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王府有只狐狸妻 > 第十二章 喜获千金掌中宝

王府有只狐狸妻 第十二章 喜获千金掌中宝 作者 : 艾佟

    目不转睛的看着宝贝女儿——濡湿的小嘴不时动了动,噗出小泡泡,睡得正香甜,戚文烨一次又一次重述这样的话:“瞧她生得真是好看,人也机灵,以后不知道要迷死多少公子哥儿。”

    虽然从京城一路快马奔驰,有几日没闭上眼睛,还累垮好几匹马,可是赶在丹儿生下孩子时回来,迎接的又是盼了许久的女儿,戚文烨已经忘了全身上下的疲惫,只有满心欢喜。

    “王爷说了那么久都不累吗?”生下孩子,徐卉丹不记得睡着醒来喂奶几回了,总之,每一次都会看见戚文烨——两眼还因为严重睡眠不足而充血,不过显然梳洗过了,没有一脸可怕的胡子,整个人相当清爽。

    “你不觉得吗?”

    徐卉丹瞥了女儿一眼,忍不住撇嘴。“这会儿明明又红又皱,丑不拉叽……”遭到某人怒眼一瞪,徐卉丹不由得缩着脖子,将没有出口的话咽下。

    “虽然本王知道你的眼力极差,但是本王的小郡主明明生得好看极了,你竟然说她丑不拉叽!”

    徐卉丹觉得有一群乌鸦从头上飞过去,眼力极差的人明明是他吧!这种感觉真是不好,爱女成痴的王爷会不会将女儿养成娇蛮千金?翻开历史,她最讨厌的就是娇蛮千金,尤其是郡主公主之类的,像是高阳公主,搞得房良身败名裂,害死许多男人……扯太远了,但她的女儿可不能变成这个样子。

    “王爷,从小教小孩子说谎不好。”

    “本王没有说谎。”

    徐卉丹好想哭,是啊,他没说谎,只是眼光有问题!

    “你瞧她,多像你啊!”若不是她看起来如此娇弱,他真想靠过去亲她一下。徐卉丹真想大声抗议,虽然从不认为自个儿有多美,但是也没有丑不拉叽吧。

    见她很委屈,戚文烨皱眉。“女儿像你不好吗?难道应该像我吗?”

    半晌,徐卉丹只能挤出一句话。“我没有丑不拉叽。”

    戚文烨终于忍俊不禁的爆笑出声,熟睡中的小婴儿抗议的咕哝两声,又噗出泡泡表达不满。

    “王爷不要笑。”她可是产后很忧郁的新手妈妈。

    “小傻瓜,又红又皱的丑不拉叽很快就会变成美人儿了。”

    原来他也觉得女儿丑不拉叽,只是当爹的不能如此说女儿。徐卉丹垮下来的哭脸又回复笑容了,好心的提出警告。“王爷别太宠她了,宠坏了,西秦郡的公子哥儿遭殃了,你还要担心她嫁不出去。”

    顿了一下,戚文烨故作不在意的道来。“待你养好身子,我们就回京参加皇上的登基大典。”

    新皇登基,来年会举行登基大典,正式更换年号,而此时,分封在各地的宗族亲王都会被召回京城参加大典。这是例行性的事,戚文烨为何特别提出来?徐卉丹突然觉得很不妙。

    “我们只是回京参加皇上的登基大典,还是以后都要待在京城?”

    “以后待在京城好吗?”

    京城的生活品质比这儿好太多了,可是这会儿她竟然答不出来。

    “怎么了?你不愿意待在京城?”

    她不知道,只觉得心情很乱。她无法将内心的感受向他表达,只能反过来问:“皇上若要我们回去,我们还能待在这儿吗?”

    “皇上要我为他做事。”

    咬了咬下唇,徐卉丹忍不住说了。“伴君如伴虎。”

    “这个道理我懂,不过,我相信四哥是个好皇帝。”

    “伴君如伴虎,这无关皇帝是好是坏。”这就是人,很难接受别人的批评,越到高位的人越是没有容人之量,要不,何必在唐太宗的历史评价当中特别提及魏征?

