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丑女休夫 > 第十章

丑女休夫 第十章 作者 : 艾佟

    看着突然冲进书斋,就直接撒娇的赖在他怀里,也不管是否有“观众”在场的人儿,沈御忍不住贝唇一笑,挑了挑眉,“我的娘子今儿个又想干什么事?”

    “为何一定得干什么?”严若沁故作不悦的噘起嘴巴。

    “你难道忘了自个儿昨夜说的话吗?你叫我以后得等你醒过来,才能踏出房门一步,白天,我可以安心的待在书斋忙自个儿的事,而你呢,绝不会跑来这儿打扰我。”为此,她一夜都趴在他的身上,就怕他没按着她的意思,害他一夜没睡好,因为她实在是太诱人了,他却不能不顾虑她的身子是否负荷得了他的一再需索。

    如果不是为了防止袁湘湘趁着她睡觉的时候跑进书斋“调戏”他,她也用不着这么说。

    媚眼一飘,严若沁羞答答的垂下螓首,“人家想你嘛!”

    “就这样而已?”虽然她举止怪异,显然别有目的,他还是甘心乐意被她的话迷得神魂颠倒。

    贴向他的耳边,她轻声道:“我可以在这儿陪你吗?”

    全身抖过一阵酥麻,沈御压抑住那股被撬动的欲望,非常坚定的摇摇头,“不行!”

    “我会乖乖的,不会打扰你。”

    “你这会儿不是打扰到我了吗?”

    “待会儿就不会了嘛!”

    “你在这儿,我一定会分神。”

    “借口。

    “看着你,我什么也没法子做。”

    “我不会让你瞧见我。”

    这会儿沈御什么话也没说。

    “你答应了是不是?”

    抚着她的脸庞,他轻柔的低诉,“你可知道,即使在人群中,我还是一眼就可以找到你。”

    此时此刻,说不出是感动,还是悸动,严若沁怔怔的看着沈御。

    “听话,两个时辰后,我陪你骑马。”

    咬了咬下唇,她却转移话题,“我以为湘湘不是下嫁扬州了吗?怎么还会出现在府里?”

    “谁告诉你湘湘嫁人了?”

    娇嗔的偏着头,严若沁指控道:“你自个儿说的啊!”

    “我……是吗?”

    “她干啥不嫁人?”

    “那丫头是不是又惹你生气了?”

    “没有。

    “你就这么不喜欢湘湘吗?”

    “我……”真困扰,这应该如何回答是好?其实,只要袁湘湘没安坏心眼,企图抢走她的夫君,她对她倒是谈不上喜欢或讨厌。

    “湘湘只是骄纵了些,她并不坏。”

    “我可没说她坏。”

    “我知道,都怪那丫头不懂事,惹你生气,难怪你跟她合不来。”

    “我才不是那么小心眼的人。”“你放心,扬州那儿已经派人来催婚了,她再躲也躲不了多久。”宠爱的柔柔严若沁的头,沈御笑着道:“别想转移刚才的话题,你该出去了。”

    “不要!”

    “那我陪你,今夜过了三更再来……”

    “算了算了!”心不甘情不愿的瞪了他一眼,严若沁懊恼的站起身,不过,她整个人突然摇晃了一下,天地顿时一暗,接着她往下直坠,耳边传来沈御惊慌的呼唤声

    ☆☆☆

    眨了眨眼睛,严若沁试着想看清楚眼前模糊的影像。

    “沁儿,你总算醒了,感觉如何?有没有哪儿不舒服?”沈御紧紧握着她的手,眼中跳跃着喜悦的火花。

    意识渐渐清晰,她微微皱起眉头,“我出了什么事?”

    “说昏倒就昏倒,你把我吓坏了!”

    她想起来了,当时站起太急,眼前突然就黑了……

    “大夫来过了。”

    “我大概是昨几个吹了风,着了凉吧!”

    摇摇头,沈御眉开眼笑的,“大夫说你有喜了。”

    怔了一下,严若沁一脸呆滞的瞪着他。

    “大夫说,你现在身子比较虚,最好不要吹风,以免着凉。”

    “我……真的有喜了?”那个算命先生真的是铁口直断,还是恰巧猜中了?

