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小逃妻 > 第十章

小逃妻 第十章 作者 : 艾佟

    梁浣浣一直在等待,她以为韩拓人会主动提起加藤美希子的事,不管是解释也好,或者是兴师问罪也罢,他多少应该对这号人物有所交代,可是,他完全没有表示,好象那段插曲不曾发生过。

    跳到韩拓人面前,梁浣浣一脸严肃的说:“我受不了了,我一定要告诉你。”

    “什么事?”

    “两个多礼拜前,我为了看看你的情妇长什么样子,我请爱纱带我去表参道看她。”

    显然这件事早在他的预料当中,他一点也不惊讶,倒是很好奇一件事,“-怎么会知道有她这号人物存在?”

    “你讲手机的时候,我不小心听到。”

    百密总有一疏!“我不是有意隐瞒她的事,只是认为她对我一点意义也没有,她是我在见到-之前发生的事,回到日本,我就立刻跟她断了关系,我说过了,除了-,我不要任何女人。”

    顿了一下,梁浣浣知道自己不应该对情敌心软,可是真的很不忍心,“你对她会不会太狠心了?我看得出来,你伤她很重。”

    “这是一开始就说清楚的事情,她早该知道结果,可是她却以为要心眼可以赢过现实,如今受到伤害,这又能怪谁?”韩拓人耸耸肩。

    “虽然我不清楚你们之间的事情,可是爱上一个人就会起贪念,这并不是自己可以控制的事情。”

    “我不知道她的心思是否像-说的这么单纯,也不想知道,她对我来说只是一个不起眼的过客,这就是现实,-明白吗?”

    她轻轻的点点头,爱上了就是爱上了,同样的道理,不爱就是不爱,爱情真的很现实,因为没有对错可言。

    现在想想,她好象应该为自己的莽撞说些什么,“对不起,我应该问你,而不是偷偷摸摸跑去看她,我觉得自己很蠢。”

    “我很高兴,这表示-爱我。”

    羞红了脸,梁浣浣娇嗔的瞪着他,“你少欺负人,我才不爱你!”

    咦?眉一挑,他倾身贴向她胸前,半晌,状似疑惑的道:“可是,我怎么听见-的心在告诉我,-爱我,-很爱很爱我?”

    “你少臭美了!”

    韩拓人伸手将她搂进怀里,“我知道-有心结还未解开,所以-不愿意承认自己的感情,可是总有一天,我会听见-告诉我,-爱我。”

    “也许你永远等不到哦!”

    “-真的会让我等一辈子吗?”

    “我们拭目以待。”

    “怪不得孔子说,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

    “我是女子,你是小人,我们半斤八两啊!”

    “-哦……我服了。”他已经决定好了,洞房花烛夜那一天,他一定要听见她的真心话,因为他这个骄傲的男人会先向她投降,他爱她,今生今世。

    明天就要举行婚礼了,加藤美希子为什么找她?

    坐在咖啡厅里面,梁浣浣不断的想着情敌约她出来见面的理由何在,她当然知道宴无好宴,加藤美希子找她绝对不会有好事,可是事到如今,她实在想不透这个女人还能搞出什么花样?

    五分钟后,她看到加藤美希子走进咖啡厅,可是服务生却领着她走到她前方的桌位,她们中间隔着跟人一样高的盆栽。

    这不是很奇怪吗?她现在所坐的位子是加藤美希子事先预订的,即使刚刚她没有看见自己,服务生也应该带她来这个桌位啊!

    “-别急,待会儿-就知道了。”加藤美希子的声音传了过来。

    好,她就再等一会儿,看看这个女人到底想干什么。

    不到三分钟的时间,前方的桌位开始传来对话声--

    “我希望-真的有很重要的事非见我一面。”这是韩拓人的声音。

    深呼吸了一口气,加藤美希子才开口说:“我肚子里面有你的孩子。”

    “如果有小孩子,-会拖到现在才说吗?”韩拓人似乎早料到她会来这一招,他没有一丝丝慌乱。

    “早一点告诉你,你就会逼我把孩子拿掉,你以为我会那么笨吗?”

