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跷家少爷 > 第十章

跷家少爷 第十章 作者 : 艾佟

    “老哥,有什么事情你就坐下来说,不要在那里转来转去,你怎么转,都不会有结果的!”看宇尘恋爱得那么辛苦,一下子是喜上眉梢,飘飘然的,一下子是愁云惨雾,脚步沉重,毅军还真的有那么一点不敢谈恋爱,他这个人喜欢祥和的生活,太恐怖、太刺激的日子,他敬谢不敏。

    “她现在不跟我说话,不让我送她上下班,你说,我该怎么办?”宇尘终于体会到什么叫“无头苍蝇”,他真的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是好?

    “那就想办法逼她说话啊!”不说话,就逼她说话,不吃饭,就逼她吃饭,这样子来,就这样子去,这道理非常的简单嘛!

    “是啊!这我当然知道,不过我问你,怎么个逼法?”说真的,他现在一句话也不敢乱说,深怕说错了什么,又闯下了另一场大祸。看过那么多女人,若紫是自己碰到最柔和的女人,她可以说是从来不发脾气,可是,她却也是唯一教他束手无策的女人,外柔内刚,不管是温柔,还是刚强,她都克得他死死的!

    “这……”搔着头发,毅军这会儿真的被考倒了。

    用力地将自己摔向沙发,宇尘喃喃地念道:“我知道是我疑心病重、是我爱吃醋,可是,那也是因为我爱她啊!”

    “那就告诉她啊!说你因为太爱她,所以喜欢乱吃醋,请她原谅你,这不就好了。”毅军还以为碰到什么天崩地裂的事情,原来也不过是为了吃那么一点点醋,吃醋好,有益健康嘛!

    告诉她,自己因为太爱她,所以……现在想起来,他好像从来没有跟她说过一句“我爱你”!当然,他当然没跟她说过“我爱你”,因为他害怕,怕得不到她的回应,怕她不爱他。若紫爱他吗?她爱他!如果不爱他,她不可能那么热情地将自己给他,如果不爱他,她不可能一而再,再而三地原谅自己苛刻的言语攻击。可是,若紫爱他,又为什么要跟他离婚?

    “宇尘,你怎么啦?怎么一句话都不说?”摇了一下动也不动的宇尘,毅军紧张地追问道。

    两眼直勾勾地盯着正前方,宇尘自顾自地问出他心里的疑问,“毅军,如果她爱我,为什么她要跟我离婚?”

    “什么?嫂子要跟你离婚?”不会吧!罢刚还在不说话的阶段,怎么这会儿马上进展到离婚?

    “是啊!她说,她愿意取消一年的约定,还我自由。”

    “约定?”这又是什么东西啊!我的妈呀!宇尘东一句,西一句,听得他胡里糊涂,怎么拼也拼不起来,“宇尘,我绝对相信我的联想力、分析力、推理能力都是一流的,不过,你前面不说,后面不说,专挑这个中间在说,我怎么搞得懂呢?”

    “哪来的前面不说,后面不说?事情就是这个样子嘛!”他已经够烦了,毅军还在那里NB462K簦

    摇摇头,毅军捺着性子说道:“宇尘,如果你真的希望我可以在这个时候,给你一些有建设性的帮助,我劝你最好从头说起,至少,你也该让我搞清楚什么是一年的约定。”

    一个人在这儿毫无头绪地钻研,倒不如有个人给你一点意见,吐了一口气,宇尘只好从头说了起来……

    “宇尘,说真格的,我还是搞不懂嫂子为什么会这么决定,不过,你不觉得自己也太大男人主义了?你难道没想过,今天就算没了那个颜络钦,改明儿个再来一个青梅竹马的男性朋友,你是不是也要再闹一次?爱情这玩意儿我是不懂,不过,如果没互信互谅,再怎么相爱只怕也是枉然。”听完宇尘的叙述,毅军一针见血地指出问题所在。

    “我知道,这些我都会改,可是,这也不可能一、两天就可以做到啊!”如果人的缺点可以在一夕之间没了,那么字典里就不会有“缺点”这两个字。

    “是,你说得一点也没错,不过这句话你应该去跟嫂子说,不是跟我说。”

    “我会的,但是,你也要她肯跟我说话,我才能说给她听啊!”

