儿,爹终于见到你们两个了!”

    苏捷跟紫竞这对小兄弟从未见过苏陌,被他这突如其来的热情给吓得哇哇大哭。

    苏陌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突然哭得凄惨的两个小包子,慌忙地道:“他们这……”

    林氏跟张嬷嬷赶紧将孩子接过去,林氏笑道:“他们认生,今天是第一次见到你,所以有些吓到,不打紧,过两天就好了。”

    听到母亲这么说,苏陌总算放心,他就怕两个儿子不喜欢他。

    他拧拧两个包子的小脸蛋,这才走向愤怒地瞪着他的朱辰玉。在王府时,辰玉跟他很亲,今天见到他是这副表情,定是跟那事有关系,认为他负了他姊姊。

    他走过去将双手搭上朱辰玉的肩,“辰玉,长高了,已经有小大人的模样了,你姊姊呢?”所有跟着她一起离家出走的人都在这里,可正主呢?他怎么没见到!

    “不知道。”朱辰玉气呼呼的低吼。

    苏陌放低音调,缓缓地道:“辰儿,姊夫答应过你不会让你姊姊伤心的,这个承诺至今一直维持着,那些让姊姊难过的事情姊夫都处理好了。”

    朱辰玉满是怀疑,“你真的有遵守对我的承诺?”

    苏陌点头,“当然,我是元帅,最重的就是承诺,不重承诺,如何让底下的将领忠心地跟着我。”

    朱辰玉想了想,低下头嗫嚅的说:“可是我真的不知道姊姊去哪里了。”

    听到苏陌这么说,他人又出现在这里,所有人都知道事情一定是解决了,兴奋的相互握紧对方的手窃笑。

    “主子,半途中,王妃认出了雪尘,雪尘载着王妃不知上哪里去了。”红袖赶紧告知他。

    苏陌眸眸微敛,思索片刻,拉过自己坐骑翻身上马,“我去找她。”话音刚落,他便骑着马跑得不见踪影。

    与此同时,紫璎珞双手叉腰看着前面那潭温泉,三年过去了,雪尘竟然还记得她当年的习惯,每次他们在草原上奔驰完,便会到这温泉池来沐浴,放松全身僵硬的肌肉,现在它依旧按着习惯载着她过来,真是贴心啊!

    她摸了摸它的颈子,亲了下它,“谢谢你啊,雪尘。”

    雪尘不断用鼻子顶着她向前,示意她赶紧下去泡温泉,可是她没有带换洗衣物啊。

    她环视四周,发现并没有人的足迹,只有一些动物留下的脚印,确定这温泉依旧很少人会前来,这样她就放心了,找了块大石将脱下的衣服放在上头,便滑进温泉池里打算好好的放松自己。

    这一路的疲惫在一泡进温泉池里便得到舒缓,她舒服的喘了口大气,将身子靠在身后的一颗大石上,看着这温泉池附近的风景,想到这里充满他们两人的回忆,三年过去了,景物依旧,可人事全非,看着看着,不知不觉眼泪又掉了下来。

    她抹去眼角的泪水,深吸口气将整个人埋进水底,任由眼泪滑出眼角,直到自己快不能呼吸时才浮出水面。

    她脸上的水渍还来不及拂去,一道黑影便罩了上来,将她箝制在强健的臂弯与大石之间。

    她的雪胸紧抵着厚实温暖的胸膛,彼此紧贴着,没有任何距离,她感觉到一股熟悉的气息扑上来,唇被人霸道强势的吮吻,瞬间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人。

    他怎么会在这里?!

    他毫不温柔,带着毁灭般的惩罚,霸道地吻着她。

    ……

    欢愉过后,欲望退去,思绪逐渐恢复正常的紫璎珞冷冷地推开搂着她躺在温泉池边休息的苏陌,冷声道:“放开我,我们没有关系了。”

    这冷淡疏离的态度让苏陌眼底闪过一丝怒火,方才还热情地挂在他身上与他一样激情投入的小女人竟然转眼就翻脸。他将她搂得更紧,“瑛珞,你是我的妻子,怎么会毫无关系!”

    “在你毁约的那一刻起,我们就已经是毫无关系的两个人!”她生气的要将他推开。

    “瑛珞,为夫从来没有毁约,依旧遵守对你的承诺。”

    “没有毁约,那么那个什么北狄公主是什么?她可是皇帝赐给你的平妻!”堂堂一个公主巴巴的要来给人当妾,她呸,什么平妻,还不是一样是个妾!

    他冷着脸看着她,重申一次当年对她说过的话,“我苏陌这一生只有一个妻,就是你朱琪塔!”

    “苏陌,你不要把我当傻瓜好吗?皇帝早已下令,你一进城,你们便马上拜堂成亲!”

    她声嘶力竭的对他怒吼着,“你知道当我看到你在树下与穿着凤冠霞帔的北狄公主有说有笑的模样有多伤心吗?我的心像是被人用利刃一刀又一刀的刺进去,痛得根本说不出话!”一想到那天,她的眼泪又不争气地掉了下来。

    “瑛珞,我没进城,更没有与什么北狄女人拜堂!”看她哭得这么委屈,苏陌心都拧了,屈指替她擦拭掉眼泪,“我还是你一个人的丈夫。”

    她错愕的看着他,“你没进城?”

