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王府有只狐狸妻 > 第十三章 迷路的三缕魂魄

王府有只狐狸妻 第十三章 迷路的三缕魂魄 作者 : 艾佟

    当晚,碧芳请来太医,确定徐卉丹真的招凉了,隔日一早,她已经陷入迷迷糊糊状态。太,虽然只是小小风寒,但因她近日胃口不好,又睡得少,因此特别虚弱。

    而小妞妞因为太黏她了,担心小妞妞被她传染,徐卉丹索性让郭大娘、小月和奶娘带着小妞妞去永昌侯府玩一日,还让郭清和碧芳贴身保护。

    没了小妞妞,她以为可以好好养病了,没想到许久不见的赵氏竟来逍遥苑探病。

    “王妃若是不想见,奴婢让赵侧妃明日再来。”秋莲不赞成徐卉丹此时见赵氏,可是又不便直接将人挡在外“请她在正厅喝盏茶,我换件衣服出去见她。”她可不喜欢“情敌”进入自己的闺房,何况她的男人曾经睡在人家身边,怎么想都觉得别扭。

    “王妃身子如此不适,真的要见她吗?”

    “人家好意来探病,我若是不见,总是说不过去。”老公的权力越大,做人越是要面面倶到……哎呀!真是累啊!

    “奴婢知道了,奴婢让墨香进来伺候你更衣。”

    “其他的人呢?”墨香是她从西秦郡带回来的丫鬟,算得上机灵,可是还没有信任到足以让她进内室服侍。

    “秋菊和秋红今日带着吟春、吟喜和两个婆子为各个库房的物品重新造册,因为去了一趟西北,库房变化很大,至少要花上一日打理,而吟馨和吟香去帮王妃煎药。”

    “我自个儿更衣就好了。”徐卉丹掀被下床,虽然虚弱,倒也撑得住,秋莲就放心出去招呼赵氏。

    徐卉丹只是简单披上一件外衣,来到正厅,赵氏已经坐在左恻下首的第一个位子,优雅的喝着茶,她身后左右各站着一名丫鬟和婆子。

    “听说王妃病了,妹妹特地来探望。”赵氏不像在嘘寒问暖,倒像来清算。

    “只是小小风寒,不足挂虑。”

    赵氏放下手中的茶盏,目光望着前方,也不知道在看什么,真让人担心她会不会看到石化了,可是就在此时,她缓缓道来。

    “我恨死我父母了,我不愿意嫁给戚文烨,可是他们叫我听话,赵家能有今日是因为张家的关系,若是我不嫁给戚文烨,太后就会让赵家完蛋。”

    这种感觉令人毛骨悚然,赵氏为何突然像闺中密友一样向她倾心吐意?赵氏不想活了吗?不想活就向她抖出如此隐密的事,有必要吗?

    “我说,太后快死了,她再也没有力气对付赵家了。我想逃走,可是不知道能逃去哪儿,我只能绝食,求他们给我一条生路,他们竟然向我下跪,苦苦哀求我救赵家。”

    回忆如潮水涌来,泪水缓缓从赵氏的眼角滑下。

    无论赵氏为何提起此事,徐卉丹不能不说赵氏是一个可怜的女人,若在现代,她不用这么绝望。

    “戚文烨有何不好?只要你愿意为他付出,他会好好待你。”她不懂赵氏对戚文烨何以如此反感,因为疯癫之名吗?

    说起来,这个时代的婚姻没有自主权,绝大部分是家族利益导向,夫妻都是成亲之后再培养感情,赵氏没有理由比别人委屈。

    赵氏不屑的冷哼一声。“他只是个没出息的男人,怎能跟我心目中的翩翩公子相提并论呢?”

    “他才不是没出息的男人!”徐卉丹不悦的一瞪。

    “他凭自个儿的本事爬到今日的地位,比起赵家那些只想靠张太后活下来的男人强上数千倍。”

    “比起我心仪的男子,戚文烨什么都不是,如今他可是凭着自个儿的本事爬到九五至尊的位子。”

    徐卉丹被雷劈到了,赵氏喜欢的人竟然是戚文怀!“你明白了吗?那位才值得我倾心去爱,戚文烨什么都不是!”

    虽然她有过猜测,赵氏心仪的男人绝对不是普通人,可万万没想到竟然是戚文怀……那个冷冰冰的男人算是了不起的人物,要不也不能得到天下,不过,他也不见得比戚文烨还优秀,戚文烨可是大梁最厉害的商人文华!

