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书虫镇豪门 > 第三十六章

书虫镇豪门 第三十六章 作者 : 寄秋

    “我不信你。”

    这一句将粘虹玉打入谷底,她脸色一变。

    “姑母……”她为什么变得有主见了,不再耳根子软。

    “不要再说了,我心意已决,看在我们姑侄一场,往年给你的首饰、衣服你可以带走,但属于闻人府的一针一线不准碰,我已经对不起璟哥儿了……”不能再让他为难。

    因为她的纵容才养大虹玉的心,也是她没本事才任人牵着鼻子走,既然她无能又没管家的本领,那就不管了,看了虹玉的所有作为,她还有什么想不开的。

    “我不走,你别想赶我走,凭什么你一句话就要决定我的去留,你不是说把我当女儿看待,还会给我一笔丰厚的嫁妆?如今呢?!你说话不算话,我不过做了几件不合你意的小错事而已,你就不顾我在你膝下尽孝多年的旧情要把我赶走……”她倏地站起身,挥着手朝粘氏大吼。

    “而已……”害了人命她还只觉得是小事一件?粘氏无喜无悲的眼流下两行泪水。“我已经给你表舅写了信,过几天他们便会到京城接你,你毕竟姓粘,该归本宗。”粘家才是她的归处。

    “不,我不回荒芜又偏僻的岭南,你不能这样对我,我没做错事,你帮不了我难道我不能为自己的将来做点什么吗?要不是你当不了家、无法做主,我何必为自己找出路!”她只是吃不了苦,想过富贵日子,这是人之常情。粘氏一一脸疲惫的捏捏眉心。“你走吧,我们缘尽于此,以后你也不要再来找我,我不会见你。”

    “姑母,姑母,你不可以这样对我,我不能离开,我一个人活不下去的,你会逼死我的,不可以、不可以……”见粘氏真要转身走人,粘虹玉心慌了,她脑子一空的抱住粘氏的大腿,不让她走。

    “别人可以死,你为什么不行,放手。”

    冷不防的,一道冰冷至极的男声出现,带着憎恶。

    “不放,不放,我不放,啊——”好痛,她的胸……她要死了吗?她听见骨头断裂的碎裂声。

    一记窝心脚让死性不改的粘虹玉飞了出去,她像只死鱼一般瘫软在地,久久也没见她爬起来。

    “你害死了我的元配,还差一点让我儿子无法出世,罪大恶极,不可饶恕,你亨该死了。”要不是不想母亲太过伤心,他早捆了她送官府,治她个谋害人命大罪。

    “不是我,不只是我,还有二婶!表哥,你信我,就算我不下手,二婶也不会放过柳氏,她注定要死的,与我无关。”为求自保,粘虹玉揺头揺得快断了,极力撇清。

    “那你为什么不死,你才是最该死的人,活着跟死了也没两样。”闻人璟眼神极冷的看着狼狈不堪的女人,像在看一名死人。

    觉得浑身生寒,粘虹玉从地上缓缓地爬起,蜷缩着身子。“姑……姑母救我,我不想死,我只、只有你了,你不能……不要我……不能不要……”

    “你只有我?但我有丈夫、儿子、媳妇、孙子,我不能只顾你一人而不顾他们,我有一家子人呀!虹玉,你……好自为之吧!”说完,粘氏叹息着走进屋子,没有回头。

    “姑母——”粘虹玉哭着大喊,惊恐的泪水纷落,她是真的感到绝望了,发现自己无人可靠,穷途末路。

    闻人璟鄙夷的瞪着她,怒声吩咐,“来人,把她拖下去,关在她的屋子不准进出,直到岭南那边来人接她。”她也该为自己做过的事付出代价。

    “表哥……不,闻人璟,你不能这样待我,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我只是想当你的妻子,为什么不成全我,你才是最心狠的人……”她好恨,好恨他,恨他的无情。“你只想要我的身分与钱财,不要为自己的无耻找冠冕堂皇的借口。拖下去,一天只给她清水和两颗馒头,饿不死就好。”还想过锦衣玉食的生活吗?她大可作梦去。

    疯子似的粘虹玉又喊又叫,说闻人府无耻,罔顾孤女性命,又骂粘氏是撑不住的软骨头,辜负了她一生,再把闻人凤和林氏骂得狗血淋头,接着还想诅咒齐可祯。

    但是她还没能开口咒骂就被闻人璟命人堵上嘴巴,她嘴里塞了块破布呜呜咽咽叫着,眼里布满血丝。

    她被两名粗使婆子一左一右拉着手臂拖地而行,不平的青石板路留下一行血迹,很快地被打扫的婆子洗去。“心里很不好受吧!”一只莹润柔荑握上长着薄茧的大手,两手交迭,握紧,一股暖意隔着手心传过去。

