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痴心不换(上) > 第二十一章

痴心不换(上) 第二十一章 作者 : 季可蔷

    在蜜月假期的最后一夜,两人在饭店游泳池畔用晚餐,她喝了两杯热带水果酒,他也喝了好儿罐啤酒,乘着薄醮的酒意,他们在月色下翩翩起舞。

    乐队奏着抒情歌,乐声缠绵,她将螓首靠在他肩头,悠然叹息。

    “怎么?累了吗?”他温声问。

    “嗯,有点。”

    “累的话要不要早点回房休息?”

    “不要。”她摇头,脸颊依恋地贴在他颈脖。

    “我想象这样一直跟你跳舞,跳到永远。”

    “怎么可能跳到永远?”他失笑。

    “为什么不可以?”

    “你都不用休息吗?”

    “不用啊,我精神好得很。”

    “傻瓜。”他低啐,方唇擦过她敏感的耳垂,彷佛有电流通过。

    她酥麻地一颤。

    他误解了她的颤栗。“是不是觉得冷?”

    “我不冷,不累。”她娇嗔地扬眸睨他。

    “怎么你老把我当成弱不禁风的瓷娃娃?”

    他不说话,墨瞳深邃无垠。

    她又是一声叹息,伸手抚摸他脸颊。

    “我真的没事,你这坏蛋,干么对我这么好?”

    他闻言,全身一震,下颔凛然缩紧。

    “这礼拜你对我太温柔了,简直不像我以前认识的你。”她似笑非笑地揶揄。

    他静静地望她,许久,才哑声扬嗓。

    “我们在度蜜月,我只是希望至少这个礼拜,你能留下美好的回忆。”

    “嗯,是真的很美好,这礼拜我玩得很开心,我觉得自己很幸福。”她坦率地告白,踮起脚尖在他唇上落下一吻。

    他僵凝两秒,接着不由自主地回吻她,吻着吻着,两人心中情yu悸动。

    他带她上楼,一进电梯便迫不及待地深吻,探索彼此滚烫的肉体。

    回到房里,还来不及上床,两人己完全剥除对方身上的衣衫,赤luo相贴,他灼热的吻烙过她身上每一寸肌肤,宛如吸血鬼吮咬她颈间搏动的血脉。

    她亦热烈地回吻他,莺啼婉转,藕臂勾住他肩颈,玉腿缠上他腰间。

    他倏地低吼一声,抱着她坐上旋转椅,野蛮地长驱直入。

    这是第一次,他粗暴而狂野地要她,即便她害怕自己承受不住,恳求地喊停,他依然毫不犹豫地一次又一次深深埋进她体内。

    最后,她啜泣地嘶喊,与他同时攀上高chao的顶峰。

    做\\ai,真是一件累人的事啊!

    事后,她瘫软地躺在床上,品味着高chao的余韵。

    “你还好吧?”他躺在她身旁,转头看她。

    怕她被他弄坏吗?

    樱唇弯起,“你好过分,再这么下去,我总有一天会坏掉。”

    “你怕吗?”他语音喑哑。

    “才不呢。在那之前,我会先……”她比了个用剪刀喀嚓的动作。

    他愣住,她看不出他是吓到了还是觉得荒谬可笑。

    但哪种反应都好,能让他总是淡漠的表情产生变化对她而言都是小小的成就感。

    她粲然笑了,冲过澡后,与他相拥而眠,唇畔依然含笑。

    但这甜蜜的笑意,在她朦朦胧胧地坠入梦乡后,逐渐转为某种惊恐的情绪。

    因为她又作恶梦了,那个从她动了换心手术后便不时纠缠她的恶梦,她梦见一场车祸,梦见一个冷酷无情的男人命令她去死。

    她依然看不清那男人的脸,但这次,她依稀看见了透过镜子反射出的自己的容颜——

    眉目如画的五官、丰满的双颊。

    不对,这不是她的脸,却似曾相识,她曾经在哪里看过这张脸,她见过……

    “田晓云!”她悚然惊喊,陡地从床上弹跳坐起。

    韩非被她吵醒,也跟着坐起身。

    “你怎么了?”

    她茫然望他,双瞳失焦。

    “我……作了个恶梦。”

    “恶梦?”剑眉一挑,“什么样的恶梦?”

    “我梦见车祸,还有镜子里的脸……”

    “什么意思?”他不解。

    她自己也很迷惘,如坠五里雾中。

    “那张脸是田晓云……奇怪,为什么会梦见她呢?”