    “如果我是那么冷酷无情的人,不管何时何地,我都会逼-把小孩子拿掉。”

    “我知道你不会相信我说的话,我有医院的证明。”

    “我相信-有医院的证明,可惜有孩子也不是我的。”

    “你……”

    “第一个原因,我早在三个月前就没有碰过-了。”

    “我肚子里面的孩子有三个多月了。”

    “第二个原因,我每一次都做了很好的防护措施。”

    “你是医生,你应该知道保险套并不能百分之百避孕。”

    “第三个原因,我是医生,我怎么可能让我不爱的女人怀孕?除了保险套,我还可以做事后防护,-不会不懂这些吧?”

    “你……你好狠心!”

    “说到狠心,-也不差,-为了破坏我的婚姻,甚至不惜谎称自己有小孩子,我再说得更明白,我只有跟一个女人在一起的时候没有做任何防护措施,那就是我的小妻子,-懂了吗?”

    “……为什么你不能对我仁慈一点?”

    “爱情没办法仁慈,-的闹剧结束了,-也该清醒了,告辞。”

    前方的桌位恢复了安静,梁浣浣的心情却还没有平静下来,从惊慌到惊喜,她的心情起伏好大。

    “-很得意吧?”加藤美希子的声音再度传来。

    摇了摇头,她只是替她感到悲哀,“何必呢?”

    “是啊,何必呢?我好象一直在自取其辱。”

    “我不管你们之间发生过什么事情,我只想给-一句话,爱情无法强求。”

    “……我以为可以。”

    “如果可以,这世上就不会有那么多失意的人,我真心希望-有一天-可以找到属于自己的爱情,对不起,司机还在外面等我,我先走了。”她起身付帐离开,留下加藤美希子一个人坐在咖啡厅沉思。

    今天,他们终于结为夫妻了,定上红毯的另一端,在神的面前许下生老病死终生不离不弃的誓言,以后,她就再也不能说那句话--“我还没有嫁给你”,她的生命从这一刻开始迈进另外一段旅程,往后人生的路上有个伴侣会陪在她身边,这种感觉说起来很矛盾,是一种负担,也是一种甜蜜。

    “-在想什么?”韩拓人从身后抱住梁浣浣,他将头埋进她的颈窝吸取她的香味,他喜欢她身上的味道,那是一种混和着青春和朝气的清香。

    “你猜猜看!”

    站直身子,他将她转身面对他,煞是认真的歪着头想了想,然后笑道:“-是不是在想,自己真是个幸福的女人,怎么可以嫁给一个这么爱-的男人?”

    这是在向她表白吗?这个男人真的很不干不脆,连表达爱意都要拐个弯。

    “不是,我是在想,我怎么会爱上一个大我十二岁的老男人?”梁浣浣一副很苦恼的皱着眉。

    唇角慢慢向两边上扬,韩拓人极力压抑那份瞬间向他袭来的狂喜,“-有必要加上『老男人』三个字吗?”

    “对我来说,你确实是个老男人啊!”

    “我现在正处于男人最黄金的时期,怎么会老呢?”

    “对你来说,你现在正处于男人最黄金的时期,可是在我看来,你整整比我老了十二岁,这一点你不可以否认吧!”她好笑的捏了一下他越来越难看的脸,“可是,你真的是我见过最帅的男人!”

    “这还差不多。”他满意的笑了。

    “你是不是应该抱新娘子上床了?”说完,她立刻像只无尾熊往他身上一爬,他连忙抱住她以免她滑下来。

    看着怀里的人儿,韩拓人摇了摇头,将她抱到床上轻轻一放,他的小妻子越来越懂得奴役他。

    终于躺在床上,梁浣浣看他,觉得缘分真的很不可思议,“你知道我为什么会走进你的爱情陷阱吗?”

    “为什么?”

    “因为传说之泉。”因为认为他是女神许给她的真爱,她情不自禁的为他打开心门,让他占据她的心。

    “传说之泉?”

    “那是一个很美丽的故事,就在传说之岛,有一天我会告诉你。”

    “后天一早,我们出发到传说之岛度蜜月,-喜欢吗?”

    “真的吗?我们要去传说之岛度蜜月?”

    “那里是我们相识相知的地方,我想没有什么地方比那里更适合度蜜月。”

    “我去写Mail告诉Agapanthus。”她马上推开他准备下床,但他随即又把她压回床上。

    “不行,今天晚上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有什么事明天早上再处理。”

    “我只是写一封Mail,一下子就可以了。”

    摇着头,韩拓人很坚定的又说了一遍,“不行!”

