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宠娇妻 > 第十章

宠娇妻 第十章 作者 : 艾佟

    屈指一算,寒柳月离开扬州也有好几个月,从春转夏,秋的萧索也渐渐逼近,日子说快不快,说慢也不慢,这段时间实在是发生太多事情了,她也从一个不识情滋味的野丫头变成深陷爱情的小女人,人生变化之快竟在不经意之间。

    “柳儿、柳儿……”卫延庆神采飞扬的冲了进来,丫丫当然寸步不离的紧跟在后头,不过她毕竟没他精力旺盛,她有些上气不接下气了。

    动也不动的窝在坐榻上,寒柳月斜睨了他一眼,他越来越活泼好动,这大概是想弥补过去沉闷的岁月,连她都有点吃不消。

    “大哥真的明儿个一早送-回扬州吗?”虽然桌上堆满了好多礼物,卫延庆还是要寒柳月亲口证实。

    “他想尽快成亲。”

    “我也要跟你们去扬州。”

    “你跟我们去扬州干什么?”

    “爹说我以后要跟着大哥多学习、多见识,爹还要大哥带我到天下第一镖局各地的堂口巡视,顺便去江宁的堂口看二哥。”

    “我们去扬州又不是为了巡视。”

    “我从来没有出去外头见识,这是个好机会啊!”

    “你还是先留在卫家堡好好练武强身比较妥当。”她已经开始“近乡情怯”,他若一路吱吱喳喳,她肯定会更加心烦气躁,再说有他就会有丫丫,人多会让她更有压迫感。

    “-越来越像大哥。”

    “什么?”

    “我不管,我非跟你们去不可。”

    “你越来越像我。”

    “难得-也知道自个儿很任性。”卫楚风慢步踱了进来。

    见到他,寒柳月精神都来了,她跳下坐榻冲进他的怀里,“楚风,你告诉他,你不会让他跟我们去扬州。”

    卫延庆在卫楚风面前还是不太敢说话,他安静了下来,目光却充满期待的看着他,希望他不会排斥自己,毕竟爹的意思并不等于大哥的决定。

    “我以为-希望人多一点,路上才不会觉得无聊。”卫楚风宠爱的看着怀里的俏佳人。

    “我们已经有四个人了。”言下之意人够多了。

    “那好,路上-可不能嫌我们无聊。”

    这下子她说不出话来了,他果然了解她,她到时候肯定会抱怨连连,可是……

    “你想让他跟着去扬州就说,别把责任推给我。”

    彷佛这儿只有他们两个人,他俯下身子与她额头贴额头,鼻子碰鼻子,他深情缓蜷的道:“麻烦当然是越少越好,可是我希望-开心。”

    “我……我是希望他跟出去见识、见识,可是我……”

    “放轻松点,-是要回家,不是要上死刑台。”

    “我、我没有紧张。”

    “-骗不了我。”

    “我……离家出走那么久,我当然会害怕回家。”

    “-要相信我。”

    “你就只懂得这样哄我吗?”

    “我还有一招。”他热情的吻住她的唇,这么一来她脑子就会一片空白,所有的烦恼全变不见了。

    在场其它的人全瞪大眼睛,这两个人未免太恩爱了,真是教人难为情!

    还是丫丫先回过神来,她默默的催促众人离开,反正三爷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他们何必在这儿碍眼?

    相对于杭州卫家堡的热闹,扬州威震四方武馆就显得死气沉沉,没有寒柳月打他们的主意,众师兄弟日子实在过得无聊透了。

    “小师弟在想师姊是吗?”林艳儿越来越常看到李慕鸿一个人坐在凉亭发呆。

    “师姊如今下落不明,我当然会想她。”

    沉默了半晌,她终于忍不住说:“你怎么会不知道师姊的下落?”

    “我不明白小师姊的意思。”

    “你用不着对我隐瞒,我早知道师姊是受到你-动而去杭州,她此刻就在杭州李府,是不是?”

