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偷心女贼 > 第十章

偷心女贼 第十章 作者 : 艾佟

    “你不是不想回来了吗?”目光直直地盯着林言唏,对她一旁的齐邗星,林怀安仿佛没瞧见似的。

    “伯父,我和言唏决定结婚,我们今天是特地来恳求你的况福,希望你成全我们,不要再逼言唏嫁给一个她不认识的人。”齐邗星充满保护地握紧林言唏的手,挺身承受林怀安的怒气。

    将视线转向齐邗星,林怀安挑剔地打量着他,“你是谁?”

    “我叫齐邗星,再过不了多久就会成为你的大女婿。”齐邗星的口气有着不容否决的坚定。

    特地又看了他一眼,林怀安嘲笑道:“我已经有一个准大女婿了。”

    “爹地,我只想嫁给邗星,其他人我谁也不要。”林言烯平静地道。

    “这门亲事我已经答应人家了,现在由不得你。”林怀安态度强硬的道。

    “爹地,我一直以为你是个讲理的人,虽然我们两个意见常常相反,但是你还是很尊重我,可是为什么关系到我的终身大事时,你反而变得不明事理?”林言唏心痛的看着林怀安。

    “我哪里不明事理,我这可都是为了你的幸福着想。”林怀安一脸的忿忿不平。

    “伯父,如果你真的为言唏的幸福着想,你就会尊重她的选择,而不是一味地想强迫她臣服在你安排的婚姻底下。”齐邗星满怀诚恳地说道,“不知道你有没有想过,就算言唏真的依照你的安排嫁给你帮她挑选的对象,如果将来她没有像你所期望的一样得到幸福,你能够承受得了内心的苛责吗?”

    “这是我的事,跟你没有任何关系。”

    “伯父,我只是想让你明白,即使身为言唏的父亲,你也没有资格决定她该怎么作选择,因为这是她的人生,你不能,也无法帮她过。”

    顿了一下,林怀安方道:“小子,你不用再多费唇舌,我已经答应人家了,这门亲事是结定了。”

    “爹地,你……”

    “言唏,不用说了,我们走吧!”齐邗星拉着林盲唏往外走去。

    “小子,要走你自己走,把我女儿留下来。”

    回过身,齐邗星幽默地道:“伯父,对不起,你女儿是我老婆,丈夫和老婆岂有分开的道理?”说着,他带着林言唏转身就走,不过才到大门边,Rober已经站在他们的面前,挡住他们的去路。

    “大小姐,请你留下来,否则恕我无礼。”Rober一副很恭敬地道。

    齐邗星悠哉地笑了笑,狂妄地道:“我劝你最好让开,你不是我的对手。”

    Rober怔住了,他没想到看似公子哥儿的齐邗星竟会对他这么壮硕的硬汉说这种话,不过很快的,他回过神来,仿佛没听到齐邗星的话,直盯着林言唏道:“大小姐,我就站在这里,想离开的话,除非把我扳倒。”

    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推开林言唏,齐邗星一个过肩摔,马上让Rober体验到四脚朝天的滋味。

    “对不起,得罪了。”绅士的对Rober行个礼,齐邗星抓起林言唏的手,快步地走了出去。

    尴尬地爬起身来,Rober面有惭色的望着林怀安,“老板,对不起。”

    “我很喜欢那个男孩子,喜欢他当我女婿。”从头到尾一直保持沉默的孙宜如突然开口道。

    看了妻子一眼,林怀安出人意表地道:“我也很喜欢啊!”

    瞪大眼睛,孙宜如一脸疑惑地看着他,“那你为什么……”

    “你总不能教我去跟晚辈说:你们说得一点也没错,是我不对。”

    “你……真是的,你怎么这么死爱面子。”孙宜如伤脑筋地摇了摇头,“你就不怕女儿跑去公证结婚,不让你主持她的婚礼吗?”

