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老婆勿忘我 > 第二十章

老婆勿忘我 第二十章 作者 : 季可蔷

    “你必须回去。”一道清朗的嗓音突如其来地落下。

    母女俩同时一怔,望向声音来处,病房门口不知何时站了一个男人,如玉树临风,身姿坚毅而潇洒。

    是萧牧理。

    于澄美惶然起身。“你怎么来了?”

    “我爸跟我说你来了医院。”萧牧理简单地解释,转头望向于夫人,礼貌地问候。

    “听说您晕倒了,现在身体感觉怎么样了?”

    “我没什么,只是一些老毛病。”于夫人若有所思地打量他,半晌,她问题。

    “你刚刚的意思是劝澄美回家?”

    “是。”他点头。

    “你……”于澄美容色刷白,眼神闪烁不定。“你的意思是要……要找我吗?”

    他不想要她了?他受不了这段婚姻了?他终究还是无法原谅自己……

    于澄美脑海纷纷,心乱如麻,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整个人都慌了,这感觉比当年她离家出走时更加旁徨无依。

    “你不可以……不要这样……”她想哭了,泪水威胁着出闸泛滥,可她怎能在母亲面前哭呢?她才对母亲保证过自己不会受他欺负的。

    “牧理……”

    微带哽咽的呼唤瞬间绞拧了萧牧理的心,看妻子明阵莹莹,泪光盈于眼睫,想也知道她误会了。

    “傻瓜!”他不顾一切地展臂将她揽入怀里,也不管丈母娘在一边看,大手怜惜地抚摸她秀发。

    “你当然还是要跟我在一起,我只是不希望你从此断绝跟家人的联系,以后只要你想回娘家,我都会陪你去。”

    “你……”于澄美愕然扬眸望他,墨密的羽睫颤着,水蒙蒙的眼神带着点可怜兮兮的味道,教他心生怜爱。

    他对她微微一笑,柔声低语。“你是我萧牧理的妻子,是萧家的媳妇,同时也是于家的女儿,你用不着在这中间作选择,萧家和于家都是你的家。”

    萧家和于家都是她的家!

    于澄美心旌动摇,傻傻地望着眼前这个满是柔情密意的男人,她从没想过这个可能性,总是想着自己只能择其一。

    “还有,不管你在我面前有几分是真的,几分是为了配合我装的,我都爱你。”他对她微笑。

    “爱情是没有理由的,爱就是爱了。”

    爱就爱了,爱情没有理由。

    她怔忡地听着,是她的错觉吗?她在这话里听到无限的宠爱与纵容,他,是真的很爱很爱她吧!

    仿佛要证明她的猜想,他又俯首在她耳畔低语。“澄美,我爱你的全部,你是我的命运。”

    你是我的命运。

    这是她所听过最动人的情话,他们,是彼此的命运。

    泪珠悄然滚落,她还是哭了,闪烁着幸福的泪颜格外明媚璀璨,如初晨第一道阳光。

    萧牧理亲了亲她脸颊,跟着转向一脸呆然的于夫人。

    “我知道伯父不喜欢我,伯母您对我也有些意见,可我会努力的,总有一天我会让于家认可我,接受我这个女婿。我会珍惜您的女儿,尽我所能地疼爱她,给她幸福,请您放心。”

    这番认真且诚恳的诺言打动了于夫人,虽然对男人的情爱仍然没有多少信心,但如果女儿能遇上真心相爱的男人,那她这辈子肯定比自己幸福。

    她想着,不觉含泪。“我们美美,就交给你照顾了。”

    这是一个母亲最诚心的托付。

    萧牧理感受到了,慎重地点头,于澄美泪流满面,如梨花带雨,她坐上床沿,伸手揽抱母亲,第一次在母亲面前哭得像个小女孩。

    离开医院后,萧牧理拉着于澄美到附近的超市,两人买了烤鸡,买了卤味,买了现切的水果……林林总总一堆东西,接着开车来到河滨公园野餐。

    于澄美记得几个月前,萧牧理便是将失忆的她拐来这里喝啤酒,一口一口将她灌醉了。

    可今夜,他却没买啤酒,而是买了伏特加和冰冰的柳橙汁,混在一起调成鸡尾酒。

    “为什么不喝啤酒?”她问。

    “你不爱喝,不是吗?”他微笑如春风,眼神温柔似水。

    她心韵漏了一拍。他知道?

