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戏诱卿卿 > 第十章

戏诱卿卿 第十章 作者 : 艾佟

    听完白俊尧把刚才他们在电话亭所打的电话说了一遍,再看向此时呆坐在沙发上,一句话也不吭的云霏,昱风忍不住责怪思圻,“你看,都是你害的,什么绑架,这下子可好了,事情谈不成,还搞出那么大的问题来。”

    抓了抓头发,思圻懊恼地说道:“我……我怎么知道嘛!”那个没心肝的死樊莫、臭樊莫,竟然不管他老婆的生死。

    “拿不到戒指可以再想办法,心碎了,我看你拿什么来补?还有,这事情现在该怎么收场?”一点也不打算放过思圻,昱风继续念道。

    “我……哎呀!”甩甩头,思圻发出一阵痛苦的声吟。天啊!谁会知道曾经一度试图逃婚的云霏,竟然会这么爱樊莫,反而那个坚持娶云霏为妻的樊莫,却是一副不在意的样子?可恶,她也不知道该如何收尾才好。

    “哎呀也没有用,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想办法补救啊!”

    瞪著昱风,思圻嘟著嘴喃喃道:“你自己都说了,心碎了没办法补,现在还叫我想办法补救,你当我是神仙啊!”

    “你在唠叨什么……”

    “好了啦!”受不了他们两个表兄妹一来一往,立瑜开口道,“事到如今,说什么都是多余的,你们两个就别再斗了。”

    狠狠地互瞪一眼,两个人这才乖乖的闭上嘴巴。

    “对不起,都怪我,是我自己处理不来,还把你们大家给拖下水。”一脸的歉意,白俊尧非常的自责。

    “白先生,谁是谁非都不重要。云霏的事我们会处理,倒是你公司的问题,我建议你不妨向樊家坦诚,相信只要你有诚心,凭你们两家的交情,樊家会伸出援手,帮你渡过这次的难关。”

    点了点头,白俊尧说道:“谢谢你们,我知道该怎么做,我会亲自向樊家坦白所有的事情。”欠了个身,白俊尧接著又道:“很抱歉替你们惹来那么多的问题,我先告辞了。”挥了挥手,白俊尧转身离开征信社。

    在云霏的左手边坐了下来,立瑜说道:“云霏,有些事并不像外表所看到的那个样子,千万不要轻易断定事情的真相。”

    “就是啊!”坐在另一边的浣□伸手握住云霏,温柔地附和道,“云霏,你跟樊莫相处也有一段日子了,他是个怎么样的人,你应该很清楚才对,难道你真的相信,他会不管你的死活吗?也许就像立瑜说的,樊莫已经察觉到你被绑架的事情是假的,知道你根本没有任何危险,所以才会这么放心啊!”

    “是啊、是啊,云霏,樊莫是个聪明人,他既然会弄个假戒指让我们偷,他当然轻而易举地就识破我们的计谋,他绝对不是关心你的安危。”拚命地点著头,思圻努力地想挽救她捅出来的漏子。

    呆滞的神情慢慢有了反应,云霏看了大伙儿一眼,异常镇定地表示道:“我想回家睡觉。”

    被云霏出人意表的话给愣了一下,思圻最先眨了眨眼睛,迟疑道:“你……你要回家睡觉?”这小妮子是不是打击太深,头脑秀逗了?

    非常认真地点点头,云霏又一次重述,“我想回家睡觉。”

    每个人都听得出来,这绝对不是在开玩笑,不过,对一个刚遭受到严重伤害的女人来说,云霏的表现实在令人担心害怕。

    一时之间,大伙儿也不知道如何开口才好,终于,昱风硬著头皮道:“云霏,这么美的夜晚,回家睡觉太浪费时间了,不如,风哥请你们上西餐厅吃饭,吃完饭我们再上PUB疯狂一下,好不好?”

