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初夜的秘密 > 第十九章

初夜的秘密 第十九章 作者 : 伊方

    李苏乐忙了一天,从早上熬到了黄昏,终于马上就可以迎来解放。

    这一天可真不容易,自己一个人形单影只,却必须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男朋友和自己的好朋友亲密无间,心里的酸水翻江倒海,差点没把自己给酸死。

    她给自己买了杯甜死人不偿命的红豆奶茶,咕噜咕噜一口气喝了半杯,一回头发现她密切关注的两个人正往停车场走去,忙不迭跟上。

    这是个地下停车场,人烟稀少,昏黄的灯光把这里点缀得气氛暧昧,十分适合做些少儿不宜的事情。

    眼看着陶慎言和宁右芯都走到小埃特身旁了,却不上车。

    李苏乐心下喀噔一声,暗道不妙。慌慌张张地躲到了一辆车子后面,然后探出半个脑袋,一双眼睛紧紧地注视他们两个人的一举一动。

    隔着不远,甚至都可以听见宁右芯温柔好听的声音,“陶学长,谢谢你今天陪我,我真的很开心。”

    宁右芯勇敢地抬起头,脸上浮现两朵小红晕,“我可以抱抱你吗?”

    陶慎言点头,“好。”

    他主动张开双臂拥抱了宁右芯,如果哥哥拥抱妹妹般,拍了拍对方的肩膀,“等你出去看了,你一定会发现,比我好、比我适合你的人比比皆是。”

    宁右芯只是微微苦笑了下,却并不反驳。

    在陶慎言放开她,去开车门的当下,她突然冲上去,在毫无防备的陶慎言嘴上重重地啾了一口。

    陶慎言完全愣住了,他下意识地望向李苏乐隐身的那辆车子,却见那辆车子后已经没了她的人影。

    强吻这种事对于温柔害羞的宁右芯来说已经是非常大胆的事情了,更何况强吻对象还是对她无比信任的好朋友的男朋友,就连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脑袋一热就亲上去了。

    “对不起,我……陶学长,我只是想最后留个回忆,如果告诉你你铁定不会同意的,我……总之非常对不起。”

    她深深地低头道歉,然而等她抬头的时候,发现陶慎言已经跑出了老远。

    “我现在有点事,你自己回去吧。”远远的,他抛过来这样一句话。

    宁右芯明知对方听不见了,还是点了点头,说道:“好,再见,陶学长。”

    然后努力弯起唇角,对自己微笑,眼泪恰好掉下来,在地上溅开了小小的水花。

    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李苏乐终于明白了这两句话的真谛。

    当她看到宁右芯亲到陶慎言的时候,仿佛被狼狠狠咬了一口,心里又难过又害怕,甚至来不及思考,脚就替主人作出决定,跑离了这个地方。

    从昏黄的地下室一直跑到琉璃路灯的街口,李苏乐慌不择路,像一只受惊的小狈一样只管埋头向前。

    秋夜空气冰冷,灌进肺里又冷又痛,呛得她直咳嗽。

    “李苏乐,你给我站住!”

    李苏乐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整个人就冲进了一个人的怀抱里,她力道过大,对方甚至被她撞得退了好几步,疼得嘶嘶抽气。

    “李苏乐,你要撞断我肋骨了。”

    “啊?”李苏乐抬起头,抬头见是陶慎言,也不知怎的,那憋了许久的眼泪跟打开了开关的水龙头一样,哗啦啦地开始向下掉。

    “喂,是我痛,你哭什么呀。”陶慎言上前将她搂在怀里,没多久,他就感觉自己的前胸彻底被她的眼泪浸湿了,女人果然都是水做的。

    “李苏乐,说你活该吧。”陶慎言拍着她的肩膀,“好好的要我和右芯交往一天,现在知道错了没,以后还敢不敢这样做?”看到李苏乐流泪,他早就心软了,可是该做的教育却不能省。这个丫头太乱来了,必须要她清楚意识到自己这次错得有多离谱。

    “我不会了,我再也不要了……小桃子,你是我的,谁都不能碰你、亲你,右芯也不行……你的头发是我的,你的嘴巴是我的,你的怀抱是我的……呜呜呜,你是坏蛋,还给右芯亲……”李苏乐一边哭,一边拿着张涕泪纵横、狼狈不堪的脸往陶慎言脸上亲,顺便把鼻涕也蹭了上去。