    “上次你不是嚷嚷着不喜欢喝啤酒?所以我们试试看来喝这个,这叫『螺丝起子』,我听说很多女人都爱喝。”

    他在随身杯里调好了酒,将杯子递给她。“喝喝看。”

    她依言啜了一口,微甜微涩的滋味入喉,她忍不住满足地叹息。“好喝耶!”

    “喜欢就好。”他也为自己调了一杯,却是减少了柳橙汁的比例,让酒精味道更明显。

    两人边喝酒,边吃东西,在酒精催化以及他刻意的引导之下,她渐渐地敞开心房。

    月华如霜,他借着朦胧的光影深深地凝视她,忽地抬手用拇指轻轻抚过她眼周。

    “这个伤,不是你自己撞到的吧?”

    她一凛,知道该是说实话的时候了,方才他在医院的告白,给了她勇气。

    “……是我爸划伤我的。”她小小声地招认。“那天我跟他大吵一架,他很生气,一时激动,不小心用拆信刀弄到我。”

    “原来是他。”萧牧理皱眉。

    于澄美偷觑一眼他凝重的表情,深吸口气。“我都告诉你吧!其实我爸一直有轻微的暴力倾向,我也是五年前才知道。”

    她幽幽地坦诚当年之所以决意离家出走的真相,不只是因为意外得知郑元祈是个双性恋,真正令她大受打击的,是父亲隐藏得极深的真面目。

    “那时候我才恍然大悟,原来自己这么多年来一直生活在谎言里……”

    她说着说着,眼眶微微地红了,胸臆横梗着酸楚。

    他理解她的震撼与挣扎。

    “所以你开始讨厌以前的自己,故意勉强自己变成一个截然不同的人?过跟以前完全不一样的生活?”

    “嗯,有点这样的意思。”她黯然敛眸。“我想试试看自己的人生是否有另一种可能。”

    他点点头,若有所思。“难怪你说我们第一次见面时,你穿着红衣服在草地上跳舞,不像是你会做的事。”

    “我虽然爱跳舞,却不是那么张扬的一个人,那天是我一时兴之所至,偏偏被你看到了。”

    她顿了顿,神情怅惘。“我看得出来,你为那样的我而心动。”

    “所以你才会对你妈说,你是特意揣摩我喜欢什么样的女人,故意把自己装成那样的。”

    “你都听见啦?”她赧然。

    他看着她渐次渲染霞色的容颜,心弦悸动,又爱又怜,忍不住倾近她琢了啄她粉颊。

    她的脸更红了。

    “我也有话跟你说。”他从背后将她揽进怀里,让她软绵绵的身子偎着自己。

    “我亲生妈妈的事,我以前一直瞒着没对你说,其实她曾经被家人卖去当雏妓。”

    “什么?!”她惊骇地冻住。

    他在她发上轻轻吻了吻,沙哑地倾诉埋藏在自己内心最深处的秘密。

    她动容地听着,为他的母亲悲伤,更为他心疼。“难怪你从来不逼问我从前的事。”

    “我不是不关心你,是不愿你伤心。”他在她耳畔低语。

    她回过头,含泪吻他。“对不起,我不该说那些刺伤你的话。”

    他是为她好,她却不明所以地责备他。

    他响应她的吻,起初是温柔缠绵的,细细地啄吮品尝,渐渐地,两人身上都热了,体内血流躁动,叫嚣着欲望。

    “我们走吧。”他轻咬她耳垂。

    她颤栗,感觉又麻又痒。“去哪儿?”