    “小师姊……-……”

    “师姊不小心说溜了嘴。”

    “难怪-知道大师姊去了杭州,可是当初-为何没有说出全部的实情?”

    “说了又如何?”

    “对不起,我还一度怪-说出大师姊的下落,想不到……”

    “没关系,我可以明白你的心情。”

    “-是不是认为我很卑鄙?为了逼大师姊逃婚,我不惜撒下漫天大谎。”

    摇了摇头,她善体人意的说:“你喜欢大师姊,你当然会想尽法子劝她逃婚,你安排她到李府也是怕她在外头遇到危险,希望家人能够代你照顾她,这一切也许出于私心,但也不能怪你。”

    “就是因为私心,老天爷才会惩罚我。”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叹了声气,李慕鸿说出心里真正的烦恼,“小师姊可能不知道,大师姊根本没有去我家,她此刻究竟身在何处我也不清楚。”

    “你说什么?”

    “大师姊离开一个月后,我收到家书,可是信上没有提及大师姊的事,我觉得奇怪,于是又修了一封家书回去,向他们解释大师姊的处境,请他们见到大师姊后立刻给我捎来消息,然而至今没有下落。”

    这下子林艳儿紧张了,“那大师姊会上哪儿去?”

    “我不知道,我真的好后悔,若当初我没有自以为是的怀抱私心,如今大师姊就不会下落不明、生死未卜,我觉得很对不起师父、师娘。”

    抿着嘴,她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万一大师姊出了事,我如何向师父、师娘交代?”

    “你……别太自责了,这并非你的本意。”

    “好几次,我想向他们坦承罪行,可是话到嘴边,我又没勇气说出口。”

    “我陪你去找他们。”

    “小师姊……”

    “师父、师娘是明理人,他们不会责怪你。”

    就在这时候,寒柳月的大哥寒仲岳兴匆匆的走了过来。

    “我有一个好消息告诉你们,爹刚刚收到信,柳儿有下落了。”

    同时怔了一下,两人异口同声的问:“她在哪儿?”

    “原来她一直在杭州的卫家堡,她未来夫君的府上作客。”

    这样的发展令人措手不及,两个人都说不出话来。

    “这丫头大概也没有想到,她到头来还是要嫁给卫楚风,早知如此,她又何必逃婚?”

    难道这是天意吗?李慕鸿感慨万千,他用尽心机,到头来不但落了一场空,还把心上人往对方的怀里送,唉!不是他的就不是他的,他是应该彻底觉醒了。

    林艳儿的心情几番起伏,从这件事她应该学习豁达,世事难以捉摸,并非人的私欲可以驾驭。

    “好了,卫楚风近日会送她回来,我们就安安心心的等着,到时候我非要好好嘲笑她不可,笨丫头就是笨丫头!”寒仲岳爽朗的放声大笑,浑然未觉另外两个人复杂的心情。

    一进了扬州城,寒柳月就跑到奇珍苑挑了一块玉佩,这块玉佩当然不能跟那弯明月相比,但至少有圆月的模样,勉强可以取而代之,她就暂时凑和,往后再慢慢寻觅更适合的玉佩。

    “我想吃豆腐脑。”卫楚风的提议把大伙儿吓了一跳,这一路上他马不停蹄的赶路,好象恨不得插翅飞到威震四方提亲,可这会儿目标近在眼前,他反倒慢了下来?

    “我也想吃豆腐脑。”这是夫唱妇随吗?错了,寒柳月是因为太紧张了,越接近家门,逃婚的事就越缠着她的思绪不放。

    最重要的两个人都不赶了,其它的人当然也没什么好着急,就先坐下歇会儿。

    “少祈,你去那边买几个包子。”豆腐脑还没送上来,卫楚风又忙着吩咐。

    毕竟是从小苞到大,符少祈一眼就看出他别有目的,什么话也没说,他顺从的领命买包子去。

    “你肚子饿了?”寒柳月终于意识到他的举止不太对劲,她去奇珍苑的时候,他们不是上悦香楼用膳吗?

