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来电佳偶 > 第十章

来电佳偶 第十章 作者 : 艾佟

    一下子玩着手指头,一下子摸摸头发,一下子又扯着衣服,面对那一张张等着她开口的脸孔,浣玢局促不安地微微起身又坐下。

    “浣玢,有什么话就直说啊!”充满鼓励地对着浣玢笑了笑,立瑜说道。

    “就是啊,我们之间还有什么不能说的?你有什么事情跟我们说,就直截了当地说啊!”搞不懂浣玢干么这么别扭,思圻皱起眉头。

    抿了抿嘴,晃了大伙儿一眼,浣玢终于开口道:“我是在想,我还是不要跟风哥结婚比较好。”这些天,继崴的请求一直在她的脑海徘徊、揪着她的心也跟着踌躇了起来,她不知道继崴的用意何在?但是她愿意相信他一定有很好的理由。其实地原本也不是很赞成这个主意,因为她真的不想麻烦风哥,而且,万一孩子还没生下来这段期间,风哥遇到一个让他想安定下来的女人,那他不是左右为难吗?

    “为什么?”云霏不解地说道:“不是说好了,为了孩子,你先跟风哥结婚,等你把孩子生下来以后,户口报了,你们两个如果想离婚就再离婚,怎么现在又说不要结婚了呢?”

    “我知道,可是,我不想造成风哥的困扰。”事实上,她心里还有一个原因让犹豫不决,那就是她对继崴其实还存有一丝丝的期望,盼他回头,回到她和孩子的身边。这样的想法也许很天真,但是对她来说,抱着渺茫的希望总比绝望来得好过一些。

    摸了换浣玢的头,昱风笑道:“呆瓜,又不是真的,我有什么好困扰?”

    “是啊,只不过是公证结婚,既没宴客,也没昭告全天下,知道的就只有我们几个人而已,他有什么好困扰。”思圻不以为然地说道。

    “这……”

    “浣玢,你不用替风哥躁那么多心,没人会知道你们结婚的事情,你绝对不会影响到他的身价。”云霏打趣道。

    “可是……”

    “不要可是了,我都无所谓,你还替我担什么心?”虽然一下子多了个老婆和孩子,是有那么些不方便,不过这也不是没有好处,譬如说,哪天有个女人死缠烂打地想嫁给他,他正好可以名正言顺地让对方打退堂鼓。

    “风哥,我真的不知道该跟你说什么才好,不过,真的谢谢你。”看来,命运已经安排她非嫁风哥不可。也好,总不能让孩子生得那么没有尊严,风哥既然愿意当孩子名义上的父亲,她就应该为自己的孩子欣然接受才对。

    “跟风哥不需要说谢谢。”从口袋怞出一张纸,昱风将它递给浣玢,“浣玢,我已经帮孩子想了好几个名宇,你看看取得好不好?”

    展飞鹏、展云樵、展晋尧、展文-……看着纸上密密麻麻的一大堆名宇,浣玢是既感动,又感伤,如果今天取这些名宇的人是继崴,那该有多好?可惜的是,她终究要嫁的人是风哥,孩子的父亲将不是唐继崴,是展昱风。“怎么样?有没有特别喜欢的?”取这些名字可是花了他整整一天的工夫,翻着字典,拼拼凑凑,搞得他眼花撩乱。

    把悲伤往肚子里吞下,浣玢虚应道:“我都很喜欢。”

    露出一脸得意的笑容,昱风臭屁道:“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喜欢。”

    “好了啦,”立瑜伸手把那张写满名宇的纸拿了过来,“孩子还要七个月才会落地,是男是女都还不清楚,不用急着帮他取名宇。”

    “就是啊,取名字是一件很重大的事情,要从长计议。”思圻将立瑜手中的纸抢了过来,把它塞回昱风的口袋,然后赏了昱风一个白眼,用嘴巴无声地说:“你闭上嘴巴。”男人就是男人,有够粗枝大叶,也不想想看,浣玢还在为唐继崴难过得要命,他竟然挑在这个敏感的时候帮孩子取名宇。

