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征求首选老公 > 第十章

征求首选老公 第十章 作者 : 艾佟

    这是辛苦又漫长的两年,李净亚不但跟着齐赞人飞到大陆完成了他第一部电影,她还跟着他跑遍台湾拍偶像剧,如今齐赞人又接了另外一部制作更庞大的电影,一步一步的走上实力派演员之路,而欧阳喜儿生下了小宝宝,秦晶晶也找到了让她愿意放弃单身自由的男人。

    一心一意想当贤妻良母的平凡女子,却落得最晚结婚的下场,这是李净亚始料不及的,可是她没有后悔自己的决定,她很幸福,真的很幸福。

    不过齐赞人一点也不喜欢这种状况,人前必须保持距离,他看得见,却不能任意触碰,这已经教人忍无可忍了,两个人还得装模作样的各自住在自己的公寓,这不是存心逼疯他吗?

    还有那个该死的何铭,以“掩护”为名,老是缠着亚儿嘻嘻哈哈聊个不停,这已经够让人忍不住咬牙切齿了,偏偏他们两个又是对门的邻居,这种感觉就象有一根芒刺在背……虽然他天天把何铭叫来自己的住处,不让那小子有机会靠近亚儿一步,可是那个家伙就是越看越碍眼。

    人的忍耐是有限的,如果他再不改变这种情势,他会发疯。

    今天下了通告,何铭一如往常先开车载他回去,可是这一次,他同时拉着身旁的李净亚下车。

    “你干什么?”李净亚被齐赞人的举动吓了一跳。

    “你忘了明天是你的生日吗?”他将她的手抓得更紧,防止她挣脱。

    “生日……我记得啊,可是这跟我的生日有什么关系?”这个男人怎么老是让她摸不着头绪。

    “今天晚上我要帮你过生日啊。”

    “我的生日是明天,干么今天过生日?”她真的是越听越糊涂。

    “你也知道明天的行程,我们哪有时间单独过生日?而且我希望你生日这一天,第一眼看见的是我。”

    虽然很心动,可是最近齐赞人忙着宣传偶像剧,媒体不时在他周遭打转,万一被人家拍到他们两个一起进出他的住处,他们努力了两年的苦心岂不是白费了。

    “这样不妥吧。”李净亚看了一眼驾驶座的何铭,希望他可以出面阻止齐赞人的任性,可是没想到,何铭竟然站在他那一边。

    “一次而已,不至于那么巧的被记者逮到吧。”何铭很同情齐赞人,这位狂妄任性的大少爷竟然可以当了那么久的乖宝宝,真是难为他了。

    齐赞人投给何铭赞许的一眼,这个小子总算识相点了。

    “这样真的可以吗?”

    “这就当我送给你的生日礼物,你好好享受我们这位巨星的伺候吧。”何铭调皮的眨了眨眼睛。

    “我们也祝你有个愉快的夜晚。”齐赞人拉着李净亚下车,弯下身子对着驾驶座的何铭挥了挥手,他关上车门,快步带着她进入他居住的社区。

    一进入公寓,门一关,他立刻把她压在门边的墙上,撕扯她的衣服,唇舌同时狂野的顺着红唇一路向下探索。

    “赞人……啊……”她无助的抓着他的肩膀,身体因为激情而微微颤抖。

    “你还要折磨我到什么时候?我快要疯掉了。”他恨不得将她吞噬似的,唇舌越来越贪婪的攻掠她最娇嫩的核心。

    “啊……赞人,我不行了……啊……”她觉得自己快要爆炸了,身体和灵魂都不再属于她。

    “亚儿,告诉我,你是我的。”

    “我是你的……赞人,我是你的……”娇躯不自觉的拱向他,她渴望他深深的占有,唯有这个时候,纷纷扰扰的现实不再纠缠他们,他们可以尽情的爱对方。

    “你是我的,永永远远属于我。”再也等不及了,他迅速扯掉身上的衣服……当他们躺在床上,李净亚不到一分钟就接受周公的召唤,可是身旁的男人不肯轻易放过她,象只跳蚤似的在她身边钻来钻去。

    “亚儿,我们出去吃点东西吧。”

    “我好想睡觉。”她不懂,这个男人又不喝蛮牛,怎么会有用不完的精力?

