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梦回前世 > 第十章

梦回前世 第十章 作者 : 艾佟

    “大夫,她怎么了?”崔浚心急如焚的一会儿看看裕儿那张毫无血色的容颜,一会儿看看正在帮她把脉的大夫。

    放下裕儿的手,大夫转身面对房里的人,他面色凝重的摇了摇头,“寒气已经侵入她的五脏六腑,她和腹中的胎儿恐怕保不住命了。”

    “你说什么?”他激动的冲上前揪住大夫的衣襟。

    “大少爷,你别急,你让大夫慢慢说清楚。”张山上前想拉开主子,不过崔浚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轻而易举的就甩开他。

    “你不是我们扬州的名医吗?你一定救得了她对不对?还有,什么是腹中的胎儿,你最好给我解释清楚。”

    瑟缩了一下,大夫战战兢兢的说:“大少爷,少夫人因为怀有身孕,身子骨比较虚弱,这会儿不小心染上风寒,没能及早发现,致使寒气伤及五脏六腑,我想就是神医来了也束手无策。”

    双手垂落下来,崔浚摇摇晃晃的往后一退,“怀有身孕?”

    崔大夫人吓坏了,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虽然入冬了,可是柴房里面没有风吹也没有雨打,怎么可能因此染上风寒?

    “大夫人、大少爷,小的真的无能为力,小的告辞了。”大夫慌慌张张的收舍药箱,仓皇的赶紧离开。

    宛如一缕幽魂的走到床边,崔浚跪了下来,看着躺在床上的人儿,泪水不听使唤的悄悄滚出眼眶,“裕儿,你已经答应我要努力活下来,你怎能不遵守承诺?你最善良了,何况你腹中已经有我们的孩子,你又怎能狠心不让孩子见见这个世界长什么样子?”

    闻言,原本全身僵硬的王嫣红终于放声哭了出来,她羞愧得双手掩面虚弱的跪了下来,“这都是我的错,我害死了裕儿!”

    “小姐,你别这样子。”翠花担心的想上前阻止她继续说下去,可是,她已经被自责淹没了,她再也受不了良心的谴责。

    “当初若非我以死相逼,裕儿也不会答应冒充我嫁到崔家,她那么善良却落到这种下场,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我害死了裕儿。”

    不敢相信的瞪大眼睛,崔大夫人愤怒的发出指责,“你怎么可以欺骗我?”

    “对不起,我害怕牵连爹娘,他们是无辜的,他们什么也不知道。”

    “你怎么没想过裕儿也是无辜的?”其实,她也是害死裕儿的凶手之一,若不是她把裕儿关在柴房,裕儿不但会活蹦乱跳的站在他们面前,过些日子还会生下崔家的子嗣,可是,尊贵的崔大夫人怎能承认自己的过错?她只能在心里献上她的悔意,可惜后悔莫及了。

    “我知道错了,我对不起裕儿。”

    “我一刻也不想再看到你们,你们立刻收拾东西离开崔家。”

    “够了,你们全部滚出去,裕儿不会死,她绝对不会死!”崔浚扑上去抱住裕儿,谁也不准把她从他身边带走。

    “大夫人,这儿有我就可以了,你们还是先离开吧!”张山道。

    “你好好照顾大少爷。”崔大夫人交待了一声便转身走出寝房。

    王嫣红实在放心不下,她一直盯着床上的裕儿不肯走人,翠花只好强行带着她离开。

    像是想到什么,崔浚慌忙的回头道:“张山,你把城里最好的大夫都请过来,我相信一定有大夫可以救得了她。”

    “是,我立刻派人去把城里最好的大夫请来。”张山赶紧出去办事。

    深情缠绵的亲吻着裕儿的脸庞,他不断的轻声呢喃,“我说了,我会救你,你要撑着点,你和我们的孩子一定可以活下去。”

    时候到了,她应该走了,可是那令人心痛的呼唤教她不能不稍微停下来,她怎么狠心不跟他说几句话就离开呢?

    慢慢的打开眼睛,眼珠子四下转了一圈,裕儿微微偏过身子看着趴在耳际的崔浚,她费劲的举起手摸着他的脸。他真的很令人担心,他又变回以前那个总是脸色苍白的崔浚。

    轻柔的触摸惊动了他,他倏然张开眼睛,直起身子,看着她好久好久,生怕这是一时的幻影,一会儿才诚惶诚恐的开口,“裕儿,你真的醒了吗?”