    搞了半天,他们还是绕回了原点。

    “好啦!我也无能为力……”突然大叫了一声,毅军灵机一动嚷道:“想要嫂子开口还不简单,找你爷爷、你爸、你妈、你妹,我保证她一定说话。”

    “对啊!若紫总不会连爷爷他们都不理吧!”

    “那是当然!不过……老哥,我还是觉得,你好像少了那么一点什么东西……”努力转着头脑,毅军思索了好一会儿,缓缓地说道:“也许,你少了那么一点浪漫的感觉。”

    “浪漫的感觉?”皱起了眉头,宇尘怀疑地说道。

    认真地点着头,他说道:“你想想看,当初嫂子嫁给你的时候,婚礼简单朴素,接着你就抛下她十年。现在,你回家了,你爱她,想要她成为你今生今世的妻子,那么,你是不是应读重新追求她一次?”

    “我现在这个样子,送她上下班、带她出去吃饭、带她去欣赏夜景,不就是在追求她吗?”

    天啊!他真的怀疑宇尘这样会受女人欢迎?

    “老哥,你可不可以不要那么公式化?浪漫一点,也许是一件很特别的事情,也许是一件很别致的礼物,反正,你要做得让嫂子觉得感动,愿意再一次选择你当她的丈夫。”太好笑了!他自个儿都还没有真正恋爱过,竟然还在这里跟一个热恋中的男人讲浪漫的感觉。

    “愿意再一次选择我当她的丈夫?”沉吟了半晌,宇尘有所顿悟地说道:“照你这么说,我应该撇开我们原本的夫妻关系,重新跟她求一次婚喽!”

    “也可以这么说啦!十年前的婚姻,你们两个都不是自愿的,那么现在再度相逢、相爱,是不是应该有一个出自真心,心甘情愿套上戒指的婚礼?”

    “我懂了!”他已经知道自己该怎么做,突然抓住毅军的手,宇尘诚恳地说道:“毅军,谢谢你!”

    “别谢得那么快,你都还没把我嫂子给重新追回来呢!”用力拍了一下好友的肩膀,毅军鼓舞道:“多动一点脑筋、多用点心,嫂子就算不让你有说话的机会,你也可以用写的啊!加油!”

    ☆☆☆

    “嫂嫂,你觉得这件淡紫色的礼服好不好看?”指着相本上的新娘礼服,郁尘兴高采烈地询问着若紫。

    “是不错,不过这么冷的天气,luo着肩,不晓得你会不会觉得冷了点?”望着那件印着碎花的淡紫色礼服,若紫心里忍不住啊起自己穿上它的画面,不晓得那会是什么样子?

    “没关系,我有羊毛料的白色披肩,可以搭在外面,就不会觉得冷。”

    “既然有披肩,那只要是你喜欢,露一点也没关系。”

    “一辈子才露这么一次而已,我一定要穿暴露一点的。”郁尘似是下定决心地说。

    一辈子……是啊!一辈子就当这么一次新娘,可是她却连一次当新娘的滋味也没体会到。披上迷人的嫁纱,做婚礼上最美丽的女人,在大家的祝福下,快乐地步上礼堂,这是一个多么令人向往的画面,然而,自己这辈子永远也无法当婚礼的女主角。

    “嫂嫂,你再看这件礼服,喜不喜欢?”翻到了另一页,郁尘询问道。

    那是一件白纱礼服,有着近半截的透明袖子,袖缘滚着波浪般的花边,样式简单,却典雅别致,若紫一看,就心动地移不开视线,好美的一件礼服!

    看了一眼嫂嫂眼中眷恋的神采,郁尘心里窃窃一笑,接着又道:“嫂嫂,我结婚那天,你穿这件礼服好不好?”

    干涩地轻轻一笑,若紫说道:“我又不是新娘子,穿这样的礼服不是很奇怪吗?”