    “不饿。”

    “那为何……”

    “我就是在这儿遇到那位小泵娘。”

    脸色微变,她闷声道:“你是说那个赠你玉佩的小泵娘吗?”

    这时小贩把豆腐脑送上来,符少祈也买回热腾腾的包子。

    “小泵娘?”卫楚风似笑非笑的挑了挑眉。

    “你想再见到那个小泵娘是吗?”她用不着为一个不知长相的小泵娘吃醋,他爱她不是吗?可是……她就是觉得不是滋味,那个小泵娘有这么重要吗?

    “她比我的命还重要。”

    太过分了!寒柳月气呼呼的鼓着腮帮子,他竟然当着她的面说别的女人比她还重要!

    “我好久没吃东西了。”稚气的童声打断她的怒气,她微微偏过头,看到一个满脸泥沙,教人看不出长相的小女孩。

    唇角微扬,多么熟悉的感觉,她小时候偶尔会干这种骗人的勾当。

    “坐。”出声的人竟然是卫楚风--最没有怜悯之心的人。

    “谢谢大哥哥!”小女孩坐上桌,放肆的一手一个包子,把嘴巴塞得鼓鼓的。

    眨了眨眼睛,寒柳月眉头一皱,这小女孩的德行真像她--好丑哦!

    “小泵娘,-怎么会沦落到这个地步?”卫楚风这一问又把大伙儿吓了一跳。

    “我娘病了,今年的田地收成又不好,银子全给娘看病去了,我只好到处乞讨过活,想养活我们一家子。”

    骗人!寒柳月翻了翻白眼,这一招她好几年前就用过了……等等,这个感觉好奇怪,好象……

    卫楚风取出一只钱袋塞进小女孩的手上,“这银子给-买东西吃。”

    “谢谢大哥哥,我回去告诉我爹娘,他们一定会亲自来向你说谢谢。”小女孩快乐的跳下椅子,没一会儿就跑得不见人影。

    “少主,你怎么给她银子?”符少祈终于找回声音。

    “大哥是在做善事。”卫延庆为此感到骄傲。

    “三爷,那个小女孩是个骗子。”符少祈尽可能把话说得温和。这位主人没见过世面,难免会受骗上当。

    卫延庆下愿意相信人心险恶,他先看向丫丫,丫丫表示同意的点了点头,不甘心,他顺势住雨儿一望,雨儿显得有些不知所措,不过最后还是选择服从其它人的意见点头,没有气馁,他再转向寒柳月,她一定会支持他。

    “柳儿,那个小女孩不是骗子对不对?”

    沉吟了半晌,她若有所思的看着卫楚风,轻轻的道:“她是骗子。”

    泄气的垂下肩膀,卫延庆幼小的心灵受到严重的打击。

    “虽然她是骗子,但是我不在乎。”卫楚风随即弯身拾起什么,他紧紧握在手里,瞅着寒柳月道:“她留了更重要的东西给我。”

    心跳顿时急促,寒柳月激动的扑过去扯开他紧握的拳头,怔了一下,她颤抖的拾起那弯明月。

    “原来这个玉佩的主人是我。”她缓缓的绽放出最美丽的笑容。

    “-想起来了?”

    点了点头,她抱怨的道:“你干啥不直接告诉我?”

    “-应该记得。”

    “刚刚郡个小女孩是你重金请来的?”