    轻蹙著眉,云霏正经地说道:“不好,累了一天,我现在只想睡觉。”

    没见过这么冷静到令人感到不自在的云霏,大伙儿还真的傻眼了,她的口气好像没发生过任何事情似的。

    突然站起身来,云霏走到自己的座位上拿起皮包,“我先回家了。”挥了挥手,她快步而且很潇洒的走出征信社。不知所措地目送云霏离开,没有人知道该说什么才好,突然,立瑜像是清醒过来,赶紧说道:“昱哥,你现在马上开车跟著云霏,我来打电话通知慕妈妈,让她留意云霏有没有回家。”

    “哦!”点点头,昱风火速地追了上去。

    ☆☆☆

    也不知道自己花了多少时间回到家,反正除了走路、坐车,云霏脑海里一片空白,只想回到家里,躺在她的床上,然后好好睡上一觉,当作今晚的事从没发生。

    就这样子,她像个游魂慢慢地飘进家里。

    “云霏,你总算回来了。”一看到云霏,林亚蓉连忙放下手中的报纸,站起身来迎了上去,“樊莫打了数十通的电话,立瑜也打了好几通的电话,大家都急著想知道你回家了没,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耸耸肩,云霏漠不关心的说道:“我怎么知道?”真是讽刺,对绑架的事,他既然可以摆出那么潇脱的气势,完全无所谓,他干么还打电话来关心她是不是真的被绑架了?

    “你是不是跟樊莫吵架?”林亚蓉直觉地反应道。

    一个转眼,云霏像是失了控制似地吼叫道:“不要跟我提到他的名字!”

    皱起了眉头,林亚蓉不解地说道:“你这个丫头是怎么了?吵架需要发那么大的脾气吗?”现在年轻人在玩什么把戏,她这上一辈的人还真的是看不懂。就好像最近每天晚上,樊莫都会偷偷溜进云霏的房里,然后隔天一早,又偷偷从云霏的房里溜出去,两个孩子天天乐得跟他们玩捉迷藏的游戏,以为他们做父母的都不知情,事实上,他们只是不想管,不想让他们年轻人嫌他们思想老旧,可是,早上还甜甜蜜蜜,这会儿已经成了仇人,变得之快,谁会搞得清楚状况?

    沉默地不发一语,云霏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

    叹了口气,林亚蓉捺著性子说道:“两个人相处,难免会有口角之争,如果有什么意见不合,各退一步不就没事了。”

    云霏完全无动于衷,依然沉默以对。

    看到云霏这个样子,林亚蓉不觉感到一阵无奈,最后也只好拍拍云霏的肩膀,劝道:“打通电话给樊莫,免得他为你著急。”

    冷冷一笑,云霏毫不客气地咒道:“急死了最好!”

    “云霏……”

    绕过林亚蓉的身旁,云霏随口丢下一句,“我想睡觉了。”

    望著云霏上楼的身影,林亚蓉不觉摇头叹气,年轻人就是年轻人,脾气一来自己最大,什么人也不想理。她还是别插手得好,这丫头现在是气成这个样子,也许明天一早,她是笑得阖不拢嘴,事情到头来,反而是她这个做妈咪的在穷紧张。

    ☆☆☆

    她很努力地想让自己入眠,但是,当一个人心事重重是很难成眠。

    其实,经过了心情的沉淀,这会儿,她竟然说不出来她干么那么生气。仔细想想,只要樊莫稍微用点脑筋,他一定可以猜到并没有绑架这一回事,只是,她心里难免会感到伤心难过,为什么他可以这么肯定?难道他没有一点点的忧虑吗?

    想起来真是可悲,因为他不管她的死活,却让她确定自己爱上他的事实。也许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她心里才会这么不是滋味,想到她爱他,但自己对他的定义却只是注定而已。

    “也许你觉得可恶的是我,可是,我认为真正可恶的是你,你竟然帮著外人欺骗你的未婚夫!”无声无息的穿过落地窗,来到床边,樊莫指控道。

    虽然已经习惯樊莫的出现,不过,这会儿看到他,云霏像是被窥到心事,不觉一阵心虚,“我……我又不是故意的。”

    “是吗?”

    “我……当然。”奇怪,生气的人应该是她才对,怎么……算了吧!其实她心里也觉得愧对樊莫,这件事说起来是她错在先。

    “如果不是因为我知道对方是白俊尧,肯定这是你们玩的花招,你知不知道,我会被你吓死?”其实他刚接到电话的那一刻也很紧张,后来,听到霏平静的呼唤声,他才惊觉这可能是一个计谋。白俊尧毕竟是个君子,当绑匪是绝对不及格,白俊尧说话的语气太过温和、太没技巧,他很轻易地就可以看穿这个谎言。

    “你……你怎么会知道白俊尧?”事情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樊氏之戒’不是什么价值连城的珠宝,却有人三番两次的想窃取它,由此可知,想要‘樊氏之戒’的人绝对另有目的,所以只要针对关键怞丝剥茧,再加以调查佐证,不难发现背后的动机。”

    “那么,你也知道白家目前的处境?”

