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万人迷 > 第一章

万人迷 第一章 作者 : 凌淑芬

    格拉纳达位于西班牙那华达的山脚下,被三条主要的河川环绕。格拉纳达省的首府就是格拉纳达市。整个省分里有许多知名景点和古迹,其中几片坐落在山间的“白色小镇”风景更是一绝。

    “莫亚农庄”位于更偏僻的地方。维多和她租了车,一路往郊区推进,两个小时后,周围的景色已经是全然的乡下,一些具有欧洲特色的小村庄散布在绿色的山野间,美丽无比。

    央妙华歪在座位上打瞌睡,直到手肘被人轻轻一碰。

    “到了?”她揉揉眼睛坐起来。

    “还没,快到了,大概还有十分钟吧。这里是莫亚农庄外的小村子,我先加个油,妳想梳洗一下吗?”维多坐在驾驶座上看着她。

    央妙华扭扭脖子,舒了口长气。

    “好啊!”

    她不想给他亲戚的第一印象就是一脸痴呆的样子,毕竟身旁这个呆子就是带她来“塑造形象”的。

    两个人都没有拖延太久,加完油,洗完脸,又上车继续往前开。

    这个地方美得不可思议。

    公路是一条两线道的柏油路,而路的两侧只有一望无际的丘陵。时值夏日,绿色的牧草高长,在一片浓绿之中,几许黑色、白色的小点参杂其间,全是一群群正在吃草的羊只或牛只。

    在广阔的牧野间,几株枝繁叶茂的大树聚集,而在大树群聚的附近总会有几间砖瓦小屋,四周植满花草灌木,由石头堆栈而成的围篱就是每户人家的疆界,放养的母鸡带着小鸡在院子里啄食。炊烟袅袅从烟囱升起,消失在天与地之间。

    她摇下车窗,心旷神怡的深呼吸一下,让充满动物、风与自然的气息盈满她的胸臆。

    “看,陪我来度假三个星期不是个坏主意吧?”维多趁机说。

    这个骚包男,到乡下来度假还是一身名流装扮,脖子上一条昂贵的领巾,脚上的意大利手工皮鞋闪闪发亮,活像要去伦敦夜店而不是西班牙乡村。

    “放心,我人都来了,不会临时抽腿的。”央妙华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

    她把车窗摇上来,拿起刚才在柜台随手一抽的旅游简介看看。

    “莫亚村?”她看向身旁男人。“这一个村庄是以你们的家族命名?”

    “乡下人,取名就是没创意。”维多干笑。

    他困窘的模样让她觉得好笑。这小子要说有什么优点,就是不喜欢拿自己的家世显扬。人家越知道莫亚的名头,他越尴尬。

    眼前,地与天连成一气,怎样都看不出有什么神秘碉堡可以关公主、养巨龙,他却紧张得从好几哩以前她就感受到了。

    “喂,小表!”

    “啊?”维多偏头看她一眼。

    “别担心。”她说。

    “什么?”维多有些心不在焉。

    她盯着他,直到他感觉到她的视线,又望回她娇艳的容颜。

    “别、担、心。”她一字一字说。“我会尽量帮你的。”

    维多看了她一会儿,阳光般的笑容突然绽放。

    “好。”

    这样就开心了?真是个没心眼的孩子!他就是这种天真的性格,让她老觉得必须帮他似的。

    央妙华摇摇头,继续读她的观光手册。

    ☆☆☆☆☆☆☆☆☆

    事实证明,“莫亚农庄”真的不是什么神秘巍峨,古木参天,终年云雾围绕的阴森庄园。

    莫亚农庄,真的就是一间农庄。

    他们的车子弯进一条产业道路,路口立有一根以花体字刻着“Moya”一字的矮石柱,就算大门了。

    产业道路两侧的树木形成一条美丽的绿色隧道,树木后方依然是一望无尽的旷野。再驶几分钟,路的尽头豁然开朗,一栋历史悠久的古朴农庄赫然在望。

    农庄只有两层楼高,但占地宽广,深灰色的石瓦屋顶,红砖墙面,正门的两侧是乘凉用的门廊,正门口有三阶台阶,台阶两旁是一片美丽的紫丁香花圃,庭院里另外种植着熏衣草、雏菊和许多她叫不出名字的小花,令人心旷神怡。