    “言唏不会,她会等到我答应。”林怀安信心十足地道。

    “你把事情说得毫无转圜余地,她哪敢寄望你会答应?”孙宜如忍不住泼他冷水,“如集我是她,我会先把婚结一结,再来跟你说,到时候你也只能认。”

    迟疑一下,林怀安还是很肯定,“言唏她不会这

    “最好是不会,否则你一定会后悔自己干么那么死爱面子。”

    “真要这样子,我就叫他们再结一次婚。”

    叹了口气,孙宜如不能理解地接着又道:“我真搞不懂你在想什么,迟早你都要跟他们低头,你现在承认自己不对,跟以后承认还不是都一样,干么非要那么斤斤计较不可?”

    “不一样,等我去找过习唠,谢谢他对言唏的厚爱.把这门亲事取消后,你再去跟言唏说习老决定撤消这门婚事,叫她和那个小子再来跟我求一次情;我就会答应他们的婚事,这么一来,我的面子不就保住了?”

    孙宜如笑也不是,哭也不是,“你倒是挺会打如意算盘的嘛,不喜欢的差事就丢给我。”

    “你是我老婆啁,你就多担待一点嘛!”

    “是,我多担待一点。”除此之外,她还能说什么,谁教她是他老婆?“你最好赶快去找习老,尽早把这件事情解决掉。”

    “习老现在不在台湾,要解决也得等他回来再说。”

    苦涩地轻轻、一笑,孙宜如心疼地道:“现在习老不在,改明儿你又得回美国处理公司的事,等你们两个可以当面坐下来谈,那还要等多久?这一等,可怜的还不言唏!”

    “这有什么不好,多等一些日子,将来他们会更珍惜他们婚姻。”

    “算了吧!我看啊,你根本是故意折磨他们两个孩子。”孙宜如了然地指道,“你原本以为可以跟习老结为亲家,没想到白高兴了一场,心里觉得不舒坦,所以才故意刁难他们两个孩子,对不对?”

    心事被说中了,林怀安怪不好意思的,于是站起身来别扭地道:“我去书房打几通电话。”然后他仓皇地离开客厅。

    看到林怀安那副窘态,孙宜如不禁好笑地摇摇头,他这个丈夫是个标准的大男人,不过号称大男人,度量是不是也那么大,那可未必,可是话又说回来,丈夫和女儿将可以结束这场风波,这倒也是一个圆满的结果,而能够有圆满的结果,不论过程如何,都已经没什么好计较了。

    ZZZZZZ

    “言唏,你别再折磨Red,嫁给他吧!”饭吃到一半,辛帧突然说道。

    像是被呛到似的,齐邗星猛然一阵咳嗽。

    “邗星,您怎么了?”林言唏轻拍着他的背,关心地问道。

    对林言唏温柔地笑了笑,齐邗星安抚道:“我没事。”偷偷的朝辛帧瞪了一眼,齐邗星示意他安静一点,也不想想看,他是不请自来跑到人家家里吃饭,还不识相一点,又不是不知道这个话题现在最教人心烦,竟然还拿出来说。

    自从那天离开言唏她家后,“结婚”好像成了一道禁忌,他们谁都不再提起。

    他不说的原因,是因为不想造成言唏的压力,他知道她现在心里挣扎得很,想继续耗下去,又不知道得等多久,想什么都不管地嫁给他,心里头又有一股失落感,左也为难,右也为难,所以她只好选择避而不谈。

    其实他也希望言唏尽快嫁给他,毕竟这么拖着绝对不是办法,可是她嫁得不快乐,他心里也会难过也因此,他只好耐心的等。

    辛帧像是没瞧见齐邗星的暗示,又开口道:“言唏,Red那么爱你,你忍心让他继续等下去吗?”

    “brurbrle,你想来我家吃饭,就安安分分的吃,记不要那么多。”齐邗星忍不住皱起眉头。

    “我这还不是为了言唏着想,你自己想想看,钧是个公众人物,而言唏现在名不正、言不顺地跟你召在一起,这传出去,言唏会有多难堪。”

    “我赞成辛哥的说法,”雷杏儿也放下碗筷,拼命地点头附和,“你们两个明明急着当夫妻,干么要把自己弄得好像见不得人?”

