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妾心如丝 > 第十章

妾心如丝 第十章 作者 : 艾佟

    “做贼心虚”这四个字用在秦水仙身上再贴切不过了,事发之后,她总觉得奴才们看她的眼神隐含指控,再加上传言沸沸扬扬,北原彻似乎已经查到家还尹璇舞的凶手,她越来越惶恐不安,想落荒而逃,可又不愿意当个畏罪潜逃的懦夫,终于她再也受不了了,在银香苦口婆心的劝说下,她决定“自首”,不过她找上的人是北原夫人,希望北原夫人想法子帮她。

    北原夫人得知真相可说是为之气结,可是看她哭得淅沥哗啦的,终究是心软了,于是带着她前来向尹璇舞请罪。

    “还不跪下!”北原夫人厉声一喝,秦水仙和银香立刻跪了下来。

    “娘,这是……”尹璇舞第一次看到北原夫人生那么大的气,她一直是那么慈祥亲切。

    “璇舞,水仙差一点就害死你。”

    原来是这回事!尹璇舞不疾不徐的应道:“璇舞知道。”

    北原夫人吓了一跳,秦水仙和银香更是傻住了。

    “仔细回想,这事不难猜测。”

    “你没告诉彻儿?”

    摇了摇头,她婉转的道:“璇舞以为情字伤人,表小姐不过是一时糊涂,璇舞又怎能苛责她?”

    “你这孩子真是太善良了!”北原夫人心疼的看着尹璇舞。

    “娘,璇舞只是觉得自个儿太幸福了,幸福的人岂不该多一点包容?”

    转头看着秦水仙,北原夫人有些恨铁不成钢的骂,“你听见了吗?你若能有璇舞一半知足,今日就不会做出这种丧尽天良的事,连蝼蚁都知道生命的可贵,你又怎能剥夺别人的性命?你母亲是那么温柔良善,她若知道你差一点成了杀人凶手,你说她会有多痛心?”

    “我知道错了!”秦水仙随即哇哇大哭了起来。

    北原夫人自责的长声一叹,“我不该太放纵你,若我能及早纠正你的骄蛮任性,或许你不会像今日这般愚蠢无知。”

    “不是……姨娘……不是姨娘的错……是我太自私了……”边流眼泪边擦,秦水仙有生以来第一次如此坦诚面对自己。

    “你真的知道自己错了吗?”

    用力的点点头,秦水仙真心的说:“我再也不敢了!”

    “璇舞,你的意思呢?”

    “娘,谁能不犯错?知错能改善莫大焉,璇舞不是不明事理的人。”

    “可是表哥……”秦水仙瑟缩的抖了一下,表哥很少发脾气,可一旦动怒是会吓死人,从传言来看,他对这事好象非常生气,他老早就对她有意见了,若是让他知道是她干的事,他肯定不会放过她。

    “我们不说,他不会知道。”

    “瞒不住。”终究是自个儿生的儿子,北原夫人当然了解他的固执,那个小子看起来是好说话,却难缠得令人头疼,尤其她亲眼见到他对尹璇舞的感情,她更相信他不会就此善罢甘休,他一定会查得水落石出,并且以牙还牙。

    “娘,璇舞不会把这事说出去。”

    “就怕这事由不得你了。”

    “表哥好象已经掌握到什么蛛丝马迹。”秦水仙连忙补上一句。

    “是吗?”尹璇舞原本就不常在庄里走动,如今有耘在身,又有丫头伺候,婚礼也近了,她想绣一对鸳鸯枕,这几天更是鲜少踏出逍遥窝。

    “庄里这会儿上上下下到处都有耳语。”

    北原夫人想想,“璇舞,我看这事也只能靠你了。”

    “娘的意思是……”

    “你帮水仙求情,彻儿会听你的。”

    “这……万一他不听呢!”

    “你相信娘,他那么爱你,怎么可能拒绝你的请求?”