    赵氏的眼中瞬间迸出强烈的恨意。“我好恨,坐在他身边的人应该是我,徐芍药不过是一个破了相的女人,凭什么霸占他的宠爱?”

    每次听到人家提起皇上有多宠爱皇后娘娘,有大臣自作聪明进言皇上应该充实后宫,多为皇家开枝散叶,皇上均严厉的一口拒绝,说有两个儿子了,都很优秀,若觉不够,皇后还会再生。

    “皇上不爱你,你干么怪到我妹妹头上?”这个女人真是脑子秀逗了,戚文怀爱死芍药了,这是芍药有本事,竟然因此迁怒芍药……难怪说嫉妒心会让人失去理智。

    “我就是恨死她了,见到你,我就想到她。”赵氏的脸几乎扭曲了。

    徐卉丹没好气的撇嘴道:“真好笑,又不是我叫你来见我的。”

    “我也不想见你……”赵氏阴森森的笑了,笑得很尖锐,笑得让人打心底里发出一阵颤栗。“可是,我想见到你死掉的样子。”

    徐卉丹突然感觉到一股杀气,可是意识到正拿刀子朝她而来的不是赵氏,而是赵氏后面的婆子时已经来不及了,秋莲反应很快,大声尖叫,想扑过去挡下来,不过赵氏的丫鬟与她同时采取行动,却是为了挡住她的舍身护主……这一切仿佛都在一瞬间,徐卉丹试着闪躲,只是病弱和刚刚耗神的争辩致使她反应迟钝,最终眼睁睁的看着刀子剌进她的胸口。

    世界,在她眼前瞬间崩裂,除了可怕的尖叫声,吵闹的人群声,她什么都感觉不到,可是很快的,连这些都不见了,只有一大片可怕的艳红,不断的在她面前扩散开来,最后化成一片无止境的黑暗。

    戚文烨离开京城三日,一直就感觉到一股莫名的不安,也许是因张公公的神情偶尔会透出一种诡异的欢喜,感觉好像诡计快要得逞了。因为不放心,他索性威胁张公公。

    “若是你敢撒谎,本王会将一刀一刀把你砍了,当着你的面拿去喂狗。”

    张公公毫无反应,很显然已经视死如归。

    他想,是不是因为如今为人夫君,还为人父亲,牵挂太多了,以至于变得神经兮兮?上一次上战场,他不是没有牵挂,但是他知道这一战关系着妻女未来的日子,为了让她们生活得无忧无虑,他一定要打胜仗。

    因此,无论他多么想她,想着她的肚子越来越大了,走起路来肯定笨笨的,他还是可以专注的将心思放在战场上。

    可是,这次一离开京城,他就日日被恶梦惊醒,梦里,丹儿化成一缕幽魂,看着他的眼神无尽的哀伤……这都是她的错,那日为何要讲了那个怪异的梦?就是因为那个梦,他开始产生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他的双脚好像浮在半空中,而如今拥有的这一切不过是他跑进梦里瞧见的景象,若是摔下来,美好的一切就会消失不见。

    不会有事,他只是越来越离不开她,她一不在身边,就忍不住担心挂念……不用担心,他暗中将卢方和卢钧留下来,就是担心府里若发生什么事,他们可以保护丹儿和小妞妞。

    这时,戚明赫急匆匆的走进来。“王爷,明锋派人来传话,张公公说,方氏和戚元靖很可能去了洛城郡。”

    戚文烨原本无精打釆的目光瞬间转为敏锐。“什么?”

    “这是张公公刚刚隔着房门告诉明锋的,明锋没问,赶紧派人过来传话,王爷还是亲自审问,免得我们被张公公耍了。”

    “我们走。”戚文烨激动的从书案后面跳起来,走出房间。

    转向右侧的厢房,戚文烨没有等戚明锋开门,一脚将门踹开,大步来到床边,看着缩在床上的张公公。

    “你说,李公公将方氏和戚元靖带到荆州郡,如今快到了荆州郡,你又突然说他们很可能去洛城郡,这是何?”

