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霸拐冰秘书 > 第十六章

霸拐冰秘书 第十六章 作者 : 陶苇

    【第十章】

    为庆祝公司开业五十周年,全公司的同仁几乎都忙成了一团,连广居社长也连续好几天在外头开会,或是到会场检视进度。

    亚木湘能见到他的时间少得可怜,在最后的这几天,她却未能和他好好的谈谈,或是话别,唯一剰下的时间只有在周年庆当天了。

    如果广居仰泽离开后,她的生活会变得多么乏味,她又将回复到以前单调无趣的生活方式。但这些在遇到广居仰泽之前,她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是他教会了她该享受自己的生活,是他教会了她如何去爱,是他填满了她空虚的心灵。

    而如今他将要离开,她又该如何独自面对少了他的生活?

    在公司里,充满了与他相关的回忆,在他回到纽约之后,这些回忆只是徒然增加她的空虚、与她的苦涩,留这个与他息息相关,却不能再见到他的地方,又有什么意义呢?公司里的每个角落只是提醒了她,曾经发生过的点点滴滴。

    如果她的生活还要继续下去,她就得忘了这一切,就得找到重新开始的力量。

    离开这里吧!离开这个充满回忆的地方,让她能冷静的好好思考,未来的路该如何继续下去时间并没有因为亚木湘的希望而稍有延长,公司的周年庆终于还是到来了。

    所有的社员一早就到海牙观光饭店集合,在亚木湘走进会场时,也不禁为它全新的改装与布置感到惊艳。

    海牙观光饭店是具有相当年代,但一直维持其古典特质的饭店,在所有的五星级饭店中,它不同于标榜时尚或新设备的连锁酒店,相反的,它自身庄严典雅,对走过大半世纪的成就相当自豪。

    饭店内的服务人员多半已经在此服务了很长的时间,甚至在客人走进餐厅时,经理或资深服务人员总能正确无误的喊出客人的名字,并亲切的闲话家常。

    这也是广居株式会社这次活动选择这里的原因,据说是因为老社长的坚持。广居老社长是这里的常客,他一直认为现在的服务业讲求效率,却失去了珍贵的人情味,而海牙饭店几乎和广居株式会社是同时期萌芽成长,一直到现在双双交出了亮眼成绩单,自然,五十周年的庆祝活动非这里莫属。

    为了完美搭配国际性的形象,广居株式会社也自费为海牙饭店做了局部的整修,簇新的招牌与明亮的指示灯,大厅内陈设知名艺术家的作品,墙面的装饰与全新的地毯也一并做了设计。

    由各个公司致赠的祝贺花篮摆满了整个场地,形成一片无垠的花海,直延伸到外头的走廊与饭店大厅外。

    “恭喜,恭喜,真是不容易啊!”

    道贺的宾客络绎不绝,鱼贯的进入会场内,镁光灯快速的闪烁,企图捕捉每个不容错过的画面,媒体记者、政治人物与影视红星,将现场交织成热闹非凡却又乱中有序的场面。

    到场的嘉宾与公司同仁,每个人莫不盛装以赴,更将现场安上一层鲜艳与缤纷。

    亚木湘穿着上次广居仰泽送给她的礼服,静静的站立在现场的角落。

    他做到了!亚木湘注视着这一幕,心想广居社长成功的主导了这一切。

    “各位先生女士,非常感谢各位今晚莅临敝社开业五十周年的庆祝晚会,首先,我们的大家长要对各位说几句话,让我们欢迎广居社长!”广居老社长站到了麦克风前,“谢谢各位今晚的赏光,敝社在过去的五十年来,可以说是承蒙各位贵客先进的照顾,才能有今天这样的小小成就。所以在这里,谨向各位致上谢意,谢谢你们与敝社一同成长。”在现场的,阵掌声之后,广居老社长又接下去说。

    “当然,在前些时候本人因为身体稍有不适,所以公司业务部交由我的儿子仰泽来负责,在公司所有同仁的协助下,今天能看到这令人满意的一切,也着实让我感到欣慰。各位同仁辛苦了,不只这一阵子,而是为了这些年来你们的努力。在此,我献上最诚挚的谢意,谢谢你们祸福与共,与公司一起成长。”在渡部课长的安排下,亚木湘待会将上台向广居老社长献花,对于这样盛大的场面,她不禁有些紧张起来。

    “最后希望各位都能和我们共享今夜,今晚,是属于在场每一位人±的!”渡部课长示意亚木湘往前,她恭恭敬敬的走上台,递出了一大束的鲜花。

    “社长,这是同仁的心意,也谢谢你带领我们一路走来。”颇为意外的广居老社长接过了她手中的花,端详了好一会儿,眼里似乎有激动的泪光。“谢谢,这真是贴心的礼物。”台下响起了掌声,每个人莫不为这温馨的一刻拍红了手掌。

    亚木湘看了一眼位在台下的广居仰泽,他刚好也迎上了她的目光。

    如果,能和他分享这最后的一刻,所有的一切也许都值得了,步下台阶的亚木湘,皮包内的辞呈好似火热的炙烧。

    她走到广居仰泽的身边。

    “社长,我……”

    “亚木,你看到现场的情况了吧?是不是比我们参加青木饭店的那次还来得成功?”