    “没良心的女人,把我的精力都榨干了还不给我东西吃。”

    这是她听过最好笑的笑话,可是翻了一个白眼,她还是乖乖起床跟他出门。

    虽然这种时间戴上棒球帽,反而容易招来好奇的目光,可是不稍作掩饰,又显得太过招摇了。

    夜市人声鼎沸,不时跟陌生人擦肩而过,李净亚坚持不跟齐赞人手牵手,可是他的配合度实在是太差了,一再偷袭她手上的食物,想想看,普通朋友可能共享一支冰淇淋?从这些小动作,他们的关系不言而喻。

    “你别再闹了。”这句话李净亚说了N遍了,可是齐赞人越闹越凶,他好象存心想让人家看出他们的情人关系。

    “李净亚,生日快乐。”齐赞人突然偷袭她柔嫩的嘴唇。

    因为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她惊慌失措的瞪大眼睛,他为自己制造出来的效果得意的笑了。

    这个时候,他们听到有人惊呼的议论了起来,似乎有人认出VIRGIL,他们只好慌慌张张的逃离夜市,可是回到住处,又觉得自己的反应太好笑了,他们干么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

    “你就不能安分一点,老是喜欢制造混乱。”她懊恼的睐了他一眼。

    他浓情蜜意的抱着她跌坐在沙发上,“亚儿,我爱你。”

    她微微一颤,娇嗔的一瞪。“你怎么突然说起甜言蜜语?”虽然这两年来,不管他们身在何处,她总可以看见他深情眷恋的目光,可是他不曾说过“我爱你”,这大概是他的个性使然吧。

    “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真的很爱你,虽然我的工作总是跟异性纠缠不清,但是我现实跟工作分得很清楚,现实是永远,工作却是一时,我真的想牵着你的手一直走下去。”

    “我们不要讨论这个话题好不好?”这两年来,他不时会提到结婚的事,当然,他们每一次都把气氛搞得不太好,两个人的立场却依然不变,问题还是在原处打转。

    “我以为女人很喜欢听到男人说我爱你。”

    “我又没有说我不喜欢,只是别扯到结婚。”

    “我有提到结婚吗?”

    呃……他的意思不就是结婚吗?难道是她太大惊小敝了吗?

    也对,这两年来,她被他搞得有些心烦意乱,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如此坚持,转眼间就要逼近三十大关了,如果不趁现在他想结婚的时候抓住他,当她觉得不能再拖下去的时候,他不想结婚了怎么办?

    因为她的心在动摇了,她就越害怕他提到结婚的话题,很难确定自己还有办法抵挡得了他的攻势,自然也就变得神经兮兮了。

    “结婚的事,我不急了,反正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他不急了,她却有一种说不出的失落感,时间果然会消磨一个人的斗志……现在她才知道,其实她期盼他可以不顾一切的把她拖进结婚礼堂。

    “亚儿,你只要记得一件事情,我爱你,很爱你,很爱你。”

    “你今天干么一直把我爱你挂在嘴边?”

    “我总觉得我爱你不是一种口号,最重要的是那份心,爱就是爱,不爱就是不爱,说上千遍万遍,不爱也不会变成爱,可是今天,就是突然很想告诉你我爱你,说了一遍,好象就说上瘾了。”

    “又不是小孩子吃糖,这种事情也会上瘾,”可是,她却没办法把自己甜蜜的心情藏在心底,她跟所有的女人一样,渴望自己的情人喂食甜言蜜语。

    “你真的很没有良心,听到我说爱你,你应该很开心,而且要撒娇的要我再说一遍,这样才对嘛。”他懊恼的捏了捏她的鼻子。

    “我当然很开心,可是就象你说的,爱就是爱,不爱就是不爱,如果是我开口向你索讨,那就变成一种口号了,我不希望我们的爱情变成口号。”

    “好吧,算你有理。”

    “我真的好累了,可以刷牙洗脸睡觉了吗?”她忍不住打了一个哈欠。

    “当然可以,我来帮你服务。”他起身将她抱了起来,走进房间的浴室。

    站在浴室门口,齐赞人静静看着李净亚刷牙洗脸,同时在心里献上了歉意,对不起,他不是故意设计陷害她,但如果不赶紧让她冠上“齐家小少奶奶”的头衔,他真的很没有安全感,演艺圈那么乱,一个传言就可以摧毁一对恋人,有了婚姻维系两个人,他们的关系会更牢固。

    这是混乱的一天,李净亚看着嘻嘻哈哈的齐赞人,大脑还没有办法消化一个小时之前在她家做出来的决定——她和齐赞人要结婚了。

    静下心来,她仔细整理一下思绪,事情从何时说起呢?

    应该是早上吧,她起床盥洗以后,当时脑子还浑浑噩噩,神游在现实和梦境之间,门铃突然催人魂魄的响了起来,叮咚叮咚叮咚……她相信这个人一定跟门铃有仇,有必要按得这么急吗?

    从门上的猫眼,李净亚看到门外的人是何铭,莫名的不安瞬间笼罩心头。

    门一开,她还来不及问话,何铭就急忙递上一本杂志。

    “大事不妙了,你和VIRGIL上杂志了。”

    看了封面,李净亚已经快昏倒了,何铭接着又丢出一颗炸弹。

    “你最好不要出门,外面已经挤满了记者。”

    她又不是演艺圈的人,记者干么找上她?

