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霸王的新娘 > 第十章

霸王的新娘 第十章 作者 : 艾佟

    天黑了,天又亮了,一天过去了,新的一天又开始了,数着时间,时间怎么会像乌躯爬似的那么慢?可是回首

    你敢跑,我会把你锁在屋里一个月。

    他的“甜言蜜语”言犹在耳,她始终相信他会来找她,可是,一个月真的太短,为了制造急迫性,迫使他立即追来台湾,她刻意把所有的行李带走,然而,一天盼过一天,期待转为焦虑,眼见爷爷给她的期限就到了,他却还不出现,她的信念开始动摇了。

    时间怎么又快得令人胆战心惊?

    难道他以为她闹着玩吗?即使如此,他也不可能没有行动,何况她断绝一切连络,他也应该感觉到事态严重……那会不会是他发生什么事情?虽然一个月很短,但一夕之间都会风云变色,何况是三十天?说不定他发生什么事情,被困住了,所以没办法追来。没错,就是这么一回事,可是,会是什么事情?

    工作吗?虽然她曾经想过,工作有可能让他无法顺利怞身,可是挪出两三天的时间,应该也不是多困难的事情,所以绝对不是工作因素。

    女人吗?她不在身边,他因为工作心烦,正好旁边有个温柔体贴的美女趁虚而入,电视上的外遇都是这样子发生的……不对,他对她付出那么多,绝不是那种轻易就移情别恋的男人。

    爷爷吗?此刻她不在那里,爷爷可以任意作乱,在他面前把她塑造成一个无理取闹的野丫头,他又发现没有她这个老婆在身边,日子轻松多了。

    这是夏紫英第一次真正感到害怕。他不要她了吗?难道真的如同爷爷所言,他娶她是为了跟爷爷唱反调,如今他必须在他们之前作出选择,他当然会选择爷爷,舍弃她。

    她实在不愿意往坏的方面猜想,可是,如果他真的不要她了,她该怎么办?双手抱着颤抖的身体,不安有如点在白纸上的墨水,渐渐往外扩散开来。

    “紫英,你不要把自己搞得那么紧张,过来吃点东西吧。”看到好友又开始像个游魂似的飘来飘去,严柔将刚刚从厨房端出来的餐点放在茶几上,拉着她来到沙发坐下。

    摇了摇头,她一点胃口也没有。

    “不吃东西,人还没有等到,你的身体就先垮了。”

    “可是,时间快来不及了,我得想想看,有没有什么方法可以得到他现在的消息……”

    她随即站起,严柔很坚持的又把她拉了回来。

    “冷静下来,如果他不来找你,你急也没有。”

    闻言,夏紫英丧气的垂下肩膀。是啊,他不来找她,她急死了也没用。

    “我是一个笨蛋!”这是一场愚蠢的赌注。

    “如果只是个笨蛋,那也就算了,你怎么可以用这么残酷的方式考验他?他爷爷为了拆散你们,可以忘记自己的良心,那你呢?难道你只能用这种方式证明他有多爱你吗?”虽然看到好友憔悴得两颊都陷进去了,觉得很心疼,可是严柔实在没办法认同这种做法。咬着下唇,她知道错了。“不知道为什么,我对自己就是没有信心。”

    “伯母在你心里留下的陰影太深了。”

    “我妈?”

    “对,以前我就有这种感觉,因为长期注视着伯母痴望伯父的背影,你在面对感情的时候,总是特别胆怯没有自信,而偏偏邢孟天又是一个出色的男人,他身上有伯父的影子,你更会不自觉的把自己框的伯母的影子下,认为自己一辈子只能站在邢孟天身后。”

    是啊,她太像妈妈了,而邢孟天比爸爸更出色、更了不起,她真的没有自信站在他身边,陪他一起迎接别人的注目礼。可是,她不想象妈妈一样把自己关在象牙塔里,即便她很平凡、很不起眼,她还是想努力为他力争上游。

    “你不是伯母,邢孟天更不是伯父;伯母是在父母的安排下嫁给伯父,你却是邢孟天自己选的妻子。你心里很清楚,邢孟天就是爱你这个人,他不期待你有聪明才干,因为宛若天使般纯净的灵魂比那些光彩亮丽的条件更值得他倾心,你应该对自己有信心。”

    “我哪里像天使?我怎么看不出来?”

