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诱君入瓮 > 第十章

诱君入瓮 第十章 作者 : 艾佟

    奇怪!怎么没人接电话?湘昀跑去哪里?

    说不打电话给她,却又忍不住,真的是愈来愈离不开她了。靖淮本来是想趁着空档溜进办公室里打电话,听听她的声音,结果,打了半个多小时,却没半个人接。等回到台北,他一定要告诉湘昀,即使他不在,她也不可以随便乱跑,否则,他又要心神不宁了。

    捻熄手上的烟,靖淮无奈地站起身来,总不能一直躲在这里!但手才碰到门把,门就已经由外头向里面推了开来。

    “靖淮!你怎么也在这里?”瞪着靖淮,祖奇惊讶地叫道。

    “你怎么跑来这里?”没有回答祖奇,靖淮反问道。

    “我……”祖奇支吾着。如果说他想他末来的老婆,想打通电话跟她情话绵绵,他老兄八成不会放过这个可以大大取笑他的机会,“外头太吵了,所以进来里头喘口气。那你呢?”不老实的家伙,每次都想躲过他的问题。

    “进来打电话给湘昀。”直截了当,靖淮一副再正常不过的样子。他这个人就是这样子,想说就说,不想说就不说。

    咳!吓死他了!突然变得那么实在!“才一天不见,就受不了了?!”对着靖淮微微一笑,祖奇调侃道。

    漠然一笑,靖淮跟着就往门外走去,突然,他又停下脚来,-过头对祖奇说道:“别打了,没人在家!”语毕,又酷酷地大步离去。

    祖奇目瞪口呆!天啊!这家伙倒挺知道他的心思嘛!唉!恋爱中的男人,还真的是一点秘密也藏不住。

    “丫头!从早上到现在,你滴水不沾,你到底是怎么了?”看着浑浑噩噩地坐在前庭台阶上的湘昀,江美茵不放心地问着。昨晚湘昀突然回到家,除了说要回家住几夭,什么话也不说。昨晚还勉为其难地喝了杯牛奶,吃了几片吐司,今天一整个早上,却是什么也不吃,看得她这个做母亲的也跟着食不下咽。

    “妈,我没事,我只是吃不下而已!”

    “吃不下也得吃啊!身体又不是铁打的,你这样子怎么行呢?多少吃一点,妈这就去下碗面给你吃,好不好?”

    看着母亲那一脸的忧心,湘昀终于点头道:“好吧!”

    “这样才乖!”

    乖?靖淮最喜欢跟她说这个字!痹,把这块红萝卜给吃下去……乖,亲一个……乖,把手伸出来……天啊!她真的好想窝在他的怀里,告诉他心里的不安,让他吻她、安慰她,可是……他跟文欣都已经过去了,她就算嫉妒,也改变不了事实,更何况如果不是文欣的话,他们又怎会相逢?过去的历史再美,都已经随风而逝,但是未来的日子,却还等在前头,如果没有他们携手同心付予它更灿烂的诠释,那她跟靖淮之间的一切,也只是一段美丽的历史故事而已!而她,真的愿意自己的小心眼,而毁了她会有的幸福吗?

    不管靖淮是不是为了文欣才娶她,那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会要想娶她。嫁给靖淮,自己还有机会用她的爱,擦去他对过去的回忆,可是如果就此放弃了靖淮,她没了机会,她也只能在回忆中努力的想填平心碎。

    对!她不能放弃!她甚至连靖淮心里的话都还没听到,如果现在放弃了,那岂不是太对不起自己对他的深情?

    她要去找靖淮,她要把事情问清楚!

    一下定决心,湘昀马上从台阶站了起来,朝着大门走去。

    “丫头!你要去哪里?”江美茵在湘昀身后追问着。

    顿了一下,湘昀这才想到,她人在台中,不是在台北。

    “没有!我没要去哪里!我……要去找桔子!”一急,东西南北都分不清楚了。

    皱了皱眉,江美茵怀疑地瞅着湘昀说道:“桔子早被我们拔光光了,你难道没看到吗?”在台阶上坐了一个早上,她的眼睛只对着正前方的桔子树,她怎么会看不出来它已经光秃秃了。

    “嗯!没注意到!”

    心神不宁“好啦!我帮你把面煮好了,先进来吃吧!”

    “喔!”湘昀沉默地跟着母亲朝着屋内走去。

    “妈,我等一下要回台北。”一坐上餐桌,湘昀忽然开口说道。

    愣了一下,江美茵眨了眨眼睛,迟疑地说道:“你等一下要回台北?”

    “嗯!”

