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换一个新娘 > 第十章

换一个新娘 第十章 作者 : 艾佟

    奕廷经悄悄的走入他和晓萱的卧房,今天一早飞机抵达中正国际机场时,他便逼不及待的赶回何园,为的是看他分别了十天的爱妻,一路上颖奇还笑他想老婆想疯了,他还骂颖奇夸大其词!不过他确实有这种倾向,他相信等到有一天颖奇结了婚、娶了老婆之后,自己也体会到这种心情时,就再也不敢笑他了。

    奕廷想到刚刚回何园时,邱妈便急忙拉着他,告诉他这些天发生的事情。想不到那个模特儿卓艳婷竟然敢自称是他的红粉知己,上门兴师问罪,还好他的小宝贝不相信卓艳婷所说的,并且还训了卓艳婷一顿,否则他绝对不放过那个女人,看她还有没有胆子跑来何园无理取闹!

    温柔的轻拨着躺在床上的晓萱,奕廷觉得他的小宝贝瘦了,邱妈告诉他,这些日子晓萱经常肚子不舒服,所以吃也吃不下,大部分的时间却窝在房间里,他听得好舍不得,便一直待在她身旁照顾她,否则他的小宝贝是不懂得照顾自己的身子的。

    正当奕廷温柔的抚着她的脸颊时,晓萱似乎也感觉到有人在摸她的脸,她慢慢的睁开了眼。

    “怎么还在睡呢?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奕廷温柔体贴的问道,让多天没见到他的晓萱突然间热泪盈眶。

    “怎么了?怎么哭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晓萱的眼泪可把奕廷吓呆了,不晓得他的小宝贝究竟怎么了。

    “人家好想你哦!下次不准丢下我一个人单独出国,否则我就不理你了,我可是说到做到!”晓萱这种威胁的话可一点也不像威胁,简直像是撤娇,如果被奕恒听到了,一定骂晓萱差别待遇,对她老公就特别的温柔,对待他则像值母夜叉。

    “怎么也开始学我说‘不准’这两个字呢?”

    “不管啦!反正就是得带着我出门,我就是你的行李,廷,你有没有记住了呢?”

    “有,记得一清二楚!再过一个多礼拜我就让你到何氏来上班,到时候我天天盯着你,不准你不吃饭,虐待自己的肚子,知道了吗?”奕廷暗示晓萱,他已知道她最近不爱吃饭的事情,不过晓萱却假装不懂的样子,立即转移话题。

    “我可以去上班了吗?哇!好棒,那么我就不用每天无聊的没事做,而只负责想你而已。”晓萱终于可以当个忙碌的女人了,最重要的是可以监督老公,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呢?

    “想我是一件很无聊的事吗?还有,为什么我才出国没几天,你就不吃饭呢?”晓萱立即猜到一定是邱妈告诉他,不知道邱妈还有没有提到卓艳婷的事情。

    “人家没有胃口呀!有人弄得我没心情吃饭!”

    “谁的胆子这么大,敢让我的小宝贝吃不下饭!”奕廷还是希望晓萱自己问他有关卓艳婷的事。

    “还不是你,没事结交什么红粉知己,还让人家自动上门来替你抱屈!你说,这是不是你的错呢?自己招了吧!”

    “唉哟!老婆,那个女人说的话你也相信,我和她根本不熟,只是她总是喜欢到我公司来纠缠不清,拒绝了她,她也不管。自从我们结婚后,她就没再出现过,我怎么知道她竟然敢跑来找你,所以这件事可不能怪到我头上呢!”奕廷赶紧和卓艳婷划清界线,以示自己和她毫无瓜葛。

    “你们男人都这样,明明不爱,却拒绝得不彻底,也难怪人家会抱着希望找上门来。”

    “萱,我们别再谈那个女人了,好吗?”讲到了卓艳婷,奕廷就倒尽胃口,投怀送抱的女人,男人可不一定喜欢,尤其那种太过于热情如火的女人,他更是不敢领教。“好吧!不过最后一个问题,你可要老老实实告诉我。”

    “什么事?看你的样子,好象是很严重的事情哦!”

