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暴君的逃妻 > 第十章

暴君的逃妻 第十章 作者 : 艾佟

    微微摇动手里的酒杯,看着红色的液体在玻璃杯中闪烁着耀眼的光彩,邢茉心无奈的苦笑,虽然伤心难过,却不知不觉染上夏御风的习惯,心情不好就想喝酒,可惜没有车子,否则她会一路飙到海边……

    喝了一口,她忍不住皱眉。这味道有点涩涩的,根本不讨人喜欢,当时怎么会喝那么多呢?不过,这个味道比较适合她现在的心情,但愿她可以像那天一样醉倒,再也没有烦恼的一觉到天亮。

    他呢?现在是不是也一个人在喝闷酒呢?

    终于等到美好的假期,却弄到两个人不欢而散,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我还以为今天妳会被我哥缠到最后一刻,十点准时抵达家门,可是,你们两个怎么会没有约会?”夏紫英挨着她在落地门前面的台阶坐下,看着花园里面的樱花开了,象征着春临大地的。

    “嫂嫂,陪我喝一杯好吗?”

    “妳忘了吗?我现在不能喝酒。”夏紫英幸福洋溢的摸着肚子,她是个胡涂妈咪,肚子里有小娃娃了竟然毫无所觉,还要老公严肃的提醒她,未来的十个月不可以再蹦蹦跳跳。

    “对哦,我真是胡涂,妳要当妈咪了。”邢茉心好笑的摇了摇头。“我不应该找妳喝酒,妳那么幸福,哪需要借酒浇愁?”

    “为什么要借酒浇愁?我哥又惹妳不开心吗?”

    轻声一叹,邢茉心说起自己莫名其妙惨遭夏御风误解,两个人又陷入僵局了。

    闻言,夏紫英居然兴奋的吆喝一声,拍手叫道:“真是太不可思议了,原来我哥也是个醋坛子!”

    “我快难过死了。”她有气无力的倾诉。

    “妳知道吗?我一直觉得我哥是个浪荡子,这辈子恐怕都不会安定下来,可是他接下日夏食品,现在还会为了妳打翻醋坛子,这对我来说就像在作梦一样。”夏紫英调皮的歪着头轻轻撞了一下她的头。“傻丫头,难道妳还看不出来,我哥很爱妳吗?”

    怔住了,她因为他的误解而伤心难过,却没想过他是在吃醋,这不也是一种爱的表现吗?

    “妳根本不需要伤心难过,他又不是心里有别的女人,误会也不是什么不治之症,把事情解释开来就没事了啊。”

    是啊,如果当时她不是伤心难过的离开,而是打电话请学长出来解释清楚,这会儿两个人不就开开心心,什么事都没有了吗?

    “如果不是我父亲中风倒下来,我母亲一辈子都在追逐我父亲的背影,从小看着我母亲孤单寂寞的身影,脑海总有个念头―这辈子绝对不要被爱情束缚,不要像我母亲一样那么悲哀,相信我哥的感觉比我还强烈。”

    这不难理解,因为父母至死不渝的爱情,让她对爱情也一直抱着这种态度,一旦爱上了,就是一生一世。

    “虽然得不到父母的疼爱,但我毕竟是女孩子,佣人们总是会特别细心关照,哥哥就不同了,男孩子的独立性比较强,他的脾气又很差劲,佣人们根本不敢跟他多话,这也因此让他变得更孤僻,不容易与人亲近。”

    邢茉心终于明白了,他眉宇之间的那股淡淡忧郁从何而来。

    “我哥是个很没有安全感的人,所以他背起相机四处飘泊,不让自己停下来、不让自己有思考的空间。可是,老天爷偏偏喜欢找他麻烦,硬是在他面前摊开另外一条截然不同的路,当然,他可以视而不见,坚持自己原来的生活方式,逃避老天爷给他的挑战,不过生性骄傲的他绝不容许自己退缩。”

    “日夏食品让他不得不待在一个地方,他一定觉得很痛苦。”

    摇了摇头,夏紫英倒是有不同的见解。“我不觉得这是痛苦,也许这正是他长期渴望拥有的安定。”

    “他长期渴望拥有的安定?”

    “对,就好像孤单寂寞的人渴望被人群拥抱,其实从来没有享受过家庭温暖的人,比任何人更渴望安定。”

    “是啊,不管多热爱自由的人,都会想拥有一个可以放松休息的地方,温暖的家是真正可以教人身心灵都得到休息的堡垒。”

    “我的脑海里一直有个念头!如果说日夏食品是改变他命运的机会,那妳就是给他勇气接受改变的人。”

    微微一怔,邢茉心苦笑的摇摇头,“我哪有那么大的力量?”