    “我先过去公司,你请VIRGIL随后赶到。”

    对了,她想起来自己昨晚又被齐赞人拖下车,有一就不难有二,虽然何铭试图阻止,但是任性的齐赞人岂是常人可以应付的,最后妥协的当然是他们,难怪外面现在挤满了记者,因为这里是齐赞人的住处。

    齐赞人呢?

    过了三秒钟,她的大脑总算清醒了,他还在床上睡觉,这个男人有赖床的坏习惯,明明两个人一起醒过来,他总要等她进厨房准备早餐了,他才会懒洋洋的从被窝里面爬起来刷牙洗脸。

    关上大门,她匆匆跑回房间,还来不及把杂志丢给床上的男人,她的手机就响了,来电显示家里的电话。

    接起手机,她不过“喂”了一声,老妈的声音就惊天动地的响了起来。

    “你现在立刻回来解释清楚,你到底在外面搞什么鬼?”

    “妈,我……”手机的那一头没声音了,她妈已经切断通讯。

    “我陪你回家吧。”齐赞人已经起床了,而且捡起她掉落在地上的杂志翻阅。

    “不行,现在你必须立刻赶到公司。”

    “那你在家里等我,我去一下就回来。”

    接下来是漫长的等待,她完全不记得这半天的时间是如何度过,只知道老妈不停的打电话催她回家,而她总说待会儿就回去了,当齐赞人终于从公司回来的时候,她就象个木头人一样坐在沙发上。

    “我肚子好饿,你有准备午餐吗?”齐赞人笑盈盈的好象什么事也没发生。

    她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他怎么还有心情吃饭?

    “看你的样子,你应该没有准备,我们出去外面吃吧。”

    “我不想吃饭,事情到底怎么样了?”

    “还能怎么样,杂志都写得那么明白了,如果我坚持说我们只是普通朋友,那也太没出息了,我当然是爽快的对外公开我们的关系。”

    “什么?”

    “我们先去吃饭,吃完饭,我再陪你回家。”他强行拉着她出门。

    这种情况下,她脑子里一片混乱,公司怎么可能同意他公开他们的关系?还有,他要陪她回家,爸妈万一给他难堪怎么办?

    可是她实在没有勇气告诉他,她父母绝对不会认同他。

    一路忐忑不安,当他们吃完饭到了她家,她已经抱着父母有可能会跟她断绝关系的念头,可是结果呢?父母竟要求他们两个赶紧结婚。

    这是在做梦吗?不是,那是为什么?

    因为,齐赞人竟然是齐皇集团的小鲍子,也就是说,她交往的对象是个大人物,而她从头到尾都不知情。

    “累了一天,我们还是早点休息吧。”齐赞人伸了一个懒腰,接着拉起李净亚的手准备回房,可是却让她一把甩开。

    今天确实累坏了,不过现在她了无睡意,因为她气坏了,他怎么还可以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难道你没有什么话要说吗?”

    “你要我说什么?”他看起来好无辜,眼睛眨啊眨,好象真的不明白她在生什么气。

    “为什么你从来不告诉我,你的父母是谁?”

    “这种事又不重要,你爱的是我,又不是我的家庭。”

    张着嘴巴半晌,她的气势弱了一半下来,可还是不服气,“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是你至少提一下啊,象我,我就跟你提到不少我家的事情,你连我家双胞胎的名字都知道,总而言之,你让我觉得自己好象笨蛋。”

    “你本来就属于笨蛋那个等级啊。”齐赞人逗弄的道。

    “齐赞人……”

    “你别生气。”他撒娇的把她搂进怀里,“你自己凭良心说,我有隐瞒你的意思吗?从一开始,我向你介绍的就是‘齐赞人’,你要知道,你可是第一个享有这种特殊待遇的人,早在国外,我就不曾使用这个名字了,所有的朋友都称我VIRGIL。”

    没错,严格说起来,他打从一开始就向她坦白自己的身份,若非她对于商业财经新闻毫无兴趣,说不定她早把他跟齐皇集团扯在一起了。

    “从小我就不习惯谈论家人,因为不喜欢那种被人家说成是在炫耀的感觉,也不喜欢人家得知我的家世背景之后表现出来的态度,我就是我,不需要靠别人来衬托身价,你明白吗?”

    怒气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她了解他的想法,他是一个很狂妄,很自我的人,出身豪门对他来说也许不是得意,而是甩不掉的包袱,可是……“我觉得你好象突然变成一个我不认识的人。”

    “如果今天我父母是捡破铜烂铁的,你也会认为我变成另外一个人吗?”