    “很好,-还不至于笨到无药可救。”

    “我、我本来就不笨。”话刚落下,她彷佛想到什么似的全身一僵,她的手伸向腰带上的荷包。

    “这话一定有很多人不同意。”

    算了,不跟他乎辩,这会儿她还有更重要的事等着办。

    清了清喉咙,她笑盈盈的站起身,“你们在这儿等我一下,我去一个地方很快就回来了。”

    大伙儿都还来不及反应,她已经冲到街角,转个弯消失得无影无踪。

    “少祈,我们半个时辰后奇珍苑见。”卫楚风随即起身追了过去。

    “我怎么都听不懂他们说的话?”卫延庆一脸的困扰。

    “三爷,我也听不懂。”符少祈安慰的说。

    “那我们怎么办?”

    “半个时辰后上奇珍苑等人喽!”

    寒柳月正准备退货要回她的银子,卫楚风就从身后拉住她,将她带至一旁。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握紧抓住荷包的手,她绝对不能让他发现自个儿干了什么蠢事。

    “我比-聪明。”他喜欢看她的表情,总是率性的表现出她的心思意念。

    “我脑子不好,你还欺负我,你好坏哦!”她气恼的咬牙切齿。

    “这是-应得的惩罚,-不应该忘了。”

    “那是多久以前的事?”

    “五年前。”

    “什么?”她惊愕的瞪大眼睛。

    “我说过,我盼了-好久。”

    呃……她好好想一想,他说过许多令她觉得奇怪的话,原来他是在暗示她。

    “我想直接把-娶进门,可是-不肯配合,千里迢迢逃婚到杭州。”

    嘴巴张得好大,她没什么组织能力的脑袋瓜子这下子不想全弄懂也全懂了。

    “原来,你一直都在算计我,故作好心让我进卫家堡当丫头,骗我打下契约逃不了,最后干脆……”接下来的令她难以启齿。

    “这是天意,我也没想到-会逃到杭州,自个儿送上门,不过,兜了这么一圈是值得的。”

    确实,若没有去到杭州,她又怎么会爱上他?不过话说回来,即使她直接嫁进卫家堡,她还是会爱上他,他对她的宠爱、霸道、情有独钟、热情……还是会一一令她沉迷。

    “我已经修书告诉-爹,近日我会带着-回到扬州。”

    “你为何不早点告诉我?害我一路上担心受怕。”

    “我等了五年,-也该吃点苦头。”他希望她能记起过去,他盼着他们能够一起拥有相遇的最初,所以总是点到为止,不愿意明说,谁知道她老是糊里胡涂。

    “这么计较,那为何不等我折返家门再说?”

    “瞧-急着挑玉佩送我的份上,我怎么舍得再惩罚-?”

    吓了一跳,她连忙将握着荷包的手藏到身后。

    “看-急着为我挑玉佩,我就知道-有多爱我。”他得意的一笑。

    羞红了脸,她真想挖个地洞钻进去。

    眼神转为柔情似水,他轻轻的抚过她的青丝,“我也好爱-,原本,我想更早上门提亲,可是卫家堡的少主不好当,我必须费心熟悉天下第一镖局在各地的堂口,所以我只能等,等到适当的时机,-知道我等得有多心急吗?慢慢的,我要告诉-这五年的等待我是如何度过,我是怎么日思夜想的盼着相逢,我又是怎么关心-的一切……”

    忍不住,她激动的圈住他的脖子,主动吻上他的唇,她的爱意缠缠绵绵的向他倾诉。

    这对鸳鸯显然忘了他们身在何处,不但吓坏了奇珍苑的伙计,更吓傻了前来会合的四个人,可是谁在乎,此时此刻他们眼中只容得下彼此。

    【全书完】

    扬州三大拜全女,偷、拐、骗样样来,保证让您看了笑开怀,看完寒柳月的动人故事,别忘了--

    *欲知扬州第一奇女子--君恋星的精彩故事,别错过艾佟花园系列369凤凰配之一《戏窃儿》

    *欲知扬州第一美人--秦舞阳的精彩故事,别错过艾佟花园系列脚凤凰配之三《采红妆》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宠娇妻最新章节 | 宠娇妻全文阅读 | 宠娇妻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