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楼雨晴典藏17纪念辑 > 2013年杨家相关(4)

楼雨晴典藏17纪念辑 2013年杨家相关(4) 作者 : 楼雨晴

    我不想再走回头路,让她为了站在我身边而变回那个社交女王龚云颦,那不是她真正想要的样子,如果让我选择,我宁要原本那个纯真无虑的龚悦容。我可以不是丰禾的主事者,只要她好,我可以就只是龚悦容的丈夫。”

    因为没有什么,会比她更重要。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多年的深夜父女谈心也不是谈假的,早在他开头时,她就猜到了。

    “好啊,你想做什么就放手去做,不用顾虑太多。”她哪会不知道,他迟疑的点是什么?但只是多年前就有共识的时,童年记忆中,母亲的寂寞,父亲的为难纠结,她是看在眼里的,为了无憾双亲的人生,扛这点责任又算什么?

    她已经成年了,而父亲为了杨家,已经辛劳大半辈子,都年近五十了,未来还能有多少时日?人生剩余的日子,也该让他去过他真正想过的日子,停下忙碌奔波的脚步,好好陪伴那个等待了他一生的人。

    听妈咪说,他退休以后的生活,要跟她在他们相遇相恋的地方,每天陪她看日出、看夕阳,还要陪她去所有她想去的国家游玩……

    听她说得那么期待,双眼都会发光,她想,妈咪是真的很期待这一天的到来呢!

    期待……期待个鬼啦!

    有人跑去宜兰开民宿逍遥,她却得坐在这里,跟一叠又一叠消不下来的卷宗奋战!

    当敲门声再度响起,看见那叠捧进来的公文,她放弃挣扎,整个人直接软趴趴瘫倒在桌上。

    虞晓阳步伐顿了顿,还是铁石心肠地将消减了一半的公文,叠回两小时前的高度。

    “虞晓阳,你不是人。”她悲愤道。

    某人不为所动,声调平缓无波。“我会陪您一同加班。”

    打完巴掌,也知道要赏颗糖的道理,虞晓阳另一手端上餐点。“您有四十分钟的用餐时间。”

    这个她爹一手调教出来盯她的牢头,还算有点良心。

    心理稍稍平衡了些,打开餐盒,没有疑问是她最爱的那家,连菜色也道道都是她爱吃的,并且已事先将她讨厌的葱花挑掉。

    有时她都觉得,这牢头未免也太了解她,爱吃什么、不吃什么、脾气、性情、习惯、劣根性,眼珠子一转就知道她心里在盘算什么……简直是她肚里的蛔虫。

    还有,无论再忙碌,也不曾让她三餐不正常,特助做到这样,添衣送餐、看前顾后像奶娘,全能称职到一个不行,有点良心的雇主都该为他加薪。

    虞晓阳弯身将被踢到角落的高跟鞋拾回,整齐摆放在她腿侧,听闻顶头上司嘴里咬着卤蛋的含糊低哝,直起身后,才面不改色,四平八稳地回道:“感谢总经理体恤,我对目前的薪资并无不满。”

    喔,所以就是不需要加薪的意思。居然还会有人嫌薪水太高?

    虞晓阳转身,冲了两杯热桔茶,将另一杯送进总经理办公室后,才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连茶温都控制在不烫手又刚好能入口的最佳温度。她这特助真的是称职完美得不像话……

    其实也不是真有那么累啦,比起当年曾祖父骤逝,父亲面对改朝换代、内忧外患的艰难处境,她可以说是被放进父亲打造好的温暖堡垒,要是这样都应付不来,她还有脸说是杨仲齐的女儿吗?