    齐邗星这回无话可说了,言唏应该是他老婆,而不是像个情妇一样,可是……

    “Red,你看看你这几天的样子,一点光彩都没有,整个人萎靡不振、有气无力的,让我看了都快怀疑你就是那个永远光芒四射、生动耀眼的Red。”辛帧一副好心疼的又道。

    被辛帧这么一说,林言唏不由得一阵心痛,辛帧说得一点也没错,邗星这几天看起来的确有些精神不济,完全不像以往的他,她知道这全都是为了她。

    “言唏,”辛帧忽然从口袋拿出一个信封,将它递给林言唏,“这是我送给你和Red的结婚礼物,我希望你不要再考虑了,嫁给他吧!”

    打开信封,林言唏取出两张前往美国的机票,

    “这……”她不明白地看着辛帧。

    “Red是个公众人物,在台湾公证结婚可能不大方便,所以我想了又想,你们不如到拉斯维加斯结婚,Black也答应把他赌场的总统套房当做你们的结婚礼物,随你们高兴住多久就住多久。”

    “对啊!我哥还说,他会提供你们一辆加长型的豪华礼车,还有一位专门供你们差遣的司机,不管你们想上哪里玩,一声令下,他就会送你们到目的地。”雷杏儿接着补充道。

    看了齐邗星一眼,林言唏显得不知所措。

    接过林言唏手中的信封和机票,齐邗星退给辛

    帧,“brurbrle,我和言唏讨论一下,如果需要的话,再跟你要这份贺礼。”

    “这有什么好考虑的,反正婚一定要结,又何必拖拖拉拉?”

    “没错!”雷杏儿用力地点点头,“人生的变化那么大,谁知道下一分钟你会怎么样,所以要把握现在,赶快把婚结一结。”

    “我知道你们是好意,不过可以让我想想看吗?’林言唏平静地道。

    “好吧!我先把机票收着,你好好地想一想,不过我希望可以听到你们的好消息。”

    ZZZZZZ

    夜风徐徐吹着,在经过一段宁静的沉思后,林言唏的心意渐渐明朗。

    “言唏,进去了,万一着凉怎么办?”齐邗星体贴地拿了件外套披在她的身上。言唏已经在阳台站了两个多钟头,他知道她正在思考brURbrLe说的那些话,所以他也试着不去打扰她,可是愈看她就愈舍不得,于是他忍不住还是走了出来,反正这事又不是急在一时,明儿个再慢慢想也可以啊!

    点点头,林言唏拉紧外套,跟他一起走回房内,“邗星,我们结婚吧!”

    怔怔地看着她,这个回答太意外了,齐邗星一时之间竟忘了如何言语。

    “怎么,你不想娶我了是不是?”看到他那副反应不过来的模样,林言唏忍不住笑道。

    连忙摇摇头,他还是像哑巴一样,说不出一句话来。

    “你摇头是不想娶我,还是不是不想娶我?”她故意逗道。

    突然吻住她的唇,齐邗星热情地挑逗、缠绵,像是在感觉这是真实的,又像是在回答林言唏的问题,直到她快喘不过气来,他才缓缓地放开她。

    “你是说真的吗?”望着她红润的脸蛋,齐邗星还有些不敢相信。

    “当然是真的,除非你不想娶我了。”

    “我当然要娶你,只是你真的不在意没有得到你爹地和妈咪的祝福吗?”

    “说不在意是不可能的,可是我选择了你,不是吗?”轻触着他略显消瘦的脸庞,林言唏接着又道。“我既然选择了你,就应该好好的珍惜,而不是反过来折磨你,否则,我还不如顺着我爹地的意思。”

    “我不希望你有任何遗憾。”

    “人的一生中,或多或少都会有遗憾,重要的是,要能够爱惜自己所拥有的,要不然,生命不过是平添更多的愁怅,一点意义也没有。

    将她搂进怀里,齐邗星觉得自己的心不再如此沉重,而是满怀希望,“言唏,你能够看得开,我就安心了。”

    “不过,我有个很重要的问题。”

    “什么问题?”

    “你最近不是忙着做唱片宣传,每天都有通告要上,哪来的时间飞到拉斯维加斯结婚?”

