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戏窃儿 > 第十章

戏窃儿 第十章 作者 : 艾佟

    不知哪来的一场大火让君府一大清早就陷入混乱,起火地点是君恋星的闺房,君府上上下下全都投入救火,不过实在火势太大,眼见救人无望,君夫人担心得昏了过去,致使场面变得更加失控。

    这时,莫邪来到了君府,只见君府像座空城似的,大门敞开,却不见半个人影,不免令人心生疑惑。

    他一路往君恋星的香闺走去,没一会儿,就看到一阵阵烟雾从那头吹来,吵杂的人声也越来越清晰的传入耳中,他的心无由来的一惊,怦然狂跳,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

    步伐不自觉的加快,转眼间,莫邪瞧见窜烧的火光,那一刻,他几乎忘了怎么呼吸,感觉自个儿快要窒息了。

    “大少爷,那是君姑娘的闺房。”他身后的仁武惊呼道。

    拔腿直奔而去,看到疲於扑火的下人,莫邪慌乱的随手抓了一个便问:“你家小姐呢?”

    “不知道。”下人摇了摇头,又赶著去救火。

    “大少爷,君姑娘的丫头在那儿。”

    顺著仁武的指示,他看到站在最前头,两眼含泪的敏儿。

    “敏儿!”他闪过一个又一个忙碌的下人来到她的身边。

    “莫大少爷,小姐还在房里没出来。”看到他,敏儿终於忍不住哭了出来。

    脸色一变,莫邪立刻往里头冲去,准备纵身火海救人,仁武连忙拉住他。

    “大少爷,火势太大,你这会儿进去太危险了。”

    “我管不了这么多了,我得去救她!”推开仁武,他奋不顾身的冲进火海之中。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了,大夥等待的等待、救火的救火,终於,莫邪从火焰当中冲了出来。

    “莫大少爷,我家小姐呢?”敏儿第一个冲上前询问。

    他显得心事重重,沉默的不发一语。

    身子晃了一下,敏儿差一点瘫软在地,“我家小姐……死了吗?”

    莫邪还来不及开口,一名丫鬟似乎受不了良心的折磨,迅速冲到君守财的面前跪了下来,“老爷,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不小心打翻了灯笼,火一下子就烧起来,我吓到了,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后来,火就越来越大,我……我试著把火扑灭,可是……可是……”

    “你……说什么?”刺激太大了,君守财像是受不了打击的抱著胸口。

    “我……我不是故意的,我……瞧见一个身穿白衣的人影从小姐的房里跑了出来,我以为见到鬼了,才会打翻灯笼。”

    “君伯伯,你先别著急,其实我刚刚根本没见到恋星。”莫邪赶紧出声道。

    “你是说……恋星不见了?”

    “是,她很可能早就离开了。”

    把目光转向还跪在身前的丫鬟,君守财迫不及待的想确定女儿真的不在房里。

    “你有没有看见从小姐房里跑出来的人影长什么样子?”

    “我没看清楚,只瞧见她头发好长,像女鬼。”

    “对了!”敏儿突然大叫了一声。

    “敏儿,你想到什么了吗?”

    “老爷,昨儿个我瞧见小姐在收拾衣物,当时我就觉得很奇怪,可小姐说是要成亲了,得先把这儿整理一下,我想,小姐可能早就打算离家出走了。”

    “这个丫头……”他气得说不出话来。

    “君伯伯,恋星能够平安无事比什么都来得重要。”莫邪出声安抚著。

    君守财点了点头。活著总比死了好!

    “老爷,要不要先派个人跟夫人说去,让夫人安心。”严总管上前提醒道。

    “对对对,敏儿,你去告诉夫人,教她别再为那丫头担心了。”

    “是。”敏儿快步离去,此时火势也已渐渐得到了控制。

    “莫邪,让你见笑了。”

    “君伯伯千万别这么说,都怪我太心急了,直想快快把恋星娶进莫家,也没问过她是否准备好了。”

    摇了摇头,君守财头疼的一叹,“这事不怪你,是我自个儿教导无方,宠得这丫头的性子像匹野马,难驯啊!”

    莫邪但笑不语,笑容里有著对君恋星的宠爱。

    “莫邪,你若想退掉这门亲事,我不会怪你的。”

    “君伯伯,我娶恋星的决心不会改变,就不知道您还愿意把恋星嫁给我吗?”

    “你不嫌弃恋星,我就很高兴了,也只有你能镇得住那丫头。”

    顿了顿,莫邪道:“我有个主意,不知道君伯伯意下如何?”

