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小红帽 > 尾声

小红帽 尾声 作者 : 凌淑芬

    当春阳将最后一丝雪影融化,所有生命旺盛地增长。

    野兔从窝里探出头来,嗅嗅空气中的草香。大猫经过一个冬天的蛰伏,在太阳下偷快地打滚,顺便看看有没有机会为自己找个伴侣。连冬眠的熊听说都迫不及待地走出巢穴。

    幻森林的树木不甘示弱地伸展,整个世界仿佛在一夜之间醒了过来。

    一袭红色斗篷覆在它主人的背后,在草原间移动。它的主人细心采摘香花,抱成一大束,轻快地走向幻森林里的那个小山头。

    她坐在惯坐的石头上,望着远方的无患谷,美丽的唇瓣有一抹悠远的笑意。

    “我转个头而己,你就不见了。”树林里一个年轻男人昂首阔步走出来,弯弓在肩,短刃在腰,湛蓝的双眸与天空同样明透。

    她的唇勾得更深一些,脸颊依然有些苍白。

    他弯身在她的唇上一吻,一匹大黑马快步冲出来,不依地努着主人的肩膀,差点害他重心不稳跌倒。

    “你找死?!”他回头拍一下它的马脸。

    大黑马委屈地喷气,然后朝女主人的怀里拚命拱。有没有糖?有没有糖、有没有糖、有没有糖?

    蕗琪叹了口气,从怀中掏出一颗花糖抛进它口中。

    “再这样吃下去,你的牙齿快蛀光了。”

    大黑马快乐地嘶鸣一声,咬着它的糖回到树林里。

    他扶起她,走向山头边缘的一个小小的石碑。

    这里的视野最好,外婆应该最喜欢。

    她将花束放在石碑前,眉宇间蒙上一丝怅惘。

    亚历下巴抵着她的头顶心,从背后拥着她。“婆婆说,她的时辰己到,这一生该看的风景她都看过了,她不希望你感到内疚。”

    蕗琪轻轻抚着石碑。

    “外婆的身体很好,如果不是为了我,她还可以活很久。”

    自然法则有其定数,灵归之夜的魂体是有一定数目的。他带走了一个,便必须还一个回去,这是一开始外婆没有告诉他的事。

    亚历不确定自己若事先知道,还会不会要求外婆救她……可能还是会吧!虽然他会更歉疚。

    或许也就是如此,外婆从头到尾没有跟他说。因为,不只是他想救爱侣,她也想救自己的孙女啊!

    当蕗琪在魔法圈中睁开眼的那一刻,外婆轻抚她的脸颊,给她一个安慰的笑容,便合上眼,代替她踏上了灵归之路。

    蕗琪叹了口气,将一些长得稍高的草拔一拔,不期然间捡到一个陈旧的药袋。

    这是她冬天来扫墓时放的。当时摘不到新鲜香花,于是她便做了干燥的香袋放在外婆坟前。

    她拿起那个药袋检视半晌。

    “如果保安官当时把所有药袋都给我看过,我早就认出斯默了。”

    这是她醒来之后第一次谈起这件事,亚历的神情变得谨慎。

    “桑玛和他第一次来找我们的时候,正好所有的药袋都用完了,我还来不及去买新布。那个早上,我先拿一件不穿的旧衣服裁了几个药袋应急。所有的药袋之中,只有那几个药袋的质料不一样。如果我当场看见,就能想到只有斯默才用过那种药袋。”

    “你凭我的一张画,就能认出那个药袋和其他药袋不同,可见我的绘画技巧不错,当初老是骂我鬼画符的老师可以安心了。”亚历做个径相,想让笑意重新回到她的脸庞。

    他成功了,她确实笑出来。

    “你真的画得很细心,连细部皱折都带出来。我当时会感觉奇怪,就是因为你画的那个药袋皱折比较多,因为它的质料比较软。可是没有看到实物,哪里说得清楚?”

