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情系黑豹 > 第十章

情系黑豹 第十章 作者 : 艾佟

    “我找了你一天,你跑去哪里!”看著一路直奔楼上而去的廷威,廷扬出声叫道。

    望著坐在客厅的哥哥,廷威惊奇的问:“哥,你今天怎么那么早就下班?”

    冷冷一哼,廷扬嘲讽著,“当然早,我今天根本没去公司。”担心左雨娴在抓狂之余跑去公司大吵,他会不顾一切的把事情都抖出来,所以今天只好留在家里办公,等廷威出现。

    走到廷扬的对面坐了下来,廷威问:“哥,你找了我一天,有什么事吗?”

    瞅著弟弟,廷扬直说:“你还没向左雨娴坦白。”

    “我……”吞了吞口水,廷威心虚的说道:“你怎么知道?”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也许他永远搞不懂,他们两兄弟为什么差那么多?明明是双胞胎,却是南辕北辙。

    “哥,我……”叹了口气,廷威无奈的开口:“从美国回来以后,我一直想找机会说,可是每次话到了嘴边又说不出口,而又遇到最后忙著做一些专题采访,需四处跑,也没时间跟雨娴碰面,所以……”

    “所以你就任著事情继续拖著,反正这样子就不用担心结果,是不是?”廷扬实在不想灭他的威风,可是他那种得过且过的心态实在要不得,原本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现在被他这一搞,变得乌烟瘅气。

    “哥,被你这么一说,我好像很没担当。”

    挑了挑眉,廷扬似笑非笑的反问道:“难道不是吗?”

    撇了撇嘴,廷威孩子气的说:“如果你今天找我,是要跟我说这些,那我已经知道了。你放心,我会尽快跟雨娴解释清楚。”

    淡然一笑,廷扬表示,“你不想说,也由不得你了。”“什么意思?”不安的感觉在廷威心里蔓延开来。

    廷扬缓缓的将昨晚西餐厅巧遇雨娴的事道了出来。原本一场浪漫的烛光晚餐,最后演变成一场灾难。

    “完了!”该死!事情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你这叫作自作孽,不可活。”不经一事,不长一智,希望这次的事情能够让廷威有所成长。“哥,我心里已经很懊恼,你还泼我冷水!”

    有气无力的瞥了廷扬一眼,廷威埋怨著。

    “就算泼你冷水那又怎样?我说的难道不是实话吗?”

    “我……我知道错了嘛!”

    “知道错没有用,最重要的是,如何把事情处理好。”深的吐了一口气,廷威有感而发的说:“哥,从小到大,我就在你的庇护下长大,你积极,我懒散;你负责,我自由,久而久之,我已习惯一切由你来作主,人的惰性是被养出来的,我想,我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我不喜欢面对问题,也不知道怎么去处理困境,因为只要有你,我从来不用为这些事情烦恼。”

    廷威说的没错,其实他的散漫或多或少是他这个双胞胎哥哥一手促成的,毕竟在每一段的成长岁月里,他们一起走过,有自己这个做哥哥的在一旁协助,廷威很容易忘了他是一个自主的个体。

    “廷威,左雨娴的事情我没办法告诉你该怎么做,但是我可以明白的告诉你,只要有心,她一定会原谅你。”

    ☆☆☆

    这里就是风?征信社!走进征信社,廷扬迅速往四周浏览了一遍。

    “沈廷扬!”瞥到门边的身影,思圻不自觉地惊呼道。

    一句沈廷扬,让大伙儿连忙的转过头来——果然是沈廷扬,不过,比起杂志上的照片,他本人更有味道。

    对著那一双双盯著他猛瞧的眼睛,廷扬礼貌性的回以一笑,直接问道:“立瑜在吗?”打了一个早上的电话,每一通都是立瑜不在,害得他无心办公,直担心她跑去哪里,所以按捺不住焦虑的心情,他只好自己过来一趟。

    不到十秒钟,三个女人已经围在廷扬的面前。

    “立瑜不在。”如果让她老公知道她盯著别的男人猛看,他一定会把她的眼睛蒙起来,然后打她一顿**,可是身为立瑜的好姐妹,对于立瑜会爱上的男人,她难免会好奇想看个究竟。多看这个男人几眼,应该没什么关系吧!反正她不说,她老公也不知道啊!

