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盗情火花 > 第十章

盗情火花 第十章 作者 : 艾佟

    天事不登三宝殿,一个只见过一次面的女人,在事隔那么久之后,却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啸傲相信这一定不安好意,尤其这个女人是苏亚获——一个被惯坏的千金大小姐。

    "苏小姐,今天找我有什么贵干?"除了逸筑,对女人,他祁啸傲一向没什么耐性可言,不过,有道是来者是客,看在祁苏两家友谊的份上,这礼貌还是不能少。

    "贵干是不敢说,只是有一件事一直搁在心里,我愈想良心就愈不安,所以我决定告诉祁先生,以减轻我犯下的过错。"

    若有所思地看着亚荻,啸傲嘴角轻轻一扬,那一次看到她,她姿态高傲不可一世,今天,却变得客气有礼,这里头肯定大有文章。

    笑了笑,啸傲悠哉地说道:"苏小姐,有话请直说。"说起话来拐弯抹角,一副好人的姿态,他倒想看看她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事情是这样子的,当初我爷爷谎称我跟你有婚约在身,我因为有意中人,想拒绝掉这门婚事,可是爷爷说婚事已定,除非你有其他的女人,否则我不能退婚,所以我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只好央求我的好朋友帮忙,请她勾引你,让我可以从这件婚事全身而退。"

    "你的好朋友就是逸筑?"他明白了,怪不得逸筑当初会那样喃喃自语。

    点了点头,亚荻接着又道:"逸筑跟你在一起之后,我去找爷爷,爷爷才告诉我,根本没有婚约这件事,只是他跟祁爷爷两个人口头说说而已。知道真相之后,我就跑去告诉逸筑,让她不用再继续演戏下去,可是,以你的家世、背景,逸筑说什么也不愿意。逸筑对你的感情是真是假,我是不清楚,可是,我一定要告诉你她接近你的真相,否则,我良心会不安。

    黄鼠狼给鸡拜年!看着亚荻,啸傲觉得可悲,如果她真的是逸筑的好朋友,她这会儿出卖自己的好朋友,难道就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吗?如果事情真像她说的,她也真是逸筑的好朋友,她将真相告诉逸筑的时候,逸筑就应该会告诉她,其实从头到尾,一直都是他主动接近逸筑,可是她却不知道,这不是很奇怪吗?

    "苏小姐,很冒昧地问你一句话,逸筑当初为什么要答应帮你?"说他信任逸筑,倒不如说他了解逸筑,如果不是有什么逼不得已的原因,她不可能帮这种忙,那是有违她的良心。

    犹豫了一会儿,似乎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说出来,最后在看到啸傲眼中的精锐后,亚荻感到无法遁逃的从实招来,"她老爸生前帮人家作保,欠了钱,法院要查封她家,我是她的好朋友,所以我拿了两百五十万借她,而她为了报恩,当然很乐意帮我这个忙,何况,对象是'祁氏集团'的总经理,她岂有不帮的道理?"

    这女人想尽办法要他以为——逸筑是个爱慕虚荣的女人,她这是为什么?

    "逸筑什么时候向你借两百五十万,"

    "三年前。"

    "谢谢你好心地跑来告诉我,现在我已经知道了。"

    "祁先生……"

    "你等一下。"拿出支票簿,啸傲很快地写下一张三百万的支票,然后另外又写了张收据,一起递给亚荻,"这是逸筑欠你的钱,另外的五十万,就当是这三年的利息钱,请你签收。"

    瞪着手中的支票,亚荻不敢相信啸傲的反应竟然是帮逸筑还钱!

    "祁先生,我可不是来跟你要钱的,我只是好心好意地来告诉你真相,免得你被逸筑骗了。"

    "我不是说了,我已经知道了,也很谢谢你的好意。"似笑非笑,啸傲莫测高深地看着亚荻。

    "那……"她要的不是这样子而已,她要祁啸傲觉得自己受骗,她要祁啸傲跟逸筑分手,她不要逸筑得意地飞上枝头当凤凰。

    "苏小姐还有其它的事要说吗?"啸傲一副很客气地询问道。

    她不甘心,她一定要破坏!

    "祁先生,看在我们祁苏两家的情分上,还有一件事我一定要告诉你。"

    "请说。"他认为这个女人的话真多!

