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爱情,独角戏(上) > 第十一场 相见争如不见,有情还似无情

爱情,独角戏(上) 第十一场 相见争如不见,有情还似无情 作者 : 楼雨晴

    这个世界,并没有你想的那么太,很多时候,愈是不想见的人,愈是会碰上面。

    杨仲齐始终知道那人在哪儿,谨慎避着,不出现在同一个场合,因为他不知道,真碰上了,该用什么样的姿态面对她?又该对她说什么?

    当作素不相识?还是用前夫的身份,大方祝福她?

    无论哪一个,他都演不来。

    只是,再怎么谨慎,还是在数月后,撞个正着。

    名流圈,不就这么小一丁点?哪避得了一辈子?

    这位商界大老,与爷爷素来有些交情,在爷爷刚过世那段时日,由一个才二十四岁的年轻小伙子掌权,说实在话,外界并没有多看好,在一波波抛售股权、人心动荡的时期,这位大老动用大笔资金稳住鄙价,出面力挺。

    他说:“我相信杨老的孙子,不担心这些钱成壁纸。”

    人家八十大寿,若不亲自走这一趟,就太不上道了。

    亲自送上贺礼,对方仍不忘搬出陈年老词。“真的不考虑我孙女?”

    这话大概从他爷爷还在时就提到现在了,如此强力推销,不知情的人还以为这孙女是多滞销。

    其实不是,只是太欣赏杨仲齐,极度想要这人当他的孙婿而已,就算被嫌厚脸皮,还是忍不住一提再提。

    杨仲齐也知,一拒再拒,实在有损女方颜面。

    傅小姐条件其实很好,有学历、有外貌、有才情,将家业打点得有声有色,严格来说,他们条件相当,门户匹配。

    刚开始,他才二十岁,全心只想好好地帮爷爷,没什么心思在这上头,爷爷便说,小两口还年轻,过两年再看看。

    之后,他遇上了龚悦容,当然就更不可能了。

    傅老看了看他空空如也的指间。“这阵子,似乎没再看你戴戒指?”之前,推说是已经有人了,虽是将信将疑,但无名指上始终戴着不知是订情戒还是什么的,总是无法让人推翻,他已与某个人定下名分的事实。

    他下意识,抚了抚空旷的指间。戴了三年,上头原有一圈淡浅的戒痕,取下后不到两个礼拜,已经完完全全消失不见。

    爱情,不也是这么回事吗?无论嘴上说有多刻骨铭心:一旦分开了,不到一年,便抹得干干净净,连婚都结了。

    他扯唇,不知是笑自己,还是嘲弄爱情,有些悲凉地讽道:“暂时没心思想那些,一个人也挺好的。”

    “所以,是真的没有了?”

    “没有。也不想要。”

    傅老点点头。“没有就好。”没有,他孙女就有努力的机会。

    本想送个礼便要离去,无奈主人强力留客,他应邀与傅小姐开舞,撮合意味挺浓厚的。

    傅小姐倒也落落大方,说:“我爷爷就是这样,想看我穿婚纱想疯了,你别介意。”

    “不会。”他一笑带过。不过就是一支舞而已。

    掌心贴扶住纤腰,随着音乐进退,他们的脚步与节奏配合得完美无缺,他想,这或许就是所谓的门当户对吧!只是……少了一点点的火花。

    “为什么叹气?”她仰眸。

    “有吗?”他有叹气?俯视那张妆容完美的丽颜,忍不住问出心中疑惑。“你真的没有对象?”还是傅老唬他的?她条件明明不差。

    她笑了笑。“难道你没有同样的困扰吗?家世太好,有时也会让人望之却步。”

    他想起,某人曾说过,他像高价的奢侈品,不敢妄想拥有。

    “人人看似有自由选择的权利,但是这些选择背后,何尝不是被一堆条件局限住?条件不及我的男人,谁敢来追?谁不疑虑,娶了我像迎回一尊武则天,从此只能当个小男人?”而,条件足以驾驭她的,却是少之又少。

    他低笑。“听起来很辛酸。”他们这些高价奢侈品的辛酸。谁又会知道,他们要的其实只是一分简单的温暖而已。

    跳完一支舞,她忙着招呼宾客,他与几个工作上有往来的旧识,彼此应酬几句,过后便退到阳台外,图个清静。

    他暗暗思量,约莫中场时,再向主人家告辞,如此也较不失礼。

    而后,他看见了她--他的“前妻”。

    她很活跃,游走在不同的对象间,游刃有余,而且很懂得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虽然,这种应酬的手腕,在这样的场子是基本配备,但他还是觉得……

    那不是她。

    怎么样也不能习惯,眼前这个长袖善舞的社交女王。

    在场的,大多小有地位,不会叫不出名字,而她眼色很尖,做人又圆滑,看了半晌,他便知道,这是在为她的丈夫做公关。

    甚至,不着痕迹地替丈夫谈下一笔金额不小的订单。

    而现在,她正与一名驻台的外商主管相谈甚欢,对方赞她:“你英文说得真好,有下过苦功?”

