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采红妆 > 第十章

采红妆 第十章 作者 : 艾佟

    打开房门,秦舞阳悄悄的把头探了出来,确定外头没人,她松了一口气的走出房门,虽然大伙儿再三叮咛,她得乖乖的待在客房,可是她怎么受得了成天闷在房里,而且,一想到耶律喀找不到她的人会有多焦急,她更是坐不住,她得想个法子让他明白自个儿的处境。

    关上房门,她蹑手蹑脚的步下台阶,走进小院子,来一个深呼吸,外头的空气果然新鲜。

    “我就说,她安分不了多久。”

    “所以我说,我们应该把外边的情形一五一十告诉她。”

    唉,难道不能给她一点点喘气的机会吗?优雅的转过身,秦舞阳笑盈盈的看著一搭一唱的君恋星和寒柳月,“这么晚了,两位姊姊怎么还不上床歇息?”

    “你为何不上床歇息?”君恋星反问。

    “我……闷啊!”

    “我们也闷啊!”两人很有默契的异口同声。

    唇角微微怞动一下,秦舞阳带著羡慕的口吻道:“你们一个可以上街偷人家的银子,一个可以上饭馆骗吃骗喝,日子应该过得很快活啊!”

    “我还真想上街施展我高超的偷术。”提起这事,君恋星就郁闷。虽然莫邪不阻止她行窃,可嫁了人就是麻烦,太多的牵绊致使她变得小心谨慎,经常只能目送银子远去,心痛啊!

    “我已经忘了骗吃骗喝是什么样的滋味。”寒柳月比君恋星还要凄惨,卫楚风根本不给她骗吃骗喝的机会。

    “难不成你们都改邪归正了?”这是天大的笑话。

    “差不多了!”两人再一次同声道。

    挑了挑眉,秦舞阳显然还半信半疑。

    “你必须待在客房,我们必须待在客栈,说起来我们的处境没两样,你就别抱怨了。”君恋星实在很不甘心自己被禁足,千辛万苦来到这儿,难道不应该出去赚点盘缠吗?

    “这话是什么意思?”

    “耶律喀为了你封守城门、大肆搜索,楚风和莫邪认为我们还是别到处乱跑惹是生非比较妥当,以免引来注目。”

    抓住寒柳月,秦舞阳按捺不住那股激动的情绪,“你说耶律喀在找我?”

    “他已经搞得上京草木皆兵,看样子,他对你很认真哦!”

    闻言,心都揪在一块,她不知不觉的喃喃自语,“找不到我,他不会罢休。”

    眼睛半眯,君恋星饶富兴味的打量她,“你对那个家伙动心了?”

    “我……你别胡说八道,”

    “是吗?”

    “我自个儿在想什么,我会比你不清楚吗?”

    狡猾的一笑,君恋星云淡风轻的道:“你脸红了。”

    双手自然的摸上面颊,冰冰凉凉的,不像是脸红时的触感,不过,她却心虚的不敢出言反驳。

    “不打自招了吧!”

    受骗上当,秦舞阳气嘟嘟的鼓著腮帮子,她都忘了这个女人心眼很多。

    “你真的爱上那个家伙?”寒柳月惊异的瞪大眼睛。

    “我……我……不成吗?”

    用力摇头,寒柳月好无辜的眨著眼睛,她只是搞不清楚状况。

    “当然成,你想爱上大辽的皇上也无防,可是,你何必瞒著我们?”君恋星没好气的道。真是可笑,他们竟然还跋山涉水赶来这儿救她。

    “我……我有难言之隐嘛!”

    “我们是好姊妹,我们之间有何不能直言?”

    咬著下唇,她好无力的说:“我不希望给爹添麻烦。”

    “你已经给他添了不少麻烦,再来一个也没什么大不了。”

    欲言又止,秦舞阳还是乖乖的把嘴巴闭上。她根本说不过眼前这张利嘴,还是省点力气吧!

    “这是喜事,怎么可以说是麻烦呢?”寒柳月实在是想不通。

    两人白眼一翻。这个女人的脑子果然比她们来得天真简单。

    “你们那是什么表情?”好像在嘲笑她头脑简单四肢发达,好吧,她的脑子是小了点,可是还不至于凄惨到只装得下稻草。

    “你忘了秦伯伯曾经是扬州知府吗?”

    “那又如何?”

