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蝶慕青龙 > 第十章

蝶慕青龙 第十章 作者 : 艾佟

    ‘小姐,一早就在胡思乱想,这人家要是离开了,你怎么办?’翠儿伤脑筋的看着蝶希那副魂不守舍的样子。

    ‘我……’想说她没有胡思乱想,却又不好睁眼说瞎话,这到底要怪谁?自己?棣樊?还是扬升?昨儿个已经被扬升的话困扰得不知如何正好,夜里棣樊又依依不舍的来找她,她更是茫然了,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才好?

    忍不住翻了翻白眼,翠儿受不了的说:‘小姐,我看你这样子,还不如跟人家走算了。’

    ‘跟棣樊走?’

    ‘要不然有天你一定会变成傻子,把脑袋都想傻了。’翠儿逮到机会调侃她。

    瞪了翠儿一眼,她好笑又好气的说:‘胡说八道!’

    ‘我才不是胡说八道,人家这会儿都还没走,你就这个样子,人家走了之后你一定会更惨!’

    偏着头,蝶希试探道:‘好啊,那我跟他走好了,免得我变成傻子。’

    翠儿一听可慌了起来,‘小姐,我是跟你开玩笑的,你可别当真,你怎么可以跟人家走?’

    ‘我为什么不可以跟他走?’

    ‘你……小姐,我是为你好,你想想看,你拿什么身分跟人家走,丫鬟吗?’

    ‘如果是他的娘子,你说好不好?’

    怔了怔,翠儿终于听出来她是认真的,‘小姐,你是说真的?’

    她笑了笑,反过来问:‘如果我说,我已经决定跟他走呢?’

    ‘小姐,你跟他走,那翠儿以后该怎么办?’翠儿不能不心急,她只想一直跟着她家小姐。

    ‘我带你走,你愿意吗?’

    双眼一睁,翠儿紧张的瞅着蝶希,‘小姐是说,你不会丢下翠儿?’

    ‘傻瓜,没有你,我的日子怎么过?再说,你不跟着我,跟谁呢?’

    翠儿笑了,这会儿她可松了口气,‘只要小姐不要丢下翠儿一个人,我不反对小姐跟他走。’

    蝶希好笑的摇着头,‘你这丫头真是现实!’

    ‘小姐,你怎么这么说呢?翠儿打小就跟着你,没有你,翠儿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她好无辜的说。

    ‘好,算我说错话了,对不起!’

    ‘小姐,你真的要跟他走吗?’

    叹了口气,蝶希幽幽的说!‘我还拿不定主意。’不可否认,扬升的话确实打动了她,还有棣樊的不舍更是教她牵牵挂挂,另外,外公也让她放心不下,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作抉择才好?

    ‘小姐,他如果要娶你,你就跟他走;他如果不要娶你,你当然就不能跟他走,这很简单啊!’

    蝶希苦苦的一笑,‘事情不是这么简单,这你不会懂的。’

    ‘小姐不说,翠儿当然不懂。’

    ‘这事一言难尽,还有,外公该怎么办?我不放心让外公一个人待在这儿。’如果过些日子再离开扬州城,她还可以想出来该如何安顿外公,可是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她怎么安排?

    ‘蝶儿,你不用担心外公。’徐老太爷笑盈盈的走过来。

    ‘外公!’蝶希惊慌的迎上前。

    在她的搀扶下落坐,徐老太爷疼惜的看着她,‘蝶儿,记不记得外公跟你说过一句话?外公只要你快乐就好,外公知道你已经长大了,你这么善良、勇敢,一定会找到一个懂得爱你的如意郎君,飞出这里吧,去追求你的幸福。’

    ‘外公!’激动的抱住外公,蝶希感觉自己的眼眶溢满泪水。

    ‘蝶儿,不要烦恼太多,人生短短不过数十载,懂得珍惜才不会有遗憾,想想你娘,她勇敢的追寻自己的人生,你是她的女儿,我相信你也会像她一样,当个不一样的女子。’

    不过短短的几句话,蝶希却觉得自己的心顿时一片清明,‘外公,谢谢你!’

