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凤凰帕 > 第十章

凤凰帕 第十章 作者 : 艾佟

    皇上很快就选好了黄道吉日,玄祯知道已经到了该了断的时候。皇上想必恨不得早一点处置他,可是却不能不让郡主风风光光的从睿王府嫁出门,所以他这个睿王爷要变成小老百姓,至少也得等到郡主成亲。

    因此,他刻意挑在郡主成亲前先向皇上表明心意,他必须比皇上早一步出招,置之死地而后生,他有了不当王爷的潇洒豪情,说不定反而帮自己找到了一条更好的出路。

    “三弟,你跟朕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朕正好有事找你商量。”或许是解了一桩耿耿于怀的心事,他近日心情特别愉快。

    “皇上有什么事想找臣弟商量?”即使在皇上面前,玄祯还是一样冷冷淡淡,因为不急不躁、不慌不忙,总是教人难以窥探他的心思。

    “兰儿都要嫁人了,你是不是也该娶妻了?”

    看样子,皇上比他计算的还没耐性,也等不及出招了。“皇上,臣弟今儿个正是为了此事而来,臣弟是有娶妻的打算。”

    “哦?你想娶哪家的姑娘?”

    “皇上见过,臣弟想娶的人就是秦绸儿。”

    像是突然想起有这么一号人物,祥麟恍然开口,“朕差一点把她忘了!”

    “请皇上成全。”

    苦恼的皱着眉,他沉思了一会儿,很无奈的说:“你自个儿应该很清楚,她是个奴才,怎么配得上你?”

    “除了她,臣弟不想娶其它的女子为妻。”

    眼神转为锐利,他不悦的道:“你这是在为难朕吗?”

    “臣弟不敢,臣弟只是个痴心人,请皇上作主。”

    “朕不能答应你,想当初,太后为你挑选了兰儿当妻子,先皇还因此给兰儿封个郡主,就是不想委屈你,如今你却要娶个奴才,这怎么成呢?难道说,你非要在她和爵位之间做个选择吗?”

    顿了一下,玄祯一派潇洒的看着皇上,“臣弟愿意为她舍弃一切。”

    “你说什么?”他一脸震惊的大叫。

    “臣弟不想为难皇上,臣弟心甘情愿舍弃一切换得跟她白头偕老,请皇上成全臣弟的一片痴心。”

    瞪着他半晌,祥麟一副懊恼的说:“朕不要你随随便便说舍弃就舍弃,朕给你时间考虑清楚,你真的因为她什么都不要了吗?”

    “臣弟不是随随便便说的,臣弟已经考虑清楚了。”

    见三弟如此义无反顾,他反而心生惆怅!

    他一直很清楚三弟是难得一见的经世之才,他也很想借重三弟,可是心里又不免嫉妒三弟的聪明才智。父皇在世的时候,三弟就已经是他的“心病”了,他的光芒总是掩盖身为太子的他,他憎恨这种比不上的滋味,可是三弟比任何兄弟都还敬重他,他也真的很喜欢这个最亲的手足,他的心情真的很矛盾……

    长声一叹,祥麟很真诚的说:“三弟,你就不能替朕想想吗?朕并不想失去你这个兄弟。”

    长揖一拜,玄祯款款道来,“臣弟谢谢皇上的厚爱,臣弟没出息,舍不下心爱的女子,皇上不也说过吗?得此佳人,夫复何求?荣华富贵转眼成空,怎胜得过可以互相扶持终老一生的知心人?”

    “你只想着自个儿,可曾想过太后?太后最疼你了,你不能承欢膝下,她的心会有多痛啊!”

    神情略微黯了下来,他很无奈的说:“臣弟会向太后请罪。”

    “你真的不再考虑吗?你还是可以留下秦绸儿,就是委屈她当个妾,这对她也不是说不过去啊!”

    “既然臣弟心里只容得下她,又何苦再作践其它的姑娘?皇上,你就别再劝臣弟了,臣弟心意已定,唯一的遗憾是不能再为皇上效命,臣弟对皇上甚感愧疚。”

    略一沉思,祥麟伤神的柔着太阳袕,“你再让朕好好想想,不管怎么说,总是要等兰儿成亲呗!”