    “你是不是喜欢很热情,而且很妖艳的女人?”想到了那天卓艳婷说的话,晓萱不由得一直放在心上,尤其事关奕廷,她可记得清清楚楚。

    “谁告诉你的?”奕廷对晓萱的问题相当好奇。

    “你先别管,说完了,我自动会告诉你。”

    “我对妖艳的女人可没兴趣,至于热情……像你这样就够了,再多我可消受不起!”奕廷的话让晓董怀疑自己是否太主动了,否则奕廷为何认为她热情?

    “廷,我是不是太……主动了些?”晓萱真怕奕廷认为她太主动了,她不过才主动诱惑他一次而已,现在连她和晓薇一起着的红色性感睡衣,她也不大好意思再穿了。“傻瓜,你可是我的老婆,再怎么主动,我都喜欢!如果换作是别的女人,那我可不要!你就别再自寻烦恼了。好吧!究竟是谁告诉你,我喜欢热情、妖艳的女人呢?”奕廷打算求证到底,所以他非得知道是谁说的。

    “你的红粉知己卓艳婷,知道了吧!”晓萱的回答真是让奕廷大感吃不消,怎么那个女人话这么多!

    “我不是说过,别再谈到那个女人吗?”

    “你是说别再谈,可没说不准提到她讲过的话!”晓萱十天没见着奕廷,如今他回来了,她可紧抓着话题不愿休息,无非是希望补回十天的相思之苦。

    “现在我规定,不准再提到那个女人及她说过的话,否则就修理你!”奕廷宠晓萱都来不及,怎么可能修理呢?不过晓萱也确实不喜欢和她老公提起别的女人,因为她是很会吃醋的,奕廷是她的,只能专注在她一个人的身上。

    “长官,遵命!我以童子军的名誉发誓,我绝不再提到卓艳婷那个女人的事情。”

    “才发完誓,就立刻忘了誓言,又捉到了,我决定打你**!”奕廷突然抓住晓萱,并假装要打她的样子,还没碰到,她就觉得肚子一阵恶心,并痛得哇哇大叫。

    “怎么了?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邱妈告诉我,你最近常常肚子痛,你还坚持不看医生,这怎么行呢?”再看见晓萱肚子痛得倒回床上躺的样子,奕廷真的好心疼。

    “没关系,我这可是女人的毛病,所以是很正常的。”晓萱可没勇气告诉奕廷,这几天的痛比以往碰到的还厉害。

    “好吧!不过如果又痛了起来,我可不管你是什么病,你一定得乖乖的看医生,知道了吗?”

    “知道了,廷,今天正好是星期天,你不用去公司,我们出去玩好吗?”太久没到郊外旅遮,晓萱现在想利用这难得的机会,叫奕廷带她出去郊外踏青。

    “不可以,你刚刚还在喊肚子痛,到了郊外我会更放心不下,除非你身体一切没问题,否则不可以出去玩!”晓萱才想反驳,奕廷马上接着道:“我说不可以就是不可以,没有商量的余地!今天天气不错,等一下我们去庭院的凉亭泡茶看书。”

    有事做总比没事做好,对晓萱来说,只要有奕廷陪在身边就好了,所以她也无异议的点头同意。

    整个上午,奕廷和晓萱都待在凉亭泡茶看看书,可是正午一过,蜜月旅行已回来三天的俊之和晓薇,便登门拜访,不过这对个性温柔的夫妻,神情可不是蜜月回来之后的甜蜜喜悦,而是带点生气又无奈的心情,晓萱才看到他们两人一眼,便知道来者不善,百分之百是被爷爷逼迫的!为转移怒火,只好找到出主意的原凶晓萱。

    “俊之、绕薇,蜜月旅行玩得快乐吗?”表面上晓萱是笑笑的,但是心里可有个谱,反正以不变应万变。

    “对啊!你们两人一定玩得很快乐吧!晓萱才刚跟我提到了你们,不知你们回来没?才讲完,你们就出现了。”奕廷似乎不知道他的小宝贝和俊之他们夫妻俩之间暗潮汹涌。

    “姊,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呢?”一句没头没尾的话可把奕廷弄胡涂了,心想,该不会是他的小宝贝又做了什么惊天动地的事,逼得一向温和的晓薇看起来可一点也不温柔!

