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王府有只狐狸妻 > 第三章 疯癫六皇子

王府有只狐狸妻 第三章 疯癫六皇子 作者 : 艾佟

    虽然身边的人面对赏梅宴如临大敌,徐卉丹却没有搁在心上,徐卉英就要嫁人了,如今闹出什么事,她也会深受其害,除非她不在意受到波及,那她自认倒霉好了。

    总之,她完全不受影响,每隔五日去一趟玉宝阁,回府之前绕到聚宝斋,看一眼那个可爱的金元宝。

    聚宝斋的主人一定是同好,要不怎么会在店门口摆了一个金元宝?

    徐卉丹拍了拍金元宝,随口道:“若是再胖一点,你就更可爱了。”

    “徐姑娘吗?”

    吓了一跳,徐卉丹很自然的往旁边一跳,瞪着不知从何处蹦出来的男子——从他的打扮来看,应该是聚宝斋的伙计。

    “徐姑娘,我家二掌柜想请你进去喝杯茶。”

    她是见过聚宝斋的二掌柜,可是并未言明自个儿的身分。“你是不是弄错人了?”

    “徐姑娘每隔五日都会来这儿一趟,二掌柜怎么会弄错人?”

    “你确定我姓徐?”

    “难道姑娘不姓徐吗?”

    “若我不姓徐,你家二掌柜还是要见我吗?”

    “是,二掌柜就是要见姑娘。”

    “二赏柜为何要见我?”

    “有重要的事相告。”

    二掌柜能有什么重要的事相告?徐卉丹肯定二掌柜不过是个幌子,想见她的另有其人,此人知道她姓徐,必是查出她的底细,可见得不是平常人,正因为如此,她不好推辞。谁会如此费心查探她的底细?此人见她的目的何在?

    隐隐约约,她似乎捕捉到一个人,可是想想又没道理……无论如何,如此贸然与一个不知底细的人见面,又是在独自一人的状况下,总是不妥。

    “我不是一个人,另外一个人去一元堂买桂花糕。”碧芳受不了她对这个金元宝的痴迷,每次都要嘀咕几句,她索性派她去做其他的事。

    “徐姑娘放心,小的会守在这儿,待她来了,再请她进去喝茶。”

    “你认得她?”

    “若想待在聚宝斋,见过一次面就必须记住对方。”

    之前踏进聚宝斋时,她就感觉到这儿深不可测,没想到连个伙计都要有对人过目不忘的本领……她想要结识的文华就是聚宝斋的主子,今日就算要见的另有其人,这也能帮助她与文华更靠近一步。

    “好吧,我接受二掌柜的邀请。”

    伙计侧过身子,恭请徐卉丹入内,徐卉丹大大方方走进去,而二掌柜已经在里面恭候,拱手行礼,一声问候,便转身在前面带路。早猜到二掌柜是个幌子,徐卉丹也不废话,静静跟在后面,一路来到后面的竹林,有间厢房隐身在竹林之后。

    二掌柜打开厢房的门,行礼道:“徐姑娘请进。”

    徐卉丹走进厢房,见到戚文烨坐在里面,只是怔了一下,并没有太大惊讶。是啊,下意识已经猜到是他了,她与这儿最多牵扯的就是他了,再说,他与聚宝斋的主子关系匪浅,当然有能力拜托二掌柜出面请她见上一面。

    “徐姑娘请坐,张晋,为徐姑娘上茶。”

    徐卉丹在戚文烨对面坐下,张晋旋即上前倒茶,双手奉上。

    “你是谁?”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无意间得到一个消息——徐家三小姐想在赏梅宴上让徐家大小姐与六皇子闹点笑话愉悦众人。”

    他是谁当然重要,可是听见后面的话,她的心思已经落在关键点。“六皇子?”

    “你没听过六皇子吗?六皇子疯疯癫癫,闹出来的丑事数不完。”

    徐卉丹唇角抽动了一下,原来徐卉英打的是这个主意,让傻子和疯子碰在一起,为赏梅宴带来高潮,同时揭穿徐家大小姐生病的真相……不错嘛,这算是彻底毁了徐卉丹的名声,不过,这个丫头就不怕惹火老太太吗?还是说,她以为可以撇清关系?若她毁了老太太想靠她结一门好亲事的期待,老太太不会轻易放过她的。

    “若是你不想成为众人的笑话,我想请你帮个忙。”

    若她说0K,岂不是承认她是徐家大小姐?“这事与我无关。”

    “若是你想反将一军,让她变成笑话,我们就来合作。”

    “你是谁?这事与你又有何关系?”他不说清楚,她为何要表明身分?“你愿意与我合作吗?”

    “合作总要有理由。”

    “难道你想变成笑话?”

    “这事与你有何关系?你又怎么知道我会变成笑话?”