    “那么,请问她去哪里?”他知道自己很出色,也知道女人看到他总会忍不住的被他吸引,但是像她们这样子的注目礼,他可是第一次见识到。

    她们不是当他是一块可口的甜点,她们当他是一件衣服,精挑细选,好似担心会没注意到或漏失掉任何有瑕疵的地方。从她们的眼神,他不难明白,她们是在帮立瑜多看几遍,好确定立瑜的选择是正确的,而由此可见,她们的感情很好。

    “她去彰化。”这次回答的人是云霏。看著廷扬,云霏拚命的点著头,不错,眉宇优雅,气势凌人,的确配得上他们风?征信社的大才女关立瑜小姐。

    “她去找她妈妈。”廷扬还没问,浣□就自己先说出口。有这么好的男人照顾立瑜,真是太好了。

    原来立瑜是去找她母亲,可是……不行,立瑜的出生对她母亲来说一定是个错误,而立瑜这么一出现,不就等于唤醒她母亲过去的记忆?一段痛苦而难堪的记忆,努力遗忘了二十几年,如今再回首,一定充满著排斥,而这么一来,立瑜她母亲对她的态度一定是冷漠疏离,面对这种对待,立瑜心里会再度受到伤害。不行,他不能让立瑜一个人在那里受苦,他要去保护她,给她力量。

    “你们可不可以告诉我,我去彰化要怎样才能找到立瑜?”

    “你要去找立瑜?”思圻怀疑的看著廷扬。人家去找妈妈,他干么跟著去?

    “对,我一定要找到她。”

    “立瑜明天就回来了啊!”浪漫的以为廷扬是忍受不了跟立瑜分开太久,云霏表示道。

    “我今天就得找到她。”

    “你等一下。”浣□转向身跑回座位上,拿出一张便条纸和一支笔,接著翻开桌上的记事本,快速的抄写了一连串的资料,然后转了回来递给廷扬,“这是立瑜住的饭店,还有房间号码。”

    “谢谢你。”

    “不客气,你赶快去吧!”浣□知道他会说得那么坚持,这一定是因为他担心立瑜。

    “那我先走了。”向大伙儿寒暄似的点了点头,廷扬快速的离开了征信社。

    “奇怪!他干么迫不及待的想飞到立瑜的身边?”轻蹙著眉,思圻还是忍不住把心里的疑问说出来。

    “因为他想念立瑜想得快疯了,他无法继续忍到明天。”带著梦幻似的神情,云霏羡慕的叹息著。

    用手指轻轻的点了一下云霏的脑袋瓜,思圻说:“小姐,我看是你快要疯了吧!连白天都在作梦,你啊,真的是浪漫得无药可救!”

    “这有什么不好的?人生就是要感性一点,那才会快乐啊!”

    “对,对,对,慕大小姐,你说得真的对极了,不过……”推著云霏走回座位上,思圻将她压回椅子上。“现在是上班时间,不要偷懒,要不然被风哥撞见了,他又有话说了!”

    重重的叹了口气,云霏无奈的钻回电脑前。

    ☆☆☆

    对一个出生就没见过面的母亲,她当然会充满期待,但是她并没有因为兴奋而忘了经过那么久的岁月,还有在她身上所留的记忆,她母亲看到她以后,可能不会表现一丝丝的热络。见她母亲,只是想实现她小孩子时期的梦想,然后让她重新面对自己的人生。

    望著眼前年过五十好几,而依然风姿绰的陆晓姗,立瑜开口打破流转在她们之间的沉默与陌生,“我没想到你真的肯见我。”

    “我更没想到你会来找我。”

    她们两个果然是一对母女,连说话的口气都是一样的平平淡淡,让人听不出任何的情绪起伏。

    “我可以问你几个问题吗?”