    “我只是突然想到,太后很可能会改变心意跟朱公公去洛城郡。”

    “突然想到?”戚文烨掐住张公公的脖子,好像准备掐死他的样子,可是就在他快要断气的前一刻,戚文烨突然松开手。

    “咳……因为李公公想带太后和皇上去荆州郡,可是朱公公想带太后和皇上去洛城郡,两边争执不下,于是太后决定先去荆州郡,若是路上遇上麻烦,再改道去洛城郡,因此他们有可能去荆州郡,也有可能去洛城郡。”

    戚文烨冷冷一笑。“你当本王是傻子吗?你可能不知道,荆州郡与洛城郡一个往南一个往西,半途从荆州郡改道去洛城郡,这绝不可能。”

    “……太后真的是这么说的。”

    戚文烨瞪着张公公,见他眼神闪烁,突然想起徐卉丹的怀疑——万太后想得到纵火烧死一群宫女太监诈死逃出宫,如今若是牺牲某人就可以将你们引开,为何她不这么做?若是她的猜测属实,他们只怕没去荆州郡,也没去洛城郡。

    “你在玩什么花样?”

    “王爷不相信,我们可以先去荆州郡,再去洛城郡。”

    戚文烨抽出一把短刀架在张公公的脖子上。

    “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你以为可以在本王面前耍花招吗?皇上不想一登基就惹上凶狠的恶名,本王可不同,你尝过生不如死的滋味吗?你也知道本王这个人疯疯癫癫,在你身上留下千刀万刀,本王可是做得出来。你还是老老实实的说了,不要再跟本王耍花样,本王没有多大的耐性。”说着,戚文烨手上的短刀旋即让张公公的脖子出现一道血痕,很快的,短刀又转过脖子另一边。

    张公公并不怕死,否则也不会自愿来执行这项任务,脖子上传来的痛楚激起他的凶性,他突然放声狂笑道:“这会儿你知道也来不及了。”

    “说清楚,什么来不及了?”戚文烨又立刻让张公公的脖子出现一道血痕。

    张公公神神情疯狂,得意的说道:“她……她不可能杀皇上,也靠近不了皇后,但是要杀王妃就简单多了。”

    “把话说清楚!”戚文烨惊觉情况不对,神色狠厉的逼问。

    “早在你们杀进宫里之时,太后已经逃出京城,躲在京城附近的农家。原本我们也有意到南方安安分分过日子,可是戚文怀不放过我们,派人翻遍整个京城寻找我们,逼得我们无路可走。皇上病得很严重,必须回京里求医,太后越想越恨,因此就设下这个局,而我自告奋勇落在禁卫军手上,被带进宫里见戚文怀,在你们酷刑的逼供下放出假消息误导皇上。戚文怀最相信的是王爷,此事必会交给王爷,藉此将王爷引出城,好让他们可以对王妃下手。”

    算算时间此时应该已经事成了,张公公便不再隐瞒,爽快说出一切。

    “你们如何潜回京城?”

    “张太后为人谨慎,她在坤宁宫暗藏一条密通,张家她的闺房也暗藏了一条密道。”看着戚文烨眼中担忧惊惧,张公公很满足的笑了,主子交代他的事他均完成了,就是立刻死他也不在意了。

    “张家好大的胆子,皇上想高抬贵手放他们一马,他们竟然自寻死路!”戚文烨愤怒的举起短刀准备剌向张公公的胸口,还好最后一刻戚明赫拉住他。

    “王爷,不行,张公公必须送回宫里交给皇上处置。”

    戚文烨生气得举起脚,狼狠的往张公公踹过去,张公公立刻口吐鲜血的趴在床上。“明锋,我先回府,他就交给你了,带回去交给皇上,告诉皇上,若是丹儿出了什么事,我要亲自杀了这个下贱的东西。”

    “是,王爷。”

    戚文烨收起短刀,转身走出去,戚明赫紧跟在后的护送主子回京。

    戚文烨的马狂奔了一天一夜回到京城,不过依然慢了一步。虽然秋莲的尖叫声如愿惊动暗卫,顺利逮住方氏和赵氏主仆,可是徐卉丹伤得太重了,一直陷入昏迷,尽避太医暂时保住她的性命,却无法让她清醒过来。

    每日下朝回来,戚文烨就寸步不离的守在徐卉丹身边,为她的身子按摩,说着永远也说不厌倦的甜言蜜语,并且向她报告今日发生的事。

    “方氏和赵氏差不多疯了,真正的疯了,不像我是装模作样的疯疯癫癫,皇上赐她们白绫,以后她们再也不能伤害你了。”

    “张家因为帮助逆贼逃离,张氏一族流放西南瘴疠之地。”

    “我向皇上辞官,我想留在府里陪你,可是皇上说,你一定不喜欢我成日在一旁吃叨,女人不喜欢没出息的男人,还不如趁着你睡着的时候多挣点金元宝,你醒来看到府里有好多金元宝,你就会更爱我。”

    “我知道,四哥是担心我想不开,才坚持我每日上朝,可是我不服气,人家五日一休,为何我要天天上朝?

