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悍恋 > 第十章

悍恋 第十章 作者 : 艾佟

    “雷,你不要走过来又走过去,我头都昏了!”魏楚烈实在受不了邵阎那副急躁的样子,都已经派人出去查了,就安安静静的等,急又有什么用?

    “阿宾怎么到现在还没有回消息?”

    阿宾算是魏楚烈的保镖兼司机,做事小心仔细,只不过魏楚烈很少用得着他,毕竟对他这个时时刻刻在泡妞的男人而言,带一个大电灯泡在身边实在碍手碍脚。

    “他不过才去一个钟头,哪会这么快就有消息,你有耐心点,他一有消息自然会告诉我们。”

    “可是……”哎呀!他就是一刻也坐不住。

    叹了口气,魏楚烈真想一棒打醒这个失去思考能力的男人,“雷,你用点脑筋好不好?这会儿是三更半夜,阿宾就算找到人,我们也得等到天亮才可以去要人啊!”

    “为什么要等到天亮?我一刻也等不住了!”一旦确定紫儿在袁家,他要立刻把她带回来,可不管是什么时候!

    魏楚烈头痛的柔了柔太阳袕,觉得自己快濒临抓狂边缘,“雷,你还不懂吗?我们不能莽莽撞撞的上门要人,也许你老婆自己想留在那里,你大吵大闹,岂不是在无理取闹吗?”

    “我肯定紫儿不是心甘情愿的留在那里,否则她不会不打电话回来。”

    “我知道,可是你也得让人家亲口承认啊!”

    “她怎么可能亲口承认?”

    “所以,我们要表现得像绅士一样,容容气气的登门询问,如果她说紫儿不在那里,不就等于亲口承认紫儿是被她强行留下吗?”唉!一碰上“爱”,天才也会变成白痴!

    邵阎恍然大悟,用力拍了一下脑袋瓜,“哎呀!我真是急糊涂了。”

    “算了,会着急是正常的,不过可以麻烦你坐下来吗?不要晃过来晃过去,你这样子我没办法闭上眼睛休息。”说这小子没什么耐性,他却可以很有毅力的一直走过来走过去,真是稀奇。

    “你闭上眼睛不就看不到我晃过来晃过去了吗?”

    翻了翻白眼,魏楚烈气得想口吐白沫,“就是因为你在我眼前晃来晃去,把我搞得紧张兮兮,想睡都睡不着。”

    “那你去客房休息好了。”

    “雷,坐下来会要了你的命啊!”反正都是等,坐着和站着有什么差别?真搞不懂这家伙在想什么。

    “我……好啦、好啦!”邵阎勉为其难的坐下。

    “这就对了,总会有消息传回来,急也不急在这一时啊!”

    魏楚烈话才说完,手机就响起。

    邵阎下意识跳了起来,冲到电话旁,不过电话还没碰到,就见魏楚烈赏了他一个斜睨,悠哉的当他的面接起手机,“魏楚烈……好,我知道了,今天晚上你辛苦一点,就守在那里盯着,我们要过去之前会打电话跟你联络。”

    手机一收,邵阎便焦急的问:“是不是找到人了?”

    “嗯,她被关在一间房间里面,阿宾说……她没事,要你放心。”他还是别把实况说出来比较好,万一让雷知道紫儿一直在哭喊,情绪一激动,他铁定什么都不管,立刻冲进袁家兴师问罪。

    “她真的没事?”

    “阿宾可是冒着生命危险吊在绳子上,亲眼从窗户外看到紫儿,不会错的。”

    不信也不行,人家可是亲眼瞧见,邵阎知道再追究下去也没意义,于是赶忙道:“我们要不要去跟阿宾会合?”

    “现在去了也没用,先睡一觉吧。”

    “我现在哪有心情睡觉?”

    “人又跑不掉,你就躺一下,把精神养足,明天才好应付啊!”

