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偷心炼 > 第十章

偷心炼 第十章 作者 : 艾佟

    没有自杀,这根本是一场骗局、骗她送上门的谎言,不过,得知这只是一个陷阱之后,姚骆馨反而松了一口气,如果季孟如真的想不开,她的良心会很不安。

    可是,任何人处在眼前这种状况下都不可能轻松得起来--面对季孟如指着她的刀子,她不能有任何移动的企图,因为季孟如会怀疑她想逃跑,所以她始终保持同一坐姿,一个晚上下来,她觉得自己全身僵硬得快变成雕像。

    “君曜会找到我,-这么做是白费工夫。”虽然身体不能动,但是嘴巴可以说话,姚骆馨不放弃说服季孟如的可能性。

    “-已经说了一晚,还不累吗?”

    “我是很累,可是我想改变-的心意,我知道君曜不会静静的坐在那里等待,他会想办法找出我的下落。”

    无所请的耸耸肩,季孟如只是在做最后的努力,因为她实在是输得很不甘心!“我们就赌赌看,我们谁的运气比较好?如果君曜哥哥真的可以找到-,-的运气就是比我好,我也就认了。”

    摇了摇头,她相信季孟如根本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如果真的让君曜找到她,他恐怕不会放过季孟如。“-这样的行为是犯法的,-知道吗?”

    犹疑了一下,季孟如随即天不怕地不怕的挺起胸膛,“那又如何?这件事伯母也有份,如果-要告我,伯母也会被拖下水。”

    怔了怔,姚骆馨不确定的问:“-说,这件事情君曜他母亲也有参与?”

    “这么说也可以,我和伯母一开始就说好了,她负责处理君曜哥哥的问题,我则负责解决-的问题,不管用什么方法,我们一定要阻止你们订婚。”

    不管用什么方法……她脑海闪过一个念头,“-就是打电话恐吓我的人?”

    “我……如果-乖乖听话,-就不用坐在这里跟我干瞪眼了。”季孟如越说越生气,原本以为吓吓她就可以把事情解决,谁知道她胆子这么大,现在,她才不得不采取这么冒险的行动。

    “开车想撞我的人也是-吗?”

    “我开车技术很好,不可能撞到。”季孟如理直气壮的为自己辩驳。

    事情发展至今,至少有一件事情值得安慰,季孟如并没有危害她生命的意思。

    “也许,-可以成功地阻止我们订婚,我也不能对-采取任何法律行动,可是-想过吗?从今以后,君曜更会对-心存仇视,他永远不会接受-了。”

    这一点,季孟如显然没有想到,她脸上出现微微的不安,可是,她也不肯在这个节骨眼打退堂鼓,“我不管那么多,我先解决掉眼前的事情再说。”

    “叩叩叩!”房门上突然传来轻轻的敲打声,季孟如惊吓的跳了起来。

    “谁啊?”她不安的在姚骆馨和房门之间来回看着,万一挑骆馨突然出声喊救命,她就惨了,不过,姚骆馨根本不打算出声求救,因为这会把事情闹大。

    “RoomService。”

    “我没有叫RoomService啊。”

    “小姐,我们客房服务人员只是接到柜台的通知,如果有问题,再请-打电话到柜台确认,-可以先开门让我把餐点送进去吗?”

    怎么办?季孟如慌得手足无措。

    迟迟等不到她的回应,客房服务人员忍不住了,“小姐,我直接开门了。”

    吓傻了,季孟如完全不知道如何反应,还好姚骆馨及时提醒她把刀子收起来,她总算记得手中还握着做坏事的证据。

    房门开了,走进来的除了客房服务人员,还有章君曜、姚骆艳和姜雅隽。

    她输了!这是一脸呆滞的季孟如此刻唯一浮在脑海的念头。

    “Agapanthus,-吓死我了,她有没有伤害-?”姚骆艳一马当先的冲过来抱住姚骆馨,眼泪已经飘到眼眶打转。

    “我没事。”姚骆馨目光直直的看着章君曜,她就知道他一定会找到她。

    “Gerbera,好了啦,-还是先把Agapanthus还给她未婚夫,他们一定有很多话要说。”姜雅隽轻轻的拉开姚骆艳。

    走到姚骆馨面前,章君曜蹲下身来,**的摸着她的脸,真真实实的感觉到她的存在,他的心终于平静下来,可是他的声音却仍是惊魂未定的颤抖着,“我差一点得了心脏病。”

    “对不起,没事了,还有,你答应我什么事都不要追究,她只是一时糊涂,并没有伤害我的意思。”往前扑进他的怀里,她圈住他脖子,很疲倦的说:“君曜,我坐太久了,现在没有力气移动,你抱我好不好?”