    “你开心吗?”

    “嗯。”怎么不开心呢?能够为心爱的人生儿育女,这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

    这时,门外传来七嘴八舌的讨论声,竖起耳朵一听,原来是沈家那三位多事的夫人,正抢着为严若沁肚子里面那个还未成形的孩子取名字,什么“富贵”、什么“长生”、什么“荣华”的……天啊!这些名字会不会太俗气了点?

    “这么早就在取名字,万一生的是女儿呢?”看样子,虽然确定有喜了,她还是有得头疼,她的麻烦是不可能就此结束。

    “你就由着她们吧!沈家几代下来都是人丁单薄,当初娘难产生下我,爹为了保护娘,便不再让娘生育后代,宁可沈家只有我一条血脉,所以娘一直盼着我早日把你迎娶进门,希望你为沈家带来孩童的笑声,这会儿终于叫她等到了,她怎能不开心?”

    “我生的若是女儿,她会不会很失望?”

    “不会,娘不过是希望家里多一点欢笑声。”

    “那我就放心了。”

    “傻瓜,有我在,你何需担心?”

    偏着头,严若沁状似开玩笑的道:“万一有人抢走你呢?”

    “我只要你,谁抢得走?”

    严若沁满足的窝进他的怀里,她相信他,她再也不必担心袁湘湘了。

    ☆☆☆

    严若沁万万想不到衰湘湘竟然主动找上门,而且还是那副骄蛮的模样。

    “我有话单独和表嫂说,你们两个出去。”袁湘湘这种颐指气使的态度任谁见了都会认为她不怀好意,何况是负有保护之责的虹儿和青儿,她们两个恍若未闻,动也不动一下。

    “我说的话你们没听见吗?”

    “表小姐,我们只接受我家小姐的命令。”虹儿口气虽然温和,眼神却充满了不屑,严格说起来,她不过是沈府的“客人”。

    “你……”袁湘湘气得脸红脖子粗,可是今天的她显然有什么顾忌,不敢太过嚣张,终究是敢怒却不敢言。

    “虹儿,你们还是出去,免得表小姐说你们不懂规矩。”

    不放心的看了袁湘湘一眼,虹儿点点头,却不忘叮咛,“小姐我和青儿就在外头,有什么事你只要喊一声,我们马上到。”

    这是什么话?袁湘湘懊恼的瞪着虹儿,虹儿偷偷的朝她皱了一下鼻子,才从容不迫的带着青儿离开。

    “你可以说了吧!”

    咬了咬下唇,袁湘湘别别扭扭的道来,“我……我今天来,是有一事相求,想请表嫂帮我一个忙。”

    “我不会答应。”严若沁毅然决然的拒绝。“你……你这个人怎么如此小气?”瞪大眼睛,袁湘湘不敢相信她会拒绝得这么干脆,她连什么事都还没说呢!

    嘻!严若沁好得意的咧嘴一笑,“我就是小气,怎么样?”

    这会儿连嘴巴都大张,袁湘湘气乎乎的指着她,半晌,才把话从牙缝中挤出来,“如果不是只有你才帮得上忙,你以为我喜欢求你吗?”

    唷!求人还这种态度?严若沁孩子气的朝她做了一个鬼脸,“我可不稀罕你来求我。”

    “你……”咚一声,袁湘湘跪了下来。

    先是吓了一跳,接着是一怔,严若沁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她,这个女人太小人了,竟然来这一招哀兵政策。

    “我已经走投无路,如今只有你能帮我。”

    “你……没有用,我才不跟任何女人共事一夫!”严若沁狠下心来说。

    “嗄?”这是怎么回事?

    “你乖乖的下嫁扬州去,不要再打我夫君的主意。”

    终于爆笑出声,袁湘湘受不了的抱着肚子,整个人笑得东倒西歪。

    “你笑什么?”

    “我……我……真的太好笑了。”

    这个女人把她惹火了,严若沁决定把话挑明,“我可是亲眼瞧见你衣衫不整的从御郎的书斋走出来。”

    笑声戛然而止,袁湘湘变得有些不自在,“你……你看错了。”

    “你当我老眼昏花吗?”

