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娇妻上勾 > 第十章

娇妻上勾 第十章 作者 : 艾佟

    最后—局,我梭哈了。

    可是无论你有没有FullHouse,

    或我有没有同花顺,

    都不会有谁变成兔子。

    若是硬要蹦出个达阵纪念,

    白胖的小东西应该是个不错的选择对吧?

    我的新娘和宝宝的妈,你想先当哪一个?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看着餐盘上的午餐,那是她最爱吃的白酒蛤蜊意大利面,Julian很会烹煮这道料理,她可以一次吃两盘,可是,现在却一点胃口也没有。

    她不是笨蛋,难道会看不出来他是在利用小妹来逼她表态吗?他不会真的跟小妹结婚,可是明明知道他的诡计,她却没办法无动于衷,道理很简单,就是因为她爱他,就算很清楚这是个陷阱,也无法不担心……真搞不懂,她怎么会爱上这个坏蛋?

    “大丫头,你怎么都不吃?”严静梅担心的看着一脸无精打采的女儿。

    不再装模作样的放下叉子,君芍药勉为其难的挤出笑容,“我肚子还不饿。”

    “工作了一个早上,怎么会不饿呢?”

    “我今天很晚才吃早餐。”

    “那你干么跟我出来吃?”

    “你想吃大餐,又不想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餐厅里,我怎么可能不陪你?”

    顿了一下,严静梅柔了柔太阳袕,“对不起啦,老妈快烦死了,所以突然想好好大吃一顿。”

    “出了什么事?”

    叹了口气,严静梅的表情变得很沉重,“你知道吗?心兰竟然跟我说她想要结婚了!拜托,她现在才大二而已,而且适合结婚的时间也还没有到,怎么可以结婚呢?可是不管我说什么,那个丫头都听不进去,真是气死我了!”

    身子微微一晃,君芍药试着冷静下来,“小妹真的说她要结婚吗?”

    “是啊,我好担心她会步上我的后尘。”

    “如果妈不答应,她就不可能结婚。”

    “错了,那个丫头才不会听我的话,”

    “可是,她还在读大学。”

    “这个我已经说了,可是她不认为读书和结婚有冲突。”

    略一迟疑,她还是按捺不住的问:“她有提到结婚的对象吗?”这个问题根本是多余的,除了Julian,还会有谁呢?

    “不管她要嫁给谁,我都不赞成,你帮我劝劝她好不好?”

    怔了怔,她指着自己,“我劝她?”

    “她最听你的话,你劝她应该有用。”

    “她最听我的话吗?”她觉得很疑惑。

    “对,你去劝她好吗?”

    “我、我没有把握。”

    “不管如何,试试看嘛!”

    咬了咬下唇,君芍药最后还是点了点头,“我试试看好了。”

    满意的笑了,严静梅转而道:“好啦,虽然肚子不饿,你还是要吃,否则下午哪有体力工作。”

    再度拿起叉子,可是吃了没几口,君芍药忍不住把一直放在心上的问题提出来,“妈,当初你为什么跟爸爸离婚?”

    “你爸爸天生是个浪子,虽然曾经为了我尝试婚姻,可是他终究不属于家庭,所以我们两个很自然的就走上离婚这条路了。”

    “因为爸爸不喜欢责任,所以妈妈从小就灌输我责任感的重要吗?”

    “我很担心你被你爸爸影响,当然,这样的担心根本是多余的,你毕竟不是他。”握住女儿的手,严静梅很心疼的说:“我知道,你爸爸一直是你心里的一道陰影,阻挡你对婚姻的期待,但是你必须明白一件事情,你爸爸并不代表全天下的男人。”

    虽然她一直不愿意面对这件事情,但是爸爸的“遗弃”确实是她心里的一道伤口,她始终不能理解,为什么他可以完完全全消失在她的生命中?他可曾想过她这个女儿?

