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娇花谁不爱 > 番外篇

娇花谁不爱 番外篇 作者 : 朱轻

    一套公寓,两间卧室,住着一对兄妹,他们躲在各自的房间里,忙着各自的事,向来是井水不犯河水……直到有一天,郑樱琪再次一个人跑回家,并且很不开心。

    “又吵架了?”正坐在沙发上看球赛的郑英杰闲闲地问。

    “要你管。”郑樱琪气呼呼地走回房间。

    “不管你怎么长到三十岁。”抓了颗花生米高高一抛,仰头准确接住,然后一面咀嚼一面继续看球赛,“我就是管得太少,所以你才会耗到三十岁还嫁不出去。”

    “又提这件事!”

    “不然你嫁人罗,嫁人我就不提了。”

    郑樱琪愤怒地咆哮了一声,然后砰地关上房门。

    郑英杰则是一脸无所谓地继续看球赛。

    五分钟后,房门倏地被打开,郑樱琪气势汹汹地杀出来,然后两手插腰,很没眼色地挡在电视机前面。

    “嘿!”不悦地摊手。

    “你说。”她指着郑英杰愤怒地问:“我到底为什么会喜欢上陆盛恒?”

    “我怎么知道。”脑袋一歪,躲过障碍物继续看球,“快走开,别打扰我看球。”

    郑樱琪却是置若罔闻,气得开始踱步,“我原来只以为他是根木头,又笨又呆还不浪漫。”往右走两步。

    “哦。”向左探头。

    “现在我才知道他还好鸡婆。”又往左走两步。

    “哦。”又向右探头。

    “什么都要管、什么都要问,不许我穿高跟鞋、不许我化妆,连我对别人笑都要干涉。”很好,又挡在中间了。

    郑英杰肩膀一垂,无奈地抬眼看她。

    “你说他是不是好过分?”

    “过分。”

    “是不是好鸡婆?”

    “鸡婆。”

    “别人喜欢我又不是我的错,干嘛和我吵架。”

    “没错。”

    “所以说……”

    郑英杰截住她的话头,“所以说直接分手算了。”

    “啊?”郑樱琪傻住了,原本插在腰间的手臂灰溜溜地垂下,“分手?”

    “他这么糟糕,那你干么不甩掉他?”

    怒火好像浴白里的热水,而郑英杰的问题就像是一双拔掉塞子的手,令她的火气哗哗哗地瞬间流光。

    “其实……他也没那么糟糕啦。”

    “不是不许你穿高跟鞋?”

    “那是因为他怕我又拐到脚。”

    “不是不许你化妆?”

    “那是因为他觉得我不化妆的样子最好看。”

    “不是不许你对别人笑?”

    “那是因为他会吃醋嘛。”

    郑英杰环起手臂,“他不是又笨又呆又不浪漫,还很鸡婆?”

    “可他已经改变很多了啊。阿恒现在会记得我生日,会记得我不爱喝西红柿汁、西瓜汁、山楂汁,也会努力记下每一个纪念日,虽然偶然还是会漏掉几个啦,但只要我告诉他,他就会立刻补给我礼物。”不知不觉间,笑意已经取代了眼底的恼怒,“而且他也不会像以前那么少说话了,他会和我聊天、听我讲心事,还会说好听的情话给我听。”

    所以陆盛恒是在慢慢喜欢她的。或许一开始,都是郑樱琪在追、在付出,可是当他们在一起之后,陆盛恒真的很努力地在爱她。

    “所以你还在婆妈什么。”匀了口气之后,郑英杰终于忍无可忍地大吼:“快滚到一边去,不要再耽误老子看球赛了好不好!”恋爱中的女人真是麻烦。

    “喔。”又开心起来的郑樱琪乖乖地跑回房。

    不过五分钟不到,她再次跑出来,并且依旧很没眼色地站到电视机前。

    “又怎么了?”

    “你说,我是不是太喜欢陆盛恒了?”

    “郑樱琪。”郑英杰很严肃地看她,“我长得很像水晶球吗,干么什么鬼问题都要问我。”

    “他每次惹我生气,我总是气不到半小时就消气了。”

    很好,还是没有在听他讲话。

    无视掉郑英杰铁青的脸色,她强行吐露心事,“所以我会有些不甘心嘛,虽然他一直都对我很好,可是……”犹豫片刻之后,她有些自责地说:“我还是好想教训他一下。”

    终于从电视机前走开,她垂头丧气地坐到郑英杰旁边,抱起抱枕,“我是不是太小心眼了,我怎么可以想要教训自己的男朋友呢。”扫了眼已经开始播放广告的电视机,她不解道:“广告有什么好看的?”