    “你可能没有自觉,你身上就是有一种像天使般纯净的气质。”严柔抚着下巴打量她。“你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很特别的人,这正是你的特别之处,明明是千金小姐,却没有千金小姐的架子,倒像是邻家小妹妹,有时候天真得近乎傻气,难怪你会掉进邢孟天他爷爷设下的陷阱。”

    沉吟片刻,夏紫英忍不住为自己辩护。“其实我会答应跟爷爷打赌,不全是为了证明买天有多爱我,更是想化解他和爷爷之间的对立,我真的不想成为他们祖孙之间那道无法跨越的鸿沟,我希望爷爷可以接纳我。”

    “我知道你心肠软,不乐意见到邢孟天和他爷爷因为你发生冲突,可是你要邢孟天他爷爷接纳你,还有其它的方法啊。”

    “什么方法?”

    “你在他前面跪上三天三夜,他就会心软投降。”

    “这种苦肉计对他行不通。”爷爷可能还没有投降,她就先昏倒了。

    “也许行不通,但重要的是真心,你要让他看见的是你对邢孟天的爱。没错,你没有精明能干的交际手腕,没办法在事业上帮助邢孟天,但是你给他的是最可贵的幸—福!再多金钱也买不到的幸福,如果邢老爷子真的在乎孙子的未来,他会感动、会软化。”

    半晌,她喃喃自语的道:“是啊,我当初怎么都没想到呢?”

    “这也不能怪你,初到一个新环境,各方面都要适应,语言又不通,你都还没有心思想那么远,邢老爷子就抢先动歪脑筋了。”

    夏紫英懊恼的皱起眉头。“我真的太冲动了,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

    “不会来不及,现在立刻回去。”

    “怎么回去?现在回去不就等于承认输了吗?”

    摇了摇头,严柔的脑子还是比她清楚。“如果期限到了,邢孟天还是没有出现,那你真的算是输了,可是在这之前,你都可以反悔哦。”

    夏紫英还是不懂,怎么可以反悔呢?“你和邢老爷子有签合约,明订不能反悔吗?”

    怔了一下,这下子她终于明白了。“我们没有签合约,如果悔约,只能说是道德方面的瑕疵,是吗?”

    严柔比了一个“OK”的手势。“现在挽回你心爱的男人比较重要,至于道德方面的瑕疵,你就别太计较了。”

    眼前对她来说,最重要的就是邢孟天,什么道德瑕疵,她一点也不在意!

    扑过去抱住好友,夏紫英用力的在她脸颊上亲了一下。“谢谢你,我现在就去整理行李。”

    “我的大小姐,你可以稍微冷静一下吗?别急,现在最重要的是填饱肚子,没有体力,你恐怕连机场都到不了。”严柔再一次把急昏头的女人拉住。

    “我不饿,再说飞机上有餐点可以吃。”

    “这几天你在轻食小陛吃了多少东西,我还不清楚吗?你不是铁人,不要跟自己的胃过不去,还有,你都没有打电话到航空公司订位,怎么搭飞机?”

    “对哦!”她伤脑筋的抓着头。“你还是先打电话到航空公司询问什么时间有航班,今天是假日,班机很可能客满了,至于行李,就交给我。”

    “严柔,谢谢你。”夏紫英立刻找出纸笔,先打到查号台查出各个航空公司的电话号码,再一一打电话去询问航班和机位。

    最后再检查一遍行李箱的衣物,夏紫英将行李箱关上,拉着行李箱走出房间,还好等了两天,今天总算有机位了,她可以赶在爷爷定下的最后期限之前回到美国,到时候她要大声的告诉爷爷,不管他是否接纳她,她是世界上唯一可以给邢孟天幸福的人。

    回视一眼公寓,她拉着行李打开大门,万万没想到,邢孟天风尘仆仆的站在外面,正准备伸手按门铃。

    怔了半晌,她突然哇啦一声的哭了出来,下一刻,她马上扔下行李跳过去抱住他。等到了,他终于来了!

    “你这个女人真是可恶透了,你就这么喜欢折磨我吗?”邢孟天气急败坏的好像要宰了她,可是双手却温柔的回抱着她,将她的身子托高,方便她的双脚勾住他的腰,他随即无声一叹,将脸埋入她的颈窝,又闻到她的味道,那飘着甜甜果香的味道,真是太好了!

    吸了吸鼻子,夏紫英将个小可怜似的说:“对不起,我知道错了。”

    “来不及了,我要狠狠修理你一顿,否则你永远不会记取教训!”

    “好啊,我让你狠狠修理一顿……两顿、三顿、四顿,不管几顿都没关系。”

    他要她,他没有舍弃她,这样就好了。

    抬起头来,邢孟天扬起浓密的剑眉。“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听话?”

    “因为我想通了啊。”

    “我要成为这个世界上唯一可以带给你幸福的女人。”

    举起右手帮她抹去脸上的泪水,他发现她真的很难“沟通!”“傻瓜,我不是早就跟你说过了,这个世界上唯一可以带给我幸福的女人就是你,你怎么到现在才想通?”