    “是的,恭喜,你成功了。”

    “仰泽社长,可能要麻烦您先对传媒发表一下意见。”公关部的松元先生急促的打断了他们的谈话。

    “好,亚木,我们待会再谈吧!”

    “社长,我只是想说……请你保重!”

    但急着离开的广居仰泽并没有听清楚她的意思,他只是留下疑惑的一眼,便急忙转身离已经足够了,对他,她已经说出了最后的道别。

    当广居仰泽再回到现场找亚木湘时,却怎么也没有发现她的身影,在这么重要的场合中,她应该不会先离开才对。

    但是在会场内外,他都遍寻不到她。

    “渡部,你有没有看见亚木?”

    “亚木?好像从献花之后,就没有再看见她了。社长找她有事吗?还是有什么问题需要秘书课派员支持?”

    “不,不关公事,没关系,我再找找看好了。”也许亚木是因为累坏了,所以先离开了吧?不要说是她,就算他自己本身也因为今天的活动而感到精疲力竭。他之所以急着找她,只不过因为她好像有事想对他说,但现场有很多事需要他,因而他最终没能好好的和她谈一谈。

    也许明天到公司,他再找她吧!应该也不差这一天。

    然而广居仰泽的想法,却在第二天遭到意外的打击。

    当他一打开社长办公室的门,静静躺在他办公桌的信封上,是斗大的两个字:“辞呈”。

    他有了不好的预感,只有直属上司才会收到部属的辞呈,这代表了公司里有重要的主管想离开,或是,他的秘书。

    他打开了信封,翻出里头的信。

    谢谢你连曰来的照顾,本人有负所托,未能将秘书课的事务妥善完成,内心深感歉意,实在无法再继续留任,故请准予辞职。亚木湘,亚木湘!

    他的脑中一片空白,颓然的坐在座椅上,亚木湘想离开,为什么?难道,她真的想结婚了吗?

    许多的想象在他的脑海中出现,一股从来没有过的沮丧落寞浇灌着他干涸的心田,破坏了他一贯的冷静与自信。他愤然的将辞呈撕成两半,将它丢出窗外。

    “仰泽,你这是在做什么?”

    是广居老社长,他默不作声的走进社长办公室,在旁边看清楚了这一幕。“爸,没什么。”

    “你丢出去的是什么?是谁的辞呈?”

    “秘书课的亚木湘,就是昨天向你献花的那位。”

    “她想离职?为什么?”

    如果广居仰泽能知道原因就好了,那他也不必在这里生闷气。

    “她觉得自己不适任……”这是辞呈上的原因,不会是真正的。

    “那你觉得呢?你觉得亚木适不适任?”

    “还好吧!”

    “只是还好?”

    “我想,她做得不错。”

    广居老社长慈蔼的笑了起来,他很快便明了事情的状况。

    “儿子呀,你样样比我杰出,我很引以为傲,但唯独对于感情的敏感度,我看你得甘拜下风才是!”

    “爸,你这么说的意思是?”

    “谁能拒绝我儿子的魅力呢?这个亚木小姐肯定也不例外,但是今天我看你的反应,这件事可不只是单方面的问题而已喔!”

    “你是说……”

    所有的事件在广居仰泽的脑海中快速的组合排列,但是,他仍然不能像爸一样的确定,难道,他爱亚木吗?

    “你可以花一个月,甚至一年的时间慢慢想清楚这件事,不过,我可不能保证到时候亚木小姐还愿意等你。”

    有如当头棒喝的一击,广居仰泽豁然开朗,明白了自己的心意。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谢谢你,爸。”

    他飞快的冲出办公室,到了停车场取车,发动了汽车引擎。

    然而等他到了亚木家,却得到了意外的答复。

    “姐姐不在家,她说她想到国外散散心。”

    对着死命按电铃的广居仰泽,亚木玲诧异的看着他的举动。

    “国外?到哪一个国家、几点的飞机,哪一家航空公司?”

    “我想大概是台湾吧!至于班机时间我也不是很清楚,你是哪一位?找她有什么事吗?”

    “你的家人还有没有人知道的?还有没有其他人在家?”广居仰泽直接略过她的问题,他没有时间多做解释。

    “我妈妈应该会比较清楚,不过她现在不在家,可能还要一个多小时左右才会回来。”一个多小时,那肯定来不及了!