    “我相信四哥不但是个好皇帝,还有容人之量,这是因为他是最好的。”戚文烨哼了一声。“一个没本事的人才会老是担心管不住底下的人,而四哥从来不会担心这种问题,效忠于他的人,每一个都是打从心底敬重他。”

    徐卉丹懊恼的一瞪。“你也太崇拜你的四哥了!”

    “你不知道四哥有多优秀,是难得一见的文武全才,还拥有经世治国之才!”

    这个男人对他四哥的崇拜程度简直无药可救……她怎么突然有一种跟某人争风吃醋的感觉?这像话吗?她觉得很火大,戚文怀是否如他所言会成为一个好皇帝,她不知道,但是很确定一件事,她不得不泼他冷水。

    “皇上终究会削藩。”

    戚文烨闻言一怔,看着徐卉丹的目光有着审思和稀奇。

    “你不信吗?我们可以打赌。”徐卉丹已经举起手,准备跟他拉勾。

    “我信啊,藩王终究是一个间题,无论是谁坐上龙椅,削藩是迟早的事。”戚元靖的决定无可厚非,只是他没有明白一件事,一个小孩刚刚登上九五至尊,羽翼未丰,竟敢嚣张的得罪人,这不是找死吗?

    这会儿换徐卉丹怔住了,原来他并没有搞不清楚状况。

    “我不当藩王,我要当大商人。”

    半晌,徐卉丹笑了,其实她根本不用担心,王爷在政治上从来没有野心,要不,如今的皇上也不会如此信任“你还是不愿意回京城吗?”皇上有令,他们不可能不回京城,可是他又不愿意为难她。

    徐卉丹调皮的眨了眨眼睛。“我们一起赚银子,赚很多很多的金元宝。”

    戚文烨突然想到什么似的皱了皱眉头,神情转为严肃。“对你来说,金元宝重要,还是我重要?”

    她竟然不知道如何回答这个闷题,因为太搞笑了!若问她,他与女儿哪一个比较重要,她还可以理解,竟然拿自己与金元宝比较,这会不会太不伦不类了?

    见她不回答,戚文烨更急了。“为何不回答我?”

    因为,她不想象他一样搞笑。徐卉丹当然不能这样子回答,只能跟他学习,先皱了皱眉头,神情再转为严肃。“王爷啊,妾身实在不知道如何回答这问题。”

    “为何不知道如何回答?”戚文烨已经激动得跳起来。

    这个男人真的有够“卢”!徐卉丹继续用很严肃,却又无比温和的口气询问:“王爷不觉得拿自个儿与金元宝相提并论很俗气吗?”

    戚文烨欢喜得笑了。“你觉得金元宝很俗气吗?”

    “金元宝很俗气,可是我喜欢啊。”

    男人刚刚翘起的尾巴又被一脚狠狠的踩下去,真的很想捶胸口,问题一眨眼又绕回原点了。“究竟是金元宝重要,还是我重要?”

    人生有时候会遇到很无语的状况,徐卉丹此时就有这种感觉。

    “本姑娘如今在坐月子,脑子不好,不能伤神。”他越爱问,她越不回答他,谁教这段日子他让她一个孕妇操心得夜不成眠。

    “你真的不说吗?”半眯着眼,戚文烨摆出凶狠的姿态。

    徐卉丹用唾弃的眼神看他,真是个幼稚的男人!

    “待你坐满双月子,我会让你三天三夜下不了床。”

    这个时候她是不是应该脸红?可是,她竟然不觉得害羞难为情,只是很想对他竖起大拇指——男人啊,你真行啊,明明哈了很久了,下半|身都快憋坏了,却还可以装模作样拿这件事威胁我。

    “王爷狠得下心饿你的宝贝郡主三天三夜吗?”母奶可以增强孩子的抵抗力,在这个没有各式各样疫苗的时代,这是上天给婴儿最珍贵的礼物;再说,在这个令她一直觉得动荡不安、日子随时可能发生变化的时代,还是她亲自哺乳比较省事。