    "表面上,逸筑看起来文文静静像个淑女,事实上,她很会招惹男人,很会玩弄男人的感情,我劝你,可要小心提防,免得以后她给你戴绿帽子。"

    再也没办法维持表面的客套,啸傲冷漠地说道:"苏小姐,你这样子毁谤自己的好朋友,你不觉得太卑鄙、太不讲道义了吗?"

    吓了一跳,亚荻结巴道:"我……是看不过逸筑的行为,好心地告诉你。"

    "真的是这样子的吗?"

    "当……当然。"

    沉吟了半晌,啸傲语气犀利地责备道:"苏小姐,如果我是你的好朋友,我会觉得自己很可悲,你根本不是一个值得掏心掏肺的朋友。我不明白逸筑跟你有什么仇恨,让你非要如此攻击她不可,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我替逸筑感到难过,她当初一定是瞎了眼,才会跟你成为好朋友。"将办公椅转到背面,啸傲摆明下逐客令,"苏小姐,我这里不欢迎你这种爱道人是非的女人,现在请你马上走人,还有,请你把收据签好,顺便盖上你的手印,以后.逸筑再也不欠你什么。"

    头一遭,亚荻感到狼狈不堪,她不但没有达到丑化逸筑的目的,却反过来被狠狠地训了一顿,于是匆匆忙忙地签下收据,盖上手印,赶紧走人。

    正当亚荻落荒而逃的冲出办公室,启邦刚好跟她擦身而过地走进办公室。

    "苏亚荻怎么会跑到你这里来?"

    听到启邦的声音,啸傲才将椅子转了回来,"来扯人家的后腿。"

    "扯谁的后腿?"将手中的公文放在啸傲的桌上,启邦看到了一旁的支票簿,还有亚荻签下的收据。

    "逸筑。"

    "咳!"像梗到一样,启邦突然一阵咳嗽。

    挑了挑眉,啸傲质疑道:"怎么?突然变得那么激动,是不是知道什么?"

    虽然答应昀姗不说,不过,苏亚荻那个女人都跑到啸傲面前搬弄是非,看样子他不把知道的事情全盘托出也不行了。于是,他将昀姗告诉他的事,从头娓娓遭来。

    "为什么到现在才告诉我?"知道所有的一切,对逸筑,他有更深的怜惜,他一定要给她幸荷。

    "我答应昀蚶不说,我想,她之所以不要我说,是希望整件事由何逸筑来告诉你。"看着桌上的收据,启邦说道:"你帮何逸筑还钱?"

    "跟苏亚荻那种女人在一起,逸筑迟早会枝她给卖了,现在钱还清,逸筑再也不欠她,以后她就没有借口找逸筑的麻烦。"

    "对了,听仲维说,你和何逸筑打算结婚了。"

    "快了,只要她点头。"

    XXX

    "唷!晚上不留在你的启邦那里陪他吃饭、加班,却跑来请我吃饭,你不担心他饿肚子吗?"惊讶地对着昀姗眨了眨眼睛,逸筑取笑道。

    "哎呀!太久没看到你,想念你嘛!"

    "不会吧!前天我们中午还一起吃饭呢!"

    看到逸筑那副笑得合不拢嘴的样子,昀姗擞嘴遭:"我发现,你就只会寻我一个人开心,对别人,你都不会这个样子。"

    "那是因为你在我的心目中亲如姐妹,是我的开心果。"望着昀姗的跟眸,载满了浓浓的情感。

    眼眶突然泛起了水气,昀姗感动地叫道:"你很讨厌,想弄哭人家也不是这个样子。"

    "不可以哭,要不然詹启邦以为我欺负你,以后就不让我跟你见面。"

    破"涕"为笑,昀栅反驳道:"他哪敢禁止我们两个见面,你老公可是他的上司耶!"

    一脸的疑惑,逸筑奇怪道:"我哪时候结了婚,有了老公,我怎么不知道?"

    "小姐,不要再跟我装了,我都知道了,你跟祁啸傲现在是还没结婚.不过,就快了嘛!好像是……十二月底,对不对?"

    摇摇头,逸筑好笑地说道:"昀姗,你在做白日梦啊!我怎么不知道自己再过两个月就要结婚了?"以她现在跟啸傲的情况来看,一个礼拜跑杨梅,一个礼拜在祁家,感觉上像对夫妻,可是事实上,啸傲连婚都还没求,他们甚至称不上是未婚夫妻呢!

