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神仙姐姐 > 尾声

神仙姐姐 尾声 作者 : 于晴

    所以我说啊,你到底还有多少瓶中信我没有找到?你直接给我吧。我的你都找到了,你破关了。

    ——请问可以结束了吗?唯安

    别懒,自己找,反正是要找一辈子的。我在你的桌上放了新的小瓶子,请擅加利用。

    ——深爱你的魏安

    “怎么了?”

    “小宝,有个老人摸我的头。”

    “什么?”

    她坐起来,茫然道:“他的手好老,我看不见他的脸。”她看向魏安。“小宝,我有爷爷吗?”

    刷的一声,魏安猛地站了起来。“你在哪里看见的?”他环视了一圈病房,除他俩之外,没有第三人。

    “……我忘了在梦里?他拍了拍我的头,说……说……”唯心看他一脸专注只得用心再回忆。“我不确定。他似乎很高兴,他说……成功了,以后不担心了……叫我好好过日子……”她烦恼地拉着头发。

    “当时我记得很清楚,但现在什么都忘了……”等一下,她摸到了什么?又塌又卷的发毛?魏安却是愈听,乌瞳灿光愈盛,最后他双拳紧握,仰头发泄地大吼一声。唯安傻眼了。

    魏安笑咪咪地,眼里在笑,脸在笑,嘴在笑,全身上下无一不笑。

    “小宝?”一小时内,这家伙的情绪起伏太大了吧?

    魏安蹲在床边,紧紧握着她的手。他抿唇笑着:“唯安!姐!”

    唯安屏住气息。她试着瞄了一眼床下他是单膝跪还是其他姿势……电视上不都这么演的?求婚?在这种地方?

    他眉开眼笑。“姐,你一定有爷爷,你爷爷就是我爷爷,我们有最棒的爷爷,记不起来没关系,也不要费力去记,反正我认定我们有爷爷就对了。他一定是来告诉你,以后你可以留下来,跟我好好过日子。”

    “……小宝,你幻想力一如往昔的真强。”

    他哈哈笑着,用力亲了一下交握的双手。他发自内心的喜悦,淹没了他平常的敏锐,是以一直没有察觉到唯安异样的眼光。

    当他起身时,终于注意到她的目光一直在他的西装裤间徘徊。

    正确来说,是在他腰以下至大腿根部间来回搜寻着。

    刹那间,他脸色古怪,又看她一眼,她脸有那么点红,眼神显然在……期待?

    他暗地再一次确认她目光停落的范围。他清了清喉咙,轻声说:“姐,睡了。别想太多。”医院里不方便。

    “哦……”她失望之情溢于言表,躺了回去。口袋不像有装盒子啊……他松了口气,紧绷的身体稍稍放松,又有点遗憾。他再一次替她拉好被子,瞄到她似乎有那么点羞愧。

    这有什么好羞愧的?男欢女爱,很正常的嘛,她看了这么多年的电视。

    魏安拿着咖啡,低目看着报告走进电梯里。

    “安子,早啊。”

    他抬起眼,看见同事叫……赵正宏?是了,他想起来了,是第十层部门的员工。他笑道:“赵哥,早啊。”

    赵正宏凑过来,指指他的报告。“什么东西这么入迷,刚才我看你进大厅,头也没抬。”

    应魏安笑笑。“没什么,健康报告。”

    “你的?”

    “不,我女朋友的。”魏安笑咪咪。“一切正常呢。”

    健康报告正常很好啊,但这是不是太高兴了点?赵正宏被他感染,跟着笑:“恭喜啊。”为什么说恭喜,他也不知道。

    “谢谢。”魏安诚心地笑着。

    今天魏安的笑容似乎无法控制地感染周遭的每一个人,赵正宏有点惊讶,暗地再仔细看一回魏安的笑容,今天笑的并不是那么的可爱,但却是十分地愉快。他又看看那杯咖啡,随口道:“超商买的?我记得你自己会煮,不是吗?”