    王爷后知后觉的想起来了,可是说出去的话又不好收回来,卡在那儿,看起来真的有一点滑稽。

    “王爷,别闹了,还是先躺下来好好睡一觉吧。”徐卉丹率先躺下来,她严重怀疑他是睡眠不足才如此奇怪……其实,他偶尔也会如此无厘头的闹一下,这根本是因为太入戏了,就好比她,有时候也会犯傻……难怪有人因为入戏太深得了忧郁症,人啊,忠于自己最好了。

    戚文烨突然走过来,俯下身,很深情的在她唇上落下一吻。“丹儿,辛苦你了,谢谢你为我生下女儿,我爱你。”

    真是讨厌,干么突然上演如此温情的一幕,害她不知所措。

    “睡吧,我会守着你们。”戚文烨又偷得一吻。

    徐卉丹甜甜蜜蜜的闭上眼睛,没错,暴风雨已经过去了,他会在身边守护她们。

    回想刚刚来到西秦郡时,放眼过去是说不出的荒凉,这是一个没有生命力的地方,除了穷困,她真的没有任何感觉。

    可是,如今她已经找到绽放光芒的舞台,活力一点一滴注入这儿,注入在每一个平凡老百姓的脸上,即使她的繁华与京城相距甚远,她却已成为一朵傲然的荒地之花,如此美丽动人、如此坚轫不拔。

    谁会知道,时间过得如此之快,仿佛不久之前才来到这儿,如今已来到要离开的前夕了,方知她对这里的爱竟是如此之深,因为她与戚文烨最辛苦的时光就在这里,她在担忧中等着戚文烨战胜归来是在这里,她为戚文烨生下宝贝女儿也是在这里……这里的点点滴滴让他们看见彼此的心紧紧相连,有了对方,再苦也散发着甜蜜。

    以后回到繁华似锦的京城,没有共患难的必要,是不是也能够如此甜蜜?

    她承认自个儿是很实际的女人,看过太多失败的例子,曾经爱得死去活来的男女可以因为小三或小王反目成仇,携手共度绝境的夫妻可以因为无法共富贵而害死对方,她没办法不对未知的将来生出疑问……接受资讯过于发达,社会新闻太泛滥时代的洗礼,人的单纯真的都不见了。

    徐卉丹伸手摸着一株株连翘,因为这儿太过黯淡了,她一直觉得应该种点花花草草,除了采矿之外,她最大的成就莫过于让连翘遍满西秦郡。当初选择种植连翘是考虑果实可以入药,而且黄色的花儿看起来很柔和很舒服。不过,种植成功了,却还没有等到开花结果就要离开了……若是慢个一年,连翘就可以开花结果了。

    “不是说累坏了,为何还溜下床?”戚文烨从身后抱住徐卉丹,将头埋进她的颈窝,闻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香气……这几天寘的太放纵了,实在是禁欲太久了,她一解了禁,他就控制不住的扑上去,蹂躏得有够彻底,连他都生出愧疚感。

    “我吵醒王爷了吗?”眼见预计回京的日子越来越逼近,他日日带着她和小妞妞走访西秦郡每一个角落,甚至是矿区,夜里还要纠缠她大战几回合,只要一闭上眼睛,她立刻就昏睡过去。

    今晚也不知道怎么一回事,半夜突然醒过来,身体实在太疲惫了,很想闭上眼睛再继续与周公下棋,可是无论如何,意识只有更清楚,想了许多事,不知不觉就起身溜下床。

    “你不在我身边,我就睡不安稳。”

    “王爷真像小孩子。”人家小孩子是怕晚上有野兽将他吃掉,要妈妈陪他睡觉,可是这位王爷高大挺拔,竟然还要人家陪着睡觉。

    “你说我是小孩子就小孩子吧,总之,不能将我一个人扔在床上。”

    这是一个大男人应该说的话吗?她不能不说,他总是带给她极大的惊奇——原来男人幼稚起来真的只能用厚颜无耻来形容。

    “你是不是又在偷偷骂我?”

    “我用得着偷偷骂吗?”她是觉得厚颜无耻已是无可救药,何必浪费口舌。

    “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想骂就骂出来,本王可是很有肚量的。”

    叹了一口气,徐卉丹觉得自己有义务教导他。“王爷知道吗?有肚量可以分为两种情况。”

    戚文烨微微挑起眉。“然后呢?”