    这样的关键时刻,陶慎言当然不能嫌弃这些小细节,他不停地用手抚摸李苏乐的后脑杓,诚心诚意地道歉,“好好好,这次我也做错了,那时候我真没注意,不然我不会让右芯亲到我的。”

    “骗人,你就是故意的……呜呜呜,你跟着她有说有笑,不是超级开心吗……是啊,她比我温柔、比我善良、比我善解人意,是我傻……”

    女人一旦胡搅蛮缠起来,还真的谁都拿她没办法。陶慎言也没办法,怀里的小女人哭得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也不知道有多凄惨可怜,他只能一遍遍地道歉,“对,是我的错,我不该和她那样笑……但其实我是故意笑给你看的,我就是想让你认识到错误。”

    “坏蛋、坏蛋……”

    陶慎言叹气,“对对对,我是坏蛋。”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李苏乐哭累了,终于在陶慎言怀里睡着了。他害怕吵醒她,轻轻地将她打横抱起,缓缓地走向停车场。

    女人的眼泪是天生的武器,古人说的话绝对是有道理的。

    宁右芯风波的始作俑者分明是李苏乐,要不是她嚷着求着要陶慎言去和宁右芯交往一天,那么什么邰不会发生。

    但现在的问题是,李苏乐哭了、伤心了、难过了、委屈了。让她哭了、伤心了、难过了、委屈了的陶慎言就是错了,就是罪魁祸首。

    于是在这件事过后,李苏乐过上了特别舒爽的日子,因为每次斗嘴如果她一落下风,她就把陶慎言和宁右芯的亲吻搬出来,他立刻就会偃旗息鼓,用漂亮的黑眸宠溺又无奈地凝视她,却不再说出那些让她会气得跳脚的话。

    “小桃子最近这么听话,要不要趁热打铁,把婚给求了?”李苏乐的歪脑筋又动起来了。

    她跑去找陶父商量,陶父也认为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你们喜欢什么样的钻戒,我叫珠宝店的送过来。”陶父就是豪气。

    李苏乐摇头,“不用了,这个等小桃子答应了之后再去挑好了。”

    陶父表示不赞同,“啊?别淘气,求婚不用钻戒怎么行?”

    “那是男生求婚才要用钻戒。”李苏乐眨巴着大眼睛,“相信我,我已经想好怎么求婚了,一定会给他一个超级无敌大的惊喜。”

    陶父将信将疑,“你确定?”

    陶慎言觉得李苏乐最近有点不对劲。

    她不再黏他了,除了上班时间,其他时间约她都很难约到,她给的回复都是,“啊,对不起,我现在刚好有事,下次吧。”

    如果不是确定她对自己的感情,他都怀疑她是不是另有新欢了。

    话说她到底怎么了,难道还在为上次的事情生气?不至于吧,他该道歉的都道歉了,而且之后他自认为表现都相当良好,不可能触到她的逆鳞才对。

    俗话说,女人心,海底针。陶慎言摸着脑袋越想越烦,却也没想明白是怎么回事。小桃子,明天周六有时间吗?

    在陶慎言胡思乱想的当下,他收到了李苏乐的讯息。

    他立刻就回了过去,有。

    李苏乐的回复也很快,那明天你来我家接我,我们一起回母校。

    回母校,重温往事?

    陶慎言瘪了瘪嘴,这个事情好像也没有那么重要,什么时候做都可以啊,为什么李苏乐会把它特意提到日程上,还郑重其事地发讯息?

    他摇了摇头,开车出门。

    两分钟后,他到达李宅,给李苏乐打了电话通知她他到了,然后便默默等着。

    话说,他们两个都快一星期没见了。

    直到这一刻,眼巴巴地以望穿秋水的状态望着李家的门,陶慎言才愿意承认,自己有多想念李苏乐那张可爱又甜蜜的小脸。

    门开了,一个梳着马尾,素颜的女生跑了出来。

    陶慎言觉得眼熟,却一时间没认出来,直到这个女人一直跑到了他的车子旁,自动自发地拉开车门坐上了车。

    “小乐?”

    “对啊,不认识我了?”

    面前的女生仿佛穿越了时光,重回到了大学,重新烫直的头发,可爱清新的打扮,脂粉未沾却清丽可人。

    陶慎言忽然觉得喉咙有点干,“你今天怎么穿成这样?”

    李苏乐不答反问,笑嘻嘻的,露出脸颊上醉人的酒窝,“你喜欢吗?”