    “臣弟谨遵皇上旨意。”

    看着东瞧瞧、西摸摸,彷佛要把这儿的一景一物刻划在脑海的玄祯,秦绸儿有些不放心。从宫里回来之后,他就沉默的笼罩在这股淡淡的惆怅当中,她知道他舍不下这里,没有人愿意离开自个儿的家,就是了无牵挂的她都会思念家乡的一切。

    不过最重要的是,这里还有着他难以忘情的梦想,生在帝王之家,他早就注定当个不甘平凡的人。

    走上前,她温柔的从身后圈住他,“王爷,你何苦为难自己?”

    彷佛有一股沉静祥和的风儿将他包围,玄祯浮躁的心情渐渐平静下来,“-真的要改口了,我很快就不是王爷了。”

    轻移脚步转至他面前,她忧心的蹙着眉,“你真的要这么做吗?”

    “我已经这么做了。”

    “我总觉得你应该留在宫里。”

    “宫里是个是非之地,时时刻刻都有朝不保夕的忧虑,-难道不怕吗?”

    “不怕,你会待在我身边不是吗?”死,有何可惧?人生最痛苦的是必须与爱的人分离,用思念度过漫长岁月。

    “是,我会一直待在-身边,可是,我比较想跟-白头偕老。”

    “你待在宫里,我们就不能白头偕老了吗?”

    “这倒也未必,不过,机会总是比较渺茫。”

    “有机会就有希望,那更没有离开这儿的必要啊!”

    看着秦绸儿豁然开朗的笑容,他觉得自个儿又更爱她了,“-还真乐观。”

    “这样不好吗?希望原本就是活下去的力量,就算只有一点点,也不应该放弃,不过最要紧的是,我知道你想待在这儿。”

    咦?玄祯稀奇的扬起眉,“怎么说?”

    “这……我也说不上来,就是有这种感觉。”

    “-别胡思乱想,我只要有-,上哪儿都是一样。”有她这么细腻体贴的人儿待在身边,幸福多于遗憾,他还有什么不满足?

    轻声一叹,她实在不忍他事事往心里搁,“玄祯,别对我隐瞒自个儿的念头,我们要一起白头偕老不是吗?”

    “-真的很伶牙俐齿!”

    “你不想说就罢了。”

    “不是不说,而是不想存有这种念头,我一定要娶-为妻,而能否留在宫里,这不是我能作得了主的。”

    “我不曾想过嫁给王爷。”

    “-是想告诉我,-愿意委屈当个妾吗?”

    “若是当个妾可以成全王爷的心愿,我也没有怨言。”她能够拥有他的爱,这已经很幸福了,她还贪求什么?

    “-这个小傻瓜。”

    “你是个王爷,还是个没没无闻的小老百姓,我一点都不在乎,可是我希望你活得志气高昂,当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我明白。”

    长长叹了声气,她一副很无奈的说:“原本,我有个好消息想告诉你,可是瞧你精神不济,我看还是过些天好了。”

    “什么好消息?”

    歪着头,她故弄玄虚的道:“你猜猜看啊!”

    略微一思,他伤脑筋的摇着头,“-可把我考倒了,我还真想不出来-会有什么好消息,-就别卖关子了,究竟是什么事?”

    “你最想从我这儿得到什么?”

    点了下她的鼻子,玄祯故作色迷迷的道:“这还用得着问吗?当然是-啊!”

    “你正经一点!”秦绸儿羞赧的-了他一眼。

    “我是说正经话。”他早想饿狼扑羊把她吃了,可是他知道,她总觉得对兰儿过意不去,他也就忍了下来,反正兰儿就快嫁人了,他也不差这些时日。

    撇了撇嘴,她状似懊恼的说:“算了,早知道你对绣画一点也不着急,我慢慢来就好了嘛!”

    “绣画完成了?”他的精神顿时大振。

    “是,就不知道王爷是否满意?”

    “我相信。”

    “这话还是等王爷过目了以后再说,请王爷跟我来。”她温柔的握住他的手,他们一起走过幽静的夜色,来到了她的工作室,她打开几案下方的怞屉,取出绣画摊在案上。

    虽然早就见过她的绣工有多么精细,但是这一刻玄祯还是惊奇得说不出话来,她把圣上的尊贵完完全全呈现出来,可是尊贵之中又有着奇特的祥和和仁慈,而这正是他所要的皇上。

    “王爷还满意吗?”

    “无可挑剔。”

    “这是王爷送给皇上的寿礼,王爷是不是应该在上头题字?”