    抱着她站起身,他轻轻的在她耳边说了一句,“我爱。”

    可是,姚骆馨实在是太累了,已经闭上眼睛找周公下棋,什么也没听见。

    订婚如期举行了,只是时间上延后了几个小时。

    虽然姚骆馨还是很想躺下来休息,可是在姚骆艳的安排下,借着SPA舒展全身筋骨,然后美容保养一番,成功的掩饰她脸上的倦意,订婚典礼上,她依然是最美丽的女人。

    不过,订婚仪式还没有开始,就先来了一段高潮戏--姚骆馨的母亲竟然认识章老夫人。

    “-是薇娜吗?”章老夫人惊奇的看着好友威廉-汉普顿的独生爱女,丈夫过世之前,他们每年都会去英国拜访威廉,并且在他府上小住一段日子,薇娜嫁到台湾后,也曾经来看过她,可是后来因为薇娜热爱考古,她们没什么机会见面,久了也就失去联络。

    “是,章伯母,我们好久不见了,-还是跟以前一样充满活力。”薇娜热情的拥抱章老夫人。

    “薇娜,这实在是太巧了,我孙子竟然看上-女儿。”

    “就是啊,缘分就是这么奇妙。”

    转头看向身后的章总裁和章二夫人,章老夫人像是刻意似的大声道:“我帮你们两个介绍一下,这位就是英国汉普顿家族最美丽的女人。”

    汉普顿家族--两人都曾经耳闻,他们是英国贵族之后,现在家族势力还非常大,换句话说,姚骆馨身上有贵族的血统,这是他们作梦也想不到的事情。

    “你们好,以后Agapanthus就麻烦你们多照顾了。”

    “Agapanthus?”章二夫人像是被石头砸到头似的呆住了,这个名字她很熟悉,因为她也是这位珠宝设计师的爱好者,再加上她不久之前发现姚骆馨的姊姊竟然名模Gerbera,她现在有一种灰头土脸的感觉,没想到儿子竟然选了这么有来头的女人当妻子,她先前还哇哇大叫的企图阻止。

    “原来骆馨是珠宝界很有名气的设计师。”章老夫人这下子更是笑开了嘴,现在没有人敢瞧不起她的宝贝孙媳妇吧!

    “还好啦,还不是因为大家特别疼爱她。”薇娜说得很谦虚,可是看着女儿的目光却是很骄傲。

    “老夫人,订婚仪式要开始了,请大家各就各位。”章家的总管走过来说。

    章老夫人笑着点点头,这段插曲到此告一段落,众人各就各位,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今晚的男女主角身上,这真是一对郎才女貌的璧人。

    站在墙角,季孟如搞不清楚自己干么出席这场订婚典礼,看见他们快乐的笑容,她只会更心酸、更难过,她真是个笨蛋!

    “想哭就哭出来,-不要跟自己过不去,我的肩膀可以借。”章君赫悄悄的来到她身边,英雄总是出现在这种时候。

    斜睨着他,她骄傲的抬起下巴,“我干么哭?”

    “-不是很爱我三哥吗?”

    “那种无趣的男人,我才不喜欢!”这种时候就是心痛得快要死翘翘,还是要强悍的迎战。

    嘴角好像怞筋的动了一下,他对女人变脸的功力实在是甘拜下风。

    她恶狠狠的对他皱眉,“你这是什么表情?”

    “我、我很高兴-终于想通了。”经验告诉他,最好不要惹毛失恋的女人。

    “你别想看我笑话,我一定会比你幸福一百倍。”

    “我没有看-笑话,我只是关心。”章君赫委屈的嘟着嘴,这个没良心的女人,他们可是青梅竹马,他不但希望她比他幸福一百倍,他还希望他是那个可以给她幸福的男人,可是,为什么她就是不懂?

    “不用了!”头一甩,季孟如气呼呼的走人。

    呜……他的情路为何如此坎坷,谁来帮助他?

    据说,他后来在因缘巧合之下问了Agapanthus这个问题,她于是建议他去恋爱花园寻找传说之泉,不过,他究竟有没有得到传说中的爱情,这事只有他自己知道。

    洗净脸上的五颜六色,清理那一头发胶弄出来的造型,姚骆馨泡了一个香喷喷的热水澡,便昏昏欲睡的爬上床,等到章君曜也全身清爽的窝到她身边,她已经跟周公不过一盘棋……如果不是他坚持把她唤醒,她还会继续跟周公奋战。

    深情眷恋的抚摸她的脸,他对自己可以如此幸运的拥有她而满怀感激,“-明天就搬到我的公寓。”

    “好啊。”她懒洋洋的点头道。

    咦?他稀奇的道:“-今天很好沟通哦!”