    看了立瑜一眼,陆晓姗缓缓的说道:“你问吧!”

    “你恨我吗?”

    又看了立瑜一眼,陆晓姗接著帮自己点了一根烟,不疾不徐的说来,“说我从来没有恨过那是骗人的,我曾经恨过。发现怀孕的那一刻,我好恨,恨关云川、恨我肚子里面的孩子,我想把孩子拿掉,可是关云川阻止了我。”吐了一口烟,她看著立瑜问道:“你知道他用什么东西来打消我拿掉孩子的念头吗?”

    轻轻的摇著头,立瑜安静的表示自己不知道。

    “他用离婚来交换你。”吐了一口烟,陆晓姗接著又道:“说真的,现在想起来,我还是很难理解,那么爱面子,始终害怕让别人看笑话的他,竟然会为了一个孩子而答应跟我离婚?”

    熄掉手上的烟,陆晓姗像是又想到什么,又转回了原来的问题,“当孩子一天天在我的肚子长大,我终于明白,我永远不会恨她,我爱她,因为她是我怀胎十月所孕育的生命。”

    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命,竟然是父亲用条件帮她争取来的,怨了这么多年,现在想起来,都变得有些可笑。

    “你现在还恨爸爸吗?”

    顿了一下,陆晓姗才慢慢的说道:“早就不恨了。其实当初那件事情,我也有错,在无法反抗父母的情况下,我离弃了自己的情人,嫁给你父亲,嫁进关家,我对你父亲本来就存有先入为主的恨意,因为如果不是关云川,我就可以跟我的情人在一起。

    “在跟你父亲结婚十一年之后,我的情人再度出现,如果你问我爱不爱他,说真的,我根本不知道,因为他是我少女情怀的梦想,而我对你父亲的怨恨,导致对于旧时的梦想,我很自然的产生遐想,所以当他对我表达无法遗忘的爱意,我开始偷偷的跟他约会。

    “这件事,很快就传进关云川的耳中,关云川跟我摊牌,不准我再跟那个男人见面,我答应了,可是我没做到,依然我行我素的跟那个男人约会,终于有一天,被关云川撞见我和那个男人搂在一起。看到那样的场面,他很自然的以为我对他不忠,所以当我试图解释,他根本无法相信,因为我已经对他扯过了一次谎言。悲剧的酿成,是我们两个都要负担的责任,当我终于想通了,我已经跟关云川离婚了好几年。”

    听到这么一段过去,她不知道自己应该有怎么样的感觉,她只是明白事情都过去了,大家也不再为它耿耿于怀,那才是最重要。

    “你现在还有跟那个男人在一起吗?”

    “早就没有了,从我怀了你以后,我就没再见过那个男人。”

    像是松了口气,立瑜神色轻快了起来,问道:“你现在好吗?”

    “你外公、外婆都去世了,我一个人,不是到医院上班,就是在家里种种花、看看书,日子过得平平淡淡,谈不上什么好或不好。”说著,陆晓姗反问道:“你呢?现在在做什么?”

    “我很好,我在一家征信社工作。”

    “征信社?”眨著眼睛,陆晓姗惊讶的叫道:“我女儿是个女侦探!”

    微微一笑,立瑜轻松的说:“爸爸他不叫我女侦探,他说,我们是专门搞破坏的小偷,不是偷拍照,就是窃听,没有一件是好事情。”

    “你爸那个人是个守成的老古板,他是会这么说。”

    沉静了一会儿,忽然,两人一起开了口——“妈。”

    “立瑜。”

    愣了一下,陆晓姗终于露出淡淡的笑容说道:“我以为你不肯叫我一声妈。”

    “你是我妈,我在你的肚子里面住了近十个月,我们的关系是扯不断的。”

    严肃的看著立瑜,陆晓姗诚恳的说:“立瑜,谢谢你肯叫我。”

    也许过去她们的生活没有交集,但是母女血脉相连的天性,在这一刻让她们之间的距离渐渐淡化,从头来过。

    谈著工作,聊起生活,母女俩开始一点一滴的接触彼此没有参与的过去。

    ☆☆☆

    踩著轻松的脚步,立瑜拿出饭店的房间钥匙打开房门——“立瑜!”久候多时的廷扬,一看到立瑜连忙的冲上前去,紧紧的把她搂进怀里,“天啊!等了你一个下午,我都快急死了!”