    邵阎勉强的点点头,“好吧!”只要没见到紫儿,他都放心不下,不过总不能因为他睡不着,就让火陪他数羊。

    ***wwwcn转载制作******

    “真是稀客。”袁丽晴慢条斯理的从楼上走下来,泰然自若的笑着招呼道:“邵阎,难得你会想到袁阿姨,还带了朋友来,今天是什么日子啊?”

    比起昨夜的急躁,邵阎这会儿显得异常冷静,他客客气气的把魏楚烈替他编好的台词搬出来,“袁阿姨,我昨晚和魏总裁因为商谈一件合作案,所以留在他那里过夜,一早我原本想带魏总裁回我家吃紫儿做的早餐,却发现她一夜没回家,我去了花店一趟,听紫儿的朋友说她昨天来找你,不知道她是不是在这里?”

    “她是来过,不过没多久就回去了。”

    “袁阿姨,你确定紫儿真的没在这里?”

    “这里是我家,我不能确定,还有谁可以确定?”

    邵阎再追问:“你有没有可能弄错?”

    “邵阎,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好像我在骗你?”

    邵阎突然神色大变,怒吼道:“你是在骗我,紫儿明明在这里,你却说没有,你安的是什么心?”

    前一刻还心平气和,下一刻却像吃了炸药一样,袁丽晴被邵阎吓了一大跳,一时之间傻得说不出话来,不过很快的又回过神,立刻戴上冷漠的面具,“你这算什么?恶人先告状吗?自己把老婆弄丢了,却说我把她藏起来。”

    “你敢当我的面对天发誓,你如果把我老婆藏起来,就遭天打雷劈,不得好死?”邵阎恶狠狠的瞪着她。

    “我……笑话,我为什么要对天发誓,我说没有就没有,你再无理取闹,就请你出去,我这里不欢迎你这种蛮横的客人!”

    邵阎挑衅的道:“没胆子对天发誓是不是?”

    “是没那个必要,如果没其他的事,你可以走了,我还想多睡一会儿。”

    “我会走,不过我要带走紫儿。”

    “你……”气呼呼的喘着气,袁丽晴恼羞成怒的喊道:“阿虎,送客!”

    不过阿虎还来不及反应,阿宾已经出手一击,抢先扣住他。

    “邵阎,你存心来我这里闹事的吗?”袁丽晴愤怒的瞪着他,心里却开始不安了起来。

    “既然你死不承认,那我只好自已搜了。”说着,邵阎往楼上走去。

    袁丽晴惊慌的冲上前拦住他,“邵阎,你别太过分了!”

    “我们很快就会知道过分的人是谁。”邵阎粗鲁的一推,袁丽睛一时重心不稳,狼狈的跌倒在地。

    “邵阎!”东倒西歪的从地上站起身,她心急的想追上前阻止,却让魏楚烈给挡了下来。

    “袁阿姨,如果紫儿当真没在你这里,你又何必怕邵阎搜房间?”魏楚烈笑得性感,不过此刻看在袁丽晴的眼中,倒像是撒旦的笑容。

    一个转眼间,她似乎又想到什么重要的关键,眉头忽然开了,高高的抬起下巴,优雅的回到沙发坐下。

    见状,魏楚烈并没有一丝丝的忧心,他也轻松的走到袁丽晴对面的沙发坐下。他对雷很有信心,不管遇到什么麻烦、为了老婆,他都会变成超人。

    在这同时,邵阎藉着进袁家前阿宾对他的指示,轻易的找到何紫瑗被关的卧房,只是房门上了锁,不过,他早有准备,从口袋取出一把万用钥匙,没一下子就把房门打开了。

    房里的何紫瑗在经过一夜的哭喊,此时已累倒在床上,不过睡得相当不安稳,她紧紧的抱着肚子,翻过来又翻过去。

    邵阎走到床沿坐下,见她平安无事固然欣喜,可是她一脸苍白,教人看了好心痛,好舍不得。

    他伸出手,心疼的想触摸那张憔悴的容颜,不过手刚碰到,何紫瑗却像发了疯似的挥打抗拒,不断的叫着,“不要……不要伤害我的孩子……”

    “紫儿,你醒醒,是我,没事了!”生怕她不小心伤到自己,邵阎先抓住她的手,接着抱住她,“不要怕,我在这里,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

    也许是闻到熟悉的味道,何紫瑗渐渐平静下来,终于,她挣脱睡梦,缓缓的睁开眼睛,半晌,她怯怯的喊道:“阎?”