    “妳有,明明像水做的女人,却无比坚强勇敢,我哥注定栽在妳手上。”

    “妳太看得起我了,我没那么大的本事。”

    “妳太小看自己了,妳不知道自己对他的影响力有多惊人,他竟然准备以一百万登报悬赏逃妻,把我吓坏了,只好把妳的下落告诉他喽。”

    “登报悬赏逃妻?”

    回想当时的情况,夏紫英忍不住做了一个鬼脸。“就是啊,从来没见过像他这么疯狂的人,还好我肚子里面的小娃娃还没成形,否则一定被他吓到提早报到。”

    邢茉心听得瞠目结舌。“他没有告诉我,他是用这种方法找到我的。”

    “老实说,他真的很酷,可是这种手段实在是太刺激了。”

    “他是故意吓妳的。”

    “妳错了,他不是那种喜欢开空头支票的人,敢说就一定敢做。”

    没错,她不也亲身体会过他疯狂的行径吗?他确实是那种说到做到的人,很任性,却又教人不能不折服。

    取走邢茉心手上的酒杯,夏紫英握住她的手,郑重交托。“请妳对我哥多一点耐心,就当他是小孩子,慢慢化解他内心深处的不安。”

    “除了外表,他确实像个小孩子。”

    “我哥一定让妳伤透脑筋吧。”

    “他不要误会我就好了。”

    “我们生活当中存在着无所不在的误会,我明明说东,妳硬要想成西,这不就是误会吗?当人家误解妳,说开来就好,不说清楚,那才会变成问题。”

    “这么说也对。”

    “吃醋有益健康,妳大人有大量,别跟我哥计较了。”脑海有一道闪电划过,夏紫英贼兮兮的一笑。“不过,妳可不能太快原谅他哦。”

    “为什么?”

    “虽然吃醋有益健康,可是动不动就吃醋,相信妳也受不了吧。”瞧她说得义正词严,绝对不会让人怀疑她是想借机整人。

    邢茉心点点头。“我会好好沟通,相信经过这次的事情,他的疑心病会得到改善。”

    “错了,男人很难记取教训,妳绝对不可以太快放过他。”

    这么一来,他们难得的美好假期不就泡汤了?

    看到她那犹豫不决的样子,夏紫英赶紧补充道:“妳至少要等他登门求妳原谅,否则太便宜他了。”

    “我知道了。”刚刚还教她大人有大量,别跟他计较了,这会儿却教她不可以太便宜他了……她果然是夏御风的妹妹,兄妹两人的逻辑一样搞得她头昏脑胀。

    “家里还有没有妳上次煮的乌龙面?”夏紫英嘴馋的咽了一口口水,心情太好了,胃口也跟着大开……其实最近她没有一天胃口不好,再继续进补,很快就会变成小胖子,可是,她就是控制不住。

    “有啊,妳等我,我去煮。”邢茉心拿起红酒瓶和酒杯站起身。“我来帮忙。”夏紫英也起身跟了进去。

    晚上六点我在饭店的一二○二号房等妳。

    下午三点收到夏御风传来的简讯,邢茉心就紧张得像只跳蚤一样,一刻也没办法安静下来。虽然嫂嫂说得没错,他应该先登门请求原谅,可是这几天他音讯全无,她每天守着手机,守到心都慌了,真担心他会不会就此不理她,没想到他今天会突然传简讯给她。

    他为什么要用简讯约她在饭店见面?这是好还是不好?

    抓着手机,她真想直接打手机问清楚,可是又忍不住退缩。万一是不好的事情,怎么办?想想,不管是好事还是不好的事,两个人总不能在电话里面谈论,终究要面对,她就勇敢的赴约吧。

    当她到达指定的地点,正准备举手按门铃,房门就开了。

    你看我,我看你,两个人好像多年不见,贪婪的直盯着对方,直到夏御风伸手将她拉进来,关上房门。

    “台北的饭店那么多,你不担心我走错饭店吗?”

    “我想妳应该知道简讯上指的是哪家饭店,我就是在这里正式认识妳。”

    没错,因为一二○二号房,她很自然的就认定是这里。

    “你就这么确定我会来吗?”

    “我知道妳不会狠心让我一直在这里等妳。”

    “你为什么叫我来这里?”她怯怯的问出口。

    “我们在这里正式认识,我想在这里正式求婚。”

    “……求婚?”邢茉心被眼前的情况搞胡涂了,他不是为了学长的事情很生气吗?现在不气了?看着眼前的他,他不但不生气,看来还心情相当愉悦。可是,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的态度为什么么会有那么大的转变?