    “呃……我脑子比较迟钝,你又不是不知道。”

    “是啊,明明长得很机灵,可是脑子却好像用钢筋水泥做成的。”踏进公寓,他随手带上大门,抱着她走到沙发坐下。

    咬了咬下唇,她嗫嚅的抗议,“没有这么糟糕吧?!”

    “不是钢筋水泥,那是什么?”

    “钢筋水泥根本敲不通,我的脑子应该是木头的等级。”她好歹想通了。

    “那我还真应该谢天谢地,还好你的脑子只是木头的等级,要不然我的麻烦就大了。”他又气又好笑,木头的等级就一副很了不起的样子,她还真容易满足。

    这种时候也只能傻笑,没关系,她很擅长。

    邢孟天将原本坐在腿上的她移到旁边,板起面孔,这会他们要谈正事了。

    “你怎么会突然留书出走?你和爷爷是不是在搞什么花样?”

    “爷爷没跟你说什么吗?”

    “如果不是爷爷说了什么伤害你的话,你绝对不会留信出走,我和爷爷因此大吵一架,爷爷气得昏倒了,爷爷本来就有心脏方面的问题,我不放心,只好留在他身边照顾他。”前一天晚上还好端端的,隔天晚上就收到离家出走的书信,任谁都会觉得其中有问题。

    “爷爷现在怎么样了?”

    “你不用担心,爷爷没事了。”

    “你跑来台湾找我,爷爷一定气炸了,怎么可能没事?”眼看期限快到了,他等于胜券在握,却突然兵败如山倒,可想而知他的心情会有多激动。

    “我一直觉得你留书出走这件事情有问题,而且茉心告诉我,你跟她提起读书的计划,怎么可能毫无预警的跑回台湾?她相信你和爷爷之间一定有什么协议,因此推断爷爷装病的成份居多,于是找上家庭医师,起先他不肯承认,我要他以职业道德起誓,他只好说出实情,爷爷只是血压高了点,健康状况应该还可以活上二十年。”

    “爷爷怎么可以装病?他难道不知道这样子会让人家担心吗?”夏紫英当然生气爷爷在背后动手脚,企图阻挠孟天来台湾找她,可是她更生气他的自私。

    “你还不了解爷爷,他的名言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略微一顿,她自知理亏的又重述了一次。“对不起,我知道错了。”

    邢孟天不悦的挑起眉,“你果然跟爷爷达成什么协议,是吗?”

    点了点头,她老老实实的从头道来。事情是如何发生,她承认有私心,但也希望籍这个机会来化解僵局。

    “你生气了吗?”她怯怯的看着他笼罩在寒霜中的俊脸,当初完全没想到,即使她赢了赌注,他也有可能气得不跟她说话。

    半晌,他的声音有着明显的压抑。“如果我没有在一个月内赶到这里,难道你真的要离开我吗?”

    “你不要生气,我一直相信你会追到台湾,不过等了一天又一天,你不来,我也急了,我好担心你不要我。”她轻轻的拉了一下他的衣袖,口气带着哀求。“我不能没有你,我不能冒任何失去你的风险,所以我决定不管和爷爷的协议,打算要回美国找你,真的,你看,我的行李箱在那里,我本来要搭中午的飞机。”

    “你不应该把我们的未来交给一场赌注。”

    “因为我太没出息又太不争气了,才会那么轻易的被爷爷挑拨。”

    “你怎么还不明白?你之所以成为我的妻子,正是因为你是夏紫英,十二年前跳进我怀里的夏紫英,不是其它女人。”

    是啊,从一开始他选择的妻子就是夏紫英,她却胡思乱想的困住自己,真傻!

    “我真的知道错了,我向你保证,以后再也不会那么冲动没脑子。”她赶紧举起双手发誓。

    “你认为我应该这么轻易原谅你吗?”邢孟天还是寒着一张脸,显然不愿意就此罢休。他当然不能轻易算了,如果没有严加管教,让她记取教训,爷爷那只老狐狸再设一次陷阱,她还是会傻不隆呼的往下跳,谁教她是个善良的小天使。

    “我刚刚不是说了,你可以狠狠修理我,几顿都没关系。”

    “怎么修理?你觉得吊起来毒打一顿,还是饿个三天三夜呢?”

    脸上的表情僵住了,她只有这两种选择吗?

    “怎么不说话?”

    “我……我想,你还有没有第三种方案?”

    “吊起来毒打一顿,外加饿个三天三夜,你觉得怎么样?”