    四哥说多出来的那一日,要我当两位皇子骑射的师傅,他会给我一个金元宝——你最爱的金元宝,我只好认了。”

    “皇后娘娘想来看你,可是皇上登基不久,我想还是不要劳师动众,就请皇后娘娘别来了。”

    “你知道吗?小妞妞今日会爬了,真的好可爱!”

    “我想府里办喜事,你很可能就会醒过来,所以让卢方和卢钧准备娶老婆,你没能喝到他们的喜酒,就等醒过来之后,他们会补给你。”

    “这几日我总是想起那夜的故事——你曾经是一个几百年后叫祝嘉苓的姑娘,无意间跑进大梁徐卉丹的身子里面——你开玩笑称之为‘徐卉丹的奇幻之旅”……可是,这真的只是一场梦吗?我一直在想这个问题,若不是梦,是真的,你会不会跑回去变成那位叫祝嘉苓的姑娘?

    “你知道我有多爱你吗?不管你是不是那位几百年后的祝嘉苓姑娘,你都不要回去好吗?没有你,我觉得快要没了呼吸……y你知道那种滋味吗?很痛苦很痛苦,觉得不如死掉好了,可是又死不掉。

    “你不会丢下我,不会丢下小妞妞,你很爱我们对不对?我今日突然想起,你不曾说过爱我……你比我还狠,明明很爱我,却不曾说过一句你爱我。

    “虽然你是个小没良心的,我还是很爱你……”

    “王爷!”碧芳的声音在后方轻轻响起。

    怔愣了下,戚文烨转头看着碧芳。“何事?”

    “有,位自称褚先生的老人家求见王爷。”

    戚文烨若有所思的皱了一下眉头。“褚先生?”

    见他似乎不知道褚先生是谁,碧芳急忙解释道:“他说有急事求见王爷,奴婢说王妃病了,王爷不可能见他,他一听说王妃病了,就问王妃生了什么病,奴婢原本不说,但他自称神医,奴婢想试试看就说了。他就请奴婢转告王爷,他曾经向王爷许诺,将来若有用得到他的地方,必会鼎力相助。”

    戚文烨终于想起褚先生是何方神圣——就是当初被他弄回京城送进宫给二哥的隐士,不过,他记得他在宫里待了三个月就离开了。

    “你请褚先生到……来逍遥苑,我在正厅见他。”

    “是。”碧芳福了福身,退了出去。

    戚文烨转过头看着依然沉睡的徐卉丹,兴奋的握住她的手。“虽然我不相信褚先生足以称为神医,可是他确实懂医术,而且医术高明,说不定他可以救你。”略微一顿,他俯下身亲吻徐卉丹的唇。

    “无论要付上多大的代价,我一定会救你,有你,就有我。”

    戚文烨放下幔帐,起身走出去见褚先生。

    虽然相隔三年多了,戚文烨却不见褚先生身上有岁月的痕迹,看起来依然是一个翩翩佳公子,只是那头白发泄露了他年纪不轻了。

    “听说褚先生懂医术。”戚文烨可没有心情与他寒暄。

    “是,四处行医,见过不少疑难杂症,也救了不少人。”

    “褚先生也知道本王妻子病了,能否为王妃诊治?”

    “可以先让小人看看王妃吗?”

    戚文烨看了碧芳一眼,请她先进去做准备,他起身拱手做了一个请,带着褚先生走进内室。

    两人进了内室,戚文烨请褚先生在锦杌坐下,而碧芳已经将徐卉丹的手拉出来,只露出手腕,并搭上帕子。

    褚先生细细诊脉了一会儿,要求检查徐卉丹的眼睛、气色,戚文烨只好将幔帐拉起来,褚先生再细细查看了一下,点了点头,好像有了答案。

    “褚先生可以让本王的妻子醒过来吗?”戚文烨顿觉心跳得好快好快。

    褚先生轻轻一笑。“王妃的身子很虚弱,但无大碍,而王妃之所以不能醒过来,是因为王妃的三缕魂魄散了。”

    “三缕魂魄散了?”

