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专属柔情 > 第十章

专属柔情 第十章 作者 : 艾佟

    “云琛,都安排妥当了吗?”见时间差不多了,谈琰文等不及的问。

    很了解他焦急的心情,云琛笑了笑,表示道:“可以出发了,所有的细节和状况我全都布署好了,万一你的行踪真的暴露,立刻按下手表上的发信钮,我会立刻切断何家的电源。”

    “我知道。”

    “喂!你们不用搞得那么紧张好不好?我被你们弄得眼皮一直乱跳,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雷杏儿抗议的柔了柔眼皮。

    “不怕,我会保护你。”辛帧一副很有爱心的说。

    翻了翻白眼,雷杏儿不客气的说:“算了吧!你这个爱记仇的小气鬼不要乘机踹我一脚,我就很偷笑了,保护我?哼!”

    眉一挑,辛帧不怀好意的反问道:“你是不是对我做了什么坏事啊?”

    “笑话,我对你又没兴趣,我干么对你做坏事?”雷杏儿没好气的啐道。

    “都什么时候了,你们两个还有心情斗嘴?”谈琰文伤脑筋的摇了摇头。

    撒娇的勾住谈琰文的手,雷杏儿体贴的缓和他急躁的心情,“琰文哥哥,这叫苦中作乐,放轻松一点,何家不是什么龙潭虎袕,没什么大不了的。”

    谈琰文感激的回以一笑。

    “好了啦!我们也该出发了……”云琛话都还来不及说完。一阵又急又乱的门铃声和敲门声同步作响。

    大伙警觉的互看一眼,最靠近门边的谈琰文轻声道:“我去应门。”

    来到门边,他小心翼翼的朝门上的鱼眼望了出去,登时,他心跳加速,全身血液沸腾,没有细想,赶紧用最快的速度打开房门。

    一看到谈琰文,何珞立刻跳起来抱住他,接著就是一阵狂吻、所以的问题在何珞的唇下全消声匿迹,谈琰文紧紧的搂著她,回应她热情的吻,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比不上这一刻真实的触感来得重要。

    “你们两个想把这间饭店烧掉啊?”雷杏儿啧啧称奇的看著吻得昏天暗地的两个人,没想到平日斯文有礼的琰文哥哥,一亲热起来,竟然也是惊涛骇浪,天啊!

    他八成被何珞给教坏的。

    这才意识到这里不是只有他们两个,谈琰文和何珞连忙分开身,两个人都不好意思的脸红了起来,可是彼此的手却又不经意的紧紧纠缠。

    “杏儿,你很不识相哦,好戏正在上演,就不会多等一会儿吗?”辛帧懒懒的赏了雷杏儿一个白眼,饭店烧掉又怎么样,Yellow欲火焚身的样子才真的是百年难得一见的景观,错过了多可惜啊!

    “缺德鬼!”雷杏儿不以为然的朝他做了个鬼脸。

    “雷杏儿?”辛帧叫的那声杏儿让何珞顿时忘了羞涩,一双眼睛惊讶的直盯著雷杏儿。

    嘻皮笑脸地对著地招招手,雷杏儿话有所指的寒暄说:“好久不见了,终于知道你的故事,真是精采极了!”

    “你们两个认识?”谈琰文不记得自己曾经帮她们介绍过。

    “因为璋哥的关系,我们见过两次面,有一次我还帮她解了危。”眼珠子贼溜溜的一转,雷杏儿坏坏的取笑道:“何珞,你要掰故事也掰个像样一点的,老爸明明是马来西亚的锡矿大王,却被你说成了赌鬼,我要是你爸,准会被你气得口吐白沫,一命呜呼!”

    “我……对不起啦!我又不是故意说谎。”

    “杏儿,你不要为难珞,她也是有苦衷的。”谈琰文心疼的看了何珞一眼。

    大惊小敝的看著谈琰文,雷杏儿鬼叫道:“唷!这样子就心疼了啊?”

    云琛轻拍了一下她的肩膀,示意她适可而止,站出来帮谈琰文解围,“有什么事我们进去里面谈,不要站在这里说话。”

    终于注意到他们还站在敞开的门边,谈琰文赶紧关上房门。

    等大伙在沙发坐定,雷杏儿迫不及待的追问:“你是怎么跑出来的?”