    “怎么了,晓薇,你姊是不是又做了什么事,才惹得你们这么生气呢?”奕廷专注的盯着晓萱,看晓萱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他便知道他猜得一点也没错,于是赶紧又问:“晓萱,你来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没有啊!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只不过给爷爷他老人家一点小小的建议而已。”

    “什么建议?”奕廷可不相信这仅仅是个小建议,如果真是如此,为何俊之和晓薇会这么气愤,恐怕意见不仅是不小,而且一定相当的麻烦,唉!这个小捣蛋!

    “我来说好了。”俊之大概已经受不了晓萱那副没什么大不了的样子,决定请奕廷来评评理。“我和晓薇才刚蜜月旅行回来,就接到爷爷求我去罗氏计算机工作,我当然还是拒绝他。没想到,他竟然不罢休,每隔一个小时就打一次电话,连续三天他已打了七十二通左右,最后甚至还威胁我,如果我不答应他的请求,他每天要找个风尘女郎到我的公司蚤扰我,并且他还会继愤这样打电话求我,直到我点头为止。你说,我能不答应吗?”

    奕廷总算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想必是他的小宝贝跑去找爷爷,自动献上计谋,帮爷爷请动了俊之到罗氏计算机工作。

    “俊之,你真的那么不愿意到爷爷的公司工作吗?”奕廷的反应,令其它三个人感到相当惊讶,他不仅不觉得问题很严重,而且反问俊之是否真的很排斥进入罗氏工作。

    对于奕廷的反问,俊之忽然静下心来思考,他真的那么不喜欢进入罗氏计算机吗?

    其实也并非如此,而是他的背景并不是很好,如果因为娶了晓薇,就大摇大摆的进入罗氏,并被裁培成为接班人,这不是他所乐意看见的;从另一方面来看,如果能在罗友豪的底下好好学习,一展自己的抱负,确实是他的梦想。如今,他却为了害怕别人的闲言闲语,而忘记了他比别人的幸运,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如此的机会磨练自己。他想,他和晓薇应该做的,应该是好好感谢晓萱的多事,而不是到此兴师问罪。“想通了吗?”奕廷相信俊之已经想清楚了,他的心肝宝贝大概窃了一口气。

    晓萱就是这样子,一天到晚就喜欢插手管别人的事,而且不怕事迹败露,遭来一顿责备,所以她根本不是小人,而是一个善良的小天使,只是调皮爱逗人的本性有时还真让人吃不消,而且让大家拿她没办法!

    “奕廷,谢谢你,晓萱,我也该好好谢谢你,”俊之真心诚意的感谢,晓薇也知道了俊之的选择,不管如何,俊之任何的决定,她一定会支持到底的。

    “姊,刚才那样对你,真的对不起。”

    从被责骂到被人家感谢,晓萱一句话都还没搭上,她没想到奕廷的一句问话,竟然可以引起那么大的回响,这使得她愈来愈崇拜她的老公了,唉!早知奕廷的一句话那么管用,当初她又何必自作多情跑去出主意;不过话说回来,如果没她的搅局,俊之和晓薇也不会气冲冲的跑来何园找她,更不会听到奕廷的话,所以功劳最大的还是自己。

    “没关系,不过我要澄清一件事,我可没叫爷爷找风尘女郎,我只是请他找妖艳的女人而已,所以我还算满有良心的吧!”风尘女郎和妖艳女人虽然不同,但用意也差不多了,晓萱刻意的补充解释,反而让其它三个人啼笑皆非。

    “好啦!没事就好,我请你们夫妻俩吃饭。”

    “廷,我可以去吗?”早上奕廷不准晓萱出去玩,一听见奕廷要请俊之和晓薇,她就担心奕廷是否会将她放在家里,她可不希望如此。

    “当然可以,我只说不可以出去玩,并没有说不可以出去吃饭,”奕廷和晓萱这对夫妻是愈来愈有默契了,晓萱一有问题或行动,他就知道她的小宝贝心里在想什么。“那我们现在就出去吃饭吧!”