    不打一声招就回来了,接着连句话都没聊到,又要走,这丫头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不行!没给我住一个礼拜,你别想回台北!”喜欢搭火车也不是这种搭法,更何况她这个样子,看起来就不像是个喜欢搭火车的人,说是想跳火车,那倒是有一点像,如果放丫头这个样子回台北,她是怎么也不安心。

    “妈……”

    “你别抗议!这一次你得听我的,等你恢复正常,你高兴去哪里,就去哪里,我不会管你。”江美茵坚持地道。

    “妈……”

    “吃面!”拿出做母亲的威严,江美茵一声令下,摆明没有商量的余地。

    早知道,她就别跑回台中。湘昀无奈地在心中叹了口气。

    虽然是好兄弟,可是真正放松心情的谈笑风生,却是从来没有过,尤其这种上班时间,那种事更是天方夜谭,不过今天,在结束掉烦人的商业酒会之后,他们扯开领带、卷起衣袖、放掉烈酒,两个恋爱中的男人,泡起了芳香四溢的老人茶。

    “靖淮,高雄那家酒店看得怎么样?”祖奇虽然没什么心思处理公事,不过上班时间不谈点公事,好象不太象话。

    “地点是不错,只可惜小了点,所以那个点我暂时不考虑。”

    “如果可以并购附近的一些商家,有没有可能解决这个问题?”

    “这考虑的层面比较广了,可能还得实地去了解。”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靖淮接着说道:“我的电话时间到了。”今天终于可以见到湘昀了。

    一碰到自己心爱的女人,还真的是分秒不差。

    电话握得愈久,靖淮的眉头就皱得更高,奇怪!他的小老鼠怎么不在?她应该知道他今天回公司啊!难不成……她就是知道他今天回来,所以特别去他的公寓?去桃园前,他拿了一副公寓的钥匙给她,也许她这会儿正在准备什么节目欢迎他。不如打通电话到自己的公寓!

    “砰!”

    “小姐,你不可以进去……”陈吟宣慌张地追逐声,在靖淮紧皱的眉头下、祖奇惊讶的眼神中,传了开来。

    “玉婕,你怎么跑来这里?”站起身来,祖奇欣喜若狂地迎了上去。

    “总经理,这位小姐……”

    “没关系,你去忙你的。”

    “是的!”

    “他就是夏靖淮!”拉着玉婕在沙发上生了下来,祖奇对着玉婕介绍道。

    “你好!”天啊!这个男人看起还真的是高不可攀。

    放下听筒,靖淮朝着玉婕点了点头。

    “玉婕,来这里怎么不告诉我一声,我可以开车去接你啊!”

    “我……”面对着夏靖淮,不紧张好象有点困难,他给人的感觉实在是不怎么亲切,“是来找夏先生的。”湘昀姊一回台中,她就觉得好象有什么地方出了纰漏,想了好几天,却还是抓不到头绪,可是昨晚她心里忽然有一种强烈的感觉——她应该为湘昀姊做点什么。所以,就这样子,课一上完,她就拿着祖奇放在她身上的名片,直奔关渡而来。

    这个看向那个,那个看向这个,两个男人家,睁着四只疑惑的眼睛,不解地转向玉婕的身上。

    “我是为了湘昀姊来的!”

    “昀儿?她怎么啦?”一说到湘昀,靖淮马上紧张了起来。

    看到靖淮不安的样子,玉睫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自己是来对了!

    “她……”玉睫不知这该从何说起。

    彷佛想到了什么,祖奇忽然叫道:“玉婕,你怎么知道靖淮认识林湘昀?”

    好吧!就从这里说起,从电话,到那封信,还有报告,再到湘昀回台中,玉婕一字不漏地慢慢交代。

    看着靖淮,玉婕最后终于鼓起勇气说道:“如果你不爱湘昀姊的话,我不希望你别再去蚤扰她。”

    什么也不说,靖淮只说出那足以表示他心意的三个字,“我爱她!”

    她已经做了她该做的,剩下的当然得交给当事人。

    “我等你下班!”望向祖奇,玉婕轻声说道。

    对着玉婕点点头,祖奇体贴地说道:“那去我的办公室。”

    “嗯!”

    “等一下!”唤住玉婕,靖淮诚挚地说道:“谢谢你!”

    “不客气。”

    祖奇和玉婕一离开了办公室,靖淮马上回到刚刚听到的消息中。

    是谁从他这里偷走了那封信和报告?她这么做是为了什么?拆散他跟湘昀吗?

    这是惟一可以解释的理由,可是,这又是为了什么?