    “是我姊送我离开何家,我自己再坐车依琰文说的找来这里。”何珞将何晴找她的事全数道来。

    “这个叶亚峰做人还真是失败,竟然连最爱他的女人都不信任他。”雷杏儿轻叹口气,摇摇头。

    “还好何晴并不笨,帮我们省去所有的麻烦。”虽然今天晚上的一切对云琛这个见过大风大浪的人来说,不过是个小Case,但是能把大事化小,小事化无,这总是好过于大动干戈。

    “是啊!明天也不用派人送资料给叶正来了,不过,有点可惜哦!”想到自己跟来吉隆坡凑热闹,结果真正紧张刺激的场面还没见识到,这一切就结束了,辛帧不免感到些许的遗憾。

    “可惜?”雷杏儿忍不住赏他一个卫生眼,这个辛哥还真是惟恐天下不乱。

    “不,为了安全起见,资料我们还是要送给叶正来,以免叶亚峰死不认帐。”

    云琛谨慎的表示道。

    “什么资料?”何珞不解的问道。

    “你姊姊怀孕的资料,还有叶亚峰和你姊姊上饭店开房间的证据。”谈琰文解释道,“你姊姊对你的要求正好跟我们的想法不谋而合,我们想过,惟一可以让叶正来在面子挂不住的同时,又不怪罪你父亲,最好的方法就是让他明白叶亚峰负了你姊姊在先,当然,为了保住你姊姊的面子,我们也准备了一封信给叶正来,希望他为了未来的孙子,让这件事在不张扬的情况下收场。”

    “叶伯伯肯吗?”

    “他一定会照著我们的意思去做,他是个有头有脸的大人物,他的儿子做出这种事,他比起任何人更想守住这个秘密。”

    所有的风风雨雨似乎已经过去了,何珞顿觉海阔天空,“我好想喝酒,好好的庆祝一下,所有的事情都结束了,这种感觉真的好棒!”

    “好耶、好耶!”雷杏儿兴致勃勃的点头附和,“从我们来到这里,神经就一直绷得很紧,的确是需要喝一杯,放松一下。”

    云琛反对的摇了摇头,“不可以,在我们没离开吉隆坡之前,都还不算结束,所以现在还不可以庆祝。”

    双眼一瞪,雷杏儿嘟嚷道:“你不要这么严肃好不好?让我们快乐一下会怎么样?”

    “不可以就是不可以。”

    “臭云琛!”这个古板的家伙,就爱管东管西!

    “云琛,让她们两个喝一点好了,只要我们三个不碰就没问题。”谈琰文可以了解何珞此刻的心情,自由的感觉是很美的。

    “是啊,反正明天早上就要离开这里,大不了今天晚上我们三个不要睡觉。”

    辛帧也好心的帮忙说话。

    拗不过大家,云琛只好让步的点了点头,“我们说好,只能一点点。”

    何珞和雷杏儿非常一致的点头允诺。

    ¤¤¤¤¤¤

    “小心一点!”扶著脚步有点紊乱的何珞,谈琰文轻轻的把她放在床上,“不能喝酒的人,就不要那么爱喝,才两杯而已,就醉得昏头转向。”其实比起云琛,他已经幸运多了,杏儿一高兴,一杯接著一杯往嘴巴灌,现在醉得更是一塌胡涂,云琛要照顾杏儿,又要保持警觉,今晚铁定不用睡觉了。

    “我没醉,我清醒得很!”娇憨的咯咯笑了起来,何珞柔了柔他的头发,“你是我最爱的男人,对不对?”

    “对。”谈琰文忍不住宠爱的一笑,还真的分不清楚她是不是真的醉了。

    “我就说我没醉嘛!”睁著略显茫然的双眼,她痴痴的看著他,又是一阵傻笑。

    “是吗?”她也许没有全醉,但肯定至少醉了六成以上。

    蓦然一个翻身,何珞把他压在身下,“我证明给你看。”说著,她将他的休闲服往上一拉,从他的身上脱了下来。

    “我证明给你看哦!”她笑眯眯的又重达了一次,接著著手脱去他的休闲裤,让他几近全luo的呈现在她眼前。

    她要怎么证明?谈琰文莫名的升起一股期待,他很好奇她的证明方式。

    解去自己衬衫上的扣子,让衬衫敞开的穿在身上,她接著除去自己的长裤,性感的跨坐在他的身上。

    俯下身,她轻柔的吻著他的眼、他的鼻、他的唇角,接著转向耳际,吻著他的耳垂,柔情似水的逗弄,沿著颊骨一路下移,恬逗、啮啃他的胸腔,将自己的印记一道道缠绵的烙上。

    何珞的唇是那么甜蜜,她挺立的双峰似有若无的摩擦著他,谈琰文感觉身体愈来愈热,欲望之火狂猛的灼著他,夺走他平静的气息。

    坐起身子,他化迷惑为诱惑,攫住她的红唇,他恣意的挑逗、狂热的攫取,让彼此的饥渴继续攀升。双手滑进她衬衫内侧,探至背部,打开内衣的扣子,让美丽的双峰迎风绽放。热情的唇舌绵绵密密的滑过下巴,蜿蜒至脖子,越过他定下她一辈子的永恒之星,恋上她令人著迷的蓓蕾,他贪婪的吸吮、渴切的恬啮、放肆的吞噬,让它们在他深深的怜爱下,战栗著更多、更深的渴望。

