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无赖戏红妆 > 第十章

无赖戏红妆 第十章 作者 : 艾佟

    “这是怎么回事?”瞪着手上的大哥大,于湛也不解的皱起眉头。

    他已经连打了六通电话,第一遍他只说了“喂!我找童冀澄。”电话就被挂断了,接下来的五通电话更惨,他只喊了一个字“喂”,电话又被切断了。这是什么意思?如果是电话号码有问题,对方只要说一声,他就不会一再重复的拨了又拨,干嘛要挂他电话?

    将大哥大收进口袋,于湛也把心里的疑惑暂时丢在一旁,专心找出童冀澄她家的所在处。

    在昏暗的黑色里,他花了一些工夫,终于找到一间两层楼的花园洋房,房子称不上大,但是花团锦簇,相当漂亮。

    按下电铃,于湛也静待对讲机那头传来询问的声音,不过等了又等,什么声音也没有。不死心,于湛也又连按了两次电铃,过了大约一分钟,终于有一道迟疑的声音传了出来。

    “请问要找谁?”

    即使透过对讲机,于湛也还是很清楚得听出那是童冀澄的声音,“澄澄,你现在马上给我出来。”

    接下来是一片宁静,于湛也以为童冀澄听进他的话,正准备出来,可是等了好半晌,屋子深锁的铜门一点开启的动静也没有。

    于湛也终于意识到一件事,他的小女人在跟他生气,挂他电话的人就是她,现在,她还让他站在这里喂蚊子,可是原因何在,他却一点也不知情。

    伸出手,于湛也这次连接了六声电铃,他的小女人既然那么喜欢跟他挑战,他就陪她耗,他倒要看看,她可以熬多久?

    没一会儿的工夫,童冀澄的声音气冲冲的从对讲机那头传出来,“于湛也,你给我滚蛋,你再乱按个不停,我就叫警察来抓你。”

    “有本事你就去叫,最好是把警察给叫来,到时候你也非出来不可。”于湛也说得很潇洒,他的胆大妄为是出了名,他一点也不怕她把警察叫来。

    “于湛也……”

    “你不用浪费口舌骂我,那对你一点帮助也没有,你最好马上给我出来,要不然我把整条街的人都吵醒,我看你还敢不敢继续躲在里头?”

    “于湛也,你这个无赖!”

    “我知道,乖,现在老老实实的给我出来,否则我们等着瞧!”

    “砰!”对讲机那头传来一声巨响,显然童冀澄拿于湛也没办法,最后只好把气出在听筒上。

    微微一笑,于湛也知道童冀澄会听话的出来,果然三分钟之后,童冀澄怒发冲冠的打开屋子的铜门来到了镂空的雕花铁门边。

    “于湛也,你到底想怎么样?”显然还没有放弃最后的挣扎,童冀澄隔着铁门朝于湛也喊道。

    贪婪的瞅着童冀澄,于湛也轻声的下达命令,“把门打开。”

    “我干嘛帮你开门?你有什么话,这样子说一说就可以。”

    “澄澄,不要考验我的耐心,我从昨晚到现在都还没阖上眼睛,你再不把门打开,我马上会把所有的人都叫醒。”于湛也的口气听似温和,却有着不容忽视的坚决,他是真的会说到做到。

    知道于湛也有多疯狂,童冀澄认命了,她不甘心的打开铁门走了出来。

    “你把事情给我解释清楚,你到底在搞什么鬼?”看着童冀澄,于湛也真是又爱又气。

    一听,童冀澄更是火大,“该解释清楚的人是你,你到底在搞什么鬼?”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还好意思问我什么意思?”童冀澄气得用手指死命的戳着于湛也的胸膛,“昨晚你做了什么事,还要我来告诉你吗?”

    皱了一下眉头,于湛也变得客气有礼,“澄澄宝贝,我不知道我昨晚做了什么事,可以请你告诉我吗?”

    虽然说了证明自己真的爱惨他了,童冀澄这会儿也不得不说了,“昨晚我亲眼目睹到你和蓝茜冷在花园的树荫下爱得‘昏天暗地’。”

    “我和茜冷?”

    “怎么,敢做不敢当?”

    “我于湛也敢做敢当,同样的道理,没做过的事打死我也不会承认,我和茜冷从来没爱得‘昏天暗地’,昨天晚上更不可能!”

    “不可能?”冷冷一哼,童冀澄嘲讽道:“那你的意思是说我眼拙了,看错了是不是?”

    “你是眼拙了、看错了,因为我昨晚一整夜都待在办公室里头,我绝不可能跟茜冷在花园的树荫下做什么事情。”

    于湛也的表情非常认真,连他平日那股吊儿郎当的德行都收起来,不像是在说谎的样子,这让童冀澄犹疑了起来,“你昨天晚上真的一整夜都待在办公室?”

