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种田宅女逗忠犬 > 尾声

种田宅女逗忠犬 尾声 作者 : 玛奇朵

    远离了京城里的纷纷扰扰,终于来到边关,崔淡云看着自家住着不算太差的将军府,总算也过上了一脚出四脚迈,外出坐轿的日子,等到肚子里揣的那一个也终于安分下来后,她某日翻开帐本仔细的算了算,觉得这样的日子……真危险。

    没错,是危险啊!崔淡云看着帐本里的东西,整个人欲哭无泪。

    要不是她终于稳定下来,然后让那男人把这将军府里的帐本拿给她看看,她或许会成为史上最穷的将军夫人。

    看着帐本上几乎没有任何的金银收入,她一整个都要傻眼了,这这这……这偌大一个将军府的现银,感觉比她手上能够动用的银子还要少?!

    她不死心,让春兰和夏兰跟着她一起往库房去,顺便让身边一个小丫头去喊将军府里的王管家来,她就不相信了,这将军府里居然能够穷成这个样子。

    等她到了库房前,王管家已经站在那里,崔淡云也不废话,直接就让他开了库房,然后看着屋子里泾渭分明的两边,瞄了眼王管家,他马上很有眼色的上前介绍——

    “这都是将军带回来还有别人孝敬的。”他摸不清楚夫人想要知道什么,只得简单的先说了一句,然后一脸等待提示的看着新来的女主人。

    听说这个将军夫人是个村妇,但是这一身的气派,还有那作风看起来就不怎么像啊!他当这将军府管家虽然也才一年多,平时也是有点气势的,但是在这个夫人面前似乎一点用也没有。

    崔淡云看着库房两边明明白白的分类,一边是画卷和文房四宝之类的东西,一边是首饰珠宝,甚至还有在北方难得一见的珊瑚树,前者多得几乎占了大半个库房,后者则是只有几个箱子堆在角落里,而库房里该有的银子金子一眼扫过,连个影子都没见到。

    “这就是将军府的库房?难道平日用的银两不放在这里?”

    王管家一听见这个问题,脸一僵,有些紧张的搓着手,结结巴巴的说,“那个……其实府里用度的银两都是在帐房里。”

    帐房?崔淡云看着那一本本的帐册忍不住冷笑,然后也不多说便出了库房,直接拐道往帐房去。

    只是他们一群人都还没走到帐房,就看见一个留着山羊胡子,穿着一身文人长袍的中年人小跑着从帐房方向冲到他们面前。

    “我说老王啊!爱里又没钱了,赶紧去开了库房再拿东西去换点钱回来啊!”被称作老王的王管家顿时觉得压力大增,尤其是跟着夫人的那一群人几乎是瞬间都把眼神聚在他身上了。

    他不用回头都猜得到她们现在在想些什么,王管家心里悲伤得想抹一把泪。

    等那个帐房到了近前,发现王管家的脸色有些尴尬,至于后面的将军夫人神情则是有点怪异,行礼后便眼巴巴的看着他们没出声。

    崔淡云知道如果他们真的是贪污的话,这两个人可不会就这么大咧咧的在外头喊,除非他们是真的没脑子,所以她也没生气,只是等着解释。

    王管家也知道夫人没马上让人将他和帐房老胡给拿下就是天大的体面了,也顾不得自己一身的汗,有些结巴的跟崔淡云解释起将军府里悲惨的帐务状况。

    将军府里的下人不多,原本只有管家帐房,几个护院和厨房里的两个厨娘,几个打下手的下人,后来的这些小丫头还有一些跑腿的小子都是夫人来了之后才添的。

    然后将军府虽然名称很好听,但是将军长年打仗,也就是这一两年战事少了,才有比较多的时间住在将军府里,因此平常都在军营,所以自然没有什么赚钱的营生,而他们这些下人的名头说得好听,但大部分都是将军帮忙收容的难民而已,平日里帮忙做饭打扫还有打理宅子还行,要说其他的,像去经营商铺什么的就没办法了。

    没收入,就没银子,将军府看着好看,听着名头好听,其实大概就是在小康和贫困之间挣扎而已。

    崔淡云听了这些,虽说心中本来已经有些底了,但还是有种一只乌鸦从头顶飞过的苍凉感。

    她吸了口气,又接着问,“那帐房说的开库房换银子又是怎么一回事?”