    “只要你喜欢,你又何必在乎人家是不是觉得奇怪。”

    “好啦!你别闹了!”如果可以让她穿上结婚礼服和宇尘重结一次婚,那该有多好!只是……算了,最近,她跟宇尘两个好像陌生人似地,各过各的生活,各睡各的房间,原来的那种浓情蜜意,全都不见了,跟宇尘的关系变冷漠以后,她才知道他对自己的不信任,她已经不在意了。她好想回到原有的生活状态,享受着宇尘无微不至的照顾,窝在他的怀里数着天上的星星,听着他的心跳声,被他的热情包围……天啊!她是那么想念有着他的每一刻!

    “嫂嫂,我问你,你真的很喜欢这件礼服对不对?”

    “别问我,我不是新娘子,你应该问你自己,你喜不喜欢?”若紫看着她说。

    “我啊!很喜欢,不过,我觉得这件礼服不合我的Style。”

    “那就挑别件啊!”

    “嫂嫂,我已经挑好了,等一下就可以去试穿了!”收起了相本,郁尘说道:“嫂嫂,你等一下陪我过去试穿好不好?”

    帮郁尘把相本放回袋子里,若紫说道:“你怎么不让络哥陪你去试穿?”

    “叫他看,他都会说很漂亮。这件也漂亮,那件也漂亮,反正,他只要确定新娘是我,其他根本都无所谓!”

    “情人眼里出西施,他当然是怎么看都漂亮。”

    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事,郁尘叫道:“嫂嫂,我差一点忘了,哥哥叫我拿一样东西给你!”跑到梳妆台,打开怞屉,拿起一张小卡片,还有一个裹着包装纸的中型盒子。返回了沙发上坐了下来,她递给了若紫,故作无知地问道:“嫂嫂,你跟哥哥是不是吵架,要不然,他干么要我帮他转送礼物给你?”

    “我也不知道!”耸耸肩,若紫含糊地带了过去。这阵子,她一直避免出现在大家的面前,所以对于家里的每个人,包括宇尘,她一点也不清楚他们在做什么。而郁尘确定要结婚的事,她也是刚刚被郁尘拖进房里看相本的时候才知道。

    “嫂嫂,打开嘛!”比着她手上的礼盒和卡片,郁尘鼓舞着。

    经郁尘这么一嚷,若紫这才记起了手中的礼盒。宇尘为什么突然想到送这些东西给她?”

    怞出了卡片,若紫有些颤抖地翻开了卡片——

    爱,要互信互谅,才能天长地久

    我——正在努力地学习

    激动的心,像冲破堤防的大浪,掀起了翻云覆雨的汹涌;眼角,染上了泪珠,他爱她,宇尘是真的爱她!

    “嫂嫂,卡片上写什么?”

    侧过脸,若紫偷偷抹了一下眼角,哽咽道:“没什么。”

    “嫂嫂,还有礼物!”按捺住心里的雀跃,郁尘又道。

    慢条斯理地拆开了礼物,若紫拿出了纸盒中的水晶音乐盒。

    “哇塞!好漂亮哦!”

    打开音乐盒,倾听着里头流泻而出那叮叮当当的音乐声,若紫发现里头摆着一张纸条。打开纸条,上头写着——送给十六岁,我那位孤独的小新娘郢若紫。

    他知道了,他知道十年前的真相,她的眼泪终于止不住地滑了下来。

    “嫂嫂,你怎么了?”

    摇着头,若紫无言地说着,“没事!”跟着,抱起了礼物和卡片,匆匆地说了一声,“对不起!”便冲出了郁尘的卧房。

    太好了!嫂嫂感动了!郁尘差点兴奋得叫出来,哥哥的第一步计划已经成功了,再下来,要准备第二步计划、第三步计划。对了!先打电话跟哥哥通风报信。

    ☆☆☆

    一挂上郁尘的电话,宇尘忍不住兴奋地大叫道:“哇塞!成功了!”

    “老哥,节制一点,求婚还没成功,别那么开心!”凌宇尘就是凌宇尘,天生的行动派,前天他才提了一点意见,今天宇尘就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等着今晚就将娇妻诱回怀抱。

    “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好的开始就是成功的一半!’我这会儿已经打动了我老婆的心,接下来还有什么问题?”