    “早上赶去拿报告,来不及煮……”魏安一顿,盯着赵正宏的无名指。

    “要结婚啦!安子,到时我送张喜帖给你。”

    魏安回过神,笑道:“恭喜!这是一定要的。”他目光又停在赵正宏的戒指上头,若有所思。

    赵正宏拍拍他的肩。“你还不急,人又年轻又有前途,只要没搞大肚子,过两年再说,我是没办法,有三个月大喽。”

    魏安只是笑着。离开电梯前,他又瞄上一眼戒指。

    他边喝咖啡边想着事情,才要进入办公室,陆熙知就从里头走出来。他一见魏安,又返回办公室拿了公文袋出来,把魏安带到没有人的走道上后交给他。

    “今天我不回公司了,本来想明天才会遇上你。这爸给你的。我先走了。”

    “给我?”魏安把咖啡杯放在窗边,打开公文袋。里头滑出户口簿影印本跟相关证明。

    其中的身分证是女性,上面写着陆唯安。

    魏安整个呆住。他迅速翻看所有的相关证明,全是同一人。

    突然间,他抬头看向电梯,奔了过去,他连忙按住键,对着电梯里的陆熙知说道:“陆哥,陆爸这是……”

    陆熙知看了他一眼,又移向公文袋,大约猜测出来是什么了。

    “几年前他就准备好,可惜一直没有照片,后来人也不见了,就以为没机会用上了。你也知道他三教九流都有朋友,虽然要弄到不容易,也需要长时间,好在徐伯伯也在其中出了一份力,你放心,徐思平什么都不知道。”

    三年后,她哥哥也发现了。唯安爷爷记事本的这一段,蓦地出现在魏安脑海里。

    陆熙知又稍稍难得多话了下。他道:

    “你国中那年他看见那房子多了一个女孩,怕你走歪路,那一年常『路过』你那里,只是你没注意到;后来相机拍不到她后,他又花了两年时间观察她,除了入不了相机外,跟一般人无异,对你又好,他才勉强放下心来。你没发现那两年他几乎没拍戏吗?”

    “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魏安声音有点艰涩。“我很难还清的……”陆熙知往前走了一步。他显然也不擅言词,沉默一会儿才说:

    “这个小孩就这样下去,太可惜了,我一开始是这样想的。帮忙扶一把,也不用太费力,谁都做得到,为什么我不做?后来,我好像多了一个弟弟,爸多了一个儿子,就这样。你聪明又孤僻,所有的不良嗜好你连碰都不碰,你会喜欢上的女孩,又能差到哪里去?好了,我时间来不及了,你放手吧。”

    魏安下意识地松开电梯键,直直盯着陆熙知。

    在电梯门合上的刹那,陆熙知忽然对着他说道:

    “喔,你有个跟我一样的坏毛病,有事情总是闷在心里不找人求助。”他嘴角难得上扬了一点点。“还真的满像兄弟的。”

    电梯门合上了。

    魏安垂下视线,唇畔紧紧抿着。

    浴室哗啦啦的水声直流。

    唯安开着电视,替他收拾衣物。前一周魏安搬回圣诞树,放在角落里,准备今天让它出来大展神威。

    怎么大展神威呢?就是每一个挂礼物的地方写着魏安擅做的一道菜色。每一天抽到哪个他就做那道菜……应景嘛,她想,并不是很在意上面并没有什么实质的礼物。

    没有多久,魏安擦着头发,赤脚走出来。他一见她还是一身毛衣牛仔裤,脸色变了一下,尤其那件毛衣还是他的。

    “姐,我不是买新衣服要你穿上吗?你怎么又穿我的?”她不以为意。“穿你的舒服啊。”

    他嘴角抽搐。人家是恋物癖,他家这个是恋他的衣,这也就算了,他毛衣还没洗,都是汗臭这她也行?

    他从她身后抱住,凑近她的颈间。

    “小宝,我肚子饿了。”

    他笑着揉她的头。

    “别揉,它会乱的。”她抗议。

    他哈哈笑出声,然后犹豫了一会儿。“姐,圣诞节嘛,去穿我今天带回来的那一套。”

    “又不出去吃,穿那么好做什么?”

    他叹了口气。“所以说,现在你就已经开始往黄脸婆的道路上迈进了吗?”

    她回头瞪他一眼,轻轻推开他。“别闹了,我真的饿了。魏安,圣诞快乐!我可以去抽今晚的菜色了吗?”