    王管家有些尴尬的回道:“因为真的没钱了,大伙儿就算可以不要月俸,但也不能不吃饭啊!所以将军就说了,没钱的时候就拿库房里的东西去当,当了换点钱来使,用完了再……”

    王管家怕她以为自己把钱花得太快,连忙又做了补充,“因为将军之前是文人,很多人家送的礼也多是这些,这些东西招眼,要当也不成体统,所以都只拿那些没记号,看着也不打眼的金银首饰去当,一次也不敢多,供了家里人吃喝外,就够补贴将军说过的几户贫苦人家而已。”金额不大,但是年年月月下来也是一笔大的花销,也让库房里的收藏越来越往一边倒。

    剩下一堆主人家根本没空欣赏的东西,结果能换钱的越来越少……王管家和胡帐房的心中不禁同时为自己抹了一把心酸泪。

    就没见过这么穷的官!让他们别说贪污了,只想着别哪天大家一起没饭吃就是万幸了。

    崔淡云看着两个中年男人那副苦样,再想到刚刚自己拿到的帐本,只觉得头痛得半死,挥挥手让他们走了,自己又带着一群人回正院,然后窝在房里,开始打起自己的小算盘来。

    之前她弄出了红酒白酒,算是赚分红的,每年虽然不能说赚得手抽筋,但是也足够他们母子俩过上比一般人好些的日子,这还是她不多收,而且每年只出一点点限定版的酒才赚了这样的钱,但是在来边关前,她想着这生意天高地远的,收起帐也麻烦,就直接把配方和之前藏起来的细节一并给卖了,得了两千两银子。

    这点银子她本来还不看在眼里,但是现在看起来这笔钱很重要,因为要靠着这两千两当本钱来养活这一家子人,还有不少贫困户,所以她真的得想想,到底该怎么用才好,才能够花出最大的利益来……

    这一想,就是大半天,直到天黑了,她趴在桌子边上,皱着眉又揉了一张纸扔到地上和其他废纸作伴。

    “这是怎么了?怎么连晚饭都不吃了?”方慕文从外头回来,就听说她连饭都没吃,一个人关在房里不知道在做什么,让他三步并作两步,连忙往房里赶,没想到就看见她拿着笔不停喃喃自语地写些什么,而地上已经扔了一堆的纸。

    一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崔淡云先是吓了一跳,然后看到来人,对着他轻哼了声,丢下笔,站起来伸展伸展身子,才没好气的说道:“我这不是愁的呢!人家当上官夫人可高兴了,什么都不用愁,就我是劳碌命,今儿个才知道这偌大的将军府

    居然是靠当东西在过日子的!”简直是刷新了她的人生观和世界观!

    方慕文楞了下,然后摸了摸脸,有些尴尬的说着,“这不是我们家底子薄嘛……”当然重点也是他不大会经营,又不想拿一些人家白送来的股分,自然就落得如今这样的景象了。

    “行了!我就是说说,但我们真的要认真找一个赚钱的法子了。”要不然这一大家子迟早都得去喝西北风!她这句话没说出口,就怕刺伤了他男人的自尊心。

    “你已经想好要做什么了?”

    崔淡云神秘一笑,“是有点头绪了,过阵子你就等着看吧!”

    方慕文是知道她会做一点小生意的,但是想着后院里那些酒还有之前据说她领着村子里做的豆腐,想来想去她也就是做一些吃食的生意吧,大约就是饿不死,但是想靠这些发大财却很困难。

    他心里这么想着,嘴上却不是这么说,而是满脸支持的表示:“我知道了,府里应该还有些银子,你看要多少就拿去用,要不然我再去多买一点田,总归我这个将军的名头还在,我们怎么说也饿不死的。”

    崔淡云看着这个愿意无条件支持老婆的好男人,也没戳穿他心中对于她事业不看好的那点小心思,而是揽着他的腰,甜蜜又自信的笑着,“那你就等着吧!看看你媳妇儿怎么把我们的库房重新用银子给堆起来!”

    “那就看娘子的了!”方慕文看着她自信的笑容,心中也满是欢喜,随口就接了话。

    这时候的他,完全没想到接下来几个月,就会刷新他对自己媳妇儿做生意能力的印象。

    第一个月,崔淡云用手上的银子,在边关最大的城镇上买了一栋酒楼,不仅重新装修,还让人往南方去批了一堆草药和莫名其妙的东西回来。

    第二个月,崔淡云又买了一批下人,发衣裳并让人去教规矩,甚至还写了手册让人跟着做,反而让方慕文越发搞不懂她到底想做什么。

    第三个月,酒楼装修完毕,她在让人打了一堆造型奇怪的炉子后,就叫人大街小巷的去宣传新酒楼即将开业,甚至还发了什么折价券,拿着券子上酒楼吃饭还送一杯酒。

    顿时整个城里都轰动了,所有人都翘首以待,看看这家新酒楼有多豪气,居然还能够吃饭送酒。

    开幕当天,店铺还没开门,崔淡云就带着儿子丈夫一起到酒楼最上层去坐着,看着下面排队的满满人潮,非常满意的道:“瞧!这不是人挺多的吗?”