    “唔……唔……”攀附著他,何珞欲火焚身的娇喘吟哦。

    除去她最亲密的柬缚,谈琰文炽热的逗弄、眷恋的掠夺,将她更进一步推进情爱的风暴里,呼喊著她的需要。

    “琰文……唔……爱我……”她难以自拔的陷入那一波波令人羞涩的热浪里,她的身体狂热的颤抖著,像是企盼著更滦的接触,就算她曾经有过醉意,在激情的漩涡里也已经荡然无存,这一刻的她,是为欲望而燃烧的女人。

    拉开自己最后的掩饰,谈琰文托住她的婰部,将她推向自己的欲望,让彼此结为一体,随著激情的绿动,将愉悦的情愫送人她的体内,一次比一次深,一次比一次迫切,直至高潮的淹没,让彼此释放出相属的乐章。

    ¤¤¤¤¤¤

    终于搭上飞机了,何珞看著飞机滑过跑道,缓缓的升了空,到最后翱翔在云海之上,她不禁轻轻的吐了一口气,灾难总算是过去了,往后她再也不用躲躲藏藏,可以自由的去做她想做的,过她想过的生活。

    “在想什么?”靠在她的耳边,谈琰文轻声的问。

    “一切的乌云都过去了,感觉好轻松。”

    “那你是不是可以考虑什么时候嫁给我?”

    侧著头,她巧笑倩兮的说:“你现在是在跟我求婚吗?”

    “你忘了吗?我已经跟你求过婚了,虽然当时的情况有一点落魄。”他伸手拉出躺在她胸前的链子,秀出链上的钻石。

    “那怎么可以算数?”

    “好吧!那我再跟你求一次婚,请你嫁给我,好吗?”

    虽然在飞机上求婚比那天晚上的情形好不到哪里去,不过,何珞还是笑得很开心,她点了点头。

    把链子解下,取下钻戒,谈琰文将它套进她的手指,“终于把你圈住了。”

    甜蜜蜜的窝在他的怀里,感觉他的柔情似水包围著地,她眷恋的闭上眼睛,其实,他早把她圈住了,只差那套仪式而已。

    “你们两个还真有闲情逸致,连这种时候都可以谈情说爱。”辛帧佩服的看著谈琰文和何珞这对爱情鸟。

    谈琰文放开何珞,转身问道:“羡慕吗?”

    “肉麻!”辛帧一副很优雅的啐道,像他这么高贵、完美的男人,怎么可能在这种地方做出这种举动?

    “吃不到葡萄的人,总会说葡萄酸。”何珞落落大方的讽刺道。

    哼了一声,辛帧义正辞严的声称,“我才不爱吃葡萄。”放眼望去,每个女人都没他十分之一的美丽,他会对她们有兴趣,那他铁定是脑袋烧坏了!

    “是吗?”何珞戏谑的瞅著他,一副“我等著瞧”的样子。

    “女人!”

    “女人又怎么样?女人会爱上男人,男人难道不会爱上女人吗?”嘴角一勾,何珞诅咒道:“小心一点,大话不要说得那么满,很容易踢到铁板的哦!”

    辛帧自恋的头一甩,决定不理会她,女人嘛!总是喜欢做过度的幻想,不跟她一般见识。

    “Purple很自恋,想要让他动心,恐怕有点难。”谈琰文低声道。

    “丘比特的箭要射中他,他逃也逃不了。”感情的事不是自己可以控制得了,她体验到了,也明白这个道理。

    “好了啦!不说Purple了,你昨晚喝了酒,一个晚上也没睡到什么,你闭一下眼睛,小睡一下。”

