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撞一个老公 > 第十章

撞一个老公 第十章 作者 : 艾佟

    “妈咪,-别净是挑些洋装,现在的欧洲冷得不得了,-可别当它是我们的南部,十二月天还看得见大太阳。”一面看着他妈咪在帮任予观整理行李,一面又忍不住地叮咛,任予浩实在很不想象个管家婆一样,在这儿念东念西的,但是受到任家众男士的嘱咐,非得盯紧他妈咪把任予观的行李整理妥当,要不然他也不会做这么无聊的事。

    起初,季孝寒只想找来未来的岳母大人共商绑架之事,岂知,俞之敏一张嘴,竟然传得任家几乎每个人都知道;一个人的事变成大伙儿的事,一群人便浩浩荡荡地赴了季孝寒的约。

    而季家,在季芷君见过了任予观之梭,回家便广为宣传,连秋吟在苦盼不到儿子把女朋友带回家之后,频频打电话向儿子抱怨,扰得季孝寒只好说出自己的大计画,没多久的工夫,季家的人也参上一脚。

    人多嘴杂,季孝寒直担心这个大计画会成了泡影。哪知两家子的人,竟然意见一致,在一面倒的情况下,任予观就被大伙儿给算计了。季孝寒相信这事之所以进行得这般顺利,一来是季家的男人确实视葛丽薇如恶梦;二来是季家的两老,在好不容易盼到儿子愿意定下来了,就算再荒谬的主意,他们大概都可以咬牙接受。

    计画一定案,行动马上如火如茶地展开,背着任予观,李莲茵帮女儿办了护照,买了两件性感的睡衣

    今天下午的飞机,一早李莲茵便叫俞之敏把任予观给带了出去,就是让她有机会帮女儿整理行李。

    “予浩,妈咪在整理行李,你别吵好不好?”这么浪漫的事情,当然要穿浪漫一点的衣服,才能相得益彰,要不然多无趣啊!可惜,任予观的衣服,除了洋装还不至于太杀风景,其余的都挺碍眼的。

    “我也不想吵-,但是我也不希望小臂观冻死在欧洲啊!”难怪大伙儿会派他来监督,他妈咪实在让人不放心,一点概念也没有。虽然近来,葛丽薇常假藉找任予观的名义,上任家蚤扰他们,害得他们对任予观气得直跳脚,但是,好歹任予观也是任家的小甜心,能把她送走了就好,还不至于希望她冻死在欧洲。

    “有这么严重吗?在饭店里面应该还没有冻死人的纪录吧!”一脸的疑惑,李莲茵实在很怀疑任予浩的话有多大的可信度。

    “妈咪,小臂观又不是一整天都待在饭店里面,都到了欧洲,总要四处看看吧!何况,她还得买纪念品送我们,躲在饭店里的话,能买到什么特别的玩意儿?”

    “你懂不懂什么叫度蜜月?顾名思义就是去过一个甜甜蜜蜜的日子,不是去买什么纪念品。算了,跟你这种没情趣的人,讲这么美丽的事情,还不是白搭。”

    奇怪,同样是大美人,为什么她女儿可以找到季孝寒这庆稳重又有情趣细胞的男人,而她李莲茵却只能挑到任仲轩这种呆头鹅,真是不公平!唉!年纪都一大把了,再喊后悔也来不及了。

    看着他妈咪望着任予观的衣橱,又是皱眉又是叹气,想必任予观的衣服真的很难挑。

    “妈咪,如果-不会选的话,换我来挑好了,时间有限,动作可要快一点。”

    “我知道,都差不多了,只要再装几件外套就行了。”一面拿下衣橱里的大衣,一面又忍不住对着儿子发牢蚤:“予浩,我当初去度蜜月的时候,怎么没有你外婆帮我准备行李,而现在我却要这么卖命地帮我女儿打包,差太多了吧!”

    “这还要怪-自己啊!人家要绑架-女儿,-却兴奋地当作是要绑架-,直嚷着要好好整理行李,太好笑了。”

    “任予浩,你敢说你妈咪好笑,你欠揍是不是?”就算是事实,这种糗事也不能让自己的儿子拿来当笑话说,逊毙了!

    “不说!不说!妈咪,行李赶紧准备好,-未来的女婿就要过来拿了,-可别害得他们去不成蜜月旅行。”

    “好。”

    任予观确信自己绝对不是个神经质的女人,但是这几天,别说公司的老板变得很怪异,连家里的每个人也都变得很奇怪,不过,最令她不解的人物还是季孝寒。自从跟季孝寒又和好如初之后,他依旧会吵着要在明年三月结婚,可是才嚷嚷了几天,他就绝口不再重提此事,而且还天天笑得眉飞色舞,好似喜事将近了,真是搞不懂?

