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糊涂新娘 > 第十章

糊涂新娘 第十章 作者 : 艾佟

    当手机的另外一头再一次传来“你所拨的电话暂时无法接听”,褚鸿佑不由得皱起眉头,他可以肯定出了什么事情,方伯母不愿意透露俊琳去了哪里,俊琳甚至把手机关掉,她们实在是太反常了。

    其实,昨天晚上他就觉得不太对劲了,俊琳显然有意避不见面,不像之前,她总会先换好运动服等候他前去陪她睡前散步,这是他们每天分享生活点滴的时间,看似平凡,却很甜蜜。

    “二哥,你不要一直走来走去,你搞得我头昏眼花:心神不宁,这样子我没办法专心看东西。”褚鸿钧烦躁的放下手中的杂志。

    “对不起。”不过,他实在不知道自己哪里影响到他,而且严重到造成他“心神不宁”,他可没有在他面前晃来晃去,他们之间的距离应该不足以干扰到对方。

    收起大剌剌的摆在大茶几上的双脚,褚鸿钧终于发现异样了,“看你的神情不太对劲,你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我找不到你二嫂。”

    怔了一下,褚鸿钧当他是在开玩笑似的说:“你是说,她跑去躲起来吗?”

    “这么说也可以。”

    噗哧一笑,褚鸿钧还是没当一回事,“二哥,没想到你们这对夫妻这么有幽默感,竟然喜欢玩捉迷藏的游戏。”

    “我们不是在玩捉迷藏的游戏,我真的找不到她。”

    张着嘴巴,半晌,褚鸿钧怔怔的道:“你是说她不见了?”

    “对,她不见了。”

    “那你为什么不赶快报警?”褚鸿钧急呼呼的跳了起来,“她现在是孕妇,万一动了胎气怎么办?奶奶盼着这个金孙已经盼了很久,千万不可以出状况。”

    “事情不是这个样子,方伯母知道她去哪里,只是不告诉我而已。”

    过了一会儿,褚鸿钧的脑子才恢复正常运作,“这是为什么?你们吵架吗?”

    “没有。”

    “没有吵架,她干么躲起来?还是说,她发现你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不可能,你是我们家最安份守己的男人,你绝不会背着嫂子做那些乱七八糟的事……”

    他听不见老么后面说了什么,他突然想到那天有人跟踪他们的事情,他记得送俊琳回到家以后,当他开车准备返回自家的时候,他就没有看见那位跟踪者了,难道那个人真正要跟踪的人不是他,而是俊琳?

    “二哥,你干么不说话?”褚鸿钧后知后觉的发现他完全没有回应。

    “我在想到底发生什么事情。”

    摇了摇头,褚鸿钧真不敢相信他是沉稳内敛的褚鸿佑,“你只要找到人,你自然知道发生什么事情,所以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先把人找出来。”

    “可是方伯母不告诉我,我上哪里找人?”

    “你别开玩笑了,你可是奶奶最得意的孙子,我相信凭你那张温文儒稚的脸就有办法说服她老实招出来。”

    是啊,他真是急糊涂了,他只要说之以理动之以情,方伯母最后一定倒戈透露消息,再说他们快结婚了,方伯母肯定不希望他们在这个时候闹不愉快。

    “老么,谢谢你。”举起手挥了挥,褚鸿佑快步转身往外走。

    “二哥,你去哪里?”

    “我去方家求方伯母啊。”

    “你先回来,你不要这么着急好不好?现在已经十点了,人家说不定已经上床睡觉了,你不能耐点性子等明天早上再过去吗?”