    “一切己经结束,别想那么多。”他将她拉起来,带进怀里黏密地一吻。她枕在他宽阔的肩膀,叹了口气。

    两人在满地的绿意和花香中相拥相依。

    “今天王城有消息传回来吗?”她轻问。

    他顿了一顿,轻抚她的丝质秀发。“嗯。”

    等了片刻,他竟然没有分享八卦的意思?这个男人真是太不懂得聊天的艺术。

    “怎么样啦?”她戳他一下。

    他的视线收回来,低沈地轻笑,抱着她又偷了好几个吻,才在自己头发被拔光之前及时撤退。

    “斯默被处以终身监禁,他的下半生将在最森严的监狱中度过。”

    她点点头。

    当时,他没有杀了斯默。

    因为他知道死亡是最快的解脱方式,如果要让一个人受苦,最好的方法是剥夺所有他珍视的一切,然后让他活得长长久久,醒着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清清楚楚地知道自己失去了什么--

    这是他快速从斯默身上学到的一课。

    于是,亚历让他活着。

    在父亲的同意下,他将斯默送回王城接受审判。斯默在另一个贵族重臣的领地杀了四个平民,并且试图颠覆他的人民对他的信心。若换成其他敏感的时期,这种行为足以引发贵族间的战争。

    国王无法容忍这种行为!

    当囚车进入王城时,所有贵族都目睹了斯默的狼狈处境--亚历夺走他高高在上的地位。

    刺穿斯默肺叶的那一箭,终其一生都会在严冬中让他辛苦地喘息,直到咳血为止--亚历夺走他的健康。

    巨大的丑闻,及担心洛普侯爵的报复,爱尔公爵公开拒绝承认这个私生子。

    旧日好友为了保全名声,纷纷否认跟他的关系,他生命中的每个人都对他避之唯恐不及,亚历夺走他的名眷。

    最后,斯默会在一间狭窄的牢房里,孤独地监禁到老死--亚历夺走他的自由和生命。

    这是亚历对他的终极报复。

    “你知道最可悲的是什么吗?”亚历看着她。“斯默真的相信自己不会有事。因为他是贵族,他只是杀了几个无足轻重的平民而己;我亲手射伤一个贵族,我才应该被降罪。他甚至想找罗勒医生作证这几个人都是又老又病的贫民,少了他们对整个洛普领地不会有任何损失。”

    他摇了摇头。“你应该看看他发现国王非但不会立刻释放他,反而雷霆大怒的神情。我想,直到那一刻,他才知道后果不会如他预期中的轻松。”自己竟然跟那种人当了那么多年的朋友。

    蕗琪捧住他的脸,强迫他认真看着她。

    “你在怀疑,如果你当初一直留在王城,会不会也变成这样的人。”她严肃地道:“亚历,你不会的。”

    “哦?”他阴郁的眼神中露出一抹极淡的笑意。

    “斯默和桑玛的改变并不单单只是因为他们的环境,还包括他们的信念、教育,最重要的是他们的人格。”她严肃看着他。

    “如果情况换过来,你是留在王城的人,他们是搬到领地去的人,他们也一样会变成一个妄自尊大的混蛋,因为这就是他们的本质。”

    “但是你不是一个没心没肺的小屁孩。你明了一个贵族真正的荣誉和责任,你关心你的人民,接受你父亲的教导。侯爵无唐置疑是个最棒的导师和父亲,但也要你自己不是根烂柴头才行。如果换成斯默,你能想象他卷起袖子,和一群木匠一起扛拄子盖谷仓的样子吗?”

    还真是想象不出来。亚历摇摇头。

    “那就是了,所以不要怀疑你自己。你的朋友里出了几颗烂苹果,不表示你也是烂苹果--你是一个洛普,狼族的骄傲不会容许你让自己变成一颗烂苹果。”

    他笑了出来,低头吻她。“烂柴头,烂苹果,你怎么老是有一些奇奇怪怪的歪理?”

    “那是因为本仙姑,不,本女巫天纵英明啊,大野狼!”她得意得差点连**都翘起来。“不过我喜欢你对镇民说的那段话。”

    根据王国律法,每个贵族对自己的领地有绝对的司法管辖权,然而,一个贵族在另一个贵族的领地犯下重罪的话,必须送回王城接受国王的审判,目的是为了防止贵族私下借故相杀,引发内乱。

    斯默的罪行必须送回王城接受审判。然而侯爵在领地内举行了一场听证会,对他的臣民交代真相。

    那天上山的暴民全部列入候审席--其实人数没有想象中多。有一堆人走到一半己经先溜了,另一半人越走越慢,心里也开始不安。如果不是亚历和侍卫来得太快,可能连落后那一批都跑光了。

    “洛普一族的领地内不容许任何人动用私刑,这对洛普侯爵、我和保安局,都是最直接的侮辱。这表示你们不信任你们的领主可以公正的解决领土内的纷乱。”那些暴民头低低的,都不敢迎上亚历的目光。

    “你们在节庆时享受这些吉普赛人的歌舞,有需要时聘雇他们的服务,生病时接受他们的药物并且痊愈。然而一遇到难题,立刻对他们翻脸相向。你们让身为非吉普赛人的我都为你们的无情感到羞耻!”

