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魔女游戏(上):情萌 > 第二十章

魔女游戏(上):情萌 第二十章 作者 : 季可蔷

    数日后,趁着公司午休时间,春雪利用街角的公共电话与某人密谈。

    “我请你帮忙的事,怎么样了?”

    “你猜得没错,那个男人昨天真的来水果摊找我了!”线路另一端,传来妇人兴奋的嗓音。

    “那你怎么说?”

    “就照你吩咐的啊!我跟他说我们是五年前认识的,那时候你从日本离家出走来台湾,跑到我工作的民宿来住,我们常常会聊天,后来你家人发生车祸,你就回日本去了。”

    “嗯,这样就好。”她涩涩地低语。“谢谢你了。”

    “不过海琳,这到底怎么回事啊?”妇人好奇地问。“那男人好像以为你是日本人,叫什么……呃,雨宫春雪?”

    “那不重要。”她语气冷淡。“总之你把水果摊收了,以后不要在那里出现了,别让他有机会找到你。”

    “知道了啦!”妇人呵呵笑。“你都给了我五十万的支票,我能不帮你把事情办妥吗?放心,我明天就走了,也顺便甩掉那个整天只会找我要钱的烂男人。”

    “你打算去哪里?”

    “我有个朋友在上海开餐厅,我老早就想过去找他合伙了。”

    “那个朋友,是男的吗?”

    “呵呵,还是你最懂我啊!”

    果然如此。春雪嘲讽地勾唇,顿了顿,又问:“你真的会离开吧?你该不会……又一次背叛我?”

    “背叛你?!哎,海琳,你怎么说这样的话呢?”妇人夸张地嚷嚷。“我什么时候背叛过你了?”

    没有吗?

    她无声地冷笑。“五岁那年,你把我丢在邻居家,说过两天就会来接我,结果我等了大半年。七岁那年,你说新爸爸会很疼我,结果他每天都对我又打又骂。十二岁那年,你把我的扑满打破了去买你的新衣服,那是我帮同学跑腿打杂,一块钱一块钱存了好多年才存下来的心血结晶。十四岁那年,你向我保证绝不会勾引我的班导师,结果他来做家庭访问时,你跟他上床。还有……”

    “别说了!海琳,你别再说了!”妇人连声求饶。“我错了,我不好,这次不会了,你放心,这次我一定闪得远远的,不会妨碍你。”

    最好是。“既然这样,那就祝你跟那个男人……过得幸福。”

    “你也一样,早点找个好男人嫁了吧!女人啊,靠自己都没用,终究还是得依靠男人……”

    “我要挂断了。”她打断妇人的碎碎念。

    “你不爱听这些?啧,看你现在混得应该也挺不错的,老娘我就不啰嗦了,你就好好过你的日子吧!掰!”

    妇人果断地挂电话,果断地没有一丝不舍。

    反倒是春雪,依然怔忡地执着话筒,好片刻,才轻轻挂上。

    她离开公共电话亭,漫步于街头,走过一扇又一扇玻璃橱窗,偶尔停下来,盯着橱窗内的摆设发呆。

    她并非想购物,只想排遣心头那理不清的愁绪,她抢在杜唯之前成功掩饰自己的秘密,这场心机斗争,她算是棋先一着,但她毫无欣喜之情。

    为什么?

    她茫然地凝视橱窗,透明的玻璃,反照出她凝冰的容颜,那是一张没表情的脸,冷漠而疏离,就好像她不关心这世上的一切。

    但她,真的不关心吗?不在乎吗?

    她能够就这样夺去原该属于那男人的所有,而不感到一丝歉疚?

    她能够做到如此狠心决绝的地步吗?

    你不可以同情他!

    她望着玻璃上自己的形影,脑海响起一道冰冷的声音。

    别忘了这辈子你的人生目标是什么,你要往上爬,爬得愈高愈好,绝不能让那男人妨碍你。

    他很可怜,有着不足为外人道的身世,那又如何?

