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拒当情妇 > 第十章

拒当情妇 第十章 作者 : 艾佟

    老实说,当她得到他的妥协,她是松了一口气,但同时也有一种失落感——因为他并没有轻易放开她而松了一口气,也因为他没有坚持娶她而失落,很矛盾是吗?这是当然,因为这正是她的心情写照。

    可是短短一天而已,她就认清楚一件事,他根本没有妥协,他是另有盘算,他转而从妈咪那边下手,想想之前她还担心妈咪不能接受他当女婿,她真是太可笑了。

    现在,她的心情一样矛盾,虽然失落感不再,但是她觉得快喘不过气了。

    “你脑子到底在想什么?这么好的对象为什么不嫁?”吕美姬一逮到机会就对女儿嘀咕。

    白眼一翻,周香宁没好气的道:“妈咪,你根本不认识他,怎么知道他是不是一个值得托付终身的好对象?”

    “不管他是什么样的人,他的家世背景就足以让他成为金龟婿。”

    “妈咪,我不想像你一样为了金钱委屈自己。”也许是怀孕的关系,这几天她脾气很大。

    沉默了半晌,吕美姬幽幽的说:“在你眼中,妈咪是一个金钱至上的人吗?”

    “如果不是为了金钱,妈咪为什么要作践自己当人家的情妇?”

    “因为我爱他,那个男人是你的父亲。”

    这是妈咪第一次说实话,以前,她总是会问妈咪,她是爹地的女儿吗?是的,她是爹地的女儿,妈咪的回答始终没有改变,可是每当她继续问,为什么爹地讨厌她?对不起,这都是因为妈咪的关系,这样的答案让她不忍再穷追猛打,如今,妈咪终於吐出真相了。

    “丫头,你是不是早就猜到了?”女儿老是问那种奇怪的问题,一个母亲不可能毫无感觉,而且她也注意到了,每次她的亲亲爱人来看宝贝女儿,这个丫头的态度总是特别别扭,因此她心里多少有个底,不过,她太害怕破坏原有的母女关系,所以一直不愿意面对。

    “我无意问听到一些贵夫人在咬耳朵。”事到如今,她也没必要掩饰了。

    倒怞了一口气,吕美姬既自责又心疼,原来这就是她不喜欢参加宴会的原因。

    “对不起,我是一个很差劲的母亲。”因为她自己对闲言闲语免疫,她也以为女儿的耳朵用塞子堵住了。

    “妈咪很好,我不是一个好女儿。”

    “对我来说,你是最棒的女儿。”

    “现在,你不是觉得我脑子里面装稻草吗?”

    “每个母亲都希望自己的女儿可以嫁个好对象,尤其是我这样的母亲,我没有能力保护你,如果有个有钱有势的女婿让你倚靠,我会比较安心。”

    “妈咪,这件事你让我自己作主好吗?”

    轻声一叹,吕美姬语重心长的道来,“生下你之後,我因为报户口的关系不得不嫁给你爸爸,我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玩伴,你爸爸好心接纳我们母女,我真的觉得自己很幸运,刚开始,我也想重新跟他好好过日子,可是我始终忘不了你亲生父亲,你爸爸没办法容忍我心里的影子,於是我们的关系越来越冷淡,最後终於导致他外遇,我们因此结束六年的婚姻生活,而我还是回到你亲生父亲身边。”

    原来,这就是她父母的故事,没有谁是谁非,只是始终不曾真正属於对方。

    “妈咪因为踏错了第一步,从此再也没办法回头,未婚生子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妈咪不希望你步上我的後尘,你能明白吗?”

    “我不会步上妈咪的後尘,现在我不嫁给之俊是因为我爱他,我想赢得他家人对我的尊重,我不希望以後他老是夹在我和他的家人之间,这样的婚姻生活对他来说太辛苦了,而我也不会快乐。”

    “这么说,你只是暂时不嫁给他?”

    点了点头,她做了一个鬼脸,“现在,你是不是可以放心了?”

    顿了顿,吕美姬还是不太放心,“万一,人家改变主意不娶你呢?”

    “如果他这么轻易就打退堂鼓,妈咪认为他值得我继续努力吗?”