    “小臂观,难得本小姐有钱请-吃饭,-也别吃得这么痛苦,一下子皱眉、一下子扁嘴,这家餐厅的料理还不至于烂到让-无法下咽吧!”

    为了把任予观给骗出门,今天她作了一个重大的牺牲--请任予观吃饭。这种破天荒的事,让原本不想出门的任予观兴致全来了;不过,就算不作这种牺牲,她还是有办法说服任予观陪她逛街,毕竟没原则的人就是没原则,花点时间,马上改变主意,可惜今天的时间非常宝贵,她可没有太多的时间可以说服,逼得她只好作此牺牲。

    “之敏姊,不是菜不好吃,我是想到了其它的事情。”

    “什么事情?”这小妮子该不会是起了疑心吧!

    被那群人搅得神经兮兮的,也许向俞之敏请教请教,她可能闻得到-些蛛丝马迹,也说不定?

    “最近家里每个人都好奇怪喔!妈咪一见到我,就喜欢用那种羡慕的眼神和口气跟我说话,而我哥他们看我的表情则一副诡异的样子。我在想他们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还好今天就可以把这事作个了结,要不然早晚会被任家这些沉不住气的人给泄了底。

    “他们能有什么事情需要瞒-?八成是被葛丽薇刺激得有些精神失常!”

    “我哥他们是有可能被刺激得神经失常,可是我妈咪呢?她对葛丽薇不仅百分之百地绝缘,最重要的是,她好象也没碰到过葛丽薇啊!”

    “也许也许她是羡慕-愈来愈漂亮吧!”

    这什么回答啊!连她自己听得都觉得怀疑,何况是任予观;任予观现在正是一脸的纳闷。任家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一件事--就是李莲茵自认是大美人,她才不会羡慕别人长得漂亮。

    “之敏姊,-该不会也被葛丽薇刺激得有些神经失常吧!”

    “当然不是!”再不转移话任予观的注意力,只怕没一会儿的工夫,她全盘托出,她会被大伙儿给宰了。“小臂观,这么美好的时光,我们别老是绕着那些无聊的话题打转,谈点别的。”

    耸耸肩,任予观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小臂观,-打算什么时候嫁给季孝寒?”

    如果可以说服任予观早早结婚,也许就不须用到绑架;说起这事,还真是嫉妒,任予观莫名其妙地就可以一游欧洲,而俞之敏可是盼了好几年了,连机票的长相都还没瞄到,唉--

    “明年十月。”

    “太晚了吧!-不担心季孝寒跑掉吗?”

    瞥了俞之敏一眼,任予观坚定地回道:“不担心。”

    “真的不担心?”哎哟!这小妮子变了喔!以前只要一说起这事,她马上紧张得要命,现在却一点反应也没有,喔哦!不可思议!

    “嗯”和季孝寒相处了这么久,她自然感受到他对她深刻的爱意,他们两人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佳偶,他才舍不得跑掉;更何况,她黏他黏得那么紧,他也跑不掉啊!

    “为什么?”

    “秘密!不告诉。”

    以前什么话都坦白,现在也懂得“秘密”两个字,看来,恋爱对她的影响还挺大的嘛!

    “不说就算了。”这方法不行,再改一个好了。“小臂观,我和原杰可能明年三月就要结婚,-和季孝寒要不要也来参一脚,凑凑热闹?”

    “结婚这种事就已经够热闹了,我们还要凑什么热闹?是闹洞房,还是当你们的伴娘、伴郎?”

    “都不是,是我们两对一起结婚。”翻了翻白眼,俞之敏简直快受不了她们之间的对话,才一阵子没好好地聊天,马上就沟通有问题;要不是距离和季孝寒约定的时间还有些早,她真想把任予观给丢在这里,自己先一走了之。唉--无奈啊!

    “之敏姊,-很烦耶!就跟-说过我十月才要结婚,我怎么可能在三月先结一次,那就当了两次新娘了,要请两次客,好象没这个必要吧!”

    天啊!败给她了,再聊下去,恐怕她俞之敏得跪地求饶了。

    “小臂观,赶快吃一吃,等一会儿-再陪我去逛逛百货公司好不好?”

    “都逛了一个早上,还不够啊!”

    今天的俞之敏真的很奇怪,一早便约她要逛百货公司,人家一营业,她们就从下逛到上,两个多小时下来,也没见俞之敏买半样东西;好不容坐下来吃午餐,才吃一个小时又要逛了?早知道吃她的一顿午餐,要得花那么多时间陪她瞎逛,她任予观绝对不敢贪食这顿饭!误上了贼船!

    “逛另外一家啊!”