    只不过表现出软趴趴的样子,她那面瘫特助的表情也会软一点。

    也不知是那家育幼院的特产还是怎样,虞晓阳那没表情的表情,比起五婶婶简直有过之而无不及。

    现在想想,还真怀念以前那个看到她拿公司文件当计算纸时,那种被雷打到的有趣表情,现在她就算拿上亿合约来擤鼻涕,他都能不动如山,眉头也不会抽动一根。

    硬邦邦的,愈大愈不好玩。

    好不容易消化完眼前这叠小山,中原标准时间,八点整。

    还早。而她不想一个人回到那偌大的屋宅。

    她有些懂父亲当年的感觉了。但她没有那么笨,不会守着孤灯,挨一人的漫漫长夜。

    青春,那么美好。

    妈咪说,女人一辈子,定要精彩地爱过一回才不枉此生,而她,眼下就有个现成的最佳人选————

    倚靠门边,她那全能特助也在挑灯夜战,无论她忙到多晚,他永远在。

    虚掷青春的,又何止她一人?

    随时随地,只要喊一声,在她需要时,从未让她失望过,彷佛,一直都在她身后守护着,令她安心。

    “你真的不想加薪?”

    “年初职务调动时,杨总已调过薪,他并没有亏待我。”安排女儿接棒时,公司重要干部的职务做了不小的变动,他直升总经理特助,从旁协助她,给他的优渥待遇,已是前所未有。

    虽然她父亲已退下这个位置,只保留个顾问闲缺,但他一直到现在,仍唤她父亲为杨总,改不了口。

    虞晓阳是她父亲一手栽培的人,对她爸可说是无比的敬重,要让他做出有愧于杨仲齐的事,比让他去死更难。

    但,她想挑战。

    “不加薪,那,给你另一项福利如何?”

    他以眼神询问。

    “今晚,去你那里。”

    “噗————咳咳咳————”一口茶水喷出,呛得某人失态又狼狈。

    一句话,彻底让他破功,冷面死鱼特助形象碎一地,拼不回去。

    中秋连假,秘书室发起一场短期的省内员工旅游,地点在宜兰,接待民宿是筑缘居,召集人为虞晓阳。

    很明显,是某人看穿另一个某人想爹娘,制造机会让她与家人多聚聚。

    然而————

    为期两天一夜的旅程,小小变了一点调。

    夜里,杨仲齐睡不着,起来赏赏月,不小心看见他家那只迷路的小精灵,走错了房门。

    第一反应————想揪住某人的衣领,狠揍一顿。

    我杨仲齐的女儿是谁都能轻薄的吗?

    但————他眼没瞎心没盲,是自家女儿去敲人家房门,自己母鸡不关好却去打老鹰,“理”之一字岂站得住脚?

    懊揍的,是自家那只母鸡的小**。

    在父母眼皮底下干这种事,当你爹我死了是不是?谁生给你的熊胆?

    混蛋杨馨娅!

    他大受打击,神情恍惚地飘回房。

    报悦容翻个身,没触着枕边温暖身躯,睡眼迷蒙地坐起身,望向活似被雷劈、失神呆坐床尾的男人。月光照在那独坐的背影上,看起来有够落寞凄清。

    “怎么了?”半夜不睡觉,坐在那里耍什么忧郁?

    “老婆————”他一眼望来,好幽怨地说:“最近找个时间,我们去给婆婆扫墓上香。”

    “怎么突然想去扫墓?!”清明又还没到。

    “……我要忏悔。”对不起婆婆,我错了!

    他现在完全能体会为人尊长的感受了。不知当年婆婆撞见小容半夜敲他房门,是不是也是这种心情。

    那瞬间很想迁怒埋怨老婆————女儿八成遗传到你,连拎鞋的动作都一样!但是身为当年的共犯,也没脸怪得理直气壮。

    上梁不正,哪来的面目教训下梁有样学样?一整个灰头土脸。

    最后,只剩满腔挫败感,坐在这里等天亮,然后问那个男人————

    你到底要不要娶我女儿?

    唉,活生生的现世报!

    【作者小语】

    这三篇是当初写《爱情,独角戏》时,碍于篇幅而未能尽兴发挥的片段,如今籍由各人志的问世,呈现于读者面前,还原历史真相,请笑纳。

    【附录一:杨氏宗亲座谈会】

    “咳咳!麦克风试音、麦克风试音5、4、3、2————”

    “主持人,不用试了啦,反正带回问到太禁忌的,仲齐哥会自动消音,软硬体都是他控制的,要是不小心挖出不外出的陈年秘辛,连负责保全的大堂哥也都听他的喔!”