    农舍后有一小排树林,与其后的旷野隔开。

    尽避占地不小,农舍完全走朴拙的乡村路线,感觉就像附近无数间农庄中的其中一间,很难让人相信它的拥有者是富甲一方的莫亚家族,更将在此举办一场世纪婚礼。

    宽大的院子里已经停了三辆车,维多将他租来的BMW停在旁边,屋内立刻有人走了出来。

    “表演时间到了。”维多低声道,带着过度灿烂的笑容下车。

    出来迎客的人一见就是个管家,一身笔挺的黑色西装,神情庄严,年纪约莫接近六十。

    “维多少爷。”管家走下台阶,有礼地微微躬身。

    “赛奇。”维多走到后车厢把行李提出来,管家想接过来,维多连忙回绝:“不用了,我自己拿就好。”

    这位老管家地位不同于寻常仆役,在他堂哥家服侍将近四十年,连维多也不敢对他放肆。

    管家又坚持了一下,最后维多将比较轻的行李交给他。

    门内又走出了两男一女,看来是比他们先到的客人。

    其中那个女人年纪和维多相仿,笑着用西班牙语对维多打声招呼,维多挥挥手招呼回去。

    三个人一同望向车子里的她,央妙华知道自己该上场了。

    她从后座拿起宽边草帽,纤腰一扭,曼妙地踏出车外。

    所有人的目光投到她身上。一件宽袖的亚麻衬衫和米白色长裙,将她玲珑的身段包裹得飘逸出尘,她娇嫣清艳的脸庞挂着一抹轻笑,细白的肌肤散发着珍珠般的淡光,杏仁形的眼眸充满东方的神秘风情。

    “欧拉。”这是西班牙语的“哈啰”之意。

    那位女人后面的两个年轻男人立刻热情地走下台阶,央妙华确定她要的效果达到了。

    “让我搞清楚,你要让你家族中的人相信你在台湾有一段稳定的关系?”她问。

    “对,这样他们才会相信我真的已经定下来了。”

    “而且你的女朋友必须『美丽得让人忘记呼吸』?”

    “他们不会相信我会爱上一个恐龙女的啦!”

    “然后你再说服每个人,这三年来你在台湾认真工作,洗心革面,已经不是从前那个花花公子了?”

    “只要把我调回西班牙,我保证让他们每个人刮目相看!”维多肯定地点头。

    “亲爱的,如果你在台湾有一段稳定的关系,女朋友貌美如花,你又前程似锦,请问你要怎么说服亲亲堂哥你愿意抛下一切回到西班牙?”她讥讽道。她不是故意的,但这孩子实在太天真。

    “我当然会让他知道我『未来的妻子』将跟我一起回来啊!”

    “未来的妻子?”她小心翼翼地重复。“那你找个西班牙女人会不会说服度比较高一点?”

    “不行!等我回西班牙之后,我就会告诉他们,我美丽的未婚妻无法跟我一起回来,所以我们只好黯然分手。如果我找的是另一个西班牙人,她真的要跟我回来怎么办?”

    她翻个白眼。

    算了,反正就当免费度假吧!

    其中一个冲过来的热情男人叽哩咕噜对她说了一串西班牙语。

    “抱歉,『欧拉』是我唯一会的西班牙文。”央妙华洁净的白牙在粉唇间一现,英文是标准的美国口音。

    她绝不是世界上最美的女人,但她深知自己外貌的优点,以及如何突显这些优点,所以这次还真是专门来出卖色相的。

    维多,你欠我好大一笔!

    那年轻帅哥笑得比阳光还灿烂,用口音浓重的英文自我介绍道:“我是帕罗。”

    “嗨,帕罗。”

    那个年轻女人是帕罗的姊姊艾丽塔,另一个男人则是她丈夫。

    央妙华在众人的簇拥下进了屋子。

    室内整片大厅挑高,右手边是一整面窗户和通往二楼的楼梯,左手边有几扇门想必是厨房、浴室之类的空间。

    “维多少爷,珍妮会带你们到二楼的套房去。”管家招来一名等待中的女仆。

    时差因素,央妙华也真的有些累了。

    珍妮领他们上了二楼,来到左边最后一扇门前,打了开来。

    “谢谢妳,珍妮。”维多将行李放下,把门关上。

    央妙华站在原地看了一下。

    这间套房的规格已经是台北许多小鲍寓的等级了。迎面是整片的落地窗,将屋后的树林尽收眼底,窗旁有一张贵妃椅,可以当单人床睡了。这个独立的起居空间约有十坪大,左手边的门通往浴室,右手边那扇门进去才真正是卧房。

    她一看见房内的四柱大床,幸福的叹了口气,“啊……”

    整个人直挺挺地扑上去。

    “这张床够大耶!”维多笑嘻嘻的,还没说完,她捡起一颗枕头往他脸上丢过去。

    “外面那张躺椅也很大。”

    维多登时垮下脸。“小气!”