    “因为我很想睡觉。”

    “我知道了,以后我就趁-想睡觉的时候跟-沟通。”

    “你这样子太贼了。”

    他翻身把她压在身下,“-为什么没告诉我Agapanthus就是-?”

    “这个很重要吗?”

    摇了摇头,他深爱的是她这个女人,“名字并不能代表一个人,可是,我应该叫-骆馨,还是叫-Agapanthus?”

    “你觉得呢?”

    歪着头想了想,他决定道:“Agapanthus--这个名字最能够贴切的形容。”

    “我喜欢你的赞美。”

    低下头,章君曜很轻很柔的在她唇瓣上落下一吻,“Agapanthus,我爱。”

    他说什么?她傻呼呼的眨着眼睛。

    “今天,我真的好害怕,如果-出了什么事,我怎么办?我明明深爱着-,却因为对感情的胆怯,连一句『我爱-』都要斤斤计较,还说什么要保护-一辈子,我真是太可笑了……”

    捣住他的嘴巴,姚骆馨温柔的说:“你什么都不用说了,我知道爱对你来说是一门很艰难的学问,你只要愿意打开自己的心,终有一天,爱不会再令你畏惧,你会自然而然的对我说爱,你也会常常对我们的孩子说爱。”

    “我们的孩子……”他憨傻的一笑,“我喜欢小宝宝。”

    “你喜欢几个小宝宝?”

    “我想至少要三个,多一点也没关系,我一定养得起。”他很羡慕人家有自己兄弟姊妹,像Gerbera为Agapanthus那么担心,这就是手足之情,他不要他的孩子跟他一样孤单寂寞。

    “好,我们至少生三个。”看到他那么渴望,她对小生命也开始充满期待。

    “我们现在就开始努力好不好?”可是,他根本没有等她回答,直接上下其手展开攻势,激情很快就把房内带进一片春色当中。

    用过午餐后,章君曜陪同姚骆馨送岳父、岳母和小舅子到机场,老实说,他很高兴把分散他未婚妻注意力的罪魁祸首全送走,尤其是Trachelium这个看起来不食人间烟火的男人,这小子一有机会就黏在Agapanthus旁边,没搞清楚,人家还以为他们是一对情人。

    “爹地、妈咪,你们为什么不要多待几天再离开?”姚骆馨撒娇的勾着母亲的手,好不容易可以团聚在一起,他们竟然待一天就要走了。

    “他们担心我得了忧郁症。”姚骆云的声音好像从远的地方飘过来,他看起来很无精打采,他真的好舍不得Agapanthus嫁到台湾。

    “忧郁症?”

    “你们都遗弃我了,我一个人孤零零的待在传说之岛,没有人陪我喝下午茶,没有人陪我说话,每天都过得好郁闷,我觉得自己好像快呜呼哀哉了,我是一个没有人爱的人,我好可怜哦!”他越说越哀怨,看起来真像个深闺怨妇。

    “真是糟糕,你确实有忧郁症的倾向哦。”话虽这样说,可姚骆馨的唇角却含着笑,这小子真懂得如何博取别人的同情心,不过对他来说,这是一种本能。

    “所以,爹地和妈咪决定回传说之岛照顾我,说来说去,这还不是-的关系,没有-,我真的不知道怎么过日子。”从小,姚骆云最依赖的人就是她。

    微微皱了一下眉头,章君曜觉得有些不是滋味。

    “Trachelium,没有我,你也会过得很好。”

    “可是,如果我真的过得很不好,-会回来传说之岛陪我吗?”姚骆云很认真的看着她,完全没有注意到有一道目光充满防备的射向他。

    “你的真命天女出现了。”

    顿了一下,他好像吃了兴奋剂似的问着,“什么、什么?”