    这个丫头还真是难缠,不过,他喜欢她眼中散发出来的骄傲,仿佛一切都在她的掌握之中。“若是你愿意与我合作,你可以来这儿找我。”

    “我替徐家大小姐婉拒你的提议,一个连底细都不愿意让人家知道的人,不是一个合作的好对象。”他知道她是谁,她却对他一无所知,这种感觉真是令人不爽!

    闻言,戚文烨忍俊不禁的哈哈大笑。徐卉丹不悦的皱眉,她怎么不知道自个儿说了笑话取悦他?这位公子好像没搞清楚状况,她可不是来这儿逗他笑的。

    见她作势准备起身走人,戚文烨连忙止住笑声。“你还真是有意思。”

    “这好像也与你无关。”

    “我就是你三妹妹想要利用的疯子。”

    “嗄……慢着,你是皇上的儿子?”徐卉丹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了,这真是晴天霹雳,这个老是让她想一脚踹开的人竟然是皇子!

    眉一挑,戚文烨语带自嘲的道:“我看起来不像个皇子是吗?”

    “皇上的儿子也没规定一定要生成什么样子,只是……”皇子应该更臭屁一点,还有阵仗应该再大一点,像他这样子旁边只有跟着两个人,太没气势了。

    “我还是第一次听见这么有趣的见解——皇上的儿子也没规定一定要生成什么样子,只是什么?为何不接着说下去?”

    “你知道永昌侯府的大少爷徐容道吗?他是庶子,可是他后面至少跟了两名小厮和两名侍卫。”换言之,人家庶出的侯爷之子都比他这位皇子多一倍人手。

    “我不喜欢一堆人跟着,碍手碍脚。”为了让宫里的人忘了他这位皇子的存在,他日子过得又忙又累,何苦招摇的在身后挂上一串葡萄?

    徐卉丹第一次正眼看戚文烨,不错嘛,不喜欢装腔作势。一个没实力的人,就是带上一堆左右手,也不会让他变成很了不起的人,许多亡国君王就是最好的教材。

    “好吧,我们来合作。”她这个人很懂得礼尚往来,他愿意承认自己是那个疯疯癫癫的六皇子,她当然也愿意承认自己是那个傻子徐家大小姐。

    “既然决定合作,我们是不是应该以真面目相见?”

    “我如今满脸都是麻子,不好见人。”徐卉丹帅气的站起身,丢下结论。“如何与你合作,我会静待你的消息,可是我丑话说在前头,你的主意若不合我的心意,我会再考虑考虑。”

    戚文烨强忍着不顾一切伸手扯下她面纱,看清楚她容貌的念头,静静目送她走出厢房。对她,他不再只是好奇,而是想看明白……他从不想将别人看得太明白,因为看得太明白,很可能会失望,而如今,他竟然想将她看明白,想清楚知道她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女子……迟早,他会将她看明白,还有面纱下的那张容颜。

    戚文烨——当今皇上第六个儿子,过了年就二十了。十六岁封爵,封邑是西北西秦郡,来年出宫建府,本该同时迎娶正妃,可是,当时上面的四哥连正妃人选都未定,当弟弟的岂能越过去?选妃娶妻一事就此延宕下来。

    戚文烨乃贞妃之子。贞妃早早就失宠了,娘家又没有势力,在后宫的处境一直很艰难,还好与四皇子的母妃香贵妃感情极好,受到香贵妃照顾,日子才好过一些。因为贞妃与香贵妃的关系,戚文烨从小与戚文怀玩在一起,感情还不错,可是两人个性南辕北辙——一个豪迈不羁,一个深沉淡漠,处处显得不和,因此香贵妃病逝后,两人就渐行渐远,不再有往来。

    其实,四皇子迎娶正妃之后,接着就是五皇子、六皇子选妃娶妻了,可是五皇子刚刚选定正妃,太后就病了,六皇子的亲事便再一次被搁置下来。

    徐卉丹专注的听着碧芳从郭清那儿打听来的消息,有一种很深的感慨,皇家没有手足之情,也难怪戚文烨要装疯癫掩饰自己,这是一种生存之道,就如同她一样,装成傻子,以图在这个未知的时代生存下来。

    “太后病了,王爷的亲事就搁置了,这是什么道理?”徐卉丹不以为然的道。

    “大小姐,这种话说不得。”

    “我自言自语,你当没听见。”见到不平,连酸几句都不行,这也太痛苦了。此事任谁都看得出来,若非太后此时无心找个可以掌控的人选送进硕亲王府,六皇子的亲事也不会搁置下来。

    碧芳掀开炕几上的暖笼,拎出茶壶给徐卉丹的茶碗续满了水,语带担心的问:“大小姐真的要与他合作吗?”

    徐卉丹缓缓的喝完手上的茶,冷笑道:“虽然不介意人家当我是傻子,可是,徐卉英这个丫头实在太不可爱了,若不回敬她,我的奇蒙子……我是说,我的心情会很恶劣很恶劣,你知道吗?这样对身体有害。”

    碧芳不知该如何回应,二度落水的大小姐说话方式真教人招架不住。

    “难道你认为我应该放了她吗?”