    “好,那你姐姐离开家的时间,你总该知道吧?”

    “这我就能回答了,姐姐她是在半个小时之前……”

    “谢谢!”

    广居仰泽很快的冲回车上,由于急转的速度过快,汽车发出了尖锐的煞车声,他以最快的速度,驶向国际机场的方向。

    还来得及吗?他由衷的希望一切还来得及。

    好不容易到达了成田机场,广居仰泽随意的将车停靠路边,便马上跳下了车。

    “先生,这里禁止停车!先生……”

    “对不起,我有急事!”

    他无暇理会员警的制止,跑进候客大厅,慌忙在人群中搜寻着她的身影。亚木该不会已经进到海关了吧?他来回的奔走于大厅中,但是就是没有发现她的身影。

    也许他应该试试广播、也许应该马上买好往台湾的机票、也许他应该再从头找一遍,也许他应该……有太多的“应该”乱了他的思绪,也许,他最应该的是坐下来,冷静的想一想该怎么做才对。

    “先生,对不起,你坐到我的袋子了!”

    “啊!对不起……”

    坐在隔壁的女士,提醒了他的不小心。

    广居仰泽慌忙的站起身,却又撞上了经过走道的女子。

    “对不起!”

    “对不起!”

    两人在同一时间不约而同的致上了歉意。

    “亚木!”

    这意外的碰撞,却让他撞上了最想见到的人。

    “广居先生……你怎么会在这里的?”

    他一把抱紧了她,就像不让她再次逃开一样。

    在他怀抱里的亚木湘虽然还不知道原因,但她已经为再次的见面高兴得泪流满面。

    两人紧紧的拥抱着,无视周遭好奇的眼光。

    “湘,你别走,你不能一声不吭的离开我。”

    “广居先生,为什么你会……”

    “原谅我的迟钝,湘,我到现在才知道,我是如何的爱你。”爱?这个曾经让她在午夜梦回时,期待了多久的字眼,现在却在她最没有准备的情况下出现,广居先生说他爱她?这一切不会是梦吧?

    神啊!就算是梦,也不要太快让我醒来……

    “你真的确定……”

    他稍稍松开了紧箝的怀抱,为了让她相信自己所说的一切,他必须用他的行动证明。

    “我爱你,我希望到现在才告诉你不会太晚。湘,其实早在第一次见你,你刻意掩饰外表,不同于其他女同事的保守作风,就已经深深的打动了我的心。我知道自己被你所吸引,想增加和你相聚的时间,却没有发现自己早就已经爱上了你。”听完他诉说着令人感动的话语,亚木湘的心就像甜蜜又苦涩的巧克力在不规则的心盒里融化,又再次在圆满的心盒中重新塑造。

    “那你不回去纽约了吗?”

    “我必须先回去交接工作,然后再回到日本,之后我就会正式接任总公司的社长。”

    “那广居老社长他?”

    “我爸在这一次生病之后,已经决定退休好好的享受人生。这次的病,让他觉得没有任何事比得上健康的身体!”

    “可是,你还有其他的问题……”

    “什么?”

    也许现在讨论这些很杀风景,但是亚木湘期盼自己能清楚事情的真相。

    “有关伊莉莎,或是其他的女人……”

    他笑了起来,有如阳光般灿烂的笑容,让他的表情充满了柔情。

    “伊莉莎是杰生夫人的女儿,如果你还有印象的话,你也参加过那天的晚宴。”

    “她是杰生夫人的女儿?”

    他点点头。“我认识伊莉莎已经太久,可以说是看着她长大的,我们之间只有兄妹般的感情。”

    “那其他的呢?我先前还看见你和一个穿着白洋装的女子吃饭……”她不死心的追根究底,谁教他要让自己纠结这么久!

    “那不过是生意上的应酬,就像是你和那研井藤一一样……”他刻意挑挑眉,又接着道:“其他不知名的,我保证从现在这个时刻开始,她们都会在我的生活里消失!”

    “你保证?”

    “我保证……不过,怎么我已经说了无数次,却还没有听到你对我的心音?”

    “我……”她无限娇羞的低下了头。

    “你至少该让我听到一次。”

    “这是命令吗,社长?”她故意开玩笑。

    “好吧!就当作这是命令,亚木秘书。”

    “我爱你,社长大人,为避免类似的情况再发生,你得允许我当你一辈子的秘书,永沅不可以换人!”

    “成为你永远的老板,这一点我想我可以接受!”无视周围聚拢的人群,广居仰泽深深的吻住了她柔软的唇,从今以后,她再也不会感到孤单了!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霸拐冰秘书最新章节 | 霸拐冰秘书全文阅读 | 霸拐冰秘书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