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挂名情夫 > 第十章

挂名情夫 第十章 作者 : 艾佟

    “若荷,你太瘦了,要多吃一点。”夹了一个荷包蛋放在若荷的碗里,奕淮细心的呵护着。

    将荷包蛋转夹到奕淮的碗里,若荷撒娇得说道:“奕淮,人家已经吃很多了嘛!”

    “还不够多,我喜欢我的女人吃胖一点。”将荷包蛋又夹回若荷的碗里,奕淮像是不经意似的说道:“我今天要去高雄一趟,没法子把你带在身边盯着你吃饭,这会儿,你就给我乖乖的听话,要不然今天一整天,我都让小红寸步不离的跟着你,让你没办法一个人自由行动,”

    “奕淮,人家想跟你一起去高雄。”

    “不行,今天我得跟高雄分公司的各部门经理开会,带着你,我没法子做事。”

    “可是人家一个人待在家里好无聊嘛!”若荷柔若无骨的偎向他。

    “你可以在这附近四处逛逛啊!”

    仿佛突然发现什么好玩的事情,若荷开心的叫道:“唉呀!我记得小红跟我提过后山有个小悬崖,由悬崖边望远方看去,是台北市的街景,我可以去那边看看,顺便呼吸一点新鲜的空气……”

    “不行!我不准你去那里,万一要是不小心跌下悬崖,那可是会出人命的。”一脸的不高兴,奕淮口气强硬的说道。

    “不会啦!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子,我不会那么不小心的。”

    “不行!我说不行就是不行。”

    “奕淮……”若荷不死心的再道。

    “喂!你们两个说够了没?”用力的将碗筷往桌上一放,许彩绫扯开嗓门叫道:“这里是吃饭的饭厅,不是你们两个谈情说爱的地方。请你们两个搞清楚!”因为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回来,大伙儿又得在六点半进饭厅吃早点,而又因为这个女人的存在,她得忍受这种不得安宁的早餐,这实在是太可恶了!

    “阿姨,我只不过是跟若荷交代一、两句话,你又何必这么生气。”若无其事的站起身来,奕淮故意再对着身旁的若荷叮咛道:“记住!不准跑到后出的悬崖。”在若荷的脸颊上亲昵的印下一吻,奕淮最后说道:“我走了,拜拜。”

    朝着奕淮的背后做了一个鬼脸,若荷低声说道:“反正你又看不到我在做什么。”

    若荷的声音虽然很轻,不过,坐在对面的许彩绫却听得一清二楚,这会儿,她心里有一个全新的计划形成。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趁着奕淮南下高雄出差,而这个女人身边没人盯梢的情况下,她可以一劳永逸的把这个女人给解决掉。

    从悬崖失足坠落山下。这种死法虽然便宜了这个女人,不过,她却不用大费周章的安排、计划,倒是省事多了,只是在那之前,她得先打几通电话,凡事谨慎一点,准没错的!

    ★★★

    守了快一个早上,十点左右,许彩绫终于由阳台看到若荷溜出后门,往后山走去。

    拿起电话,许彩绫迅速的拨下电话号码。

    “喂!我找夏总经理……到高雄出差……什么时候回来?好,我知道了……不用了,我明天再打。”

    “喂,我找夏总经理……我是他朋友……不用了,我晚一点再打。”

    总公司说奕淮去高雄,分公司说他正在开会,看来,应该是错不了的!

    拿出那把每天都会磨上一次的利刃,许彩绫轻轻的将它包里起来,绑在自己的袖子里,接着,拿出她的白手套,小心翼翼的戴上,最后走向阳台,顺着大屋边缘的圆柱滑了下来。

    她房间的位置带给她太大的便利,再加上她喜欢锁在自己的房间里,所以,即使她溜到外面逍遥,也没有人会发现她不见了;什么时候,哪个人应该在哪里,她都一清二楚,可是,他们却永远掌握不到她的行踪……

    ★★★

    说它是个“小”悬崖,其实是略嫌含蓄了点,除了崖缘的宽幅不大,崖深却是足以教人粉身碎骨,这也难怪昨晚奕淮要交代她不要太靠近崖边,因为只要不小心滑那么一下,就一命呜呼了,不过,她已经让自己离它二十多步的距离,她还是觉得好危险哦!

    明明知道杀人凶手就在身后,偏偏又不能回首,这种滋味还真的是不好受!不过,说也奇怪,怎么到现在还没有任何的动静,难道他们算错了?