    “不是,只是,若三小姐闹出什么事,连累大小姐的名声,这就不好了。”

    这个道理她懂,这个时代很重视家族名声,一笔写不出两个徐字,一个姑娘不好,自然拖累其他姑娘,说白了,同一个家庭教育出来的孩子当然一样……这实在有失公允,一只手五根手指长短不同,同一个家庭的孩子也是各有不同,因为上天给每个人的特质和天赋不同,相同的教育方式也不可能将他们变成相同的复制人。

    “你放心,那位皇子不至于不明白这个道理,而且我也挑明了,他的主意若是不能教我满意,我们的合作就取消。”

    略微一顿,碧芳说出内心的担忧。“听哥哥说,最好别招惹上皇家的人,否则,被卖了还会帮人家数银子。”

    徐卉丹哈哈大笑,拍手竖起大拇指。“郭大哥说得真是太好了,不过,他岂不是连我妹夫也骂进去了?”

    “哥哥对宁亲王可是非常敬重、赞赏。”

    徐卉丹做了一个鬼脸。“郭大哥可真是现实,如今他算是宁亲王府的人,宁亲王就算一肚子坏水,他也要夸成大善人。”

    碧芳实在哭笑不得。“奴婢只是要大小姐小心六皇子。”

    徐卉丹神情转为严肃。“碧芳,你觉得我是什么样的人?”

    怔愣了下,碧芳思索后回道:“大小姐聪明机灵,有大将之风。”

    “我喜欢聪明机灵,也喜欢大将之风,不错不错!”徐卉丹很满意得到的评论。

    碧芳觉得莫名其妙,不明白她突如其来的一问用意何在。

    “这么一说,你觉得我是一个值得相信的人,是吗?”

    碧芳很自然的点了点头。

    “这就对了,你还用得着担心我被人家卖了吗?”

    碧芳终于反应过来了。“虽然可以打听到六皇子的事,但是终究不清楚他的处事为人,况且他以疯癫闻名,总是教人不放心。”

    “我倒不觉得他是疯癫之人。”

    “传言未必可信,但是无风不起浪。”

    “徐卉英认定我是傻子,可是,我真的傻了吗?”

    碧芳明白了,大小姐可以装成傻子,六皇子当然也可装成疯癫之人。

    徐卉丹骄傲的扬起下巴。“若他真有本事算计我,我还要对他刮目相看。”二十五岁可以当到跨国集团的CEO,还可以应付父亲私生子女大大小小的算计,她靠的可不是爷爷栽培出来的那群得力助手,而是凭自身的本领过关斩将,坐稳那个高处不胜寒的位子。

    看着眼前比艳阳还令人眩目的徐卉丹,碧芳突然觉得自个儿很好笑,这些日子看着大小姐如何应付三小姐,让三小姐受了罪,还招来一顿责骂,她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还开心的说,以后再也不用为大小姐担心了,可是这会儿……“奴婢已经习惯保护大小姐,难免会大惊小敝,大小姐别放在心上。”

    “我明白,你是真心待我好,所以,若是有不放心,或有其他想法,你还是要说出来。我难免有不周全之处,多你一个人,可以多一份见解,于我有益而无害。”

    “是,谢谢大小姐不嫌奴婢唠叨。”

    徐卉丹微微推开窗子,目光落在不知名的远方,充满思念的道:“有人愿意对你唠叨是值得庆幸的事。”她好想念爷爷的唠叨,可是如今只能在梦里回忆,他的声音也越来越模糊了,真担心有一天她会忘了他的声音。

    寒风呼啸而入,碧芳抖了一下,连忙将窗子掩上。“大小姐喜欢奴婢唠叨,奴婢就当个唠叨的丫鬟。”

    “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用不着刻意迀就我。”

    “是,大小姐。”

    徐卉丹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咯咯笑了。“这几日少了徐卉英,我还真怀念,也不知道她在怡情院有没有闷坏了?”

    碧芳忍不住点头附和。“这种日子对三小姐来说确实不容易。”

    “以后去了辅国公府,日子更不容易,她还是早点适应得好。”她其实很可怜徐卉英,连自个儿要嫁进什么样的地方都不清楚……但愿,辅国公府没有她以为的可怕。

    徐卉英从来不是一个安安分分待在闺阁里面的千金小姐,而且一想到再过不久就要嫁人了,若不利用机会好好欺负徐卉丹,实在是不甘心,所以“消声匿迹”数日之后,她就按捺不住出洞了。

    “三小姐,我们真的要去竹芝轩吗?”玉梨一想到老太太的警告就很不安。

    徐卉英恶狠狠的一瞪。“不想去竹芝轩,你可以回怡情院,可是你再也不是我的陪嫁丫鬟。”

    玉梨赶紧闭上嘴巴。

    “以后若敢在我面前废话,我就将你送去老太太那儿。”冷哼一声,徐卉英大大的迈开脚步,可是半路上,她就感觉到有一种挥之不去的诡异,为何丫鬟婆子看她的眼神充满了惊慌失措?难道她脸上有东西吗?不对,离开怡情院时,她还特地打扮一番,在徐卉丹面前,她绝不容许妆容有一丝丝瑕疵。

    当她们快到竹芝轩时,她再也受不了了,命令玉梨将一个小丫鬟抓过来。

    “为何见到本小姐像是见了鬼?”