    “可是现在才三点而已,吃晚餐会不会嫌太早了些?”还是晓薇比较小心,不像晓萱一想到什么点子,马上就要付诸行动她才高兴。“没关系,我们先去餐厅聊天,晚一点再吃饭。”奕廷知道晓萱已等不及想出门了,为了讨老婆的欢心,他只好想办法让老婆如愿。

    隔天一早,奕廷又一早上班了,晓萱因为往常晚起的习惯,故今天她睡晚了,邱妈也不觉得惊讶。可是一到快九点,还未见晓萱起来吃早点,便决定去叫她起来。

    “大少奶奶。起床了。”邱妈才碰了晓萱一下,便看见她脸色苍白,人不太舒服的样子,便又赶紧问道:“大少奶奶,您怎么了?是不是肚子痛,我请家庭医生过来诊疗好不好?”此时邱妈真担心晓萱又拒绝她。

    “邱妈,不用麻烦医生过来,你请邱伯开车送我到医院就行了。”晓萱似乎也知道自己非看病不可了,如果真出了什么大问题,那还得了,现在可不是迷糊的时候。

    “好,可是我要陪大少奶奶一起去才放心。”晓萱轻点一下头,她已经没有力气拒绝邱妈的好意,她确实需要有个人陪在她的身边,不过她更希望那个人是奕廷。

    “大少奶奶,您先换一下衣服,我这就去请邱伯备车。”邱妈便扶晓萱起床,并打了内线电话给邱伯,请他备车载晓萱上医院看病。

    由于离开公司一个多礼拜了,奕廷今天一到公司便开始忙碌,中午一点,颖奇便进来办公室找他吃饭。

    “何总经理,你一回来就埋头苦干,你是嫌这十天辛苦奔波得还不够累吗?”

    颖奇真不懂奕廷为何总不懂得放松一下?!或许他该打电话给晓萱,当今也只有她有办法能让奕廷松懈下来。

    “你又不是不知道,桌上的一堆公文我总要消耗掉吧!”他也没办法,位居高位,本来付出的代价就比别人多。

    “是啊!谁叫你这么重要呢?不过你午餐总得吃吧!”

    “请人送便当来好了,你和奕恒还有我,吃完便当后便讨论投资案。”奕廷只会急着工作,大概也别指望他会悠闲的到餐厅吃饭,颖奇在无可奈可的情形下,也只好认了。

    趁颖奇离开奕廷的办公室去找奕恒及请人买午餐时,奕廷又想到了晓萱,不知道他的小宝贝今天是不是身体依然不舒服呢?先打个电话回何园,免得自己心神不宁。

    当奕廷打完了电话,正忙着收拾东西回何园之际,颖奇和奕恒也正巧敲门进来。

    “奕廷,你怎么在收拾东西呢?”颖奇实在不解,吃午饭为什么还需要先收东西呢?而且看奕廷一脸很担心的样子。

    “我刚才打电话回何园,林大妈告诉我,邱妈和邱伯陪晓萱去医院挂急诊,我得赶快回何园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奕廷实在很担心,林大妈的口气听起来好象晓萱病得很严重,昨天他应该坚持请家庭医师来看看她的痛才对。

    “哥,你别急,也许你该问问嫂子被送到哪家医院。”奕恒听了也开始紧张起来,不晓得晓贺是否很严重,否则为什么要挂急诊呢?