    柔了柔她的头,徐老太爷慈祥道:‘傻丫头,外公其实很自私,外公要你快乐,不论身上流着是什么样的血,你就是你,一个美丽、勇敢的奇女子。’

    ‘外公,我……等我安定下来以后,我来接你好不好?’

    他顺从的点点头,‘好,如果你觉得这样子比较安心,你就来接外公,这样你总可以放心了吧!’

    ‘爷,我们要不要去跟蝶希姑娘辞行,还是蝶希姑娘会来给您送行?’跟着棣樊走出客栈,扬升问道。

    摇摇头,棣樊落寞的说:‘该上路了。’

    ‘爷……’

    ‘什么都不要说了,别忘了我们还有任务在身。’

    扬升一听,只好闭上嘴巴。

    ‘爷,我们都准备好了,可以上路了吗?’仲轩趋上前问道。

    ‘把马儿牵来。’

    ‘这……’仲轩迟疑的看了扬升一眼,‘爷,扬升没告诉您吗?您和扬升坐马车,我和敬尧骑马。’

    棣樊不解的挑起眉,无言的询问扬升,为了方便,这一路上他们都是骑马,前去苏州的时候,他让扬升弄了辆马车,原是想避开耳目,才会弃马儿就马车。

    ‘爷,这一趟到嘉兴路途遥远,您还是坐马车比较舒适。’扬升解释道。

    ‘你知道我喜欢欣赏沿途的山光水色,坐马车不方便。’

    ‘爷,坐马车也不见得不能欣赏沿途的山光水色,要紧的是,您累了可以在马车里头歇着,所以扬升想了想,还是坐马车比较好。’

    棣樊不免疑惑,若有所思道:‘好吧!就坐马车,马车呢?’

    ‘爷,马车就在那儿。’仲轩指着已经停在客栈前的马车。

    走向马车,棣樊打开车门往里头一瞧,什么人也没有,只有几个包袱,应该是一些吃用的东西。

    也不知道怎么了,他此刻反而觉得一阵惆怅,幽幽的叹了口气,苦涩的笑了笑,他实在是想太多了,他们才刚把蝶儿送回扬州城,扬升怎么可能再把她掳来呢?

    扬升了然的一笑,‘爷,我们可以上路了吗?’

    棣樊放眼一看,有眷恋、有不舍,最后,他也只能故作潇洒的一笑,走到马车前座,往上一跃,‘扬升,可以上路了。’

    挥别了扬州城,马车踢踢跶跶,一路朝着嘉兴的方向而去。

    坐在马车上,看着一路上的山明水秀,这些经常教他流连忘返的风光,棣樊却是一点兴致也提不起来,只觉得心情愈来愈沉重,离扬州愈来愈远了,他真的就这的走了吗?把蝶儿放在扬州城,他真的能安心吗?万一再出了个汪箕寒这种无恶不的坏蛋,把她强掳去……

    棣樊不安的摇摇头,嘉兴、杭州、绍兴、宁波、温州、福州、泉州,他这一趟沿海之行,少说也要一年半载,蝶儿没跟在身边,他牵牵挂挂,怎么做好二阿哥交代的任务?何况二阿哥有言,希望明年四月能完成任务在京城相聚。再说,他真忍心教蝶儿在扬州城痴痴的等他?

    他总是顾虑这个,担心那个,却没问蝶儿是否愿意跟他走,难道,她不能决定自己要怎么做吗?如同扬升所说的,也许蝶儿不这么认为,她愿意跟着他跋山涉水啊!至少,他也该听听她自个儿怎么说,不是吗?

    心念一转,棣樊迫不及待的一喊,‘扬升,停下来!’

    扬升连忙勒住马,马儿发出一声嘶吼,脚步颠簸了一下才停稳。

    ‘爷,怎么了?’扬升一脸紧张的看着他。

    ‘回扬州城。’

    顿了一下,扬升脸上渐渐浮现喜悦之色,他充满期待、兴奋的问:‘爷,回扬州城做什么?’