    回给思圻一个鬼脸,昱风不甘心地紧闭双唇,他会帮浣玢的孩子取名字,还不是为了证明他愿意当浣玢孩子的爸,又不是故意要她伤心。

    “浣玢,你说不想穿新娘礼服,所以我们帮你挑了几件洋装,你去试试看。”拉起浣玢,立瑜体贴地转移她此刻伤感的思绪,“如果觉得不合身,我们还可以送回修改,反正离结婚还有三天的时间。”

    “我已经有很多洋装,不用这么麻烦……”

    “哎呀!我们都已经买回来了,你还跟我们客气什么?”从立瑜的手上接过浣玢的手,云霏拖着她往征信社的休息室走去。

    中中中

    不管她心里曾经存有多少的期盼,这一刻,也该落幕了,过了今晚,明天她就成了有夫之妇,虽然她的婚姻只是权宜之计,可是她的身分毕竟是不同的。

    心情沉重地打开公寓的大门,浣玢缓缓地跨进这个曾让她幸福得恍如置身云端的淡黄色天地,然后轻轻将大门掩上。

    她不应该回到这里,这里只会挑起她甜蜜的回忆,让她心痛、让她难过,可是她还是忍不住地跑回来,因为她真的好想再回顾这里一眼。

    这里还是跟她离开的时候一模一样,一点改变也没有,只是所有的东西都染上了一层灰尘,好像很久没有人住了。

    命运的安排真的让人搞不懂,为什么让她跟继崴相遇,却又让她跟继崴分开?她是这么地爱继崴,用她的整颗心在爱,可是,她却无法感动他的心,让他愿意为她停在原地。

    “你还是舍不得离开我,对不对?”合上身后的大门,继崴深情缱绻地凝视着眼前的浣玢。红帖子的日期一直深深地烙印在他的心头,看着日子一天天地逼

    近,他心急却又没有足够的勇气走向浣玢说“我爱你”、“我爱我们两个的孩子”。这些天,他每天度日如年,可是又感觉日子过得好快,他多么希望时间为他停留,让他可以解开自己的心结,只不过,时间不长眼睛,它无情的一分一秒而去。

    也许是因为他终于真正的明白浣玢对他的爱是至死不渝,他直觉地相信浣玢今晚会回到这里,所以他也跟着回来。说真的,他不知道自己跟来的目的何在?他只是很想看她、感觉她、爱她。

    静静地看着继崴,浣玢忽然有一种想哭的冲动,她是舍不得离开他,可是舍不得又如何?生命有很多的无奈,却还是要坚强地走下去。

    即使她没有回答他,他还是从她的眼底看到了答案。“想不想听我的故事?”这一刻,他想跟浣玢一起分享他的内心世界,让她完全明白他的悲与哀。

    点点头,浣玢无声地允诺。

    走向落地窗,继崴轻轻地推开窗子,踏进了阳台,等到身后的浣玢跟了上来,才开启他的过去,那一段不为人知的秘密。

    生在富贾之家,还有那一身的音乐才华,每个人眼中的他就像是天上的星星,闪闪发亮得令人嫉妒,可是没有人知道,他父亲的爱全给了女人,一个又一个女人,他的眼中永远看不到儿子的渴望;而他母亲的心全给了她所扮演的形象,在众人面前,她忙着表现她的大家闺秀,好让别人相信她是世界上最有包容度的妻子,背着大家,她忙着跟男人偷情,努力地当好一个称职的情人,她的心思永远注意不到儿子的需要。其实生为他们的儿子,他拥有的也不过是俗不可缺的金钱。

    背叛的伤害,还有贫乏的爱,塑造一个人内心的恐惧与害怕、想爱与不敢爱的挣扎。

    微风轻拂,继崴的故事说尽了,却挑来了浣玢的心痛、浣玢的眼泪。

    温柔地拭去她的泪珠,继崴轻声问道:“为什么哭?”