    “我在这里。”搂住她的肩膀,邵阎轻轻的吻着她的眉、眼、鼻、嘴。

    “你是真的,没有骗我?”即使是那么真实,她还惶恐不安,怕眼前的一切只是一场梦。

    “我们回家。”

    一句话,何紫瑗终于安心了。

    ***wwwcn转载制作******

    当邵阎小心翼翼搂着何紫瑗走下楼,袁丽晴惊惶失措的站起身,房间明明上了锁,他怎么可能……

    “袁阿姨,这会儿你没话可说了吧!”魏楚烈嘲笑的看着她惨绿的脸色。

    只要再晚个一天,一切就成了,昨晚她已经跟医生敲好手术的时间,现在……袁丽晴不甘心的看着他们。

    从魏楚烈成为“Sliver”的会员,让她得到报复的机会,她就计划了这一切,她努力了那么久,已经完成大半,如今全变成一场空!

    “袁阿姨。”望着她,何紫瑗轻轻的喊了一声。于情,她想说点什么,于理,她却已是无言以对。

    “紫儿,我们走。”邵阎看也不看袁丽晴一眼,他只想尽快带紫儿离开这个让她惊吓受怕的地方。

    点了点头,何紫瑗紧紧依偎在他的怀里。

    “等一下!”袁丽晴不肯善罢甘休的喊道。

    感觉怀中的人儿身子一僵,邵阎将她搂得更紧,他斜睨着袁丽晴,挑衅的说:“袁阿姨,你难道想告诉我,我不能带走我老婆吗?”

    “邵阎,你可以带走紫瑗,不过你得先听我说完一个故事。”

    邵阎挑起一眉,“如果我没那个闲工夫听呢?”

    “你非听不可,这是你们邵家欠我的!”

    “好,我听。”

    何紫瑗不安的拉了拉他,“阎!”

    “不要担心,我会保护属于我的一切。”邵阎坚定的据着她的手,带着她走到沙发坐下。

    嫉妒的看着流转在邵阎和何紫瑗之间的深情,袁丽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悲怨的诉说她的故事,“这件事发生在三十四年前……”

    ***wwwcn转载制作******

    过了许久,故事结束了!袁丽晴的恨却不曾终止,“邵阎,你知道这个故事的男主角是谁吗?就是你父亲,邵海祥!”

    “不可能,我爸不是这样的人,而且三十四年前我爸和我妈刚留学回来,他忙着接掌事业,绝没有时间跟你山盟海誓。”

    “你是在说我撒谎吗?”袁丽晴恼怒的瞪着他。

    “这我可不知道,不过你口中的负心汉绝不是我父亲,也许你搞错对象了。”

    “你……你敢跟我打赌吗?”

    “赌什么?”

    袁丽晴仍不放弃自己的目的,“你老婆肚子里面的孩子。”

    闻言,何紫瑗全身一颤,她惶恐的看着邵阎,生怕他会答应。

    “不好意思,孩子的命不是我的,我不能替他作主。”

    “我看你根本不敢赌,你很清楚我说的都是真的,你父亲是个负心汉!”

    邵阎一笑,像在开玩笑似的道:“如果你非要跟我打赌也可以,不过我只能答应你,我老爸若是负了你,我会逼他娶你当小老婆。”

    噗哧一声,魏楚烈忍不住笑出来,我的妈呀!这小子真天才,不过要是让他老妈知道了,准会剥了他的皮!

    “闭上你的嘴巴,不准笑!”袁丽晴愤怒的瞪他一眼。

    不准就不准,魏楚烈无所谓的耸耸肩。

    “怎么样,你是赌还是不赌?”邵阎挑衅的反问。

    “赌,不过你父亲如果反对呢?”