    “宋辽是敌非友,你想秦伯伯能够毫无顾忌吗?”

    “这……用得著如此多虑吗?”

    “对你来说不用,可惜秦伯伯不是你。”

    寒柳月张开嘴巴,又闭上嘴巴。她不是秦伯伯,当然也不能代他表示意见。

    “舞阳,反正我们这会儿是被困在此地走不成了,你可以好好想清楚,他值得你向秦伯伯坦白吗?”

    不可否认,如今被困在这儿,还真教她松了口气,不过,她如何向爹开口呢?

    得知耶律喀为了她搞得上京草木皆兵,秦舞阳就更是坐立难安,恨不得插翅飞出这儿。她真的好想见他,她可以感觉得到他离自己很近,近到跨过一道门槛,她就能够触摸到他,几天不见,他这会儿可好?

    “你有心事。”秦梦天无声无息的走进房里。

    正了正自己,她强颜欢笑的说:“爹,我哪会有心事?”

    “你是我的女儿,我还会看不出来吗?”

    “我真的没有心事。”

    “没有什么事不能告诉爹,别忘了你是爹的宝贝。”

    咬著下唇,她实在不知道如何开口是好。

    显然明白她的难以启齿,他主动道来,“你是不是想回去找耶律喀?”

    惊讶的瞪大眼睛,她有表现得如此明白吗?

    “告诉爹,他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他……傲慢自大、蛮不讲理、老爱惹我生气,可是……”

    “可是如何?”

    甜蜜的一笑,她羞答答的说:“他待我真的很好,虽然霸道了点。”

    “你是不是爱上他?”

    “我……爹已经看出来了是吗?”抿著嘴,她怯怯的看著他。

    “你茶不思饭不想,我怎么会看不出来你心中有所牵挂?”

    “爹,对不起!”

    “你做错了什么?”

    “我不应该爱上他,我知道这会令爹为难。”

    摇了摇头,他开明的说:“爹已经不是朝廷命官,何来的为难?再说,有什么事比你的幸福来得重要,爹很高兴你找到值得托付终身的如意郎君,我终于可以向你九泉之下的娘亲交代。”

    “爹不反对?”

    “他为了你劳师动众,可见对你用情之深,我怎么还能反对呢?”

    “可是,人家舍不得爹。”秦舞阳撒娇的赖进秦梦天的怀里。

    “傻孩子,你总是要嫁人,总有离开爹爹的一天,只是爹没想到你已经长大了,一时之间还没准备好。”

    “爹,你跟我一起留下来好吗?”

    “我得回扬州,你忘了府里还有很多人得倚靠我,我不能丢下他们不管。”

    “我不放心爹。”

    “爹答应你,若是宋辽两国可以和平共处,爹就带著大伙儿来这儿找你。”

    伸出手,秦舞阳像个小孩子的要求,“我们打勾勾,你不可以忘了哦!”

    点点头,秦梦天慎重其事的跟她打勾勾。

    “爹,你在这儿多陪女儿一些时日好吗?”

    “当然,没看著你穿戴凤冠霞帔坐上花轿,风风光光的嫁过去,爹怎么能放心离开?”

    激动的抱住爹,她已经感觉得到那股分离的愁绪。

    拍了拍她的肩膀,他很不舍的说:“好了,去找他吧!”

    “不,我等著他来找我。”

    “别折磨他了,他找你找得快发疯了。”

    “爹见过他?”

    “昨儿个上街打探情势,我跟他打过照面,他若是个聪明人,说不定已经联想到我们的关系,找上这儿。”

    闻言,她心儿怦怦的越跳越快,她虽然生得像仙逝的娘,可是眉宇之间的神采,还有举手投足都有爹的影子。

    “不好了……老爷,不好了,出事了。”声音由远而近,小昭跌跌撞撞的冲进客房,比手画脚的指著外头,她心急的想解释清楚外头的状况,可是声音像卡在喉咙,怎么也发不出来。

    “别急,先喘口气再说。”秦梦天气定神闲,似乎一切都在他的掌握当中。

    咽了好几口口水,喘了几口气,小昭终于断断续续的把话挤出来,“外头……好多官兵……客栈被包围了。”

    他来了吗?颤抖的看著外头,秦舞阳迫不及待的想飞进他的怀里。

    “他比我以为的还要聪明。”秦梦天赞赏的看了女儿一眼,她羞红了脸。

    “老爷,他们是不是来抓小姐?”小昭显然还没搞清楚状况,

    “没关系。”

    摸著头,小昭又心急又迷惑,“君姑娘他们也说没关系,为何大伙儿一点都不担心呢,小姐这会儿不是很危险吗?”