    她娇柔的对他微微一笑,“你怎么变得如此憔悴?”

    抓住她的手,他用脸颊来回**,“我不是在作梦对不对?”

    “你又没有安安份份服用汤药是吗?”

    虽然她的手很冰冷,但是他真实的感觉到她的存在,这真的不是作梦。“我就知道那些大夫都是在骗人,你这么善良的人怎么会死?”

    半晌,她缓缓的吐道:“对不起。”

    “没关系,都过去了,不过,以后你可不能再吓唬我了,我很胆小,不小心可会吓出病来。”

    “对不起,我恐怕再也没办法守在你身边了。”

    顿了一下,他害怕的摇着头,“不准你开这种玩笑,你很快就会好起来。”

    “我知道说多少个对不起都没有用,但是我还是要说,对不起,我必须把你一个人留下来。”

    捂住她的嘴巴,他不断的摇着头,“你已经醒了,你不会有事,不准你再胡思乱想,改明儿我们再去游湖。”

    她握住他的手,“你听我说好吗?不管是生是死,我的心都会跟你在一起,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千万别教我死了还要为你挂心。”

    “不准你再把死这个字挂在嘴边,知道吗?”

    叹了声气,她实在不知道拿他怎么办才好,“不要这样子,你会让我走得不安心。”

    “难道,你就这么想丢下我一走了之吗?”他的声音充满了祈求。

    仔仔细细把他看个够,她怎么舍得丢下他?可是,她的大限已到,她也只能心痛的告诉他,“今生不能守护你,来生,我再偿还你。”

    神情黯了下来,她带着悲伤的深情打醒了他,他终于意识到她此刻的清醒不过是回光反照,可是,他就是不想面对现实,他没办法承受失去她的打击,“不要,你不会有事,你会好起来,相信我。”

    “今生能够遇见你,我已经没有任何遗憾了,若说我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地方,那就是无法看到梅花开满枝头的景象。”

    “撑下去,你就可以看见那幅美景。”

    “对不起,我很想听从你的话,可是,我真的等不及了。”

    “我去求老天爷让梅树开花。”

    “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你别费心……”

    “你等着,梅树一定会为你开花。”他疯狂的跳了起来往外冲了出去。

    “崔浚……”眼泪无声的滑下面颊,虽然她的幸福很短暂,但是上天何其恩待她。

    过了一会儿,崔浚又冲了进来,他兴奋的道:“梅花已经开满枝头了。”

    她怔怔的道:“这是真的吗?”

    用力的点点头,他取来斗篷道:“待会儿你看了就知道。”

    坐在台阶上,裕儿把头枕在崔浚的肩上,看着绽放在枝头上的梅花,她快乐的笑了,“我想像过这幅景象,可是没想到,它远比我想像得还要美上百倍千倍。”

    “这会儿你应该可以明白,何以欣赏它可以忘了肚子饿吧。”

    “现在,我可以了解你的心情。”顿了一下,她轻轻的吟来,“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已是黄昏独自愁,更着风和雨。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这是陆游的‘卜算子?咏梅’。”

    点了一下头,她道:“这是我最爱的一首词,梅花即使凋谢飘零,与尘土合而为一,它的清香依然留在人间。”

    “好美好美,是不是?”

    “是啊,我真希望自个儿与尘上合而为一时,我的香气还会留在人间。”

    “帝是当然,你这么善良无私,你的香气一定会留在人间。”

    “以后,你不可以再任性了,汤药要按时服用,梅花再美,也不可以饿肚子,还有,你别老是把自个儿关在书斋……”

    “你怎么一下子唠叨这么多?我记不得,这些事以后你再慢慢提醒我。”

    沉默了下来,她知道他很难面对她即将死亡的事实,可是,她多么希望他能够明白天意不可违,唯有坦然接受,他才有活下去的勇气。

    “你怎么不说话?”

    叹了一声气,她又轻轻的吟来,“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我不喜欢李清照的‘一剪梅’,那种滋味太苦太苦了。”

    “人生有时候就是这般无奈,我希望你能够明白。”

    摇着头,他孩子气的说:“我不明白。”

    “夫君,对不起。”因为她不能再陪伴他了。

    “别说对不起,因为你,我知道什么是幸福,你给我的太多太多了。”

    “夫君,谢谢你。”因为他,她没有任何遗憾。

    “我们是夫妻,我们之间何必言谢?”