    "你还瞒我,我明明听启邦说,你跟祁啸傲十二月底要步上结婚礼堂。"

    笑了笑,逸筑了解地说道:"我想,詹启邦一定是这样子跟你说,"清了清喉咙,她匝着嗓门道:"人家啸傲和何逸筑十二月底就要结婚,不如,我们也跟他们一起结婚好了。"

    吃惊地瞪着逸筑,昀姗不可思议地嚷道:"逸筑,你真的好神,启邦就是这个样子跟我说的耶!"

    "结果你怎么回答?"有时候,昀姗真的是少根筋,糊涂啊!

    "我就说:他们是他们,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啊!"

    "那么,他一定很失望,然后哀怨地叹他好命苦,对不对?"

    张大嘴巴,昀姗愣愣地道:"逸筑,你真的好神,什么都知道!"

    "昀姗,其实可以跟你同个时间步上结婚礼堂,我会很开心。"她希望这么做可以帮得上詹启邦。

    "可是,我还没有为人妻、为人媳妇的准备。"

    "这的确是个很大的问题,不过,如果你亨心调整自己的心态,认知婚姻的意义,我想这个问题就可以解决。"

    "好吧!我考虑看看。"看了一眼手表,昀姗突然紧张兮兮地问道:"逸筑,如果我做了什么你不高兴的事情,你会跟我生气吗?"

    "既然是不高兴,那当然是会生气啊!"

    "那……"懊恼、不安,昀姗一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样子。

    充满迷惑,逸筑不解地说道:"昀姗,跟你开个玩笑,你干嘛这么认真,这一点也不像你哦!"

    "我……人家是认真的啁,谁知道你是在跟我开玩笑?"

    "好吧!你很认真,那你告诉我,你做了什么我会不高兴的事?"

    再瞄一次手表,看了一下门口,昀姗才道:"有个人想见你,可是他又怕你不肯见他,所以他拜托我出面约你。""是孟晟对不对?"点了点头,昀姗不懂地说道:"我真的不明白,盂晟为什么怕你不肯见他,你又不是那么小心跟的人,你不过是拒绝他的爱,又不是拒绝他的友情。"

    "也许他觉得我会尴尬,不敢跟他见面吧?"逸筑漫不经心地说道。

    "逸筑,如果你真的不想见他,就不要勉强。"

    "你不是说了,我又不是那么小心眼的人,事情都过去了,何必挂在心上。"

    "听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说着,盂晟正好朝着她们的位子走过来,于是昀姗连忙起身,对逸筑说道:"逸筑,孟晟来了,你们两个单独聊聊,我去一下洗手间,马上回来。"

    逸筑默默地点点头。

    跟孟员打了声招呼,昀栅转身往洗手间走去。

    这个时候,孟晟已经走到了桌边,"逸筑!"

    "坐吧!"

    孟晟静静的坐了下来,踟蹰了一会儿,才道:"逸筑,我知道你一定不想回忆过去的事,不过,我一定要跟你说,对那天晚上的事,我真的很抱歉。"

    "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谁也别再提了。"逸筑说得云淡风清。

    "谢谢你,最后,我祝福你,一辈子快快乐乐、幸幸福福。"他知道即使逸筑可以忘怀那个晚上发生的事,他们的友谊也无法回复到过去。

    千言万语,有很多事情无法言语,时间会冲淡过去的痕迹,然而不管如何,她都很感谢孟晟给过她的友谊、给过她的关心。

    "孟晟,谢谢你,我会珍惜你给我的祝福。"逸筑真心诚意地说道。

    "我走了。"对他来说,能够得到她的谅解,他已经很满足了。

    不让自己继续留恋,孟晟翩然地离去,仿佛他不曾来过似的。

    过了一会儿,昀姗回到座位上,"孟晟呢?"

    "回去了。"

    看到逸筑那不想多说的样子,昀姗电不再多说什么,"逸筑,想不想去我公司走走?"

    "怎么,一个晚上没看到詹启邦,心里头很不是滋味,是不是?"逸筑逗道。

    "反正闲也是闲着,到他那里转转,可以打发时间,你也可以顺便去查你老公的勤啊!"每天晚上都见面,突然没见着,她心里真的怪别扭的。

    "不要找借口,事实就是事实,走吧!"