    “没……没有啊。”小丫鬟吓得全身发抖。

    徐卉英狠狠朝小丫鬟的脚一踢,小丫鬟立刻跪下。“不老实招来,你就在这儿跪着别起来。”

    “听说方家少爷跑去承恩寺偷看刑部尚书的千金,被人家抓起来打了一顿,如今躺在床上。”小丫鬟一口气说了,可是并没有因此获救的感觉,反而仿佛有人倒抽一口气,四周的冷空气顿时更显凝重。

    徐卉英神色愀然一变,说什么也不愿意相信平日哥哥口中的谦谦君子是个好色之徒。“哪个方家少爷?”

    “奴婢不清楚,只是说方家少爷。”

    说是方家少爷,可是任何人都相信是方钧儒,要不,方家少爷闹出这样的丑事,与永昌侯府有何关系?传出这样的事,此人就是要她难看。“从哪儿听来的?”

    “奴婢也搞不清楚,这个听说了,那个也听说了,大伙儿都听说了。”

    这很显然是要让人搞不清楚事情从何处传出来,摆明不让她抓到散播谣言之人!徐卉英生气的踢了小丫鬟一脚。“你滚!”

    小丫鬟狼狈的起身告退,可是内心无比欢喜,她获救了,不过,其他人的心情截然不同,感觉好像被推上了断头台,一刀挥下去,小命就休了。

    “玉梨,大伙儿都在传的事,怎么没听你提起呢?”

    玉梨已经冷汗直流。“奴婢也是不久前听说的,心想暗中查探此事的来龙去脉,再向三小姐禀明,可是没想到竟在府里传得沸沸扬扬了。”

    “结果如何?”

    “虽有几个说得出从哪儿听来的,可是追问下去,绝大多数的奴才都如刚刚那个小丫鬟所言,这个听说了,那个也听说了,根本搞不清楚究竟是谁先起头。”看着徐卉英那张脸因为愤怒而扭曲变形,玉梨赶紧又道:“不过奴婢猜想,此事应该与竹芝轩有关。”不是她卑鄙想陷害大小姐,可除了大小姐,还有谁与三小姐有仇呢?

    是啊,除了徐卉丹,还有谁不想让她好过呢?徐卉英真是气坏了,几乎用跑的一路冲进竹芝轩,可是还来不及对着徐卉丹开骂,徐卉丹已经抢先做出反应。

    “傻子爱哭……傻子爱哭……”徐卉丹害怕的缩在碧芳身后,可是嘴巴一刻也不放松的重复同样的话。

    徐卉英气得两眼暴凸,恨不得扑过去撕裂她,可是被玉梨紧紧抓着,小声提醒了一句“大小姐是傻子”,她才终于记起自个儿在徐卉丹手上吃了不少亏。

    忍住,徐卉英将目光瞪向碧芳。“我问你,是不是你在搞鬼?”

    “嗄?”碧芳真的是莫名其妙。

    “你不要装傻了,除了竹芝轩,还有谁会干出如此卑鄙无耻的事?”

    “奴婢实在不明白三小姐此话何来?”

    “除了竹芝轩,还有谁恨不得看我笑话?”

    碧芳懒得再回应了,兴师问罪,至少要有头有尾啊。

    “无话可说了吗?”

    “三小姐不说清楚,奴婢真的不知道从何说起。”

    “若不是竹芝轩在府里传方钧儒被当成好色之徒狠打一顿的事,府里怎么会有这样的传言,还传得沸沸扬扬?”

    闻言,碧芳目瞪口呆,而一直低声念着“傻子爱哭”的徐卉丹也怔住了。

    此事确实不是从徐卉丹这儿传出去的,只能说戚文烨太厉害了,不但知道方钧儒心伩刑部尚书的千金,还将刑部尚书夫人带女儿去承恩寺祈福的事巧妙的传进方钧儒耳中,让方钧儒按捺不住的跑去承恩寺,原是想与美人巧遇,没想到巧遇没成,反倒被当成了偷窥犯。正巧,这日去承恩寺祈福的还有许多权贵官宦之家,事情就此从各个管道传进了永昌侯府,也难怪这个听说了,那个也听说了。

    见到碧芳好像真的不知道此事的样子,徐卉英更是气急败坏。“你还想耍赖吗?!”

    “三小姐不说,奴婢也不知道此事。”

    “府里传得沸沸扬扬,你怎么可能不知道此事?”