    邵阎耸肩,“哪个男人不爱三妻四妾,我父亲怎么可能反对?再说,他若真的爱过你,更没有理由拒绝啊!”

    “好,我信你这次,不过他若做不到,我会让你们付出更惨痛的代价!”

    “话别说得太快,错的是你还是我父亲,都还没定案。”

    下巴一抬,袁丽晴高傲的说:“你等着看吧!”

    ***wwwcn转载制作******

    一群人浩浩荡荡的来到邵家。

    邵阎一见到父亲,劈头就问:“老爸,三十四年前你有没有和这个女人谈过恋爱,有没有害人家怀了你的孩子?”

    客厅里众人一下子噤若寒蝉,不过没一分钟的时间,刘芸心笑嘻嘻的斜睨着邵海祥,“老公,三十四年前我几乎二十四小时跟着你,你怎么有那么高的本领,竟然还可以分身去跟别的女人谈恋爱,还跟人家生孩子?”

    “妈,孩子没出世,流掉了。”邵阎忍不住纠正道,他老妈看起来好像挺幸灾乐祸,一点也没有大难临头的样子。

    “流掉了?”她摇头叹道,“可怜的孩子!”

    “够了!”看到刘芸心还可以那么轻松,袁丽晴又气又恼,“邵海祥,你是不是男子汉,你说句话啊!当初敢做,现在为什么不敢承认?”

    众人的目光均定在邵海祥身上,好奇的等着他的答案。

    “袁女士,我第一次见到你是邵阎结婚那天。”邵海祥说得心平气和,语气却是斩钉截铁。

    瞪着他,袁丽晴愤怒的喘着气,突然,她打开皮包,掏出一张护贝的照片,朝他脸上砸了过去,“你自己看看这是什么!”

    刘芸心抢先一步捡起掉落在地上的照片,看了看,她讶异的道:“老公,这照片里面的男人跟你年轻的时候长得一模一样耶!”

    “那是邵海祥跟我的合照。”袁丽晴挑衅的看着他,心想这下子他终于逃不掉了吧!

    取饼照片,邵海祥若有所思的道:“他是邵海晨。”

    “邵海晨?”除了刘芸心,每个人眼中都充满不解,等待解答的望着邵海祥。

    “对,照片中的人不是我,是我双胞胎弟弟邵海晨,三十三年前死于车祸。”

    袁丽晴突然放声大笑,“邵海祥,你真行,一下子就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

    “袁女士,你先别急,我请教你一件事,照片中的男人左胸前是不是有一块很大的胎记?”

    “难道你没有吗?”

    “我没有,因为这是我和海晨最大的差别,我和海晨长得很像,就连我父母都常认错我们,往往是靠左胸前的胎记来辨别。”

    听他说得那么真,袁丽晴的信心有些动摇,“不……你在骗我。”

    “我老公确实没有胎记,不信的话你看。”刘芸心也不顾忌,当着大家的面动手解开丈夫衬衫的扣子。

    “芸心!”邵海祥不好意思的脸红了起来。

    “老公,我们大方一点,给她看一眼吧!”拉开他的衬衫,她炫耀似的展现她老公完美无瑕的胸膛,“怎么样,现在你应该相信了吧?”

    震惊的倒退了几步,袁丽睛不相信的摇摇头,“怎么会这样子?”

    他尴尬的把衬衫穿好,接着问:“袁女士,我可不可以再请教你一件事,你的原名是不是叫林筱苹?”

    “你…!你怎么知道?”如果他不是那个跟她山盟海誓的男人,怎么会知道她原来的名字?

    “你稍等一下,我有样东西给你。”邵海祥转身走向书房,一会儿之后,他拿了一只陈旧的木盒子走出来。

    “袁女士,我和海晨从小就在互相竞争的压力中长大,所以我们两个一直合不来,又因为我是长子,父亲对我比对海晨重视,海晨对此更是不满,为了舒解郁闷,他常常冒用我的名字在外面玩弄女孩子的感情。这事是海晨临死之前在我面前认错,我才知道的。”

    “原来一开始,他就是在玩弄我?”