    “没错。”斩钉截铁,于湛也回得毫不迟疑。

    “我真的看错了吗?”虽然还半信半疑,不过童冀澄的气势却已经锐减一半。

    “我带你去一个地方。”突然拉起童冀澄的手,于湛也拖着童冀澄往他的车子走去。

    不知道于湛也要干嘛,童冀澄紧张的拉住他,大声叫道:“你放开我,我不要去!”

    “为了证实我的清白,你非去不可!”

    “我不要,谁知道你在搞什么鬼……”

    “喂!你们两个闹够了没?”不知道何时,童冀遥也跟着来到门外,“你们是想把附近的邻居全都吵起来吗?”

    “哥,对不起。”童冀澄不好意思的左瞄右瞄,是有几个邻居在探头探脑。

    “你们如果觉得还吵不够,可以考虑躲进房里,藏进被子里面继续吵,要不然就走得远远的,不要让人家知道你们是谁。”其实童冀遥的口气没有任何的不高兴,反倒带了点幽默。

    “童大哥,很抱歉打扰到你们,请跟童伯伯、童伯母说一声,澄澄我借走了,明天早上我会将她归还,再见。”没等童冀遥点头,于湛也已经强行把童冀澄给拉走。

    目送童冀澄和于湛也离去的身影,童冀遥好笑的摇摇头,改明儿又换他老妹作饭,她应该不会再弄个没味道的东西给他们吃才对。

    “你到底要带我去哪里?”当于湛也把车子停在一栋华夏大楼的前面,童冀澄不厌其烦的把这一路上挂在嘴边的问题又重述了一遍。

    “问那么多干嘛?到了之后不就知道了。”下了车,于湛也绕过车头,来到前座的另一边,把童冀澄从车子里头拉出来。

    “你会不会一气之下把我卖掉?”

    斜睨了童冀澄一眼,于湛也不正经的道:“很好的意见,我会考虑看看,就怕没人要你。”

    嘟起了嘴巴,童冀澄用沉默来表达她的不满。

    “小傻蛋,你当真以为我舍得把你卖掉吗?”蜻蜓点水的在童冀澄的唇上落下一吻,于湛也拉着她走进大厦,然后跟管理员说了几句话,便搭上电梯直奔六楼。

    他们来到一间装饰相当花俏的铁门前面,于湛也伸手急促的按着电铃。

    约莫十分钟,内门被打了开来,里头的人就是惹出风波的蓝茜冷。

    眼睛一看,发现站在铁门外的人是于湛也,蓝茜冷忍不住破口骂道:“于湛也,你有毛病啊!你知不知道现在几点了?凌晨两点……”

    “茜冷,先把门打开,我可不想在外头听你唠叨。”

    好象很不愿意,蓝茜冷迟疑了一下,才把铁门打开。

    当看到于湛也身旁的童冀澄,蓝茜冷惊讶的张大嘴巴,呆愣的道:“你是女孩子?”

    “嗯。”对眼前这个看起来像悍妇的蓝茜冷,童冀澄有点怀疑她是那个让自己喝了一缸子醋的女人,在于家的时候,她总是一副甜蜜、温柔的样子,而现在……童冀澄觉得自己被搞胡涂了。

    “你们两个……”手一下子指着于湛也,一下子又指向童冀澄,蓝茜冷终于明白了某些事情。有一天,她已经忘了是她在于家住的哪一天,湛也突然非常认真的跟她要求,教她跟他保持一点距离,不要让其它的人误解他们两个的关系,当时她一直觉得很奇怪,湛也向来不会跟女孩子说这种话,倒也不是他乐在其中,而是因为他从不会把这些小动作当一回事,原来是怕心上人吃醋。

    “茜冷,我不是来告诉你我和澄澄的事情,我要你跟澄澄说清楚,昨晚跟你在树荫下接吻的人究竟是谁?”

    “这……”不知道该不该说,蓝茜冷伤脑筋的咬着下唇。

    而就在这个时候,主卧室的门被打了开来,于湛人大大方方的从里头走出来,“是我。”

    “二哥?”于湛也万万没想到,蓝茜冷的心上人竟会是他那个冷冰冰的二哥于湛人。

    因为于若芯的叮咛,童冀澄一直不敢正视于湛人,这会儿正面一瞧,赫然发现于湛人的体格、身材和于湛也非常像,不过他们的五官,还有身上散发出来的气质却是截然不同。怪不得昨晚她会把于湛人当成了于湛也,在那种模糊的视线下,她没办法看清楚五官,只能凭体型判断,这不想搞错也难。

    “对不起,造成你的误解。”于湛人精明的脑袋已经猜出来是怎么一回事,他绅士的向童冀澄欠了欠身。

    “不,这不是你的错,是我自己胡涂,我只是看蓝小姐身上那件红色雪纺纱,就直觉的以为是湛也,也没把事情弄清楚。”童冀澄这下子羞得无地自容,为了莫须有的罪名,她先是跟于湛也吵得街坊不得安宁,接着还杀到人家这里,硬是把人家从床上挖起来,他们刚刚说不定破坏了什么好事,害人家欲求不满……天啊!她在想什么,满脑子的**画面!