    心里正在奇怪,一种不安的战栗感突然攫住了若荷的整个知觉,然而,不知道是她的反应慢半拍,还是许彩绫的身手太敏捷了,反正她一转身,许彩绫的刀子已经架在她的脖子上了。

    “阿姨,你要干么?”虽然脸上的惊慌,还有脑里的不安是装出来的,可是看着许彩绫那张陰冷的表情,以及那紧紧倚着她脖子的利刃,若荷还是笑不出来。

    冷冷的一笑,许彩绫皮笑肉不笑的回道:“你看我这个样子,拿着刀抵在你的脖子上,你认为我想干么?”既然让她死得那么便宜,如果不好好的折磨她,那就太对不起自己了!

    “阿姨,你……一定是在跟我开玩笑吧!”

    “你觉得我像是在跟你开玩笑吗?”刀子稍稍的往肩上的肌肤压了下去,许彩绫满意的看着若荷脸上的害怕。

    轻轻的摇着头,若荷谨慎的往着他们的目标开口问道:“阿姨,我……与你无怨无仇,你……干么要杀我?”

    “你与我无怨无仇!”放开嗓门哈哈大笑,突然又收起了笑声,许彩绫恨恨的说道:“你是与我无怨无仇,可是我恨你,我对你有满肚子的想、有满肚子的仇。”

    “阿姨,我……做了什么事情,让你这么恨我?”

    “你做了什么你自己心里知道,还需要我来告诉你吗?”

    若荷在心中暗暗答着,当然需要,要不然怎么知道她的行凶动机何在?

    “是啊!阿姨,我真的不知道我哪里做错了?”说真的,这会儿她已经全身在冒冷汗了,她不怕脖子边的那把刀子,但是,许彩绫那几近疯狂的不稳定,实在教人不安,如果不是见过许彩绫平日高高在上的贵夫人模样,她真的会当许彩绫是个疯子。

    “你不知道?好,那我来告诉你!”一心只想让若荷在恐惧的边缘挣扎,许彩绫毫不保留的说道:“如果你不要勾搭上奕淮,你不要住进夏家,你不要试着改变‘园心山庄’,你不要妄想当上‘夏家的女主人’,我不会想杀你的;可是,你太不听话了,我告诉你,夏家的女主人是我,永远是我,没有人可以把它从我的手中抢走!”

    “阿姨,我没有要跟你抢,你误会了,我并不想当夏家的女主人。”

    啪!一个巴掌毫不留情的甩了过去,许彩绫的五指印深深的烙在若荷的脸上。

    “你这个贱女人,死到临头了还想说谎!你以为我是白痴,那么好骗?我有眼睛,我自己会看,你别想骗我求我放你,我告诉你,从你踏进夏家,我就看出你的陰谋。”

    真是倒霉,平白无故就挨了一巴掌,旱知道她就乖乖听奕淮的话,别刺激许彩绫。

    “阿姨,我真的不想当什么夏家的女主人。”带着诚意,若荷小心翼翼的说道,一巴掌去了一边脸,如果再来一巴掌,那可是去了整张脸;遮住一边脸,她还可以看到人,遮住整张脸,她不就成了瞎子,所以她说话还是小心点,要不然许彩绫再一个巴掌下来,她不想锁在房里养病也不行。

    扯开嗓门,许彩绫疯狂的笑了起来。

    “你们这些贱女人,哪个敢说地想当夏家的女主人?呸!”许彩绫朝着若荷的脸上喷了一嘴的口水,充满恨意的说道:“你们只不过是情妇而已,凭什么想当夏家的女主人?我告诉你,我可不像我姊姊那么笨,笨得被那个臭男人活活气死,然后拱手把女主人的位子让给他的情妇;不过,老天是长眼睛的,抢了人家的老公,自己也没什么好下场,一个一个气死,让我替我姊姊守住夏家女主人的位子。”

    天啊!好恶心哦!她几乎可以闻到那些口水的味道!不过,这会儿不是恶心的时候,她还有工作要做呢!

    “你杀了夏靖淮和夏尹淮的情妇,就是为了阻止她们当上夏家的女主人?”若荷露出一脸惊骇的模样。

    “那两个贱女人死了应该!我叫她们离开夏家的男人,她们竟然当着我的面,耀武扬威的说她们是未来夏家的女主人,我不会让她们称心如意的,死了应该!”

    她就为了这么一句话连杀了两个人?!甚至连自己一句话都没说,只因为她认定自己有这样的野心,她就想杀了自己?!她不只是疯狂而已,根本还有幻想症!若荷暗自下了个结论。

    仿佛记起了自己的目的,许彩绫盯着若莉,诡异的笑道:“走吧!你的死期到了。”

    “阿姨……你别冲动。”

    “走啊!”用力推了推若荷的手,许彩绫不耐烦的叫道。

    “阿姨,你要我走去哪里?”若荷一方面应道,一方面在心里想着,奕淮,可以出来了,你怎么还不赶快出来救我!