    “一种是真的有肚量,一种是脸皮厚到对任何言词都毫无感觉。”

    “你是想告诉本王,本王是属于后者吗?”

    “妾身绝无此意,王爷心知就好。”

    无此意?心知就好?这是想说他厚颜无耻,又不想承担责任……想想,他对她也确实厚颜无耻,这也没什么大不了啊。

    听不懂吗?不不不,聪明的硕亲王怎会听不懂呢?既是如此,为何没有反应?这只能说明一件事。“王爷知道吗?若自知厚颜无耻还能不当一回事,这种人只有四个字可以形容。”

    戚文烨虚心请教。“请问哪四个字?”

    “无药可救。”

    一片沉寂过后,戚文烨很谦卑的点点头。“本王对你真的是无药可救。”

    知道一个人被彻底击败是什么样的滋味吗?无言啊,难怪听人家说,一个人脸皮厚到无药可救就可以打遍天下无敌手。

    “你又在偷偷骂本王了吗?”

    徐卉丹转过身,反过来抱住他,半晌,轻轻柔柔的道来。“我舍不得这儿。”

    “本王明白你的心情,这儿的一切是我们一起努力得来的。”

    “将来,王爷可以偶尔带我回来这儿吗?”

    “好,本王会向皇上要求每年三个月的假期。”

    “王爷不要哄我了。”

    “你太小看本王了,本王说到就做到。”

    “我不是小看王爷,而是不相信皇上会答应王爷的请求。”当皇帝的最不缺什么?疑心病。成日想着别人会造反,连人家的文章提到皇上的名字,都要怀疑人家是不是包藏逆心,教皇上每年放王爷离京三个月,岂不是教皇上三个月寝食难安?皇上又不是傻了,何必自寻苦恼?

    “皇上会答应,皇上可以理解我的心情。”

    虽然知道他很崇拜他的四哥,可是,为何他不能明白“四哥”和“皇上”的距离如同民主与帝制?这个比喻不恰当,因为他不曾经历民主,也没有真正与变成皇帝的四哥一起共事过。

    “我们来打赌,若非四哥是皇上,他只会比我更严重。”

    徐卉丹不解的抬起头看着戚文烨。“比你更严重?”

    “你可能无法想象,四哥看起来冷冰冰的不爱理人,好像很清高的样子,可是为了争风吃醋可以告小圆仔的状,甚至小圆仔一岁半就狠心送到马背上,只为了不让小圆仔黏在四嫂身边。我们杀进皇宫,一切安顿下来之后,他竟然忙着在椒房殿帮四嫂扎风筝。我离开京城回西秦郡时,他则急匆匆的亲自出宫接四嫂,还当着众人的面将四嫂拽上马背,两人一路飞奔回宫。”

    徐卉丹闻言瞠目结舌,这真的是她记忆中的宁亲王吗?

    “以前我就说过,我有多爱你,四哥就有多爱四嫂,如今相信了吗?”

    明明是在说皇上,干么还将自个儿扯进来,这个男人献宝的心态未免太严重了吧。徐卉丹踮起脚尖,调皮的咬了一下他的嘴唇。“王爷有多爱我呢?”

    “本王愿意马上跳到床上任你蹂躏。”

    她听见一群乌鸦“啊啊啊”的从头上飞过去,男人啊,敲竹杠也不能如此厚颜无耻啊,你不觉得丢脸,我都替你丢脸。

    “我们走吧。”戚文烨兴致勃勃的拉着徐卉丹往房里走。

    “王爷,我们明日……不是,今日要长途跋涉,我们得养精蓄锐。”

    “往后两三个月,本王只能看,不能吃,你天天都可以养精蓄锐。”

    她突然对“秀才遇到兵”有了全新领受,原来他们无法沟通是因为领域不同,文武不同,就如同男女不同,所以,她就必放弃为自己争取权利吗?当然不是,她是穿越女一枚,接受过民主熏陶,很懂得为自己争取权利。

    “王爷,你的王妃已经过度操劳了,你不觉得她全身上下都痩了一圈吗?”