    郑英杰闭上眼,缓缓地吁出一口气,默念着不能打女人、不能打女人、不能打女人……

    “喂。”

    “干嘛?”

    “帮我出个主意嘛。”

    “告诉你该怎么教训陆盛恒?”

    “嗯嗯。”

    “好办,我来揍他一顿。”

    “不要。”郑樱琪立刻拒绝,“我会心疼的。”

    “呋。”女人呐。郑英杰拿起一颗花生米丢进嘴里,思考了一会说:“那就去跟他说结婚。”

    “结婚?”郑樱琪讶异地扬眉,“为什么?”

    “吓吓他啊,反正有女人和我提结婚,我一定会被吓到。”郑家兄妹都是标准的不婚主义者,“那表情一定够搞笑。”

    “会不会太恶劣了,万一把他吓跑怎么办?”

    “我再帮你把他捉回来。”

    郑樱琪忽然对这个诡异的惩罚方式动心了。

    求婚真的是一种惩罚方式吗?

    可在郑英杰这个不婚主义者看来,这简直是世上最恐怖的惩罚,因为对他而言,婚姻就是坟墓,谁和他提结婚,谁就是让他去死。

    而郑樱琪偏偏又是个情商不足的女人,她根本没有考虑到其他男人和郑英杰的差异性,就这么傻乎乎地求了……就在这一天的晚上。

    反应迟钝的陆盛恒在终于察觉到郑樱琪又生气了之后,便立刻跑来她家想要道歉,可一进门,就见本该在生气的她是这个样子的。

    “阿恒!”再来一记招牌飞扑。

    稳稳接住,接着迎上那主动凑过来的红唇深深吻住。灵巧的舌吮遍她口中所有的敏感,温柔地纠缠,依依不舍地翻搅,温存得令她轻叹出声。

    一吻结束之后,郑樱琪好半天都没有缓过神来。

    陆盛恒单手搂着她走回房间,另一只手轻轻蹭过她嫣红水润的唇瓣,“我今天是不是又惹你不开心了?”

    “是哦。”她噘嘴点头。

    陆盛恒很老实地承认错误,“对不起。”

    “哪里对不起?”

    “让你不开心。”

    呋,很会避重就轻嘛……不过这个理由还可以接受,“那你要怎么补偿我?”

    “我做给你看。”说着便将她压入床中,细密的吻柔柔落下,不规矩的大手也轻撩衣摆探进去。

    郑樱琪微喘着,心里却还在想着教训的事。她的手在陆盛恒的背上滑来滑去,微凉的指沿着他纠结的肌肉曲线缓缓滑下,然后落上他紧实的臀部轻轻一拍。

    “嗯?”拨空瞧她一眼。

    “阿恒,问你个问题。”水润润的眸中,已有戏诚浮现。

    湿热的唇趁机来到耳根处,亲吻着他最爱的晶莹贝耳,“什么问题?”

    “我们结婚,好不好?”

    “什么?”

    “我们结婚。”一字一句重复,晶莹的眼牢牢地锁定他的表情,“好不好?”

    他会被吓到吗?交往一年多,她似乎还没见过什么事可以吓到陆盛恒,所以说实话,她还是满期待的。

    果然,他沉默了。

    郑樱琪小心翼翼地看着他的眼角,“不好吗?”郑英杰说得果然没错,男人都不喜欢结婚。

    其实她对结婚这种事也并不在乎,反正她喜欢的是陆盛恒这个人,而不是一纸结婚证书,只要陆盛恒在她身边,两人是交往、是结婚都无所谓。如果结婚真的会给他压力,那他们就这样一直谈恋爱也很不错啊,反正她也不想要结婚。

    只不过陆盛恒的表情好冷淡啊,一点也不精彩。郑樱琪忽然觉得很没趣,不由得又拍拍他的**,他已经发呆很久了,“阿恒。”

    “我觉得……”涣散了几十秒的眸缓缓凝向她,“应该满好的。”

    郑樱琪一时没明白,“什么?”

    “结婚。”他搂紧她的腰。

    “你的意思是……”郑樱琪这才反应过来原来他是在回答自己的问题,“结婚满好的?”

    “嗯。”

    这下呆愣的换成她了,“不会吧!”一下子用手撑住他的胸膛,拉开两人的距离,“你愿意结婚?”