    “笔墨伺候。”

    “是。”秦绸儿连忙取来笔墨。

    静待她磨好墨,玄祯援笔濡墨,略一思忖,在右方题了“一代圣君”四个字,随后在左方写道:

    是是非非风雨过

    太平盛世见皇恩

    “兰儿出嫁那天,我再落款派人送进宫给皇上。”

    “王爷,皇上一定会明白你的心意。”

    左边眉峰微微往上一挑,他饶富兴味的道:“我的心意?”

    “王爷不是一开头就破题了吗?”

    她果然是个知心人!伸手将她搂进怀里,他心动的说:“绸儿,我好爱。”

    好满足的将脸颊枕在他胸前,她轻柔的回应,“玄祯,我也好爱你。”

    明儿个就是兰儿大喜的日子,仓卒之间,秦绸儿只来得及绣了双枕套送给她,这一回,她还是选择鸟中之王的凤凰当作题材,过了今夜,她们想再见上一面恐怕是遥遥无期。

    “好美哦!”兰儿终于看到她的刺绣了。这种心情该怎么形容呢?一见钟情?没错,就是一种“为之惊艳”的一见钟情,说不定,当初三哥哥就是这种感觉,见了她之后,才会情不自禁为她动心。

    “奴婢真担心郡主不喜欢。”

    “我怎么会不喜欢,让-为我费心了。”

    “郡主……”

    “别再叫郡主了,我们是朋友,-应该叫我兰儿,而且也不要再把『奴婢』两个字挂在嘴边了,如今-可是三哥哥的人,身份不一样了。”

    “其实奴婢跟王爷……我……”这该怎么说呢?无论如何,她都会让郡主处于难堪之境,不是吗?

    “-什么都别说,我不怪-,感情是无法强求的,喜欢的人偏偏不喜欢自己,这要怨月老不长眼睛,硬是牵错了红线。”说着说着,兰儿还是不免一阵心酸,不过随即甩头一笑,真的不想让她难过。

    秦绸儿不知道说什么好,对兰儿,她有着难以弥补的愧疚感。

    “绸儿,-用不着觉得对不起我,我当不成三哥哥的新娘子,这都是命运的安排,与-无关。”握住她的手,兰儿真心诚意的道:“答应我,-会好好守候着三哥哥,你们一定要过得很幸福。”

    点了点头,她允了她的请求。

    “对了,我记得-说过有一样东西给我。”

    “是,不过,只是个不起眼的小东西,郡主……兰儿,-还要吗?”

    “我要,我一定会好好收着,我不会忘了有-这个朋友。”她是真心把绸儿当朋友,而且是一个可敬可贵的朋友。

    解下系在腰上的荷包,秦绸儿取出随身携带收藏在其中的荷包,“自从郡主说要当我的朋友,我就为郡主绣了这个荷包。”

    接下荷包,兰儿颤抖的看着。

    “我瞧郡主像朵娇艳的牡丹,于是绣了牡丹,希望郡主喜欢。”

    泪光在眼中闪烁,兰儿感动的说:“绸儿,-给了我那么多,我却什么也没有给-,我能为-做什么吗?”

    “答应我,-会好好过日子。”

    “-别替我躁心,我会勇敢的面对未来,希望有一天我们再度相见的时候,我可以告诉-,我过得很幸福。”

    “我们一言为定。”秦绸儿伸手跟她打勾勾。

    “嗯,我们一言为定。”

    兰儿终于风风光光的嫁出睿王府,玄祯立刻派人把绣画送进宫呈给皇上,同时着手收行囊,他知道皇上的圣旨很快就会下来,而在这之间他不打算惊动府里任何人,除了清楚此事的秦绸儿和飞天。

    果然,事情如他所料,可是来的不是圣旨,而是皇上本人,皇上单独在万安堂见他和秦绸儿。

    “绸儿,朕是来向-要第二个理由,-可以告诉朕了吗?”

    “是,其实奴婢的第二个理由皇上也知道,答案就在绣画上,王爷一心一意希望皇上当个好皇帝,这不单单是为了皇上,更是为了黎民百姓。”

    略一思忖,祥麟伤脑筋的说:“朕还是想不明白,朕看得很清楚,三弟在绣画上题了年月日,这日子正是今日,当时-应该还没有见到题字。”

    “奴婢用不着看过王爷的题字,早在王爷将绣稿交给奴婢的时候,奴婢就已经从上头瞧出其中的含意,绣稿上的皇帝是尊贵,更是仁慈的,而奴婢只是竭尽所能呈现原来的绣稿,不知道奴婢的答案是否令皇上满意?”

    “朕真服了-!”他由衷的说。

    “奴婢给了皇上满意的答案,皇上是不是愿意允了奴婢的选择?”