    “王妃不愿意回去过去熟悉的世界,又找不到回这儿的路,因此魂魄在其他地方游荡行走,必须有人将她的三缕魂魄带回来。”

    若非徐卉丹曾经说过那么一个故事,戚文烨只会将褚先生当成疯子,可是这会儿他却很严肃的说:“本王要如何将她的三缕魂魄带回来?”

    褚先生似笑非笑的挑了挑眉。“王爷相信小人的诊治?”

    “若是能救本王的妻子,本王愿意试试看。”

    “小人想与王爷谈一笔交易,王爷帮小人照顾一个人,小人就将方法告诉王爷。”戚文烨想到先前碧芳说的,褚先生原本是有急事找他……这种感觉真是不妙,可是为了救徐卉丹,他必须接受交易。“褚先生要本王照顾的人是谁?”

    “戚元靖。”

    果然很不妙!“戚元靖为何在你那里?”

    若按着张公公所言,戚元靖应该跟着方氏一起潜回京城,可是方氏被逮住后,口口声声说儿子不见了,为何不见呢?根本问不出来,而赵氏也说了,是李公公找上她,她再将方氏窝藏在春临苑,当时就不见戚元靖了。

    于是他猜想,戚元靖会不会病死了?皇上暗查所有医馆,并未收到一个像戚元靖一样的病人,至于李公公和朱公公,只怕早在方氏进入硕亲王府之后就从张家密道逃离京城了,因此无法从他们口中证实戚元靖是否病死了。后来皇上决定,此事暂且搁下。

    “小人离京之时,原想向王爷说声恭喜,王爷所愿之事终于成真了,没想到会遇上戚元靖,他病倒在硕亲王府外面。小人猜想他是来这儿寻找王爷,因为知道唯有王爷可以救他。”

    戚文烨怔愣了下,嘲弄的唇角一勾。“唯有本王可以救他?”

    “王爷是真正没有野心的人,可以明白他的心情。”

    戚文烨不发一语,眼神转为深沉。

    “相信王爷心里很清楚,戚元靖从来只是一颗棋子,他无意皇位,可是身边的人为了权力逼着他不得不坐上那个位置,要不,今日他不会病得快死了还从方氏身边逃离。”

    “这是他告诉先生的吗?”

    “王爷忘了吗?当初是王爷送小人进宫,小人还在那儿住了三个月,也因此得以认识戚元靖。若小人一直待在宫里,我们必定成为忘年之交。”

    “你相信本王吗?今日本王可以答应你,但是妻子救回来,也许就会将他交给皇上。”

    “戚元靖何以相信唯有王爷可以救他?因为曾经听袓父评论诸位儿子——先皇曾言,六儿是不曾恋栈过权力的侠义之士。他听进了,一直搁在心上。”

    “不曾恋栈过权力的侠义之士——这是父皇对我的评论吗?”他突然发现不曾认识过父皇,可是父皇”直很清楚他。

    “这是在宫里的时候,他亲口告诉小人的。”

    戚文烨看着床上的徐卉丹,就是赔上自个儿的性命,他也要救她,何况是向四哥要一条人命……他豁出去的道:“好,本王答应你。”

    褚先生给戚文烨一道符带在身边,他就可以看见徐卉丹的三缕魂魄,至于那三缕魂魄会在何处游荡行走,这就必须靠他自个儿去找了。可是褚先生也给了提示,魂魄会去的地方通常是对她最有意义的地方,也是她最眷恋的地方,换言之,这有可能是拥有他们共同回忆的地方。

    说到拥有他们共同回忆的地方,戚文烨第一个想到的是哈尔国,两人在此确定彼此的心意,他要她成为他的妻子,因此他来到哈尔国,果然,在木达海为他们准备过年晚宴的皇家别苑里,她就在那儿。

    接下来,他想到的是西北,他们同心协力在这块土地上耕耘,她带着他翻山越岭找玉矿,给这地方的百姓寻找更多的商机,当时,她笑得如此灿烂,连天上的艳阳都失色了,果然,她就在这儿。

    第三个魂魄会在哪儿呢?