    “你说。”

    “我想她这会儿应该走不远,我立刻派人出去散播消息,就说这君家失火,夫人以为小姐葬身火海,伤心过度病倒了,我想她一得到消息之后,一定会立刻回府的。”

    “好,就依你的意思去办。”顿了一下,君老爷子若有所思的皱起眉头,“不过,不可以这么轻易就饶过那个丫头,也该给她一点教训。”

    “不如,让大夥儿合力演出戏给她瞧瞧,就当大夥儿都认为她葬身火海了。”

    “这个好。”

    “君伯伯,我马上回府安排人手把消息传出去,否则等她走远后,事情就棘手了。”

    “事不宜迟,你赶快去吧!”

    拱手告辞,莫邪赶紧“追妻”去,不过这一次,他要她自个儿主动来找他。

    一离开扬州,君恋星就患了相思病,她和莫邪之间的点点滴滴一幕幕从脑海闪过,如今她方才明白,自个儿对他的爱恋其实不曾消逝过,只是一直被她藏在心底的最深处。

    命运的安排,拉近他们之间的距离,深藏内心的情感终於控制不住,可骄傲的她却又不肯承认。

    无意间瞄到系在腰上的荷包,她将之解下,看了半晌,她打开荷包取出里头的香囊……

    “怎么会是敏儿做的香囊?”那她做的香囊不就在莫邪的身上?这是为什么?他不是嫌她做的香囊很丑吗?

    其实她应该知道,这只有一个原因可以解释--因为那是她亲手做的。

    对他而言,即使她做出来的东西再怎么上不了台面,但只要是她送的,对他而言都是最珍贵的礼物。

    “那你自个儿慢慢想,你一定会明白我为何要娶你……”莫邪的话再一次滑过她的心思。

    难道,他爱她?!

    念头一闪过,君恋星便按捺不住情绪的激动,立即动身折返扬州,哪知道还没出客栈,就听到自个儿葬身火海的死讯。

    老天爷,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她马不停蹄,以最快的速度奔回君府。

    “鬼……有鬼啊!”门房一见著君恋星就吓得全身颤抖。

    “我这个样子像鬼吗?”双手□腰,她摆出泼妇骂街的架式。

    “救命啊!”门房惊天动地往里头冲去,“小姐的鬼魂回来了……”

    “喂!表会大白天跑出来见人吗?你给我听清楚,本姑娘还活蹦乱跳的,不准诅咒我!”君恋星气冲冲的一路往里头冲去,不过任她怎么为自己“申冤”,沿途见著她的人,仍都直喊著见鬼了,逼得她真想拿刀子砍人。他们就那么希望她死了吗?

    怎么会这个样子呢?大家见到她应该会很高兴才对啊?好吧!也许刚开始会吓一跳,可是不可能不听她申诉啊!

    不对,这其中一定有问题!

    “对了!”找敏儿问,不就什么都知道了吗?

    然而用不著她找,因为不只敏儿,还有君守财和君夫人都已经在正堂大厅等她了。

    看到娘亲安然无恙,君恋星开心的冲上前,“娘,我听说你生病了……”

    “跪下!”

    虽然不明白爹爹为何生那么大的气,她还是乖乖的跪了下去。

    “这一场大火全是因你而起,你真是太任性了。”

    “爹,我……”她的头好痛,实在不知道该从哪儿说起才好,这会儿她完全在状况之外,连方向都搞不清楚。

    “如果不是莫邪奋不顾身,冒著危险冲入火场救你,发现你并不在房里,我们还以为你出事了,你可知道我们有多担心?”

    “我……对不起!”没想到莫邪为了她……唉!她怎么还可以不懂他的心呢?

    “莫邪对你情深义重,你却不知珍惜,你这个丫头实在太不懂事了!”

    “爹,我不是有意离家出走的,我只是觉得心烦,所以出去散散心。”眼前的情形,她还是撒点小谎比较妥当。

    “散心用得著在天没亮的时候偷溜出门吗?”

    “我怕你不答应嘛!”

    “好了好了,你就别再责备她了,她能平安无事归来就好。”君夫人实在舍不得女儿受责备。

    “算了,莫邪都不跟你计较,这事就到此为止,你以后可别再任性了。”

    “是,爹。”

    “还有,不要忘了上莫府谢罪。”

    君恋星点了点头。她本来就有这个打算,不过说“谢罪”,好像太严重了。

    从敏儿那儿把整件事的来龙去脉搞清楚后,君恋星便立刻前去莫府“谢罪”。

    “莫邪……”她小心翼翼的唤了声坐在书案后面的男人。

    “你拚了命的想逃离我,又何必回来?”莫邪一脸嘲弄的看著她。他可不会承认是自个儿设计逼她回来,更不会承认自己有多害怕失去她。

    “我……知道你为什么要娶我了。”

    挑了挑眉,他一副不敢相信的反问:“你真的懂吗?”