    她笑了笑,回道:“我丈夫教的。他是个严师,在这方面完全不讲情分。”

    “你们中国,不是有一句话,叫严师什么的……”

    “严师出高徒吗?高徒不敢当,但他真的是一个很棒、很优秀的男人,我一直都觉得,这一生能遇到他真是太好了。”

    是吗?能遇见那个人,是今生之幸?那遇到他这个“前夫”,或许就是她人生中的不幸吧!

    一个……总是开空头支票,到头来,什么也没能为她做的骗子。

    他自嘲地想,无声朝她走近。

    龚悦容谈完,一转身,几乎撞上那近在咫尺的身形,她连忙往后退,优雅地一侧身,避开他的扶持。

    “你贴那么近干么?”媚瞋他一眼。

    那一点也不讶异的表情,显然早知他在这里,却一点也没有过来跟他说句话的意愿,完全当陌路人就是了?

    好,她要演,他也不是不能奉陪。

    顺手捞来两杯香槟,一杯朝她递去,举杯敬邀,气度翩翩。

    她倒也赏脸,接手,带笑轻啜了口。

    “我们谈谈。”他率先往阳台的方向去。她耸耸肩,无可无不可地尾随。

    定住脚步,他回身,认真地上下打量了一会儿。

    一年多来,头一回如此近距离审视她,她变了很多,许多部分,都不是他记忆里的那个样子,直觉便脱口道:“你似乎……胖了点。”

    好你个杨仲齐,一开口就挑衅。

    她吸了吸气,堆起虚伪的甜笑。“喔,我丈夫喜欢丰腴一点的女孩子,抱起来比较舒服。”

    “我不喜欢。”他本能道。

    关我屁事。她在心底冷哼,脸上笑意却不曾稍减半分。“真遗憾。不过我好像也不需要迎合您的好恶。”

    “不需要?”

    “当然。”你是我的谁呀!

    他定定望住她,看她虚假的笑容要挂到什么时候。

    “杨先生,你要继续跟我大眼瞪小眼吗?如果没其他的事……”

    答案出来了……那副虚伪的表情,是她的第二层皮,完全撕不下来。

    很好,他跟她卯上了。

    “有你的,杨太太。”完全不需当事人同意,就直接由她的先生,变成杨先生,算她行!

    “你记错了。我先生姓顾,你可以喊我顾太太。”很有礼地递上名片,请多指教。

    他低头看了一眼。

    龚云颦。

    一如印在那张喜帖上的名字。

    没事改个笔划多得要死的名字,写完旁人都打瞌睡了,有什么好?

    对她一心想摆脱过去,连名字都能舍弃不要的行止,莫名惹怒了他。

    “是吗?”他勾唇,笑得比她更虚伪。“要不要赌赌看,你究竟是杨太太,还是顾太太?”

    “我不太懂你的意思。”

    “你恐怕还搞不清楚状况。”他倾前,一字字格外清楚地在她耳畔柔缓低语:

    “我们的婚姻关系,一、直、存、续、着。”

    她挑眉。“你在说笑吧,我们大概只比陌生人强些而已。”有哪个丈夫,会当到像他这样,连一年见几次面都数得出来,别笑死人了!

    “你可以试试看,我是不是在说笑。”他敛容,续道:“你从来都没弄清楚过,我不是在跟你开玩笑,说娶你,就真的是娶了你,我们的夫妻关系,是铁铮铮的事实,不容否认。你以为我会胡乱喊谁『老婆』?”

    她微怔,唇畔笑意略失。

    怎么?现在觉得晴天霹雳了?

    他冷笑。“我倒想看看,杨太太,你这糊里胡涂犯下的重婚罪,该怎么收场?”

    然而,错愕也只是瞬间,她很快回过神来,压下心头翻腾的怒火,漾开一抹更甜、更腻人的微笑。“是吗?好吧,那就只能遗憾法院见了。不过就是重婚罪,法官怎么判,无所谓,了不起我就主张『两人已不堪维系婚姻关系』,你觉得,我能举证出多少例子来证明这点?证明你是一个多失败的丈夫?”

    即便它是一段有效婚姻,又如何?马儿不吃草,还能强押牠头点地吗?