    “夫君,娘子今日要伺候你的宝贝女儿,没体力再伺候你了。”

    “哥哥,若是教人家知道你如此欺负妹妹,你还要见人吗?”

    她很循序渐进,结果如何呢?最后只能深深感慨,这真是一个男性至上的时代!

    这一趟从西秦郡返回京城,虽然没有做生意,可是多了一个四个月大的小妞妞,速度总是快不了,因此走上一个月。

    回到京城,徐卉丹完全感觉不到这儿经过战争,这一刻,她不能不说人的恢复力真的很惊人,是啊,日子总要过下去,再惊天动地的巨变也不过是生命历程中的一个点,就如同在水面上激起涟漪的石子,转眼之间就不见了。

    长途旅程真的很累人,徐卉丹不急于关心玉宝阁的生意,更不急于接管硕亲王府的中馈,补充睡眠是她此时最想做的一件事,虽然小妞妞不时凑在一旁叽叽呱呱,吵得她无法专心补眠,偶尔又有访客,但是如今她有得是时间,睡够了,她自然会打起精神干活。

    戚文烨就不同了,若非皇上快马送信催他回来,他原本还打算在西秦郡多待上一段日子,因此一回来,隔日便进宫报到,之后就开始每天忙碌,直到她睡着了,他才会爬进被窝抱她,她总是睁开眼睛看他一眼,然后又闭上眼睛睡着了。

    不过今日用过晚膳,她带着小妞妞在院子散步消食近一个时辰,回房里,正准备将她的酒楼计划书拿出来琢磨,戚文烨就回来了。

    “王爷今日回来得可真早,去见过小妞妞了吗?”因为戚文烨坚持请奶娘帮她分摊哺乳小妞妞,徐卉丹不得不让云嬷嬷找个奶娘,同时将不久前从宝山村回来的郭大娘请进王府当小妞妞的教养嬷嬷,还有原本伺候郭大娘的小月成了小妞妞的丫鬟,至此,她在照顾小妞妞上头算是轻松多了。

    “见过了,不过数日不见,美人儿的样子都出来了。”

    徐卉丹皮笑肉不笑的撇嘴。“刚出生时,王爷不是已经认定她是美人儿了吗?”

    “是啊,只是程度有别。”

    了不起,还真能掰,不过见他神情疲惫,徐卉丹也不忍闹他了。

    “宫里很忙吗?听说皇后娘娘从回京至今,日日都要见人,一大堆人,如今后宫还一团混乱。”她一回京,原本就应该进宫见皇后娘娘,可是皇后娘娘抽不出时间与她闲话家常,便让人传话给她,待过些日子她休息够了,再召她进宫姐妹促膝长谈,至于皇后娘娘在宫中有多忙,是已经从南方归来的娘亲告诉她的。

    “你可知道后宫为何一团混乱?”

    “我娘倒是没说清楚,只道后宫有些地方毁了,必须重建。”

    “我们的大军攻陷京城,杀进宫里的时候,后宫就着火了,不少宫殿都烧了,尤其太后的坤宁宫烧得更是览险,不难想象,放火的人存心将一切都毁了。”

    “那方太后怎么了吗?”

    “没事,此事显然是方太后所为,不只是要毁宫殿,更重要的是为了逃出宫。”

    徐卉丹惊愕的瞪大眼睛。“逃出宫?”

    戚文烨沉重的点点头。“因为后宫烧死太多人了,清查起来并不容易,查名册,确定身分,皇后为此忙得焦头烂额,直至两个月前,皇后惊觉这很可能是方太后的阴谋,以便方太后和戚元靖可以诈死逃出宫,密谋夺回政权,于是皇上开始让侍卫详查坤宁宫,果然发现坤宁宫暗藏一条通往外面的密道。”

    “方太后和戚元靖逃去哪儿了?”