    他为此伤透脑筋,她还能去哪儿呢?回想过去,还有何处拥有他们共同的回忆?从他们的初相遇开始想起,马车上的第一眼不算,接着是聚宝斋前面,她欢喜得左摸摸右摸摸,恨不得扑上去抱住那个金元宝……难道在那儿吗?

    心跳在飞扬,戚文烨跳上马,一路狂奔回京,也不管侍卫们是否跟上了。

    他不知道跑了多少天,换了多少匹马,终于来到聚宝斋,他看见她了,眼泪狂奔而下,三缕魂魄收齐了,她回到他身边了。

    转眼间,他又上马奔回硕亲王府,几个侍卫不是很清楚主子在搞什么鬼,但是见到主子的表情就知道了,王妃没事了,他们得救了。

    飞奔回硕亲王府,戚文烨不由得却步了,真的醒了吗?会不会半途出了什么事?

    越接近逍遥苑,他的心跳越来越快,脚步却反而慢下来,期待、害怕,终于,见到一张张欢喜快乐的笑容,接着一道道恭喜的声音响起,原来慢下来的脚步转为飞驰,一路冲进内室,看着脸色苍白却已经坐起来的徐卉丹,英雄泪再一次落下。

    不过是短短几个月,他们却有如分开了一世纪,好久好久,久得以为今生再也见不到了,久得以为会因为过度思念而停止呼吸。

    碧芳将手上的茶碗递给侍立的秋莲,松开搀扶徐卉丹的手,两人悄悄退下。

    戚文烨慢慢走到床前,举起右手,轻柔的**她痩得不像样的容颜。

    “你真是有够狠心,怎能教我找得如此辛苦?”

    徐卉丹艰难的举起手握住他。“对不起,我分不清东西南北,很容易就迷路了。”

    “碧芳都告诉你了吗?”

    “是,王爷在哪儿找到我?”

    “你猜呢?”

    徐卉丹的手虚弱的垂落下来,戚文烨连忙在她身边坐下,将她揽进怀里。

    徐卉丹轻声笑了,想当然耳的道:“我最爱金元宝了,只要有金元宝的地方,就一定找得到我。”

    戚文烨真是傻眼了,她第一个猜到的竟是他最后一个想到的,这只能说,他太过低估她对金元宝的喜爱了。

    “不是吗?”

    “你坐在聚宝斋前面那个金元宝上,笑得像个小财迷。”

    徐卉丹可以想象当时的画面,笑得更欢快了。

    “还好聚宝斋外面的金元宝没有因为京城的动荡而毁损,要不,上哪儿找那么大的金元宝?”

    “你不觉得难为情吗?堂堂的王妃竟然喜欢如此俗气的金元宝!”

    “金元宝再俗气,人人还是抢着要,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它可爱啊!”徐卉丹咯咯咯笑得更欢快了。

    他好喜欢她的笑声,即使听起来很虚弱,却充满了生命力。

    “你还有两个地方没有回答我,猜猜看,是哪儿?”

    徐卉丹甜甜的一笑,充满回忆的道:“当然是哈尔国和西秦郡。”

    “一个是我们定情之地,一个是我们辛苦流下汗水的地方,是吗?”

    徐卉丹轻轻的点了点头。“无论是哈尔国还是西秦郡,我连梦里都会思念。”

    “皇上已经承诺每年给我三个月了,你想去哈尔国,我们就去哈尔国,你想去西秦郡,我们就去西秦郡,你高兴就好。”

    其实,他根本不想带她去哈尔国,她最好别再见到那个对她图谋不轨的王上,可是,没有什么比她活着更好。

    说到承诺,徐卉丹突然想到一件事。“碧芳说,你与那位隐士褚先生做了交易,褚先生方才告诉你如何救我。”

    “……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我是王爷的妻子,无论何事,我们一起携手面对。”

    他真的不愿意她担心,可是如她所言,她是他的妻子,他们要携手走向未来。

    “褚先生要我保住戚元靖的性命,允他一生太平。”戚文烨细细道来褚先生提出的要求。

    徐卉丹微微皱起眉头。“你要如何保住戚元靖的性命,允他一生太平?”

    “我不可能隐瞒皇上。”若皇上只是皇上,他可能会选择隐瞒,可是这个皇上偏偏是最信任他的四哥,他无法欺骗四哥。

    “皇上若不同意,逼你交出戚元靖呢?”