    沉默了半晌,袁湘湘避重就轻的道:“你真的误会了嘛!我对御哥哥可没有任何非分之想,老实告诉你,我一瞧见他那张冷冰冰的脸就受不了,怎么可能喜欢他。”

    “他哪有冷冰冰?他温柔体贴,仁慈善良。”严若沁不悦的纠正。

    “那是因为你的关系。”

    “什么意思?”

    “御哥哥只对你温柔,任何人在他眼中都像是路边的石子,一点儿也不重要。”

    严若沁疑惑的皱了皱眉头,她说的沈御怎么跟她认识的沈御差那么远?

    “以前,我一直认为御哥哥是个没知觉的人,甚至怀疑他永远不明白何谓喜怒哀乐,我这么说,并不表示御哥哥是个无情无义的人,他只是习惯掩饰自己,直到你嫁进门,他才像变了一个人,尤其一扯上你,他就完全失去控制。

    “像那一回,我不过说你是个五八怪,你一点也配不上他,他就狠狠的打了我一巴掌……我长这么大,还没有被人家打过!”顿了一下,袁湘湘脸上出现难得一见的羞赧,“那一次是我的错,真的很对不起,我是被御哥哥气昏了头,才会出手推你。”

    虽然已事过境迁,然而知道当初是怎么一回事,严若沁心头总是踏实多了。

    “你这个人真奇怪,我又没得罪你,你干啥骂我丑八怪?”

    “我是被御哥哥逼急了,才会口不择言,原本,我是去求他帮助,成全我和远风,他却说远风配不上我,叫我死了心,我真的好生气,不自觉的就拿你当比喻,说你配不上御哥哥,御哥哥还不是娶你为妻。

    “御哥哥一听就变了脸,不准我污辱你,我当然很不服气,他可以嫌弃远风,我为什么不能挑剔你?然后,丑八怪这几个字就这么脱口而出,不过我也不是故意的,洛阳的百姓都这么说啊!”突然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袁湘湘尴尬的捂住嘴巴。

    “洛阳的百姓无知,你也一样无知。”洛阳的百姓现在已经无法伤害到她。

    “我……”她无言以辩。

    “你口中的远风就是顾总管?”

    点了点头,袁湘湘可怜兮兮的说:“我想请你帮我向御哥哥求情,现在只有御哥哥能够阻止我嫁到扬州。”

    “亲事都已经订了,怎么阻止?”

    “可以毁婚啊!”

    “你在开玩笑?”

    “那是我未出娘胎就订下来的亲事,又不是我自个儿要的,我为什么不能毁婚?”

    “这……”好像有点道理。

    “如果你知道我要嫁的是个没出息的败家子,成天不是上妓院买醉,就是上赌坊挥霍,你还会认为我不应该毁婚吗?”

    “你怎么知道?”

    “我当然派人调查过了,我爹也知道,可是为了保住袁家在扬州的生意,我爹只好牺牲我的幸福。”

    “既然如此,御郎出面又有何意义?”

    “若是御哥哥肯动用他在扬州的人脉,我们袁家的生意就不怕受到动摇,可是御哥哥根本不想惹麻烦,他才不在乎我的幸福。”

    “你都这么说了,我有什么法子?”

    “只要你开口求御哥哥,御哥哥一定不会坐视不管。”

    “我哪有这大的本事?”

    “御哥哥那么爱你,你求他,他一定会帮我。”

    张着嘴,严若沁怔怔的说不出话来,御郎爱她……

    “求求你嘛!”

    咬着下唇,挣扎又挣扎,实在按捺不住心底蠢蠢欲动的渴望,她真的很想知道他爱她吗?

    “好,我姑且一试,不过,事情能不能成我可没把握哦!”

    “这就够了,谢谢你!”

    ☆☆☆

    东摸摸、西摸摸,严若沁怎么看都不习惯身上那件薄得会吓死人的衣裳,她以为这件衣裳将永远锁在箱底,不见天日,没想到竟然再度用上了……

    “我的娘子在想什么?”沈御悄悄的在她身边坐下。

    倏然抬起头,严若沁一脸受惊的瞪着他,“你这人怎么老爱吓人,一点儿声音也没有!”