    怔了一下,尹璇舞缓缓的点头应允,“璇舞尽力而为。”

    ####

    “这是什么?”尹璇舞好奇的看着北原彻放在桌子上的笼子,笼子用黑布盖上。

    “你猜猜看。”似乎已经瞧见她看到之后的反应,北原彻笑得好开心。

    虽然瞧不见笼子里的动静,她却有一股强烈的直觉,“这……是兔子?”

    “打开来瞧瞧。”

    满怀期待的掀开黑布,果然看到一只小兔子,她迫不及待的把它从笼子里抱出来,“好可爱!”

    伸手逗弄小兔子,北原彻一副好无奈的说:“我没法子救那只差点儿害死你的兔子,只好给你另外找一只兔子,你给它起了名字吧!”

    “小彻儿。”

    挑了挑眉,北原彻皮笑肉不笑的道:“你这是拐个弯在骂我吗?”

    “你不在我身边的时候,它可以陪伴我,它不就是我的小彻儿吗?”

    这下子换北原彻还真说不话来。

    “我是逗着你玩。”她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好啊,你越来越调皮了!”

    “我这是有样学样,拜你之赐啊!”

    “你真聪明,责任全推到我头上来。”

    “我可说错了?”

    顿了一下,北原彻好凄惨的举起双手投降,“我说不过你。”

    “难得你说不过我,看样子,今儿个我福星高照,我若说什么都占上风。”

    帮她把兔子放回笼子里,他好整以暇的看着她,“我知道你有话告诉我,你就直截了当说吧!”

    “你……是不是已经知道引我进入竹林的罪魁祸首?”

    “水仙终于受不了,上这儿找你帮忙是不是?”

    恍然一悟,她了然的道:“你是故意放出风声引她上钩。”

    “我的确故意放出风声逼她现出原形,可是我也确实掌握了证据,她假借我的名义委人代笔的字条落在我手中,我还怕捉不到她吗?”

    “你会原谅她吧!”

    “你忘了我的话吗?这全看你如何让我心甘情愿为你封口。”

    沉吟半晌,尹璇舞缓缓的偎进他的怀里,轻声吐道:“我爱你!”

    长长的叹了声气,他可怜兮兮的说:“你这个折磨人的狐狸精,害我等了这么久,差一点以为那夜在竹林听错了,我爱听,再说一遍。”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以后我每天说给你听。”

    “这还差不多。”

    “你不再追究了?”

    “当然。”他已经帮水仙找到了一门亲事,姨丈也收了人家的聘礼,她过不了多久就会嫁到北方,他当然也没必要再与她计较。

    “谢谢!”

    “何以谢我?”

    “我知道你已经为我作了很大的让步。”

    “没法子,谁叫我这么爱你,为了讨你欢心,我只能坏了自己规矩。”

    他爱她……她怎么还可以怀疑他的心?他为她所做的一点一滴,难道还不足以说明他爱她吗?

    感觉到她的失神,他关心的看着她,“怎么了?”

    “我以为你心里已经有了李施施姑娘,我不敢奢望取而代之。”

    “傻瓜,她不曾占据我的心,你何必取而代之?”

    “可是我亲耳听见……”

    “亲眼所见、亲耳所闻都不一定是事实,李施施姑娘对我而言,就像屏风上的仕女,从来不是真实的,你明白吗?”

    “我明白。”

    “打从第一眼瞧见你,你就一直活生生的住在我心里,只是我曾经有过迷惑,不愿意相信你可以如此轻易的掳走我的心。”

    “原来,你也有软弱的时候。”

    “这会儿你可得意了吧!”