    “拓人,我爱你,我好爱好爱你……”

    “我知道,我也很爱很爱-,现在,请-闭上嘴巴,饿了一天,我要享受我美味的结婚大餐。”

    “拓人……老公……啊……”梁浣浣不知道是她太敏感了,还是他挑逗的技术太过高竿,她很快就化成一摊春泥,任由他上下其手,最后将她吃干抹净。

    传说之岛--一个属于浪漫和神话的地方,来到这里,寻找真爱不再是遥不可及的梦想。

    今天似乎是一个很特别的日子,姚家的早餐桌上四个成员都到齐了。

    “Agapanthus,-今天心情好象很好。”姚骆艳不停的打着哈欠,她昨晚被恶梦攻击,完全无法入眠。

    “浣浣来Mail说,明天她和她老公要来这里度蜜月。”

    “浣浣是谁?”她怎么觉得这名字好象听过?

    “她不是才十八岁吗?”姚骆巍像是被吓到似的瞪大眼睛,当初让她到旅馆帮忙,他一直觉得很别扭,那种感觉好象雇用童工。

    “十八岁不能结婚吗?”姚骆馨是个浪漫主义者,爱情是不分年纪。

    “不是,可是她看起来真的很小。”

    “难道因为她看起来很小,她就不会谈恋爱吗?”姚骆馨好笑的摇了摇头。

    “可是,为什么要那么早结婚?”老是神游在外的姚骆云终于进入状况了。

    “当爱情找上你的时候,你还会问自己为什么要那么早结婚吗?”

    “这个嘛……”抓着头,姚骆云一副很困扰的样子。

    “爱情会找上Trachelium吗?”姚骆巍嘲弄似的道。

    “这可难说。”

    眨了眨眼睛,姚骆云一脸梦幻的说:“我倒是很想知道,什么样的女孩子会令我心动。”

    “说不定,你的爱情很快就会来哦!”姚骆馨若有所思的一笑,有时候她可以感觉得到Trachelium身上的爱情磁场正在传递某种讯息,可是有时候那种感觉又会消失不见,深入思索,也许因为他是她的亲人,她反而没有办法真正看透。

    “等等,你们说的她,难不成是Agapanthus捡回来的那个逃家女孩?”姚骆艳总算想到两、三个月前害她不得不逃家的罪魁祸首。

    三个人同时赏她一个白眼,这个女人的反应会不会太迟顿了一点?

    “你们这是什么表情,我跟她又不熟。”她认识的人一大串,哪有办法每个都记住名字呢?

    “对啊,因为-忙着落跑,哪有时间跟她混熟?”姚骆巍戏谑的挑了挑眉。

    “这也不能怪她,她只是比较喜欢躁心。”姚骆馨很体贴的帮她说话。

    “是啊、是啊!”这个时候她还能说什么?

    “Gerbera-干么落跑?”姚骆云实在想不通……不,更正确的说法是,他完全搞不清楚状况。

    “我……你管我,我吃饱了,我要上楼补眠了。”咻一声,姚骆艳一下子就溜得不见人影。

    “Gentiana,你待会儿到旅馆记得查一下他们住哪一问房间,帮我准备一束花恭喜他们。”

    “我知道。”

    起身走到可眺望后花园的落地窗前,姚骆馨深深吸了一口气,她喜欢春天,喜欢空气中洋溢着恋爱的气息,人世间因为爱情而变得五彩缤纷,她期待传说之泉为更多人带来浪漫的爱情。

    【全书完】

    别错过其它传说之泉赐予幸福的爱情故事--

    *言沁欢与亚德曼。费蒙里欧的追心情缠,请看艾佟花园春天系列025恋爱花园之一《缠上瘾》

    *蓝君纱与瞿影风的霸气追恋,请看艾佟花园春天系列026恋爱花园之二《囊中物》

    *沉亚意与项淮日的缠心暗恋,请看艾佟花园春天系列032恋爱花园之三《坏心眼》

    *柳净蓝与克维斯?雷蒙的诱心狂恋,请看艾佟花园春天系列041恋爱花园之四《卖身契》

    *尹若橘与官聿颢的偷心痴恋,请看艾佟花园春天系列046恋爱花园之五《设计你》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小逃妻最新章节 | 小逃妻全文阅读 | 小逃妻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