    “不,一开始也许如此,可是后来,他对你认真了,你怀孕之后,他更是急着想娶你,只是他早有妻子,为了你,他吵着要和他妻子离婚,但是我弟媳说什么也不肯,两夫妻镇日吵个不停,最后还因此把命送掉。车祸发生当时,他们夫妻就是为了你在争吵。”

    眼泪悄悄的滑下,袁丽晴的恨、怨,这一刻随着泪水一起流出来。

    “袁女士,你们的事是海晨临终前告诉我的,他请我把一样东西交给你,我去找过你,可是你的住处早已人去楼空,所以这东西我就一直放在保险箱里面收着,现在,我把它交给你。”

    邵海祥把木盒子递给袁丽晴,“这是他离开你以后所写的日记,还有他一直想亲手为你戴上的钻戒,它会证明我所说的每一句话。”

    颤抖的摸着木盒,袁丽晴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袁阿姨。”何紫瑗走到她身旁,温柔的拭着她的眼泪,“不要哭了,你应该觉得很安慰,他并没有辜负你的爱。”

    “紫瑗,我……对不起!”

    她轻轻摇着头,“事情过去就算了。”

    “我……”将木盒子抱在怀里,袁丽晴的眼泪不能抑制的直落。

    “袁女士,海晨还要我带一句话给你,来生,他要早一步认识你,请你再给他一次机会爱你。”

    再也忍不住,袁丽晴趴在何紫瑗的怀里放声大哭。

    终于回到她和邵阎的小窝,可以放松心情休息,但何紫瑗却怎么也睡不着。

    “在想什么?”趴在她身旁-邵阎满足的摸着她的头发。太好了,总算平安无事了。

    “阎,如果真的是爸爸欺负袁阿姨,你真的会逼爸爸娶她当小老婆吗?”何紫瑗好奇的问。

    “会,大丈夫说话要算话,愿赌服输啊。”

    “那么,爸爸真的会听你的话,娶袁阿姨当小老婆吗?”

    “不会,老爸很爱老妈,他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令老妈生气的事?”

    “那你不是在骗袁阿姨吗?”

    无辜的一笑,邵阎点了点她的鼻子,“紫儿,非常时期要用非常手段,再说,这也不算欺骗,我的确会逼老爸娶她,可没说老爸一定会接受。”

    “那如果是你,你会接受逼婚吗?”

    “不会。”他这个人很怕麻烦,一个老婆就够了,再来一个可会吵死他!

    “你不是说男人都喜欢三妻四妾?”

    他的神情突然变得认真,轻声问:“你在担心什么吗?”

    何紫瑗不发一语的摇了摇头。

    “别摇头,我知道你心里有事。”

    “其实也没什么,我只是突然……突然……”轻叹了口气,她不安的看着他,“我好怕失去你,怕有人像袁阿姨一样跑出来跟我要你,你自己不是也说了,男人喜欢三妻四妾……”

    “不会,这个世界上也只有你这个女人敢爱我。”如果不是袁丽晴挟带报复的意图逼她接近他,她说不定早跟其他的女人一样,被他吓跑了。

    “这是什么意思?”

    在她的唇上吻了吻,邵阎神秘的一笑,“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

    “我……”

    “你该休息了,我们的宝宝也该休息了。”接着又是一吻,他真诚的说:“我爱你,除了你,我谁也不要,你要知道,我可是很挑剔的哦!”

    何紫瑗幸福的笑了,轻声的回应道:“我也爱你。”

    秤知宋霁祯与柳芊的乌龙情事,请看《炽恋》

    诚肟磁嵋褂肽街絮的追爱纪事,请看《缠恋》

    秤知晓姚君翼与楚怜心的谜样爱恋,请看《谜恋》-

    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悍恋最新章节 | 悍恋全文阅读 | 悍恋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