    他无奈地点头,咬着唇看她打量圣诞树。或许他不该那么隐讳的,他想。她向他招招手。“小宝,来,帮个忙,这树太高了,我拿不到上面的。”

    “好好好,我来帮忙。”他卷起袖子,一把扶住她的腰侧,轻而易举地将她举了起来。

    她又吓又笑的。“魏安,你别摔下我,我怕高的。”

    “怕什么?我当你的肉垫。”

    天生的惧高没办法,她还是不安心,双腿悄悄地准备好,随时可以缠上他的腰。她取下偏高一点的礼物袋,笑道:

    “让我们来猜猜今天晚上魏大厨会做什么菜呢?”她打开一看,愣了一

    下。她拿出方正护贝的纸卡再一定睛,上面有着她的人头照。她叫道:“身分证!小宝,这是我的身分证?”她连忙看向魏安。

    他正含笑地看着她。

    “小宝!你好厉害!”她重重地亲了下他额头。

    他失笑。“姐,你吻错了错了。”他托着她的臀部,让她下滑些。

    她笑着吻上他的唇,好奇地来回看着身分证。“小宝,你怎么拿到的?这好神奇……你什么时候偷拍的?不对啊,这好像是我自拍的一张。”

    魏安微微一笑。“可能是陆哥借走我的手机时用的吧,陆爸瞒着我办的。”

    她讶异地看向魏安。他说话平和,没有以往隐藏的讽刺口吻。如果是以前的魏安,他会说,他们爱当好人就去啊……

    “姐,你说,人家的爸妈会怎么对儿子的?”

    她的记忆让她只有零经验,但她仍然笑道:“就跟……陆熙知的父亲那样对你?”

    他笑笑。“是吗?”他又提起精神,托起她的身体。“再来一次拿不到菜单,今天就别吃了。”

    她哈哈笑着,特地又选了一个,一打开,她不知道该高兴还是懊恼。她抽

    出影印折纸喃喃道:“这就是户口簿啊……陆唯安。”随即瞪大了眼,赶紧再拿出身分证一看。“不对,小宝!现在我看起来有三十岁吗?”

    魏安凑过去看,表情微妙。其实三十岁……还算少了吧?他绝不能说出口。

    他只笑:“我国中时陆爸就看到你了,他可能以为你后来整容?”女人爱美,她也不例外,何况现在她看起来跟他差不多大,好吧,最多再大上那么个三岁。

    “陆熙知……陆唯安,我变他妹妹了啊……”

    “是啊,改天真的要带你去认个爸妈跟哥哥。前两天陆哥提起我从不碰不良嗜好,意志力很强。那是他不知道,我一直有你,想行差踏错都不敢。”顿了下,他看着她又轻声道:“其实我是很幸运的?先遇到陆唯安,后来又有陆家父子。只要少掉其中一个,我这辈子就会崩坏一半了。”

    她微笑。“小宝学会感恩了啊。不过那也是你争气啊,要换了另一个人,唔,例如魏盛胜什么的,说不定今天又是另一种局面?”

    “魏盛胜是什么东西?你看得上他?别开玩笑了。”魏安又恢复他天性中的讽刺。他笑道:“姐,你真的饿了吧?你运气到底好还是不好呢,这该怎么办呢?”

    唯安用力在他唇上啵一下。“再给我一次机会!”他笑着又举高她。“快点啊,再没中我也没力气了。”

    她这一次眼捷手快直接取饼一袋,一打开脸色变了变。现在是怎样?

    一次惊喜就够了,两次也很棒,现在重复惊喜是准备让她饿肚子是不是?健保卡?接下来还有什么卡?

    她瞪了他一眼,压上他的唇时,舌尖轻轻送进去吸吮纠缠,一分钟内结束。她看着他还没回过味的神情,清咳一声。“再一次机会!你举我高一点,我怀疑你有计算高度,专让我拿卡。”

    他眨眼笑了,甘愿承受这份诬赖,将她举到最高。她挑了半天终于选择最高那个礼物袋。

    她兴致勃勃地打开它,里头有一张纸条,她笑道:“真的给我拿到了小宝,今天晚上吃……”

    “嗯?”他笑。

    “……吃魏安。”她面无表情。

    “姐,你想吃我啊?”他笑着。

    他臂力松了下,吓得她尖叫,她赶紧抱住他颈子,双腿紧紧缠住他的腰身。“魏安!魏安!小宝!别摔!我吃我吃我什么都吃!”她含怨地瞪着他。

    他眼里星光灿烂笑道:“我只是想跟你亲近点说话,没要摔你。姐……”他改口道:“陆唯安过两天,我们去办结婚登记,结婚书约我准备好了,嗯?”