    原本他心里盼的只是若紫的原谅,但是仔细思考过毅军的话,回想过去和现在,他心里忽然明白,自己要做的不只是如此而已,他亏欠若紫十年,所以他必须先为十年前道歉,再下来,他还要给若紫一场婚礼,要她当一个幸福、快乐的新娘,再次跟自己携手步上结婚礼堂。既然现在他还不能用言语跟她表白,那他就用字,来写出自己心里的话,不过,听到郁尘说若紫哭了,他真的很心疼,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动作,她竟然就可以感动得哭成那样,可想而知她是多么地容易满足。

    “老哥,说真格的,我真的好羡慕你!嫂子气质赢过众家美女,就已经够教人嫉妒了,她还那么温柔、体贴,那么善良、多情,我真不知道,你到底是走什么狗屎运!”

    “如果羡慕的话,就努力睁大眼睛看看四周的美女,说不定哪天就那么不小心被你撞到一个。”宇尘挑眉道。

    “我运气会那么好吗?”毅军撇撇唇道。

    “这可难说哦!”跟着,宇尘转而说道:“毅军,打个电话跟你那个礼服公司的朋友说一声,只要若紫礼服一试穿过了,就请他打电话过来通知我,我好赶去拿礼服。”

    “你放心,这事我早就交代妥当了,保证今晚把礼服送到嫂子面前。”

    “谢啦!”

    ☆☆☆

    凌颢一声令下,强迫今天的晚餐全家都得到齐,任何人都不可假藉生病等名义躲在房里,说是有重要的事情宣布。所以,在缺席好些天之后,若紫今晚乖乖地、毫无考虑地走近餐桌。

    晚餐桌上一如往常的安静、祥和,只是一顿饭吃下来,若紫可谓是食不下咽。宇尘的眼睛,从头到尾盯着她不放,害得她吃也不是,不吃又不行,有一口、没一口,熬了快一个小时,才把晚餐给吞进肚子里。

    用完了餐,终于进到客厅,一家人围着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就等着今晚凌颢的重大宣布。

    看了一眼在场的每个人,凌颢清了清喉咙说道:“宇尘回家也有四个月了,这段日子,我左思右想,总觉得该为宇尘和若紫补个婚礼。若紫嫁到我们凌家已经十年多了,这些年来为我们大家做得也不少,当初没让她风风光光像一般的新娘子嫁进凌家,这实在是太委屈她了,所以,我希望能赶在郁尘结婚之前,先让宇尘和若紫再结一次婚,你们大家有没有意见?”

    此时客厅净是一片沉静,然而在场的人除了若紫是真的愣得不知作何反应之外,其他每个人心里其实早是清清楚楚,只不过,为了配合凌颢这一席话,大伙儿还是装模作样,故作思考了一番。

    过了好一会儿,凌纪扬开了口说道:“爸,这件事我跟文莲没有任何意见,不过,婚要结这个蜜月也不能少。若紫在凌家这么多年,都还没有机会出国四处看看,不如趁这次的蜜月,让宇尘带若紫到国外享受一下小俩口独处的生活。”

    “是啊!爸,宇尘和若紫出国的旅费就由我和纪扬负责,算是我们送给他们小俩口的结婚礼物。”王文莲也乐见其成地表示着。

    “也好!若紫工作这么久,还没有休假过,这会儿由宇尘陪她四处游山玩水,也是应该的。”点了点头,凌颢转向宇尘问道:“宇尘,你怎么说呢?”