    “当初攻进京城时,四哥就下令严守京城出入门户,皇亲国戚大臣及其家眷奴才一概只进不准出,而经商出京的人都必须再三盘查确认身分才能放行。因此四哥相信他们一定还在京城,于是暗中派侍卫四处搜寻,可是整个京城都翻过来了,就是连青楼也没放过,还是没有发现方太后和戚元靖。”

    “这也不代表他们必定逃出京城了。”

    “今日我们找到戚元靖身边的张公公,得知他们被送到南方投靠某一位大人。”徐卉丹若有所思的挑起眉。

    “你们是用酷刑逼他招了吗?”

    “……确实动刑了,但还称不上酷刑。”

    “可是,你们又如何确定他所言属实?”

    戚文烨迟疑的顿了一下。“如今京城全在皇上掌控中,无论方太后和戚元靖想逃出去,或是潜回京城,皆不可能,方家几个男人都已下狱,剩下的女人孩子也受到严密监控,他们再也难有作为了,张公公为何要欺骗我们?”

    徐卉丹想想很有道理,可是,若有法子逃出京城,张公公为何要独自留在京城?他们已经如此悲惨了,身边多一个人不是多一份力量吗?最有可能的解释是,张公公知道结局都是死路一条,不如牺牲自己为主子解围,将众人目光引开,好让京城解了禁,他们就可以大大方方离开了。

    “你可曾想过,方太后想得到纵火烧死一群宫女太监诈死逃出宫,如今若是牺牲某人就可以将你们引开,为何她不这么做?”

    “如此说来也有道理,可是,张公公何必为她牺牲?”

    “你相信张晋和何明会为主子牺牲自己吗?”

    “相信。”

    徐卉丹双手一摊。“这不就对了吗?张公公为何不能为主子牺牲呢?”

    “若是张公公所言属实呢?”

    “张公公提供的线索当然不能不证实,可是也不能放了京城的搜索。”

    “皇上做事一向周全,不可能因此就放弃搜索京城,只是不便再拿追查逆党之名大肆搜索,就怕扰民,引得人心动荡不安。”

    徐卉丹突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两眼瞪得又大又圆。“皇上要派你去南方?”

    戚文烨不由得苦笑。“你真聪明。我比任何人都清楚他们的长相,而皇上最信任的人是我,当然也只能派我去南方。”

    徐卉丹焦躁得从炕上跳下来。“我们又要分开了吗?”

    “若不是因为小妞妞,我会带你一起去南方。”

    徐卉丹觉得好闷,戚文烨去南方是要办正事,不是游山玩水,不可像他们从西北回京的时候如此悠闲,就算皇上同意他带上她们,小妞妞也禁不起这样的折腾。

    戚文烨伸手一拉,将徐卉丹扯进他的怀里,坐在大腿上。“对不起,这也是没法子的事,可是皇上答应我了,以后每年给我三个月假带你去西北游玩。”

    “我不喜欢分开。”日日夜夜为一个人挂心,一次就够了,怎么又来一次?

    “我也不喜欢与你分开,没有你在身边,我睡不好。”

    徐卉丹故意歪着脑袋瓜瞅着他。“是吗?你不会藉机逛青楼,或者接收人家送的妹子丫髪什么的?”

    “我承诺过不再纳妾,你当我随便说说吗?相信我,除了你,我可受不了其他女人的香味,呛死人了。”如今他也不必装模作样了,后院不用再养女人充场面了。

    徐卉丹忍不住唇角一翘。“不是越呛越来劲吗?”

    “胡说八道,我只喜欢你的味道。”

    “甜言蜜语。”

    “你还不了解我吗?”戚文烨不安分的开始对她上下其手,衣带都拉开了,眼看就要进入战场了,她突然一盆冷水泼了过来。

    “今夜可以陪我一起看星星吗?”徐卉丹不是故意泼他冷水,也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很想跟他多说一点话……不,应该说,她很想与他分享祝嘉苓的故事……这种毫无预警就被迫暂时分开的感觉,让她生出一种害怕的心情——她会不会来不及说什么就必须向他道再见了?