    “奴婢刚刚从下面的丫鬟口中得知此事,还来不及告诉碧芳姐姐。”一直护在徐卉丹后方的秋莲忍不住插嘴道。

    这会儿徐卉英傻了,万万没想到情况会演变成这个样子。

    秋莲向前走了一步,以徐卉丹和碧芳可以听见的音量将听见的事说了一遍,碧芳随即温婉的道:“奴婢以为三小姐还是先查清楚究竟是谁在搬弄是非,以免生出不必要的误解。”

    徐卉英像是失了魂似的,最后究竟是如何走出竹芝轩的也不知道,但竹芝轩的人也不是很在乎,总之,徐卉英一离开,徐卉丹一鼓作气的冲进内室,踢掉鞋子,跳上床,钻进被子,然后放声大笑,碧芳进来瞧见的就是一座鼓鼓的小山抖个不停,伴随着一阵阵笑声。

    “大小姐,够了吧。”碧芳真的很担心她笑到断气。

    徐卉丹实在控制不住,这太好笑了。

    “大小姐,闷在被子里面不太好吧。”

    半晌,徐卉丹终于从被子里面钻出来了,双手紧紧捂着嘴巴,直到笑声止住,才松开双手道:“徐卉英真是可怜,还没嫁过去,未来的老公就给她唱这出戏,这会儿她可成了京城的大红人。”

    “大红人?”

    “你没看见吗?她气得整张脸都涨红了!”

    顿了一下,碧芳赶紧用双手捂住嘴巴,因为差一点就爆笑出声。

    徐卉丹忍不住摇头叹气。“这个方钧儒是不长脑子吗?好歹是辅国公府的公子,怎么会干出这般蠢事?见到佳人又如何?难道他可以因此不娶徐卉英吗?”

    “方家这位少爷想必很喜欢那位刑部尚书的千金吧。”

    “红颜祸水啊……最厉害的还是这个六皇子,怎么可以安排得如此巧妙?”虽是刚刚得知此事,但是毫无疑问,此事乃出自戚文烨的手笔,昨日戚文烨找上碧芳的母亲,托她进来送信,告知好戏开锣了,至于是什么好戏,很快就会揭晓了……寘的很快,一日之内就可以闹得如此盛大。

    “大小姐的麻烦还没过去。”碧芳提醒道。

    徐卉丹无所谓的摆摆手。“大不了成为京城的笑话,不过,应该比不上徐卉英。”

    “这件事很快就会过去了。”

    “六皇子不是说好戏开锣了吗?这只是一个起头。”

    “六皇子接下来会怎么做?”见到今日这样的事,碧芳还真的不能不担心,六皇子若是下手太狠了,因此拖累大小姐怎么办?

    徐卉丹想了想,摇摇头。“我猜不出来,他很可能等到最后一刻再送消息给我。”她严重怀疑,他是不是担心她拒绝合作,索性拖至最后一刻再知会她?

    “大小姐要不要先询问六皇子有何计策?”

    “不了,你不觉得像今日这样的结果更有趣吗?”戚不烨不会害她,这就够了……真奇怪,为何对他如此有信心?第一眼见到他,明明觉得他很臭屁,就是她最讨厌的那种人……不对,他们相见的第一眼是在马车上,只是第一时间没有想起来,也许因为那双带着淡淡忧愁的眸子,得知他真实的身分,她对他的感觉就变了。

    “大小姐就是喜欢看热闹。”

    没有热闹可以看,人生多无聊啊,尤其是这个女人没有多大价值的时代。徐卉丹什么也没说,下床穿鞋,重新回小书房看书。

    方钧儒闹了这么一出戏,徐卉英真正在永昌侯府消声匿迹了,也迎来永昌侯府少有的和乐日子,不时可见几个丫鬟婆子们聚在一起说说笑笑。

    过完除夕,在迎来正月十五元宵之前,永昌侯府先迎来赏梅宴。

    这一日永昌侯府上下都在忙,就是噤若寒蝉好些日子的徐卉英也活跃起来,只有徐卉丹清闲得提笔练字,好像这一切与她无关……说是无关,也确实无关,老太太因为她是傻子的关系,唯一耳提面命的就是安静不要说话,还嘱咐碧芳紧盯着她。

    在现代,因为爷爷很重视她的教育,毛笔字不见得写得比如今这个身分来得少,而她也很喜欢写毛笔字,这是练习耐性的方法。

    “大小姐如今的字越来越有二姑奶奶的味道了。”碧芳评论道。

    “芍药的字有女子少见的大气,我难以与之相提并论。”虽然她们只是透过书信往来互动,可是她对原主的这位双生子妹妹已经有某一种程度的了解,此女子乃巾帼英雄般的人物,她不想当这种人物,只想赚钱,堆积很多金元宝。金元宝啊金元宝,为何你生得如此迷人呢?