    意思是,我有可能走不出这道门就是了?

    “杨、杨家季燕姑娘,您果然快言快语真性情……”直率到我有些招架不住说……

    “哪里,是你太谬赞了。”杨小姐有些害羞。

    “呃……”我有夸奖她吗?

    咳————请看官们忘记前面那段,咱们来点正式的开场白。

    “欢迎各位来到探访内心、知己知彼、增进感情、促进人类和谐、世界大同真善美之杨氏宗亲心灵交流座谈茶会。本茶会由我————区区、敝人、不才楼某人,为大家主持,并代表读者们专访几个小小、小小的问题。”

    “那不就是扒粪狗仔来着?!”废话这么多。

    “……”我现在有点后悔邀杨小姐与会了。

    “怎么这样说呢,燕燕小姐。你们杨氏宗亲近来备受读者关注与宠爱,大家想多了解一点各位的婚姻状况也不为过啊,难得楼某人如此勤奋,接连着把大家都出清……”

    “你们聊,我先走一步好了。”杨叔魏幽魂般飘飘然起身。

    “……是我的错,杨五爷。”

    又二十分钟过去————

    在虞经理连哄带拐下,总算把蹲在角落扭手指的杨五爷带回座。

    (我快崩溃了。到底要不要让我开始啦!)

    楼某人:“好的,刚开始,先来几个民生基本题————请问,在家中谁是老大、谁说了算?”

    二夫人:“他。”啃饼干,答得好不挣扎,妇权什么的,视如粪土。

    (杨二爷笑笑地替夫人揩嘴角的饼干屑。)

    四夫人:“大事老公做主,小事我决定。”

    虞晓寒:“表面上他做主,实质上我决定。”

    (这……好深奥,但是我懂。)

    楼某人:“家中经济大权谁掌管?”

    二夫人:“还是他。”

    (出世落土歹八字,可怜天生劳碌命的杨二爷)

    虞晓寒:“还没结婚前,他就把财产都交给我看管了。”

    杨老大:“我们杨家很传统,男人就是要在外面打拼赚钱,剩下的就算是家里的事,归老婆管。”

    余观止:“一样,给幼幼管。是说,老婆,你真的不考虑藏私房钱吗……”

    杨傻妞:“我花钱,老公管账;我刷卡,老公买单。”

    (好羡慕。请问徐先生,你还有缺老婆吗?)

    楼某人:“吵架时,通常是谁先低头?如何求和?”

    二夫人:“我先低头。撒撒娇就好了,有什么难的?他要身段我又不用。”

    (二夫人您看真开,面子什么的,都是浮云。)

    三夫人:“写情书求和。我诗词现在都运用自如了喔。”

    杨季楚:(叹)“系公布栏现在还贴着那封等待招领的陈年旧信,我根本没脸去领取。”

    四夫人:“看情况。如果是他自己知道理亏,过来拉拉我的手、抱抱我就好。如果是我,贱妾会自己矮下一截去捏肩捶背。再搞不定,就让苜蓿芽来决定。”

    (是说,四爷您如此勤于惹毛夫人,读者都怀疑您究竟有多爱吃苜蓿芽了。)

    楼某人:“再来,稍稍进阶一点。请问丈夫是你们的初恋吗?!”

    大夫人:“是。”

    二夫人:“是。”

    三夫人:“是。”

    四夫人:“是。”

    五夫人:“是。”

    杨幼秦:“是。”

    楼某人:“哇,一路看下来,大家都好纯情————咦,杨傻妞,你去哪?”

    楼某人:“下一题。我们都知道在座贤伉俪相当恩爱,但是有没有哪个情敌的存在,曾让你们感到一点点点点点……的威胁性呢?”

    杨季楚:“有。但他的坟头草都比人还高了,不提也罢。”

    (虽然是事实,但……怎么听起来好有杀气?)