    XXX

    今晚的风特别的温柔,仿佛在为有情人营造气氛,让星空之下更加美丽。

    赤着脚、手牵着手,啸傲和逸筑漫无目的地在海滩上筑起脚印。

    "逸筑,想不想到国外散散心?"啸傲看似无心地问道。

    "我没想过。"她的确没想过,因为她的处境不容她想那么多,不过,以后她会有很多做梦的机会,她欠亚荻的钱再过不了多久就可以还清了。

    "那如果现在让你想,你想不想?"

    摇摇头,逸筑说道:"还不想。"

    "那你有设有想过去什么地方度蜜月?"啸傲愈问愈有兴致。

    "度蜜月?"

    看着逸筑那脸的茫然,啸傲故意曲解道:"就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在新婚的时候,两个人单独到外头浓情蜜意一些日子,以增进夫妻之间的感情,那就是'度蜜月'。"

    哭笑不得地看着啸傲,逸筑伤脑筋地说道:"我知道什么叫'度蜜月'。"

    "那你说说看,你想到什么地方度蜜月?"

    偏着头,她煞是认真地想着,"也许法国、也许英国、也许夏威夷、电许关岛,也许……"摇摇头,她叹道:"太多太多了,没仔细想过,也不知道。"

    "那你就仔细想啊!又是法国、又是英国、又要飞夏威夷、关岛,那么多地方,两个礼拜怎么够用?"

    "这个问题太伤脑筋了,要从长计划,我现在没办法想。"

    "那你随便想一个嘛!"

    眨着眼睛,逸筑怀疑道:"这个可以随便想吗?"

    "这……当然可以。"

    终于忍不住的笑了出来,她好脾气地问道:"你也别再拐弯抹角了,你就直截了当地跟我说,你现在心里究竟想说什么?"

    原来她早猜到他有话要说,只是故意陪着他兜圈子!

    突然握住她的双手,啸傲认真而严肃地说道:"嫁给我。"

    "你确定自己想娶我?"

    "我百分之两百确定。"

    挣脱啸傲的手,逸筑仰望着天,静静地凝视半晌,才缓缓而沉重地道:"有件事,我一直没跟你说,我想,你应该听了它之后,再来决定你要不要娶我。"

    "逸筑,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没有办法改变我想娶你的决心。"顺着逸筑的视线,啸傲望着满天星辰,接着又道:"从那天宴会听到你喃喃自语的声音开始,就注定我的生命要因你的出现而转变。"轻柔地握住她的肩膀,他深情地表白道:"我爱你。"

    "我也爱你,好爱、好爱。"投进他的怀里,逸筑激动地说道:"你既然听到我的自言自语,你难道都没有怀疑我接近你的动机吗?"当时四下无人,她以为没有人听到,没想到……

    "我觉得那段话很奇怪,不过,我从来没想过你接近我的动机,因为你根本不队识我,从一开始,都是我主动送上门,是我缠着你。"

    "我……"

    "什么都别说,我全都知道了。"

    拉开啸傲,逸筑惊讶地说道:"你是说,你已经知道……"

    拿出口袋的收据,啸傲将它交给逸筑,"这是我为你准备的结婚礼物。"

    摊开收据,逸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所看到的。

    "我帮你还了两百五十万,也给了苏亚荻五十万的利息,从此,你跟她之间的债务一笔勾销。"

    "啸傲,这份结婚礼物实在是太贵重了,我不能收,我已快存够两百五十万,再过不久,我就可以把这笔钱还你……

    捂住她的嘴巴,他摇摇头,"我不要你还,我要你用一辈子来爱我、照顾我。"

    "我会用一辈子来爱你,但是……"

    "我爱你,嫁给我好吗?"

    轻吐了一口气,逸筑不再争执地回道:"我愿意,我愿意用一辈子来爱你、照顾你。"

    终于展露笑容,啸傲说道:"我总算可以让你当个十二月新娘。"

    想不到,詹启邦跟昀珊说的是真的。她在心里想道。

    "走吧!我们回去跟爷爷说,他已经等不及了。"

    "嗯。"

    今夜的天空,又见证了一对幸福的恋人。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盗情火花最新章节 | 盗情火花全文阅读 | 盗情火花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