    他缓缓地说:“北狄皇帝根本没有提出要让我娶公主的条件,在最后一役时我受了伤,皇上派刘大人为钦差前去接受北狄的受降书,双方签订的条约我看过,其中并没有这一条,是北狄公主私下买通刘大人在受降文书中偷偷添上的,北狄皇帝并没有这样要求,就算有,我也不会让他得逞的。”

    “没有?!”她诧异地低呼。

    “大军拔营准备回京时,我接到密报说钦差与北狄公主密谋,当时钦差已经带着北狄部分皇室人员先行,我无法追回他要带回京呈给皇帝的受降书,于是我马上将被幽禁的前北狄皇帝押解回京,并将共同签下的另一份受降书带回京。皇帝比对后就知真相,怒诛了刘大人五族。”

    听他这么一说,紫璎珞恍然大悟,闷闷的看着他,“可即使是这样,皇帝下令你一进城便马上拜堂成亲,你根本没有机会揭穿这事。”

    “为夫不是说了,为夫没进城。”他拂开她额前的湿发,“而是让人先将属于北狄的那份受降书送进宫呈给皇上御览,皇上看到我将前北狄皇帝押回京,便知道中间谁做了手脚。”

    “你明知道这个阴谋,那你还跟那个什么公主站在树下有说有笑,模样亲密!”她生气的怒捶着他。

    “我将她带到树下私下跟她谈,叫她最好想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不要最后什么都得不到,反而成为北狄的罪人,也严厉地跟她表示我不可能娶她,她却跟我揣着明白装胡涂。”

    他无奈地说着。

    听完他的解释,她知道她误会他了,顿时有些歉疚。

    苏陌像是想起什么,眸底倏地闪过一思锐芒,眉毛一挑,“娘子……”

    她发现他看她的眼神突然变得很奇怪,好似带着一抹狠戾,心虚地问:“干、干么?”

    他翻身覆在她身上,捧着她的脸道:“说,你是不是因为这原因才带着孩子跟娘亲离家出走的?”

    呃,她眼神闪躲,“当然不是,我是铁了心要跟你和离。”虽然她早已决定放手,但多年感情也不是说放就能放的,会让她下决心离去,的确是因为看到那一幕。

    “和离?”他的语气阴森又危险。

    “当时我以为你真的要遵从旨意娶那个什么公主的,太后、皇后、阮贵妃都把我叫进宫劝我一顿,知道我不愿,到后来都骂我!”一说到这里她就委屈到一个不行,“后来我给皇帝三个条件,皇帝一个都不选,直接下旨要我接受,我才不要跟人家共享筷子,当然只好给你们这一对新人挪位置了。”

    筷子?

    苏陌眉尾抖了抖,抓着她的手握住那即使宣泄过却依旧昂挺的火烫,咬牙怒道:“你说这是筷子吗?”

    她心口猛然一抽,脸顿时羞红,嗫嚅问道:“怎么还这么……大……”

    “你也不想想两年没开荤,当然!”他咬着她的嫣红耳垂,在她耳边邪魅说着。

    “没正经!”她捶了他一下,虽然嘴上骂他,但心底却喜孜孜的乐着,她的男人两年都没开荤,她能不乐吗?心底虽然乐着,但见他又蠢蠢欲动,连忙推开他,“不要了,我好累,别闹了好吗?”

    瞧见她眼底的乌青与消痩的脸庞,苏陌便舍不得再折腾她了,抱着她起身离开温泉,“好,来日方长,先饶过你。”

    她在石头后穿着衣服,这时才忽然想起他的出现,放下手中衣物问道:“相公,你怎么会在这里?”

    苏陌将外袍套上,一边系着腰带,一边解除她的疑惑,“皇帝知道自己被人糊弄了,还差点害我没了娘子,知道我怨气很大,于是放我半年假,让我将娘子、儿子、娘亲给追回来。”

    “半年而已,那不就又要马上回京城了……”看着跟苏陌的坐骑落星玩得正开心的雪尘,她好舍不得,气闷的嘀咕。

    “我跟他说没有再生五个小包子不回京。”

    “五个?!”一听到这数字,她头皮瞬间发麻,“你当我母猪啊!”

    “皇上本就对我有愧,因此最后折中说三个。”见她也穿好衣裳,他便抱她坐到自己的坐骑上。

    “三个也很多好吗……而且三年五载内我根本不想回京啊,最好是到老之前都不要回京!”

    他翻身上马,拧拧她的俏鼻,“傻了啊,生几个、什么时候生还不是我们说了算,这有什么好担心的。”

    她恍然大悟,笑得特贼,“是啊,这自然是由我们做主了!”

    “抱好,我们回家了。”拉过她的手圈住自己的腰身。

    “嗯,我们回家!”回那个有她、有苏陌,还有一对小包子跟亲爱的家人,那个她心目中最理想的家。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贵女点金最新章节 | 贵女点金全文阅读 | 贵女点金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