    “不,我觉得自个儿好幸福。”

    “我更幸福,不但拥有你,还有我们的小娃娃。”他满足的摸着她的肚子。

    ####

    踏出尹氏医馆那一天,尹璇舞没想到自己还会回到这儿,而且是如此的尊贵,再过三天她就要嫁给北原彻,于礼,北原彻必须前来尹家迎娶,原本他无意这般费事,反正他不重规矩,可为了使她嫁得风光,他还是接受短暂的分离送她回来,麻烦的是,不但琴儿跟在身边伺候,他还多派了一名侍卫保护,她实在很无奈,却又不能不感动,他对她的呵护可以说是无微不至。

    “爹,你瘦了!”看到尹河东,尹璇舞激动的眼泪都流下来了。

    “我的女儿越来越漂亮,爹看了好高兴。”瞧见她一脸的容光焕发,他压在心里的那块石头总算可以放下了,他当初的决定没有错,这真是太好了!

    “爹,女儿好想你!”她终于忍不住冲进父亲的怀抱。

    “爹也好想你,爹想知道你过得如何,可是又不知道上哪儿打听。”

    “爹用不着为女儿担心,北原山庄每个人都待女儿很好。”

    “爹看得出来你过得很幸福。”

    “女儿很幸福,惟一放心不下的就是爹。”像是想起什么,尹璇舞左右张望了一圈,“怎么没有瞧见姨娘?”

    “她在膳房。”

    “姨娘没再为难爹爹吧?”

    摇了摇头,尹河东的神情显得非常愉悦,“她改变很多,已经不再像以前一样蛮横不讲理。”

    “是吗?”她很难相信那个欺压自己近八年之久的后娘会改变。

    “坏事做多了总会遭到报应,相信她已经记取教训。”

    “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她记得表小姐提起姨娘剃光头,难道与此事有关?

    “一夕之间,她的头发全掉光了。”

    “这……怎么可能?”这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她曾听过一夜白了头发,却不曾听过这么离奇的事!

    “我也不敢相信,可事实就摆在眼前,说也奇怪,那一夜我们睡得特别沉,还是景阳的尖叫声把我们从睡梦中唤醒,醒过来就看到你姨娘的头发全不见了,而桌上留着一句血红色的话——多行不义必自毙,你姨娘吓死了,言行举止也跟着收敛了不少,大概是怕下一次不见的是她的脑袋瓜吧!”

    她知道这不是老天爷给姨娘的警告,而是出于某人所为……难道是……

    “不说你姨娘,北原山庄的大少爷待你好吗?”

    “爹,你等等,有个人你一定要认识。”尹璇舞转身走到门外将北原彻拉了进来,“爹,这就是女儿未来的相公。”

    “北原彻见过岳父大人。”

    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尹河东满意的直点着头,“大少爷果然是人中之龙。”

    “岳父大人请直唤小婿彻儿。”

    “是是是,瞧我真是糊涂了!”

    “小婿知道岳父大人一定有很多话想单独和舞儿说,所以没直接进来向你请安,还望岳父大人见谅。”

    “不不不,你愿意来这儿见我,我就很感动了。”

    “小婿理应前来拜见岳父大人,往后岳父大人若想念舞儿,可以请人到北原山庄的商行通知一声,小婿就会派马车前来迎接岳父大人前往北原山庄。”

    “彻儿,你爱我家璇舞吗?”

    看着尹璇舞,北原彻不厌其烦的诉说他的情感,“我爱她,至死不渝1”

    “爹,我也爱他,生死与共!”

    “好,你们有相同的心,我可以放心了。”

    离开花厅,北原彻护送尹璇舞回到房间。

    “这儿那么小,你怎么住?”

    “除了琴儿,我这儿是挤不下任何人,所以你还是让其他的人都回去。”

    “我已经在客栈帮他们准备了两间上房,他们可以轮流休息,你用不着替他们担心,只要好好照顾自己和肚子里的小娃娃。”

    “反正说不过他,她也不想再争了,她只想告诉他一句话,“谢谢你!”

    “谢我什么?”

    “谢谢你为我做的每一件事。”不必点破,她相信他明白她的话。

    “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我爱你!”

    投入他的怀里,她幸福的抱着他,“我爱你”胜过千言万语,她终于可以明白他的心,感受他的痴。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妾心如丝最新章节 | 妾心如丝全文阅读 | 妾心如丝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