    “这次的感觉很强烈,我想应该错不了。”

    “她会长什么样子,胖嘟嘟的?瘦巴巴的?超级大美女?世纪大丑女?”姚骆云那对如梦似幻的眼眸开始进入神游的状态。

    好笑的摇了摇头,姚骆馨转向父母,“爹地、妈咪,你们真的可以一直待在传说之岛陪Trachelium吗?”她这对父母就像过动儿一样,根本没有办法在一个地方静静待着什么事也不做。

    “-用不着担心他,即使我们没办法一直待在那里,也会想办法安排一个专人伺候他,再说,他也该学习一下独立,不是吗?”姚父调皮的对着女儿眨眼睛。

    这倒是事实,可是找个人伺候他……她觉得找个人管教他还比较好,像他这么迷糊的人需要的是严谨的管家婆。

    姚父接着又转向章君曜,“Agapanthus就交给你了。”

    “爹地,妈咪,我会好好照顾她。”章君曜真的很喜欢他的岳父岳母,其实他们比较像朋友,不是父母亲,最重要的是跟他们在一起不会觉得很拘束。

    “好了啦,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进去了。”姚父一手勾着娇妻,一手勾着迷迷糊糊的儿子准备办理出境手续。

    姚骆馨依依不舍的朝他们挥手,章君曜马上靠过来握住她的手,两人亲密的十指相扣,“我们回家吧!”

    点了点头,她脸上洋溢着幸福,现在她也有自己的家了。

    今天的传说之岛特别陰冷,怕冷的姚骆云干跪直接窝在床上不要动,这种感觉也称得上是一种幸福,可是他的幸福不到一会儿就破灭。

    “Trachelium,起床了。”薇娜一把将儿子从被窝里面拉出来。

    “好冷,我不要起来。”他拚了命的想再缩回被子里面,不过,母亲却把他的手牢牢抓住。“妈咪,-饶了我嘛!”

    “我们今天要飞到英国,你送我们去搭船。”

    顿了一下,他激动的坐直身子,这下子睡意全消,“什么?你们怎么可以遗弃我一走了之?”

    “我们有工作啊。”

    “你们欺骗我,你们说要一直待在这里陪我,至少,你们也要等Gentiana回来再离开嘛!”姚骆云好哀怨的噘着嘴,他享受父母的疼爱还没有超过一个礼拜,他们怎么可以这么快就拍拍**溜之大吉?

    “你不用担心,我们帮你找了一个很棒的管家。”

    “这里又不是没管家。”还有很多佣人,可是他们有什么用?他们向来谨守本分,对他恭恭敬敬一丝不苟,实在好无趣哦!

    “这个管家不一样,她是专门来伺候你,她不但会打理你的生活,还会陪你聊天、喝下午茶,最重要的是,她会帮你处理旅馆的事情。”

    眼睛一亮,他马上变成一个有糖果可以吃的小孩,“真的吗?”他最头疼的就是岛上那家唯一的旅馆,虽然一般业务有经理在负责,可是当老板的也不能完全不过问,可是偏偏现在只有他这个主人在家,而他最害怕的就是看到报表,那些对他来说简直是外星人的文字。

    “真的,我们怎么可能让你一个人自生自灭?”

    “那个管家什么时候会来?”

    “三天内会到,你要送我们去搭船吗?”

    “好好好,我送你们去搭船。”姚骆云乒乒乓乓的跳下床就准备往外冲。

    连忙伸手一拉,薇娜伤脑筋的看着他衣着,她可以肯定他这样子出门一定会让人家笑破肚皮,“Trachelium,你要不要换一下衣服?”

    好迷惑的低下头……姚骆云羞怯的摸了摸头,“我忘了要先换下睡衣。”

    “慢慢来,你先刷牙洗脸,吃过早餐再送我们出门就可以了。”

    “喔,我先去刷牙洗脸。”他转眼间就飘进浴室,浑然不觉自己的春天已经逼近,属于他的爱情故事就要发生……

    【全书完】

    别错过其他传说之泉赐予幸福的爱情故事--

    *言沁欢与亚德曼-费蒙里欧的追心情缠,请看艾佟花园春天系列025恋爱花园之一《缠上瘾》

    *蓝君纱与瞿影风的霸气追恋,请看艾佟花园春天系列026恋爱花园之二《囊中物》

    *沈亚意与项淮日的缠心暗恋,请看艾佟花园春天系列032恋爱花园之三《坏心眼》

    *柳净蓝与克维斯-雷蒙的诱心狂恋,请看艾佟花园春天系列041恋爱花园之四《卖身契》

    *尹若橘与官聿颢的偷心痴恋,请看艾佟花园春天系列046恋爱花园之五《设计你》

    *梁浼浣与韩拓人的落跑姻缘,请看艾佟花园春天系列053恋爱花园之六《小逃妻》

    *严星亮与风似阳的挑心追恋,请看艾佟花园春天系列058恋爱花园之七《财神爷》

    *姚骆巍和殷海蓝的揪心缠恋,请看艾佟花园春天系列081恋爱花园之八《寻夫记》

    *姚骆艳和姜雅隽的计诱良缘,请看艾佟花园春天系列085恋爱花园之九《美人记》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偷心炼最新章节 | 偷心炼全文阅读 | 偷心炼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