    ‘我们回去接蝶儿。’说着,棣樊急急忙忙的朝着骑马走在前头的仲轩和敬尧喊道:‘仲轩、敬尧,我们回扬州城。’

    ‘爷,您先跟我来一下。’扬升跳下马车,往后头走去。

    闻言,棣樊不自主的心跳加速,他匆匆的跟着跳下马车,心里迟疑的想着,难道,扬升又背着他把蝶儿掳来?可是,这怎么可能?离开扬州城的时候,马车后头明明是空着的,只有一些吃用的东西!

    来到马车后头,棣樊不等扬升说什么,推开了车门,在那同时,一道身影跃进他的怀里,紧紧的,像只八爪章鱼抱着他。

    ‘蝶儿!我的蝶儿,真的是你!’抱着蝶希转了好几圈,他欣喜若狂的捧着她的脸,迫切、热情的俯下头夺取她的芳唇,他的舌敲开她嫣红的唇瓣,探进她的口中,痴狂的掬饮她的甜蜜,吞噬她的火热。

    就在他们两个吻得天旋地转、欲罢不能的时候,翠儿也走下马车,她看得脸红心跳,不好意思的赶紧躲到一旁,扬升、仲轩、敬尧更是早早识相的闪到一边纳凉。

    仿佛过了一世纪之久,棣樊才放开蝶希,看着那双折熠生辉的眸子,那张染上羞红的脸儿,他的心愈来愈沸腾,终于,他再也按捺不住心底的蠢动,伸手一勾的抱起她。

    ‘扬升,我们走了!’一声令下,棣樊抱着蝶希跳上马车,把车门一关。

    见状,翠儿还真是傻了,‘我……我怎么办?’

    扬升一笑,‘傻丫头,来前头坐啊!’

    ‘喔!’翠儿也只能愣愣地跟着他走到马车前座。

    没多久,马车再度踢踢跶跶的向前奔驰,而马车里的那对鸳鸯──

    ‘蝶儿,你知道我这会儿想做什么吗?’棣樊让蝶希坐在他的腿上,一双眼睛贪婪的瞅着她,心里头还有那么点不踏实,她真的已经在他怀里,再也不会离开他了吗?

    看那双眼睛也知道他想做什么,她慌张的摇摇头,‘不行,你可别在这儿乱来!’

    棣樊此刻的心是那么激动,那么迫切的想证实她是真的,他哪里顾得了那么多。

    俯下头,他的吻密密麻麻的洒在她的耳际、她的颈项。

    ‘棣樊,不要,你别乱来……’

    ‘我不管,我现在就要你!’他的手撩起她的裙摆,拉下她的亵裤,抚着圆俏的婰,她敏感的大腿内侧,诱惑的徘徊在幽谷边……

    过了许久,激情终于平息下来,棣樊小心翼翼的捧起她的脸,傻呼呼的问:‘蝶儿,你真的在我怀里吗?’

    娇嗔的瞪了他一眼,蝶希感到又好笑又无奈,他都把她给吃了,还问她是不是真的在怀里?

    ‘离开扬州城的时候,马车上明明没有人,你怎么可能在这儿?’也难怪棣樊会觉得不安,他真的是百思不得其解。

    蝶希调皮的一笑,‘扬升在出城门的时候,不是突然停下来吗?’

    是有这么一回事,当时他还问扬升发生什么事,扬升告诉他有只狗儿突然跑过去,他心神不宁,也不疑有他,难道……

    ‘我跟扬升约好了在那儿等你们,还有翠儿也跟来了。’

    ‘翠儿也跟来了?’

    蝶希点点头,‘你也知道,翠儿不只是我的丫鬟,她还是我的姐妹,她一直跟着我,我怎么放得下她?’

    ‘那你外公呢?你放得下他吗?’

    ‘我跟外公说好了,等我在京城安顿下来,一定会去接他到京城。’

    感觉上还是有那么点似真似梦,棣樊忍不住又问了一遍,‘这是真的,我不是在作梦?’

    轻柔的吻着棣樊的额头、眼睛、鼻子、唇瓣,蝶希语带霸气的说:‘我真的在你怀里,而且再也不准你丢下我!’