    不管是谁,也不管她为什么要破坏他和湘昀,眼前最重要的是找回湘昀,让她知道他爱她,让她知道他只是嫉妒楚文放在她心目中的地位,相信,这一切马上可以拨云见日。

    终于把所有的公事处理完毕,靖淮正打算走人,却来了个不速之客。

    “有事吗?”一脸不耐地看着浓妆艳抹的李姿屏,靖淮冷淡地问道。

    “夏大哥,你怎么这么无情,没事就不能来找你吗?”难得她轻而易举地就把那小狐狸精给逼走,这会儿,自己如果再对夏靖淮下点功夫,相信他马上成了她的囊中物。

    “我这个人一向不好客,所以没事的话,你还是少来烦我。”天啊!这个女人为什么永远都不知道适可而止?

    “夏大哥,你怎么这么说呢?我哪一点不好?我哪一点惹你心烦?论长相、论姿色、论身材,我哪一点不是上上之选?为什么你总是对我冷言冷语?”可怜兮兮地瞅着靖淮,李姿屏委屈地说道。

    虽然他实在懒得理她,但是怎么说她也是祖奇的妹妹,就算讨厌她,也要给祖奇留点情面啊!是该把话说清楚了,否则任她继续这样子下去,那只是弄得大家更难看而已。

    “姿屏,长相、姿色、身材,并不是最重要的东西,你哪一点不好,我不知道,因为我根本就不了解你,在我的眼中,你只是祖奇的妹妹,所以,我希望你也只当我是你哥的好朋友。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我们两个是永远不会有交集的两条乎行线。”

    她不甘心!什么两条乎行线?全都是他在说的话,只要她缠上他,她就不相信他们还会是两条并行线!

    委屈求他不成,那就用色诱!男人都是口是心非,什么长相、姿色、身材并不重要,她才不信呢!

    “夏大哥!”将身体黏了上去,李姿屏紧紧地搂住靖淮,“你就不能给我一次机会吗?我真的很爱你,我不能没有你……”

    “啪!”一把推倒了李姿屏,靖淮冷酷无情地直接挑明道:“你的爱我无福消受,请你自重。”

    “夏大哥……”

    “我再告诉你一遍,我跟你……永远不可能!”

    很好!既然他那么不识相,那她也不用再对他低声下气!

    “你别得意!我告诉你,你的林湘昀……再也不会理你了!”

    粗鲁地将李姿屏从地上给拉了起来,靖淮一脸的狂风暴雨,“是不是你从我这边把报告和信给偷走的?”

    夏靖淮再怎么冷漠,也不曾有过现在这种可怕的表情,他彷佛要把她宰掉似地!

    “你说啊!我还在等你告诉我,你怎么从我这边把报告和信给偷走?”

    “我……趁着你去高雄出差的时候,进到你办公室把东西给偷走!”

    “你怎么知道有那两样东西?”靖淮逼问道。

    “我……偷听到你和我哥的谈话。”

    “那你告诉湘昀什么?”

    看着靖淮那愈来愈陰沉的表情,李姿屏害怕地说道:“我……我没跟她说什么,我只是把东西拿给她而它。”

    “是吗?”

    “嗯!”

    用力掐住李姿屏的双颊,靖淮残酷地说道,“我不喜欢人家骗我,尤其是我讨厌的人骗我!”

    颤抖地点点头,李姿屏痛着含泪说道:“我……我说……”她用最快的速度把那天会餐厅的情形说了一遍。

    “我告诉你,这是最后一次,以后不准出现在我和湘昀的面前,知不知道?”

    “我……知道!”天啊!这残忍的男人,她看了就会怕,哪襄还会出现在他的面前。

    “滚!”再一次将李姿屏用力往外一推,靖淮指着门,大声吆喝道。

    连滚带爬,李姿屏跌跌撞撞地破门而出。

    “怎么啦?怎么突然咳聱叹气?”轻柔地用手梳着玉婕的发丝,祖奇娇宠地问道。

    “我心里很矛盾,看到夏靖淮为了湘昀姊担心,我恨开心,因为那表示他真的如他所说的,他爱湘昀姊,可是,想到他对我姊姊那么无情无义,我又忍不住为我姊姊叫屈,为什么湘昀姊可以幸福的嫁给夏靖淮,而我姊姊却……”

    “等一下、等一下,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靖淮哪里对你姊姊无情无义?”祖奇觉得她的话听起来,这里面好象有什么误会喔!

    “我姊姊是他的情妇,可是到死,他却连去看她一眼也不肯,他这不是无情无义吗?”虽然夏靖淮是祖奇的好朋友,可是无情无义却是事实啊!

    “玉婕,你姊姊确实是靖淮的情妇,可是,那全是假的,其实楚文欣只是靖淮名义上的情妇。”

    “什么?假的?”难不成她从头到尾都误解了夏靖淮?