    “这个简单,我可以跟公司争取几天的空档飞到拉斯维加斯,一结完婚我们就先回台湾,等到我忙完唱片的宣传,我们再去度蜜月。”轻蹙一下眉头,齐邗星接着困扰的说道:“不过,就是太委屈你了。”

    “不委屈,只不过是把蜜月延后而已。”

    掩不往脸上的兴奋之情,齐邗星心急地道:“我先去打电话给纪延,然后我们现在马上整理行李……”

    “邗星,现在是凌晨两点,你的经纪人正在睡觉。”看到他那么高兴,林言唏知道自己的决定没有错,爱一个人,就应该给他快乐。

    顿了一下,齐邗星傻呼呼地笑了笑,“对哦!我真是急胡涂了。”

    ZZZZZZ

    “brurbrle,你究竟在玩什么把戏?你怎么把大家都找来?”齐邗星压下心里想尖叫的冲动,可恶!他努力地不想引起注意力,这家伙却把Yellow、Blue、White,甚至还有Black和方蝶依都找来送机。

    几个外形出色的男人站在一起已经够令人招架不住了,Black这位黑道重量级老大又带来一大批的保镖,排场之大,教人不想多看几眼都不太可能。天啊!但愿这附近没有记者出没,否则他不在台湾的这几天,唱片公司铁定被记者烦得抓狂。

    “照道理,我们应该跟去参加你们的婚礼才对,可是事情来得太突然,我们一时之间也没办法把时间空出来,所以只好改成来送机。”辛帧说得很理所当然,完金看不出一点点恶意的成分。

    “就算是这样子,你也不要叫Black来送机啊!”

    “嘘——”辛帧偷偷瞄了一眼正忙着跟孟玮觉说话的雷昊,“你小声一点,被他听到他会很伤心,你要搞清楚,如果当初干爹收养的是你而不是他,现在继承干爹衣钵混黑道的人会是你,你不可以瞧不起他哦!”

    瞪了辛帧一眼,齐邗星没好气地说道:“你少智障了好不好?”真要算起来,Black比他们任何一个人都来得有成就,他可不是一个普通的小混混而已,他读的书比自己这个当歌星的还要多,他投资理财的能力,就是连叱咤商场的White都要俯首称臣,试想谁能瞧不起他,况且他们是一起共患难的好兄弟。

    “我如果是智障,你就是白痴。”

    “是,我是白痴,要不然你送我们机票的时候,我早就该猜到你不怀好意。”

    “好心没好报。”

    好心?齐邗星怀疑地冷哼一声,“brurbrle,我先警告你,我和言唏回来的时候,你最好不要再给我来一次集体接机,否则我不会放过你厂

    “拜托,你当我们每天闲着没事做吗?我才没有那种闲工夫再来一次。”辛帧拍拍齐邗星的肩,他又不是蠢蛋,连躲都来不及了,他怎么可能自动送上门受死?

    “这样最好。”

    “Red,你去跟Black他们聊聊,言唏先借我一下,五分钟之后还你。”没等齐邗星点头,辛帧动作迅速地拉着林言唏走到-一旁,从口袋拿出一个小盒子,他递给她,“这是我送给你的结婚礼物。”

    “这怎么好意思呢?”

    “这阵子,我几乎每天都吃你做的晚餐,可是却一直没有机会好好的谢谢你,现在你和Red要结婚,我送份贺礼给你本来就是应该的,所以无论如何,你一定要收下来。”

    “好吧!我收下来。”

    “言唏,等一下上飞机之后,你记得告诉Red,你爹地帮你安排的对象是谛亚集团的总经理。”

    林言唏感到奇怪的雏皱眉头,“你不是叫我不要说吗?”