    “可是……”现在他连一刻都平静不下来。

    叹了声气,褚鸿钧再一次摇头,“你老是教我不要太急躁了,如果想要把事情处理好就得先冷静下来,结果你自己呢?你有必要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吗?你放一百二十个心,你的老婆不会跑掉,没有一个女人舍得放掉你这么优秀的好男人。”

    “我去休息了。”他转身走上楼,这么晚了的确不适合去方家纠缠不清,况且这个时候俊琳也差不多上床休息了,他就算知道她的下落也不能冲去找她,她和宝宝需要充足的睡眠,明天,他一定会找到她。

    坐在门外的长条木凳上,方俊琳郁闷的看着凄凉的黑夜,她好想吃灯笼加热,可是这种地方根本找不到这种卤味……其实更正确的说法是,这里找不到台北那种聚集好多好吃的小吃夜市。

    这不过是第二天,她已经想回家了,真不知道她如何熬过接下来的五天。

    算了,她干么不老实承认,她真正思念的是在台北的褚鸿佑,他好吗?他有没有想她?

    真是的,她来这里就是希望自己可以静下心来想个好法子解决事情,结果,她的心不但静不下来,她还念念不忘应该放下的人。

    低下头看着肚子,她摸着肚子轻声呢喃,“宝宝,你也想念爹地对不对?”

    突然有一双男性的脚站在她前面,她缓缓的拾起头来……怔了一会儿,她柔了柔眼睛再看清楚一递……半晌,她不确定的问:“鸿佑,是你吗?”

    “你怎么可以把我一个人丢在台北跑来这里度假?你不知道没看见你我会有多不安吗?”蹲下身子,他对着她的肚子说:“宝宝,爹地已经两天没有跟你说话了,你一定很想念爹地吧,爹地也好想念你哦!”

    这实在令人不敢相信,她如梦似幻的看着他,“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我一直缠着岳母不放,她只好可怜我这个思念老婆的悲惨男人。”

    “妈眯不应该告诉你。”

    “为什么?”

    “我知道你是一个很有责任感的男人,可是为了责任赌上自己的性命,你认为我和孩子会得到幸福吗?”她摇了摇头,“我宁可你辜负我们,你只要好好活着,我就很满足了,”

    皱着眉,他充满疑惑,“你到底在说什么?”

    “诅咒。”

    “你怎么知道诅咒的事情?”

    “这个不重要,我不要你死,你可以跟你心爱的女人在一起,我没有关系,真的,不会有人怪你,真的,我自己没有那个福份当你的妻子,这根本不是你的错,如果不会增加你的负担,你只要偶尔来看看我和孩子……”说着说着,她的眼泪已经不听使唤的滑下面颊,她的心真的好痛,她毕竟不是一个大方的女人,她没办法无动于衷的把他送给另外一个女人。

    取出手帕,他轻柔的帮她拭去脸上的泪水,“我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要我跟心爱的女人在一起,那你为什么还躲到这里?”

    吸了吸鼻子,她的脑子完全没办法消化他的话,她怎么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叹了声气,他一副很伤脑筋的说:“有时候我真的想不明白,我怎么会爱上你这么糊里糊涂的女人?”

    “……你……爱……”她的舌头打结了,因为太震惊了,她是不是听错了?

    “是,我爱你,早在你像个不知所措的孩子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你就注定走进我的生命。当我得知你有我的小孩,我真的好高兴,我终于有了把你留在身边的理由,直到那一刻,我才明白自己有多么渴望拥有你,其实,你早在西雅图的时候就已经占据我的心。”

    “你……爱的不是卢凯莉吗?”

    “你知道凯莉的事情?”

    “我在西雅图的时候不小心偷听到你们说话,我知道你们曾经是男女朋友。”

    “那是好几年前的事情,我们两个早就结束了,你怎么会认为我还爱着她?”

    “我……”她不想抖出卢凯莉找她的事情。

    他是个聪明人,他的脑子很快就把事情连结在一起,“她找过你对不对?”

    “……这个不重要,你真的不爱她了吗?”

    “如果我对她旧情难忘,我在西雅图就不会碰你一根寒毛,同样的道理,如果我对你没有渴望,我就不会占你便宜。”他轻柔的抚着她的脸,“你已经知道诅咒的事情,你怕吗?”