    “不会的,四哥会答应的。”

    “凡事总要做好各种准备,王爷还是有个对策,若是皇上不答应,王爷如何说服皇上答应?或者,王爷必须拿什么与皇上交易?”

    戚文烨不愿意相信四哥会拒绝,但是又不能不承认徐卉丹的顾虑是对的。是啊,他应该先想想看如何说服皇上,或者,拿什么与皇上交易……一想到他与四哥必须如此斤斤计较,这种感觉真是令人难受。

    徐卉丹明白他的心情,当今皇上在他心中不全是皇上,而是值得他敬爱的哥哥。

    略一思忖,徐卉丹代戚文烨做了一个决定。“王爷不是一个恋栈权力的人,若是王爷不得不远走四方,我和小妞妞会伴随王爷左右。”

    “我们不是只有一家三口,还有戚元靖,还有一大群人。”

    “我们很会赚钱,应该养得起一大群人。”

    “真的可以吗?四海为家对你而言太辛苦了。”褚先生说了,这一伤,丹儿的身子比常人虚弱,必须娇养个两三年再怀孕。

    “我们也不见得要四海为家,只是到一个没有人相识的地方住蚌几年。南方有好山好水好天气,你还可以将我养成一只小肥猪。”

    “我还真想将你养成一只小肥猪,你就跑不掉了。”

    徐卉丹双手圏住戚文烨的腰,螓旨埋在他胸前。

    “除了你,谁有本事将我带走?”

    他的左手握住她的右手,两人十指相扣,戚文烨带着破釜沉舟的心情道:“好,大不了离开京城,待我见了戚元靖,与他详谈之后,我就去见皇上。”

    徐卉丹的身子实在太虚弱了,睡睡醒醒,中间穿插着进食,一点一滴,先从汤汤水水开始,待她完全恢复正常作息,已经过了七日了,她才想起戚元靖的事,王爷不知道与皇上达成协议了吗?

    念头刚刚转过去,就听见丫鬟喊着“王爷回来了”,转眼之间,她刚刚放下手上的书,都还来不及从炕上站起,戚文烨已经冲进来,站在她面前,雀跃得像个小孩子似的大声说:“皇上答应了!皇上答应了!”

    这个结果令人太惊讶了,徐卉丹怀疑事情的经过并非如此简单。“皇上一口答应的吗?”

    “我将此事来龙去脉向皇上说清楚讲明白,皇上一口就答应了。”戚文烨忍不住得意的扬起下巴,他的四哥就是有这样的肚量!

    徐卉丹不得不承认这位皇帝的胸襟够宽阔。

    “可是四哥也说了,戚元靖不能再当戚家的子孙,一来他的身分不宜暴露,二来为了避免他被有心人利用,因此戚元靖改名方天青——关于他的过去都过去了,从此他雨过天青。”

    徐卉丹理解的点点头,也很同意皇上的决定,戚元靖唯有全新的身分才能展开新生活,这时她突然想到一件事,戚元靖……不,方天青以后要在硕亲王府生活,她要如何面对这个曾经当过皇帝的孩子?

    “为何皱眉?”戚文烨伸手抚着徐卉丹不自觉皱起的眉头。

    “方天青以后是我们的责任,他要跟我们生活。”

    “那又如何?不过是府里多了一个人,我们要多关心一个人。”

    “闷题是,他曾经坐过那个……令人害怕又令人渴望的位置,我要如何待他?”

    “不是说那些都过去了吗?过去就忘了。他是个善良的好孩子,你若能待他如自个儿的孩子,那是最好。”

    “这不是问题,可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儿子……”若是在现代,这可是最叛逆的年纪……她都还不习惯当小妞妞的妈咪,如何带一个十二、三岁的儿子?

    “你不用想太多了,只要记住他是我们从西北带回来的孤儿,因为你无意间救了他母亲,他母亲临终之前将他托付予你,请你照顾。”戚文烨随即转身对着外面一喊。

    “橘香,将方少爷带进来。”

    徐卉丹惊俜得瞪大眼睛,怎么不给她时间准备一下呢?