    一听到凌颢征询宇尘的意见,若紫不自觉地竖起了耳朵。

    “爷爷,婚礼和蜜月我全都没有意见,只是,我希望这次的婚礼隆重、盛大一点,我希望若紫在大家的祝福下,快快乐乐地做我凌宇尘的新娘,高高兴兴地当我们凌家的媳妇。婚礼的过程还有排场,我要当作一个全新的婚礼来安排,而不是一个补办的婚礼而已。”

    “当然,穿新娘礼服、拍新娘照还有宴客,这一样都不能少。”凌颢从来没想过会有这么一天,现在,看着宇尘那么用心良苦地想给若紫一个全新的开始,他心里真的很安慰,他总算没有愧对好友临终的交托。

    跟着,大伙儿开始讨论在哪里宴客、该请哪些人,就好像这场婚礼已经迫在眉睫,不得不快点加紧脚步似地。

    而宇尘刚刚说的每一句,此时却在若紫的心里激荡、翻腾……

    ☆☆☆

    这一路从客厅回到卧房的途中,若紫整个心情还笼罩在那场突如其来的提议。有可能吗?她真的要再嫁给宇尘一次?她真的要再当一次新娘,一个幸福、快乐的新娘?

    打开卧房的门,她茫茫然地走进房里,浑然未察觉到静悄悄紧跟在身后的宇尘。

    望着恬静而美丽地躺在床上的那袭白纱,若紫所有的意识在一瞬间全模糊了。这是她下午去试穿的那件白纱,穿上去的时候,她幻想着自己是个新娘,一个最漂亮的新娘,然后踩着洒落满地的花瓣,随着结婚进行曲走近宇尘的身旁,成了他的新娘……

    它为什么在这里?她抚着白纱的花边,触摸着这件娇柔的礼服……

    “喜欢吗?”宇尘的声音,低沉而温柔地在若紫的耳边响起。

    缓缓地转过头去,望着他眼里的深情,她此时心湖掀起了一波又一波的涟漪。她怎么会看不出来他爱她呢?这一刻在他的眼里,那绝对是最真挚的情感流露,它们闪烁着无言的“我爱你”。

    “我忘了告诉你,从我在办公室见到你的一刻起,我就没有打算让你走出我的生命。离婚的承诺是骗人的,因为我要的不只是一年而已,我要的是生生世世。”慢慢地走到若紫的面前,他执起若紫的手缱绻地说道:“我知道,我是一个很自私的男人,大男人主义、独裁、为所欲为、咄咄逼人,我有一大堆的缺点,但是请相信我,我会用心地学习给自己机会去相信别人。若紫,我爱你,我真的爱你。”

    激动得抱住宇尘,若紫温柔地说道:“在我的眼里,凌宇尘就是凌宇尘,不管他有多少的缺点,或是他有多少的优点,他只是一个我深爱的男人,一个我想要托付一辈子的男人。”

    捧着她的脸庞,宇尘轻柔地碰触着那教自己眷恋、悸动的娇容,她是如此地美丽,而自己是如此地爱她。

    “对不起!我爱你!”宇尘缠绵地覆上若紫的唇,细腻地接触,痴恋地纠葛,他由浅转深,索取她嘴里的甜蜜,吞噬着她回应的声吟。褪去她的衣服,恋着每一寸肌肤,用双手在她身上留下一道又一道的炽热,走进她迷人的香气里,跟她一起飞越情爱响宴……

    ☆☆☆

    在初夏的骄阳下,郢浩升的墓园里出现了一对深情缱绻的俪人。若紫微隆的肚子有着五个月大的身孕,是凌家第一个要出世的小宝宝。

    “爷爷,这是我第一次带宇尘来看您,您一定很高兴,对不对?爷爷,再四个多月以后,我就要当妈妈了,您一定很开心吧!宇尘说,小宝宝的名字要取为‘怀升’,‘怀’是怀念的‘怀’,‘升’就是您的‘升’,这个名字要送给您,让您知道,我们一辈子都会怀念着您。”

    “爷爷,我是宇尘,很抱歉在将近十一年之后才来看您。爷爷,我是特别来谢谢您,谢谢您把若紫送进我的生命,虽然我曾经辜负了她十年,让她等待了十年,但是我向您保证,在未来的每个日子里,我都会用整个生命来爱她、保护她。”

    “爷爷,宇尘说以后要常常带我来看您,常来跟你说说话,希望您不要觉得我很唠叨,还有,爷爷,我要告诉您,我爱您。”

    深深地一鞠躬,宇尘温柔地牵着若紫的手,缓缓地走下墓园的台阶-

    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跷家少爷最新章节 | 跷家少爷全文阅读 | 跷家少爷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