    “知道,所有的事情都知道。”

    “那你是不是可以帮白家解决问题……”

    捂住云霏的嘴巴,樊莫摇头叹道:“为什么你对别人总是比对我来得关心?”

    拉开樊莫的手,她辩解道:“我只是觉得……”

    “好了。”伸手制止云霏,樊莫表示道,“这件事我会处理到令你满意为止,这样你总高兴了吧?”

    用力地点著头,云霏果然很开心地说道:“我就知道……”

    “暂停,这件事跟我们两个一点关系也没有,我现在不想讨论它。”在云霏的面前蹲了下来,樊莫表示道:“你是不是应该跟我道歉?”

    “我应该跟你道歉?”云霏一脸的糊涂,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道歉?

    “没错,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很伤我的心?”紧握住云霏的手,他深情地说道:“我是你的丈夫,但是,却比不上一个外人,你说,你是不是应该向我道歉?”

    什么嘛,呕了几个时辰,她没得到安慰,却反过来要跟他道歉?

    嘟起了嘴巴,云霏讨价还价地说道:“要我说一声对不起可以,不过,你也先跟我说声对不起那才公平。”

    “为什么?”

    “这还用问吗?你不顾我的死活,害我难过得要死,你难道不应该道歉吗?”

    “霏,我不是不顾你的死活,我是因为知道绑架是假的……”

    “你不要说你知道,”打断樊莫的话,云霏理直气壮地说道,“这万一你弄错了,害我丢了性命,你良心过得去吗?”

    当时,他真的没有想到万一,因为他完全相信自己所掌握的情况,但是不可否认,如果真有个万一,他又怎么对得起自己的心?

    温柔的抚著云霏的脸庞,樊莫话中有话的说道:“霏,如果真有个万一,我拿我自己来陪葬,你说好不好?”

    心儿充满期待地跳跃了起来,云霏紧张的反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如果没有你,我什么都不要。”

    轻松地笑了起来,云霏不肯善罢甘休的追著又问,“你是不是想告诉我,你爱我?”

    无奈地叹了口气,樊莫很委屈地说道:“你非要我明说是不是?”

    “说了又怎么样,你不要那么小气好不好?”她一直以为男人比较敢把爱挂在嘴上,不过,看他这副“龟毛”的样子,她的认知还真的是有待商榷。

    坐到云霏的身旁,樊莫乘机学著她的讨价还价,表示道:“要我说可以,不过,你也得说这才公平。”

    偏著头,云霏像是在做评估,过了一会儿,她缓缓地道:“我爱你,虽然你这个人既好色又坏心,而且还非常、非常的小气……”

    “我爱你,”脸上绽放心满意足的笑容,樊莫柔情似水地学著她说道,“虽然你这个女人既唠叨又麻烦,而且还非常、非常的小气……”

    封住樊莫的嘴巴,云霏用热情的行动来表示她一点也不小气。

    ☆☆☆

    在经过一段开诚布公,解决掉樊行的“樊氏之戒”风波,秦心蕾最后愧疚地表示道:“文君,真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没有劝阻儿子,却反过来帮他,我实在很惭愧。”

    “事过境迁,这事我们都别再提了。”转向白俊尧,彭文君说道:“俊尧,你公司的问题,樊妈妈让阿莫帮你处理,不过,阿莫的意思是,希望你补齐所挪用的公款之后,退出‘白氏企业’,重新来过,千万不要继续在原地打转,否则,即使渡过这次的危机,下次恐怕还会有其他的事等著你。”

    “樊妈妈,谢谢您,我明白自己该怎么做,我会退出‘白氏企业’,发挥自己的才能,从头奋斗起。”

    满意地点点头,彭文君接著又道:“阿莫会再找时间跟你详谈,到时候你有任何问题,都可以请教他。”说著,彭文君又望著自己的好友,“心蕾,阿行希望早一点把语寒娶进门,不知道你的意思如何?”