    因为爸爸,她才会对Julian要求绝对的诚实吗?也许吧,他对她太重要了,所以对她的欺骗也就变得更难以容忍。

    “其实,我从来没有怨过你爸爸,他给了我一个很棒的礼物——那就是你。”

    她不禁动容,“妈,我很高兴我是你的女儿。”

    “太好了,我真的很担心你会埋怨我。”

    “不会,除了相信算命的无稽之谈外,我的妈妈无可挑剔。”

    严静梅孩子气的做了一个鬼脸,“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举起双手示意投降,她哀求道:“我们不要讨论这个话题,要不然,我会更没有胃口。”

    “好好好,赶快吃吧,还要赶回去上班呢。”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结束午餐,君芍药就打电话约小妹见面,这件事必须尽快解决才可以,她不可以让小妹受到任何伤害,因为这一切都是她引起的。

    下班时间还没到,文心兰就笑嘻嘻的晃进她的办公室。

    “大姊,今天刮的是什么风?你竟然主动约我,真的吓了我一跳。”

    “你等我一下,我把手上的工作告一段落,我们就出去吃饭。”

    “你别急,我还不饿,现在我对咖啡比较有兴趣,你不用管我,我可以自己动手,你要不要来一杯?”文心兰转身走到置物柜。

    “好啊,顺便帮我泡—杯。”

    冲了两杯咖啡,文心兰把一杯放在办公桌上,自己则捧着另外一杯咖啡走到沙发上,从背包里面取出旅游杂志翻阅。

    望着小妹,君芍药实在没心情工作,干脆起身拿着咖啡在另外一张单人沙发坐下,“小妹,我们聊聊好吗?”

    “当然好啊,可是你不是还有工作要忙吗?”

    “没关系,我可以把工作带回家。”

    皱了皱眉头,文心兰对她的拚命实在不太苟同,“干么那么辛苦?回到家就应该放松自己好好休息才对啊。”

    “这是我的责任。”

    “这种责任太沉重,大姊干脆找个老公帮你分担责任好了。”

    “我的事不重要,先来谈你的事情吧。”她实在没精神也没体力慢慢拐弯抹角了。

    “什么事?”

    顿了一下,君芍药试着让自己的口气显得很轻松,“我听说你吵着要结婚。”

    “最近确实有这个冲动。”

    “你现在应该专心读书,结婚至少也要等到大学毕业啊。”

    撇了撇嘴,文心兰似乎很不以为然,“如果遇到好对象,就应该赶紧把对方抓住,否则让他跑掉,那就太可惜了。”

    “对方若是爱你,就不会拒绝等上两三年。”

    “可是我不想等。”

    “Julian不适合你。”

    双眉垂了下来,文心兰非常不悦,“原来大姊已经知道我想嫁的人是Julian,哪个家伙向大姊告状的?”

    “这个不重要,你们两个的年纪差太多,我真的觉得他不适合你。”

    “我觉得嫁给年长一点的男人比较好,他才会懂得疼我。”

    “就算你说得有理好了,可是,你们两个认识的时间又不长,现在说结婚未免太草率了。”

    “我可以肯定再也遇不到像他这么完美无缺的男人了,嫁给他不但不是草率的决定,而且是聪明的决定。”

    怎么说都没有用,这可怎么办?“小妹,你真的不再考虑吗?”

    抿着嘴,文心兰的眼神很严肃,“大姊,为什么你那么反对我跟Julian在一起?难道真的是因为他不适合我吗?”

    一时之间,她还真不知道如何回答。

    “还是说,大姊喜欢Julian?”文心兰的口气越来越咄咄逼人。

    心跳猛地失序,君芍药完全慌了手脚。

    “如果大姊喜欢Julian,我可以接受大姊的挑战,但如果不是,那就请大姊不要阻挠我们。”

    舌头打结了,她根本不知道如何反应比较好。

    “我要回家了。”撂完很话,文心兰随即站起身,同时把杂志塞回背包里面。

    “我们还没吃饭。”君芍药急忙道。

    “不吃了,反正我又不饿。”挥了挥手,她一晃眼就不见人影。

    一个苦笑,君芍药真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搞了半天不但没有解决问题,还让那个丫头逼得她哑口无言。

    不过,小妹的态度真的很奇怪,竟然不反对自己向她宣战,这是怎么回事?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结婚进行曲在耳边响起,帅气的新郎站在红毯的那一端,身穿白纱的新娘子缓缓移动脚步,踩着红毯定向幸福的未来,这是多么美丽动人的一划,可是,当新郎转过身迎接新娘,她看到的面孔竟然是……

    吓!惊吓的坐起身,君芍药惊魂未定的瞪着前方,过了一会儿,才意识到刚刚的画面只是一场恶梦。真是太好了……太好了?是啊,原来她比自己以为的还要害怕Julian真的会一气之下跟小妹结婚,这么一来,他们两个就真的没办法回头了。不可以,她会痛不欲生,小妹也不会得到幸福……

    突地,一声接着一声的门铃声急促响起。

    “桑伯,开门。”她边下床边大声的喊,当她走到一个在南一个在北的室内拖鞋前时,才想到桑伯今天放假,昨晚就回家了。

    取了一件外套披上,她趿着拖鞋啪嗒啪嗒的走出去应门,看到楼海芋,她微微呆了—下,“你怎么—大早就跑来我这里?”