    陶慎言俯身给了她一个激烈的法式热吻,用行动代替了回答。

    在他们的母校里,李苏乐牵着陶慎言的手,走过体育馆,走过宿舍楼,走过实验室。一路走,一路回忆当初种种,最后她带着他来到了情人谷。

    “小桃子,还记得这里吗?我第一次亲你。”

    陶慎言笑,“当然记得,那一天我被两个女生强吻,都快吓死我了。”

    李苏乐朝他皱了皱眉鼻子,突然撒开腿跑了起来,“小桃子,你快来追我。”

    她跑得像只小兔子一样灵活,陶慎言虽然腿长,竟然一时间也逮不住她,跟着她渐渐地走进了情人谷深处。

    不知道从哪里传来了节奏明快的结婚进行曲。

    两片的树枝上挂满了各种照片,陶慎言走过去看了,才发现上面全是他和李苏乐的合影,一张张笑脸,随着微风在树枝上飘荡。

    “小桃子,喜欢吗?”李苏乐站在前方,张开手臂,朝他得意地笑。

    陶慎言点头,温柔又缠绵,“喜欢。”

    李苏乐笑得更开心了,她蹦蹦跳跳地来到了他面前,像变魔术一样从背后拿出了一大捧的玫瑰,“喏,我亲手折的纸玫瑰,很特别喔,送给你。如果你这次还敢卖掉,我就……”

    “就怎样?”

    “本来想说打断你的腿,可是我又不忍心。”李苏乐好苦恼,“算了,便宜你了,如果你卖得掉,记得把钱送到孤儿院,我再重新折给你。”

    这句话仿佛有着神奇的力量,陶慎言内心久久不能平静,他激动地一把抱住李苏乐,“小乐,你亲手折的,我宁愿把我自己卖了,也不会卖了它。”

    李苏乐笑,“那也行啊,你把你自己卖给我吧。”

    陶慎言放开了她,低下头,和她鼻子磨着鼻子,四目相对,彼此呼出的热气纠缠不休,气氛又暧昧又甜蜜,“可是我很贵,你买得起吗?!”

    “用一百块够不够?”李苏乐突然掏出了一张百元纸钞,“我用这个向你求婚,你愿不愿意嫁给我?”

    虽然只是简单的一百元,可对于他们两个来说,有着极其特殊的意义。

    四年前,因为这一百元,他们相识,从此结下了不解之缘。

    当李苏乐苦思冥想用什么求婚无果的时候,她开始回忆她和陶慎言从相识,相互仇视到相爱的过程,于是这个一百块便第一时间跳入了她的大脑。

    陶慎言感受到了她的用心,万万想不到,最近几天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小女人是在搞这些东西。

    他低低笑出了声,十分性感又魅惑,“笨蛋,你应该说,愿不愿意娶我。”

    李苏乐从善如流,一双乌黑的大眼牢牢地盯住陶慎言,“小桃子,你愿不愿意娶我?以后你开福特我就坐福特,你搭捷运我就搭捷运,绝无二话。”

    这个小女人怎么这么会说情话。陶慎言只觉得无数暖流注入心脏,将心脏层层叠叠地裹了起来,他情不自禁地吻了李苏乐。李苏乐红着脸,用他教导的方式,认真又专注地给予回应。

    吻与吻的间隙,她听到陶慎言的回答,“我愿意。”

    她欣喜若狂,“真的吗?”

    这三个字说得太用力,甚至忘记了那条还在她口腔里攻城略地的舌头,于是乎,陶慎言低叫一声,猛地放开了李苏乐,只管疼得哈气。

    “小桃子,你、你怎么了?”

    陶慎言哀怨地望着李苏乐,“你差点把我舌头咬下来。”

    李苏乐一脸无辜,“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陶慎言张开嘴,“那你给我呼呼气,看会不会好点,我都要疼死了。”

    “喔,好。”

    李苏乐天真地上前,刚微微张嘴,就被早有预谋、心怀不轨的陶慎言狠狠含住了嘴巴,长舌长驱直入,十分灵活地迫着她的小舌与之共舞。

    “唔唔……”李苏乐被吻得大脑缺氧,四肢如同棉花。

    秋风浮动,在明快的结婚进行曲中,又加入了风吹照片的声音,竟然有一种神奇的和谐,那是幸福的声音。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初夜的秘密最新章节 | 初夜的秘密全文阅读 | 初夜的秘密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