    “你真的要看星星?”他故作可怜兮兮的模样,可是激不起她的同情心。

    “我想告诉你一个很奇特的故事——关于我作过的梦。”

    见她说得如此认真,戚文烨不忍拒绝她,顺服的道:“好吧,我们去看星星,我听你说那个很奇特的故事。”

    徐卉丹拿着秋红裁缝的巧虎布娃娃,逗弄着已经可以坐起来的小妞妞——如同戚文烨所言,如今她脸上可见美人儿的样子了,以后京城的公子哥儿肯定抢破头了。

    没两三下,小妞妞就将母亲手上的巧虎布娃娃抢走了,徐卉丹不敢置信的一瞪,这丫头是不是有蛮力?怎么可以从她手上抢走布娃娃?

    “王妃心神不宁,难怪布娃娃一下子就被郡主抢走了。”碧芳取笑道。

    “……这个丫头一定有蛮力。”好吧,她偶尔会闪神想念戚文烨。

    说起来很奇怪,两人又不是没有分离过,可是,为何如此想念他?这一次的思念并非上一次那种不安,而是担心她不在身边,他不会好好照顾自己,男人嘛,总是没有女人细腻……虽说他比她还细心,不过,他只挑在意的事情细心。

    碧芳不悦的一瞪。“郡主是个温柔的姑娘。”

    “她明明有蛮力。”

    “小月与郡主玩布娃娃的时候,郡主可抢不走布娃娃。”秋莲忍俊不禁的笑了。

    徐卉丹无辜的撇了撇嘴。“小妞妞的力气真的很大,要不,你们来试试看。”

    小妞妞突然将手上的巧虎布娃娃丢给徐卉丹,显然还想再跟她一起玩。

    徐卉丹瞪着宝贝女儿。“你这个丫头是在向我下战帖吗?”

    小妞妞咯咯咯的笑,推着她拿起布娃娃与她玩。

    徐卉丹嘀咕的拿起巧虎布娃娃。“这个丫头是不是太古灵精怪了?”小妞妞伸手去抓布娃娃,这次也一样,没两三下就将布娃娃抢走了。

    “她真的有蛮力!”徐卉丹无辜的看着碧芳和秋莲。

    可是,碧芳和秋莲只是回敬她唾弃的眼神,然后她们发现小妞妞对徐卉丹的表情也差不了多少,似乎觉得她很笨,两人不由得噗喃一声笑了出来。

    “你们都欺负我!”

    “奴婢又不是王爷,哪敢欺负王妃?”

    碧芳这句话听起来没有任何问题,可是落在徐卉丹耳中就别有一番滋味,脸瞬间红了。

    “你们……你们这些人最讨厌了,明明欺负我还不承认!”

    碧芳和秋莲怔愣了下,顿时明白过来,两人暧昧的相视一笑。

    “笑什么?”

    见徐卉丹满面羞红,眼看就要转成怒火了,碧芳赶紧转移她的注意力。“这几日春临苑不太对劲。”

    顿了一下,徐卉丹才想起春临苑住着赵侧妃。

    据说,从他们离开到回来近三年的时间,赵氏有一半以上的时间都待在娘家,而最常做的是进宫与方太后培养感情,行径极其高调,她严重怀疑,赵氏是不是想寻找第二春?期待方太后助她离开戚文烨,赐婚再嫁某位表哥……这是不是太现代人的想法?

    总之,赵氏在京城活得很精彩,直到戚文怀和戚文烨他们攻入京城,方家败了,她顿时成了缩头乌龟,终日关在春临苑,若非云嬷嬷一直都很留意她的饮食,难保她不会饿死在春临苑。

    说到方家败了,就不能不提那个喜欢欺负她的妹妹徐卉英,听说在方家原本就过得很不如意,方家一垮,她更是受不了的大吵大闹,最后竟然疯了,被关在房里……如今方家被看管,所有的人都被关在辅国公府,她的活动范围只是更小。

    想到徐卉英,就不能不提起徐容道。严格说起来,徐容道比徐卉英更心狠手辣,巴结方家一步一步往上爬,最后竟然跟方家几个子弟一起煽动小皇帝削藩……这事绝对与小皇帝无关,因为小皇帝不过是空有头衔,一切都是方太后在背后操盘。总而言之,徐容道应该罪不可赦,不过,他有个贵为皇后的姐姐,如今父亲再一次被皇上重用,终究得到皇上格外施恩,只是送到京郊的庄子软禁。这样的结果比徐卉英好太多了,京郊庄子的视野应该比京城辅国公府还好些吧。

    无论如何,姚氏的这对儿女总算再也翻不起什么大浪了,以后应该不会再来找她麻烦了吧。

    “王妃!”碧芳出声打断徐卉丹的思绪。

    甩了甩头,徐卉丹甩去脑海的胡思乱想。“你说不对劲是吗?”

