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宰相高深莫测(上) > 第二十章

宰相高深莫测(上) 第二十章 作者 : 莫颜

    沐浴饼后,洗了一个热水澡,又喝了送来醒酒汤确舒服不少,宿醉的头痛舒缓许多。

    丫鬟为她换上新衣裳,料子是上好的锦绫,颜色是素雅的月牙白,可是仔细一看,上头的绣工十分精致,穿在身上,十分合身。

    “有没有其他可穿?这料子太华贵了,我穿不习惯。”她说道。

    叫梧青的丫鬟恭敬回道姑娘。“这已是最朴素的一件了,相爷知道姑娘不喜欢华丽,所以才特地命奴婢们挑了这件。那我穿回我原来的衣裳好了。”

    另一名叫雅儿的丫鬟回答。“回姑娘,那件已经拿去洗了呢。”

    唐月涵眉头微拧,看来只有穿上这件了“也罢,走:带我去见相爷”说着径自就要跨出房。

    尚未出房,便被另外两名丫鬟四叶和七枫拦住。

    “不行呀,姑娘,你的头发还没干呢。”

    “无妨,太阳哂哂就干了。”

    “不行呀,姑娘是主子的贵客,若就这么去见公子,公子会怪咱们伺候不周,降罪咱们的。”

    “就说是我自愿的,不就行了。”

    “姑娘有所不知,公子治法甚严,所有人都要遵照规矩办事,若是没办好,受的罚责很重的。”梧青忙道。

    雅儿也附和。“公子要我们伺候姑娘沐浴包衣,我们若让姑娘头发未干就出去,等于没办好公子交付的事。”

    四叶也忙道:“还请姑娘让奴婢们服待完。”

    “请姑娘体谅。”七枫一说完,四名美婢齐齐跪在她面前请求。

    唐月涵瞪大眼看着跪在白己面前的四名婢女,一双双目光充满恳求,泪光闪闪,不禁感到头大,她没有要为难她们的意思,也明白当人属下的难处,处处要谨慎小心,看主子脸色。

    被她们这么一折腾,她不妥协都不行了,只好叹了口气。“起来吧,我依你们就是。”

    最后,她还是乖乖任由四人为自己梳妆打扮一番。

    封无忌望着玩方,直到一名手下来报。

    “公子,唐姑娘到。”

    封无忌转过脸,当瞧见那一秣正朝自己走来的芳影时,他的目光熠熠发亮,专注而深邃。

    她穿着他为她准备的裳服,头发也重新梳过;发上簪着他为她挑选的玉簪。

    即使穿上柔美的衣裳,妆扮风华动人,也换了一张娇美的脸蛋,但光是从拱门没着曲径小桥回廊走来,便见她大踏步而行;举止利落;哪有姑娘家的娉婷婀娜?

    她骨子里还是那个燕英彤,这样的她,让他看了失笑,也倍感怀念。

    他对她太熟悉了,那眼神和举止,他只要看一眼,便铭记于心,她不知道,当一个人时时关注另一个人时,并不一定要相处,他便能将她的所作所为、习惯,还有反应,全一丝不漏刻划进脑海中

    她负责的案子,写在卷宗,他一一细读,她说了什么话、做了什么事,他也一一看进眼中,听进耳里。

    他对她的熟悉,似是相交多年,他比她;更了解她自己。

    “英彤……”他低低唤着,无人听到,除了他己,平静的表相下,其实一颗心正枰枰大跳着。

    直到她走近了,他眼中的澎湃火焰才收敛,掩盖在深不见眼底的瞳仁深处,换上高深莫测的沉静。

    “公子。”她拱手,以示施礼。

    封无忌手一挥,所有仆人全都退到三十步之外,唯他身边的贴身例外,依然守在他附近。

    唐月涵朝吕超瞧去,而吕超也在看她,上回两人过招,所以算是旧识了,彼此很快以眼神打个招呼便转开。

    “公子,关于那件案子,是否可以告知民女一二。”她一来;就开门见山,不拖泥带水。

    封无忌只是浮起浅笑,不答及问:“你一点也不好奇我的身份?也从未问我姓啥名谁?”