    顿了顿,她再补上几句。“不过我想,我现任丈夫应该不介意赔偿你的『精神损失』。”

    婚姻关系是否存在的意义,大概也只剩赡养费可谈了。

    杨仲齐退开一步,目光沉沉地望住她。

    “你究竟有多恨我?”连赡养费这样的暗示,都能拿来羞辱他,以前的她,断然不会这样对待他。

    她甜笑,回他:“你说呢?”

    他点头。“好,我懂了。”还真是相见争如不见,昔日耳鬓厮磨,今日成了言语厮杀,字字砍骨削肉,未免可悲。

    他背过身,宁可望向楼外暗沈夜色,也不愿再多瞧她一眼。

    他其实,在发现她时,还有机会可以避开,但他没有,或许潜意识里,还有一点点不甘心,想确认,她心底对他是否还留有依恋;想知道,现在的他,对她还有没有一点意义……

    是他自找羞辱。

    再无温情的脸容,他不愿、也不想再多瞧一眼。

    那不是他温存多情的妻子,只是一个--宁可跟他打官司,也不愿再与他有任何瓜葛的陌生女子。

    她不是个言词刻薄的女人,面对心爱的男人,她也可以很似水柔情。

    曾经,那是他独享的,如今,她已经偎在另一个男人怀中,软语温存。

    杨仲齐几近麻木地,看着远处的她,双手攀在那个男人颈后,依偎共舞。男人不知对她说了什么,她嫣然一笑,娇嗔地轻捶他肩膀。

    他甚至看见,她仰着脸,等待男人温存的细吻落下。移开眼,他转身头也不回地,大步走出屋外。

    “你故意的?”

    中庭的喷水池边,顾政勋劈头便问。

    “对。”很故意。她大方承认。

    “想知道,他还在不在乎你?”在前任面前,和现任刻意耍亲密、晒恩爱,要说心思有多单纯,鬼都不信。

    杨仲齐是老江湖了,这种小把戏不会看不出来。

    只是这个“故意”背后是什么动机,就很值得大家坐下来讨论讨论了。

    “做得那么明显,你就不怕我吃醋?”

    “想太多!”龚云颦白他一眼。“只是不想让他太好看而已,你不觉得,这样像活生生掮他一耳光吗?尤其是他这么高傲的人。”

    在不在意这个女人是另一回事,男人这种生物,永远受不了自己的所有物变成别人的,而且还比跟他在一起更快活,面子上多挂不住。

    “那倒是。”同为男人这物种,他完全点头附议。

    “男人--嗟!”她嗤哼。

    “……”他怎么觉得,自己也中枪了?“老婆,你这种哼法很没气质。”

    “又怎样?”她正一肚子不爽。

    “你就那么恨他?一丁点能伤害他的机会都不放过?”还把全天下男人都拖下水一起鞭。

    “对。”绷着俏脸,答得毫不犹豫。

    “……”他扯扯她的袖。“好啦,不要生气。你嫌他碍眼,那就不要看,我们回家,别影响你的心情?”

    “……好。”这提议让她脸部表情和缓些。想起家中的可人儿,嘴角微微扬起,一手挽上他臂膀。“回家玩女儿!”

    “我女儿不是生来给你玩的!”他抗议。

    “借玩一下嘛,小器……”

    “……哼。”

    声音渐行渐远。

    暗处,一道身影走出,望向两人远去的方向,长长的影子在地面上合而为一,逐渐缩小,再也看不见……

    “只是,为了羞辱吗……”

    敛眸,掩去深瞳底下,幽晦如潮的万般意绪。

    有人火气很大……

    很知道看风向的顾政勋,一回家就抱着女儿闪得老远,以免扫到台风尾。

    “可恶!浑蛋!王八蛋!没心没肺的渣男!”她气得狂捶抱枕半小时,才终于觉得解气一点。

    喘了口气,趴向沙发扶手。

    居然一点点愧疚、心虚感都没有!他难道都不觉得自己很对不起她吗?一点点、一点点都没有吗?

    自己可以跟女人浪漫共舞、谈笑风生,一转身却又理直气壮,跟她讨论婚姻存续以及自身权利的问题,这究竟是怎么办到的?他还真有脸说!

    再说,他早在大半年前就知道这件事了……虽然寄喜帖不是她的本意,只是顾政勋自作主张,她事后知道也很意外,但那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他明明一开始就清楚这件事,而且完全像被蚊子叮一下,不痛不痒,只让杨叔魏包来礼金了事。

    既然八、九个月来完全不闻不问,那究竟有什么立场,在见面时一副被遗弃的受害者嘴脸,向她声讨自己的权利?姿态高成这样!

    可恶,浑蛋至极!

    对了,他还一开口就嫌她胖!

    想想有气,又抓来另一颗抱枕用力捶两下。

    她到底为什么会爱上这个没心没肝的男人!

