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挑情贝勒 > 第十章

挑情贝勒 第十章 作者 : 艾佟

    “小心一点,把东西搁在桌上……”

    凤冠、霞帔、珠花、首饰……新嫁娘的行头一样接着一样被送进房里,宁儿愈看心情就愈沉重,翼翔和玉儿有没有发现她留下来的暗号?他们知道她在这里吗?他们再不快点来救她,她就……

    她都还没告诉瓒麒她爱他,她好想告诉他,如果可以逃得过这一劫,她一定要回京城找他,让他知道她好爱他、好爱他……

    走进房内,陆少贤挥手撤退所有的属下,“你们全都出去。”

    “是,二公子。”

    等大伙儿都走光,陆少贤走到床沿,讨好的看着宁儿,“你来看看我为你准备了什么,你一定会喜欢,这些可花了我不少银子……”

    “我不希罕!”宁儿冷冷的赏了他一个白眼。

    “你……你这个臭丫头,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你打人的本事我见过,如果你不怕自己的手会酸,我奉陪到底。”

    突然笑得邪恶,他垂延三尺的摸着宁儿的脸,“我疼你都来不及了,怎么舍得打你这么漂亮的小脸?”

    “不要碰我,否则我咬舌自尽,让你跟个死人拜堂!”宁儿一脸挑衅的瞪着陆少贤。

    气得真想扭断她的脖子,可是为了家产,他也只能忍下来。

    “少装模作样了,等本少爷让你乐得飘飘欲仙,你就会跟窑子的姑娘一样,双脚张得开开的,求本少爷占有你……”

    “呸!”毫不客气的朝陆少贤的脸上吐了一口口水,宁儿冷笑道:“不要脸的下三滥,你做梦!”

    “你……”用衣袖擦去脸上的口水,陆少贤气急败坏的道:“你别以为我喜欢你这个臭丫头,如果你不是云飞天的女儿,瞧你长得这副德行,活像条死鱼,一点儿意思也没有,你以为我会多看你一眼吗?”

    “你不看我,我还谢天谢地呢!”宁儿不以为然的一笑,“你陆少贤是杭州城的耻辱,哪家姑娘见了都讨厌,你以为谁希望你多看她一眼吗?”

    气死他了,这个刁钻的臭丫头!

    “你不用瞪我,我说的都是事实,你们‘陆家庄’的英名就是毁在你手上,怪不得你爹要将你赶出来,你爹比你还聪明,知道留你这个败类在家里,家产早晚会被你败光了!”

    终于忍不住了,陆少贤激动的掐住宁儿的脖子,“你再说啊!你嘴巴不是很行吗?继续说啊!”

    挣扎的甩着头,她痛苦的发不出声音。

    突然,陆少贤像是清醒过来,松开掐住她的双手。

    咳了好一会儿,宁儿嘴巴依然得理不饶人,“没有把我掐死,你将来一定会后悔的!”

    “我不会傻得让你这么快就死了,我还要好好的折磨你,让你求生不得,求死无门!”

    “是吗?我很好奇你有多大的本事!”她嗤之以鼻的一笑。

    “你这张嘴巴继续逞威风吧!等我带你回杭州,让所有的人知道你是我陆少贤的妻子,我就天天上窑子玩女人,让大家知道你无趣得像只死鱼,闻了都觉得臭,我看你还有什么好嚣张!”

    “你最好离我愈远愈好,我求之不得!”

    这个可恶的臭丫头,都这个时候了,嘴巴还可以这么刁钻!

    “我们走着瞧吧!”气冲冲的走出房间,陆少贤怒不可遏的咬牙切齿,“不知好歹的臭丫头,今晚本少爷就在交杯酒里面给你下村药,我看你嘴巴还能不能这么神气?”说着,转向守门的侍卫,“把那个臭丫头给我看紧一点,听清楚了没?”

    “是,二公子。”

    在这同时,躲在花园树丛后方的瓒麒气得握紧拳头,这个可恶的下三滥,今晚一定会让他自食恶果!

    “贝勒爷!”小路悄悄的来到他的身后。

    收起愤怒的心情,瓒麒转头问道:“事情进行得如何?”