    “那时候叫你不要说,是因为怕Red听到之后,冲动的跑去找人家理论,可是一旦你们在飞机上,他就算再怎么生气,也没办法冲下飞机打人,所以挑在那个时候说是最恰当了。”

    好像很有道理,林言唏不疑有他的点了点头。

    就在这个时候,齐邗星不耐烦地走过来,“brur-brie,你的五分钟已经变成十分钟了,你到底说够了没?我们要进去了。”愈来愈多人望着他们这里看,看得他一点也轻松不起来,他还是赶紧脱离他们这堆人。

    “好了好了,说完了,人还你。”朝林言唏眨眨眼睛,辛帧交代道:“言唏,我刚刚跟你说的事情你别忘了。”

    “什么事情?”看到辛帧那么神秘,齐邗星忍不住紧张起来,brurbrle和言唏之间能有什么秘密?

    “不要急,上飞机之后你就会知道了。”言唏笑咪咪地说,这下子,即使言唏忘了说,Red也会追着问,而他敢保证,Red听了之后一定会气炸。

    “为什么要等上了飞机之后?”辛帧愈故弄玄虚,齐邗星就愈觉得奇怪。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说着,辛帧连忙推着齐邗星和林言唏往大伙儿那里走去,“跟大伙儿说几句话,然后赶快进去,要不然等一下被记者逮到,你又要怪我了。”

    十分钟之后,辛帧终于如愿地把齐邗星和林言唏给送走。

    “White,听说你老爸帮你安排了一门亲事,是不是真的?”边看齐邗星和林言唏通过海关的身影,辛帧追问道。

    挑挑眉,习曜尹问道:“你怎么知道?”他老爸是有告诉他,不过他们父子实在太忙了,以至于他根本没有时间见到他老爸中意的女孩子,也因此,他一直没有跟任何人提起这件事。

    没有回答习曜尹的问题,辛帧径自又问:“你会答应你老爸的安排吗?”

    “这个问题我没办法回答,因为我到现在连对方叫什么名字、长什么样子,我都还搞不清楚。”

    “你觉得Red他老婆怎么样?”辛帧忽然转而问道。

    若有所思地看着辛帧,习曜尹想看穿他在玩什么把戏,过了半晌他还是回道:“很有气质的女孩子,完全不像他过去交往的女人。”

    对他笑了笑,辛帧一副看好戏的说道:“她就是你老爸帮你精心挑选的老婆。”

    怔了一下,习曜尹旋即恢复他惯有的淡漠,说道:“你完蛋了,REd他不会放过你的,你最好自求多福。”brurbrle找他们来送机之前,跟他们简单提过Red和林言唏的事,当时他完全没有联想到林言唏是他老爸挑中的媳妇,这样也好,这么一来,他也不必再为了这门亲事伤脑筋。

    “你真的完蛋了!”其他的人跟着又强调一遍。

    辛帧无所谓地耸耸眉,“你们不觉得私奔到拉斯维加斯结婚,是一件很浪漫的事情吗?”

    “浪漫?”谈琰文好笑地摇摇头,“等Red杀到你家的时候,你这样跟他说,也许他会原谅你恶意害的他绕了那么大一圈。”

    接着,大伙儿哄然一笑,浩浩荡荡地走出机场。

    “这有什么好笑?”撇撇嘴,辛帧姿态高雅地跟着走出机场。

    ZZZZZZ

    当飞机开始离开跑道升空,齐邗星马上迫不及待地追问林言唏,而当他终于知这是怎么一回事时,他气得恨不得马上冲出去宰人。

    “邗星,你怎么了?”看到他脸色大变,林言唏担心地问道。

    “言唏,吻我。”他需要移转他的怒气,否则这一路上,他会气得无法平静下来。

    呆了一下,林言唏眨眨眼睛,“你知不道我们现在在什么地方?”

    “飞机上啊!”

    “既然知道在飞机上,你还叫我吻你?”

    “言唏,我爱你。”

    看着齐邗星那显得有些紧绷的神情,林言唏最后也只能无奈地轻叹口气,不再顾虑礼教的问题,圈住他的脖子,吻上他紧抿的唇。

    当那对柔软的唇瓣亲密的贴上他的唇时,齐邗星立刻转被动为主动,热情地索求林言唏甜美的唇舌,忘了他们周遭的观众,也忘了他的怒火,不管怎么说,他还是娶到了他的新娘,而这才是最重要的事。

    一完一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偷心女贼最新章节 | 偷心女贼全文阅读 | 偷心女贼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