    “你又没做亏心事,怕什么?”他笑着点点她的鼻子。

    先是调皮的做了一个鬼脸,接着却撒娇的坐到他的身上,严若沁媚眼一勾,纤纤玉指在他的胸前作乱,“御郎……”

    “说吧,”沈御笑着挑了挑眉。

    “说什么?”一时没反应过来,她茫然的眨着眼睛。

    “你不是有事想对我说吗?”

    “我……你怎么知道?”

    “如此‘盛装’,事出有因,不是吗?”

    撇撇嘴,严若沁老实招来,“好吧,我的确有事想求你帮忙。”

    “这事……想必很重要。”

    嘻!她傻乎乎的咧嘴一笑,婉转的道:“对你而言,也许不是很重要,可是对我来说,非常重要。”

    “我洗耳恭听。”

    “是……有关湘湘的亲事,我……”

    “你要我阻止这们亲事?”

    怯怯的点点头,严若沁小小声的说:“我知道这令你为难,你若不愿意,我不会怪你。”

    “如果你这么希望我帮她,我可以阻止这门亲事。”

    “你……你说……”她不敢相信的眨着眼睛。

    “我不喜欢多管闲事,可是为了你,我可以帮她这一次忙,不过,以后那丫头的事情,不准你再插手,她是个聪明人,自个儿会想法子。”就算他不出面,他敢说那个丫头也会逃婚,可这对她来说是下下之策,因为如此一来,她就没太平日子好过了。

    沈御说的活,严若沁一个字也没听进耳中,这会儿她的脑袋瓜只装得进一件事——沈御爱她!

    嘴巴不自觉的咧开来,心里的话也不自觉的说出口,不过她却浑然未觉,整个人沉浸在那份狂喜之中。

    “沁儿,你可知道,早在我见到你的第一眼,你就偷走我的心?”

    怔怔的看着他,严若沁心跳得好快,“你……你说什么?”

    “你到现在还不明白我的心吗?我爱你!”

    张着嘴,她却连气也不敢喘一下,他亲口说了……

    伸出手,沈御轻柔的抚摸她脸上的胎记,深情的道:“我爱你,爱你的倔强、爱你的骄傲,更爱你的荷花胎记。”

    “这……是真的吗?”

    他解下系在腰带上的玉佩,“你瞧瞧,你认得这块玉佩吗?”

    严若沁惊讶的瞪大眼睛,“这块玉佩怎么跟大哥和小扮哥的一模一样?”

    “这是你跟我交换的承诺。”

    “你说这块玉佩原来是我的,那我身上的王佩……”

    “是我给你的订情之物。”他把当初两人相遇的情形说了一遍。

    她懂了,十年前给了他玉佩,也把自个儿的一辈子交给他,因为生了一场大病,她忘了他们相遇的一切,曾经,她还奇怪过她身上的玉佩为何与两位哥哥的不一样,后来她自作聪明的以为男女有别,所以娘给她的玉佩有别于两位哥哥。

    腼腆的一笑,严若沁娇羞的瞪了沈御一眼,“当初,那块玉佩一定是你从我这儿骗走的!”

    “可惜,我没能顺道骗走你的心。”他嘻皮笑脸的。

    激动的抱住他,她一脸幸福,“虽然我不记得与你相遇的点点滴滴,但是我要说,谢谢你无意间找到了我,让我能够成为你的娘子,用一辈子来爱你。”

    “这话你可要记牢,不能像十年前一样,又忘了!”

    “有你守在我身边,有你这么爱我,我怎么会忘了?”

    “很好,你总算懂得。知恩图报……”

    “御郎,若有来世,我绝不会忘了跟你的约定。”

    “那我们约好,来世再结连理枝,当一对恩爱的夫妻。”

    “好,我们就这么约定!”

    一全书完一

    *欲知山寨女如何休夫不想爱,请看休夫小娘子之一《贼女休夫》

    *欲知外族女如何休夫厌了爱,请看休夫小娘子之二《番女休夫)

    *欲知千金女如何休夫为心爱,请看休夫小娘子之三《花魁休夫》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丑女休夫最新章节 | 丑女休夫全文阅读 | 丑女休夫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