    “掌柜已经答应让我今天待在厨房帮忙。”

    “很好,一切就看你了。”

    “贝勒爷,事情包在我身上,我会让他们永远忘不了今晚,您该走了,他们还在客栈等您。”

    依依不舍的望着宁儿被关的房间,瓒麒无声的道:“宁儿,你再忍着点,我很快就会来救你了。”

    “小路,你自个儿小心一点,西时一到,我会和翼翔来救宁儿。”

    “贝勒爷,您自个儿也当心点。”

    拍了拍小路的肩膀,瓒麒无声无息的离开客栈,小路也跟着折回客栈的厨房。

    时辰就快到了,难道她就这么任人宰割吗?望着自己一身的喜气,宁儿无助的走过来走过去。

    虽然陆少贤已经让他的属下解开她脚上的绳索,可是还绑着她的双手,他甚至还打定主意让她这么跟他拜堂成亲,这么一来,她连一点点硬闯的机会都没有,只能乖乖的跟他拜堂。

    “可恶!这就是我的命吗?”宁儿沮丧的放声大喊。她不要,她不要就这么屈服了,她要想法子救自己,可是,她该怎么做呢?

    眼珠子贼溜溜的东转西转,突然,她大叫道:“有了!”

    费力的拿起桌上的烛台,宁儿走到门边,紧张的盯着门上传来的风吹草动,待会儿有人进来抓她去拜堂,一定不会想到她会挑在这个时候闹事,她就乘机砸了他的头,赶快跑掉。

    就在这时,门轻轻的打了开来,一道身影窜了进来,宁儿立刻举起手上的烛台就要往下砸去。

    “你想谋杀亲夫吗?”瓒麒反应灵敏的抓住她的手,将她手上的烛台拿开。

    “你……”她是在做梦吗?真的是瓒麒来救她吗?

    解开宁儿手上的绳索,瓒麒这才注意她脸上的异样,他心疼得想杀人,“是谁把你打成这个样子?”

    激动得说不出话来,宁儿目不转睛的看着他,好似一个眨眼,他就会消失不见,没想到他真的来了,真的来救她了!

    “是不是陆少贤?”瓒麒小心翼翼的抚着她的脸,生怕会弄疼她,“真是太可恶了,我不会放过他!”

    贪婪的看了他半晌,宁儿幽幽的道:“真的是你吗?”

    “我不是说过了,海角天涯,都要把你揪出来,你难道忘了吗?”

    宁儿用力的摇着头,“我一直在等,可是怎么也等不到,我好急、好无助、好担心,我……”

    “对不起,我来迟了,你一定吓坏了吧!”将她紧紧的搂进自己的怀里,瓒麒安抚的吻着她的发。

    “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我真的好怕、好怕!”闻着她熟悉的味道,宁儿的心情渐渐平稳下来。

    “不要怕,我不会再让任何人把你带走,你是我的人,今生今世,没有人可以把你从我的身边带走。”

    是的,今生今世,没有人可以把她从他的身边带走,她跟定他了。

    突然想到什么,宁儿紧张的抓住瓒麒的手,“他们有好多人……”

    “放心,我都部署好了,你很快就可以知道,他们不过是一群饭桶。”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我慢慢再告诉你。”眼神忽然黯沉下来,瓒麒痴痴的、热情的看着宁儿。

    看到瓒麒一副痴傻的模样,宁儿羞怯的一笑,“你在看什么?”

    “你这个样子好美、好美!”

    娇羞的嫣红染上双颊,她委屈的说:“我原本不肯换上吉服,可是陆少贤让他的属下威胁我,如果不穿的话,他就要亲自帮我换上,我只好穿了。”

    “他不会有机会看到你这个模样。”

    “我们赶快走吧,万一有人进来了怎么办?”

    瓒麒点了点头,“翼翔还在外面等我们,我们不要让他等太久了。”

    “翼翔?”这是怎么回事?

    知道宁儿心里有一大堆疑惑,瓒麒笑着点了点她的鼻子,“待会儿你就知道了,走吧!我带你去看好戏,错过就太可惜了。”

    “什么好戏?”

    “跟我走就知道了。”

    “二公子,小人敬您一杯,恭喜您成为‘云家庄’的东床快婿,以后在‘陆家庄’,连庄主都要对你客气三分。”

    陆少贤开怀的哈哈大笑,拍了一下桌子,大喊道:“说得好,说得太好了,我敬大家十大杯!”