    亏她之前还自作多情地以为,自己至少在他心中还有一点点地位,好歹找一下

    她、关心她好不好之类的……结果,什么都没有!连知道她在哪儿,也完全把她当空气,问也没来问她一声。

    顾政勋看她趴在那里,久久没有动静……应该是发泄完了吧?

    这才缓步踱出,问道:“你还好吗?要是还不解气,不然,我找人去揍他几拳、砍他个十刀、八刀的,你觉得如何?”

    龚云颦抬眸,又蔫蔫地瘫回去。

    旋即,像想到什么,迅速坐起身。“我问你喔,如果只是在结婚证书上签个名,这样的婚姻,真的有效力吗?”

    杨仲齐不是那种夸大其词的人,他敢说,恐怕就真是这么一回事。

    “有吧。我大学修过法学绪论,印象中我国的婚姻规范是采仪式制。”

    “就算没登记、没宴客……好,算有,两包卤味请路人甲乙丙丁吃喝一顿这样也算?”

    “应该……吧。”他不是很肯定,毕竟,这么瞎的结婚方式没几个人办得到。

    “你等一下,我问嫂仔。”

    接着,立刻拨手机--

    “老大,嫂仔在不在……喔,就有点小小、小小的法律常识想请教一下我们的语音六法全书……”过了八秒钟。“嫂仔,借问一下喔,如果只是路边随便买个结婚证书,抓两个人来签名当证人,而且也一直都没有去登记,这样的婚姻有没有效力?”

    又过了三十秒,他垂死挣扎。“就算只是两包卤味、一手啤酒……好,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龚云颦看他的表情,就知道答案了。

    “是真的?”

    顾政勋点头。“没错。嫂仔说,登记只是其中一种承认婚姻的方式,另外一种是,只要有公开的仪式、两个证人、男女主角心甘情愿在上面画押……恭喜你,当下婚姻已经生效。”就算你是丢两瓶可乐、几包乖乖来请客,也一样。

    所以……杨仲齐不是闹着玩的,他既然清楚法律规范,就是真的愿意娶她,并非儿戏,她的确当过三年货真价实的杨太太。

    受到太大的震惊,她瞬时表情空白。

    “嘿!打击太大吗?”顾政勋右手在她眼前挥了挥。“不要担心啦,就算是这样,了不起让他告,大爷我有的是钱,精神抚慰金什么的,老公我替你出,抚慰他破碎的小心肝。”

    “……你的嘴脸好机车。”害她忍不住反省,自己刚刚在杨仲齐面前说类似的话时,看起来是不是也这么欠扁。

    “不然你还心疼他啊?”

    “只是觉得……没必要跟他硬碰硬。”杨仲齐若真不肯善了,吃亏的绝对是他们,光基本面就站不住脚了。

    这事说穿了,争的不是老婆属于谁,而是一口气。闹出这笑话,对杨仲齐没损失,他就是个受害者,立场稳得很,但他们不一样,没有本钱跟他玩。

    她自己是无所谓,最多就当上辈子欠他的,还没还完。但若是将小彼也拖下水,她绝对跟他没完!

    顾政勋也知道她在担心什么,笑哼。“想太多了你!扮哥我名声从没干净过,有差这一条吗?从自恃甚高的杨家贵公子手中抢到他的女人,光这个就够我爽到高潮!”

    明知他是在安慰她,不想她内疚,还是忍不住被逗出笑来。“最好真的无所谓啦!你不在乎名声弄臭,难道也不在乎损及你家人的颜面吗?”别人再怎么非议,总脱不开“顾家的儿子”,他再潇洒,也不会真的无视家里的名声。

    “我看,我还是找个时间,跟他谈一谈好了……”

    “不需要。”

    “可……”

    “我说不需要。”他坐到她身边来,捏捏她的颊。“你太嫩了。”

    杨仲齐随便几句话,就把她唬得一愣一愣。

    “我跟你赌,他绝不会来硬的。”

    真要跟她计较到底,何必等到现在?在他看来,那男人对她还有几分怜惜,把她搞臭这种事,他怎么也不会做,不过就激激她、顺便探探她心意而已,哪会真不顾情分?

    偏偏,开口第一句话就把她气到炸掉。

    在他来看,那绝无攻击意味,男人如果没将一个人放在心上,又怎么会连她身形增减几分都知道?

    不过他不会笨到去替那个笨蛋澄清,这种一辈子活在云端的天之骄子,八成没被女人拒绝过,既然拉不下身段,那就活该憋屈到死!

    【待续】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爱情,独角戏(上)最新章节 | 爱情,独角戏(上)全文阅读 | 爱情,独角戏(上)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