    “紫英那个丫头曾经提醒我,我欠妳一场浪漫的求婚,可惜我这个人不太懂得耍浪漫,妳就将就一下吧。”夏御风转身拿起放在沙发上的玫瑰花,玫瑰花里面放了一枚叶子编织而成的戒指。

    清了清嗓子,他把花束递给她。他从来没做过这种事,实在很不自在。“真正的戒指在妳手上,只好编一枚戒指代替。”

    怔怔的看着他带来的惊喜,邢茉心久久无法言语,感觉好像作梦。这种事怎么可能发生呢?

    “妳愿意嫁给我吗?”

    她还是不敢置信的喃喃自语,“这几天你都没有消息,我还以为你后悔了,不想跟我结婚了……”

    “我不是早就跟妳说过了,我要定妳了,我不会把妳让给其它男人,一定会把妳娶回家。”

    “你不会有情敌,因为我眼里、心里,自始至终都只有你。”她鼓起勇气,脸红说出自己的保证。

    “那妳还不赶快答应我的求婚。”

    “我们结婚的日子不是都订好了吗?”

    握起她的右手,夏御风把叶子编织而成的戒指套进手指,正好卡在钻戒上面。“你不跟我生气了吗?”

    他拉着她在床尾坐下。“我去了轻食小陛。”

    “你干么跑去那里?”

    “李珣浩也常常到那里去。”

    “这是当然的,因为他女朋友是轻食小陛的老板,他们也要约会啊。”

    “我今天中午才发现,原来轻食小陛的老板是紫英最要好的朋友,正巧李询浩今天休假,他也去了那里,我才知道自己闯下大祸。”

    “你认识严柔姊姊?”

    “我们在紫英的婚礼上见过面。”

    “早知道你认识严柔姊姊,我就告诉你那是她的店。”

    “其实轻食小陛是紫英和严柔合伙开设的,如果我这个哥哥可以多关心妹妹,我早就知道轻食小陛,就不会发生这么大的误会。”

    虽然这个误会解开了,可是不代表再也没有误会了,他的性子太急躁,星星之火他可以瞬间烧成熊熊大火,她必须好好的跟他沟通。

    “没有学长,还会有其它人,难道我这么不值得你信任吗?”

    夏御风将她手上的玫瑰花束放到一旁,在她面前蹲下来,大掌将小手轻柔包裹,很坦诚、很慎重道来。“我有一个很严重的缺点!没有安全感,我想要的,就会死命的抓住,不容许稍微放松,更不容许威胁存在,这是不是很糟糕?我知道,可是给我一点时间,我会慢慢调整自己。”

    “不安是灵魂的一部份,我们每个人都无法逃避不安带来的恐惧,学习乐观面对每一件事情,就不会再感受不安的威胁。”

    “我会努力,可是妳要时时刻刻守在我身边,时时刻刻提醒我。”

    “你要先跟我打勾勾。”邢茉心怞回自己的手,比出打勾勾的手势。

    “为什么要打勾勾?”虽然不解,他还是跟她打了勾勾。

    “这是你跟我的约定,以后心里有疑惑就要提出来,不可以搁着,否则疑惑就会变成误解,伤神又伤心,这实在太笨了。两个人要永永远远在一起,一定要彼此坦诚,否则没办法一起面对外面的风风雨雨。”

    “我知道了,我再也不会把事情闷在心里。”

    她低下头靠向他,两个人的额头相抵。“你知道我哥为什么要跟你交易吗?”

    “为什么?”这个问题他曾经问过邢孟天,他没有给他明确的答案,但时间已经解开他一半的疑问,邢孟天很爱紫英,因此紫英成了他们交易的新娘之一;可是茉心又为何会卷入这场交易中,他还是不清楚。

    “因为早在第一次相遇,嫂嫂就落在邢孟天的心里,而夏御风也……落在邢茉心的心里。”

    两眼瞪得好大,他的声音因为兴奋而颤抖。“这是什么意思?”

    她没有明确的答复他,只是万般缠绵的说了一句“我爱你”,便深情的吻住他,用行动诉说绵绵的情意。此时答案是什么并不重要了,最要紧的是他们彼此相爱,在这场为爱进行的交易当中,他们四个都是赢家。

    【全书完】

    *想知道这场交易中,另两个大赢家如何获得最后的幸福吗?请看花园系列1205交换新娘之一《霸王的新娘》邢孟夫和夏紫英精彩解答!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暴君的逃妻最新章节 | 暴君的逃妻全文阅读 | 暴君的逃妻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