    她居高临下地盯着他,忽然之间笑了。“小宝,你是故意的吧?你就知道我喜欢低头看你,你就故意这样讨好我的,对吧?”

    “陆唯安,你还没有回我呢。”

    她也跟着严肃起来。“这是求婚吗?”

    “是的,是求婚。”

    她噘着嘴手掌滑进自己的毛衣里摸索着,这个举动让魏安错愕了下。现在脱内衣?他想。应该先答应他吧?

    “小宝,求婚要有戒指的吧?”她虚心求教。

    他怔了……连忙道:“有,在……”

    她慢慢地把手从毛衣里伸出来,无名指上赫然有个白金戒指。她嘴角翘起,脸色微红,说道:

    “藏在新衣服里呢,哪有人要被求婚的那个自己去拿,你是太害羞了还是不够浪漫?”

    魏安当然不会说,他不是害羞也不是不够浪漫,他是怕她嫌太快不收,他会用暴力硬套进她的手指里。

    “魏安,你真要这么早结婚啊?我看电视你的世界里很多男人三十五才结婚耶。”

    魏安盯着她,轻声说:“陆唯安,这是我们的世界,你以后,不要再说错了。”

    她眼神柔和下来,重复着:“我们的世界。”她凑过去鼻尖轻触他的鼻梁,笑道:“小宝,你这么赶着结婚,是满脑子又**了吧。”

    “陆唯安,你戒指都戴了,就是答应了?”

    “好,我答应。”她笑咪咪地,眼神开始游移。

    “那……”他托住她的臀部重重压在他的腰间,她惊讶地察觉到他身体的生理变化。他面瘫道:“现在,我可以对你色了吗?”

    她脸烧得厉害。她这才发现魏安之所以面无表情,是一直在强忍欲望。她垂下眼,低声笑道:“好啊。”

    他没有动静。

    “小宝?”

    过了一会儿,他慢慢地放她落地。“我渴望了八年……”他声音有点沙哑有点紧绷。“我会很猛的,陆唯安……”

    她低着头。这种很想笑的感觉是什么?在这种场合,不合理吧!

    “陆唯安,我不是炫耀,我是警告。”

    “唔……”如果她说:我好怕喔。会剌激他吧?

    “听说女生的第一次,要稍微和气生财点,不然以后没得做了……”他喃喃自语着。

    她笑出声。

    “姐,我给你一个机会好不好?”

    “机会?”她终于抬起眼。这小子到底在想什么啊?她注意到他全身绷得跟条弦一样,眼眶也是微微红着。她手指触到他白皙的下巴,他像被雷似地剧烈动了下。

    他扣住她戴着戒指的左手,将她紧紧抱住,让她的身体毫无缝隙与他密合。他在她耳边说:

    “姐,你想不想看我满面通红的样子?我喝啤酒会四肢发软,就像是小绵羊一样,差不多十到二十分钟,你对我做什么都行,我都交给你,让你安心点一嗯?”

    她明亮的眼眸疑惑地看着他,试着推开他去拿,他文风不动。

    他吻着她的耳垂,低声:“你不想去拿吗?不那我就不管了,我给你机会了……”

    她退了一步,却被人顶了一步,她再退一步,这家伙如影随形把她顶到墙壁上,不让她回避。

    现在是怎么?这家伙根本不放人,空口白话,耍她吧!

    “小宝……”她一连轻轻叫了几次。

    抱着她的魏安下意识地吻着她的头顶,翻身压到她柔软的身上,双手顺势滑进她的衬衫里。

    衬衫是洗完澡后叫她换上的,提醒他半夜醒来要……适可而止。

    当他意识到后,遽然停止抚摸,掌下的皮肤凉凉汗湿的……他顿时惊醒过来,往她脸上看去。

    她脸色苍白,唇色也白,冒着冷汗。

    他脸色微变。“你哪里不舒服?”