    “我爱你,至死不渝。”

    他早就明白她对他的感情有多深,只是此刻听她一句至死不渝,他的心彷佛被暖阳溶化的冰山,不复冰冷,只见幸福与盼望。

    继崴轻柔地吻上浣玢的唇,先是慢慢地挑逗,接着灼热地探索,缠绵俳恻的记忆排山倒海而来,曾经有过的美丽唤醒了彼此的急切需要,他将她揽腰一抱,快步回到屋内,朝着卧室飞奔而去。

    褪去罗衫,任彼此在对方的怀抱燃烧、飞舞,恋着对方的每一寸肌肤,迎向灿烂的刹那,浪漫激情的夜,是情人不朽的乐章。

    中中中

    不会的,这种事不会发生在他的身上,他展昱风风流倜傥,不知道迷煞多少女人,怎么可能被抛在婚礼上,当个惨遭遗弃的新郎,可是……

    看着昱风愈来愈难看的脸色,立愉小心翼翼地说道:“风哥,浣玢也许是塞在路上,所以才会到现在还没出现。”这是违心之论,不过,面对一个宛若即将抓狂的老虎,说话还是不要太实在得好。

    “塞在路上?”瞪了立瑜一眼,昱风忍不住尖叫道:“十点的婚礼,现在已经中午十二点,台北的交通有可能恶劣到这种程度吗?”还好只是公证结婚,没有昭告全世界的亲朋好友出席,只除了思圻、立瑜、云霏这三个女人是特地来凑热闹,要不然,他展昱风这会儿面子还挂得住吗?好心好意地牺牲自己当浣玢的新郎倌,结果那小妮子竟然放他鸽子,这事要是传扬出去,他展昱风一世英名不就毁了!

    将食指放在嘴唇上,云霏嘘了一声,轻言细语地说道:“风哥,节制一点,这里是公共场所,你不会希望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你被新娘遗弃吧!”

    转向身旁零零散散的人群,也不管人家的眼睛是不是盯在他身上,昱风用那双想杀人的目光狠狠地扫射而去,嚷道:“看什么看,没看过那么帅的新郎啊!”

    将昱风捉到角落,思圻轻声斥道:“你发什么神经啊!”

    “我有说错吗?”一点也不觉得自己的发泄有什么不妥,昱风理直气壮。为了让那个可怜的小妮子嫁得风光一点,他特别把自己最好的西装给穿出来,然后把自己喷得香香的,就是希望给浣玢一个最英俊潇洒的新郎,没想到……可恶!为了这小妮子,他还特地跟他老爸借了宾士轿车,结果……

    翻了翻白眼,思圻拿出她最大的耐性说道:“没错,你很帅,而且还是最帅的新郎,不过,如果你再这样子乱叫下去,人家会以为你是疯子,到时候报警抓你,我敢保证明天全台湾的人都知道你今天被新娘遗弃。”

    怒视着思圻,昱风心不甘情不愿地闭上嘴巴,他可不想上明天的头版新闻!

    伸手将思圻拉了回来,立瑜轻声说道:“思圻,我想浣玢不会来了。”

    “不可能,”摇摇头,思圻不以为然地说道:“昨天浣玢还义无反顾地决定下嫁风哥,她怎么可能不来?好吧,就算浣玢不嫁了,她也会知会我们一声,她不可能把我们丢在这里!何况,风哥娶她,是为了帮她的忙,她没道理逃婚啊!”

    “我又没说浣玢逃婚,我只是说她不会来了。”

    “不是逃婚,又不会来,那浣玢她是……”睁大眼睛,思圻惊慌地叫道:“你是说,浣玢出了意外?”