    “我问了。可是林大妈地也弄不清楚,所以我只好先回何园一趟,否则我也放心不下。下午的项目讨论,等我回来再说。颖奇,所有的行程,你叫王秘书帮我改期。”

    “我知道了,我马上通知陈伯备车送你回何园。”

    奕廷匆仞忙忙的回何园看晓萱,而奕恒和颖奇也故作聪明的打电话通知晓萱的娘家、俊之和晓薇,以及何少谷,想必晚上会有一场大团圆的戏要上演。

    “大少奶奶,我去炖鸡汤给您喝,您现在身分不同了,一人吃两人补,所以要多吃一点有营养的东西。”邱妈在医院一听到检查的结果,就兴奋得不得了,没想到晓萱竟然是怀孕了,可是她的症状实在与大部分人的情形不同,所以才延误至今才送诊,目前最重要的是好好补充母体的营养,小婴儿才能平平安安。邱妈一想到以后何园会多出一个小天使,她就觉得好快乐,到时候她一定更会忙得团团转。

    “邱妈,我吃不太下,说不定等一下吃了又会吐出来。”晓萱依然没从怀孕的事实中回过神,她没想到自己再七个多月就要升格当妈妈了,大不可思议了,她根本还没打算生小孩!

    “刚开始怀孕的孕妇,一吃就吐本来就很正常,但是多多少少吃一些,还是可以吸收到营养。我这就去炖东西,并打电话给大少爷。”

    “邱妈,别打电话给奕廷,等晚上再给他一个惊喜。”不晓得奕廷的反应会如何,他是喜欢男孩呢……还是女孩呢?

    点了头表示同意,邱妈便转身想下楼准备鸡汤,此时门砰的一声被打开了,进来的人就是奕廷。

    “萱,你怎么了?听林大妈说你到医院挂急诊,怎么没请邱妈通知我一声呢?”

    望着晓萱苍白的脸蛋,让已经心急如焚的奕廷更加担心,连忙问着晓萱的情况如何。

    “邱妈,你先下楼忙你的,”邱妈点了头,并迅速的退出房间,晓萱温柔的接着道:“你怎么知道我去挂急诊呢?又怎么会现在就跑回来了呢?”

    “今天中午怕你还肚子疼,就打电话回何园,结果林大妈紧张的告诉我,邱伯和邱妈送你到医院挂急诊,我一听到就急着要回何园,想看看你到底是怎么了。”

    奕廷忧心忡忡的表情,使得晓萱更加的感动,原来比起奕廷的工作,她还是比较重要。

    晓萱紧紧的抱着坐在床过的奕廷,撇娇的道:“原来我的老公最关心的还是我,廷,我好爱你哦!”

    “我最关心、在意的当然是你,谁叫你是我的小宝贝!不过你可要先告诉我,你究竟生了什么病,免得我现在心情还是七上八下,放心不下。”奕廷觉得现在的晓萱显得特别的佣懒,脸色虽然苍白,眉宇之间似乎隐藏着一股神秘的气息,想必是有件特别的事情发生了。

    “廷,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我再告诉你。”晓萱要先鳌清自己心中的疑问,再告诉奕廷她怀孕的消息,所以奕廷一点头表示同意,她马上接着问:“如果有一天,我的身材变得臃肿不堪,你是不是还会像现在一样爱我呢?”原来晓萱关心的还是怕怀孕之后,她的奕廷不会再像现在这么爱她。

    “不管你是变胖或变瘦,还是变漂亮或是变丑,你都是我的小宝贝,我不爱你还能爱谁呢?好吧!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

    “你……你想不想当爸爸呢?”晓萱担心的注意奕廷脸上的表情,不知道他是不是很高兴当爸爸了。

    晓萱的反问让奕廷一下子反应不过来,心想,难道晓萱怀孕了吗?他专注的凝视着晓萱,轻轻问道:“你是说你怀孕了,而我要当爸爸了,是不是呢?”此时奕廷开始急切的要确定自己有没有弄错晓萱的意思。

    “你要当爸爸了,你难道不高兴吗?”夫妻俩似乎失去平时的默契,晓萱把奕廷的不确定当作是不怎么高兴。

    “哇!我要当爸爸了!”奕廷突然抱起了晓萱想要转圈圈,又突然想到晓萱现在怀孕,是不能随便乱动的,于是又轻轻的放下她,高兴的说:“多久了?是男孩还是女孩呢?”

    晓萱的心情跟着奕廷的表情上下起伏,如今她可松了一口气,不过她早该了解,奕廷是很喜欢当爸爸的,不过奕廷的问题,可让她笑不出来了,才一个多月,孩子都未成形,哪里知道是男孩或者是女孩?