    “大姊,天要塌下来了。”她看起来好无助。

    “天不会塌下来。”

    “天真的塌下来了,小妹决定今天去公证结婚!”

    闻言,颤抖的连退了奸几步,若非及时伸手抓住一旁的展示柜,君芍药恐怕已经跌坐在地上了。

    “因为妈反对小妹结婚,小妹就说她要去公证。”

    君芍药的脑子一片混乱,她的恶梦成真了吗?就像失了魂魄一样,她完全说不出话来。

    “Julian爱的人明明是大姊,他怎么可以娶小妹呢?小妹好可怜,她不会得到幸福的,也许有一天,她会像妈妈一样用离婚来结束一段婚姻。”楼海芋说得像快要哭出来似的。

    天啊!她到底在做什么?为什么会让事情走到这个地步?

    “大姊,这都是你的错,难道你要眼睁睁看着悲剧发生吗?”

    终于找回声音了,君芍药喃喃自语的往外走,“不可以,绝对不可以……”

    “你要去哪里?”她一把拉住失神的姊姊。

    “我要阻止他们。”可是,她看起来像个慌张失措的小孩子。

    “你当然要阻止,可是,你不可以穿睡衣出门啊。”她实在很想笑,不过现在的气氛实在下太适合。

    愣愣的低头看了衣着好一会儿,君芍药才反应过来,然后慌慌张张的往回走。

    “对了,我要换衣服。”

    事成了!楼海芋变得不疾不徐,“慢慢来,老妈已经把车子借我了,我送你过去。”

    若非脑子已经失去运作的功能,君芍药肯定会发现不太对劲。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匆匆赶到祁阎风的住处,君芍药一看到他,立刻扑过去紧紧抱住,慌张的大声命令,“不可以,我不准你跟小妹结婚!”

    唇角微微上扬,他轻柔的抚着她的头发,“你不是不要我吗?”

    咬了咬下唇,她好委屈的说:“我又不是不要你,只是还在气头上。”

    “可是我已经吓掉半条命了,很担心你会跟我气一辈子,你这个坏丫头真的很狠心。”

    等等,情况不太对劲……身子微微一僵,她缓缓的推开他,半眯着眼睛直瞅着脸上带笑的男人,“你又骗我了是不是?”

    “对,我又骗你一次,因为只有这个方法可以逼出你的真心。”他迟早要告诉她真相,那就坦然以对吧。

    “你,你这个坏蛋!”她生气的抡起拳头捶打他的胸膛。

    抓住她的手,他故作可怜兮兮的道:“你别生气,为了你,我可是放下大男人的尊严去哀求你的家人伸出援手呢。”

    瞪大眼睛,她现在完全明白了,“你们,包括我妈在内,全部的人联手欺骗我一个!”

    “虽然是欺骗,可是出发点却是爱。”他把她的手凑到唇边轻轻一吻,“每个人都看得出来我有多爱你,你却为了无奈的欺骗漠视我的爱,她们只好帮帮我这个可怜虫。”

    “欺骗就是欺骗,不要为自己可恶的行为找借口。”老妈急着把她在二十六岁的时候推销出去,绝不可能毫无动静的任她蹉跎时光,她怎么一点警觉也没有?

    “这是不是借口,请你听了我的故事之后再来决定我是否值得原谅。”他把她带到沙发坐下,然后才走过去把大门关上,“要不要来一杯咖啡?”

    “不要,你不是要说故事吗?”

    “你可以一边喝咖啡一边听我说故事,咖啡已经煮好了。”他走进厨房端了两杯咖啡出来,递了一杯给她,随即在她的身边坐下。“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情景吗?”

    “我记得,你早上六点来按我的电铃,害我来不及换掉睡衣就跑去帮你开门。”那么糗的事情实在很难忘记。

    “错了,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你家举办化装舞会的时候。”

    化装舞会?!原来如此,难怪她“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会有那种奇异的感觉,因为他那双深邃有如黑夜般的眼睛……其实,她早该意识到他们就是同一个人,因为自从Julian出现之后,她就不曾再作那个梦了。

    “你应该知道我是谁了吧?”

    不敢置信的摇了摇头,这个男人实在是太疯汪了,“就因为那天晚上,你委屈自己跑来当我的管家?”

    “那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可是我第一次看到你,是在你外公的办公室。”

    “外公的办公室?”她觉得很困惑,“我怎么一点印象也没有?”