    “呸!乌鸦嘴!”轻拍了一下思圻的脑袋瓜,云霏念道:“亏你平日头脑转得比别人还快,说什么聪明绝顶,结果,竟然连这么点小事都想不通了。”

    “我……”原本是想帮自己辩护,但是一看到云霏受不了的表情,思圻顿时一悟,叫道:“难道是浣玢被唐继崴给带走了?”

    “不是带走,是被绑走,否则,浣玢一定会打电话告诉我们。”云霏纠正道。

    眼睛突然一亮,思圻兴奋地说道:“这不就表示,唐继崴终究是爱浣玢,浣玢还是等到他了……”

    “很好,非常的好,”咬着牙,昱风一脸的愤愤不平,“见色忘‘哥’,这小妮子我绝对不放过她!”这小妮子实在是太不够意思了,就算唐继崴良心发现,临时起意把她绑走,她也该知道打个电话给他,不要让他像个呆瓜,傻傻地等着她出现!早知道,当初就不要自告奋勇,今天他就不会变成一个被遗弃的新郎!

    望着那不知何时已经靠向她们的昱风,立瑜连忙软言软语地安慰道:“风哥,你应该很高兴浣玢没有出现,这样你才可以继续当你的单身贵族啊!”

    很假地对着她们三个笑了笑,昱风一字一句地说道:“我当然很开心可以继续当我的单身贵族,不过,此仇不报非君子。”

    “风哥,浣玢又不是故意的,你也不要那么小器。”轻扯了一下昱风的衣服,云霏试图用轻松的口吻缓和他的情绪。

    “我小器?”一睑饱受污辱的样子,昱风反控道:“我要是小器,今天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

    “风哥……”

    “还有,”指着立瑜和云霏,昱风质问道:“你们两个既然想到浣玢被唐继崴绑走,为什么不早一点告诉我?”

    无辜地对着昱风眨了眨眼睛,立瑜和云霏异口同声辩道:“我们也是刚刚才想到。”才怪!

    “你们……”算了!骂再多也没用,反正他被新娘抛在婚礼上已经变成历史,是一个无法改变的事实。“走啦,回家了!”终于息火了,大伙儿不觉松了口气,然后快步地跟着昱风朝着车子走去。

    中中中

    “继崴,你到底要载我去哪里?”从上了车,发现他们行走的路径不对,这个疑问浣玢已经问了不下百遍,可是他始终没有回覆。

    不同于以往的神情,继崴轻松一笑,反过来问道:“你希望我带你去哪里?”

    “我……”当然是去公证结婚,可是浣玢却答不出口,虽然她很明白自己必须为了孩子嫁给风哥,但是听过继崴的故事,她的心更无法释怀,她不能嫁,她要继续努力,努力地解开他的心锁,让他毫不顾忌地爱上她。继崴是她惟一的选择,她只想当他的新娘。

    “说啊,不管是什么地方,天涯海角,我都愿意带你去。”语意深重,对浣玢的情感,他再也不会迟疑,他愿意带她去任何地方,只要她身边有他,他们两个永远相随、相守。

    愣了愣,浣玢缓缓地迎向继崴带笑的脸庞,望进他眼眸,它熠熠生辉的瞳孔里跳跃着似水般的柔情,彷佛在述说着深情缱绻的爱意,她心跳突然怦、怦,狂烈地跳动了起来,“我的小宝宝也要跟着去。”既期待又害怕是空欢喜一场,浣玢提醒他。

    轻轻地点着头,继崴坚定地说道:“当然,你们两个是一体的。”

    脸上渐渐漾起了笑意,浣玢轻声道:“那你最想带我和小宝宝去哪里?”

    将车子驶向路边停了下来,继崴非常认真地说道:“教堂。”

    “为了责任?”虽然心里知道问这句话是多余的,浣玢还是想确定一下。

    摇摇头,继崴深情地说道:“还记得你自己说过的话吗?婚姻是神圣的,不可以随便,所以我绝不会因为责任而娶你。”

    “那是为什么?”