    “萱,我的问题有那么好笑吗?看你好象笑得很开心!”

    “怎么会不好笑!才一个多月而已,小孩都尚未成形,怎么可能知道是男孩还是女孩!难不成你以为我有预如的能力吗?”想不到再聪明的人,高兴过头,反应也变迟钝了。

    “哦!我忘记了。”奕廷摸一下自己的头,又道:“不过我认为先生男孩好了,最好象我这么迷人!”

    “何奕廷,你是在暗示我很丑是不是?否则为什么不能生女儿呢?”怀孕的女人可是会为了点小问题,便可以吵翻天,恐怕奕廷从今后没好日子过了,因为他惹怒了怀孕中的晓萱。

    “小宝贝,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当然很漂亮,我是认为先生男孩,以后可以保护弟弟或妹妹,而且,如果长得像我会更好。”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奕廷也深谙其中的道理,所以赶紧解释以安抚他的老婆。

    “算你有理,否则我就要你跪算盘!”平时对老公特别崇拜的晓萱,今天似乎特别反常,不过对奕廷来说,老婆最重要,他可得小心翼翼的侍候他的小宝贝。

    “我还是认为生女儿好,现在大家都想生男孩,那以后我们儿子可能会娶不到老婆,那怎么办呢?”

    “不会吧!我长得这么帅,你又那么漂亮,小孩子一定长得很正点,所以一定娶得到老婆的。”奕廷还是决定,对于怀孕中的女人,说话一定要慢条斯理,不可稍有差池。

    “如果真的娶不到呢?你是不是打算到大陆帮他找个老婆?”望着快要喊救命的奕廷,晓萱知道她已经闹得差不多了,再扯下去他的老公一定会疯掉。

    “廷,我跟你开玩笑的,你也不必别么紧张嘛!”

    “你啊!原来从头到尾都是和我闹着玩,我还以为我的小宝贝陷入怀孕症候群症!”

    “谁叫你没事惹我生气,说一定要生男孩,才会迷人,这分明是嫌我丑!如果不逗你,这实在有违我的原则!”

    “我都已经跟你说对不起了,你还逼我!我真是认了,谁叫你现在怀孕,是家中最伟大的人!”奕廷突然想到晓萱需要补充营粪,便又道:“我去请林妈弄个补品给你吃,”“不用了,邱妈已下楼炖鸡汤了,等一下她就会端上来。”晓萱很想赖着奕廷,不希望他现在就回公司,便黏人的道:“廷,你别回公司好吗?今天下午留下来陪我。”

    “好,我先去端汤给你喝,等一下再陪你睡午觉。”奕廷决定为了晓萱,今天暂时放下工作,好好陪陪他的老婆。

    今晚何园果真是大团圆,罗友豪、罗浩正及林郁夫妻两人,还有晓薇及俊之,以及何园的所有主仆,外加一个刘颖奇,之所以齐聚一堂,无非是奕恒和颖奇的自以为聪明,到处广播晓萱病急,所以两家人一下班便冲进何园来,想探探晓萱的病情究竟怎么了。

    “晓萱,你怎么了?你爸爸告诉我你病急了,可把妈给哦坏了!”林郁已许久未见着女儿,一听女儿病了,还直怪自己怎么没常打电话问女儿的情况如何。

    林郁问的问题正是坐在客厅的每个人想知道的,除了晓萱和奕廷知道答案,其他两家人以及颖奇可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爸,你怎么告诉妈妈我病急了呢?”

    “你爷爷告诉我的。”罗浩正也是从罗友豪那边听到的,所以对此时安然坐在客厅的晓萱,他也相当不解。

    晓萱在一个问过一个之后,她终于确定她病急的消息是谁散播的,其实她早该知道,也只有这两个目前单身的男子才会没事找事做,到处去传达不实的讯息。

    “刘颖奇、何奕恒,你们两个是嫌我命太好了是不是?不然为什么咒我病急呢?