    “墙的这头是我的地盘,墙的那头是你的,浴室是中立地带,咱们各睡各的,你别想打歪主意。”她嘿嘿冷笑。

    “有人答应要扮我未婚妻耶!如果清洁女佣进来打扫,发现我们没有睡在一起,妳要我怎么解释?”他故意找麻烦。

    “很简单,”央妙华笑得比他更欢,玉手搭在他胸膛上,把他往外推推推,推到起居室里,她扶着门,愉快地挥挥手。“维多少爷,请你自己想办法解决。”

    门关上,她要补她的美容觉去了。

    ☆☆☆☆☆☆☆☆☆

    “莫亚庄园周围的九公顷都属于莫亚家的产业,各位贵宾欢迎四处游玩。只是后面树林目前有其他人居住,主人不希望受到打扰,所以请各位不要任意穿越树林到后面去。除此之外,任何你们看得到的设施都可以使用。”管家站在楼梯的第一阶对满厅宾客宣布完,晚宴正式开始。

    等央妙华终于补足了觉,姗姗下楼,晚餐已经进行十分钟了。

    维多坐在长桌的尾端,连忙向她挥挥手。她优雅地朝他走过去,在他对面坐了下来。

    “我错过什么吗?”女侍立刻为她端上浓汤和面包,她拿起汤匙,喝一口热腾腾的洋芋汤,幸福地瞇起眼睛。

    这张起码可以容纳二十人的餐桌,目前只坐了七个人。

    看仆人们进退有度,她相信这些工作人员一定是为了应付接下来的婚礼,从主人家临时调过来的。

    “噢,赛奇说庄园的地方很大,客人可以四处去逛,看到的设施都可以使用。”维多似乎有些心不在焉。

    央妙华叹了口气。

    “别那么失望,重要人士不可能第一个星期就出现的。”她把他的想法摸得一清二楚。

    维多一听,沮丧地低下头。

    真是个傻孩子!

    “这些人真的就放下三个星期的工作不管,住下来了?”她找个话题转移他的注意力。

    维多吸了口气。“大家都来来去去的,有些人周末过来住两天,再回去上班,有些人已经请好年假,就住久一点。总之,莫亚庄园从这三个星期起开放所有的亲朋友好到访,直到三个星期后的婚宴为止。”

    “目前来的都是些什么人?你每个都认识吗?”

    “有一些我不太熟,有的是我远房堂表哥,不一定。”他努力打起精神回答她的问题。

    难得爱热闹的维多今晚没心情一个个去套交情,可见真的很失望主系的重要人物竟然一个都没出现。

    央妙华摇摇头,任他去自怜自艾。

    吃完了晚餐,她拉了条丝巾披在肩上,出门散步去。

    欧洲人晚餐吃得比较晚,西班牙人一顿饭尤其吃得久,吃完已经十点多了。

    以往听惯了的城市喧嚣、车声人声,完全消失。走在宁静的夜色里,四周只有唧唧的虫鸣声,与夜风的窸窣。她已经想不起自己有多久没有处在这种自然环境之下。

    她不敢走远,只是绕着屋子逛逛,逛到了屋后的树林边。

    白天时她从房间的窗户看过,这片树林其实不大,与其说是“树林”,不如说是一排比较厚的防风林而已,隐约看到枝影间一片石瓦屋顶。

    她一时好奇,往树林穿过去。

    维多自己说的,客人可以四处走。

    月光极明媚,从林叶间筛落,果然几步路就穿了过去,来到另一道石墙前。

    她顺着石墙走,突然看到一个开口。

    “啊──”入目之处让她发出幸福的叹息。“游泳池!”