    “因为爱。”双手温柔地捧住浣玢的双颊,继崴一字一字地说道:“我爱你。”

    盼了好久,终于等到了,她激动地说不出话来,眼眶泛起泪光。

    “傻瓜,这样子也可以让你感动。”抹去浣玢已经悄然滑下脸颊的泪珠,继崴心疼地说道。

    紧紧地抱住继崴,她声音哽咽地说道:“我等这句话等了好久好久,我还以为,我这辈子等不到了。”

    呼吸着浣玢发丝里的淡淡香气,他诚挚地说这:“对不起。”

    捂住继崴的嘴巴,浣玢深情地说道:“我不要你跟我说对不起,我只要你爱我一辈子,再也不要放我走。”

    “我不会放你走,永远不会放你走,因为我终于明白,爱,本来就需要勇气,否则就不配说爱。不管未来如何,能够爱一天,是一天,爱一年,是一年,爱一辈子,是一辈子,我要珍惜我们一起共享的每一分、每一秒。”也许是因为他终于把自己的心全然摊在浣玢的面前,让她真正走进他的内心,今天一早醒来,看着身旁的她,他突然领悟到一个真理——与其害怕失去,倒不如好好守住可以相爱的每一刻。

    感动地吻上继崴的唇,浣玢献上她的爱与承诺。

    任由浣玢的舌在他的口中索求,继崴心满意足地品尝属于他的甜蜜。豁然开朗其实并不难,难得是那份勇气,而他的勇气来自于他的幸运,他遇到一个用心爱他的女人,她的痴傻解去他内心的桎梏。

    结束那好像经过了一世纪之久的热吻,继崴重新发动车子。

    “我们要去哪里?”快乐的笑靥在浣玢的脸上绽放出幸福的光芒。

    “当然是去你家啊!”

    “我家?”

    “前一阵子你不是告诉我,你妈想看看我,我想,令天就让她看看她的准女婿长什么样子,值不值得她女儿托付终身。”

    “我妈一定会说值得。”

    捏了捏浣玢的鼻子,继崴笑道:“你又知道了。”

    “我当然知道,因为我是我妈的女儿啊!”

    煞有其事地拍了拍胸口,继崴调皮道:“这下子我就放心了,要不然,我就要带着我老婆和孩子去公证结婚……”

    “糟了!”一听到“公证结婚”四个字,浣玢马上惨叫道。

    “怎么了?”继崴紧张道。

    “我把风哥一个人丢在法院,他现在找不到新娘子,一定气疯了。”她可以想像风哥气得跳脚的样子,情况可能不太乐观。

    不疾不徐地拿起车上的行动电话,继崴将它递给浣玢,“跟他说一声,你已经找到真正的新郎,不用他帮忙了。”

    接过电话,浣玢快速按下电话号码,忽然,像是又想到什么,把电话给切断,“算了,回家再打。”风哥正在气头上,这会儿打电话给他,准是一阵叫骂,倒不如等他气消一点再说。

    了然地收回行动电话,继崴体贴地说道:“回到家电话由我来打,我想顺便请他吃饭,跟他赔不是。”

    “嗯!”

    车子一路朝着邢家奔驰而去,他们的爱也将一路携手朝着人生的旅途前进。

    *想知道蓝思圻和翟禹几如何激起爱的火花吗?请看新月浪漫情怀440追缉名媛之《情感恶霸》

    *想知道沈廷扬和关立渝曲折的恋情吗?请看新月浪漫情怀461追缉名媛之《情系黑豹》

    *想知道樊莫和慕云霏有趣的爱情旅程吗?请看新月浪漫情怀497追缉名媛之《戏诱卿卿》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来电佳偶最新章节 | 来电佳偶全文阅读 | 来电佳偶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