    唐月涵一怔,不一会儿淡定自若的回答。“公子气度出尊贵之人,这样的人通常会隐瞒身份,若公子想说,自然会告诉我。”两三句话,就把对方的问题转回去了,说得合情合理

    封无忌当然知道她何出此言;明知他的身份却不点破,宁可假装不认得他,看来她已不记得咋日喝醉时;喊出他的名讳。

    她故意不问;他就偏要点明。

    “实不相瞒,我乃当朝宰相封无忌。”

    唐月涵故作一脸惊讶,继而起身朝他行了一个跪礼。“原来是封相爷,民女有眼不识泰山,还请相爷恕罪。”

    “不知者无罪;起来吧。”他伸手握住她的她扶起;既然她装;他也跟着装。

    唐月涵站起身;依然低着头,面上看似恭敬;心下却想着他把身份摆明了;以后自己就不能明着对他不客气了;真是可惜,她原本还想装久一点呢。

    “我们边走边聊吧。”说罢;他径自转身走出亭子;没着花园小径而去。

    唐月涵没办法,只得乖乖跟去,四大把卫走在两人身后,保持五步之距跟随着。

    在这大宅子后;有一座后山,有山有水,他领着她,没着后山走去。

    唐月涵不像他有如此闲情逸致,不过却知道,自己急也没用;若这封相爷不肯说,逼他也没用,若他想说,就得照他的方式做,她想知道细节;只得耐着性子;陪他沿路踏青了。

    他的步伐不快,每一步都带着清闲,湖风袭来,挟带着暧阳和草叶香吹起他的长袍,以及肩上的发丝,让他看起来犹如出尘的仙人,在云端漫步。

    这样的他,是很迷人的,可唐月涵没心情欣赏;她心中很急,满心满脑都是案子,为了配合他缓慢的步伐,她硬逼自己也放慢脚步,可没掩住她的心浮气躁和缓缓散发的气闷。

    封无忌看出这点,却假装看不到;依然按照自己的步伐;闲云野鹤般的漫步,与她走在桃花林中。

    若能牵她的手更好,可惜时候未到,这事得一步一步来,一步一步诱拐她,一想到此后可以在她身上谋划很多伎俩,他乐得心情大好,当然啦,嘴角浮现的狡意没有让她看到。两人来到湖边的船坞,他上了一叶扁舟,然后转身抬头望她,唇角勾着笑。

    那笑,在阳光下,魅惑迷人得有些耀眼,很明显是在邀请她。

    唐月涵拉着秀眉,知道没得选择,只好跳上扁舟,刘刚上来为两人撑篙,其他三名护卫则上了另一叶扁舟,跟随在后。

    乘着扁舟,举目望去,更感觉这天地间的辽阔。

    “你说,这江山如画,是否刚好符合了那首诗,湖光春日两相知,水镜相照万里情?”

    这人不说正事,居然念起诗来了。

    唐月涵心下叨念着,但有求于人,而且人家又是相爷,嘴上还是应付着。“相爷说得是。”

    封无忌瞟了她一眼,心想里然还是和以前一样,一板一眼的,不懂风情呀,他偷笑着,脸上保特一派尔雅,趁她看向别处时,他火热的目光则凝聚在她脸上。

    唐月涵感到一道灼热的视线,疑惑转头,却发现人家根本没看她,不由觉得奇怪,自己多心了?

    一开始,她还有些心烦气躁的忍着,不过随着周围的景色物换,越来越美。

    望着青山绿水,洗涤心灵的美,她也渐渐沉淀了浮躁的心,安静欣赏这天地灵秀之美,眉宇间的拧折被这山水抚平,目光被这飞鸟名胜吸引。

    封无忌见她目光清亮,目不转睛的欣赏,唇角也露出一抹笑,用温柔磁沉的嗓音轻道:“这儿的风景还不是最漂亮的,接下来的才审有看头。”

    这倒是引起了的她的好奇,这还不是最美的?不由得望向他。“是吗?”

    “风景虽美,不过却有个缺点——”

    “什么缺点?”

    封无忌不由得拧着眉,声音迟疑了下,才道:“得小心别棹进水里。”

    掉进水里又如何?再回舟上不就得了?这难不倒她,可令她意外的是封无忌的表情。

    他一副颇为忌惮的模样,睑上阴晴不定,不由得让她感到诧异。

    难不成他怕水?