    杨幼秦:“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宜姮的存在对我来说很复杂,但感谢成分居多。”

    杨傻妞:“没有。阿磊超爱我的。”

    (您自我感觉有够良好)

    报悦容:(闷)“他的大老婆。每次她讲什么,很少看他反对,宠到骨子里去了。”

    (咦?懂了!杨馨娅小姐嘛。不都说女儿是父亲前世的情人,以先来后到的顺序而言,您的确是小老婆无误)

    (几位人妻在旁猛点头。以前回家先亲老婆,现在是洗洗手跟女儿玩;以前晚上睡觉抱老婆,现在抱女儿;以前上山下海都一起去,现在是在家陪女儿;以前动不动就缠着要亲热,现在是自己主动贴上来都会被推开,怕吵到女儿睡觉……人妻闺怨一把辛酸泪)

    楼某人:“既然都说到孩子了,那么就来说说尊夫人怀孕期间,让你印象最深刻的要求?”

    徐孟磊:“半夜由台中飙回台北,替她送宵夜。”

    (这个看官们也知道)

    杨二爷:“突然说想吃丹丹汉堡————不能麦当劳也不要肯德基,完全没得商量。”

    楼某人:“你是对丹丹汉堡有什么意见?!”

    (高雄人誓死捍卫速食界的南霸天,二夫人有眼光!)

    杨二爷:(青筋)“台北是买得到吗?!”

    楼某人:“所以?”

    杨二爷:“就打电话叫高雄馆的主管,立刻搭高铁送上来。”

    楼某人:(赞叹)“不愧是二爷,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超威的!”

    二夫人:“可是有一次你就没有买给我吃。”

    (不是说怀孕的女人记性会变差吗?她记得好清楚)

    杨二爷:“小容别闹,我们那时在上海。”

    杨大爷:“乐乐还在夏天说要吃烧仙草。”

    杨三爷:“盈袖在大清早跟我说想吃大肠包小肠,还指定要饶河夜市那摊。”

    (结论:怀孕的女人,其时间性、地域性、季节性之判断力为————零。)

    楼某人:“好的,换边发球。请问夫人们,丈夫又有什么习性癖好或形象崩坏之处,让您无法接受?像是偷放屁、抓**、喝水翘小指、抠香港脚再闻一闻、婚前六块肌、婚后一块麦脆肌、不洗澡就上床睡觉之类的……”

    众人夫:“谁会做那种事!”(吼)

    (又不是我说的,是读者在问,干嘛凶我……)

    大夫人:“不会啦。他只会偶尔穿着四角裤在家里走来走去而已,然后他的六块肌肤还在唷!我现在看久了,觉得喜欢他的六块肌有比麦当劳的六块鸡还多了。”

    (杨大爷在一旁拭泪。光是如此便已无比感恩。)

    冉盈袖:“他是翩翩佳公子,在我心里形象永远不会崩坏。”

    杨幼秦:“他律己甚严,没有什么不良习性。”

    报悦容:“辛苦养家的男人最帅了,唯一的坏习惯是太忙,怕他累坏身体。”

    杨季燕:“他的全部我都喜欢……”

    楼某人:“停!夫人们好官腔,看,连会议记录都听不下去,愤然离席了。”

    杨幼秦:“……好吧,我先认领不洗澡就上床睡觉那一条,观止有时工作太累就会这样。”

    谭嘉珉:“袜子会乱丢、剪指甲四处喷,都不知道整理家务的人有多辛苦。”

    报悦容:“起床没摺饼棉被、喝完饮料杯子丢流理台都不会顺手洗起来,很贵公子……”

    虞晓寒:“半夜想上厕所不起来,居然在床边准备尿壶,还振振有词说冬天太冷,离开温暖的棉被,蛋蛋会着凉。我着你个————”吸气,抚上额上一条条青筋,回复冷热矜持面瘫女形象。)对不起各位,我失态了。

    (拍桌狂笑!杨五爷您真是奇葩一株)

    冉盈袖:(苦瓜脸)“有时候不小心惹毛季楚,他都叫我抄辞海赔罪,这是什么怪癖?!我又不是他的学生……”

    楼某人:“再来是个人题。请教杨二爷,大家都很好奇,尊夫人这样————您还抱得下去吗?”