    “当然不会。”

    “早在第一眼见到我,你看到的就是我这个人,你甚至不知道我是鼎鼎有名的模特儿齐曜,同理,我第一眼见到你,我看到的也是你这个人,我不曾想过你的家人是谁,因为他们并不是我接近你的动机。”

    嘴一噘,她娇嗔的道:“你的口才比我好,我说不过你。”

    “我讲的是道理,你当然说不过我。”他得意的扬起下巴。

    李净亚不由得叹了声气,“我爸妈要我们结婚,你怎么还轻松得起来?”

    “结婚很好啊。”这正是他精心策划所盼望的结果,若非担心露了马脚,他会兴奋得跳起来欢呼。

    “你的经纪公司要抓狂了。”

    “维哥已经被我训练到心脏非常的强壮,而且我同意经纪公司在孩子出世之前不公布我们的喜讯,我们去美国结婚,顺道在那里度蜜月,至于你父母那边我会沟通,我想他们应该不会反对吧。”

    得知他是齐皇集团的小鲍子,她爸妈什么都会无条件的答应,除非人家不给他们女儿一个名分……等一下,她好象漏掉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

    “你干么皱眉?因为我不能给你一个盛大的婚礼吗?”

    “结婚只是一个仪式,最重要的是两个人是否决心一起携手共度下半辈子。”她若有所思的抿了抿嘴,“你老实告诉我,八卦周刊的报导是不是你的杰作?”

    齐赞人顿了一下,哈哈大笑,“你把我想得太神了吧。”他确实没这么神,只能说是很幸运,因为随着他拍摄的偶像剧上档,狗仔很自然的就会盯上他,他只是利用狗仔对他的关注,促使他的计谋一一实现,最后顺利达到目的。

    “我怎么觉得好象跟你有关?”

    “原来我在你心目中这么不得了?我很得意,可是你恐怕要失望了。”

    难道是她想太多了吗?这的确不太可能……算了,无所谓了,现在她应该担心的是他未来的演艺之路。“你不担心事业走下坡吗?”

    “我只是坦承我们是情人关系,又没有说我们论及婚嫁了,就象每次闹绯闻一样,情况没有那么严重。”因为他知道,她很在乎自己成为他事业的绊脚石,为了减轻她心里的压力,他才不得不对经纪公司让步。

    “万一呢?”

    “我也只能认了,不过你放心,我这里——”他敲了敲脑袋,“比你聪明好几百倍。”

    这是事实,可是听了还真是教人郁闷。

    他高傲的向她扬起下巴,示意她不要不服气,“你要知道,我可是拿了两个学士学位——财经和资讯。分散风险的观念我早就有了,因此回台湾之前就在美国跟朋友投资网路游戏的生意,就算不当偶像,还是有本事养你,再不然我就投靠齐皇集团的总裁,他一定会收留我,我们的日子还是可以过得很惬意,只是每天都要效法牛马精神而已。”

    闻言,她不由得苦笑,看样子,她不知道的事情还真多,现在终于知道他为什么如此狂妄自信了,他确实有这样的本钱。

    “你在想什么?”他捏了捏她的脸颊。

    李净亚摇了摇头,好奇的问:“什么牛马精神?”

    “我老爸是个工作狂,在他手下工作好比做牛做马,要任劳任怨。”

    “你父亲真的这么严厉吗?”

    “这是我所认识的父亲,至于他在你眼中是什么样的人,这就交给你自己评断吧。”

    虽然闹得满城风雨,可是感觉很不真实。“我们真的要结婚吗?”

    “我爸妈这个礼拜天要在家里请他们的小媳妇吃饭,到时候他们会送你一枚戒指,这代表我们齐家把你订下来了。”

    “他们会不会不喜欢我?”

    “我爱的女人,他们怎么可能不喜欢?”

    “你是你,他们是他们,你喜欢,他们不见得喜欢。”

    这个女人真是令人伤脑筋,依照这种情势,她会不会到天亮了还没完没了?

    如果想堵住她的嘴巴,他唯一的法定就是狠狠的扑上去,爱得她天昏地暗,所有的问题自然会消失不见。

    果然,不到十分钟之后,李净亚已经陷入齐赞人掀起的狂风暴雨当中。

    人生何必想那么多呢?常言说得好,船到桥头自然直,只要抱持乐观,不灰心,不绝望,即使此路不通,还会有另外一条路,人生处处是关卡,碰到问题,解决问题,认真的活在当下,积极面对人生,看见的永远是希望。

    ×欲知欧阳喜儿如何被“牛郎”老公霍延朗拐走,请看艾佟花园系列1145女人心之一《看上总裁情夫》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征求首选老公最新章节 | 征求首选老公全文阅读 | 征求首选老公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