    怎么会这么巧呢?今天难道是她的幸运日吗?她还在想,一进饭店要打电话回台北给廷扬,告诉他,她终于见到她母亲了,虽然她们母女之间还有一大段的差距,但是她已经往前迈进了一大步,或许再过一些年,她们会变成一对无话不谈的母女也说不定,没想到,她心里正念著,他人就出现在她面前!

    抱著廷扬,立瑜心满意足的喃喃道:“你怎么可能在这里?”

    “怎么不可能?”抚著立瑜的脸庞,廷扬深情的说道:“昨天一天没看到你,今天一整个早上又没有你的消息,我心里不安,就直接跑去征信社找你,她们告诉我你到彰化找你母亲,你跟你妈从来没见过面,我实在放心不下,所以一拿到你住的饭店和房号,我就马上开车跟过来了。”

    “我昨天打了电话给你,可是你不在办公室。”

    “昨天一整天我都在家里等廷威。”拉著立瑜在床沿坐了下来,廷扬担心的追问道:“你还好吗?”

    环著廷扬的脖子,立瑜调皮的说道:“你猜猜看。”

    “嗯……”故作思考的看著立瑜,他说道:“你被踢出来?”其实从立瑜脸上所散发的神采看来,结果一定是很好,不过,难得她兴致那么高昂的卖起关子,他也只好奉陪喽!

    摇著头,立瑜说道:“再来。”

    双手交握在胸前,廷扬想了想猜道:“她请你喝了一杯茶?”

    又摇摇头,立瑜说:“不对、不对,如果只喝一杯茶,我怎么可能那么晚才回到饭店?”

    “那么……”轻敲著脑袋瓜,廷扬忽然点了点立瑜的鼻子叫道:“我知道!她让你一直等,等到现在,然后告诉你很晚了,请你明天再过去对不对?”

    瞪著眼,立瑜嘟著嘴道:“愈扯愈离谱!”

    一脸无辜的看著立瑜,廷扬说道:“是你自己要我猜,我只好发挥我的想像力而已啊!”

    “是吗?”偏著头,立瑜笑著逗著:“那你的想像力也太糟糕了吧!”

    将立瑜抱到自己的身上,廷扬贴著她的脸颊温柔的说:“只要你高兴,我的想像力再糟都无所谓。”

    突然伸手圈住廷扬的脖子,她情意绵绵的说:“廷扬,我爱你。”

    蜻蜓点水的吻了一下立瑜的唇,廷扬说道:“我知道你爱我,也知道我爱你,但是我更知道我想爱你一辈子。”

    拿下脖子上的戒指,立瑜将它递给了廷扬,然后伸出自己的手。

    “你确定?”

    认真的点了点头,立瑜肯定道:“我非常确定我想当沈廷扬的新娘。”

    将戒指轻轻的滑进她的手指,廷扬在戒指上印下一个吻。“戒指一套上就不准回头、不准反悔。”

    抚著戴在手上的戒指,立瑜承诺道:“我不会拿下它,就算你想赖皮,我也会坚持守住它,不让它离开我。”

    她真的想通了!敖上立瑜的唇,廷扬狂野、缠绵的吸吮著她的甜美,像是要感受这一刻的真实。将她轻轻推倒在床上,他缓缓的退下她的衣裳,**著她那一寸寸柔软撩人的肌肤。

    “今晚,再也没有人可以打扰我们。”轻恬著立瑜的耳垂,廷扬柔情似水的呢喃著。

    “是吗?”攀著廷扬,透著纤纤玉手,立瑜充满诱惑的在他的身上撩拨著。

    “你不担心半夜有客房服务吗?”