    你的童年不比他幸福,你同样也隐瞒着悲惨的过去。

    不可以同情他,绝对、绝对不可以心软,你没有对人心软的资格……

    “李海琳。”她沙哑地,毫无感情地唤着这个名。“千万、千万不要忘了你是什么样的女人。”

    天使或许会因为折翼而堕落,但魔女永远乔装不了天使。

    她是魔女,从十七岁那年,她决定放弃李海琳这名字,就注定了她这辈子只能成为黑暗的魔女。

    她是魔女,魔女不必假装自己是有良心的天使,她没有良心,那东西只是累赘。

    是错觉吗?她似乎看见玻璃橱窗上,自己全身上下逐渐染成黑色,背脊长出一双邪恶的羽翼。

    好荒谬,好可笑!

    她看着自己,忽地笑了,无声的、嘲谑的笑,无情地切开她的唇……

    “你在干嘛?”

    一辆车在她身边停下,一个男人的声嗓从降下的车窗传出。

    她震住,愕然回眸,迎向杜唯含笑的脸庞。

    “怎么一个人站在这里发呆?你吃过午餐了吗?”他问。

    “吃过了。”她机械化地回应。“刚准备回公司。”

    “这样啊。”他点点头。“在这里遇见你正好,我刚接到日本分公司的电话,那边出了点事,我得马上飞过去一趟。”

    她一凛。“你的意思是,你要去日本出差?”

    “嗯,现在要回去收拾行李,大概会去个几天吧。”他顿了顿。“这礼拜的经营管理课我们就暂停一次,但你还是要每天到公司上班,做好你该做的事。还有,你得认真练习社交舞及社交礼仪,万一你在礼拜六的Party上做出什么糗事,董事长会很生气的。”

    她默然不语。

    他见她不说话,笑了。“算我说错话了!那么重要的场合,我想你应该不会允许自己出任何差错的,你就是这么倔强的一个女人。”

    这又是什么意思?她防备地注视他。

    但他只是潇洒地摆摆手。“我走了。”

    “你什么时候回来?”她忍不住扬声问。

    他笑笑,星眸灼灼,意味深长地凝定她。“你放心,我绝对不会错过你的加冕典礼,我一定会亲眼看着你戴上顾家公主的皇冠。”

    语落,他没给她反应的时间,径自发动车子离去。

    她目送那白色的车影,心韵怦然,不规律地跳动着。

    他去日本,真的只是单纯的因公出差吗?或者……

    她蓦地咬牙,胸臆漫开一股不安的预感。

    加冕典礼当天。

    春雪站在穿衣镜前端详自己的姿影,身上这件礼服是郑英媚替她挑的,低胸的剪裁,大胆地**出她曲线曼妙的肩胛骨以及半片莹白的胸脯,腰间束着复古的黑色蝴蝶结,强调出她纤细的腰线,裙身缀着一朵朵镂空的花瓣,裙摆于脚踝处飘逸地摇曳。

    礼服的颜色是最纯洁的白色,就像春天的雪。

    “春雪,白色真的很适合你!”

    当她在店面试穿这件礼服时,郑英媚曾如此惊呼。

    白色,果真适合她吗?

    春雪盯着镜中的倩影,樱唇无声地,切开讽剌的弧度。

    白色或许适合顾春雪,但绝不适合李海琳,她并非顾家真正的白雪公主,充其量只是个冒牌货罢了。

    但这个冒牌货,却即将在今夜这场社交晚宴,戴上由顾家掌门人亲自加冕的皇冠。

    过了今夜,她便正式成为顾家的人了。

    “春雪小姐,我可以帮你戴上首饰了吗?”

    珠喜站在她身后,捧着珠宝盒,等着为她戴上顾家家传的首饰,那是一串相当璀璨耀眼的钻石项链,以及一对泪滴状的钻石耳环。

    “嗯,麻烦你了。”她稍稍蹲下身,由珠喜为她扣上项链,穿上耳环。

    大功告成后,她身上更添几分贵气,再加上她借着数个月礼仪课程所孕育出的优雅仪态,她看起来还真的颇像某个皇室公主。

    即便总是一板一眼的珠喜,此刻盯着她的眼神也不免流露浓浓的欣羡之意。

    或许每个女孩都曾幻想过自己哪天能够成为美丽动人的公主吧!包括珠喜,包括她。

    没想到竟有美梦成真的一天。

    你放心,我绝对不会错过你的加冕典礼。

    一道清隽的嗓音忽地回绕于春雪脑海,她震了震,瞥向珠喜。“杜唯回来了吗?”

    “还没呢!”珠喜摇头。“老太爷刚刚也在发脾气,说这么重要的日子唯少爷怎么可以不在场?”