    连忙摇头,她像个小媳妇可怜兮兮的说:“难道就不能用温和一点的方法吗?”

    “温和对你这个小笨蛋起不了作用。”他不客气的泼了一盆冷水。

    撇了撇,她自嘲的说:“是啊,我就是笨,笨蛋吊起毒打一顿,或者饿个三天三夜,也不可能变聪明啊。”

    “我倒是事实。”他马上挨了她一顿白眼,实在太无辜了,他不过是附和她,何错之有?

    “我是笨蛋,你是聪明人,那你应该不会跟我斤斤计较吧?”

    这一次他可真的没办法反驳了。是啊,他好像不应该跟一个笨蛋计较太多,不过说她笨,她有时候反应也挺机灵的。

    夏紫英再次举起手保证,“我真的怕了,不会再犯了。”

    “我也不会让你有机会再犯了,以后你就乖乖当我的行李,我到哪里,你就跟到哪里,直到你的肚子塞进小宝宝,没办法再到处乱跑。”两颊瞬间刷红,她娇嗔的道:“我才不要当你的行李,我会被人家取笑。”

    “除非你有更好的提议,否则你只能当我的行李,跟着我到处乱跑。”

    “我想学画画,希望将来有一天,你可以向人家介绍,你的老婆是了不起的大画家,这样至少可以弥补我在事业上没办法帮助你的遗憾。”

    闻言,邢孟天忍不住皱眉。“我赞成你学画画,不过,不是为了让你成为大画家,而是为了让你做快乐的事情,还是你是我的妻子,不是我的工作伙伴。”

    “真奇怪,像你这样的男人应该喜欢聪明能干的女人啊。”

    “这是谁规定的?”

    “聪明的人没办法忍受笨蛋啊。”

    “是啊,可是一不小心,心就被一个笨蛋偷走了,我也只好认了。”他一副很无奈的吧了声气。

    “干么说得那么委屈?”她抗议的獗嘴。

    “这是事实啊。”见她的嘴越獗越高,他忍俊不住的哈哈大笑,捧起她的脸,用力在她唇上吻了一下。

    “你不要再浪费心思在爷爷身上了,只要你帮邢家添几个宝宝,爷爷就会真心接受你成为他的孙媳妇。”

    “我希望爷爷是真心喜欢我,毕竟我们要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当快快乐乐的一家人,总比当仇人好吧?!”

    “你再给爷爷一点时间,爷爷一定会喜欢你的。”

    “你又在安慰我了。”

    “我对你有信心,你一定会收服爷爷的心。”就他旁敲侧击得到的讯息,她已经改变爷爷很多了,她让爷爷越来越无趣的生活变成活泼生动,除非爷爷不愿意跟她互动,否则爷爷迟早会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夏紫英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你怎么会对我这么有信心?”

    “你连我的心都可以收服了,爷爷那个害怕孤单寂寞的老头子,你怎么可能会拿他没办法?”

    是啊,其实她已经感觉到了,爷爷不过是一个害怕孤单寂寞的老人,那天他们两个下棋,他是真的很开心。

    “你就脸皮厚一点,以后即使爷爷不跟你说中文,你也要主动跟他说英语,假以时日,说不定你和爷爷会变成好朋友。”

    “我知道了……等等,你怎么知道我可以开口说英语了?茉心说的吗?”她懊恼的嘟起了嘴巴。小茉心答应她会闭紧嘴巴,她要自己给他惊喜啦。

    “你不要小看你老色,我连背后都长眼睛,你的一举一动全在我的掌握当中,所以你不可以乱来。”他可是她的枕边人,看到房里的CD和书,他就知道她有多努力适应在异国的生活。

    夏紫英撒娇的再次爬到他腿上,双手勾住他的脖子。“你为什么娶我?”

    “你说呢?”

    “你爱我,很爱很爱我。”

    “是吗?”他的唇角愉悦的上扬,她肯定的答复已经告诉他,她看见他的心了。

    “我确定!你爱我,你很爱很爱我。”

    低下头,邢孟天直接堵住她的嘴,爱是不需要言语,在眼眸交流之间,在举手投足之间,在每一个付出之间,爱已经说清楚讲明白了,除非蒙蔽自己的心不肯正视。没错,毋需言语,她知道他爱她……或许很早以前就知道了,可是偏偏漠视自己的心,不愿意正视那份情感,因此辛苦的兜上一大圈,折磨自己,也折磨他。

    不过正因为经过这些磨难,她会更懂得珍惜,这一生不再放手。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霸王的新娘最新章节 | 霸王的新娘全文阅读 | 霸王的新娘TXT下载