    “嗯。”她是真的累了,在经过那么多事情,现在终于解脱了,她真的需要好好睡上一觉。

    取来毯子帮何珞盖好,谈琰文静静的凝视著她,陪伴著她。

    ¤¤¤¤¤¤

    一回到台湾,谈琰文马上著手筹备婚礼,不过工作忙碌的他,实在很难兼顾那些琐碎的事务,所以何珞决定一肩挑起,在雷杏儿的陪同下,她尽心张罗著他们简单却隆重的婚礼。

    何珞满心期待婚礼的到来,可是当婚礼即将举行的前夕,她却笼罩在浓浓的失落感中,这么美丽的时刻,却少了最重要的祝福,心里的遗憾是很难消去。

    “准新娘今天好吗?”看到何珞一个人呆坐在沙发上,谈琰文关心的在她的旁边坐下。

    一看到谈琰文,何珞心头的郁闷顿时舒坦许多,“你怎么跑来了?”回到台湾之后,琰文继续住在家里,她则搬到他自己的公寓,不过两个人虽然分开住,他却经常待在公寓里,而不肯回家,可是他们明天就要结婚了,照传统,今天晚上他们不可以住在一起。

    “总要看你睡了,我才放心。”

    她点点他的鼻头,“我现在跟以前不一样了,你不要老是放心不下我。”

    “习惯了。”

    “好啦!你赶快回去,要不然给谈爸、谈妈知道了,怪不好意思的。”“不要急,告诉你一件好消息。”他满脸神秘的样子。

    “什么好消息?”

    清了清喉咙,谈琰文郑重其事的宣布道:“你爸和你大妈明天一早会飞来台湾参加我们的婚礼。”

    太高兴了,何珞怀疑的眨了眨眼睛,“我爸?我大妈?”

    他笑著点点头,“自从你离开了之后,你爸跟你大妈谈过,他们决定重来一次,好好经营他们的婚姻,我想,他们已经走出过去的陰霾,相信将来他们会携手面对未来的人生。”

    感恩的叹了口气,何珞眼眶泛起感动的泪水,“太好了,以后再也不用替他们难过了。”

    “再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原本你姊姊也要来,不巧的是这会儿她正需要安胎,所以不方便参加我们的婚礼,可是你爸会把她的祝福带来给你。”

    “你说,我姊原本也要来?”天啊!这太不可思议了,她不敢相信,那个曾经说会恨她一辈子的人,竟然……

    “如果我猜得没错,一定是你的话感化了她的心,再加上她要当妈妈了,对过去自然多了一份包容,相信总有一天,她会完完全全的接纳你。”

    “她现在好吗?”这些日子她一直不敢主动跟家里联络,也许是因为好不容易获得自由,她需要呼吸一点新鲜的空气,所有关于家里的消息,她都是从琰文这里获得的。

    琰文总是那么体贴,他看得出来她很关心家里的状况,却缺乏勇气面对,所以主动打电话跟她爸联系,了解家里的情形。因而,当她得知所有的事情都照著他们的计划在走,她真的松了口气。

    “你姊好不好,恐怕只有她自己知道,不过经过了那么多的事情,我相信她会开始用心去思考,迟早她会走出自己的人生,再说,叶亚峰是她的选择,她没有什么好怨言。”

    像是想到什么,何珞眼睛突然一亮,“琰文,我现在好想做一件事。”

    “什么事?”

    “我想去看星星,我想告诉我妈,她一定跟我一样很高兴,我爸终于打开心结重新接纳大妈,我姊也不再恨我了,这个世界一下子变得好完美。”

    “好,我带你去看星星。”

    他说要带她去看星星,她反而傻了,“现在?”

    “对啊!你不是想看星星吗?”谈琰文纵容的说。

    “这样好吗?”

    “只要你快乐,没什么不好。”

    好满足的轻柔一笑,何珞点了点头说:“我还要告诉我妈,我将成为最快乐、最幸福的新娘子,因为我要嫁给世界上最爱我、最宠我的男人。”

    回以一笑,谈琰文执起她的手,带著她往外头走去。

    一全书完一

    *想知道“Black”雷昊和方蝶依的爱情故事,请看新月浪漫情怀700狱天档案——黑色传奇《恋恋蝶依》

    *想知道“Red”齐邗星的心如何被林言曦所掳获,请看新月浪漫情怀714狱天档案——红色传奇《偷心女贼

    *想知道“White”习曜尹如何情归林晨欢,请看新月浪漫情怀777狱天档案——白色传奇《吾爱晨欢》

    *想知道“Blue”孟璋觉与泰语茉的痴情狂恋,请看新月浪漫情怀880狱天档案——蓝色传奇《为君痴狂》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专属柔情最新章节 | 专属柔情全文阅读 | 专属柔情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