    方慕文不想打击她的好心情,内心想着这样的好生意大概就送酒的这几天吧!如果之后生意不好,这个冬天府里可能缺银子会缺得更凶了,他还得去想想办法。

    崔淡云对于他的担心觉得一点必要都没有,因为她想了半天,觉得最容易制作又绝对会有广大人气的东西就是火锅和啤酒。

    等到火锅店上手以后,她甚至打算在火锅店旁边再开一个小铺子,顺便卖炸鸡,在北地里,一边吃炸鸡配啤酒……现代人都受不了,更不用说是古代人了。

    她的生意要让普通百姓能吃,官宦人家也能吃,给多少银两就能点什么价位的材料,龙虾什么的自然是没有,但是这时代山珍海味也很多,加上她斟酌了好久配出来的几种汤头,甚至她还搞来了辣椒,又教会厨师做了好几种丸子和火锅饺,就是酱料啤酒她也都给调配出来,就不信这样还能够生意不好。

    屋子里的人大概除了她以外,对于这个桌子上头咕噜咕噜滚的锅子菜真的没有那么大的自信,但是为了不打撃孕妇的自信心,还是都闭嘴了。

    崔淡云也不多说,只浅浅笑着,“好了!多说你们也不信我,就等着瞧吧!小二,上菜!”

    微冷的空气中,暖暖的火锅飘散出一股鲜味,配上桌上十来盘各式不同的酱料和菜蔬肉类,让这房间里瞬间充满了满溢的食物香气,不只方梓泓看得口水直流,就是方慕文和两个小泵娘也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崔淡云招了招手,示范了一次吃法,就挥手豪气说道:“行了,大家开吃!”

    似乎随着这一声令下,这一年边关里那充满鲜味的火锅就在冷冷的冬季里不断的蔓延,也让崔淡云满意的看着将军府里的小金库,感慨终于不是靠着当东西过日子了。

    不只是县城,她的火锅和啤酒搭配越传越广,也让方慕文真的明白到自己是娶了一个有绝对“旺夫运”的好媳妇儿。

    某一天,当他看着自家的库房那银子是整箱整箱堆得满地都是时,他忍不住望着自家媳妇儿,温柔的说:“媳妇儿,我要是没你该怎么办?”

    崔淡云轻轻一笑,然后牵起他的手,“是啊,要怎么办呢?所以明白我的好了,是不是该牢牢的抓紧我啊?”

    方慕文点点头,然后猛地将她一把抱起,在月夜里像个疯子一样大吼着转圈,“我媳妇儿最好了!绝对不放手!”

    崔淡云先是被他突来的举动给吓了一跳,然后又好气又好笑的槌着他,“快放我下来!你这笨蛋——”

    “我不放!”

    “快放我下来!大夫说我又有啦!啊——转得我都晕了。”

    他们笑闹的声音低了下去,只有天上的明月笑咪咪的,挂起了一弯微笑的弧度。

    笑看人间有情人。

    七年后

    “啊——我不生了!我不生了!”一声高亢的尖叫忽然划破了边关里的将军府,府里所有人依然该做什么就做什么,一点都没有因为这一声尖叫而改变了自己的动作。

    崔淡云躺在床上,肚子那里高高的隆起,然后边上烧了热热的炭盆,逼得她头上满是汗,一边用力吸气吐气,却还要一边喊着。

    “媳妇儿,我们下次真的就不生了!不生了!”方慕文挂在窗棂边,听着里头一声声的咒骂,一边在外头保证着。

    他早上去巡城,傍晚回来还没进门,就听见自己媳妇儿差不多要生了,连衣裳都还没来得及换,就赶紧过来窗户边站着,果然又听见了媳妇儿每“生”必骂的台词,他连忙做同样的安抚。

    “爹,您最好说到做到,要不然娘最后又会再骂一次的。”一个少年的声音从窗边传来,方梓泓手里抱着一个,边上按照高低又站了三个,全都站成了一排,看着他挂在窗上喊话的模样。

    “你这小子懂什么,这生孩子哪里是人可以控制的,孩子要来难道我还能把孩子给塞回去?!”方慕文没好气的说着。

    “是不能控制,但是按照颜色来取名字,已经红、澄、蓝、绿黄都生了,娘生的这个就是靛色了,难道您还真想要娘生出一排彩虹来?”