    “是,春临苑关得很紧,严禁丫鬟婆子进出。”

    方家败了后,赵氏再也没有踏出春临苑一步,但是也不用严禁丫鬟婆子进出,这还真是一件很奇怪的事。

    “王妃要不要派人去看一看?”

    徐卉丹想了想,还是摆了摆手。“算了,我若是派人去查看,剌激得她闹出什么疯病来,岂不是教人说我落井下石?”

    碧芳总觉得不妥,可是王妃的考虑也对,如今京城贵妇圈,王妃是仅次皇后娘娘最重要的人物,每日都有人上门递帖子,可是王妃刚从西北回来,身子还没养好,府里的中馈也还没接手,除了亲人谁也不见,因此外人对王妃有颇多揣测,此时赵侧妃若闹出什么事,确实对王妃不好。

    “那么,要不要派人盯着春临苑?”

    “不必了。”因为方家的关系,赵氏如今在府里的地位真是奇惨无比,她不去盯着春临苑,春临苑的人也会跑来告状,那又何必浪费精力在上头呢。

    “真的不管吗?”

    徐卉丹伸手揉了揉太阳穴。“赵氏如今的处境能玩什么花样,别在她身上浪费心思了。”她宁可将心思用在思念戚文烨。

    “王妃不舒服吗?”

    “有点头疼。”

    “会不会是招凉了?”

    “招凉了吗?”徐卉丹伸手摸了摸额头,并没有发热,不过总是不放心,还是让碧芳请郭大娘和小月进来将小妞妞抱去睡觉。

    “要不要请太医来瞧瞧?”秋莲担心的闷。

    “是啊,我这就递帖子进宫请太医。”

    徐卉丹连忙伸手拉住碧芳,摇了摇头。“如今宫里已经够乱,别再添乱了。我的身体很好,无须大惊小敝,大不了今晚早点歇着,保证明日一早精神就回来了。”

    “若是王爷在,必定立刻送帖子进宫请太医,绝不会放任王妃如此轻慢自己的身子。”

    这个丫头越来越爱管了……对了,她都忘了,难怪这个丫头管家婆的倾向越来越严重了。徐卉丹嘿嘿一笑。

    “王爷一回来,你和秋莲的婚事赶紧办一办,免得你们成日哀怨没有人可以唠叨。”

    他们去了西北之后,她为了采矿的事忙得焦头烂额,且郭大娘不在西北,卢方只能忍着与碧芳继续眉来眼去;此时,卢钧也向王爷表示,他很喜欢秋莲,请求王妃将秋莲嫁给他,因为秋莲的家人是她的陪嫁,全在京郊庄子,一时也不能到西北,婚事也只能拖着。

    她突然发现一件事,卢方和卢钧都是贴身暗卫,他们不好好保护戚文烨,将眼睛盯在她的丫鬟身上,这是不是太不务正业了?

    碧芳和秋莲很有默契的同时脸红了,以年纪来说,她们都是老小姐了,可是有个人喜欢自己,盼着八抬大轿将她们迎进门,这种感觉是很甜蜜的。

    “你们放心,这一次不会再拖延了,待你们成了亲,接下来是秋菊和秋红……虽然她们没家人,说不想嫁人,不过你们家王妃超有爱心,保证将她们嫁了……”徐卉丹越说越小声,整个人已经卷进被窝,不知不觉闭上眼睛睡着了。

    碧芳和秋莲不放心的互看一眼,王妃这两日精神不太好,看样子是病了,晚一点还是请太医来瞧瞧吧。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王府有只狐狸妻最新章节 | 王府有只狐狸妻全文阅读 | 王府有只狐狸妻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