    顺著耳后,廷扬灼热的滑下白皙的颈项来到胸膛,吞噬著那对引人遐想的蓓蕾,“不会,我已经告诉饭店的经理,我是你老公,我来这里是想给我出外游玩的老婆一个Surprise,接下来我们要在这里多住几天,享受二度蜜月。”

    “什么?”拉开廷扬,立瑜眨了眨那双正燃烧著**的眼眸。

    双手不安分的挑逗著立瑜,他沙哑的说道:“如果我不这么说,饭店的人怎么会放我进你的房间?”

    “原来……”

    “嘘!别吵!今晚是我们蜜月的第一个晚上,我们要尽情狂欢,不要浪费时间说话。”嘴再度落在美丽的双峰,廷扬疯狂的席卷她热情的娇躯,领著她飞越欢愉的激情之峰。

    ☆☆☆

    “我可不可以不要戴那么多首饰?”向来珠宝饰品不沾的立瑜,突然摇身一变金光闪闪,十几条金链子往脖子、手上绕著,实在很不习惯。

    “不可以,新娘子首饰要戴愈多愈好,这样子才有面子。”边帮立瑜整理礼服,闵馨边说道。

    “不错了!我结婚的时候戴得才恐怖,根本看不到我的脖子长什么德行。”轻柔的摸著肚子,思圻试图安抚里头活泼乱跳的宝宝。的确!思圻嫁的老公是翟氏集团的总经理翟禹凡——一个从黑道活跃到商场的风云人物,结婚的时候可谓是空前盛大,在那种黑压压的一片人海里,思圻如果不把金饰戴多一点,大家可能会看不到新娘子。

    拚命的点著头,云霏笑道:“对呀!我还记得思圻当新娘子的模样,好像金光党哦!”

    瞪著云霏,思圻不满的说:“慕小姐,你就不能用优美一点的形容词吗?”

    “唉唷!将就一点啦!除了金光党,我实在想不到还有什么形容词!”

    什么想不到,这个女人根本是故意的!

    思圻心里正在埋怨,浣□忽然叫道:“我有!”

    “真的?”兴高采烈的看著浣□,思圻满心的期待著。

    “珠光宝气。”对著大伙儿笑了笑,浣□一脸的得意。不到一秒钟的时间,大伙儿皆抱著肚子笑成一团。

    充满疑惑的看著大家,浣□完全搞不清楚她们在笑什么。

    像是想到什么,闵馨忽然叫道:“立瑜,你不能笑,笑得太过分,眼泪一流,你的妆就惨了。”

    “可是……”忍不住笑意,立瑜无奈的看著闵馨。天啊!一个半斤,一个八两,真是一对活宝。

    “我知道,不过新娘子要淑女一点,忍著点。”

    “好啦!”

    正当大家皆笑成一团时,房外突然传来敲门声。

    “大概是你老公来接你了,我去开门。”说著,闵馨快速的冲到门边把门打开,“你是……”

    “我想跟新娘子讲几句话。”看著眼前她曾一度误解的情敌,雨娴忐忑不安的说道。

    “请进!”以为是立瑜的朋友,闵馨马上让雨娴进来。

    一看到雨娴,大伙儿不由惊呼道:“左雨娴!”

    ☆☆☆

    当大伙儿在立瑜的指示下退出了房间,立瑜开口说道:“请坐。”

    轻轻的摇摇头,雨娴直截了当的表示,“对不起。”

    对著雨娴温和的微微一笑,立瑜轻松的说道:“你又没做错什么事情,干么跟我说什么对不起?”跟廷扬在彰化玩了一个礼拜回来以后,她一直忙著准备婚礼的事宜,根本无心去想左雨娴和廷威的情况如何,却没想到,左雨娴今天会出现在她的眼前。

    一脸的羞愧,雨娴诚挚的说:“我说了那么多令人难堪的话,又跑去征信社大闹,真的很对不起!”