    抿著嘴,她犹豫的看著他。她原本懂了,可看他脸上的表情,她又觉得迷迷糊糊了。

    “你根本不懂,因为你是一个没心、没肝的女人。”

    “我……没心没肝?”这是什么话,那她还能活著吗?

    “你不只是没心没肝,你还是个笨蛋!”

    “笨蛋?”这家伙怎么跟女人一样善变,以前他可是说她聪明绝顶的。

    “对,没心没肝的笨蛋!”

    顿了下,君恋星恍然从梦中惊醒来似的,她咧嘴一笑,语气软绵绵的道:“你是不是后悔了?”

    “后悔什么?”

    “后悔要娶我这个没心没肝的笨蛋啊!”

    “你也承认自个儿没心没肝啊?”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如果是呢?”

    偏著头想了想,她娇滴滴的说:“我诅咒你不得好死。”

    唇角微微怞动了一下,一抹笑意淡淡扬起,莫邪却下带一丝感情的开口,“我以为你会很高兴取消这门亲事。”

    “你都说我是你的人了,我还能嫁给别人吗?”她娇嗔的噘起了红唇。

    像是在考虑,他沉默了半晌,然后严厉的瞪著她道:“不行!”

    “你还是要娶我?”虽然已经知道答案,君恋星还是想亲口听他承认。

    “除了你,我没有其他的选择。”因为他这辈子只会爱一个女人,就是她。

    “那还真是为难你了哦!”她一点也不满意他的回答。

    深情的凝视眼前的可人儿,莫邪的口气终於趋缓,“如果你真的懂,就应该知道这一点也不为难,我有多么的心甘情愿,诚如我所言,我是你的人。”

    她瞬间化成一只彩蝶,笑盈盈的飞进他的怀里,柔声道:“对不起!”

    “为何?”

    “我好笨,以为你娶我只是想证明你比我聪明。”

    “我本来就比你聪明,这一点用不著证明。”

    “如果你真的比我聪明,那为何被我骗了十几年?”

    “这……”如果不是机缘巧合,这会儿他说不定还被她扮演的假象蒙在鼓里。

    “我们算是扯平了,我欺骗你在前,你欺负我在后,公平吧?”

    “还是不公平。”

    “哪儿不公平?”

    “你的心。”

    这是什么意思?君恋星一脸茫然的眨著眼睛。

    “我的心是你的,那你的心呢?”

    娇羞的一笑,她故意转个弯回道:“你不是很聪明吗?我不说,你也应该知道啊!”

    “狡猾!”

    “这可是你教我的。”

    似乎不知道该拿她怎么办,莫邪只能又恼又无奈的瞪著她。

    勾住他的脖子,君恋星靠向他的耳边,无声的说了一句--我爱你。

    “你说什么?!”

    “好话不说第二遍。”她得意扬扬的笑道。

    “你……”

    “我知道,你要说我很小气、很会计较,对不对?”

    “很好,你非常有自知之明。”

    “我一直都很清楚自个儿的性子,不过你呢?你认清楚了吗?”

    邪魅的勾唇微笑,这次换莫邪倾身靠向她的耳边,挑逗的吐著灼热的气息,暧昧的说:“你全身上上下下,我每一个地方都认清楚了,一点儿也没遗漏。”

    羞红了脸,君恋星娇媚的嗔道:“谁在跟你说这个!”

    “好,我们不说,我们直接用做的!”他一刻也不迟疑的付诸行动。

    “不要……”

    “这些天,我好想你,想得茶不思、饭不想,你真是个折磨人的小东西。”他的手很快就找到了她的敏感处,挑逗得她欲火焚身、娇喘颤抖。

    “啊……莫邪……啊……”君恋星情不自禁的回应他越来越狂野的撩拨。

    “告诉我,你有多爱我。”她不主动说,他也会有法子逼她坦承。

    “啊……你这个坏东西……啊……我爱你……”

    “我也爱你!”莫邪不吝啬的回应她的爱,同时与她紧密的结合为一体。

    【全书完】

    扬州三大拜金女,偷、拐、骗样样来,保证让您看了笑开怀,敬请期待艾佟花园系列作品--

    *欲知威震四方馆主之女--寒柳月的精彩故事,别错过凤凰配之二《宠娇妻》

    *欲知扬州第一美人--秦舞阳的精彩故事,别错过凤凰配之三《采红妆》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戏窃儿最新章节 | 戏窃儿全文阅读 | 戏窃儿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