    “大小姐,你怎么又在画金元宝了?”漂亮的字帖上突然多出一个胖胖金元宝,碧芳真的有一种哭笑不得的感觉,大小姐是不是对金元宝太过迷恋了?

    “……不好意思,控制不住。”她嘿嘿一笑。

    “大小姐怎么会如此喜欢金元宝呢?”

    徐卉丹笑而不语,继续练字,练完字,迎客的时辰也到了。

    徐卉丹今日的使命只有一个,一睹刑部尚书千金的容貌——这位令方钧儒失了分寸跑去偷窥的女子应该生得国色天香……说起此事,她就不解了,发生了承恩寺的事,徐卉英为何没有阻止老太太对刑部尚书家的邀约?难道与她想法一样,徐卉英也想知道那位千金有多美吗?若是她,可不想看情敌长什么模样,这不是存心呕自己吗?

    她满怀期待,脑海深深刻划着“国色天香”四个字,可是一看,只觉得满天都是啊啊啊的乌鸦,不是不美,实在是她的姿态让人浮现一种动物——孔雀,容貌的吸引力瞬间荡到谷底。她突然觉得方钧儒是一个严重缺乏审美观的男人,也好,这样的男人配上骄蛮任性的徐卉英说不定正是天生一对。

    “大小姐,我去一下茅房,你待在这儿吃点心果子,不要乱跑。”碧芳随手帮徐卉丹拉了一下身上玫瑰紫的大氅。既是赏梅宴,今日的宴席当然设在遍植梅树的雪红亭——雪红亭其实分为左右两个,原本就是为了区分男女,有点距离,又不会太远,方便男女互相打量,眉目传情。此时两边亭子的四周都搭起暖棚,还摆了许多火盆,且人人几乎揣着手炉,倒也不见寒意,可是徐卉丹喜欢四处乱跑,碧芳坚持她不可以脱下大氅。

    “去去去。”徐卉丹专心的吃着点心。

    看了徐卉丹一眼,碧芳还是叮咛了一句“不可以乱跑”,方才转身离开。

    碧芳刚刚走开,徐卉英的大丫鬟玉梨就急匆匆的走了过来。“大小姐可以帮奴婢一个忙吗?三小姐哭得很惨,我如何劝她都劝不住。”

    “好啊好啊!”徐卉丹无比热情的道。

    玉梨一时怔住了,原本以为要费很大的劲才能将大小姐拉去玉荷池的临水亭。

    “走啊走啊!”徐卉丹按捺不住的跳起来往前跑,一副要看好戏的样子,玉梨不由得迟疑了,可是一想到三小姐的威胁,也只能快步跟过去,并在前面引路。

    走到一半,徐卉丹突然伸手拉住玉梨,玉梨吓了一跳,不安的回头看她,她很严厉的皱起眉头。“那个漂亮妹妹。”

    “漂亮妹妹?”

    “二妹妹讨厌的漂壳妹妹。”

    怔愣了下,玉梨反应过来了。“章姑娘吗?”

    “不知道,就是三妹妹讨厌的漂亮妹妹……三妹妹的帅哥哥!”徐卉丹两眼兴奋的绽放光芒,还真有那么一点花痴的味道。

    “方家少爷吗?”

    “不知道,三妹妹的帅哥哥。”徐卉丹指着玉荷池对面的临水亭,玉梨顺着她的指示看过去,亭中果然有人,不过有一段距离,看不清楚亭中的人。

    先是章姑娘,接着是方少爷,这会是什么意思?玉梨不由得心慌了。

    “肚子痛……我要去茅房……”徐卉丹突然抱着肚子蹲下身子。

    玉梨实在不知道如何是好,现在她该去找三小姐,还是带大小姐去茅房,再带大小姐去临水亭……事情全乱了,这会儿如何是好?

    “我要去茅房!”徐卉丹突然跳起来,转身就跑了。

    玉梨来不及抓住徐卉丹,索性转回去找徐卉英。

    玉梨前脚刚刚离开,徐卉丹后脚就折回来了,过了一会儿,碧芳也来了,两个人相视一笑,徐卉丹忍不住八卦的笑道:“我们先去临水亭占位子,就不知道这一次要上演哪一种类型的精彩大戏,但愿是可以让人喷鼻血……我是说,最好越有看头越好,你说不是吗?”

    碧芳已经习惯徐卉丹的说话方式,心想,这可能是看书看太多的关系吧。

    她们动作很快,而且很顺利的找到一个隐密又视野很好的位子,心跳加速,过了一会她们见到刑部尚书的千金章姑娘来了。

    章姑娘见到亭子没有半个人,显得很困惑,似乎也意识到此举不妥,便准备带着丫鬟离开,可是就在这时,徐卉英带着玉梨气冲冲的来了,一见到人就破口大骂。

    “你这个狐狸精!”