    “我怕,我怕你会因为我死掉,如果失去你可以让你活下来,我愿意割舍。”

    “以前我没有办法说自己完全不担心,但是现在我可以告诉你,我不怕,你为了守护我的生命宁可痛苦的割舍,你已经证明爱可以有多么伟大,我相信这么伟大的爱一定可以超越死亡。”他转而握住她的手,两人十指桐扣,“即使没有诅咒,也没有人可以确定明天还能不能活蹦乱跳,生命的无常往往由不得人,我认为最重要的是我们能否彼此同心珍惜在一起的每一天,你能了解我的想法吗?”

    点了点头,她有句话一直没有告诉他,“我忘了告诉你,我爱你。”

    唇角上扬,他开心的说:“我知道,你早就说过了。”

    眨了眨眼睛,她很迷惑,“我什么时候说过了?”

    “我们拍婚纱照那天啊。”

    “有吗?”

    “我记得很清楚,不过没关系,你可以天天挂在嘴边。”他飞快的在她嘴上偷得一吻,“有一件事情我们要说清楚,如果以后遇到任何无法处理的状况,你必须立刻告诉我,别再跟我玩捉迷藏的游戏,我会得到心脏病。”

    她无辜的咬了咬下唇,“对不起,我再也不敢了。”

    “好啦。”他拉着她的手同时站起身,“你外公外婆呢?”

    “他们很早就上床睡觉了。”

    “那我只好明天早上再跟他们打招呼了,你等一下,我去车上拿行李,对了,我跟饭店请了假,我们可以玩个三天再回台北。”他随即转身走到停在一旁的车子取出行李。

    “你突然请假好吗?”

    “明年三月我会接任亚悦饭店总经理一职,接下来长达一年的时间我都没有办法好好休假,我现在休个几天假,没有人敢抱怨。”

    总经理?她突然发现一件事情,她要嫁的男人好像很了不起。

    “你别担心,我还是会尽量怞出时间带你出国散心。”

    算了,不管他是平凡,还是了不起,她都爱他,经历了差一点失去他的绝望,她会更加珍惜。

    看到褚鸿佑,卢凯莉震惊得说不出话来,她约的人是方俊琳,怎么会变成他?

    “对不起,俊琳忙着准备结婚的事情,而且她是个孕妇,我不放心她挺着肚子到处乱跑,所以我代替她前来赴约。”褚鸿佑还是一派的温文儒雅。

    微微抬起下巴,卢凯莉不容许自己在他面前示弱,“看样子,她是不是在你面前告了我一状?”

    摇了摇头,他的语气难掩着对方俊琳的宠爱,“你太不了解她了,她是个没心眼的人,她不需要告状,因为她根本藏不住秘密。”

    耸耸肩,她一副无所谓的说:“算了,她是有意还是无意已经不重要了,你代替她前来赴约是想跟我说什么?”

    “我只是想亲口对你说句话,我希望你早日找到自己的幸福。”

    一个冷笑,她充满哀怨的看着他,“你不责备我企图破坏你的婚事吗?”

    “我爱她,我不会让任何人分开我们两个。”

    沉默了片刻,她苦涩的道:“如果当-你对我有这份心,我们就不会分开了。”

    是啊,也许是因为他对她的感情不够深,他才可以那么轻易的放手让她自由。

    “你知道吗?我真的很不甘心,你从来没有为我努力过,我有时候会怀疑,你真的爱过我吗?真可笑,不想追究真正的答案,我宁可相信你爱过我,只是年轻的我们从来不懂得为对方着想,因此注定我们要错过对方。”

    半响,他才缓缓的道:“过去的就过去了,好好去寻找你的幸福。”

    “为什么你总是可以这么冷静的面对所有的事情?”他没有一句责备,她反而过意不去。

    他淡淡的一笑,他也有失去冷静的时候,只是她没有看见而已。

    “请你代替我向方俊琳道歉,我不应该因为自己的不甘心而伤害无辜的她。”

    “我会的,不过,我可以请问你一件事情吗?你怎么知道如何联络俊琳?”