    而且还到处传播谣言!”晓萱看样子又卯上他们两人,他们可要赶紧申冤,否则就完蛋了。

    “嫂子,我们可没咒你,因为林大妈说你挂急诊,而哥哥又急着回何园,所以我们才误以为你病情危急,才会想说赶快知会他们晚上来看看你。”

    “人家说一,你们就变成二,还好林大妈没说我病急,否则你们就传我快要死了。”晓会似乎还不肯善罢干休,早知如此他们也不敢太多嘴了,如今只希望有个好心人出来求饶,否则他和颖奇今晚城定不会太好过了。没想到奕恒的心愿在奕廷一开口后,便得到实现。

    “萱,你就饶了他们两个吧!他们这么做也是因为太担心你哪!”为了证明奕廷说的话是真的,奕恒和颖奇连忙在一旁点头附和,希望晓萱大人就此放他们一马。

    “晓萱究竟是生什么病呢?奕廷,你赶紧告诉大家,免得我们放心不下。”何园的龙头老大,还是关心他们担心的问题,可不希望他们一直斗下去,拖得愈久愈让人紧张。

    “爷爷,晓萱她怀孕了,我要当爸爸了。”

    答案一公布,整个客厅的人情绪为之沸腾,原来是这么一回事,从头到尾都是白担心,而且根本是可喜可贺之事。最快乐的人应该属何少谷和罗友豪了,他们又要升格当曾爷爷了。

    “太好了,没想到我盼望已久的愿望终于成真了。友豪,我们两人身分又晋级了,这回要当曾祖父了。”

    “对啊!我不只是当上了曾祖父,而且俊之也来我的公司,这人生真是人美好了,我们两人可以放心的退休,并安享天年。不过,我还是有另一个希望,是希望晓薇也赶快怀孕,那我会更加的心满意足。”人一老,从希望当爷爷奶奶,便接着希望当曾祖父母,就算是叱咤商场的何少谷与罗友豪也不例外。

    “爸,您就叫俊之和晓薇多努力一点,这样您就可以再多添个曾孙子!”罗浩正这一席话,可说到罗友豪的心坎里,但是晓薇却被她父亲的暗示,羞得满脸通红。

    “爸,你怎么可以这样告诉爷爷呢?”晓薇含羞带怯的轻责她父亲,惹得大家开怀大笑。

    “晓薇,你爸爸他可是一片好意,除了你和俊之的事外,奕恒也该结婚了,”何少谷其实始终记得奕恒还没有对象,而他的好朋友罗友豪的两个孙女儿都结婚了,让他更希望奕恒也赶快安定下来。

    “爷爷,你别又提到我,我才二十九岁,人家颖奇已步入三十二一岁了,他都不急,我又有什么好急的呢?”奕恒才不想太早步入礼堂,他还没有享受够单身贵族的生活。

    “奕恒,你可别陷害我,我和你可是井水不犯河水!”颖奇最崇尚不结婚主义,他可不希望众人将眼光移到他的身上,而且也不希望介入他们两家人的战争。

    “你们两个都一样,有空我得帮奕恒物色对象!而颖奇的事,我会告诉你的父母亲,叫他们多逼逼你,你才会听话。”何少谷和他的好友罗友豪成就了一段好姻缘,此时他也希望能有更多的好姻缘出现,生活才会更有意思。

    老天!奕恒和颖奇两人不由得一阵苦笑,一旁乖乖听人家说话的晓萱,也兴起帮他们两人牵红线的念头;不过对付他们两个人得从长计议,才能稳躁胜算。

    “爷爷。你说得真好,他们两个人的确都该娶老婆了,否则独身太久的话,倒楣的可是世间女子呢!”

    “是啊!奕恒、颖奇,你们也该定下心来了,像我和晓萱这样不是很幸福吗?

    你们该学学我才对!”对于奕廷的话,最得意的人是晓萱,但是奕恒和颖奇却一点也笑不出来。

    “哥,我猜我和颖奇对晓萱这种刁蛮型的女人,可没有你那种能接受挑战的勇气哦!”奕恒的话又惹到晓萱了。

    “我有什么不好的?你还不见得我得到像我条件这么好的人,也不照照镜子,你们这种公子哥儿型,也只配妖艳型的女人,真正美丽的女人,是看不上你们的,知道吗?”