    “这……”摆了摆手,吕美姬投降了,“我说不过你的歪理,你自己看着办吧。”

    中午十二点整,邵阳科技总经理室就会笼罩在浓浓的食物香气中,今天是牛肉清汤配番茄海鲜义大利面,看起来美味极了,任谁见了都会流口水,唯独——

    “你这是干什么?”周香宁双手捣着鼻子瞪着刚刚“快递”送达的食物,她现在一看到海鲜类的东西就觉得思心。

    “从现在开始,我会全面控管你的三餐,还有,别忘了你现在是怀孕的人,你要保持愉快的心情,来,笑一个。”柳之俊示范的对她咧嘴一笑。

    椅子往後一滑,拉开她和办公桌之间的距离,她松开双手,“我想吃什么自己会买,你用不着特地跑来这里送午餐。”

    “我家的厨子不输五星级饭店的大厨,你尝一口就会爱上。”

    “可是,我一看到海鲜就倒胃口,而且我现在不想吃牛肉。”

    “那你想吃什么?”

    “我想吃炒年糕。”

    “炒年糕是吗?”他连忙取出手机打电话联络司机阿保买一份炒年糕送过来。其实,真正在背後指挥这件工作的人是奶奶,原本她以为答应他们的婚事,香宁会感激的赶紧披上婚纱嫁进柳家,怎么知道他的女人很骄傲,这下子可把奶奶吓着了。

    奶奶除了烦恼曾孙于流落在外,更担心香宁营养不良在路上晕倒,所以,她决定每天请厨子准备午餐,派司机送过来,可是她又怕香宁会拒绝,出面的工作当然就落在他头上。

    这时,总经理办公室的门打了开来,邵亦阳走了出来,後面跟着一脸郁郁寡欢的纪曼如。

    “之俊,你什么时候来的?”

    “刚刚,我送午餐给香宁。”

    眉一挑,邵亦阳戏谵的道:“没想到你这么疼爱老婆。”

    “总经理,我不是他的老婆。”周香宁严厉的提出纠正。

    “对不起,我听说你们要结婚了。”小鲍主一早就跑来控诉柳家的恶行,既然之俊早就有女朋友了,为什么还要对外宣布他们的喜讯?

    斜睨了柳之俊一眼,周香宁没好气的说:“人家说我可以嫁过去,我就嫁过去,那我算老几?”

    “你是老大,你高兴什么时候嫁给我,我们就什么时候举行婚礼,可以吗?”柳之俊一副委曲求全的可怜相。

    “喂!你们可以暂停一下吗?你们两个……”纪曼如一会儿指着柳之俊,一会儿指着周香宁,她来来回回看了一圈又一圈,先是不敢相信,然後慢慢的笑开了嘴,原来,这两个人才是一对,也就是说,她再也不用担心这个美丽的女人……这件事,她现在还搞不清楚状况,这个女人怎么一下子变得如此明艳动人?

    “没错,周秘书就是之俊未过门的老婆。”邵亦阳代替他们说明白。

    “恭喜你们。”现在的她心情好得不得了,她不在乎周香宁的美丑了,因为她不再是情敌了嘛!

    除了柳之俊,没有人知道她大小姐为何心情如此愉悦。

    “亦阳哥哥,我请你吃午餐。”她热情的勾住邵亦阳的手臂。

    “我请你。”虽然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但邵亦阳很高兴她又恢复神采飞扬,这才是他所认识的小鲍主。

    闲杂人一离开,两个人又恢复独处了,柳之俊状似闲聊的解释,“其实,曼如一直很喜欢亦阳,可是亦阳对感情太迟钝了,真是伤脑筋。”

    赏了了一个白眼,他冷冷地说:“这跟我没有关系。”

    “是啊。”当初冒充曼如的男朋友,他已经解释过了,至於报上的喜讯,她又没有看见,他的解释反而有一种做坏事的嫌疑……总归一句话,他就是怕她想太多了,她是孕妇嘛!

    “我肚子很饿,我想-牛肉汤。”

    “是,我帮你用。”柳之俊马上把所有的思绪抛到脑後,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伺候老婆用餐。

    看着柳之俊半跪在床下,一张脸几乎贴在她的肚皮前面,嘴里说个不停,周香宁真是又好笑又感动,她真担心还没有得到他家人的认同,他已经逼得她投降。

    “时间很晚了,你是不是应该回去了?”她真的很佩服他,他怎么有那么多话可以说呢?而且,他看起来是真的乐在其中。

    “我还想跟我们的宝宝说话。”他一脸天真无邪的撇嘴。

    这个男人根本搞不清楚状况!“他现在连形体都没有,没办法听见你说话。”

    “对我来说他已经存在了,我想尽一个父亲的责任。”

    “可是,我想休息了。”

    “你休息啊!”