    “你会有这样的反应,纯粹是因为你爱廷威,而你不知道廷威不是廷扬,这怎么能怪你呢?”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我不应该那么没风度。”自我解嘲的笑了笑,雨娴接著又道:“其实只要男未婚,女未嫁,每个人都还可以再作选择,就算廷威真的负了我,爱上别人,我也不应该有那么蛮横的行为。”

    “也许就如同你所说的,只要还是单身,每个人都可以有所选择,但是既然相爱,就该用心相守不是吗?”温柔的握住了雨娴的手,立瑜又说:“不要太过自责。”

    “谢谢你。”

    顿了顿,立瑜看著她问:“你跟廷威现在好吗?”

    “我们两个现在很好。经过这次的事情,让我们学到了许多东西,以后我们会彼此信任、坦承。”

    “看到你们这样子我就放心了。”

    说著,房门又响起了一阵敲门声,然后就是廷扬开了门走进来。

    “立瑜……”一瞥见雨娴,廷扬原先热络的态度马上转为淡然,对著她点了点头,他表示礼貌性的招呼。

    看到廷扬淡漠的态度,雨娴一点也不以为意,只是说道:“沈大哥,上一次的事情真不好意思。”

    “事情都过去了。”说得有些无动表衷,廷扬一副不想再重提过往的模样。

    “我不打扰你们了,我先下去,廷威在楼下等我。”一转身,雨娴已经走出了房间。

    “小器鬼,一点小事还记在心上!”房间一剩下他们两个,立瑜马上训斥道。

    虽然表面上廷扬什么也不说,但是她知道他心里还在气左雨娴。

    一点也不想否认心里的感觉,廷扬坦然说道:“她打了你一巴掌,我到现在都还记得,你教我怎么不生气?”

    捏了捏廷扬的鼻子,她好气又好笑的指道:“你不也是当场还了人家一巴掌吗?”

    “我……”

    “你什么?你根本是偏心嘛!”其实那一巴掌如果是打在廷扬的脸上,她相信他一定不会紧紧的挂在心里,他是舍不得她,舍不得她受那种屈辱,所以才会老把事情惦著。

    抱著立瑜的腰,廷扬撒娇道:“我当然要偏心,因为你是我老婆啊!”

    “对,我是你老婆,可是廷威是你弟弟啊!你这么对左雨娴,廷威也会很舍不得他老婆不是吗?”

    举起双后,廷扬发誓著,“好吧!我以后一定会拿出我绅士的风度,否则罚我一天只能跟我老婆恩爱一次!”廷扬可怜兮兮的看著立瑜问道:“这样子可以了吗?”

    莫可奈何的看著他,立瑜笑骂著:“贫嘴!”

    “你不爱吗?”贪恋的瞅著她,廷扬耍著嘴皮子。

    微微一笑,立瑜聪明的不表示意见。

    带著恶作剧的心态,廷扬的唇忽然落在立瑜的胸前,吸吮、轻啃、热情的诱惑著,“说啊!你到底爱不爱?”

    抓著廷扬的头,立瑜低喃:“不告诉你……”

    继续著缠绵的眷恋,廷扬威胁,“如果你不说,你就别想走出这间房门。”

    这一说,让立瑜惊醒了过来,天啊!他们在干么?他们一个是新娘,一个是新郎,楼下有一大堆的宾客等著他们下去,而他们两个竟然……推开廷扬,她慌张的说道:“廷扬,你别闹了!”

    无辜的眨著眼睛,廷扬慵懒的说:“是你自己不说,你怎么可以怪我?”

    她真的拿他一点办法也没有!无奈的摇摇头,立瑜说道:“想要我说什么,我晚上说给你听,这样子总可以了吧!”

    廷扬闻言满意的点点头,“可以!今晚我们不睡觉,我就听你说个够。”

    “随你高兴!”拉起廷扬的手,立瑜跟著就要往外走去,忽然瞥见镜子里那明显刻在胸前的吻痕,立瑜不禁尖叫道:“沈廷扬!”

    不理会立瑜的惊慌,廷扬得意的拖著她往外头走去,这下子每个人都知道他刚刚做的好事。

    (完)

    *想知道蓝思圻和翟禹凡的相识过程吗?请看《情惑恶霸》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情系黑豹最新章节 | 情系黑豹全文阅读 | 情系黑豹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