    “我对柳氏的感情不深,只当她是为我持家、传承香火的女子,她死的时候我是不好过,但也没惦念太久。”那时他对男女情事并不看重,一心只在建功立业,男人更重要的是家业和前途……但如今不同了。

    “可如今知道她死于非命,你感觉对不起她,要是你再留心点,林氏和粘虹玉便害不了她。”齐可祯读懂了他的愧疚。

    “的确,我对柳氏感到抱歉,可是她没有离去,我不会遇到你。”他一生的最爱,心的所在。

    “所以喽,让人好不矛盾,不希望柳氏死,又怕她不死,她死了,留下的是怀念,她不死,你可能要怨她了。做人呀,难在不能面面倶到,你是人,不要老想着当神,这样的你就很好,很适合我。”她要的是丈夫不是神。

    “执子之手,与子白首。”他低下头,看着依偎身侧的妻子,心头最后一点乌云尽数散去。

    抬起头微笑的齐可祯挽紧丈夫臂弯。“跟了你还能变心吗?只能一辈子当你的黄脸婆,给你打理家务、带孩子。”

    “临哥儿大到不需要你带……”蓦地,他呼吸一室,惊愕不已的看向她小肮。

    “你……有了?”

    她笑着点头。

    “祯儿、祯儿,我……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我又要做父亲了,我……”他激动得有些失态,抚着妻子的肚子,像是抚着易碎的宝贝。

    “等着当爹就好,哪需要你做什么。”真是个傻的。

    “祯儿,谢谢你,娶了你是我最大的福分……”他眼眶红了,面上、眼里是浓得化不开的深情。

    “二叔他们一家搬走了吧?”终于还是走上了这条路。

    “嗯。”提到自私的二房,妻子有孕的喜悦冲淡了一些,闻人璟实在不愿再提起那一家人。

    休妻或分家——若是闻人凤能选择,他肯定是选择休妻,因为天底下的女人不止一个,休掉一个还能再娶另一名年轻貌美的女子为妻,以他目前在朝中的地位,多得是知书达礼的官家千金可挑选,她们的父兄还能在仕途上助他一臂之力。可是他休不得。

    因为他有太多见不得光的私密事握在林氏手中,而且二房的银钱也大多掌控在她手上,若是没有林氏,他不仅银子拿不回来,还有可能丢了官位甚至被押入大牢,因此他只能分家了。

    不过庄氏并未亏待次子,她让他带走闻人府三分之一的财产,还多贴补了她个人的嫁妆,了了母子情分。

    “这下可清净了,该走的人都走了,我管起来也轻松,还有空间写太君爱看的戏文。”她没说还能偷溜出府听说书。

    “是你爱听爱写吧!”他笑着一点妻子的鼻子。

    齐可祯调皮的追着他修长的食指咬。“咱们娃儿也爱。”

    “你小心点,别累着,要当娘的人了更要谨慎。”一想到未出生的孩子,闻人璟忍不住多唠叨了几句。

    “知道了,管家公……”一说到“管家公”,她又想到另一件事。“对了,爹那件事决定了吗?”

    他点了点头。“他把族长之位交给了我,二叔的事太伤他的心了,他十分心灰意冷,有意到庙里住一阵子。”修心也修行,不如当个在家居士。

    “那也好,府里闹成那样子,太君也郁郁寡欢,出去走走,听听佛经……”换个心境去看大千世界。

    “爹、娘——”

    远远跑来一个小身影,欢快的要扑进齐可祯怀中,却被闻人璟抱住了。

    “暗!临哥儿又变重了,快变成一头小猪了。”

    “爹胡说,临哥儿不是猪,我是大老虎,会吃人,我以后要跟爹一样当大官,给娘过上好日子……”

    看着儿子发着光的小脸,闻人璟的心中顿时充满为人父的骄傲,他的儿子不是蠢笨的,瞧他说话多流利,一举一动多像他,简直是另一个他,让他欢喜又满足,了无遗憾。搂着妻子,手抱稚子,妻子肚里又多块肉,他心满意足的看向远方,那万里无云的天空是多么湛蓝。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书虫镇豪门最新章节 | 书虫镇豪门全文阅读 | 书虫镇豪门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