    唐月涵心中升起坏坏的打算,故意说道:“都到这儿了,就看到底吧,不过相爷若是怕了,我不介意回头。”

    “谁说我怕了,只是提醒你而巳。”

    “谢相爷关心,我兴致正好呢。”她一睑跃跃欲试,似是期待等会儿的精采,其实是在等着看他出糗。

    位高权重的相爷,向来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高慠样,若能看他出糗,那是多么愉快的一件事。

    她不知道,遇上封无忌,自己也难得起了玩心。

    这扁舟不比一般的船,得小心平衡,才不会翻了,遇上水急,更难平衡。

    刘刚把相爷的表情看得一请二楚,心中暗暗诧异,相爷哪里不识水性?他在水中厉害得跟鱼儿一样,想不到相爷为了逗唐姑娘,竟然不惜在她面前装出怕水的模样?

    在他记忆中,倘若相爷示弱,肯定是有其他的图谋,而眼前的图谌很明显,相爷是在讨唐姑娘欢心。

    这又是破天荒的头一俐,相爷或许会对女人彬彬有礼,可特意讨好那是絶不可能的,就连那美丽无双的七公主,相爷也以礼待之,不曾讨好过。

    随着水势急,要在扁舟上站稳,难度更大,封无忌拍表情也没了适才闲适,而是紧绷神经。

    唐月涵一边看着风景。一边偷瞧几眼,他越是皱眉,她的嘴角翘得越高。

    平日装得一副高深莫测,彷佛什么事都逃不过他的掌控,原来是个旱鸭子。

    她识水性,自然不怕,大不了下水再洗个澡,不过若有封相爷陪着,倒是人生一大快意。

    水势越是急,舟身越不稳,好几次震动,都差点翻舟了。

    见封无忌一脸苍白,却又假装镇定的表情,让她感到好笑,他是憋怕,她侧是憋笑旁,一旁刘刚,则是暗暗吃惊,相爷这戏演得真是一点都不含糊哪。

    一个晃动,封无忌一个不稳,反射性抓住她的手,不过一抓住,他又立刻放开。

    她好笑的问:“相爷怕了?”

    封无忌冷哼。“笑话,在下是担心姑娘跌下去。”一副死不承认的嘴硬模样。

    她听了更想笑,故意装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多谢相爷关心。”

    才说完,又一个激晃,这回封无忌又抓住她的手,好不容易稳住了身子,但脸色却更不好了,而且这一次,他便没放手了。

    唐月涵望着自己的手,然后再看向他,等着看他怎么解释。

    “看我还是抓住你,免得你到时候真掉下去了。”他正色的解释。

    她拉自己的手不就要一直被他握着?

    这可不行,她抽了抽手,却抽不开,他握得很紧,让她感到大掌温度传来,有些烫手,这异样的触感令她心跳加快。

    怎会这样?

    她并不是一个拘小节的女子,甚至是很男儿性的,身为捕头,必要时,难免会与男人有肢休上的碰触,互相扭打都有可能,但她从不在意这些,怎么现在只是被握个手,心口就怦怦跳呢?

    她不知道,这是封无忌的诡计;他偷偷运送内力;经由掌心传到她体内;造成她心跳不已的错觉。

    这感觉太陌生了,她不喜欢,讨厌自己不规律的心脉跳动,更讨厌自己好似睑红了。

    她的心慌意乱,全被他收进眼底,墨染的眼眸内含着得意,大掌抓住她的柔荑,岂有轻放的道理?瞧,先吃点亏给她取笑,就换来奈手的机会,并惹得佳人心口怦怦跳,多值得哪,要知道,他封无忌一旦出手,从不空手而回。

    唐月涵心跳得慌,挣扎着要抽手,也不管会不会得罪他,却在她强行抽回手后,舟身一侧,只听得封无忌低叫一声,整个人朝她朴来,一把将她紧紧抱住。

    【上集完.待续】

    未完,待续,请看花蝶1585《宰相高深莫测》下集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宰相高深莫测(上)最新章节 | 宰相高深莫测(上)全文阅读 | 宰相高深莫测(上)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