    “为什么不愿意?”

    郑樱琪满眼的不可思议,“你不会怕吗?”

    “为什么要怕?”

    是啊,为什么要怕呢?郑樱琪眨眨眼,脑子似乎又有些短路了。

    “能和你永远在一起,并不是件可怕的事。”

    他眼底的宠溺与话语的暖意令郑樱琪幸福得想要叹息,撑在两人间的手臂转而环住他的脖子,“真的吗?”

    “真的。”

    “你不怕我以后会变胖、变丑、变老?”

    “不怕。”薄薄的唇在她秀挺的鼻尖上亲昵地磨蹭,“如果你胖一点、丑一点、老一点,或许就没那么多男人和我抢你了。”

    “我不会被别人抢走的。”主动寻到他的唇浅吻着,“因为我最喜欢你了。”

    “但我还是会怕。”缠住她深深一吻,然后沉声告诉她,“因为我爱你。”

    好美的一句话,她等了这么久,终于听到了。郑樱琪感动得想哭,“所以……我们是要结婚罗?”

    “我想是的。”

    “结婚。”她仿佛才刚接受这个现实,一遍遍呢喃道:“结婚……我们要结婚了。”

    “是的,我们要结婚了。”

    郑樱琪怔怔地望着他。片刻之后,“耶!”一面兴奋地尖叫,一面跳下床冲出去。

    十分熟悉的场景。

    陆盛恒果然又见她跑到郑英杰的房间,推门大叫:“郑英杰,我要结婚了,我要结婚了耶!”同时响起的,同样是男人的低咒和女人的尖叫。

    “干,敲敲门会死吗!”熟悉的怒吼,“老子早晚要变成阳wei。”

    “耶、耶!”郑樱琪同样不理会方众人的心情,宣告完毕后砰地关上门,重新扑回到陆盛恒的怀中,要完成刚才并未完成的情事。

    一套公寓,两间卧室,两对男女,他们躲在各自的房间里、忙着各自的事,向来是井水不犯河水……直到这一夜。

    凌晨一点,陆盛恒离开房间,轻手轻脚地走进客厅,打开灯的那一瞬,忽然跃入视线的身影令他本能地抄起手边的花瓶。

    “是我。”熟悉的粗犷嗓音。

    定睛一看,这才看清对方是郑英杰。

    他们一个打着赤膊、穿着睡裤,一个穿着T恤、luo着大腿。四目相对,这样的造型和这样的时间段令两人都有些尴尬。

    “这么巧。”陆盛恒不知道该如何开场。

    “嗯哼。”郑英杰瞧他一眼,然后便继续蹲在电视柜前找东西,终于找到目标物之后松了口气,站起来一转身,发现陆盛恒还站在一旁,“你怎么还没走?”

    “我也是……来找这个的。”轻瞥被他捏在掌心的盒子。

    气氛变得更尴尬了,大半夜的,两个男人都跑到客厅来找备用的保险tao,看样子各自房间的都用光了。

    “要几个?”郑英杰清了清喉咙。

    “一个。”陆盛恒顿了一顿,又改口,“还是两个好了。”

    “嗯。”打开盖子微晃,一个保险tao落入掌心。郑英杰眉头一紧,连晃了几下,却一点动静都没有。

    两个男人同时将目光从保险tao上拉回到对方的脸,无言地对视、静静地对峙。

    只剩下一个保险tao了,该怎么办?看来今晚注定有个人必须就此终止。

    “这是我家。”郑英杰率先开口,“东西也是我先找到的,而且我年纪比你大。”所以这个保险tao必须给他。

    陆盛恒没有反驳,只是安静了好几秒,然后徐缓开口,“我可以把琪琪的那本笔记送给你。”

    五分钟后。

    郑英杰拿着笔记本,陆盛恒拿着保险tao,各回各的房间,各找各的老婆。

    至于这一夜,郑英杰有没有撑过去?如果没撑过去的话,又有没有种下“果实”呢?那就又是下一个故事了。

    【全书完】

    《两相错系列介绍》——

    ◎想看贺昕如何将徐茵茵吃干抹净?别错过脸红红系列809《有花不见叶》。

    ◎想看贺昕如何让逃妻徐茵茵带球回家?别错过脸红红系列814《叶生不见花》。

    ◎想看徐初阳如何与未婚妻桑宁破镜重圆?别错过脸红红系列832《名花还无主》。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娇花谁不爱最新章节 | 娇花谁不爱全文阅读 | 娇花谁不爱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