    开战了!两个人同时瞪大眼睛,兴奋的看着接下来的发展,不过,那位章姑娘毕竟是有教养的千金,声音娇柔软绵,她们根本听不清楚,倒是徐卉英回击的声音响亮得教人傻眼。

    “你这个不知羞耻的女人!”

    “你这个下贱的女人!”

    “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

    徐卉丹真想冲出去堵住徐卉英的嘴巴,她骂得很爽,可是最后吃亏的人是她……不不不,应该是徐家的姑娘,人家会如何看待徐家的姑娘?蛮横不讲理的恶婆娘、粗鄙无知的女子,如此一来她徐卉丹就算不是傻子,徐家姑娘的恶名也会阻断她的姻缘路……没关系,反正拥有现代灵魂的她对结婚这件事没有多大期待。

    徐卉英显然气极了,突然扑过去抓住章姑娘,章姑娘为了保护自己,只好伸手阻挡,转眼间两人就打起来了,两人的丫鬟都吓傻了,竟然没想到上前阻止。

    “妖精打架!”徐卉丹眼睛眨也不眨的低呼道。

    “嗄?”碧芳不解的看着徐卉丹。

    “呃……我是说仙女打架,两个仙女在打架,这绝对是难得一见。”

    “我们是不是应该想法子阻止?”

    没错,应该阻止,可是怎么阻止呢?念头一转,徐卉丹就看见几个男子高谈阔论的朝临水亭走来,其中还包括主导这一切的戚文烨。因为这样的阵仗,原本吓傻的丫鬟终于有了反应,连忙靠过去各自将主子拉开,不过,一切都已经太迟了。

    徐卉丹很想继续看下去,可是她感觉越来越冷了,再待下去,她很可能变成冰雕,成为这里的一大奇景,她倒无所谓,只是拖累碧芳就不好了,还是赶紧走人吧。

    赏梅宴之后,徐卉英被禁足了,而冯氏也下了一道命令,待徐卉英嫁进辅国公府,姚氏就回乡下的庄子,在这同时,徐卉英身边的一、二等丫鬟全部被发卖,若非孙氏求情,她们的下场恐怕是进了窑子。

    害人不成反害已,还因此拖累周遭的人,徐卉英会不会悔不当初?

    徐卉英有何反应,徐卉丹并不在乎,但愿她嫁进辅国公府之后,能够安安分分过日子,不过在这种情况下嫁进辅国公府,日子想要过得安宁,恐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她突然觉得很可悲,这种事若发生在现代,两家应该结不成亲家了,可是在这里,家族的面子重要,家族的利益更重要,无论他想不想娶,她愿不愿意嫁,他们都已经没有回头路的困在一条船上。

    虽然觉得很悲哀,但是一想到那出精彩绝伦的好戏,她真的很想拍手叫好,戚文烨真是太厉害了,他究竟如何让每一个人走进他设下的局?章姑娘为何会去临水亭?看她的样子,当时她应该是去见某个人,是谁呢?

    想了三日,她实在太好奇了,索性趁着上玉宝阁巡视时,顺道去聚宝斋找戚文烨,很巧,戚文烨今日正好也“我与徐姑娘越来越有默契了。”戚文烨显然很开心见到她。

    她怎么觉得戚文烨很像诡诈狡猾的狐狸?是她最不想打交道的那种人,这种人会害她浪费太多脑细胞,所以,她不想跟他有什么默契,不过,此时她不想在这种无关紧要的事上纠缠不清,只闷道:“你如何将章姑娘引到临水亭?”

    戚文烨也不想隐瞒她,很爽快的回道:“一首诗。”

    “什么诗?”

    “静女其姝,俟我于城隅。爱而不见,搔首踟蹰。静女其娈,贻我彤管。彤管有炜,说怿女美。自牧归荑,洵美且异。匪女之为美,美人之贻。”

    “邶风、静女。”

    “是,署名——临水亭。”

    原来如此!徐卉丹顿时明白过来,微微挑起眉。“章姑娘心仪的公子是谁?”

    “你只要知道章姑娘早就入了荣贵妃的眼,准备给太子当侧妃。”

    徐卉丹突然闪过一个念头——章姑娘心仪的男子是不是戚文烨?徐卉丹左看看右看看,除了疯疯癫癫,戚文烨实在无可挑剔,不过刑部尚书大概不愿意将才貌双全的女儿嫁给一个以疯癫闻名的皇子吧。况且,未来太后看上的人,谁敢抢?也难怪方钧儒喜欢章姑娘,却不敢求父母去提亲,所以他最后是娶徐卉英还是其他女人,大概都觉得无所谓吧。

    “没见过你这样的姑娘,哪有这样子盯着男人看的?”他是在责备她吗?怎么口气听起来有一丝丝甜蜜?

    从小她所受的教育是——没有直视对方很失礼。这种话她当然不敢说,只是继续追着先前的问题问道:“章姑娘心仪的人是你吗?”