    “因为我太幸福了,我一定要让你知道,我有多么感谢你。”

    “不过,我不喜欢你老是把谢谢挂在嘴边,这样子好了,以后你天天用笑容迎接我,让我知道你有多么幸福,我就会明白你的心意。”

    “你可以握住我的手吗?”

    握住她的手,他抱在胸前,“你的手好冷好冷。”

    “可是,我觉得自个儿暖呼呼的,我真的好幸福。”闭上眼睛,她唇角微微上扬,她想,这世上恐怕没有人可以像她一样幸福的迎接死亡。

    不知道为何,泪水莫名的从眼角溢了出来,他却佯装快乐的说:“我们会永远都这么幸福。”

    这一次,她没有出声回应他。

    “裕儿,你别闷不吭声,说话啊!”他的身体在颤抖,他感觉最不愿意见到的事情发生了。

    她不是闷不吭声,她是没办法再发出声音了。

    身子一僵,他松开紧紧握住她的手,她的手随即坠落在他腿上,恐惧笼罩心头,他颤抖的抬起一只手探向她的鼻子……

    咚一声,她的身体终于失去支撑倒了下来,她面向着他,用最幸福的笑容向他道别。

    眼泪滴滴答答掉落在她脸上,他以为自己已经尝过心痛欲绝的滋味,如今才知道,这种生离死别的痛更令人绝望,她还是丢下他一个人走了,上天为何对他如此残酷,没了裕儿,他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

    许久,崔浚终于放声悲痛的大喊,“裕儿──”

    “裕儿……你别走……裕儿……”惊叫的坐起身,崔浚下意识的抬起手挡住向他吹来的狂风,过了一会儿,他缓缓的放下手,转头望向房门,不知为何,关上的房门竟然大大的敞开,狂风把屋内吹得乱七八糟。

    不由自主的下了床,他走向大开的房门,不是为了把狂风挡在门外,而是走进黑夜之中。

    他是不是眼花了?他竟然看到裕儿在梅花盛开的院子里面轻盈的跳着舞,她的舞姿好美好美!

    “裕儿?”他颤抖的呼唤,那真的是他的裕儿吗?

    回眸一笑,她的笑容像是在对他发出呼唤。

    这时,枝头上的梅花竟然纷纷飘落了下来,眼前的景象正是他曾经幻想的那幅画。

    “裕儿……”他一步一步战战兢兢的走近她,当两人相隔不到三步的距离,他停下脚步打开双手,她立刻飞进他的怀里。

    许久,他终于相信她在自己的怀里,轻声的叹了口气,幽幽的向她倾诉满腔的思念之情,“裕儿,你可知道我有多想你,没有你,我不知道如何活下去,再也不要丢下我一个人不管了,好吗?”

    “你不应该再执迷不悟了。”她的声音缥缈得像一缕轻烟。

    “我就是这么任性,不管是生还是死,我都要在你身边。”

    “你说我是傻瓜,你自个儿却比我还傻。”

    “我宁可当个傻子,也不要浑浑噩噩过日子,你答应我,不要再丢下我独自在这儿悲伤痛苦,好吗?”

    “你应该勇敢的活下去。”

    “有你,我就会勇敢的活下去。”

    “我该拿你怎么办?”

    “你别走就好了嘛!”

    就在此时,他听见张山充满恐惧的叫声,“大少爷……你怎么在这儿?大少爷,你醒醒啊……”

    这是怎么一回事?崔浚牵着裕儿的手转身一瞧,他发现自己正躺在地上,梅花飘落在他的身上,原来,站在裕儿身边的他是没有躯体的魂魄。

    “你明白了吗?你赶快回去,没有我,你依然可以勇敢的活下去。”

    摇着头,他举起她的手,两人十指相扣,他深情不悔的说:“我们生死相随,永不分离。”

    面对如此痴傻的他,她怎么可能坚持下去?终于,她点头了,“好,我们生死相随,永不分离。”

    “大少爷!”张山悲痛欲绝的吼叫证明他已经断了气。

    听到张山的哀鸣,奴才们纷纷冲了出来,他们围绕在崔浚的四周,不可思议的是,他们竟然在他脸上看到最灿烂最美丽的笑容──那是一种找到幸福的笑容。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梦回前世最新章节 | 梦回前世全文阅读 | 梦回前世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