    “我请征信社跟踪你。”

    “原来如此。”确定那天的跟踪没有任何危险性,他可以放心了,

    “恭喜你,我不会参加你的婚礼,我打算回美国。”既然这里已经不值得她留恋了,她还是待在自己喜欢的地方。

    “当你有好消息的时候别忘了告诉我。”

    “如果哪天我要结婚,我会第一个通知你。”她大方的伸出手,“我们握个手祝对方幸福吧。”

    他握住她的手,“祝你幸福。”

    “你也是。”她依依不舍的收回自己的手,她的心真的自由了,从今以后,她不会再眷恋那一段早就消逝的恋情。

    终于等到这一天了,今天晚上是褚鸿佑和方俊琳的洞房花烛夜。

    “老婆,你好香哦!”褚鸿佑不安分的把头埋进方俊琳的胸前磨蹭,这一刻他已经盼了好久了,他终于可以重温那一夜的旖旎。

    “……有吗?”她显得有些心神不宁。

    “对我来说,今天才是我们的第一次。”他完全没有发现异样,他正忙着动手帮她解开睡衣的扣子,“放轻松,我会很小心,不会伤到我们的宝宝。”

    过了一会儿,她忍不住道:“老公,我可以问你一件事情吗?”

    “什么事情?”

    “这里有泡面吗?”

    怔了一下,他怞身坐直身子,脸上写着茫然。

    抿了抿嘴,她羞答答的说:“老公,我肚子好饿,有没有泡面可以吃?”

    瞪着她,这会儿他的欲望全不见了,他这个糊涂老婆真的很懂得破坏气氛。

    她并不是真的那么笨,搞不清楚自己坏了什么好事,她也是莫可奈何!“对不起啦,我也很想控制自己的食欲,可是肚子里面的宝宝一直吵着要吃东西。”

    叹了声气,他很无奈的认了,“我记得隆叔会准备一些泡面供我们当点心。”

    “太好了,我们赶快下楼找泡面吧。”

    他帮她把睡衣的扣子扣好,再拿一件睡袍帮她套上,他带着她下楼来到厨房,他坚持泡面一定要用煮的,打一颗蛋,再加一些青菜,这样比较营养,因此她多等了十分钟才吃到泡面。

    “好好吃哦!”她好满足的对他展颜一笑。

    “你吃饱一点,待会儿轮到你来喂我。”

    她困扰的皱着眉,“你也肚子饿吗?那你干么不多煮一碗。”

    倾身靠向她耳边,他亲昵的咬了咬她的耳朵,“我要吃的是你,不是泡面。”

    红霞马上染上双颊,她娇嗔的噘着嘴道:“讨厌啦!”

    “可是,你爱我啊。”

    “是,我爱死你了,可是你再继续吵我,我就没办法把泡面吃完,待会儿你也别想吃了。”

    他马上缩回身子坐直身子,然后伸手在嘴巴前面比了一个拉上拉链的动作,他会安安静静的等着她把泡面吃完,不过,他炽热的目光却毫不松懈的纠缠着她,她也只能加快吃泡面的速度。

    这个时候,有个人悄悄的从转进饭厅的转角退开,她是褚老夫人,原本她是想进厨房喝杯水,没想到意外撞见这一幕,看到他们两个甜甜蜜蜜,她总算可以放下心里一块石头了,剩下四个孙子,但愿他们也能够找到真爱破除诅咒。

    *欲知诸家老大褚鸿耀如何破除魔咒得到真爱,请看花园700魔咒物语之一《尤物新娘》

    一全书完一

    转自律雅台扫:小千校:洁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糊涂新娘最新章节 | 糊涂新娘全文阅读 | 糊涂新娘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