    “没事,我肚子痛,也不是很痛就是闷闷的,不舒服,我想拿止痛药但是动不了,你帮我去拿。”

    肚子痛?他一怔,直觉想到是不是他晚上哪里做过头了,他掌心抚上她肚子,忽地死死盯着衬衫的一角。

    他的白衬衫被她当成睡衣此刻衣角点点染红。他猛地拉开衬衫,吓得面无人色。

    床上被染了些红,白润的大腿上也沾上了一些,量不多,但够他触目惊心。他心跳加快,翻过她跳下床。

    “姐,没事,你躺一下,我们还是去看医生,你先想想还有什么症状?”他柔声问着。

    她闷闷地说:“不是从今天痛的,前几天就开始了……没有很痛,就是不舒服……有点畏寒,可是体温好像变高了,不会像感冒那样……”

    魏安知道她还没有适应所谓的身体不舒服,因此她的抗痛力不高,她说没有很痛那就不会太痛。不是今天开始?他懊恼自己怎么没有发现,又气她明明不舒服还答应跟他……

    他摸了一下她额头,都是冷汗。“我想不是很严重的事,大概是……”他根本不懂。

    “姐,你眯一下,我穿个衣服拿健保,马上回来。”他立刻回房换了衣服,去书房找健保卡。

    他满脑子都是她的血,让他无法集中精神,手指都在抖了。他瞥见左手无名指的白金戒指,用力亲了下,稳定心神。没事没事,他告诉自己。

    书桌上的笔电还没关,他碰到了键盘,屏幕保护程序消失,画面上显示陆熙知还在在线。

    他想起唯安的健康检查是在陆爸朋友那间小医院,人再回去同一间最方便,于是他快速地传了讯息过去……

    “陆哥?”

    过了一分钟,画面上出现“小宝,还没睡?”

    “唯安不舒服,我要带她去上次那家医院。现在要挂急诊明天妇产科的医生你有推荐的吗?”有认识的就方便些。

    “妇产科……怀孕了?”

    魏安这时候没心情去开玩笑。他站在桌前,打着:“不可能怀孕。她是肚子痛。”

    “……小宝,我有女性朋友就在旁边,除了肚子痛呢?其它症状?不去找肠胃科,是还有其他原因?”

    他实在不习惯跟人说这些太私人的事。魏安咬咬牙,盯着陆熙知的名字一会儿,写着:

    “她说她肚子痛,畏寒体温升高……还有,**有点血……”

    “这样啊,你等一下……痛多久了?”

    “几天吧,不会太痛,就是闷闷的。”

    “她上次大姨妈什么时候来的?”

    “……??”

    “月经。我是说女人的月经。小宝,你跟她同居这么久,没有注意过吗?卫生棉的用量你也没注意?”

    月经?健康教育有学没错,但唯安从来都没有……魏安瞪着屏幕,忽地转身要出书房,却撞上门板。

    他捂着额头。月经?他没想过啊。以前,唯安哪有啊……现在第二次人生了,当然一切会恢复正常。她的健康报告没有异常,所以,真是月经?

    “小弟弟,当人男朋友你不合格喔。”

    魏安又回到笔电前,看见这一行话。

    “小宝,不好意思,我朋友抢了我计算机,你别理她。”

    魏安视若无睹。他的脸皮一向比铜墙铁壁还厚。他不耻下问:

    “陆哥,请问你身边的老大姐,月经要怎么处理?明天我还是会带她去看医生,今晚我先当是月经处理,除了卫生棉外,她说她不舒服。老大姐,你大姨妈来时,不舒服是怎么减缓的?”

    在这一天,魏安生平第一次进入超市买卫生棉。

    他的笑容很茫然很僵硬。

    在往后的二十年里,他从新手进阶为超级金手,买卫生棉买得无比顺手。甚至还会比较、分析卫生纸的材质成分。比他老婆还专业。

    【全书完】

    注:

    1.甜蜜蜜,主唱:邓丽君

    2.第一章提及的岳不群为吕颂贤版“笑傲江湖”。

    3.第三章舅舅提回来的蛋糕为阿默蛋糕。

    4.第六章包青天单元为“鱼美人”(邱于庭,杨庆煌主演)。

    5.第六章魏安看的变脸为三立电视台的“台湾霹雳火”。

    6.花妈是为我们这一家卡通人物。

    7.佛牌灵感来源:作者身上的佛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神仙姐姐最新章节 | 神仙姐姐全文阅读 | 神仙姐姐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