    大家听了一阵鼓噪,陆少贤得意的端起桌上的酒杯,仰头一灌把酒干了,接着又把酒杯斟满,又是一干,就这么连续干了十杯。

    “二公子,时辰到了,是不是该去请云姑娘下来拜堂?”

    “李晋,该改口叫二少奶奶了。”他就是要那个臭丫头明明白白的认清楚自己的身份,她已经是他陆少贤的妻子!

    “哎呀!属下真是嘴笨,都忘了应该改口,二少奶奶,二少奶奶!”

    “很好,你就去请二少奶奶下来拜堂。”

    “是,属下立刻去请二少奶奶。”

    李晋一离开,其中有一个侍卫突然抱着肚子站起身,他脸色显得很难看,“公子,属下大概是喝太多了,想去茅厕小解一下。”

    “去、去、去!扫兴!”陆少贤不高兴的挥了挥手。

    “二公子,不要管他,属下陪你喝一杯。”

    “好好好,大家干杯!”

    不过才干完一杯,又有人抱着肚子站起来,一脸困窘的看着陆少贤,“二公子,属下也想上茅厕小解一下。”

    陆少贤都还来不及说什么,接着又一个人站了起来,“二公子,属下肚子不太舒服,也想上茅厕。”

    恼怒的瞪了他们一眼,陆少贤挥了挥,“去、去、去!你们今晚是怎么了,肚子里面有虫子在作怪吗?这么爱上茅厕!”

    话一说完,李晋慌慌张张的跑下楼,“二公子,不好了……”

    “什么不好了?今天可是我的大喜之日!”这些人是存心触他霉头是不是?先一个个抢着上茅厕,这会儿李晋又大呼大叫的,再好的心情也被他们搞砸!

    喘了口气,李晋焦急的道:“二公子,云姑娘……二少奶奶不见了!”

    “你说什么?人不见了?”陆少贤不敢相信的揪住李晋的衣襟。

    “二公子,我一上去就看到秦原被打昏在地上,手脚都被绑上绳子,后来我就冲进房间,云姑娘……二少奶奶根本不在里头!”

    “可恶!”拳头恨恨的击向桌子,陆少贤气恼的喊道:“你们还坐着发什么呆?赶快起来去追人啊!”

    大家立刻站起来,不过每个都一脸青葱的抱着肚子。

    “二公子,我肚子不舒服,我要去茅厕……”

    “二公子,我也要去茅厕……”

    大伙儿一径的抱着肚子往茅厕的方向跑。

    “你们在干啥?全部给我滚回来!”说着,陆少贤的肚子也作怪了,他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发现陆少贤也变得不太对劲,李晋连忙问道:“二公子,你怎么了?”

    “我……我去上一下茅厕。”像是被一群野狗追着跑,陆少贤狼狈无比的往茅厕冲去。

    “这是怎么回事?”正在疑惑,李晋的肚子也开始兴风作浪,完了!连他也想上茅厕了。

    “等等我,我也要上茅厕……”

    里面的人抢着上茅厕,躲在外头偷看的人却乐得大呼过瘾。

    “你看看他那副样子,真的好好笑!”宁儿笑得窝进瓒麒的怀里。

    “小路下的药量,少说也要他们拉上一夜。”看到她这么高兴,瓒麒很开心。

    “太好了,总算让他尝到苦头了,真是大快人心!”

    “还没呢,我还会让人打断他的腿,看他以后还有没有本事为非作歹!

    “这……不太好吧!”她虽然恨死那个恶心的下三滥,可是,她并不是有仇必报的人。

    “这种人放了他,只是纵虎归山,他不会因此改过向善,打断他的腿,他就再也没本事做坏事了。”

    这么做似乎有些残忍,不过瓒麒说得一点也没错,陆少贤是不会悔改的。

    见事情已成,翼翔上前道:“小姐、贝勒爷,我们该走了。”

    宁儿和瓒麒同时点了点头,三个人悄悄的消失在黑夜之中。

    “小姐!”一看到宁儿,玉儿哇一声就哭了出来,她激动的冲过去紧紧的抱住宁儿,“玉儿好怕再也见不到你了。”

    “没事了,一切都过去了。”宁儿安抚的拍了拍她的背。

    “太好了,多亏贝勒爷……”放开宁儿,玉儿在瓒麒的跟前跪了下来,直磕着头,“贝勒爷,玉儿给您磕头,谢谢您救了我家小姐。”

    “玉儿!”宁儿连忙将她扶起来。

    “你不用谢我,我救宁儿是为了我自己。”瓒麒深情的看着宁儿。

    见状,玉儿不安的拉着宁儿,这个贝勒爷该不会是另一个陆少贤吧!