    被儿子说这种生孩子的事情,就是方慕文脸皮再厚,也有点挂不住的感觉,他忍不住训斥道:“你懂什么,让你多几个弟弟妹妹有什么不好?”

    方梓泓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到屋子里的第二轮咒骂开始了。

    “方慕文,王八蛋,明明说不要再生了,啊啊——都是你!说要凑什么彩虹!下次再说这话我就要把你的脸打成彩虹!”崔淡云一边痛呼,一边还是很有余力的骂着。

    没办法!这生孩子,生着生着就习惯了,包括第一胎到这一胎,都已经是第五胎了,因为中间还有一对双胞胎,所以还能够少生一次,但就生这五次也差点要了她的命,所以这绝对是最后一次!

    她发誓,这绝对是最后一次了!

    听着屋子里头的痛呼越来越长,骂声越来越少,方慕文也没心情和儿子耍嘴皮子了,趴在窗棂边上,不断的问着:“媳妇儿,你现在好不好啊?还疼不疼啊!”

    突然砰地一声,窗户被突地打开,已经嫁为人妇的夏兰皮笑肉不笑的看着窗户外的将军,然后一盆冷水直接往他脸上泼。

    “将军,夫人说让你冲冲冷水冷静一点,还说都生了第五次了,你觉得疼不疼啊?!”

    说完,砰地一声窗户又被关上,只留下外头一只淋得很彻底的落汤鸡。

    几个孩子可怜又同情的看着自己的爹成了落汤鸡,但是也没人上前去,就看着他被淋了整身的水也没放弃的继续攀在窗户上,不断给崔淡云做精神喊话。

    产房里头,在感觉差不多的时候,崔淡云就已经不花力气去大吼大叫了,而是咬着唇准备最后的用力。

    但是窗子外头,那个姓方的傻男人还是在继续叨念着——

    “媳妇儿,你辛苦了!等你生完,我马上去端鸡汤来给你补身子!”

    “媳妇儿,疼不疼啊?疼的话让我进去啊?我的手让你咬,别咬破自己的嘴了!”

    一声又一声,让崔淡云差点憋不住,又要笑出声来。

    边上的产婆还有一些年轻的丫头全都羡慕的看着躺在床上的崔淡云,说着每次生产总要说的话。“夫人可真是好命啊!能够有这样一个夫婿,又是一个将军,任劳任怨的,更别说还有这样好脾气,能够如此对待自己的媳妇儿,这是整个边关甚至是京城里都找不着的了。”

    “是啊!将军大人这次也是要一直站着等夫人生完吧?”

    “可不是呢!罢刚让夏兰姊姊去弄了一盆水倒了下去,就是想让将军先去把衣裳给换了,休息一下再来,结果人还是站在那里不离开!”

    那些羡慕的话,听了第五次其实也该习惯了,但是崔淡云一边用着力,嘴还是想笑的。

    因为她们称赞的可是她的男人,一个她跨越了千百年的时空才得到的男人。

    虽然他有点大男人主义,虽然他偶尔看起来有点傻,虽然他有时候缠人得很,但她就是这么的爱他啊!

    感觉到最后的疼痛快要到来,她忍不住放开了声音又喊了他的名字——

    “啊!方慕文——我爱你!”

    被点到了名字的方慕文,还以为里头发生了什么事情,连忙攀着窗户想看看里头的景况,结果手一个没勾稳,又听见她喊出的下一句话,让整个人都傻了。

    他先是喃喃自语,黝黑的脸有点微红,“啊,这大庭广众之下,说这样的话有些缺了礼数啊……但是,那又怎么样呢?”这可是他媳妇儿第一次说爱他啊!

    方慕文高兴的也顾不得刚刚自己还说这样缺了礼数呢,连忙对着窗户,更高声的喊回去:“媳妇儿,我也爱你!”

    方梓泓捂着脸,觉得自己明儿个上学堂又要被打趣了。

    爹娘这么恩爱,让他们这些儿女有时候也很困扰啊!尤其每生一次,这两个人总搞得这么惊天动地的。

    方梓泓想到就想叹气,回头一看,他爹就站在窗户边跳上跳下,哪里看得出来这是名声赫赫的镇关将军?

    但是,看着天上这十五日大又圆的月亮,再看看那个笑得有点傻的爹,他心中忽然明白了幸福这两个字的意义。

    能够这样一直过下去,就算有时候有点鸡飞狗跳,也算是一种幸福吧?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种田宅女逗忠犬最新章节 | 种田宅女逗忠犬全文阅读 | 种田宅女逗忠犬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