    “他没打电话回来吗?”

    “没有,大家都找不到他,他手机好像没开。”

    发生什么事了?

    春雪怔忡地寻思。他明明说过一定会赶回来参加这场晚宴的,日本分公司就算出了什么大事,都过一个礼拜了,也该解决了不是吗?

    他去日本,除了处理公事,难道还有别的私事?

    想着,春雪顿时心乱如麻,这几天她总是隐隐地慌着,担心他去日本是为了揭穿自己的秘密。

    可他应该找不到相关的人证物证吧?那里没有人怀疑她不是真正的春雪,她也烧毁了关于李海琳的所有物证。

    他,应该无法揭穿她吧?

    电话铃声蓦地响起,惊醒她迷蒙的思绪,她看着珠喜拿起话筒,好怕是杜唯打来的。

    但不是,是郑英媚拨来的内线电话,提醒她应该下楼迎接客人了。

    “小姐,我们该下去了。”珠喜说道。

    “嗯,你先过去吧,跟舅妈说我五分钟后就到。”她需要独处的时间完全武装自己。

    “好,那我先出去了。”珠喜静静地退下。

    偌大的房内,于是只剩下她一个人,形单影只。

    她品味着这孤独,胸臆涩涩地漫开一阵苦,她告诉自己,这没什么,从十七岁那年开始,她便是这样一个人走过来的。

    “你该走出去了。”她对镜中的自己低语。“想要得到什么,就一定会失去什么,就算付出多么痛的代价,你也必须像这样,一步一步地爬上去。”

    出去吧!面对这个丑陋而现实的世界,为自己的生存而战。

    她冷冷地扬唇,冷冷地笑,双手撩起裙摆,踩着高跟鞋,昂首阔步,不畏惧迎向前方的荆棘之路。

    离开她的卧房,穿过会客厅,当她踏上走廊的时候,一双强劲有力的大手忽地由她身后袭来,掩住她口鼻,不由分说地将她拖进另一个房间。

    是谁?

    她心跳乍停,扭动着身子极力想挣脱男人的箝制,但他力气好大,像森林里可怕的食人草,紧紧锁住她咽喉,令她几乎无法呼吸。

    是小偷吗?还是强盗?为何会忽然闯进这栋豪宅?为何偏偏对她下手?

    她被男人硬生生地拽进昏暗的房里,他用脚踢上门,落了锁,听见那清脆的喀哒声,她顿时感到惊恐,不禁回想起在小樽时,她那色胆包天的上司也曾强悍地将她关在密闭空间里。

    这男人想做什么?他究竟是谁?

    她心韵狂乱,挣扎着想推开他,遭他大掌掩住的唇逸出惊骇的低吟。

    “别动!”他粗声警告她,利用自己坚硬的身躯将她抵在墙面,臂膀牢牢地将她锁在自己势力范围里。

    “你、你想干嘛?”她用力拉下他的手,总算得到呼吸的余裕。“你到底是谁?”

    “你听不出来我的声音吗?”他冷笑。

    她冻住,在脑海细细分辨这人的嗓音。“你是……杜唯?”

    “不错,就是我。”

    真的是他?!

    她咬紧牙关,努力收拾破碎的气息,房内未开灯,她只能由窗帘外透进的月光隐约地辨认他的脸。

    她看见一双深邃无垠的墨眸,看见一排森白的牙在唇后闪着凛冽的光,她看见他野兽般阴鸷的神情。

    于是她蓦地恍然大悟,在他眼里,她已成为他的猎物。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她颤声问,其实心下已然有谱。

    “你说呢?”他不答反问,俊唇贴近她耳畔,浓烈的男性气息吹拂着她敏感的耳垂。

    她直觉侧头想躲,却躲不开,他的身躯巧妙地贴紧她,她能感受到透过他体肤传来的阵阵热气。

    那令她又羞又恼,颊染薄晕。

    “你到底想怎样?”她刻意保持冷漠的语调。

    “我想要你……”他用唇轻轻碾过她贝壳状的耳朵,暧昧的呼息撩拨着她,她不禁微微颤栗——

    “跟我结婚!”

    【上部完,请看下部】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魔女游戏(上):情萌最新章节 | 魔女游戏(上):情萌全文阅读 | 魔女游戏(上):情萌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