    “你怎么会有印象呢?你根本没看到我。”

    “我外公的办公室又不是很大,你看到我,我怎么可能没看到你?”

    “你知道你外公在办公室的置物柜上摆了你们家每一个人的照片吗?”见她点了点头,他接着道:“看到照片上的你,我好像着了魔,完全没有办法移开视线,照片上的你像个尊贵的女王,可是面对镜头的目光又显得心不在焉,你外公很快就发现了,所以他立刻邀请我参加化装舞会,我当然毫不犹豫的把握这个认识你的机会。为了方便我在人群中寻找到你,你外公便藉由面具帮我在你身上作了记号。”

    “难怪外公那么体贴的帮我准备面具,原来是为了让你找到我。”她可以想象得到外公发现他对她的爱慕会有多么兴奋,有了这么一个有背景的孙女婿,她这个接班人就算有什么不足的地方,老公也会帮忙解决,外公还真是很会打如意算盘啊。

    “原本,我想正大光明的追求你,可是当时我正在跟你外公谈合作的事情,不希望我们之间蒙上任何商业利益色彩,而且,你外公说你的责任感太重了,把心思全摆在工作上面,如果我按照正常的方式接近你,想要把你娶回家可能遥遥无期。”

    嘴一撇,她很清楚外公在想什么,“我看啊,我外公大概觉得我的生活习惯太槽糕了,如果你没有认清楚我的真面目就采取行动,哪天我们两个闹翻了,这反而会让双方的合作关系生变。”

    他微笑接口,“你老实说,如果我没有用三个月的时间安排部署,而是直接以祁阎风的身份接近你,你会这么轻易的为我打开心门吗?”

    歪着头想了想,君芍药摇了摇头,“我不知道,这种情况毕竟没有发生。”其实现在说起来,她真的很高兴他不是用祁阎风的身份接近她,蒙上利益色彩总是不好。

    “我猜,我会有更多苦头可以吃。”

    “也许吧,但既然你已经以管家的身份接近我,为什么还要以祁阎风的身份跟我相亲?”

    “因为你老是在逃避退缩,我想藉此逼你正对自己的心,你不觉得这个方法很有用吗?而且,我想这是告诉你真相的好方法,谁知道事情没有这么简单,你根本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我。”

    “发生那么大的事情,你认为我有办法静下心来听你解释吗?而且,我真的很讨厌被欺骗的感觉。”

    噘着嘴,他也要控诉,“你对我真的很可恶。”

    “如果我们今天交换角色,你也会生气。”

    “我不会生气,因为我更爱你。”

    娇羞的红了脸,她瞋了他一眼,“油嘴滑舌。”

    “你知道吗?为了接近你,我可是很苦命的每天睡不到三个小时,除了要当你的管家兼司机,也不能把工作抛到脑后完全不管,都快要变成超人了。”再一次握住她的双手,他语带撒娇的道:“你原谅我了吗?”

    像是故意吊他胃口似的,君芍药过了半晌才点头,“我不跟你计较了,免得你说我小鼻子小眼睛。”

    “这么说,我可以把娇妻娶回家了吧。”

    她好笑的道:“我又没有说要嫁给你。”

    “你还要我等多久?”

    真是的,他都还没有正式向她求婚呢!“你慢慢等吧。”

    “我不想再等下去了。”

    不理他,她自顾自的喝着咖啡。

    瞪着她一会儿,他像是想到什么好主意似的唇角上扬,“我会改变你的心意。”

    “是吗?”她完全不当一回事。这是当然,他没有求婚,她怎么可能嫁给他?

    “你等着瞧。”突然取走她手中的咖啡,同时把两人的咖啡放在茶几上,祁阎风站起身,接着倏然弯下身将她抱了起来。

    她惊慌的尖声一叫。“你要干么?”君芍药很自然的伸手圈住他的脖子,以免自己不小心被他摔下来。

    “如果你肚子有了小宝宝,就非嫁不可了。”

    一张脸马上红得像只熟透的虾子,她又羞又慌,“Julian,你这个坏蛋!”

    祁阎风的额头轻轻撞了一下她的,故意装出可怜样,“这个坏蛋实在是太爱你了,再不赶快把你娶回家,他会疯掉。”

    甜甜一笑,君芍药心甘情愿的投降,她把脸贴在他的胸前,轻声的说:“我爱你,祁阎风。”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娇妻上勾最新章节 | 娇妻上勾全文阅读 | 娇妻上勾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