    太好了!竟然有游泳池!她差点喜极而泣。

    游泳是她最喜欢的运动,每天必去运动中心游个几十圈,一天不游就觉得浑身不对劲。

    本来以为这三个星期没机会游泳了,没想到隔壁就有一个泳池。

    “人生太幸福了。”她快乐地飘过去。

    维多有说,各种设施都可以使用,想必包括这座游泳池在内。

    游泳池旁是一栋石砌小屋,目前屋内黑漆漆的。她走到泳池旁的白色躺椅前,把连身洋装直接脱掉,放在椅子上,转身跃入水中。

    她穿的内衣是比基尼式的,即使临时有其他客人跑过来游,也不会显得太奇怪。

    央妙华愉快地游了几圈,然后翻身仰躺在水面上,对着满天星斗愉悦叹息。

    不晓得这栋小屋住的是谁?八成没人住吧!因为泳池里的水道灯虽然打亮,屋子却不像有动静的样子。

    她不以为意,来回游了几圈,再翻身潜进水里,在水中翻滚,犹如一条优美的人鱼。

    哗啦一响,她破水而出,攀住泳池的边沿,抹掉脸上的水珠。

    一双旧旧的牛皮拖鞋出现在她眼前。

    她不慌不忙,往后一仰在水中灵巧地翻了一圈,再度破水而出,离泳池边缘已经三尺远。

    来人很高,起码有六呎,身上洗薄的白衬衫袖口卷到手肘,露出一段古铜色的手臂,下身是一件洗旧的牛仔裤。

    衣着光鲜的男人看起来帅气并不稀奇,但不是每个男人都可以把旧衣服穿出潇洒的味道,她眼前的这个男人就做到了。

    他并不特别肌肉发达,但也不瘦削。他的线条刚刚好,该偾起的地方偾起,该收束的地方收束。白衬衫虽然宽松,却掩不去底下宽得惊人的肩膀。古铜肤色从洗薄了的布料间透上来,有一种说不出的性感。

    过长的深发在脑后绑个马尾,非但没有让他显得娘娘腔,反而让立体的五官在半阴半暗的光线中,显得神秘魅惑。

    他的双手插在口袋里,看似优闲,脸上却看不出喜怒哀乐。

    央妙华悠然地翻个身,仰躺在水面,懒懒地拨着水。

    等了一会儿,那个男人似乎终于确定她也没有开口的意思,于是他先说了。

    “#$&%$@……”他说的是一堆西班牙文,她听不懂,倒是他的嗓音低沉浑厚,是很男人的声音。

    “抱歉,我不会说西班牙语。”她依然仰躺在水面,对着天空,好心情完全不受影响。

    男人顿了一顿,改用英文。

    “这里是私人产业,妳擅自闯进来了。”

    “可是我被告知,这附近都是莫亚家的产业,而他们的客人欢迎使用所有设施。”不是她不识相,实在是要她放弃游泳的乐趣,跟要她不吃不喝一样。

    她翻个身,站在泳池中踩水。

    任何人都不能不说这是一副美丽的景象。

    银色的月华让她白皙的肌肤焕发光彩。她坚挺的酥胸包覆在白色的比基尼内衣下,同色系底裤在水中遮住引人遐思的部位。修长的双腿在水中懒懒踩动,犹如一只童话故事中的美人鱼闯入现实里。

    男人的神情略微松动了些,只是走到她放衣服的躺椅坐下。

    四目相对,空气里几乎听得到视线相交时一阵“滋──”的电流。

    他深发深肤黑眸,看起来像标准的西班人,英文却是很标准的英国口音。她无法一眼判断他的路数。

    “妳怎么进来的?”男人低沉地问。

    她指了指旁边的树林。“如果石墙上有铁门,铁门上有锁,我就会知道这里不能进入。”

    “好吧,那我现在告诉妳了。”他的眼神带点嘲弄,好像想看看她对这么明显的逐客令会有什么反应。

    好吧!那也只能这么做了。

    她耸了耸肩,优雅地游到泳池边,双手一撑上了岸。

    男人的深眸一闪,知道这表示她比外表看起来更强壮。

    她猫般的步伐一步步踩近,最后停在他的咫尺前。

    她慢慢弯腰,身上的水珠一滴滴落在他的身上。她湿透的发梢开始拂上他的脸颊,如兰气息吹上他的唇间。

    男人深浓的眼眸一动不动,和她的双眸胶着。

    最后,她停在他面前五公分远之处。

    她身上有着清新的水气,他身上有着阳刚的气息。两人呼息交融,他的眸光不由自主移向她淡粉的樱唇。

    她又倾近一公分,只要任何人再往前一丝丝,他们的唇就直接相触了。

    男人不情愿地发现,自己竟然真的屏住气息,等待她的下一步举动。

    “泳池还你。”她突然抽起他身后的衣服,笑意盈盈地走开。

    什么?

    就这样?

    男人哭笑不得,有一种被一只淘气的猫咪耍了的感觉。

    “但我没有说妳不能使用。”他好整以暇地开口,想把那只狡黠的白猫钓回来。

    她回眸瞥他一眼。

    “你是没有。”

    他的手盘到胸前,薄唇的弧度扬得更高一些。

    “或许妳明天晚上可以回来游泳。”

    她眸中的笑意加深。

    “或许我会回来。”

    轻巧一闪,这只误入他地盘的猫咪消失在树林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万人迷最新章节 | 万人迷全文阅读 | 万人迷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