    “其实这也不能怪你会想偏,一开始,我就让大家误以为我是湛也的女朋友,所以你会这么想,这是人的下意识反应。”蓝茜冷体贴的道。

    “不好意思,为了我一时胡涂,我们冲动的跑来这里,把你们给吵醒。”

    “没关系,误会能够解释清楚比较重要,再坚定的爱情只要心里头有疑惑,就会有疙瘩的。”

    事情已经水落石出,于湛也也不想继续站在这里,不过难得有调侃的机会,他取笑道:“二哥,你倒挺会掩饰,连我都被你蒙在鼓里,不简单哦!”

    “很晚了,有什么事改天再说。”对这种场面,于湛人不免觉得尴尬,还是赶紧把不速之客给送走。

    “好啦!不打扰你们的恩爱时间,我和澄澄回去了,拜拜!”暧昧的朝于湛人眨了眨眼睛,于湛也又拖着童冀澄匆匆的走人。

    经于湛人的证实,童冀澄的气势不仅抬不起来,而且完完全全的降至零下,这会儿她像个小可怜,轻轻的拉着于湛也的衣袖,小小声的说:“对不起,我错了,你不要生气。”

    挑了挑眉,于湛也似笑非笑的算着帐,“你总共挂了我六通电话,摔了我两次对讲机,你认为这样子就算了,公平吗?”

    撇撇嘴,童冀澄好无辜的道:“我又不是故意的,我当时正在气头上嘛!”

    “你一句气头上,就想什么都没事了吗?”

    “我……我没这个意思啊!”其实她是有这个意思,毕竟事情过去就算了,反正也不是有心的,干嘛那么计较?

    “那好,你自己说说看,你要怎么补偿我的损失?”

    微微的蹙起眉头,童冀澄一脸疑惑的问道:“你有什么损失?”

    “我被你莫可奈何的误会,还差一点被你气死了,我精神严重受到伤害,怎么会没损失?”

    “那,你要我怎么样?”

    “我想想看。”煞是认真的思考着,于湛也沉吟了半晌,很阿莎力的说:“就罚你以后每天帮我洗澡好了。”

    童冀澄惊叫道:“洗澡?”

    “老婆帮老公洗澡本来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我这算是便宜你了。”

    “便宜我了?”像他这么不要脸的男人,世界上还真的不多见!她暗忖。

    “如果不满意的话,那就罚你帮我生一打的小孩好了。”

    一打?童冀澄快要晕倒的翻了翻白眼,“于湛也,你当我是母猪啊!”

    “小亲亲,我可没教你一定要当母猪,你可以选择帮我洗澡啊!”于湛也说得好慷慨,看不出他肚子正藏着陰谋。

    好象没得选择,童冀澄很无奈的道:“好吧!洗澡就洗澡,反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伸手把童冀澄拉到眼前,于湛也用力的在她的嘴上亲了又亲,然后慎重其事的道:“童冀澄小姐,我说过你一定会嫁给我的,现在,恭喜你荣登于家三少奶奶的宝座,于湛也的妻子。”说完,取出早准备好的戒指,套进童冀澄的手指。

    “我……谁说我要嫁给你这个无赖?”

    “我刚刚说了,老婆帮老公洗澡本来就是天经地义的事,你也亲口承诺以后每天要帮我洗澡,你这不等于在告诉我,你愿意嫁给我吗?”

    “我……”天啊!她又做了什么胡涂事?

    “我的小女人,我爱你。”俯下头,于湛也饥渴的拉住童冀澄的红唇,辗转吸吮、索求。

    圈住于湛也的脖子,童冀澄将自己的身体紧紧的贴向他。说不嫁是骗人的,只不过老被他这个无赖吃得死死的有些不甘心,不过一句“我爱你”,抵过他种种狂妄恶质的行径。

    将嘴巴靠向于湛也的耳边,童冀澄化被动为主动,边咬着他的耳垂,边发出轻声的爱语,“大无赖,我爱你。”

    车外一片夜色,车内一片春光,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分,他们许下“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终生承诺。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无赖戏红妆最新章节 | 无赖戏红妆全文阅读 | 无赖戏红妆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