    “朕早就说过了,砍-的头,有人会埋怨朕一辈子,而且朕还真舍不得砍-的头,不过,朕允了-的心愿。”

    “皇上的意思是……”

    “朕愿意为-保住睿王爷的爵位。”

    “谢皇上恩典。”

    “别急,朕还没把话说完,这事最终还是得看睿王爷自个儿的意思。”

    从头到尾,玄祯默默的听着他们一来一往,刚开始是雾里看花,渐渐的摸清楚他们说什么,所有的事情连接在一起,他不能不说:得此佳人,夫复何求?

    转向他,祥麟像在试探,又像是诚心请教,“三弟,朕想问你,朕当得了一代圣君吗?”

    “皇上怎能有此疑惑?皇上胸怀天下,时时刻刻心系社稷黎民,自然可以创造百年基业,成为一代圣君。”

    此刻,祥麟的心情正如同看到绣画的那一-那──震撼!他心心念念忧虑着别人会来抢走他的皇位,却忘了他真正应该关心的黎民百姓。

    他不想当个遗臭万年的皇帝,更不想应验过去的流言耳语,他希望有朝一日天下的老百姓会说,还好先皇来不及废掉他这个太子,否则他们就得不到如此贤明的君王,他想当一代圣君,他想创造百年基业。刘邦不才,却用了三杰定天下,而他岂会输给一个刘邦?

    “三弟,你愿意成为朕的股肱大臣吗?”

    “臣弟乐意为皇上效命,可是臣弟斗胆直言,皇上心结难解,臣弟留在皇上身边,只会让皇上觉得处处掣肘,这对皇上不但无益,反而有害。”

    祥麟沉默了下来。三弟说得一点也没错,他的“心病”一时半刻是治不好的,眼下三弟留在他身边确实害处多于利益。

    “对皇上来说,若是臣弟的存在只会危及宗庙社稷,臣弟又岂能恋栈爵位?”

    “三弟认为朕该如何处置方为上上之策?”

    “皇上为何问臣弟?皇上英明睿智,这上上之策早就在皇上的脑子里了,不是吗?”他总不能为自己决定出路,这事该由皇上定夺。

    沉吟了半晌,祥麟款款说道:“朕一直想深入民间,体察民情,不如,朕命三弟为钦差大臣,三弟就代朕巡视天下,看看百姓们过得好不好,有什么冤屈,别教朕给那些朝廷命官唬弄蒙蔽了双眼。”

    “皇上圣明,不过,既然臣弟是代皇上体察民情,真正了解百姓们的生活,臣弟以为虽是钦差,还是不宜惊动官员们。”

    “好,就这么办,不过一年半载还是得回京里瞧瞧,别教太后太思念你了,偶尔也可以陪朕下盘棋,说说体己的话。”

    “臣弟遵旨。”

    “还有,朕作主,你在离京前把婚事办一办,不过,绸儿的身份总是个麻烦,你们只能简单拜个堂。”祥麟再度转向秦绸儿,“-应该不会跟朕计较这么一点小事吧!”

    “皇恩浩瀚,奴婢感激皇上的恩典。”

    “三弟,记得带绸儿进宫给太后瞧瞧,请太后帮你们挑个黄道吉日。”轻松的站起身,他手一摆,“时候不早了,朕该回宫了。”

    “臣弟(奴婢)恭送皇上。”

    这好像一场梦,秦绸儿真不敢相信事情会有这么大的转变。

    “绸儿,春宵一刻值千金,我们就别再耽误时间了。”此刻万安堂只剩他们两人,玄祯突然一把抱起她。

    “你干什么?”她惊慌的圈住他的脖子,生怕他一不留神把自个儿摔在地上。

    “洞房啊!”

    “洞房?”红霞瞬间爬满了面颊。

    “我知道-很开心,这一刻-已经等很久了呗!”

    “你又不正经了。”她娇嗔的睨了他一眼。

    “我爱-,真的好爱-!”

    “我也是,我感谢上苍让我遇见王爷。”她安心的依偎在他胸前,不管未来如何,她知道自己不再孤单,深爱的他会陪她走过每个晨昏,一起面对生命中起伏不定的波涛。

    【全书完】

    *欲知来自杭州绣坊的韦丝丝,如何因绣嫁衣意外串起痴情恋,请看艾佟花园春天系列075-上眉梢之《鸳鸯锦》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凤凰帕最新章节 | 凤凰帕全文阅读 | 凤凰帕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