    二夫人:“抱啊。”

    (什么?!禽兽啊……)

    二夫人:“每天都要抱。”

    (这……勇猛啊!真男人啊……)

    二夫人:“不抱我会睡不着。”

    (这……)

    杨二爷:(面无表情)“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不必过度延伸。”

    (所以是————长年吃素吗?可怜的杨二爷,您好像一直在禁欲)

    楼某人:“那是何时解禁?!”

    杨二爷:“重新戴上婚戒之后。”

    楼某人:“下一题。请教大爷夫妻,您家小皮蛋的原名是?”

    大夫人:“杨晋文。”

    楼某人:“很正常的名字啊,那是耍什么神秘,迟迟不肯公开?!”

    杨大爷:“喔,这是有原因的。相信大家也发现了,我们杨家第二代超短命,到现在有三个挂了,一个活着也像丢了一样,剩四叔独撑大梁。我爷爷在发迹前,有个算命师帮他算过,说他命中五子,无女,家业兴旺,但每隔一代,子孙半数凋零,为早夭多灾的命数,所以在所有同辈都成家生子前,男孩最好取蚌小名避祸,才会子孙兴旺。”

    楼某人:“原来还有这段秘辛。那三爷您家公子的小名是?”

    杨季楚:“咸蛋。”(无奈状)

    楼某人:“你是来搞笑的吗?那二爷?!”

    杨仲齐:“卤蛋。”(更无奈)

    楼某人:“五爷?!”

    杨叔魏:“小鸟蛋”(想死)

    (怎么……好小颗的感觉?不知道蛋蛋是男人的第二生命吗?小蛋蛋少爷会恨死你)

    楼某人:“幼秦呢?我记得你也是怀男孩。”

    杨幼秦:“喔,什么蛋都不重要,他真的太皮,活力充沛、破坏力十足,我气到骂小混蛋的次数,已经多到记不起他是什么蛋了。”

    楼某人:“那为什么你们会用战国七雄命名?不是八国联军也不是春秋五霸?刚刚好就是七只?!”

    杨大爷:“也是那个算命师算的。”

    (对啦,有点功力的算命师,听说可以往后算三代……等等!是我太敏感吗?怎么第四代数一数刚好五只……)

    楼某人:“敢问诸位爷,您家公子大名?”

    杨伯韩:“晋文。”

    杨仲齐:“少桓。”

    杨季楚:“予庄。”

    杨叔魏:“宜襄。”

    杨幼秦:“允穆。”

    (我时空错乱了,这家人有病啊……)

    楼某人:“话又说回来,这不就表示,二爷您家的公子……”

    (话说,齐桓公可是春秋五霸之首……)

    杨二爷:“没这回事。有人也是包袱款款嫁人去,没管过半天家业,说好的一统天下呢?”

    (杨幼秦:装死)

    (杨馨娅:太好了,我最多撑个十年也要拐男人私奔去)

    (杨家小卤蛋:吮拇指,张着不识人心险恶的纯真大眼,仰望众人)

    (观众群:二房好可怜,什么时候才可以脱手把担子丢出去啊……)

    楼某人:“好的,以上便是我们的杨家联谊茶会,感谢诸位大德拨冗参加今日的访谈茶会,让众读者一窥杨氏夫妇们的闺蜜生活,满足看官们小小的好奇心。”

    备注:

    本活动由楼某人企画/丰禾企业赞助纯属娱乐效果非关商业用途如有雷同侵权形象崩坏祈请见谅或洽本公司关梓群律师特别鸣谢————

    杨大爷夫妇:杨伯韩董允乐

    杨二爷夫妇:杨仲齐龚悦容

    杨三爷夫妇:杨季楚冉盈袖

    杨四爷夫妇:杨叔赵谭嘉珉

    杨五爷夫妇:杨叔魏虞晓寒

    徐氏贤伉俪:徐孟磊杨季燕

    余氏贤伉俪:余观止杨幼秦

    友情客串:杨馨娅杨少桓(小卤蛋)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楼雨晴典藏17纪念辑最新章节 | 楼雨晴典藏17纪念辑全文阅读 | 楼雨晴典藏17纪念辑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