    送他一个白眼,她又气又好笑,“你在旁边吵个不停,我怎么休息?”

    “我从现在开始不说话。”他连忙用双手捣住嘴巴。

    “你别闹了,你在这里还不是一样。”

    双手转为高举,他可以发誓,“我保证会很安静,绝不会吵你。”

    “我相信,而且你还会自动自发溜上床,是吗?”虽然妈咪不再唠叨了,却是百分之百支持他,如果她睡着了,没有人会阻止他待在这里过夜。

    嘿!他一脸无辜的傻笑,“你的床这么大,多塞我一个有什么关系?”

    “你没有关系,我有关系,好啦,你别再打歪主意了,赶快回去了。”双手擦腰,她摆出不容妥协的架式。

    扁扁嘴,他心不甘情不愿的站起身,在这同时,他的手机响了,他意兴阑珊的接听电话,“你好……奶奶怎么了……情况很严重吗……我知道了,我立刻带香宁回去。”

    等到他放下手机,她按捺不住地问:“发生什么事?”“奶奶病倒了,她想见我们。”

    “病倒了?”是因为她的关系吗?现在,她开始担心自己的态度太强硬了。

    “我想情况不是很严重,不过我们还是先回去再说。”

    “我换一下衣服。”她现在开始祈祷奶奶的病情不要太严重了,否则她一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

    望着床上的柳老夫人,看她一头的白发,周香宁不由得责备自己的残酷。

    靠近床边,柳之俊轻轻的唤道:“奶奶,我把香宁带来了。”

    缓缓的睁开眼睛,柳老夫人颤抖的伸出一只手,“香宁……”

    “老夫人,我在这里。”周香宁连忙趋上前蹲了下来。

    握住她的手,柳老夫人虚弱的叹了声气,“奶奶年纪大了,再活也没有几年,奶奶最大的愿望就是离开之前看到之俊娶妻生子,请你不要再跟奶奶生气好吗?”

    “老夫人,您言重了,我没有跟您生气。”

    “那你为什么不嫁给之俊?”

    “我怕自己没有这个资格。”

    “你还说没有跟奶奶生气?你还把那天奶奶说的那些话放在心上,对不起,奶奶真的很惭愧,你就不能原谅奶奶吗?”

    “老夫人,我这个人有时候很糊涂,我已经不记得您说过的话了。”

    “如果真的不记得了,你是不是应该改口叫奶奶了?”

    顿了一下,她甜甜的一唤,“奶奶。”

    满足的笑了,柳老夫人安心的说:“现在,奶奶死也瞑目了。”

    “奶奶,您千万不能这么说,您还要看着我肚子里面的娃娃长大。”

    “奶奶答应你,我们勾手盖印。”柳老夫人孩子气的伸出另一只空着的手。

    甜美的笑了,她顺从的跟老人家玩小孩子的游戏,“好,我们勾手盖印,一言为定了。”

    离开奶奶的房间,柳之俊老实道来,“其实,奶奶是在装病,她没办法直接放低姿态向你表达歉意,所以才会借这个方式向你说声对不起。”

    周香宁斜睨了他一眼,他以为她是笨蛋吗?“我知道。”

    咦?他惊讶的扬起眉,“你怎么知道?”

    “因为她安安稳稳的躺在自己的床上。二叫来这里的路上,她越想越不对劲,为什么病倒了不送去医院?还有,他说奶奶的情况不是很严重,他的口气很确定,因此她更相信事有蹊跷。

    “你是真的原谅奶奶了?”

    送上一个白眼,她没好气的说:“她如此用心良苦,我还能跟她计较吗?”

    “那我是不是可以开始筹备婚礼了?”

    “不可以。”

    “你刚刚已经答应奶奶了不是吗?”

    她生气了,这个男人真的很可恶!“报上说你和纪小姐准备结婚,现在新娘换成我,你怎么对外解释?”

    “你已经知道这件事啊。”他无辜的对她咧嘴傻笑,不过,在她狠狠的瞪视下,他马上收起笑容,“这是我们的事,我们用不着向人家解释,而且,曼如很高兴新娘换成你。”

    “还有,你到现在还没有向我解释——你为什么会从一个平凡的小老百姓变成元昊集团的三公子?”