    “小昭,来者是你未来的姑爷。”秦梦天笑著道。

    “姑……姑爷?”小昭惊愕的瞪大眼睛。

    “走吧,我们去迎接你未来的姑爷。”话落,秦梦天率先住外头走去。

    虽然摸不著头绪,小昭还是快步的跟了过去,留下满怀雀跃的秦舞阳,她像等待新郎官的新嫁娘,盼著耶律喀来迎接她。

    恭恭敬敬的拜见未来的岳父大人,得到他的首肯,耶律喀终于如愿的见到秦舞阳,虽然短短几天不见,他却好像经历十八寒暑的煎熬。

    “以后不要再吓我了,你知道我有多么害怕失去你吗?没有你,我也不想活了。”虽然她已经近在眼前,那股强烈害怕失去她的恐慌却依然没有离开他。

    骄傲的扬起下巴,秦舞阳存心刁难他,“我早就告诉过你,我爹一定会想法子找到我。”

    “我错了。”为了满足私心,他的确让她受了不少委屈。

    “你一句错了,就想把过去的罪行一笔勾销吗?”

    “那你的意思呢?”

    偏著头,她显得好苦恼,“这个嘛……我得好好想想看。”

    “好好好,你慢慢琢磨,我们先回王府好吗?”

    “不要!”

    脸色一变,他心急如焚的提醒她,“你说过不会离开我。”

    “我有说要离开你吗?”她没好气的赏了他一记白眼。说他聪明,有时候他又笨得要命。

    “可是你不跟我回王府啊!”耶律喀孩子气的嘟起嘴巴。

    眉一挑,她像在对小孩子训话似的问:“你准备好八人大轿了吗?”

    “我……还没,可是我会立刻筹备婚礼,风风光光的把你迎进王府。”他再也不会让她受到一丁点的屈辱。

    “我就待在这儿,等你备妥花轿。”

    “你在这儿我不放心。”

    “跟你回去我不放心。”

    “我娘已经答应我们的亲事,你用不著担心。”

    “我知道王妃一定会答应。”他这么缠人,王妃能不点头吗?

    “那你有什么好不放心?”

    “谁知道你会不会变心。”

    顿了一下,他豁然开朗,“除了你,我谁也不爱。”

    强忍著甜蜜蜜的喜悦之情,她硬是摆出高傲的姿态,“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说话算话?”

    “我爱你,天地可鉴!”

    “是吗?”

    为了证明自己深情不侮,耶律喀举起手发誓,“我若移情变心,天打雷劈,死……”

    冲上前捂住他的嘴巴,她惊慌的道:“我不要你发任何毒誓,无论将来如何,我都要你好好活著。”

    握住她的手,他深情的落下一吻,“朝阳,我真的好爱、好爱你,今生今世,来生来世,我都要你当我的妻子。”

    “我相信你。”

    “跟我回去好吗?”

    “我已经跟定你了,我不跟你回王府,还能上哪儿?”她羞答答的红了脸。

    紧紧的将她搂进怀里,他觉得自个儿好像在作梦,“我真的拥有你了吗?”

    “我是你的,我爱你,今生今世,来生来世。”

    “老天爷,我终于等到你的爱。”他的吻激动的落在她脸颊,最后流连于她柔软的小嘴,她热情的回应让他终于感觉到踏实。

    许久,他依依不舍的放开她,紧紧抓住她的手,“陪我去见岳父大人,我想亲自请求他把你许给我。”

    开心的点点头,她反手回握他的,随他步出客房……

    【全书完】

    扬州三大拜金女,偷、拐、骗样样来,保证让您看了笑开怀,看完秦舞阳的浪漫故事,别忘了--

    *欲知扬州第一奇女子--君恋星的精彩故事,别错过艾佟花园系列369凤凰配之一《戏窃儿》

    *欲知威震四方馆主之女--寒柳月的动人故事,别错过艾佟花园系列382凤凰配之二《宠娇妻》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采红妆最新章节 | 采红妆全文阅读 | 采红妆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