    “能有阿行这么优秀的女婿,我高兴都来不及了,当然没有问题,不过……”

    转向自己的女儿,秦心蕾表明由女儿自己作主。

    明白好友的想法,彭文君转而说道:“语寒,如果不要考虑我们两家订下的婚约,你愿不愿意嫁给阿行?”

    “我……”白语寒轻轻地点了点头,害羞地表示愿意。“不勉强?”虽然很开心她又要多了一个媳妇,但是为了儿子的幸福,彭文君还是郑重其事地想再确认一遍。

    温婉地轻柔一笑,白语寒认真地说道:“樊妈妈,虽然这种感觉很难了解,不过,从我第一次看到樊行,我就知道我绝不会后悔嫁给他。”

    “太好了,这回我们两家真的要结为亲家了。”一下子又多了一个媳妇进门,她相信樊家再过不了多久,一定会变得非常热闹。

    ☆☆☆

    “小姐,这下子你满意了吧?”抚著云霏的秀发,樊莫带著调侃的语气说道。

    “满意什么?”虽然嘴上装作不知道樊莫在说什么,不过,云霏那开心的笑容已经泄漏了她此刻的心情。

    轻捏了一把云霏的脸颊,樊莫逗道:“说你这个人小气,你还不同意,看吧,连一句谢谢都舍不得说。”

    “奇怪,白家跟我又没有关系,我干么为了他们跟你说谢谢……”

    “唷!你刚才不是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吗?怎么,现在又变成知道了?”

    瞪著他那得意的笑容,云霏噘嘴道:“好啊,原来你在耍我。”

    “我说的是实话,我哪有耍你?”樊莫装出一副很无辜的样子。

    突然安静了下来,云霏像是在考虑该怎么反击才好,过一会儿,却潇洒的耸耸肩,不在意地说道:“算了,好女不跟恶男斗。”

    无奈地摇摇头,他竖起双手投降,“是、是,是,算我不对,这样总可以了吧?”

    非常满意地点点头,云霏煞有其事地训道:“这就对了,男人嘛,不要那么小气……”像是想到什么,她突然抓起樊莫的手,急切地问道:“对了,樊行真的要娶白语寒吗?”

    怪不得人家说女人善变,瞧,前一刻还在跟他斤斤计较,这会儿她已经关心起别人的终身大事。

    “你不觉得他们两个其实很登对吗?”

    “这个嘛……”把樊行和白语寒的身影凑在一起,云霏想了想,说道:“他们两个是挺配的,不过……”

    “你不用替他们担心,他们不会马上结婚,他们会像我们一样,先订个婚,然后好好谈场恋爱,再携手步上结婚礼堂。”其实阿行现在已经勤于跟他的未婚妻大谈恋爱,樊莫敢肯定,那小子绝对会比自己来得轻松、幸运,因为他少爷绝对不用担心他未婚妻会跑去当个逃婚的新娘。

    蹙起了眉头,云霏喃喃念道:“听起来好像很不浪漫。”

    “浪漫?”

    “是啊,浪漫……”像是忽然想到她干么跟一个大男人扯这些事情,云霏转口道:“哎呀!你不会懂的啦!”

    “我也许不懂,不过,我可不可以请你不要老是关心别人,多花点时间想我,多花点精神了解我,你要知道,我才是你一辈子的伴侣。”

    微微一笑,云霏说道:“我知道。”虽然樊莫一点也不符合她所要的浪漫,不过,她爱他却是不变的事实。

    将云霏搂进怀里,樊莫心满意足地跟著她一起感受迈入寒冬的夜风。

    此刻偎在樊莫的怀里,云霏忽然有一种念头,其实生命的每一刻都可以是浪漫的,只要愿意用心体会,就像她现在的心情,被自己心爱的男人用臂膀捍卫著,不只是一种幸福,更是一种浪漫。

    (完)

    *想知道蓝思圻和翟禹凡如何激起爱的火花吗?请看《情惑恶霸》

    *想知道沈廷扬和关立瑜曲折的恋情吗?请看《情系黑豹》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戏诱卿卿最新章节 | 戏诱卿卿全文阅读 | 戏诱卿卿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