    他没回答,以最快的速度收拾了残羹剩肴,然后牵起她的手就走。

    他们又来到同一间汽车旅馆报到,竟巧合地又入住同一间房。

    进房后,他迫不及待地将她拥进怀里,暧昧地对她笑。“还记得这儿吗?”

    怎么不记得?那夜他就是哄她喝醉了酒来到这儿……

    她娇嗔地横他一眼。“你这只色狐狸,又想做什么?”

    “你说呢?”

    她没回答,傲娇地捶他肩膀一记。

    这一捶反而更烧起他欲火,不由分说地将她压倒在床。

    “喂!你这人……”她格格娇笑。

    笑声勾得他心痒痒,俯首便堵住她的唇,舌尖灵巧地卷绕,汲取那醉人的甜蜜。

    他一面吻着,大手一面不客气地解她罗衫。

    她吓一跳,用力捶他。“喂!你急什么啊?至少先洗个澡……”

    “不洗了。”提起洗澡,他就想起上回的恶梦。

    “这次可不许你再躲我了,知不知道上次我被你撩得多难受?整个晚上都睡不着。”

    是那样吗?忆起那夜自己在半醉半醒间对他的捉弄,于澄美都觉得自己有些过分。

    她脸红心跳,一时意乱情迷,就那样冲口而出。

    “那次我是故意的。”

    “故意的?”他讶异,抬头望她。

    “嗯。”她敛眸不敢看他,神情越发羞涩。

    “那天晚上,我没醉到真那么迷糊,我知道你用嘴喂我喝酒,我也很喜欢那种感觉,我就想……就想你多碰碰我,没想到你居然能忍得住……”

    他愕然。这么说他那晚是白当君子了?

    “我忍住不碰你,你该不会很失望?”

    “你很讨厌耶!”她用一句埋怨的娇嗔给了他答案。

    他朗声笑了,虽说因她的调皮苦了那一夜,可如今娇羞难抑的她,可爱得令他心动。

    他狠狠地吻她的唇,恨不能将怀里这温软的可人儿揉进自己骨血里。

    “你这女人!我都快要疯了……”为她疯狂。

    他一面呢喃,一面细细密密地吻遍她身上每一寸,白嫩的肌肤遭他啃咬蹂躏,印出一朵朵性感艳美的红花。

    “牧理,牧理……”

    她在他身下动情地呻吟,他呼吸变得粗重。

    “你这小妖精!”他喘息地低喃。

    “你才狐狸精呢!”她不依地反驳,香唇咬他耳垂。“你是我的命运,这种肉麻话你都说得出来……”

    馨香的兰息呼在他耳旁,逼得他更加发狂。

    “傻瓜!这句话不是我说的,是你说的。”

    “我说的?”她讶然。

    他望着她迷惘的容颜,嘴角勾起邪肆一笑,星眸却更加朦胧。

    “你忘了啊!忘了也没关系,以后我会将那些你没想起来的点点滴滴都告诉你……”

    “很想要我,对吧?”

    她又羞又恼,好想打他,却只能强忍地咬牙。“你这只……可恶的坏狐狸……”

    星阵闪过异样的光芒。“这就叫坏?还有更坏的呢!”

    “不行了……我、快死了,不要了……”

    “傻瓜,不会死的……”他低唇吻去她情迷的眼泪,却是近乎野蛮地继续冲锋陷阵。

    长夜漫漫,接下来他还有的是时间,用最热烈、最激情的身体语言教会她,什么叫做真正的坏……

    【全书完】

    想知道最古板、最自律的萧家老二萧牧野怎么会突然转性和丁雨香谈起师生恋吗?

    请见橘子说1108萧门英烈追妻记1《调教小萌妻》。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老婆勿忘我最新章节 | 老婆勿忘我全文阅读 | 老婆勿忘我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