    “我们是公子哥儿?不会吧!眉清目秀我倒承认。”对奕恒的回答,晓萱只是不屑的轻哼一声。

    “奕恒,你和颖奇喜欢哪一型的人,我们可以请晓萱和晓薇帮你们物色对象。”

    此时始终沉默的俊之也加入讨论的行列中,恐怕奕恒和颖奇已成了众人的目标,他们无不希望再找机会成就两段美好的姻缘。

    “我喜欢介于晓萱和晓薇之间的综合体,能静也能动,我想世界上应该没有这种人,所以你们也就不需要再替我多躁心了。至于颖奇嘛!那你们可要问他,我可不知道他的口味。”

    “不用问我,我自己来说。我喜欢年轻凶悍的女人,最重要的是,她能套住我的心,我认为世界上也没这种女人!”

    这两个男人分明都在乱扯,可是胡说八道有时也能成真,晓萱语重心长的道:

    “你们两个人不要说大话说得大早,如果真让你们碰上了,任你们再怎么崇尚潇洒自由,到时候也会忘得一乾二净,立刻陷入爱的旋涡。”

    奕恒和颖奇对晓萱的话,并不认为有什么威胁性,他们可不相信他们随口乱编的人物会出现,而且他们更不相信自己会爱上那样的女子。

    “你们都别再争论了,一切静观其变。现在,大伙儿全往餐厅移动,该开饭了。”

    何少谷的一声令下,让一群人结束他们一席愉快又精彩刺激的辩论。何少谷相信晓萱说的话定会成真的,奕恒和颖奇总有一天会碰上他们命中注定的爱人,而且会忘记自己崇尚自由、绝不结婚的誓言。他已经逼不及待地想看看这两个极力鼓吹自由的人,陷入爱情漩涡而不可自拔的样子。

    尾声“何昱航,你给我站住!不准你再继续追绣球,如果让他掉到鱼池里,小心我我你算帐!”

    不管晓萱怎么喊,何昱航可一点也不打算理他妈妈!有一段时间,绣球是由邱伯照顾的,自从何昱航学会走路之后,他就坚持要养这只他妈妈罗晓萱三年多前捡回来的狗。甚至现在,绣球已经大大方方的住进三楼婴儿房,和昱航同房,就算晓萱怎么骂都没有用。因为他的儿子长得像奕廷,个性却比她还刁,教她不认命也下行!

    此时由客厅走来的奕廷,温柔的由背后抱住晓萱,柔柔的道:“你别和他生气了,你愈骂,他愈得意,他还是会跑去和他曾祖父讨赏,他根本就是你的翻版!”

    “廷,你真不公平,他实在比我还可怕多了!而且爷爷每次骂不赢我,就去找他曾孙子,你说这个世界怎么全变了!”

    “谁叫你没事就爱和爷爷及儿子斗嘴!他可不敢跟我顶嘴,你说这是不是该怪你自己呢?”

    何园确实像奕廷形容的一样,是晓萱、何少谷以及何昱航三个老小斗嘴的世界,因为奕恒已经找到了他的亲密爱人,退出了斗嘴的战场,所以目前已经成了三巨头鼎立的情势。

    此时传来一阵扑通声,晓萱已确定绣球掉入水池内。

    “何昱航,你得想办法把他救起来!”

    “晓萱,这不就跟你当初的情形一模一样麻!所以你不该责备你儿子,再来我们可能要期待除草、饭里的辣椒等恶作剧了,你等着瞧吧!”

    一阵阵的笑声由奕廷的口中传出,奕廷大步的走向儿子,去解救他的绣球;而后面的晓萱,也只能连连唉声叹气了。不过,虽然何昱航很会捣蛋,但他也遗传了他爸爸的特色,当别人和他妈妈斗嘴时,他一定会站出来保护他妈妈,只是他偶尔喜欢将他战赢他妈妈的事迹,跑去找他曾祖父炫耀一番而已。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换一个新娘最新章节 | 换一个新娘全文阅读 | 换一个新娘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