    橘香带着方天青走了进来,福身道:“方少爷来了。”

    徐卉丹不自觉的咽了口口水,望着怯怯的站在橘香身后的方天青。

    “橘香,你先出去。”

    橘香福了福身,退了出去。

    “天青,这是我的妻子。”戚文烨鼓励的对方天青一笑。

    方天青走上前行礼。“王妃。”

    徐卉丹很难以想象此人曾经高坐龙椅,他看起来像一汪清水,完全无法与宫廷那个流满了臭水的地方扯上关系……那些都过去了,如今她要视他为亲子。

    “虽然你是我与王爷从西北带回来的孤儿,是你母亲临终之前将你托给我照顾,但是对我而言,你就像自个儿的孩子,不要喊我王妃,喊我姨母比较亲切。”

    顿了一下,方天青看了戚文烨一眼,戚文烨的目光始终温柔的看着徐卉丹,他只好又转向徐卉丹,不安的道:“这会不会给王妃添麻烦?|徐卉丹摆了摆手。“不要烦恼这些有的没有的事,好好过日子,不要辜负帮助你走到今日的许多人。”

    方天青缓缓的露出笑容,用力点点头。“姨母。”

    “你喜欢什么?读书?习武?”

    “我喜欢丹青。”

    “你喜欢丹青?”徐卉丹很欣赏艺术家,虽然令她相当意外,不过也总算明白他为何能够如同一汪清水了,艺术家通常活在自个儿的世界——他的世界若是扭曲,他的作品就是扭曲的;他的世界若充满色彩,他的作品就充满色彩……这当然是她个人浅见,但是在她眼中,艺术家是很独特的。

    见徐卉丹很感兴趣的样子,方天青两眼不由得亮了起来。“对,袓父说我是继沈吟啸之后最好的画师。”

    一顿,徐卉丹非常诚恳而且充满了求知欲的问:“请问谁是沈吟啸?”

    “他是袓父御用的画师,他的丹青是无价之宝。”戚文烨回答道。

    徐卉丹突然发现方天青变成一个很大的金元宝,看起来超级无敌可爱,因此表现得更亲切了一点。“这么说,青儿的丹青将成为无价之宝吗?”

    戚文烨显然知道她的脑子在转什么,举起右手在她额头上轻敲了一下。

    “一个画师的丹青要成为无价之宝,那岂是你夸上几句就可以了,不要胡思乱想了。”

    “我给他开个画展,想法子帮他抬高身价,他的画早晚会成为无价之宝。”

    戚文烨对徐卉丹稀奇古怪的言语已经没有感觉了,可是也不同意她随意挂在嘴边。

    “你又在胡说八道了。”

    “我没……”她的嘴巴被他捂住了,他用眼睛瞪她,教她稍微节制一点,难道要让人家都知道她从几百年后来的吗?

    这个时候,小妞妞的哭声传了进来,过了一会儿,郛大娘抱着小妞妞走进来,小妞妞一见到母亲立刻破涕为笑,双手向母亲卖力的舞动。

    “王爷、王妃,小妞妞吵着要找王妃。”郭大娘无奈的道。

    徐卉丹伸手将小妞妞抱过来,拿出手绢为她檫眼泪鼻涕,自从她醒过来之后,这个丫头黏更紧了。

    小妞妞撒娇的在母亲怀里钻来钻去。

    “这个丫头越来越爱撒娇了。”戚文烨嫉妒得咬牙切齿,那是属于他的位子。徐卉丹不理他,迳自向小妞妞介绍。

    “小妞妞,这位是哥哥,跟哥哥打声招呼。”小妞妞转头看着方天青,歪着小脑袋打量一会儿,开心的咧开嘴巴。

    “哥……”戚文烨和徐卉丹同时被雷劈中了,女儿说话了,可是第一个喊的不是爹,不是娘,而是哥,还是一个陌生的哥……父母的心严重受伤!小妞妞无视于父母的心出现裂痕,再给予重重一击,张开胖胖小双手,欢快的对着方天青喊。“哥……哥哥……”

    这个没良心的丫头!小妞妞的父母忙于收拾碎了一地的心,无视于方天青投来询问的目光,方天青索性自作主张回以小妞妞灿烂的笑容,喊一声。

    小妞妞的父母一致认为这是巧合,绝对是巧合,要不,只能有一个解释——这个丫头是个“小色迷”

    戚文烨忍不住在心里发出哀嚎,妻子爱金元宝,女儿好男色,为何他总是排在后面?

    徐卉丹觉得好苦恼,人家喜欢哥哥的明明都是欧巴桑,而她的小妞妞还是个幼齿的阿!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王府有只狐狸妻最新章节 | 王府有只狐狸妻全文阅读 | 王府有只狐狸妻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