    听见这熟悉的名字,韩非一凛,神智顿时清醒,眸光锐利。

    “你说你梦见车祸?”

    “嗯。”

    “什么样的车祸?”

    “就是我好像走在马路上,不知为什么精神很恍惚,然后有一辆计程车突然撞过来……”

    “计程车?!”韩非拧眉,一个阴暗的念头在脑海成形。

    “对。”方楚楚颔首,察觉他神情变得阴沉,呼吸凝住。

    “怎么了?你表情……好可怕,这个梦有什么涵义吗?你知道我为什么会作这样的梦吗?我明明没出过车祸,梦中那个女人不应该是我。”

    “或许……是一种感应吧。”

    “感应?”她期待他的解释。

    他却不吭声默默下床,为自己倒了杯水,一面啜饮,一面深思着什么,然后,他来到窗前阴影处,旋身面对她。

    夜太深,房内只开了一盏小灯,她看不清他的脸。

    半晌,他终于慢条斯理地扬嗓。

    “你说你在镜子里看见晓云?”

    “是啊。”

    “其实出车祸的人是她。”

    “什么?!”她骇然,“我、我不明白……你到底在说什么?”

    “晓云发生车祸,她死了。”他一字一句地说道。

    他怎能显得如此冷静?

    “怎、怎么会?怎么可能!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就在你动换心手术那一天。”

    她倏地凛息,不能呼吸。

    他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这是玩笑吧?不可能是真的!

    但他说话的口气异常认真,半隐在阴影里的身躯站得挺直,宛如冰封的武士雕像。

    虽然她无法辨认他的眼神,但她能感觉到,他正用一种复杂的目光切割着她。

    方楚楚不寒而栗。

    这一切,究竟意味着什么?

    方楚楚按捺不住心头的疑虑,一回到台湾,便直奔医院院长办公室。

    “怎么?蜜月刚回来就来找我这个爸爸?”方启达见到女儿,很高兴。

    “是买了什么纪念品要送给我吗?”

    “是,这个给你。”方楚楚将前几天买好的礼物随手交给父亲,迫不及待地发问。

    “爸,有件事我想问你。”

    “什么事?”

    “我的心脏是谁捐给我的?”

    方启达闻言,拆封礼物的双手顿住,疑惑地望向女儿。

    “你干么突然问这个?”

    “总之你告诉我就对了。”

    “根据法律规定,医院相关人士就算知道捐赠者是谁,也绝对不能透露给病人及家属知道。”

    “别跟我讲法律那一套!”方楚楚焦急地反驳,“告诉我真相!”

    方启达皱眉,“我不知道。”

    “骗人!”方楚楚不相信。

    “你是医院院长,怎么可能不知道?”

    “我不能说。”

    “爸!算我求你,好不好?”强求不成,方楚楚只好换个方式,摇晃父亲臂膀,软言撒娇。

    “我从小到大几乎没求过你什么事,这次就当你救救自己的女儿好吗?”

    “为什么你会想知道?”方启达仍是犹疑,“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我现在没法解释,你就当看在过世的妈妈分上,告诉我吧!”方楚楚很聪明地提起母亲作为杀手锏。

    见女儿连亡妻都拿来做谈判筹码了,方启达顿时没辙。

    “好吧,既然你这么坚持,我就跟你说,但你要答应我绝对不能打扰对方的家人朋友,也不能把这个秘密泄漏出去。”

    “我知道。”方楚楚满口应允。

    “你等我一下,我调出病历资料。”方启达来到电脑前,输入密码,调出医院档案。

    “捐赠者是一位田晓云小姐,她因为发生车祸意外……”

    后来父亲还说了什么,方楚楚己然听不见了。

    她转身离开,如游魂般飘荡于医院长廊,就像之前她因心疾困在这里的时候。

    天崩地裂,她受到强烈的打击,不久前才满心欢喜得到的幸福彷佛于此刻尽数幻化为海上的泡沫。

    她猜得没错,换心给她的人真的是田晓云。

    她身上装着田晓云的心,韩非最珍惜、最在乎的女人的心,装在她身上。

    所以,他究竟是为了什么原因娶她,甚至不惜在众目睽睽之下公然抢婚?

    是因为爱她吗?或是……

    “他把我当成替代品了吗?在他眼里,我只是田晓云的……替身?!”

    她骇然低喃,霎时全身虚软,顺着墙滑跪在地,失去焦距的瞳孔像没有灵魂的宝石,在眼里碎成片片。

    【上部完,请看下部】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痴心不换(上)最新章节 | 痴心不换(上)全文阅读 | 痴心不换(上)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