    那场听证会之后,事情终于平静下来。

    住在森林里的吉普赛人算是正式受到侯爵认可,他们和侯爵的代表签署了正式的租赁合约,成为合法居民。

    “对了,桑玛呢?她没被降罪吧?”蕗琪忽然想到。

    虽然她不喜欢那个被宠坏的富家千金,可是认直说来,桑玛并没有做出违法的事。

    “爱尔公爵找了一个远方的穷贵族,将她嫁过去了。”她今天怎么这么有兴趣关心那些杂七杂八的人?亚历无奈地想。

    “远方的穷贵族?女儿不是拿来联结势力最好用的吗?”她一怔。

    “斯默的丑闻,桑玛的名声跟着玷污。连国王都公开斥责公爵对子女的教育失败,他怎么可能留她在身边,提醒每个人他的教育真的很失败?把她嫁得越远,对爱尔家的名声越好。至于穷贵族,是因为驻守国界的贵族都不富有,他起码可以用尽桑玛的最后一丝价值,拢络其中一族。”

    “原来如此。果然贵族就是有头衔没人性。”蕗琪叹道。

    “嘿!”

    “抱歉。”听起来就不怎么真心。

    “别忘了你也快变成贵族了。”

    等一下,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

    她退开一步,防备地盯着他。

    “你也不想想你现在都几岁的人,再不结婚,根本没人要。”亚历没好气道。

    这句话有语病哦!如果有人要跟她结婚,就表示她不是没人要:如果没人要,她就更不用结婚了。

    “这件事情我们还是从长计议吧!”她拍拍他脸颊,收拾一下东西往回走。

    “喂,什么叫从长计议?!”亚历从后面追上来,“你的身体己经逐渐恢复健康,我随时打算向我父亲禀告我们的婚事!”

    “侯爵对你娶吉普赛平民没有意见吗?!”她的大眼一闪一闪。

    “没有意见。”你别想拿我爸挡路。他洞悉她的阴谋。

    当一只狼选定它的伴侣,没有任何力量可以阻止它和它的伴侣在一起。身为另一只狼,侯爵非常清楚。

    蕗琪登时气阻。

    糟了,不能靠侯爵“棒打鸳鸯”,她得另外想想办法,蕗琪沈思。

    “蕗琪,”亚历突然用迟疑的眼神,巴巴地注视她。“你……不爱我吗?”

    这种落水狗狗的眼神太可怜了,她心头一软,踮起脚尖亲他一下。

    “爱。”

    “你从来没有跟我说过……”他很委屈。

    “你一个人讲的量就够我们两个人用了。”她好笑道。

    这是用自己的声望与生命在守护她的男人,有哪个女人能不爱上这样的一个男人?

    只是,她的“自由自在单身女郎”人生才刚开始不久,怎么可以就这样弃甲投降?

    可是他这样看人的样子好可爱哦,好像大型狗狗摇尾乞怜,让人超想将他抱在怀里,狠狠地疼爱一下。

    “那就好。”

    神色一转,所有大狗狗摇尾乞怜的表情统统消失,他愉快地盘起双臂。“我们下个月就结婚。”

    她的笑容一僵。

    嘴角开始抽搐。

    她……她……她上当了吗?

    “你这只臭狼狗!你竟然敢装柔弱骗我!”她破口大骂,捡起一段树枝追打他。

    他朗声大笑,边躲还要边注意她会不会跌倒。

    “每次都是你用这种招数,也该换我用一用了吧?”

    “我要打你,你还敢给我跑?你给我站住!”她气得继续追打。

    灿烂的阳光下,一朵香花微微颤动,顺着风传递到下一朵。

    一朵接着一朵,直到墓碑前的花束也在风中招展,散放出甜甜的香气。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小红帽最新章节 | 小红帽全文阅读 | 小红帽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