    “那又是一段小笔事,有机会我再告诉,不过,你只要知道,靖淮和楚文欣,自始至终只能称得上普通朋友,所以,你也不要觉得对不起你姊姊。”

    这一刻,玉婕突然有一种念头,姊姊之所以留下这封看似疯狂的遗书,是因为她的第六感告诉她,湘昀姊和夏靖淮会成为一对幸福的爱侣。

    “祖奇,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傻瓜,我们两个之间还需要说这种客套话吗?”深情地看着玉婕,祖奇忽而说道:“你一毕业,我们就结婚,好不好?”

    当然是好,不过,回他的是一记长吻,玉婕用吻,许下她对祖奇的承诺。

    靖淮一趟飞车前往台中,湘昀人已经回台北了,又一趟飞车到玉婕的公寓,她还没回来。

    都那么晚了,她会去哪里?

    踩着沉重的步伐,靖准将车子驶进地下停车场,接着一路搭着电梯,回到自己位在最顶楼的公寓。

    走进公寓,伸手打开茶几上的抬灯,室内顿成一片昏黄。

    看了一眼足足有六十坪大的房子,靖淮不自觉地幻想着,如果这屋子多了一个女主人,再加上好几个小Baby,那该是多美的一个画面!可惜,这会儿他连湘昀在哪里都不知道,他怎么告诉她,他想要跟她天长地久地共筑一个属于他们两个的爱窝?

    仔细回想着湘昀的一颦一笑,靖淮胸中不觉涨满着浓浓的爱意。以前他的心里有着许多的恨和怨,如今他的心,却是满载着爱,而这一切的改变,全是因为那个小女人的出现,天啊!此时此刻,他是多么渴望将她拥进怀里,然后告诉她,自己有多爱多爱她……

    用力柔了一下眼睛,靖淮不敢相信地紧紧瞅着那正站在眼前的人儿。

    天啊!懊不会是他思念过头……所产生的幻影吧!

    缓缓地移向湘昀,靖淮小心翼翼地触摸着湘昀的脸庞。天啊!真的是活生生的湘昀站在他的面前!

    “昀儿,我爱你!”将湘昀紧紧地拥进怀里,靖淮深情地吻上她柔软的红唇。他终于在这一刻如愿地将她锁在自己的怀里,如愿地说了他一苴都搁在心里的爱意,现在,先让他弥补这些日子的相思之苦。

    湘昀有很多的话想问他,可是,一听到那三个字,她整个人都呆掉了,跟着她又陷入他狂热而急切的欲望之中。所有的疑惑,暂且-到九霄云外,此时此景,能够真真实实地拥有他,才是最重要的。

    从墓园里的惊鸿一瞥说起,再到酒店里的意外惊喜,跟着进到夏家蓦然回首的蚤动,迎着四月里那属于尘嚣的微风,靖淮一一细说他对湘昀的爱恋与深情,以及遍寻不到她的痛苦。

    “昀儿,对不起!如果不是因为我的私心,希望你能爱我吏甚于楚文欣留给你的遗言,我也不会让李姿屏有机可乘。”

    “不!应该是我说对不起才对!如果我不要这么小心眼,老是在意你和文欣的那段过去,今天就不会有这些小插曲。”当靖淮告诉她墓园的那一段开始,湘昀就全然放开纠结在心里的不安。天啊!当靖淮这么用心地在爱她的同时,她怎能继续质疑靖淮是为了文欣才打算娶她?文欣永远是她最好的朋友,靖淮却是她永远的最爱。

    听到湘昀的话,靖淮终于明白,原来湘昀为什么从一开始就没有嫁给他的计画,原来,她挂记的始终是楚文欣是他的情妇。

    双手紧密地包住湘昀的双手,靖淮柔情似水地看着湘昀说道:“昀儿,楚文欣并不是我的情妇,我这一生惟一爱着的女人,自始至终都只有你。”静静地述说着他和楚文欣的交易,靖淮揭开他们之间真正的关系。

    想不到,绕了那么一大圈,原来都是多虑的,湘昀终于明白,为什么最不洒脱的文欣,竟然将她的情夫交给自己,因为靖淮根本不是她的情夫。唉!文欣,一向细腻的你,怎么忘了跟我讲这么重要的事情呢?难道……你希望我去体会真爱的意义吗?不管过去的种种,只在乎未来的点滴,文欣,我答应你,我会一辈子珍惜我跟靖淮的相逢与相爱。

    灿烂的笑容布上了脸庞,湘昀心满意足地对着靖淮说道:“靖淮,不管过去的你是怎样的一个人,我都不在意,我只关心你的现在、你的未来,因为我爱你!”怞出自己的右手,湘昀看着上头的钻戒说道:“你可不可以重新帮我再戴一次?”

    将戒指从手指上拿了出来,靖淮慢慢地重新为她再戴一次。

    “我爱你”

    “我爱你!”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诱君入瓮最新章节 | 诱君入瓮全文阅读 | 诱君入瓮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