    “不可胡言乱语,小心隔墙有耳。”

    隔墙有耳?她敢说这里被他防得滴水不漏……算了,这种事也不是非知道不可,倒是有一件一直搁在心上的事,正好可以藉着他们如今建立起来的交情打听一下。

    “你认识文华?”这应该是肯定句。

    “文华啊……”戚文烨好像犹豫不决是否认识此人。

    “一个很神秘的商人,也是一个很了不起的商人。”

    “我知道,他的买卖遍及整个大梁。”

    徐卉丹两眼闪闪发亮。“你真的认识他吗?”

    见到她的反应,戚文烨突然觉得很吃味,她从来没有用这样的目光看着他,她怎么可以对一个陌生人如此热情?“你想认识他?”

    “想啊,我对会赚钱的人特别感兴趣!”

    戚文烨闻言皱眉。“姑娘家不应该说这种话。”

    她实在不知要作何反应,总不能开课讲解兴趣有很多种,而她的兴趣与他理解的兴趣差太远了……还是左耳进右耳出,继续她关心的事好了。“可以让我见他一面吗?”

    “不行。”

    怔愣了下,她没想到他这么不给面子的拒绝了。“为何不行?”

    “为何要让你见他一面?”瞪着他半晌,徐卉丹终究只能挤出一句。“你还真是小气!”

    戚文烨看她的表情好像在说“别扭的孩子”,一笑置之。

    “文华是不是生得比你还俊?你嫉妒他,不想让我见到他,是吗?”

    唇角抽动了一下,戚文烨皮笑肉不笑的道:“激将法于我无用。”

    “这是事实,要不,为何不让我见他?”徐卉丹挑衅的扬起下巴。

    这个丫头真是一个不懂得服输的人,不过,这一点倒是很合他的胃口。

    “好吧,你要见文华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我不做无利可图的事,你要见他,就必须先让我见你的庐山真面目。”他知道她和四嫂是双生子,但碍于明面上他和四哥要保持距离的关系,所以他至今仍未见过四嫂的卢山真面目,原本以为在赏梅宴上可以看见她的容貌,可是那天她推说脸上起疹子,只能戴上面纱见人,以至于他至今未见过她的真面目。

    “……我满脸都是麻子,你看了会作恶梦。”他已经知道她的身分,她也没必要再蒙着面纱见他,可是一想到没有面纱的阻隔,就是有着说不出的不自在,好像,她很可能因此被他看透,而这是一件很危险的事……这是不是很可笑?为何会有这种莫名其妙的感觉?

    “我还是要见你。”她若真是个麻子,也一定是个可爱的麻子……他怎么对她如此有信心呢?

    “若你是麻子脸,你喜欢被人家瞧见吗?”

    “我们如今是在谈条件,无关喜欢与否。”

    “……不能换其他条件吗?”

    冷哼一声,戚文烨没好气的道:“你索性打消对文华不该存有的痴心妄想。”

    “我对他没有痴心妄想……”她想与文华合作赚钱,这算是一种痴心妄想吗?

    “我已经提出条件,接受与否,你可以慢慢思量。”

    “见到我的庐山真面目,你就真的可以让我见到文华吗?”

    “你信不过我,又何必找我?”

    是啊,他给她的感觉像只诡诈狡猾的狐狸,可是很奇怪,她就是相信他,是因为他们此次一起合作反将徐弃英一军吗?

    “若是你想喝茶,就留下来,要不,今日到此为止。”

    “我不喜欢茶,我喜欢……”有多久没有喝咖啡呢?以前,那是她每天至少要喝上一杯的玉液琼浆……她突然悲从中来,觉得好委屈,为何自己会来到这个毫无自由可言的地方?没有咖啡,没有电脑,没有智能型手机,出门还要钻狗洞,偷偷摸摸搭上曹掌柜派来接应的马车……徐卉丹越想越气闷,孩子气的起身就走了。

    没有一声招呼就走了,张晋不敢置信的眨了眨眼睛,忍不住要嘀咕一下。“王爷实在太宠徐姑娘了,瞧瞧,宠得都不像样了。”

    戚文烨闻言一怔,是啊,为何不曾发现他如此宠她?自己虽不受宠,但还是皇子,尊贵的身分不容轻慢,他的心眼也从来容不得任何无礼,可是从初相遇,这个丫头对他就只有无礼可以形容,他却不曾想过纠正她,仿佛理所当然的纵容她,他是怎么了?难道他……戚明赫冷眼射向张晋。笨蛋,难道看不出来王爷喜欢徐姑娘吗?

    张晋接收到戚明赫投来的讯息,如同被雷劈中,王爷喜欢那个麻子脸的傻子?!

    戚明赫忍不住摇头。无知,徐姑娘绝非麻子脸,更非傻子。

    戚文烨无视身边两人“眉来眼去”的无声交流,深深陷入蓦然发现的惊骇中。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王府有只狐狸妻最新章节 | 王府有只狐狸妻全文阅读 | 王府有只狐狸妻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