    “玉儿,你跟翼翔出去一下,我有话跟贝勒爷说。”

    “这……”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这怎么行?

    “玉儿,你放心,我们出去吧!”早就看出来瓒麒和宁儿之间的纠缠,翼翔自然明白他们想独处的心情。

    翼翔都这么说,玉儿虽然很不愿意,也只能点点头,跟翼翔离开房间。

    终于只有他们两个人,宁儿再也止不住满腹的思念之情,她抱住瓒麒,脸颊眷恋的靠在他胸前,听着他的心跳,闻着属于他的味道。

    “我有好多话想告诉你,可是我怕一天一夜也说不完。”

    “我们有的时间,不只是一天一夜,还有今生今世。”捧住宁儿的脸,瓒麒贪婪的看着她,霸道的说:“你给我听清楚,这一次我罚你一个月不准下床,再有下一次,我罚你今生今世都不准下床!”

    “再也不会有下一次了,可是……”

    “我们明儿个先回怡亲王府,两天后我亲自护送你回‘云家庄’,请你爹把你嫁给我。”

    “你……你知道我是……”

    “我上‘刘家当铺’找过刘掌柜,从他那儿打听到一些事,不难猜到你就是杭州首富‘云家庄’庄主云飞天的掌上明珠,只是我怎么也想不明白,你为什么那么肯定我会买下你,让你进怡亲王府当丫环?”

    “你错了,我可没肯定你会买下我,我只是在赌,听闻怡亲王府的瓒麒贝勒爱管闲事,我们知道你那天上茶楼听曲,所以决定赌一赌运气。”

    “万一你不是遇上那个恶霸,而是遇上一个真的愿意出十两银子买下你的人,那你该怎么办?”

    “翼翔和玉儿当时混在人群中,如果事情没照着我们的计划,翼翔会见机行事,出面救我脱困。”

    “原来你们都算好了,我不过是瓮中鳌,就等着上勾,是不是?”

    宁儿调皮的屈了屈膝,恭敬有礼的道:“贝勒爷诡计多端,就是瓮中鳌,我们也算不过您啊!”

    “你也不简单,竟然可以从我那儿把‘血狐狸’偷出来。”

    “那是托贝勒爷的福。”

    “不对,那是托你自己的福。”

    “此话何来?”

    “如果不是你的美色迷惑了我,让我失去防御,我怎会在知道你对“血狐狸’感兴趣的情况下,还让你把它盗走?”

    脑海闪过一道念头,宁儿顿然一悟,她气恼的抡起拳头朝着他的胸膛轻轻捶打,“好啊,原来你早就在算计我,你真可恶!”

    笑着抓住她的手,瓒麒戏谑的望着她的眼睛,“谁教你有一双独一无二的眼睛,即使遮了脸,我也能认出你。”

    什么嘛,转了半天,其实打从一开始,她就成了他的瓮中鳌!

    “你这个坏贝勒!”宁儿娇嗅的瞪了他一眼。

    瓒麒却深情款款的说:“宁儿,我爱你!”

    娇羞的撇开头,她故意刁难道:“你少甜言蜜语,我才不相信!”

    “不爱你,就不会马不停蹄的追来,不爱你,就不会在你受伤昏迷不醒的时候痛不欲生,不爱你,就不会那么费尽心机的想拥有你……”

    捂住瓒麒的嘴巴,宁儿感动的回应道:“当我落在陆少贤的手中,我这么告诉自己,如果我可以逃过这一劫,我一定要让你知道,我好爱你、好爱你……”

    吻住宁儿的嘴,瓒麒深深的吞下她给他的爱,教她今生今世都不准收走。

    排山倒海的激情快速燃烧,这个世界只剩下彼此,褪去了衣裳,当两人结为一体,他们完完全全的把自己交在对方的手中,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今生今世,他们都要如此恩恩爱爱,永不分离。

    想知道凝嫣格格如何掳获花心贝勒NB721Aィ请看《狂情贝勒》-

    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挑情贝勒最新章节 | 挑情贝勒全文阅读 | 挑情贝勒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