    “我要你从悬崖继跳下去。”刀子用力的往她的肩上压,许彩绫催得更急了,“走啊!快一点,我没有时间跟你在这边耗!”

    正当若荷被许彩绫逼着一步、一步的往崖边靠,此时,奕淮已经来到她们两个身后约有十步远的地方。

    “阿姨!”

    奕淮的叫声让许彩绫惊讶的停下脚来,接着,押着若荷转过身来。

    “阿姨,你别冲动,把刀子放下来。”从若荷身上的窃听器,他们已经一清二楚的听到她们两个的对话,他实在不敢相信,阿姨竟然就为了保住“夏家女主人”的位子,起了杀人动机。

    “你不是在高雄吗?”许彩绫问道。不,她已经掌握到奕淮的行踪,这个时候奕淮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

    “我没去高雄。”事到如今,奕淮也不需要再隐瞒了。

    “你……”恍然大梧,许彩绫发狂的叫道:“原来你们是串通好的!你们想陷害我、想逼我、想把我赶出夏家对不对?”

    “阿姨,你别再执迷不悟了,没有人想要把你赶出夏家,是你自己想要把别人赶出夏家。”

    “不,不是的!我对他这么好,为他家做牛做马,为他做个好妻子、好媳妇,结果,他竟然为了一个酒家女把我赶出来。奕淮,不是的,她们全都在算计我……”

    “阿姨,你醒醒吧!”痛心的打断已经失去控制的许彩绫,奕淮沉重的说道,“没有人想算计你,一个女人的不对并不表示所有的女人都不对,你为什么要让自己的恨遮住你心里的爱呢?又为什么要让自己的恨,挡住别人对你的爱?阿姨,这世界有的不只是恨,它还有更多更多的爱。”

    “不,你们都在骗我,你们全都在骗我……”慢慢的拖着若荷往悬崖边退去,许彩绫拚命的摇着头。

    看着若荷跟着许彩绫愈来愈逼近崖际,奕淮急着叫道:“阿姨,小心!后面是悬崖。”

    突然又放声哈哈大笑了起来,许彩绫像是一个已经精神错乱的疯子。

    “要死大家一起死,死光光最好,全部都死光光……”

    眼看许彩绫已经完全不能沟通,奕淮轻轻的,小心谨慎的靠近她们,对着若荷发出无声的唇语:“若荷,把手伸过来,我会拉住你。”

    从她们缓缓的朝着后退的脚步来算,若荷清楚的知道,再没几步就会跌落山崖,如果她不想跟着许彩绫一起粉身碎骨的话,她必须擦身划过脖子上的刀子,赶在坠入悬崖的前一刻抓住奕淮的手;而从脖子上那开始传来的阵阵疼痛,她确定许彩绫已经在失去理智的情况下,不自觉地将刀子陷进她的脖子里,既然脖子都流血了,流多或流少,其实也没差多少,好吧!既然如此,她就忍着点吧!

    “若荷!”看着许彩绫已经不稳的往下滑落的脚,奕淮再也控制不住的尖叫道,然而,也正在那一刻,若荷伸出自己的手,毫不迟疑的横过刀刃,握住奕淮的手。

    拉着若荷往怀里一靠,奕淮带着若荷往后倒坐在地上,在同一瞬间,许彩绫也坠下崖去,结束了她所有的恨,所犯下的罪。

    ★★★

    坐在大屋前的台阶上,若荷脖子里着纱布,紧紧的窝在奕淮的怀里。

    “奕淮,别难过了。”虽然奕淮一句话也没说,但是,她可以感觉得到他心里的痛,再怎么罪大恶极、再怎么十恶不赦,许彩绫毕竟是他母亲唯一的妹妹,也许他们从来不关心彼此,但是,那份亲情毕竟是割舍不掉的连系!

    “也许,如果我能多注意她一点,今天她就不会变成这个样子。”望着远方,奕淮径自说道。

    捧住奕淮的脸,若荷温柔的看着他,轻声说道:“‘也许’,对一个活着的人来说是一种没有意义的包袱!奕淮,就算你真的注意到她,真的付出所有的爱,她如果看不见,她还是会这样子结束她的一生。她的失败不是你的错误,而是你的警惕,打开你的心用爱来生活,那是你该为自己做的,也是你应该为那些爱你的人做的。”吻着奕淮的眉、眼、鼻子,接着是唇,若荷深情的说道:“我爱你。”

    双手细腻的抚着若荷脸上的每一处,奕淮感动的回道:“我爱你!从我见到你的第一眼,我就知道我爱你,直到天长地久。”吻上若荷的唇,奕淮在心里发誓,他会用爱来填满他和若荷的一生。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挂名情夫最新章节 | 挂名情夫全文阅读 | 挂名情夫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