    “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他又开始无辜的傻笑。

    “对啊,可惜不是从你嘴巴得知。”

    圈住她的腰,他撒娇的说:“你爱的是我的人,又不是我的身家背景,说或不说有什么关系?你就别跟我计较了嘛!”

    “慢着,我什么时候说过爱你?”也许是算命在她心里留下陰影,她总觉得付出爱是一件很危险的事,不说爱,她才可以全身而退,不过晨晨已经让她明白一个道理,她不应该活在别人的预测当中。

    “这用不着说,你本来就爱我的嘛!”

    这个家伙未免太自信了,可是话说回来,对一个习惯被女人围绕的男人,他会这么臭屁也不奇怪,不过,她就是不想让他太得意了。

    “是吗?”她皮笑肉不笑的反问。

    见状,他顿觉全身不舒服,不过,他可不会那么容易被她击垮,“你都把人家都吃了,你敢说不爱我吗?”

    “……”没想到反被将了一军,她找不到任何话语反驳。

    嘿!他还是略胜一筹吧!不过,没听她说句“我爱你”,他心里头还是很别扭。

    低下头在她唇上啵了一下,他笑得很谄媚,“老婆,我爱你,好爱好爱你。”

    “算了,我不跟你计较了。”

    “老婆,你是不是也很爱很爱我?”他整个人几乎黏在她身上,为了得到那三个字,他会无所不用其极。

    不过,事情可没他想像的那么简单,她完全不予回应,有一天,她一定会大声的告诉他——“我爱你”,不过在这之前,这个男人应该尝点苦头,因为他太嚣张了!

    每天早上,“变身游戏顾问公司”总是静悄悄的好像没有人似的。

    郑允希坐在落地窗旁边的专属座位上,前面的茶几上面摆着一杯茉莉花茶,她正在阅读报纸——这是她每天早上的第一件工作。

    秦雨晨坐在黑色桃花木书桌後面,一旁摆着她最爱的草莓奶茶,她正忙着处理信件和帐单,还有将今天约好的客户资料二写在行事历上面。

    蓝朵儿当然是佣懒的坐在她的宝座上——贵妃椅,她像是闲着没事干的拿着素描簿涂鸦,一旁的木制圆几上面摆着香浓的蓝山咖啡,她充沛的精力从这杯咖啡进肚子里面之後开始源源不绝-

    凌菲总是一边扫地一边打瞌睡,她还是个学生,经常熬夜读书,因为她要赚奖学金。

    “晨晨,我现在不得不承认你真的很神。”郑允希放下手上的报纸道。

    “为什么?”凌菲的反应比当事者还快,因为她很需要事物转移注意力。

    “香宁要结婚了。”

    “太好了!”秦雨晨很高兴周香宁可以找到幸福。

    不懂,凌菲紧皱的眉头可以夹死蚊子,“这两者有什么关系?”

    “因为晨晨早就预言了。”

    “真的吗?”她又按捺不住对秦雨晨的崇拜。

    “我的运气一直不错。”秦雨晨谦虚的说。

    双手合十,凌菲垂涎的瞅着秦雨晨,“晨晨,你收我当徒弟嘛!”

    “我真是败给你了,你怎么老是不死心?”蓝朵儿斜睨着她的眼神好像她是一个得到重病快死掉的人。

    “不行吗?”

    “不行,你吵得我头昏脑胀。”蓝朵儿霸道的回了句。

    “这跟你有什么关系?”这个坏女人根本是故意跟她过不去。

    “我觉得有关系就是有关系。”

    “你……”

    “菲菲,我们有一个新朋友上门了,你下去招呼好吗?”秦雨晨适时终止她们的战争。

    “好。”送给蓝朵儿一个鬼脸,她丢下扫把蹦蹦跳跳的掀开布幕走了出去。

    蓝朵儿娇媚的伸了一个懒腰,“太好了,我的耳根于又可以清静了。”

    秦雨晨和郑允希互看了一眼,同时莞尔一笑,最会制造混乱的人却老觉得别人才是麻烦的制造者,真是伤脑筋!

    【全书完】

    编注:欲知唯我独尊的褚浩星,如何逮回落跑新娘莫君柔,请看艾佟花园春天系列103变身游戏顾问公司之一《百分新娘》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拒当情妇最新章节 | 拒当情妇全文阅读 | 拒当情妇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