    ‘再也不会,今生今世,我再也不让你离开我身边。’

    ‘可是,如果你爹和你娘不喜欢我呢?’这是她最忧心,也是最不安的事,以她的出生,实在配不上这个大清王朝的贝勒爷。

    ‘不会的,我阿玛和额娘非常恩爱,他们明白相爱比身分地位来得重要,要不然,他们早让皇上给我指婚了,而你是这么动人、这么善良,我相信他们一定会很喜欢你的。’

    ‘你没骗我?’

    ‘等我们回到京城,你不就知道了吗?’

    ‘我相信你就是了!’就算不是这么一回事,她知道,他也不会放弃她。

    深深的吻了一下蝶希,棣樊握住她的双手,好慎重、好认真的说:‘蝶儿,我爱你,好爱、好爱你!’

    ‘我也好爱、好爱你!’抱住他,蝶希紧紧的靠在他怀里,‘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今生今世,我们永不分离。’

    ‘对,今生今世,我们永不分离!’不管他们在何方,他们都要像比翼鸟、连理枝,紧紧相随。

    ■■■■■■■■■■■■■■■■■■■■■■■■

    ◎终曲◎

    康熙三十一年八月北京城

    和风徐徐,蜂翩蝶舞百花芳,蝶希立在翠萍如荫的池塘边,出神的望着那亭亭玉立的出水芙蓉。

    当初她是心甘情愿的离开扬州城,陪着棣樊完成从嘉兴南下到泉州的沿海之行,其间不但得跋山涉水,还困难、危险重重,可生活过得惬意、自在得很,而在棣樊浓情蜜意的爱怜下,也让她暂时忘却自己不为人苟同的混血儿身分,但人生得意难长久,该面对的事终究得解决。

    从四月结束任务回到京城,因为棣樊的阿玛与额娘在领地尚未回京,所以一直无缘相见,直到数日前他们才回府,棣樊便兴匆匆的要带她去见他阿玛和额娘,今儿个要不是二阿哥召他与其他三个贝勒进宫议事,她这丑媳妇恐怕真得去见公婆喽,哪能来鋆锋贝勒的府第逍遥呢?呼,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万岁万岁万万岁!

    ‘蝶希、蝶希,你在哪儿?’沿着回廊寻人的郑可男叫嚷着,身后还跟着何梦云、方银舞两人。

    蝶希整整神,朝她们招招手,‘我在这儿呢!’

    ‘嗟,你又在伤春悲秋是不?’可男揶揄着她。

    蝶希羞赧的低下头,‘哪有,我只是在……’

    ‘庸人自扰,杞人忧天!’梦云快人快语的抢白。

    身怀六甲的银舞急忙跳出来替她解围,‘好了,今儿个大伙来我这是要散心、解闷,顺便风花雪月一番,别教那些恼人的事坏了兴致。’

    ‘对极了,今朝有茶今朝醉,就让我们四姐妹通宵把茶言欢个痛快吧!’可男豪爽的提议。

    梦云高兴的附和,‘好哇、好哇,我举双手双脚赞成。’

    ‘喂,我可先声明,你们尽情干杯,我这大肚婆只能随意唷!’银钱笑盈盈的点头赞成。‘蝶希,你呢?’

    蝶希犹豫的觑了众人一眼,‘我……算了,船到桥头自然直,我加入!’

    ‘嗯,这才是女儿本色嘛!’可男赞赏的拍了一下她的肩,‘走吧,再蹉跎等会杀出四名程咬金,就没得喝了。’

    梦云颇有同感,‘对对,我们得找个隐密的地方让他们找不到……’

    于是一行人边说边往内院花园走去,殊不知这番对话已教四名因回府寻妻不着,而怒气冲天的男子听得一清二楚,只见他们心怀鬼胎的泛起一抹诡笑,似乎在算计着什么……

    据传,二阿哥胤礽最后被下咒发狂,让康熙罢黜了皇太子之位,但事实谁能预料?他是否看破红尘俗世,不再恋栈名利,退出兄弟们的斗争,从此淡泊生活,求得一身逍遥自在……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蝶慕青龙最新章节 | 蝶慕青龙全文阅读 | 蝶慕青龙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