    不让任予观有反驳的机会,俞之敏马上拉起任予观去付帐,只要再忍耐一个半小时,把任予观如期交到季孝寒的手中,她就解脱了。

    不停地看着手表,任予观已经等得很不耐烦,说好五分钟就出来,怎么都过了十分钟,还没瞧见人影?

    “上个洗手间要这么久,便秘啊!”嘴巴喃喃自语,眼睛还不断地向百货公司里面望,早知道会这么久,她就应该跟着进去,也好提醒俞之敏别上得太过头。

    “给-十秒钟,再不出来我就杀进去。一--二--”数着数着,任予观开始抬起脚,准备往里面冲。

    “予观。”

    听到了呼唤声,任予观迅速转了个身。

    “孝寒,-怎么会在这里?好巧喔!”随手勾进季孝寒的臂弯里,任予观兴奋地问道。

    “嗯,刚好开车经过,看见-,就下来找。走吧!我载回家。”这像是绑架吗?他很怀疑,既没绑人也没架走人,倒比较像是诱拐。

    “好啊!我正好逛得很累,想回家睡一觉。”

    “走吧!”

    “等一下,之敏姊跑去洗手间,还没出来耶!”

    “喔!可是,我刚刚在前面撞见她,她说她要先回家。”

    怀疑地看了季孝寒一眼,任予观不解地道-“她有毛病啊!要回家就回家,为什么不敢告诉我就偷偷跑掉,我也想回家啊!”

    “我也不知道,-回去再问她好了!”

    “好吧!”

    “孝寒,回我家需要经过高速公路吗?”虽然礼拜天高速公路上的车子不多,是比较不合乎逻辑,但是,她相信她还不至于搞错才对。

    “是不需要,不过-不是在回家的路上,-被绑架了!”

    “绑架?你绑我吗?”

    天啊!他的宝贝蛋还真幽默,车上就他们两个,不是他绑架她,难道还有另外人?

    “对,我绑架。”

    “哇塞!绑架耶!好刺激喔!”这阵子日子过得太平和了,没什么特别有趣的事情,这会儿竟然碰到这么刺激的事,太有意思了。不过“孝寒,既然是绑架,你怎么没用绳子把我的手给绑起来了?”

    如果他不是正在开车,他大概会选择晕倒,担心了半天,她竟然笑得那么开心,唉!她真的不是普通的宝贝。

    “我心疼-的手,所以舍不得用绳子绑啊!”

    “这你就不对了,当绑匪的,怎么可以心软呢?如果被我跑掉了,你不就白绑了?”

    瞧她的样子,简直像是老师在跟学生训话,一点也没有“肉票”的可怜相。

    “知道了,下次一定改进!”

    满意地点点头,任予观这才又想到:“孝寒,你要绑我去哪里?”

    “欧洲。”

    “欧洲!你是说位在亚洲旁边,地中海上面的那一个欧洲?”

    “就是那一个!”看着任予观因为兴奋而闪闪发亮的双眸,季孝寒心里就有说不出的满足,相信这次的行动,应该会有令人满意的结果。

    “哇塞!欧洲耶!孝寒,我喜欢欧洲,以后你就多绑架几次,那我就可以去欧洲多玩几赵。”顿了一下,任予观好似又想到什么,忽然道:“糟了!我没和妈咪说一声,她一定会紧张的!还有还有我没跟公司请假,老板一定以为我罢工了。不行!我要打电话跟他们讲一声。”

    被绑架,竟然还可以打电话,听起来好象挺荒谬。算了,这种绑架,本来就不是真的有这一回事,干脆把事情说穿了,也许他的宝贝蛋才会稍稍节制一点。

    “予观”

    轻轻唤了一声,季孝寒娓娓道出事情的来笼去脉,以及他已经事先帮她向她老板请了假。

    难怪这几天,她老板都没交代新的工作给她,原来是已经接到季孝寒的指示。“季氏集团”的接班人就是不一样!一句话,连她的老板都得听令。

    好可悲喔!竟然众叛亲离,被任家的人给卖了。她是应该生气的,不过,看在“欧洲”的分上,还是大方一点好了,毕竟他们都没去过欧洲啊!

    这些人算盘打得那么精,蜜月回来她就会乖乖地被逼上结婚礼堂,想得美,她才不要顺他们的心,这次她要做个有原则的女人,雪洗前耻,坚持当个十月新娘。

    任予观不仅没生气,反而展露得意的笑容,看得季孝寒全身不对劲儿,他有种感觉,他们的如意算盘可能会变得一点也不如意。

    唉!避不了这么多了,走一步算一步,先度蜜月再说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撞一个老公最新章节 | 撞一个老公全文阅读 | 撞一个老公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